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涅磐与自我都是虚幻?!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学分享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18-09-08 星期四 1:28 pm    发表主题: 涅磐与自我都是虚幻?! 引用并回复

印顺导师:
宗教是人類自己的意欲,表現於環境中。
不平等而要求平等,
不自由而希望自由,
不常而希望永恆,
不滿愚癡而要求智慧,
不滿殘酷而要求慈悲。。。。
人類在宗教中,吐露了自己的黑暗面──佛教稱之為煩惱、業;
基督教等稱之為罪惡。
而自己希望開展的光明面,也明確地表達出來。高尚宗教所歸依、所崇信的對象,不外是
「永恆的存在」,
「完滿的福樂」,
「絕對的自由」,
「無瑕疵的純潔」。
。。。這在基督教信仰的上帝,即說是無始無終的永恆,絕對自由,完善的福樂,圓滿而聖潔的。在佛教中,佛也是常住的、妙樂的、自由自在的、究竟清淨的。可以說,凡是高級的宗教,都一致的崇信那樣的理想。這究竟圓滿的理想,如佛陀,又是最高智慧的成就者,有廣大而深徹的慈悲,勇猛的無畏,這都是人類希望自己能得到的。



人类由于从现实世界而体会到现象界(有为法)的无常,苦,不圆满,不自由而期待能够达到理想绝对的世界(无为世界)。这种对于绝对理想幸福的追求欲望,如果向外反射就是期待死后能够到达不生不灭的永恒快乐的世界。(无为世界)。在基督教来讲,就是天国;老子来讲,就是“道“;在古印度来讲,就是大梵天国;对于奥义书学者(吠檀多)来讲就是回归“梵“;耆那教是小我回归大我;在原始佛教来讲,虽然没有如婆罗门教般提出“梵“的作为涅磐的世界,不过也明确提到了涅磐就是“脱离无常,苦的轮回“。他们都把这种理想世界(天堂/涅磐)实体化,认为客观世界存在着这样的“空间“。

如果向内反射就会认为有个常乐主宰的自我,这种自我是本性清静。基督教说是灵魂,婆罗门家/奥义书学者认为是神我atman,耆那教说是命我,有的佛教徒称其为如来藏我等等。无论是不生不灭的永恒世界还是常乐主宰的自我,都是非缘起的,所以是自有的,本有的,永恒的,快乐的,没有苦痛的,绝对自由自主的,完全幸福,圆满,圣洁与究竟清静的。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upatissa on 18-09-08 星期四 1:34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18-09-08 星期四 1:3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印度是一个精神文明非常发达的国家,对于精神文明的探讨,不是中国与西方文明所能比拟。奥义书思潮以来,解脱/厌世思想风行印度,后起的各宗教(除了唯物思想)包括佛教都继承了这种思想。

印度各个宗教家皆认为有为世界(轮回世界)的生命一次又一次不断的“轮回“,永无止境的轮回,这样的“事实“自然而然让人觉得轮回在“本质上“是苦的(那怕是往生快乐的天道/天堂,也还是会堕落),而想要跳出轮回这种痛苦的游戏,达到永恒不死的无为世界,这是解脱思想(跳出轮回)的来源。

这种不死境界,如果加以具体化,就是婆罗门教“梵“的世界以及沙门耆那教所讲的“大我“/佛教所谓的“彼岸“(无为世界)。

奥义书明确的说到,业报轮回产生于人的欲望和相应行为,要灭除轮回,就要消灭欲望;要消灭欲望,就必须认识梵我之间的关系。后来的婆罗门教以为只要认识了内在本有的梵,对于外在的欲望自然不会追求。没有欲望,自然没有轮回,这是婆罗门教的解脱逻辑。

而耆那教也是这种以“智“来破除无明,以行来灭除/阻止欲望/业力,轮回自然没有,(没有轮回的生,自然没有轮回而来的老死)“命我“在色身死后得到绝对的“精神解脱“。

对于印度各宗教家来讲,解脱后的圣者,有两个结果

1。烦恼完全的灭除,苦不再生起。
2。“我“不再轮回。
无论是回归梵,神我,命我,大我还是佛教所说的生命因为缘起而集,缘灭而散,不能问“灭了的火去了那里“?总之就是不再“生“在轮回世界/有为世界,得到绝对,永恒的苦灭- 无余涅磐。

一般印度各派哲学界认为一个人如果在生时就解脱,彻底灭除烦恼,那么它就达到了“有余涅磐“的境界。这是说圣者已经彻底灭除烦恼,苦不再生起;但是由于过去的业力,身心还存在,自然而然,还有身心,自然界以及社会所带来的苦。如果死了(好听一点是入灭),不但主观上不会有苦,也不会引发客观上的苦。原因有两个
1.不再轮回于有为世界
2.进入绝对,常乐我净的世界-无余涅磐


这样的涅磐观(无余涅磐-死后到达绝对的世界),不但是印度每个宗派所追求的理想,恐怕也是一切人类所向往的目标,虽然他们有时后以“天国“来表达这个概念。

一般印度各派哲学界在谈到解脱/涅磐时,都把重点放在于“脱离有为的轮回世界“达到绝对的无为涅磐世界。而鲜少把重点放在灭除内心的烦恼-苦不再生起。也因为这样子,几乎各派都产生了浓厚的“厌世主义“,讨厌这个无常,苦,不自在,不清静的世界,而希望可以去到,永恒,快乐,自由,清静的世界。大部分佛教宗派也深受这种大环境影响,产生了浓厚的“厌世主义“。

[size=18]问题是,佛陀本人如何看待古印度人对于解脱/无余涅磐的观点呢?对于无余涅磐,佛陀认为它是像奥义书学者所言一样,是客观存在的“梵“;还是如后起的般若,中观学者所形容的:我说涅槃/(梵)亦如幻如梦。若当有法胜于涅槃(梵)者,我说亦复如幻如梦?
size]


(待续)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19-09-08 星期五 7:4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佛教(无论是原始到大乘)也继承了解脱的思想,解脱后的圣者=贪嗔痴永灭+不再轮回。
不过这里也有个问题,佛陀在经典里明确的反对人们讨论形而上的问题(14 无记),其中一个就是解脱后,圣者的去处。个人以为如果这是佛陀的根本立场/态度,那么佛经中所讲的“无余涅磐“(解脱的圣者这期生命灭后,不再轮回这个世间!)
就有待商切了,至少它不应该是“究竟佛法“而只是一种方便说,就如佛教所讲的“三界“, 不是一个客观实体“世界“,而是一个圣者的修行境界。
关于这一点,我以为佛教的解脱思想是重于“灭除贪嗔痴烦恼“,“不再轮回-无余涅磐“只是一种手段/方便。所以佛经在谈到解脱时,比较喜欢用涅磐来代表,主要意思是灭除或熄灭( 烦恼)。引申的主要含义是指到达了没有烦恼,觉悟的最高境;古印度文化所理解的解脱了死去的圣者,不再轮回这个世间,(进入无余涅磐)我以为反而不是重点,而是一种手段/方便。

我的看法很简单,如果佛教涅磐引申的主要含义是指不再轮回这个世间,佛教徒必然免不了/或者容易陷入14无记的陷阱- 圣者解脱后的去处:无论是像婆罗门教般明确指出去了“梵“的世界;或者向古印度唯物论提出尘归尘,土归土;还是一般佛教徒所讲得不来不去都有陷入佛陀所反对-14无记的范围。婆罗门教者是常见,唯物论是断见,后者是不常不断。无论你相信坚持,执取那一种见,都会为你的生命带来不安,苦恼。这样的结果反而违反破坏了佛陀宣扬缘起的意义:让古印度人从形而上学的思想陷阱(14无记)跳脱出来,去解决现实/当下生命的问题。

(待续)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0-09-08 星期六 10:0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基于苦与苦的熄灭(解脱)对于印度宗教(甚至是一切宗教)来讲是那么的重要,我们有必要理解佛法对于苦的看法。

无论是佛教还是印度各派哲学,都是为了解决“苦的现象“,目标
1.主观的:灭除内心的烦恼-苦就会止息
2.客观的:达到/进入一个常乐我净的“世界“/存在(依照佛教的说法,就是非缘起的存在)。由于这样的存在在现实世界是找不到的,一般哲学家/宗教家就把这种理想世界推倒死后的世界(不管是基督教的天国,印度教的梵还是佛教的无余涅磐)

佛教对于苦的观点是从缘起推论而来的。
十二缘起的“苦“
佛法所讲的断苦与一般人所讲的苦有实际上的差距。

任何宗教(无论是印度的各派宗教还是西方的一神教),对于现象世界(有为法),都有某种程度的体认到世间是不圆满的,而希望追求圆满,快乐的她方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是西方眼中的天堂,还是印度人眼中的“涅磐“。一般人都把天堂/涅磐实体化,而认为客观世界存在着这样的“空间“。婆罗门教把实体化的涅磐叫梵,耆那教说是“命我“,一般佛教徒的“彼岸“,基督教的天国,无论给于任何的名称,总之就是把“解脱后的世界“实体化成客观存在的世界。
对于一般人来讲,苦是主观与客观存在的,不外是

生理的:生老病死
社会的/心理:爱别离,怨憎,求不得
自然界如热,冷,天灾
身心:存在本身就是苦

所谓涅磐就是远离一切主观与客观的“苦“。

但是佛法所讲的断苦,是另一种层次的苦,是缘起所生的苦,
是顺观十二缘起的“苦“;
而涅磐是缘灭的涅磐,逆观十二缘起的“涅磐“。

。缘起所生的苦是是由质料因与动力因所组成。

质料因:生老病死,求不得,爱别离,怨憎,五蕴是苦(简单来讲,存在的本质是苦. )
动力因:主体对于质料因的执取.

对于佛法来讲,前者是无法改变的,因为一切存在都是缘起所生,必然是无常,不自在,没有自我- 苦;而后者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主体放弃对于质料因的执取,苦自然灭了-涅磐。

所以当佛陀在菩提树下成道涅磐时,我们可以说佛陀已经舍弃对于五蕴及外在质料因的执取,所以苦灭了,但是佛陀还是会经历生老病死,在他的生活中,还是会有求不得(佛陀无法阻止释迦族的灭亡)
,爱别离(晚年二大弟子,姨母先入灭)
,怨憎(提婆达多的破僧)以及种种从身理,自然界以及人祸所带来的不如意现象。

对于印度其他宗派(甚至是世间其他宗教)来讲,涅磐是希求客观世界里不再有质料因的苦,由于现实世界是不可能实现,不得不推到渺茫不可知的未来-天堂,涅磐。是一种盼望,愿望,期待,想象,来世。。。

而佛陀认为存在是缘起所生,必然是苦,不存在古印度人所认为的死后理想世界-梵,命我,神我等等涅磐思想。

不过如果修行者能够认知到缘起所生的“苦“,放弃对质料因的执取,所谓苦自然而然的灭,这是佛教与印度其他外道的涅磐思想区别所在。这是现实,可经验的,现证的。。。。

佛教涅磐是圣者解脱后所达到的“境界“,而不是外在客观存在的世界如婆罗门教的梵与一神教的天堂。所以说外道的涅磐是有自我的,实体的;佛教的涅磐是没有自我,实体。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1-09-08 星期日 6:1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回到无余涅磐的课题,后来的大小乘佛教之争,也是围绕在佛教对于无余涅磐的定义。比如南传佛教认为解脱是为了摆脱轮回世界,
视烦恼为了生死解脱的根。如果完全拔除,这一生就证得阿罗汉果-有余涅磐,身心还会承受过去的业力所带来的果报,但是由于阿罗汉已经完全去除内心的烦恼,自然而然不会有“苦;如果这一生色身灭了,未来不再“生“,可以说是彻底解脱:无余涅磐。
不但动力因灭了,连可以引发苦的质料因也灭了,因为不再生,没有生,就没有所谓存在的问题,连带存在引发的“苦”也没有了。这是彻底的解脱。



这样的观点,是100%继承奥义书学者/耆那教/六排哲学对于解脱定义。
解脱= 灭除烦恼+不再轮回。不再轮回于相对,无常,不自在,苦的世间,这是引发厌世思潮的主要原因。

部派佛教对于无余涅磐的定义(灰身灭智)是很容易引伸到14 无记的课题,倾向于断见,厌世,苦行。所以保守部派佛教佛教容易流入厌世,断灭思想。向往“彼岸“/无为世界/,急于摆脱现实世界。由于摆脱轮回是最重要的目标,自然而然容易忽略了现实世界的建设/净化。这样的观点,和沙门主义/奥义书比较接近。

彻尔巴斯基教授(Stcherbatsky)曾经对说一切有部的无余涅磐如此批判,如云:
“当一切的流转变现不再继续,一切的力量也已止息,剩下来只是毫无生机的残渣。那是一种非人格的永恒的绝灭,亦即是个别的成素的‘实在’已经处于无生命的情况之下,这种‘实在’与数论派所主张的物质原理(prakrti)非常相似,那是一种永恒的绝灭。……道德法则经过一连串的进德修业(指修行),使生命世间进入最终的宁静安和(指得涅槃),在其中已无种种生命,留下来的只是某些无生命、无生气的存在,就此意义而言,说一切有部思想的外貌与现代科学的唯物主义相似。”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2-09-08 星期一 5:5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北传菩萨则以救渡众生为最重要的责任,不急于摆脱轮回(脱离了轮回,就没有众生可渡)。既然还在轮回,自然而然就有烦恼(依照传统佛教说法,完全没有烦恼,就不会再生,就要进入无余涅磐了)。所以大乘佛教视烦恼为度众生的资粮,换句话说,菩萨也有烦恼,但不执取。但是一个有烦恼的菩萨,他如何去渡众生完全灭除烦恼,进入无余涅磐呢?后来大乘佛教提出无生法忍,忍而不证,也是为了解决无余涅磐的问题。证了无生法忍的菩萨,基本上来讲,随时可以证得阿罗汉果,进入无余涅磐,不过为了轮回的众生,不得不忍而不证,留着那么一点点烦恼,以完成成佛的事业。


愚意以为菩萨道的伟大在于它反对奥义书以来的厌世思想,不过另一方面,他也继承了“无余涅磐“的思想,而为了调和菩萨思想与“无余涅磐“,大乘佛教提出烦恼既菩提,因为唯有烦恼,才能轮回,唯有轮回,才能行菩萨道。坦白说,大乘佛教这种想法也很容易引伸到14 无记的课题,不过倾向于常见。所以大乘佛教容易流入唯心,神秘,常见,迷信。这样的观点,和婆罗门教比较接近。

但是如果我们紧守“涅磐“是贪嗔痴永尽的定义,而不是跳出三界/轮回,(这种形而上的问题)那么奉行部派佛教者,在灭除内心的烦恼时,就不会落入厌世,断灭的陷阱;而大乘佛教也不需要费尽心思去解释菩萨思想与无余涅磐“的矛盾,落入常见,神秘,唯心,迷信。这或许是所谓的中道吧!

如果我们能够消化传统佛教对于“解脱“的第二个定义(无余涅磐):跳出三界/轮回。大小乘很多争论自然会消失。不然的话,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毕竟争论的final destination必然走向“形而上“的问题。轮回是“有为“,解脱是“无为“,既然是“无为“,无论你给于任何答案,都不能 证实/证伪,就像我们无法证实/证伪上帝/梵/道/神我/灵魂/佛性等等部派佛教的“灰身灭智“,大乘佛教的“久远劫以来成佛以久“/真常唯心的佛性,密教的本初佛,坦白说,都只是在14无记的常见与断见之间摇来摆去。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3-09-08 星期二 10:2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对于佛教界中这种把涅磐实体化而引申到常见与断见的问题,般若经学者与龙树提出了非常正确的观点来加以对治:

般若经:我说佛道如幻如梦,我说涅磐亦如幻如梦;若当有法胜于涅磐者,我说亦复如幻如梦

龙树菩萨说::“涅槃与世间,无有少分别;世间与涅槃,亦无少分别。涅槃之实际,及与世间际;如是二际者,毫无厘差别。”(《中观论颂》〈观涅槃品〉)

般若经学者与龙树批判那些把涅磐实体化/客观化的圣哲,认为他们所谓的涅磐(如梵,天国,部派佛教的无余涅磐)是如幻如梦,是子无虚有的,就算是任何一法能够胜过这种实体化的涅磐/梵,他也只是人类内心对于理想世界的反射,是虚幻的。在这里,被否定的涅磐是已经实体化的“涅磐“,而不是指圣者彻底灭除内心的烦恼而达到苦的熄灭的境界。

那些把涅磐实体化的人,把涅磐想象为一个绝对自由的理想世界/无为法;与相对,无常,苦的现实世界/有为法形成了极端的对立。由于现实/轮回/有为世界是那么的不圆满,无为世界是那么的绝对自由,圆满,内心自然而然会向往彼岸/无为,而厌倦/逃避相对的有为世界,这是古印度厌世思潮出现的主要原因。为了批判这种思想,龙树菩萨说:涅槃与世间,是没有分别的。所谓苦的止息,(佛法中真正涅磐的定义)并不是在死后遥远的他方世界,而是在现实,轮回,有为的世界,就可以体证。就像空小经所描述的修行观一样,行者内心从舍弃/远离欲界,而慢慢得到了色界,无色界的四禅八定。(而不是到达到客观存在的三界)到了无想定时,发现到这也是缘起所生,是无常,是苦,是无我,内心彻底放弃对于自我以及禅修境界的执取,苦也就彻底消灭-证了涅磐。解脱后的圣者,也还是在世间过着涅磐生活,而不是脱离三界/轮回,进入另一种空间。行者从修行到涅磐以及涅磐以后,都没有离开过世间/有为世界。所以龙树说:涅槃与世间,是没有分别的


印顺导师:
涅磐非一般人所觉,佛要引导众生去体证他,所以对生死说涅磐。
说生死是无常的、苦痛的、不净的、非自由的,
涅磐是自由的、快乐的、清净的、不生不灭的;
说生死是虚妄的,
涅磐是真实的。
三有海中的有情,因此起出世心
,精勤修行,要出生死入涅磐。将此有彼有、此生彼生的因果联系,扭转来到达此无彼无、此灭彼灭。
然一分学者,不能体达佛说的真意,生起执着,认为有三界可出,有涅磐可求;以为生死外别有那善的、乐的、常的涅磐。这不能代表佛说的涅磐。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5-09-08 星期四 10:2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结论:笔者觉得原始佛教所提出的涅磐思想,重在于“心境“上,而不是把涅磐客观化/实体化,想象为涅磐是相对于“有为世界“的“无为世界“,后者必然要引申出14 无记的形而上问题。如果我们坚决的把涅磐摆正在“灭除内心的烦恼“,在学佛的过程中,就不会落入厌世,急于摆脱现实世界,断灭的陷阱
(只有把涅磐摆在脱离“三界/轮回世界, 才会有这种思想)。
从而能够做到净化内心的烦恼时,也不忘净化/建设现实世界,消除了奥义书以来,沙门主义的厌世思想文化。没有了后者,后起的大乘佛教也就失去了其对于传统佛教的对治意义,当然也就没有后来走向唯心,神秘,常见的后期大乘佛教与,堕落的秘密大乘。这是佛教界的大课题,我也只是提出 个人观点,主要是站在宗教立场上来诠释,全面性/深度的引经据典及学术上的论证,恐怕暂时没有能力,不过我会用南传及北传阿含经所共有的布吒婆楼经来加以论证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30-09-08 星期二 3:2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居于我倾向于把14无记 = 形而上学,我们有必要整理一下他的内涵。
A central branch of metaphysics is ontology, the investigation into what types of things there are in the world and what relations these things bear to one another. The metaphysician also attempts to clarify the notions by which people understand the world, including existence, objecthood, property, space, time, causality, and possibility.
Ontology
The study of Being and existence; includes the definition and classification of entities, physical or mental, the nature of their properties, and the nature of change.
Natural Theology
The study of God; involves many topics, including among others the nature of religion and the world, existence of the divine, questions about Creation, and the numerous religious or spiritual issues that concern humankind in general.
Universal science
The study of first principles, which Aristotle believed to be the foundation of all other inquiries.


亚里士多德认为形而上学是一切知识的根基,简单来讲,我们可以说它是研究终极实在,世界本质与存在的本质/本原/第一因,任何研究/探讨超越感性经验存在的学问,都可以归类在此。比如说:吠陀/奥义书时代的圣哲认为世界的本质。
1. 宇宙起源说:神创造说?物质演化说?
2. 世界本原说:精神还是物质?
3. 四种姓起源
4. 意识起源说:精神还是物质?抽象还是实在?
5. 原人说:超验精神实在?人格化的抽象大神?
6. 灵魂说:灵魂,意识,我的关系?死后灵魂的存在?精神主体?
7. 存在说:现象界是如幻还是实在?等等。
8. 解脱的世界:有,没有。除了唯物论。都认为有这样的世界

对于这些种种问题,有的人认为我们有能力去研究,有些人为这是超越人类的能力范围。有的学者认为可以通过理性/逻辑去推演来认识世界的本质,正理学派/胜论派是代表人物。大部分的印度圣哲却认为理性/逻辑无法亲见实在,只能通过直观禅修经验去亲证。吠檀多学者就是这样通过层层否定理性/逻辑而亲证(他们认为)梵我同一。在西方,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对理性提出全面地批判,其中一个是著名的二律背反。比如说,先有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小时时常被哥哥姐姐们拿这个问题来难倒我,无论答鸡答蛋都错,当时还以为他们会有答案),有没有上帝/梵/解脱的世界/创造论,进化论?对康德来讲,无论你选择哪一个答案,都可以被理性/逻辑充分证明与推翻

人类通过经验/感官去认识“实在“,不幸的是,我们对事物的认识都带有错误的认知,被我们的经验/背景/现象界给掩盖,这样的观点,印度每个派系的圣哲都是这么认为,所以奥义书以来的各学派,都是提出以“知“/智慧作为解脱的必要条件。比如说大热天,我们在远处看马路上好像有类似水的现象,走近去看,又没有。真正的“实在现象“是大热天时,马路的空气温度不均匀造成光全反射现象。 也就是说,有水的现象只是表面的现象,是错的/虚幻的,终极实在是因为光因空气温度不均匀造成的全反射现象。

如果我们把形而上学定义为超越人类知识/经验的学问探讨,有些范围/命题很明显,无论如何谈,都是形而上;有些范围/命题就比较模糊。前者如上帝/创造论/梵/道/无为世界/彼岸/自我/灵魂等等。有些命题是由于人类当时的知识/经验所限制,比如说佛经中所描述的由十亿个小世界所组成的大千世界,而宇宙是由无数的大千世界所组成,这在当时人类的科学知识程度,对于一般人来讲,可以说形而上的范围,不过对于部分的佛教徒来讲,却是经验知识。以现代的科学对于宇宙的认识,宇宙是由无数的银河系所组成,一个银河系~十亿个太阳系,佛经对于大千世界的描述又从形而上变成经验知识。在举个例子,佛教对于宇宙的成立年代,宇宙不断经历成,住,坏,空的循环,一个循环 =一大劫,那么宇宙从成立到现在是多少年?(经历成住的阶段)。依照佛教的算法是

一个小劫
人寿由最初的八万四千岁起,每过一百年减一岁,减至十岁止,再由十岁起每过一百年增一岁,增至原来的八万四千岁,这样一减一增,为一小劫。以数学方式来计算,一小劫等于(84000-10)x 100 x 2 即1679.8万年。

一个中劫
合二十个小劫为一中劫,一中劫共有3.3596亿年。

一个一大劫
丁福保《佛学大辞典》中解释大劫:谓成、住、坏、空之四期为一周,为八十增减之时量。旧译称之为四中劫,新译称之为八十中劫。

如果采用一个大劫是八十个中劫。一个大劫相当于268.768亿年。成劫和住劫合计为134.384亿年。
现代科学估计宇宙大约有120-160亿年,所以八十个中劫比较接近现代科学。
在古印度,如果一个佛教徒跟人家讲,我们的宇宙大约有134.384亿年,而宇宙一直不断经历着“成、住、坏、空”的过程,对当时的人来讲,这时形而上,不是经验知识。 但是对于现代的科学家来讲,相当接近科学对于宇宙的侦测,现有的宇宙一直经历着“生死轮回”的过程. ~120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并非宇宙诞生的绝对起点,那只是宇宙的一次新生。这是非常接近佛典对于宇宙的描述,可以说佛典对于宇宙的描述从形而上的哲学降到可以被验证的科学知识。
有些命题对于佛教的修行者来讲,是经验知识,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讲,可能介于经验知识和形而上的范围,比如说三世因果轮回。对于修行者来讲,是可以被验证的。对于世人来讲,还是需要种种的验证方法以证明其正确性。

 但是对于上面所提到的8个终极实在/本质/本原/本体,是有一个终极实在还是没有?还有我们能不能完全掌握这个终极实在呢?如果我们有去注意,这类问题/形而上学的问题往往都是富有争议而没有确定的结论,大家都是各说各的。无论他们是从理性还是从直观经验去论证/验证,我们会发觉到会有千奇百怪的种种说法。每个说法/论点都可以被论证与推翻。比如说有没有相对于轮回世界/空间的解脱世界/空间?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说有的认为,解脱世界也是各说各的:比如吠檀多的解脱世界是先承认有个先验的世界-梵,后期(尚卡拉)认为梵是一种绝对精神存在,不能世俗的“梵“来评论;耆那教认为解脱的灵魂上升到世界/宇宙的最顶端。。。。

讲了那么多,应该回到我们的主题:
为何说无余涅磐是形而上学的范围?

很简单,无余涅磐的其中一个必然定义是,生命跳出轮回/三界,或者不再生,不再轮回。一个跳出有为世界的生命(姑且这么说),这不是超出人类的感性经验/知识吗?如果说它是一种存在/实在,这不是终极存在/实在吗?既然如此,不是形而上学是什么?

相反的,涅磐(圣者彻底灭除内心烦恼的心境)不能说是形而上学,因为这是可以通过特定的方法来检验,印证,就在当下/这一生。我觉得佛陀要我们关心的是涅磐(这也是14 无记的立场),而不是形而上学的无余涅磐。对于一个还没有完全舍弃一切执著的人,设想一个客观上没有苦恼,永恒的世界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一个完全没有执著,彻底灭除内心烦恼的圣者来讲,客观上有没有存在着这样的世界(上帝,梵,解脱世界,无余涅磐,极乐世界等等),已经不是问题了,自然而然也不会去须求/追求这种世界/存在来满足内心的不安。内心的不安/苦恼来自于有所执取,而不是有没有解脱的世界,如果内心舍弃一切执著,一切不安/苦恼自然而然缘灭而散,在这时候,你还会去追求形而上学的种种实在吗?不会,因为一切戏论已经停止。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学分享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