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香港繁簡之爭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21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agnès b.餐牌被指歧視港人》

2012-04-03 00:27:00 來源: 香港成報
http://www.singpao.com/gw/xwa/201204/t20120403_345277.html

【記者林茵茵報道】繼香港的告示牌被簡體字入侵後,位於將軍澳的agnès b. cafe LPG,餐牌上只有英文和簡體字,餐牌的照片兩日內在facebook中「瘋傳」,有網民批評「殘體字」入侵香港食肆,炮轟有歧視香港人之嫌,更有網民指餐廳利字當頭,為討好自由行甘願放棄本土文化。本報昨日致電agnès b.多間餐廳分店,但都未能接通或成功聯絡。

香港商業電臺DJ「細So」前日(1日)在博客分享了一則名為《將軍澳的agnès b. cafe的繁簡翻譯》的文章,當中附有agnès b. cafe LPG將軍澳分店的餐牌兩張照片,相片顯示餐牌只有英文及簡體字,而沙律、芝士等字眼,變為色拉及乳酪。有關相片更被多達548人轉載,在facebook中迅速「瘋傳」及被「Like」(讚好)。

有網民炮轟此舉有歧視香港人之嫌,高呼「殘體字入侵香港食肆!」,另有網民Wai Li認為,商店是以利字當頭,為討好自由行而放棄本土文化,「呢啲所謂外國品牌根本利字當頭商業掛帥,為咗討好自由行就直頭轉用殘體大陸字詞,嚟香港做生意但完全唔尊重本土價值。我唔會幫襯呢個牌子,因為呢度係香港人嘅主場。」

不過亦有網民指,香港是一個自由的社會,正體和簡體字,兩者並無分別,另亦有網民Billy Kwok指,看不到有歧視成份,「我覺得佢都係商業決定,因為香港人大都會識睇英文同大部分簡體字,佢無非都係為多賺大陸客錢之嘛。」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23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agnès b. 餐牌用內地用詞被指歧視港人》

2012/04/03, 週二 來源: 亞洲時報在線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82239:agnes-b-&catid=19:2009-03-19-06-15-29&Itemid=183

agnès b. Café將軍澳分店餐牌只有英文和簡體字,以及使用內地用詞,被批評有歧視香港人之嫌,有關圖片在網上廣傳後,agnès b. 昨日迅速在網上公開道歉,表示絕對無意侮辱或歧視香港人,承諾本週內在全線12間餐廳的餐牌內加入中文繁體字。

有人發現上週六開幕的agnès b. Café將軍澳分店的餐牌只有英文和簡體字,中文方面更是使用內地用詞,例如朱古力寫成「巧克力」、沙律寫成「色拉」等,有網民質疑這是歧視香港人。

agnès b. 昨日在社交網站公開回應事件:「就本公司Café餐牌一事,本公司謹此聲明,我們絕對無意侮辱或歧視香港人;對於此事引起顧客及大眾的不便,本公司深感抱歉,並將盡快安排更換餐牌。」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24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網民轟Agnesb. Cafe歧視港人》

2012-04-03 來源:新浪香港新聞
http://news.sina.com.hk/news/2/1/1/2625479/1.html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將軍澳Agnès b. Cafè分店,被當區區議員批評餐牌只印英文和簡體字,歧視港人,並透過社交網站呼籲消費者抵制光顧,隨即激發網友「反簡體字」情緒,一度發起罷買。Agnès b.昨迅速在網上公開道歉,承諾本周內全綫十二間餐廳餐牌加入中文繁體字。

將軍澳大型商場PopCorn第一期上周六開幕,西貢區議員范國威前日在社交網批評,當日Agnès b. Cafè開張時,他留意到餐牌只用簡體字,又使用內地用詞,如朱古力寫成「巧克力」、沙律寫成「色拉」等,他把照片上載社交網站,直斥Agnès b.「歧視港人」,呼籲港人罷買抗議。

Agnès b. 的社交網站專頁昨凌晨起陸續有網友要求解釋為何餐牌只用簡體中文,要求「尊重本地文化和香港人」,轉用繁體中文餐牌,亦有網友大罵「可恥」。該公司昨午在社交網站公開回應:「就本公司Cafè餐牌一事,本公司謹此聲明,我們絕對無意侮辱或歧視香港人;對於此事引起顧客及大眾的不便,本公司深感抱歉,並將盡快安排更換餐牌。」

Agnès b. 發言人解釋,包括將軍澳在內的全綫十二間Cafè,餐牌均只印英文和簡體中文,「○八年在銅鑼灣時代廣場開第一間店時,餐牌只印英文,後來因客戶反映看不明,才加上簡體中文。」但未知為何不加繁體中文,重申公司無意得罪香港人,實屬無心之失。發言人又指,Cafè顧客以本地人為主,本周內會將全綫掛牆餐牌轉為英文和繁體中文,餐桌紙牌則會轉為英文、簡體和繁體中文兼備。

范國威形容Agnès b. 處理速度「快得驚人」,故取消原訂的「圍影」抗議行動。

浸大社會學系前系主任陳國賁認為,港人對於簡體字的回應很敏感,「將敏感情歸納於共產黨、中共、北京等,很政治的看法」,商人在香港做生意應具政治敏感度,應知道用簡體字會衝擊港人目前的情緒,稱之為「常識」,「雖然純粹是商業,但運作在香港,始終要記得香港還有七百萬人口,不去理會很奇怪,我可以講是不聰明。」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1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亞果:《請承認 我們不過是借繁簡之爭「過橋」》

Sunday, April 8, 2012 來源: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4052.html

【明報專訊】為何對agnès b café簡體字餐牌生氣?

先旨聲明,我愛中文字,鍾情繁體,厭惡簡體。那夜從facebook瞥見那紫色agnès b café餐牌,錯愕而慍怒,細讀網民留言,百感交集。情感複雜,既因簡體字,亦因身邊人對此事所抱持的態度。

關於我與簡體字的邂逅,要追溯至小學時代。那時小學剛推行所謂的國民教育,要學普通話,要唱國歌,升旗時神情要嚴肅。作為小學生的我,當然毫無感覺。最震撼的國情教育,反而是當年全家北上逛深圳書城的經歷。

在火車車廂內,父母反覆叮囑,千萬要聽話,別亂走,那兒有許多拐子佬,專門虜走孩子,打斷手腳,丟在路邊,行乞為生。聽畢,我吞吞口水,冷汗直流。

拐子佬+簡體書的混合恐懼

過了關口,全程只敢牢牢握着大人的手,低頭前走。不久,我們到達書城。姨姨說,深圳的書畫比香港的,便宜多了。語畢,跟我的父母相約集合時間,就溜走。於是那個炎熱的午後,我們一家人困在書城的迷宮裏,吸收文化養分。說是困,因為才不過逛了五分鐘,我已想走。原因很簡單,那裏的書,我全讀不懂。那些簡體字,於我來說,根本是外星語言,可是又怕四肢盡斷,不敢四圍亂跑,只得扯扯父親衣角,嚷着離開。他只是搖搖頭,說﹕不如我帶你去看兒童書吧。

可是兒童書亦是簡體字,根本沒甚分別。結果那三個小時,成為我童年時代裏最漫長的陰影——困在陌生異地,語言不通,既看不懂外星簡體字,又為潛伏四周的拐子佬誠惶誠恐。回到香港,我甩開父母的手,也甩掉與簡體中文的任何關聯。此後數年,我再沒讀過任何簡體字。現在回想,那種厭惡大概攙雜了對深圳、對內地的負面情感。

為考試學簡體 用完即棄

到了中學,態度開始有點轉變,歸根究柢,不過因為答卷寫簡體,省時又方便。從此我開始蒐羅那些「好用」的簡體字,例如「机」、「学」、「个」等,略去筆劃,餘下來的時間就夠多答兩句,多掙兩分。當然,我們又曉得,簡體字會破壞中文之美,會考課文《漢字的結構》裏所述的那些形聲、象形拆字方法,簡體字都不適用;「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等簡體字的荒謬,我們固然曉得。但面對考試,學生以至老師,從來都不擇手段,中文之美,更是小事。不能不提,那幾年國內書店也開始在香港各處「滋生」,好些同學會光顧,為的,又是另一「省」——省錢罷了。

話雖如此,中學老師卻一直沒正式教授簡體字,只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像性知識般,容讓學生自行摸索而已。初次正式學習簡體,竟在大學裏。大學要求所有一年級生都要修讀一科「實用中文」,當中要考核繁簡對換。結果在考試前,我跟同學拿着那個繁簡對照字表,既囫圇吞棗的死記,又像初學寫字的小孩般嘗試寫,寫出來的簡體字猶如圖畫,難看怪異。那一刻不禁想,為何我們要學簡體呢?又或者,我們為何要到大學才學呢?考試時,大伙兒照常拚命疾書;合格後,照常遺忘那些外形怪相的簡體字。這些怪字,猶如在小、中、大學裏吸收過的所有知識一樣,悄悄流逝而杳無痕迹。

但簡體字在香港,卻逐漸變得隨處可見。我們開始瞥見有超市的廣告招牌大刺刺的寫着「正貨保証」四個大字;地鐵車廂的指示標語文字逐漸簡化;每逢五‧一、十‧一假期,所有商店的推廣海報,皆以簡體中文寫上。然後,agnès b café的餐牌,只有簡體,不見繁體……關掉照片視窗,我內心翻騰,但喝杯水,平靜下來,我卻竟想不到自己,為什麼而生氣。

生氣理由無一站得住腳

對於此事,要發怒的原因可以有許多,但對我而言,一眾原因都站不住腳——香港人被歧視?究竟何謂歧視?與其說我會因為沒讀到繁體字而被歧視,倒不如說,這家高級餐廳食品的價錢,更讓我感到被藐視;簡體字侵蝕繁體字?這裏不是「以普通話取締廣府話」的廣州,沒人要禁止使用繁體字,並以簡體字取而代之;本土文化正褪色?這也不是第一天發生的事情了!更何况,這跟簡體字餐牌,又有何干?於是,我開始搞不懂自己為何生氣。

簡體字與雙非/蝗禍聯想

說到底,香港人之所以憤憤不平,全因簡體字餐牌所引伸的意義。也就是說,簡體字不過是一種符號,香港人排斥的,不是符號本身,而是其象徵,以及人們從符號聯想的那一切。因為簡體字,我們想起自由行在車廂撒下的橙核;因為簡體字,我們聯想到尖沙嘴名店門外的盛况;因為簡體字,我們憶起雙非、蝗蟲等人禍。倘若這餐牌不是在高級餐廳發現,而是在簡陋的餐室,我們的反應肯定不會這麼大——因為高級餐廳顧客對象的轉變,最為觸動港人敏感的神經。這情形有點像小學時代困在書城的我,對簡體字的憎恨攙雜了個人想像和恐懼情感——我怕拐子佬,香港人怕蝗蟲、自由行。

然後,我漸漸明瞭自己的憤懣從何而來。厭惡簡體,反對簡體餐牌,都沒問題,但可否借「繁體字」、「本土文化」過橋,藉以掩飾我們對內地人的憎惡與不齒?對於許多人來說,假如餐牌用繁體字,但就續用「色拉」、「黃油」等內地慣常字眼,可能也不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對於慣用繁體字的我們來說,簡體文字不過像暗示外敵入侵的怪異圖騰,不然大學時學寫簡體的我們就不會如此舉步維艱了。當然有人又會說,不對啊,用繁體字寫內地用語,是故意令港人不明白,仍舊構成歧視港人的罪名。這個當然,但當我們的候任特首梁振英在政綱裏多次用「優化」一詞,而傳媒又樂於把「出台」、「勢頭」等詞放進報道裏,我想知道,要捍衛「香港人的正統中文」,以至守護「本土文化」,應該執著於私人企業的標示,抑或是政府、傳媒都鼓吹的大勢所趨式「語言簡化」?

成「過橋」工具 文字死因

對於商號用什麼文字,除了感性上的礙眼厭惡外,我並沒太大感覺。畢竟最具影響力的,從來不在於個別商戶,而在於官方機構、傳媒和學校。只要三者未失守,繁體失陷之說,仍是過慮。更重要的該是,如何守護文字。葉蔭聰在Facebook寫道﹕「長遠維護文化的焦點,放在(習用繁體字)香港文字媒體及出版物及出版業身上,以及相關的政策及機構。」的確,在這個文字逐漸式微的年代,與其像某議員扮演認字特警、到港九新界各大商場查探簡體字的蹤影,倒不如想想,自己為何而怒。除了反對簡體字餐牌以外,我們又可做什麼,救文字於既倒。

中學生借簡體字「過橋」,用完即棄;香港人借繁簡之爭「過橋」,捍衛自我優越感。原來現在,文字已經不再用來讀和寫,只用作「過橋」工具。若說文字會死,我想,這就是死因了。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3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陶傑四論繁簡之爭
來源: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14.html

1. 陶傑:《艾格納斯.比喊黃油》
2012年04月13日

將軍澳 Agnès b餐廳,因為餐牌用簡體字,名詞大陸化,不叫牛油,改稱「黃油」;不叫沙律,改叫「色拉」,香港八十後網民維護尊嚴,強烈譴責。

大陸人民雖然被迫通用簡體,但也看得懂正體,不是那麼弱智,來到香港,他不知道「曾蔭權」是個什麼東西,非要「曾荫权」才明白?

一味的把字體主動簡化來逢迎,是把中國大陸人民的智商蓄意看得很低,像三歲小孩,譬如你上餐廳,叫一碟咕嚕肉,女侍應把食物先放進自己嘴巴,嚼爛了,吐出來,才餵你吃──她把你當做三個月大的嬰兒,或九十八歲的老翁,食物不先嚼爛,怕你哽死,她蹲在你面前,把嚼爛了的食物盛在匙上,哄:食啦,乖。

簡體字是鄰近地區的國情,他們用是他們的事,香港一向用正體,不必遷就。正如你去了馬來西亞,人家的餐牌,不會把沙爹羊肉改為「烤羊肉串」,「炒貴刁」改為「乾炒辣河粉」,馬來菜的 Lasak,一百年來,都叫叻沙,魚湯底和香料熬成的湯粉,叻沙就叻沙,看懂就叫來嚐,看不懂,馬來西亞沒有義務遷就你改成「香料魚湯河」,不喜歡?沒得投訴,滾蛋好了。

正如香港人叫的士,香港人到了新加坡,人家叫德士,你只消眼珠轉一轉,也猜到指的是計程車,那邊的中國移民,定居下來,也不叫「打的」,跟着本地人說「叫一輛德士」。

入鄉隨俗,客從主便,是做人起碼的禮儀。香港人做殖民地太久了,連高官和議員都把中國稱為「宗主國」,大陸自由行的大爺,都是「宗主」,自己都是「下奴」。

百般逢迎,也有粗疏的地方。譬如這家 Agnès b,來自河南四川來的大款哪都懂得這個洋文的複雜發音呀?人家美國的Haagen-Dazs,大陸不都「漢語音譯」叫「哈根達斯」,像Kentucky一樣,叫「肯特基」嗎?

那麼將軍澳這家,先把招牌大陸化的改一改,叫「艾格納斯.比」。

但「艾格納斯.比」唸得快,會唸成「愛死那個B」。自由行豪客,大包小包抱着回到山西太原,向鄉親大叫:「俺在香港吃東西,愛死那個B,在將軍澳,那個B裏面的黃油,素質可高了,俺閉上眼睛一舔,鹹鹹的,香香的,一舔就知道不是地溝裏流出來的東西,俺一吃就是三塊,打包了二十塊,香港那個 B的黃油,就是好,鄉親們嚐嚐,看,人家香港不也共產黨領導?聽說叫梁震陰呢,真有水平……」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6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2. 陶傑:《溫家寶用正體字》
2012年04月14日

香港人用正體字、說粵語,是香港人基本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除非你自己活得毛躁,由「知識份子」帶頭,把正體字也當做「英國殖民地罪孽」之一種,自己刪除掉。

正體和簡體,本來不是問題。一九四九年之前,清朝和民國,都有簡體,像「欄桿」與「欄杆」,「讎寇」與「仇寇」,「姦黨」與「奸黨」,都正簡相通,和平共處,民間自然流行,那時的中國有點文化邏輯,即使簡體,簡得顧及美學。

反智的問題,出在一九四九年之後。簡體字強制推行,滅取正體,變成「國策」。毛×東推行簡體,動機是對中國精緻文化天生的仇恨。中國的正體字不但有美感,也有結構上的道理,但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國把象形中文字體的理性和感性蓄意摧殘,因為要遷就不識字的「工農兵」。簡體成為政治霸權,與「無產階級專政」一樣。

當代的簡體字,第一個特徵,就是醜陋。工廠簡成「工厂」,那個「厂」字,裏面的東西掏空,以中國的毛筆書法,「厂」字不可以平正均衡,「廣州」的「 广」字也一樣。

「特區政府」變成「特政府」,特「區」字裏明明有個「品」,現在「品」沒有了,變成一個叉叉。中國古代斬首時死囚木籤上的名字,就打叉叉,難怪「特政府」的高官董建華、曾蔭權、許仕仁,一個個下場都很不愉快。

簡體字,令人數典忘祖的改了姓。譬如明明姓蕭,以後都改姓「肖」,明明姓傅,改了付鈔的那個「付」。中國的工農兵,既然是文盲,就是賤民,摧殺文化,為了遷就賤民,難怪一代比一代反智。

中國總理溫家寶,就知道殘體字會導致腦殘。溫家寶簽署的特首委任狀,毛筆,正體,寫明「溫家寶」──香港的護殘奴才,睜大眼睛看清楚:你們的主人,不希罕你們主動用簡體來靠攏擦鞋,溫總理比你們有品味和見識,比你們有尊嚴。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7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3. 陶傑:《擁殘棄正》
2012年04月15日

文字當然隨時代演變,但「演變」不等同「敗壞」。像香港的旭龢道,這個「龢」字,明清的士大夫書法常用,但筆劃畢竟繁多,後來「和」這個俗體,漸取代了「龢」。

但香港今天的旭龢道,沒有跟着改,不必改,因為這是歷史,中國前政協主席李瑞環說:香港是一隻紫砂茶壺,壺裏的茶漬,存而彌珍,你們香港的笨蛋,不要以為拍共產黨的馬屁,主動把茶漬刮掉。

李瑞環當權的時候,香港一些奴才恭敬聆聽,沙發只敢坐半邊屁股,就像曾蔭權在胡錦濤面前筆錄:是是是,領導人講得真對,奴才一定照辦。

李瑞環退休下了台,新主子沒有再拿紫砂茶壺的典故來說事,於是人亡政息,港奴失憶不再認舊主,把紫砂茶壺的舊漬一層層刮掉。

最近流行把「港英」留下中文正體,當做「地雷」。在電視上,演慣清宮太監的三等戲渾,也李蓮英上了身,叫嚷若堅持正體字之兩制,就是「文化霸權」。

智商越低的人,越喜歡用西方白人的學術理論詞彙掩飾他們的愚蠢。「文化霸權」啦、「文化多元」啦、「弱勢社群」、「平等包容」呀,什麼的。

但這個世界,口號是假象,嚴格的分等級,挪威、瑞典、丹麥及其公民,品味修養、人命價值,跟非洲盧旺達一名部落酋長,絕不平等。

孟子說:「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歧視蠢人,崇優鄙劣,多靠近優資良品,是做人的基本宗旨。

譬如在鄰近地區,看見「刀削面」、「北京拉面」這等 麪店招牌,就可以假設店主的智商是低級的。智障煮的 麪,你敢付鈔光顧?很勇敢。一些歷史論文,或者宮闈電視劇,忽然出現了「干隆皇帝」、「慈禧太後」之類,也可以半途棄置。

殘體字令一個民族跨代低智,偶而自己的頭頭也尷尬。譬如胡耀邦,一度寫成「胡邦」,從「夭」而終,胡耀邦先生發覺了,很不吉利,於是把「」字禁掉。廢簡復正,但只限於自己的名字,胡耀邦有點自私,但來不及了,結果真的難逃飲恨夭亡之命,此亦豈擁殘棄正之報應歟?

當然,中港融合,逐步同體歸宗,也是應該,正體字確實是英國人彭定康留下的陰謀,蓄意分化香港和祖國,梁振英逐步廢正體,由 Agnès b開始,與立法二十三條一樣, This is what香港 deserves,我全力贊成。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8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4. 陶傑:《學術說殘體》
2012年04月16日

當代的簡體字,與民國和清末的一代不同。以前的簡體字,有字義上的邏輯,譬如「尘」,微小的土,便是「塵」;「体」,人之本,就是「體」,三人之「众」,即成「眾」,兩個人一起走「从」即是「從」,民國簡體,官方公佈僅三百餘字,簡正並用,沒有下令以簡代正,凡用正體字者,就是「帝國主義走狗反動派」和「階級敵人」。

一九四九年之後的殘體,以「革命」的政治高壓,逐步亂來。這類殘體字,令兒童和初學者混亂,譬如:野鷄的「鷄」字,簡化成「鸡」。即是以一個「又」字,取代了「奚」那半邊。

可是,中文的正體,「鷄」有兩寫,也可以作「雞」。以「又」代「奚」,以此邏輯,「雞」的簡體又可作「难」。
但是,「难」卻是「難」的簡體。這就是邏輯的盲亂。中國的小孩,三五歲就被愚昧的中國父母,以愚昧的簡體來亂指揮,長大了,變成腦殘,是很自然的事。

還有蘭花的「蘭」,簡體為「兰」。
但是欄杆的「欄」,簡體為「栏」──那麼這個「兰」字,代表的正體,到底是有草花頭,還是沒有?

連藍色的「藍」,也通叫「色」;特徵的「徵」,變成「特征」,舞蹈變成「午蹈」。一度連「邓小平」那個「邓」字,也嫌煩,大陸的工農兵文盲,亂簡一氣,在農田邊批鄧,標語寫成「打倒邒小平」。「又」和「丁」,不同樣是兩劃?

即使民國公佈的簡體字,蔣介石贊成,教育部長戴季陶反對,寧願辭職。事後證明,今天的臺灣,以正體字來區隔與對海地區之不同。臺灣開放大陸旅遊之初,臺灣的小商人不辨輕重,告示餐牌,改用簡體,中華民國官方網站,在馬英九總統令下,只用正體,並飭勸國民:不要遷就,用回正體。

在這個骨節眼上,馬英九懂得文化,也懂得政治。馬英九其實也不必太聰明:只要看着香港,一干太監、三流知識分子、官員,一窩蜂「文化包容」的亂叫,取悅逢迎,只要馬英九頂着愚蠢的香港做對衝,香港一窩蜂向東,臺灣偏向西,香港左,臺灣向右,一定不會錯。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12:39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陳雲:《左翼五論》

Tuesday, April 24, 2012 來源: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24.html


近日簡體字告示在香港公共空間頻繁出現,排擠正體漢字,破壞香港的漢字慣例,香港輿論大多嚴詞譴責,認為破壞中華文化傳承及香港文化傳統,也違反一國兩制,卻引來頗多所謂進步文人或左翼人士飛身撲出,袒護簡體字及使用簡體字的大陸人,彷彿大陸人是自由選擇使用簡體字似的。

簡體字破壞漢字結構,妨礙辨義與傳意,中文語言學界已有共識,自不待言,正體字與簡體字有優劣高下之分,文化相對主義並不適用。然而香港也有左翼文人為之強辯。四月初,曾志豪在其《爽報》專欄數度撰文辯護。他在專欄文章裡說香港人由於無力抗拒共產黨,將憤怒遷移到簡體字云云。四月二十日的專欄,他終於使出香港左翼袒護中共的經典招數:「簡體字雖殘,卻也能孕育出『德業俱全』的劉曉波余杰方勵之等知識份子。」這種違反邏輯的論點,只有香港左翼,才好意思一直掛在口邊,用來叫人不要歧視大陸人的。

我要警惕大家,媚共者協助中共的殘體字入侵香港,就是共黨的先頭部隊,此關一破,香港文化即行失守。文化失守,不只是文化界教育界受損,而是大家無得撈。試問在香港的大陸人四處獲得香港人逢迎之後,不必懂得正體字,不必尊重香港做事規則,日後前線的服務人員和商務人員就不須特別考慮聘請香港人了。好像廣州的茶樓,點菜都不能講粵語了,因為伙計很多是北方的外省人。

左翼袒護大陸人的辯論法,不外乎五招,我稱之為「左翼五論」。

五論之首,是文化包容論,出自血濃於水論及文化過渡論。血濃於水論,講的是大陸人即使如何不濟,都是同胞,一家人不能區隔的。既然都是同胞,即使大陸人如何蠻不講理,不遵守香港風俗甚至打罵香港人,都要包容。文化過渡論,講的是大陸的發展階段遲於香港,故此衛生欠佳、禮貌欠佳、蹲坐大街等習慣,只是過渡現象,香港人以前也有的,忍一下,等一等,大陸人就會改好。

第二,是文化差異論。大陸與香港分隔百年,政治制度不同,故此有文化差異,沒有誰好誰不好,香港人不能武斷地認為香港的一套就是好的,總之互有差異就是。這是文化相對主義的變調。

第三,是反種族歧視論。大陸人不是另一個民族,故此不能歧視大陸人。即使他們是另一個種族,基於平等原則,也不能因為他們裡面有很多壞人而歧視他們整體。

第四,是劉曉波余杰趙連海是好人論,故此不能歧視所有大陸人。

第五,是香港文化貧乏論,變調是香港也有不足論,香港也有壞人論,香港不是聖人組成的地方,火車上盡是打遊戲機喧嘩滋擾的香港人,你們憑什麼論斷大陸人不好呢?香港人自己都丟垃圾,怎好意思訓斥大陸人呢?

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邏輯謬誤。大家先練練腦筋破解,我下次再拆招吧。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3:43 p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簡體字有罪》

(2012年04月05日) 來源:am73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98989

香港人對大國的仇恨,益發嚴重。
最近發生了「AGNES B簡體字餐牌」事件,有人發現該餐廳的餐牌,只有英文和簡體字,沒有繁體字,觸發網民神經,甚至有區議員帶頭,聲稱要「罷食」抗議。
網民迅速把事件定性為「D&G翻版」,以及「大陸同化香港」,「殘體字侵蝕正體字」,也就是說,這已不能理解為,商人為利便遊客的旅遊措施,而是又一場中港融合的矛盾戰爭。凡撐餐廳的人,都被斥為「媚共港奸、放棄香港特色」。
事情應當這樣理解:使用簡體字,不等於肯定簡體字。
提供簡體字,等於法庭提供外語翻譯服務一樣,提供服務,只為了方便溝通,而並非表示自己熱愛擁抱某種語言。旺角幾多麻雀館為了吸引大陸遊客,都用簡體字寫了「碰槓牌規則」,該不會是砵蘭街也媚共吧?
第二,為甚麼使用簡體字,便是歧視本地人?網民說,因為沒有繁體字。
若是如此,香港幾多名店餐廳、米芝蓮食肆,餐牌全英文、甚至有時是意大利文,你別想找到一個方塊字對照參考,但從無人投訴餐廳歧視香港人;並非大家崇洋,而是大家都習慣了,英文也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文字,沒有人會投訴蘭桂坊的酒保不會說中文。
以前,這些名店只有英文,但今天,為了方便愈來愈多的內地遊客,而這些遊客,餐廳假設他們都不懂英文,所以便有簡體字對照。
就像從前日本遊客是香港主力,餐廳便會寫日文,難道我們又要投訴這些餐廳,照顧日本、歧視港人?
予人方便,不等於自己吃虧,香港人是否要風吹草動便驚惶失措,一看見簡體字便認定「繁體末日」?那些動輒便說「香港淪陷」的人,才是令香港自信淪陷的元兇。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3:48 p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指點天下 - 王永平

《簡繁兩體 一國兩制》

(2012年04月16日) 來源:am730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99747

最近曾有名店只提供英文和中文簡體字的餐牌惹起爭議,有人認為此舉看輕港人,亦有人覺得用哪款中文字體屬自由選擇,不應干預。後來名店從善如流,改用繁體字。但這看來是茶杯裡的小風波其實有深層的政治含意。
香港回歸祖國,中央承諾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基本法第五條列明香港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生活方式」一詞的定義非常寬鬆,所以香港一直沒用簡體字肯定是港人在基本法下獲得保障的權利之一。
我是香港回歸後第一任教育統籌局長,同年往訪內地。主管教育的官員問香港的學生是否懂得看簡體字。我說政府有計劃從小學開始讓學生認識簡體字,但香港會繼續用繁體字為正式官方語言。這位真摯有禮的內地教育官員連忙澄清,他無意建議香港用簡體字,只是香港人懂得看簡體字,將來與內地人交往便方便得多了。
2006年,我擔任工商及科技局長,國際電訊聯盟(ITU)在香港舉辦「世界電訊展」。我發覺宣傳海報只是英文和中文簡體字並列,沒有繁體字。我得到的回應是因為主辦國是中國(香港不是獨立的ITU成員),所以簡體字便成為官方語言。為了凸顯一國兩制,我要求有關部門在一些當眼或接近會場的地方,增加一些用繁體字的海報。這件事低調處理,沒有引起任何議論。(上述兩個有關繁體字的故事收錄在我撰寫的《平心直說》一書)
香港保留使用繁體字,體現一國兩制。另一個中國地方、台灣也是用繁體字。還有,讀者可否留意,溫總理在梁振英委任狀上的簽名,寫的是「溫家寶」而不是「溫家宝」?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4:06 p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吳志森﹕《簡體字與賣港賊》

明報 – 2012年4月10日星期二上午5:21

來源:雅虎香港新聞
http://hk.news.yahoo.com/%E5%90%B3%E5%BF%97%E6%A3%AE-%E7%B0%A1%E9%AB%94%E5%AD%97%E8%88%87%E8%B3%A3%E6%B8%AF%E8%B3%8A-212109969.html

【明報專訊】19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在電視台工作,常到台灣採訪,剛開放報禁黨禁,民進黨也成立不久,本土意識高漲,街頭抗爭,幾乎每天發生。

那天,採訪隊在內政部附近的街頭,拍攝示威,抗議當局將異議者納入黑名單。我訪問一位示威者,當然是用國語,剛開口,被訪者登時暴怒,用台灣話破口大罵,大概的意思是,你不講台灣話,就是不愛本土,不愛台灣。來不及解釋我是香港記者,這位仁兄就拂袖而去。

民進黨的競選集會,幾乎清一色都是台灣話,絕少聽到國語,聽不懂,唯有請我們在當地的司機翻譯。司機是本省人,譯了幾句,似有難言之隱,突然住口。後來解釋:在民進黨集會,講國語會惹來麻煩,我這個外來記者唯有小心翼翼。

民進黨講國語不再是禁忌

當年,反對黨最流行的,是動輒指摘別人「賣台」,在族群政治的操弄下,一般民眾,以用什麼語言來界定「愛台」或「賣台」最簡單標準,將外省台灣人稱為「中國豬」,高叫「中國豬滾回大陸去!」曾經有一段時間,台獨基本教義派,視中國文字是外來文化,是外來政權壓迫台灣人的象徵,主張棄而不用,研究用拉丁拼音的台灣話來取代中文,最後當然不了了之。

俱往矣,台灣狂熱的本土意識,像出麻疹發高燒一樣,隨着民主化和政黨輪替而退潮。講國語在民進黨的集會再不是禁忌,為了吸引中間選民,民進黨也早已轉型,溫柔婉約的小英,用國語講出敗選宣言:「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泄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引發了多少支持者的淚水。

說了這麼多台灣,其實我想討論的是香港最近發生的簡體字餐牌風波。曾志豪寫〈簡體字有罪〉,在網上被圍剿,甚至有人招呼他做「賣港賊」「人民公敵」「返回大陸」。這種上綱上線的語言暴力,令我無法不想起十多二十年前親歷的台灣基本教義的政治狂熱。

反對中港兩地盲目融合

餐牌只用簡體中文,是否歧視港人?在公共領域出現愈來愈多的「共產中文」,會否摧毁本地文化?是否等同「投共」?我們都可以討論,可以抗議,甚至可以破口大罵。但如同早前「蝗蟲」論最熾烈的時候,與中國大陸沾上邊的任何事物都打為另類,甚至連鄉音未改都受到肆意的人身攻擊,我感到不安,認為已經過了火位,分分鐘殺錯良民,把追求民主自由核心價值的同路人推向對立面。中外歷史告訴我們,操弄族群政治的後果,最後只會引來非理性暴力的災難。

我反對中港兩地盲目融合,因為會摧毁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認為香港要有積極正面的人口政策,而不是盲目排外。梁振英上台,威脅香港核心價值的危機陸續爆發。由簡體字餐牌推論到曾志豪是「賣港賊」,把大量精力虛耗掉,顯然是對錯了焦點。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26-04-12 星期四 4:14 p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羅健熙﹕《繁簡爭議與公民社會》

明報 – 2012年4月14日星期六上午5:15

來源:雅虎香港新聞
http://hk.news.yahoo.com/%E7%BE%85%E5%81%A5%E7%86%99-%E7%B9%81%E7%B0%A1%E7%88%AD%E8%AD%B0%E8%88%87%E5%85%AC%E6%B0%91%E7%A4%BE%E6%9C%83-211537693.html

【明報專訊】簡體字對不少香港人來說,也許是當年公開考試為加快答題速度而苦練的一門功夫,又或是為了閱讀內地版平價書籍而學習的一種技術。即使曾有過「聯合國要廢除繁體字」的傳言(最後原來是一場誤會,聯合國其實一直都只用簡體而沒有使用繁體),我們都沒有認真討論過如何能捍衛繁體字不被簡體字侵蝕。近日的「繁簡爭議」是異數。

這次「繁簡爭議」起源於agnè b的將軍澳新店,在餐牌只寫簡體中文及英語引起不滿和示威,及後立即更改以息民憤。是次爭議,表面的分歧在於應否到餐廳抗議?為何不到只提供法文意大利文餐牌的餐廳抗議?餐廳使用簡體字餐牌是否屬於其必須被保障的自由等?但更深層次的根源,則仍是之前D&G事件般的問題──「中港矛盾」。

在我看來,餐廳棄繁體而用簡體,有點像人說話不肯好好說,總要邊說邊問候人家母親;他有這樣表達的自由,而別人也有抗議和要求他「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自由。沒有人侵害了誰人的自由,更多是彼此尊重的問題。但我亦同意,在運用抗議權利時,我們要極度小心以免落入「多數人的暴政」的危險之中。我不認為事件已去到如此程度,但這提醒也很值得我們時時放在心上。

「大中華想像」與「香港本位」

每當討論到中港矛盾,總有一種論調認為,抱着「影響內地」思想的人是天真和加速香港被同化。我自問亦是懷有「大中華想像」的一員,認為香港除了自理,亦要發揮對內地的各種影響力,嘗試令內地跟上文明社會的步伐;我也一直希望,香港除了是內地經商的窗口,也是把普世價值如民主、人權、法治等輸進內地的轉口港。

我始終認為,「大中華想像」與「香港本位」沒有衝突。我們要固守香港特色,要堅持使用繁體字和廣東話,但同時亦知道簡體字與普通話在推動中國走向文明社會的工具性──就如近年六四燭光晚會加入了普通話傳譯,法輪功街頭展覽很多都是簡體字與普通話材料。我擔心內地來港的大學生會「染紅」學生會(實際上「染紅」學生會的卻多數是本地學生),但我同時亦希望他們能在香港感染自由的氣息、人權法治的保障,將來可以在內地將這些價值宣揚開去。

怎說也好,不管香港是否要把普世價值輸進內地,我們也必須先確保香港的核心價值、普世價值屹立不倒。梁振英上台,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已響起警號;香港現時比內地優勝的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法治觀念等,也可預見在他治下會逐步收緊。公民社會本可肩負起監察政府、堅守核心價值的角色,但「繁簡爭議」已發展到互相挖苦、互不信任的地步,公民社會瀕臨撕裂。何苦要在對手打擊之前自我消磨?未來要一起抵抗「西環治港」的路還很長呢。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11-05-12 星期五 12:31 a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陶傑:《「包容」騙局 》

Thursday, May 10, 2012 來源: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2586.html


【壹週刊】簡體字招牌餐牌風波、特首辦新政治助理的政治背景問題,引起一小場風暴,有人以「包容」一詞,當做麻將牌上的百搭,覺得大驚小怪,小題大做。「包容」一出,其他異議者,不但自動成為「極右翼」、「納粹分子」,還是心胸狹窄的罪人。

這種西方末流左派的伎倆,在香港和遠東無知淺薄的社會,對於讀書不多、學藝未精的小朋友,可能會帶來一點迷惑。

所謂「包容」(Tolerance),本來純粹是歐洲的文化觀念。西方兩千年的歷史,最先是古羅馬帝國在耶穌升天之後,迫害基督徒,然後中世紀神權獨大,教宗隻手遮天,又形成對歌伯尼和加利略等天文學家的迫害。在西方歷史上,一段時期,知識沒有進步,思想停滯閉塞,終於十八世紀思想家伏爾泰針對天主教會的專權,與盧梭、孟德斯鳩一伙掀起思想啟蒙運動,為那時處於社會邊緣的基督徒請命,從此「寬容」一詞,成為西方二百年人文思想的主流。

伏爾泰主張寬容,雖然他自己也是無神論者,但伏爾泰對上帝之存亡沒有太大的興趣,他只是哲學家,他看到當時的法國,如果神學包攬所有的思想,則與神學無關的哲學理論,如邏輯、形而上學,也得不到發表和研究的機會,伏爾泰主張寬容,其名言「我雖然不贊同你的觀點」,在遠東被許多文人濫引用了幾十年,早已成為濫調。

「寬容」的觀念始於法國,大革命前,法國財政大臣堵哥(Turgot),也已經寫信給法國路易十六,叫國王留意天主教會對新教徒的壓迫。路易十六沒有聽,只是埋頭打獵和玩他的開鎖遊戲。沒幾年,大革命爆發,革命黨摧毀的第一對象,就是教堂。這就是對神權的報復。


「寬容」是西方的理論,與中國文化格格不入。秦始皇焚書坑儒,董仲舒儒學獨大,中國兩千年來都是皇帝獨尊,「寬容」對於中國人是完全陌生的另一種文化基因。中國知識分子留學一百多年,偏重理工和商科,文史哲不發達。雞肚小腸,一切都誅心論罪,沒有辦法講道理,一論所謂「包容」,一知半解,邏輯和認識會半桶水,是很正常的。


對於異類文化,該不該「包容」?今天的英國和法國政府,都知道吃了大虧。二十年來,歐洲的移民政策,對伊斯蘭教的阿拉伯族裔幾乎中門大開。在倫敦巴黎,女人上街要黑罩蒙臉,你叫她尊重市容,過海關時透明一點,否則如何執法,她大罵你不尊重她的習俗。但是另一方面,阿拉伯世界卻不准歐美白人在阿拉伯開教堂。首相金馬倫和總統薩爾科齊一覺醒來,發現拉登的恐怖外圍分子兵臨城下,這才醒覺原來包容是一種「雙邊關係」,與外交、貿易、航權一樣,除非對等,你包容我,我才包容你,否則必定帶來戰爭。


今天口口聲聲聲討英美、歐洲對異族不夠「包容」的人,他們自己又包容了幾多?一九四五年,毛澤東在延安,對美國記者講話,呼籲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成立聯合政府,准許反對黨。口口聲聲包容,一度令美國人以為毛澤東是伏爾泰的信徒和華盛頓的學生。一九四九年,毛澤東奪政,不但槍斃國民黨人、地主,對任何民主黨派知識分子提出的異議,一場反右加一場文革,全部打壓乾淨,又何來的「包容」?

今天的非耶教文化勢力,策略也是一樣。當瑞士和奧地利為清真寺的建築定一個上限,這些人就呱呱大叫,說是種族歧視。但倒過來,無論是利雅德和德黑蘭,一座教堂也不准開。當他們在歐洲三妻四妾,他們高叫包容,說要尊重他們少數族裔文化,但當白人在阿拉伯喝兩杯啤酒,他們卻拒絕包容,要綁到廣場上公開鞭打。


世上那有這等搵老襯的買賣?但這個世界蠢人太多,包括一知半解的偽知識分子。香港一國兩制,兩制是對等的。當年鄧小平說:「一國兩制,就是你不吃掉我,我不吃掉你。」話講得清清楚楚。
但今天,中港要「融合」了。市場趨勢、商業潮流,本也無可厚非。歐美的 LV名牌,在尖沙咀廣東道,不就是和大陸自由行的現金融合了嗎?旺角尖沙咀通宵營業的麥當勞不就是讓中國人當做美國領事館一樣,摸上來免費留宿的嗎?地球一體化,融合是很自然的事。融合帶來包容,也不是問題。

但融合和包容,一定要雙邊。大陸人來到香港,看不懂正體字?香港人的文化水準更差,去到大陸,也看不懂簡體字。將軍澳的 agnès b.和便利店,如果出示正簡兩體並行的餐牌和告示,那麼請香港特區政府駐京辦的官員,平時少飲兩杯紅酒,少到駐在的城市,找心水食肆,做一兩件正經事,代表文化水準低的香港人,與有香港人聚居的城市當局交涉,請那邊的火車站、機場、餐廳的菜單也用正體字,或者正簡並行如何?如果對方拒絕,說「這是國策」,那麼香港又何嘗沒有《基本法》規定「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國策?如果香港特首辦起用非永久居民、前共青團員,認為「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就是共產主義」的女知青沒有問題,那麼請這些文化人利用他們在大陸的關係,叫深圳廣州市政府也用幾個前香港民主黨的黨員做助理,管治一下廣東省,這才是真正的融合和包容,他們豈有這個能耐?

又或者香港應用簡體,因為大陸同胞看不懂正體,所以要遷就,那麼請這些「獨立思考」的文化人,去北京天津的牆上,用正體字寫上「結束一黨專政」,看看公安是看不懂呢,還是一轉眼就有幾個大漢閃出來拳腳交加把你揍一頓?

這點道理一點也不高深,只是常識。「薄穀開來」、「周潤髮」、「鹹豐皇帝」,香港的中學生,寫出殘體盛行的這等錯別字,教師是否應包容呢?集體愚蠢不必由英國人埋地雷,一知半解的炎黃子孫文化人自然會帶頭,香港之沉淪,笑死英國佬,不就是這回事?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行者



注册时间: 2009-01-30
帖子: 85

来自: 霹雳

帖子发表于: 06-06-12 星期三 10:16 pm    发表主题: 香港繁簡之爭 引用并回复

廖咸浩:《那夜,我吱吱喳喳的講個沒完》

Wednesday, June 6, 2012 來源: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06.html

【明報專訊】編按:兩岸文化交流愈來愈繁密,在好些交流場合,都有人提到繁簡字課題,引發不同規模的爭議。本文作者廖咸浩,是台灣著名學者、作家,曾任台灣文化局長;他在一個徵文活動後的晚宴,與大陸學者交流時,出現了一段引人入勝的小插曲……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導師曾半開玩笑的問中文寫起來快還是英文。同學們都還沒學過英文便都很好奇。導師說:當然是中文快。於是他舉了三個例,一是「一」字,二是「百」字,三是「千」字,和對應的英文字(one, hundred, thousand)一比,當然是中文快。同學們看完這些例子,都忍不住為了中文戰勝英文而拍手歡呼。等到上了初中才知道不是那麼回事。當然,今天我已是英文系教授,也有了些許語言學的知識,才又發現不論是語言的文化價值或實用意義,都不能只由書寫速度來判斷。但今天我要談的並不是中英文的議題,而是簡正體字的議題;也不是要談孰快孰慢的問題,而是要探問「書寫快慢」與中文學習難易的關係。

用簡體字學習具效率?

在某個兩岸評審各半的徵文決審場合,在我的主持下極有效率也極為和諧的完成工作。之後在主辦單位招待的晚餐席間,大陸某位評審有感而發曰:「如果兩岸的各種協商都能像我們這樣和諧,兩岸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眾人聽了也連連稱是。酒過幾巡後,不知不覺大家又談到了為了增進兩岸交流就不免會談到的簡正體字的問題。我因為忝有些許語言學知識,又曾有文化政策的經驗,而且在台北市文化局長任內,為了導正一般人對漢字(尤其是正體字)的偏見,並重新評價漢字在全球化時代的意義,還開辦了第一屆《漢字文化節》,因此不免對簡正體字在學習效率上的優劣有些話要說。這時候某位大陸評審表示自己對此也有些研究,便開始持反面立場力陳簡體字之正當性與優越性,包括許多常識性的論述,諸如,在漢字的歷史中,也不斷有簡化的企圖啦,國民黨也曾想要簡化漢字啦等等。當然,最重要的觀點(也是最常見的大陸觀點)便是,簡體字筆劃簡單寫起來快,大大提高了識字率。前此在報上還曾讀到有廈門某教授附和這個說法,公開宣稱因為大陸使用簡體字,所以識字率比台灣高云云。若要把大陸的識字率和台灣(或香港)比較,上述說法就必須受到檢驗了。大陸現在的識字率比民國時期高應是必然的,但如果國民黨繼續統治大陸,或大陸沒有改用簡體字,識字率會不會更高?才是值得問的問題(而且這是一個科學的問題)。就此只要把大陸的識字率與台灣或香港(這兩個使用正體字的社會)的識字率一比較,答案立見分曉。

他們是不會改的

何以如此?並不全然是因為社會安定的成果,而是,寫起來快與學習容易,在任何語言都不是同一件事。就簡體字而言,兩者之間的連結更為脆弱。原因很簡單,漢字並不是大家想像的純粹「圖畫字」(pictogram)或「表意字」(ideogram),而多是形聲字(phonogram)。也就是說多數漢字可以經由「聲旁」來判斷讀音,所以我們學「鄧」「燈」「凳」這三個字時,第一,不是每次都學一個全新的字,而是學「部首」加上「登」這個聲旁。第二,不是死記筆劃,而是經由聲旁舉一可以反三,學會一個就等於學會三個,甚至更多(如瞪、蹬、鐙等)。中文常用字原先有八成以上的形聲字(非常用字比例更高),因此小孩才能常依「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的方式猜到新字的發音,從而快速學會新字。然而,簡化之後,常用字中的形聲字大量減少,已降到四成以下,於是,「邓」「灯」這類行書或來自方言的俗字就只好死記了,而且前二字與「凳」也毫無關係,無法相互燭照,舉一反三,達到加速學習的效果。

我在這位先生的宏論後舉了以上這個例子,但我也強調中國人使用漢字的方式向來都是「識正書簡」,亦即學習的對象是正體字,但私下書寫時則是草字、俗字、簡字樣樣都來。如此既能維持文化及歷史的傳承,書寫也能便捷。但傳統上中文使用者(包括我自己)都沒有特別學過簡體字,完全是在成長過程中一路撿來的(pick up),然而,所識簡字已足以閱讀大陸的書刊。因此,我認為大陸的文字政策可以適度調整,回到中國傳統上使用漢字的方式,就像台灣一樣。

話剛說完,這位先生突然說,臺灣的「臺」用簡字是不是寫起來更快呢?我愣了一下,才很審慎的回答,快慢不是我的重點呀?我要說的是「識正書簡」才是咱們……話未說完,突然聽他冒出一句「吱吱喳喳的講個沒完,告訴你,我們不會改的啦!」這個原本印證了兩岸可以和諧溝通的飯局沒想就到此為止了。我心中不免自責我的多話竟破壞了和諧,但話又說回來,我能吱吱喳喳的講個沒完,而不會輕易被和諧掉,是否又該稱幸呢?

作者簡介: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2003至2006年繼龍應台擔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廖教授的研究範疇甚廣,包括:中西現代詩、文化政策、精神分析、紅學、台灣文學與電影等。在學院以外,廖老師是詩人和業餘結他歌手。著有散文集《迷蝶》、論述作品《美麗新世紀》、《愛與解構》等。

[文.廖咸浩 編輯.袁兆昌 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_________________
时间就是生命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