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我爱爸爸,爸爸爱我。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崭露文才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jnnytom07



注册时间: 2009-09-24
帖子: 1

来自: 诗巫

帖子发表于: 12-10-09 星期一 11:27 pm    发表主题: 我爱爸爸,爸爸爱我。 引用并回复

我的爸爸已五十出头,将近退休的年龄了,可是他的心境与他年轻时却没多大差别,还是一样像时下的年轻人一样求知欲高和精力旺盛。老爸的左耳和左脸颊上有两个明显的黑痣,爱美的他成天吵着要把痣给点了,嚷了十几年,却没看见他采取任何行动。国字麻子脸,脸上布满了年轻时乱捏青春痘的痕迹。他有双锐利和炯炯有神的眼睛,感觉上他能一眼把你看穿,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他有一排整齐的大黄牙,虽然他曾经一直强调他一日三次的刷牙习惯,不过很清楚见得他每次运用的三十秒快速刷牙法并不能让他的牙齿变得更白净清洁。
爸爸的脾气很温和, 不容易为了一点小事而生气,但是身为子女的我们懂得他的死穴,就是最忌房子的脏与乱。每当一回到家,第一眼看到沙发上放满了书包衣服等,便不发一言,动手帮我们小鬼收拾,但最后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向来的宗旨是”眼不见为净“。他下一个动作就是干俐利落地把全部东西都扔进仓库里,要我们几个小瓜立刻去分门别类或把那些杂物放回原地或自己的房间里。他的另一个做法就是把桌面上一切杂物等一律像龙卷风一样用手统统扫进抽屉里,让桌面上暂时出现片刻清洁的画面。但不过一会儿,性格与爸爸天差地远的妈妈又把刚才那些东西放回桌面上,因为妈妈认为桌面本来就是给我们放东西用的,因此我们这几只小鬼对着他们夫妻俩那日复一日的动作也司空见惯了。
我的爸爸也是个爱动物之人。家里的大肥母猫最黏老爸的了,因为爸爸除了供应它每日的食粮之外,还陪它玩呢!空闲的时候,我们经常看到他和猫在客厅里一同嬉戏。爸爸一手拿着每个月都有补货的“大发鳕鱼香丝”鱼条,也就是猫咪最爱的点心之一,一边逗着它吃。那只猫舞动着它的前脚,想抓住那一条条的奶白色带有腥味的鱼丝,死命把食物往嘴里送。当那只猫因贪玩的爸爸刻意地提高我们的手位时而抢不到那些鱼丝时,恼羞成怒的猫就会扑上爸爸的手,狠狠地咬着爸爸的手。年迈的老猫因为多颗牙齿已脱落的关系而根本咬不痛爸爸,爸爸也乐得给那只猫咬,让它泄泄愤也好。除此之外,爸爸也爱逗那只猫的尾巴。那灵活且有力的尾巴,经常把爸爸和我们弄得啼笑皆非。那根尾巴的末端,也就是靠近身体尾端的部分,通常是动物里皮肤最薄,神经线最多,感觉最敏感的部分。每当爸爸用指尖轻轻地触摸那个部位时,那只猫的尾巴就会翘起来,全身不停地抖动,抖动的同时,嘴里的唾液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眯着眼睛不停地点昂着头,仿佛很享受那一片刻的感觉。
我们之间的父女关系,虽然称不上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但也算自得其乐。小时候,其实我并不怎么爱黏爸爸。在小时的记忆中,感觉上爸爸是个冷酷及难以接近的人。他从来不抱我,也不与我打闹嬉戏。他只爱坐在一旁,戴着他的老花眼镜,自顾自地翘起二郎腿,边喝着热腾腾的茶,边看着报纸。一直到我开始踏入青春期时,我才真正的去接近及去了解我身边这亲密又感觉上有点陌生的爸爸。
我的爸爸是个奉公守法的公务员。在几年前,他被公共工程局单位代表派去加帛任职。当时还小的我们都不知所措,因为我们一家人的重心和依赖都托付在爸爸的身上。父亲尝试了多种方法,也无法取消或改变这个调动。当时,家里的全部人都开始六神无主,不知接下来没有爸爸在的生活会对我们造成很多不便的地方。因此,我的母亲还特地去学车,以代替父亲载送我们上学放学。当然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吧,离家的爸爸也变得比较爱说话、爱和我们分享他在加帛上所遇到的每一个人事物。他在加帛认识了不少土著邻居,还和我们提到了他与土著一起在菜园里种菜采果子的种种趣事。
爸爸一个人住在加帛的政府木屋里。我能够想象到爸爸每个傍晚在简陋的厨房里,煮着简单的单身晚餐,一碗菜一碗饭最简单不过了,煮太多也吃不完。爸爸曾经说过:“一个人吃东西的滋味可真不好受。”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爸爸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吃着饭,一边追着连续剧的情景,也深深在我的脑海里留下痕迹。在政府木屋里,爸爸并没有其他的爱好,放工后只有在屋前种种南瓜和波罗蜜,然后每晚在吃完饭后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就关灯上床睡觉了。我这可怜又寂寞的爸爸啊!
因此,爸爸每晚会在七点连续剧一播完的五分钟内,妈妈的手机会准时响起。这时,家里大大小小都会挤在妈妈的身边,妈妈就会启动声音放大器,让在场的我们都能听到爸爸的声音,爸爸也能听到我们这几个小鬼的声音。我们每个人叽叽喳喳着,抢着跟爸爸报告在学校和在家发生的每一件趣事。“爸,我在学校里数学考了一百分!”“爸,哥哥今天打我,还一个人霸占着整架电脑,不让我们玩,他很自私!”,我们小的一句接着一句,抢着跟爸爸说话,丝毫没给爸爸妈妈讲正经事的时间。“你们给我安静,我要跟爸爸好好讲几句话!”,妈妈又气又好笑地回应我们。在讲了约十分钟后,妈妈叮咛爸爸注意健康及安全后,便放下电话了。分享一天下来所发生的事,变成了我们每天都很期待的事,这也是我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光。
已长大懂事的我,更体谅爸爸在外工作的辛苦了。我慢慢学会做家里的家务琐事等,从最基本的打扫及洗衣工作,到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样样都难不倒我。一来我能减轻母亲的负担,二来也不想让爸爸担心诗巫家里的事。一星期才回来一次的爸爸,爱找我们谈天、聊国家近来发生的大事及家里大小事。如今,我的哥哥也在西马继续他学业深造,唯一陪伴在他身边的儿子暂时相隔甚远,他也更寂寞了。有一次在农历新年时,他趁我们俩都在时,他语重心长地跟哥哥这个大儿子和我这大女儿说:“看着你们长大懂事,我也欣慰多了。只要你们能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地做人,不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我就心满意足了。弟弟妹妹还小不懂事,有空要鼓励他们读书。养大你们是我们父母应尽的责任,但是读书这码事还是要你们自己来,我们老人家陪不了你们一辈子。”
当初我为我的升学计划感到烦恼而徘徊在国立大学、私人学院及师范大学的门槛外时,同时爸爸也一直在担心着我以后我对自己终身职业的最终选择。我发觉我爸的头发白了许多,因此在一个中午我从超级市场买了黑色染色素后,自动提议帮我爸的头发染回黑色,爱美的老爸也一口答应了。我轻轻地梳着爸爸那稀疏的白发,突然想起我长这么大了竟然没好好留意身边这个老爸已经白发苍苍了。爸爸每天烦着子女的事,自己的健康夜开始亮起红灯了,还开口闭口都是担心家里的事。爸爸在那边念着时,我眼眶突然一阵模糊,鼻头一酸,豆大的眼泪便不听使唤地流下来。我无声地饮泣着,我爸也发觉到我的异样。体贴的他也不问什么,继续不停地和我说着话。我和爸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那一天下午的时间过得好慢好慢,心底的弦也被我拨断了好几根。那时的心情只能以“心酸“这两字来形容。
想起当初在上小学时,是他,是我最亲爱的老爸牵着我的小手小心翼翼地过马路,不让我被那横冲直撞的车辆吓着。如果在下雨时,他还非常体贴地把汽车驾入校园内,停泊在学校的雨盖檐下,不让我在下车时被雨滴淋湿身体。听妈妈讲过,爸爸曾经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替我冲凉呢。现今我还存放当时妈妈为我们父女俩在浴室里,两人湿漉漉的样子的多张照片。听妈妈讲,当时没照顾小孩经验的爸爸狼狈地用他的两边手臂托住我小小的身体,小心把我放入装了半桶的温水里,用温水轻轻地扫拂我的身体。冲好凉后他小心翼翼地用大毛巾把我抹干。爸爸轻轻地用毛巾轻按着我,而不是擦我的身体。因为还是婴儿的我的皮肤还很嫩很薄,爸爸深怕我受到任何擦伤或伤害。他轻轻包裹我不让我受寒,然后把我交给妈妈。听妈妈叙述着往事时,感觉好像往事历历在目一样。
我在爸爸无私的爱和庇护下,让我健康快乐地成长。从我出生,吃喝拉撒、长大、受教育、工作,自问哪一样是只靠自己就能办到的呢?爸爸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是关心和爱护的表现,让我感到很窝心很感动。我希望我最爱的爸爸一生平安无波折。他已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一份完整的爱。劝身为学子的大家,无论身在何方,可别忘了在老家等待我们回来的爸爸。
_________________
感恩、惜福。。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崭露文才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