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社评可以这样写?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8-08-12 星期二 3:02 pm    发表主题: 社评可以这样写? 引用并回复

真正认识报章的“社评”是在中学时期。
忘了是哪位华文老师推荐,要我们多看报章社评,以便学习如何写评论文章。

上大学后,先后认识了甄供和张木钦先生,对“社评”更是关注。
有一年假期,协助郑良树老师到《星洲日报》资料室抄早年的报章新闻标题,下午总见报馆多名主笔开会讨论第二天的社论,更是钦佩报馆给人民提供的精神食粮。
《南洋商报》的张木钦先生也是如此,即使是他亲自操刀的社论,还是会“开会”讨论过后才见报。
后来《新通报》报章头版出现“龙文鞭影”,一看就知道是张木钦先生的笔,原来张生那时“蝉过别枝”。我和同事涂胜喜因此而每天买《新通报》,就只看第一版。
虽说这时张先生已是独立撰写社评,但是以他多年的功力,文章还是叫人欢喜。

多年以后,报章的社论似乎已经失去光彩。好些时候,读了社评,在脑子里竟然留不下什么印象,只觉得是“四平八稳”的八股文,说了等于没说的。

渐渐的……也不再追社评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8-08-12 星期二 3:5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许多人向我推荐郑丁贤的文章(其实也不必推荐,我认识他)。

郑先生贵为《星洲》的副总编辑,开辟专栏“马荷加尼”评论时事,是件好事。“马荷加尼”不失有好文章,我都予于转贴。
可是,最近看他的几篇社评,感觉有点滑稽,怀疑“社评”真可以这样写吗?

我在“法情”开了个主题“关丹独中风雨录”,在第7楼就暗示郑丁贤写文章态度不够严谨,空口说大话。

当天《星洲日报》的标题很醒目:

引用:
教部批文曝光‧關丹中華沒強制考政府試


我翻遍了《星洲日报》,没有看到刊载批文,记者李运生的报道只是提到“消息人士说”,看来李运生当时并没有看过批文,只是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

更叫我惊讶的是,郑丁贤的“马荷加尼”竟然这样跟进:
引用:

本报独家公开了关丹中华独中的批文,如今所有人都可以一窥全豹。


结尾又说:
引用:
星洲日报代为公诸于世,让大家来检验。


天!“公开了”是什么意思?读者如何一窥全豹?就凭头版的头条新闻?

这样的信口开河,怎么可以写严肃的社评?
行文中,郑先生多次强调:

引用:
我看了批文……


跟着还引述“批文”说: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难道林放在博客上公布的批文是另外一份?
要不然,郑先生怎么没有看到这一段,而说什么“akan”不是“wajib”?
Picture:Click to zoom

(批文可以点击下列链接阅读:)
http://www.limfang.com/2012/08/blog-post_21.html

显然,郑先生当时并没有看过批文,他只是根据同事的新闻写评论。写社评脱离实相,没有根据文献或其他事实说话,我认为这是很大的硬伤,很不应该!

我只是一介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不懂复杂的政治斗争和把戏,我只是就事论事,从文字中发现“有人睁着眼睛说瞎话”,觉得很不应该,故发此贴。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8-08-12 星期二 3: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至于今天的社评,呵呵,我还怀疑我在看副刊,是哪位文人写的创作呢!
引用:

2014年某一天
2012-08-28 09:06

“公元2014年9月,民聯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在國會提呈伊斯蘭刑事法……”

“民聯爆發分裂,伊斯蘭黨議員全體支持這項法案,行動黨議員集體反對,公正黨的穆斯林議員和非穆斯林議員鬧分歧……”

“反對黨國陣也立場相左,巫統國會黨鞭表示,作為穆斯林,巫統議員必須支持伊斯蘭刑事法……”

“馬華、民政、國大黨反對無效,宣佈退出國陣……”

“國會投票表決,伊斯蘭黨和巫統議員全體支持,通過三分之二門檻,伊斯蘭刑事法案通過……”

“哈迪阿旺感謝議員們的支持,表示這是通過民主程序所達致,馬來西亞實現伊斯蘭國目標。”

“隨後,伊斯蘭黨和巫統宣佈組成聯合政府……”

2014年還未到來,我也不是寫政治預言;以上的情景,不是天馬行空,更非聳人聽聞。

政治學和管理學中,都有一門課程叫著“情境模擬分析"(scenario analysis),綜合現有的形勢,推演將會產生的局面,最好會是如何,最壞又會怎樣,然後,擬定不同的對策。

以上的景象,純粹是模擬未來可能出現局面;當然,情境模擬要有一定的根據。

哈迪阿旺在該黨的政治局和選舉局會議之後,發表聲明,宣佈一旦執政中央,將會通過民主程序落實伊斯蘭刑事法。

伊斯蘭黨的立場很清楚,不再含糊,絕對符合情境分析所構成的條件。

更何況,早有前例。1993年伊斯蘭黨在吉蘭丹州議會已經通過伊斯蘭刑事法,在表決時,巫統州議員也支持通過。

在宗教責任和信念之下,黨派的區別只是一條細線,不是鴻溝。

只是當年這項法案抵觸聯邦憲法,未能實施。然而,換個情境,一旦它執政中央後提出,同樣獲得巫統的支持,屆時,聯邦憲法這道最後防線將會崩潰。

1993年的伊斯蘭黨,和2012年、2014年,或是2020年的伊斯蘭黨,會有甚麼區別?

對國家而言,伊斯蘭刑事法不僅涉及立法和司法層面,它足以改變馬來西亞立國的精神,也會扭轉大馬建國以來奉行的原則。

一旦通過伊斯蘭刑事法,意味大馬將和現代世俗國永別,成為名符其實的伊斯蘭國。

華人社會不能再迷糊看待,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

民聯的結構,固然有其執政目標,但是,對於執政後的權力分配,施政理念,依然缺乏共識。3黨對國家的終極目標,是以各自的意識形態,以及各自的選民基礎為依歸;友黨能否制約伊斯蘭黨?大家只能雙手合什,加強念力了。

國陣內部也面對這種矛盾,一旦涉及宗教信念和政權存亡,它是否又能夠經得起考驗?

目前的關鍵,在於誰打開這個缺口,就是一發不可收拾。華人社會應該看出了這個情境,如何應對,就看有沒有集體的智慧。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5230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1-08-12 星期五 1:4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同样谈伊斯兰法,我选择阅读这样的文章,长知识!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6521


走出伊斯兰刑事法争议
作者/丘伟荣
2012年08月30日

全国大选即将来临之际,有关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法的争议日益剧烈。先有《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一位宗教司的意见,指支持行动党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后有《星洲日报》诠释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末沙布的访谈,指伊党执政后会落实伊刑法 。

前者“捍卫马来穆斯林的权益”,后者“扮演华社的喉舌”,两者的报道和取角表面看来不同,但却隐约地传达同样的讯息,即希望读者不要支持民联。针对宗教意见(fatwa)、伊斯兰刑法(hudud)和伊斯兰法(sharia),主流媒体没有协助读者爬梳和认识这些复杂的概念,只有成为政治人物和其御用学者的传声筒。

我担心的是,不同语文主流媒体从族群本位炒作伊斯兰课题,不仅会阻碍政治改革的前进,也会加剧国内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误解,更间接抹杀了穆斯林内部多元不同的声音。

我想在这篇短文中,以四个要点来探讨“伊党执政后会落实伊刑法”的争议。

第一,不少研究伊斯兰政治的学者以“后伊斯兰主义”(Post-Islamism)来形容许多当下伊斯兰政党的政治趋向,即从狭义的伊斯兰主义斗争(如落实伊刑法),演进到比较广义的伊斯兰政策实践(如良好施政)。许多伊斯兰主义政党,如土耳其的正义发展党在执政后并没有落实伊刑法,相反地专注在处理更为迫切的经济与民生问题。印尼主要的伊斯兰主义政党正义繁荣党现在是印尼的执政联盟之一,加上印尼绝大多数的国会议员是穆斯林,如果依照郑丁贤的逻辑,伊刑法应该已在印尼落实,但事实并非如此。正义繁荣党,就如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党,没有放弃其落实伊斯兰法的斗争,不过却在政治现实中妥协,通过民主管道和现有制度推行伊斯兰化政策。

第二,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支持伊刑法。印尼两大穆斯林组织的领袖,都曾发表过印尼不适合成为伊斯兰国的看法。我也认识许多公开表达对伊斯兰化政策不满的印尼穆斯林朋友。可是在马来西亚,如果有穆斯林领袖(特别是来自在野党的)公开反对伊斯兰化政策,肯定会受到主流马来报章的渲染,并被套上“反伊斯兰”的帽子。在野党领袖安华早前发表维护以色列的言论,遭到马来报的歪曲和巫统领袖的责问,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同样的,伊党开明派领袖的言论可能也鲜少有机会出现在中文主流媒体,比如伊刑法中委祖基菲里(Dzulkefly Ahmad)日前发表“各造应停止伊刑法争议,专注施政议题”的积极言论,并没有获得广泛报道。

第三,伊斯兰刑事法在某个程度上,其实已经局部在我国落实了。从几年前彭亨州宗教局惩罚饮酒的马来女模特,到最近雪州宗教局逮捕家中藏有“禁书”的马来社运分子,我们不难发觉在某个程度上,其实赋予宗教局权力执法的是现任或前任国阵州政府。我曾经在一个学术研讨会上,听到一位研究伊斯兰法庭的学者指出,根据非正式统计,从2005到2009年,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共处理了上万宗刑事案,包括穆斯林幽会、婚前性行为、饮酒和赌博等。主流中文媒似乎未曾给予这些现象关注。马华公会领袖大力地讨伐伊斯兰党还未实行的伊刑法,却对现有的“伊刑法”不闻不问,可见他们的投机态度。

第四,有关伊刑法和伊斯兰国的讨论不应该只停留在“马来人对华人,穆斯林对非穆斯林”的框架下进行。主流中文媒体只是关注伊刑法对非穆斯林的影响,却忽略了不是所有穆斯林都支持伊刑法的事实,也不正视受伊刑法影响最大的其实是穆斯林本身,特别是选择世俗生活或不认同主流伊斯兰论述的穆斯林。非穆斯林固然有权利反对伊刑法,然而如果我们只是站在非穆斯林的角度提出抗议,恐怕只会加深保守穆斯林的围墙心态,并进一步边缘化穆斯林内部的异议。

本文的标题虽是“走出伊斯兰刑事法争议”,但这不意味着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讨论伊斯兰课题。我只是不能苟同主流媒体迎合执政党的口吻,以炒作伊刑法和伊斯兰国议题,模糊国人对其他重要议题的关注。我希望我们可以拥有更多自由的空间,跨越政党政治利益和族群本位,理性地思考有关伊斯兰和穆斯林社会的各个议题。

丘伟荣毕业于澳洲国立大学亚太研究所。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31-08-12 星期五 6:2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转自Josh Hong(唐南发)面子书:


總結過去一年,《星洲日報》在應對網絡讀者的策略上做了幾個嚴重誤判。

第一,709第二波黃潮以後,網絡讀者(其中涵蓋了大批同時閱讀報紙的讀者)重新檢視《星洲日報》的報導,發現嚴重偏頗,進而嚴厲批判。正義大報非但不檢討,反將對方成為“網絡暴民”,和一群原本可以爭取的讀者對立起來。

第二,丘光耀今年初發表“援交論”,其實也並沒有點名任何一家華文報。但素來以“華文報代表”自居的《星洲日報》竟然對號入座,派出號稱“評論界第一健筆”的鄭丁賢撰寫《和丘光耀說點道理》,這是一大失策。須知無論莊迪澎或林宏祥或謝偉倫或蘇銘強或唐南發,充其量不過書生論事。吾等雖執著於原則與道理,卻從不夜郎自大,誤以為外面粉絲萬千。下筆為文,不過嘗試抒發己見,匡正時弊而已。然丘光耀不同。他臉書上粉絲無數,四處演講更累積了人氣。我們可以質疑其民粹作風,但不能否認他的群眾基礎遠遠大於鄭丁賢。更重要的是他的支持者和黃明志的粉絲不可同日而語;後者對《馬荷加尼》一無所知,於第一大報屢次抄襲的卑劣作風也毫無興趣,只在意偶像有沒有說出自己的心聲。而丘的追隨者對網媒或紙媒的政評都有一定程度的興趣,眼見自己心目中的“超人”被刷,當然傾巢而出,駸駸難擋,讓鄭從此無從招架,可謂禍延整個報社。

第三,在處理林冠英和蔡細歷的初次辯論新聞方面,失衡的報導是一大敗筆。據內部消息,星洲高層其實是殺雞儆猴,藉此警告林冠英,要他修理丘,孰知適得其反,引來行動黨支持者強烈反彈,更印證了丘之前的“援交”一說。星洲高層慌了陣腳,結果在其報社臉書上抨擊批評者為“網絡暴民”,擴大了戰場,也拉長了戰線,如同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與軍國主義日本,自此窮於應付民聯支持者(尤其是林冠英粉絲)和越來越多其實在政治上尚屬中立的華裔讀者。

第四,抄襲社論一事曝光以後,星洲高層不肯坦然認錯,網上網下兩副面孔,還透過無知甚至愚蠢的前同事披露羅正文的病情,更讓人生厭。

第五,在關丹獨中批文事件上,不曾從錯誤中學習的鄭丁賢再度信心滿滿保證批文無誤,華社無須執著枝節云云。很顯然,鄭對華社308以後急劇轉變的政治情緒毫不敏感,而附和了馬華公會和方天興的立場,繼續鼓吹老二哲學。批文曝光後,鄭灰頭土臉卻還硬掰,要讀者“發揮想像力”,結果遭讀者於其臉書上據理反駁。因為這些“網絡暴民”留言有紋有路而非謾罵,反而讓鄭陷入窘境:刪也不是,不刪也不是,最後選擇讓其臉書暫時冬眠,將近一周沒有更新其專欄文章。

第六,末沙布的回教國談話。其實在回教黨和民聯盟友勤走基層的這些年來,華社對回教國固然有所保留,卻已非首要考量。如蘇銘強所言,華社開始明白即使抗拒,最民主的作法還是遵循憲政程序。而依照當下的政治格局與現實,實現的可能很低。相反的,當華社(包括在野黨支持者和日益進步的團體)對兩線制和體制改革表現出更大關注與興趣,於環保和良好施政更有期待的關鍵時刻,以鄭丁賢為旗手的《星洲日報》竟然配合馬華公會 – 更具體而言是蔡細歷 - 的議程,大肆激發讀者對回教國的恐懼,炒作手法一如《前鋒報》煽動馬來社群對行動黨和基督教的疑懼般惡劣。

鄭還嘴硬說此舉是要在野黨把其替代執政的議程“攤開在陽光下”檢驗,但同一個標準在面對納吉夫婦和國陣政權卻完全變了樣。至今,讀者並沒看見《星洲日報》在去年子文小學易名風波中,要求魏家祥和李華民等將一切探討內容“攤在太陽底下,接受陽光的照射”,也沒看見鄭丁賢要求納吉將其擔任國防部長期間所有關乎潛水艇弊案的詳情“攤在太陽底下,接受陽光的照射”;羅斯瑪last mintue說要去倫敦給李宗偉打氣,鄭也不敢要求這位“第一夫人”把全部費用的賬單發票“攤在太陽底下,接受陽光的照射”;就在末沙布接受《星洲日報》訪問的同時,納吉也公開表示“政府治國向來貫徹伊斯蘭法目標”(maqasid syariah),我們至今沒看見鄭膽敢要求他眼中那位“自信幹練,具有高度掌握議題能力”,準備將民主“推進十年甚或二十年”的納吉把maqasid syariah“攤在太陽底下,接受陽光的照射”。

在讀者和民眾要求越來越高時,鄭和其星洲的同事們卻越描越黑。在回教國風波上,更被網絡讀者批為“華社的前鋒報”。兩年前,我曾寫過“《前鋒報》和《星洲日報》高層固然有迥異的目標,但彼此間的思維運作模式卻驚人地相似,內心都渴望能夠藉媒體壟斷來掌握讀者的心思意念,所以害怕後者忽然意識到外面的世界極其遼闊,而開始質疑其公信力。”

當時有人不同意我將《星洲日報》和《前鋒報》作類比,認為前者還不至於那麼醜陋。尚有人譏諷吾等每每談及新聞自由,必然藉機攻擊《星洲日報》,模糊了運動目標。然兩年下來,看看這份正義大報的壓霸,傲慢和扭曲公共議題 -尤其華教人士們念茲在茲的華教議題 - 本質的劣行,和其對百萬讀者的嚴重誤導,堪稱無以復加。目標對準它,何錯之有?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3-09-12 星期一 9:5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07679


星洲日报的硬拗日记-Day 1
mksow,2012年9月1日



2012年8月28日,星洲日报刊出了由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撰写的专栏文章〈2014年某一天〉。同日,星洲日报的封面大标题是〈伊党执政,将落实伊刑法〉,小标题则打出〈末沙布:寻求国会修宪,行动党可反对〉。

当时,我对封面报导不觉惊讶(虽然《星洲日报》的报导取向糟糕),毕竟推动实行伊刑法是伊斯兰党众所周知的议程,末沙布的确是极有可能会发表类似言论。比较让我注意的是,郑丁贤的那一篇文章。

郑丁贤这一篇〈2014年某一天〉以“情境模拟分析”的方式,描绘马来西亚在民联执政下的2014年的某一天,国会在执政联盟之一的伊斯兰党党主席哈迪的提呈修宪议案下,伊斯兰党和反对党巫统连手通过了伊斯兰刑事法。隔后,两党组成了联合政府,马来西亚至此和世俗回教国说再见,成为一个真正的伊斯兰国。郑丁贤在文中最后劝告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要看出这个情境,别这个缺口打开,必须要有集体智慧去应对云云。

这一篇文章,显然和当日的封面头条相呼应。

为情境模拟提供药方

我很快就在面书上贴上响应,这是我这星期第一次针对此议题发帖,当时我以调侃的笔调来讽刺郑丁贤的言论。我首先说明伊刑法要在国会要修宪,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以伊斯兰党只竞选60席来计算,就算伊斯兰党全胜,它尚欠89位国会议员的支持,对此,我提出了三点确保不会有89席支持伊刑法的投票指南:

1。 我们必须支持被国阵标签反伊斯兰刑事法最力的行动党和公正党;

2。 当巫统对垒伊斯兰党时,由于不管谁胜出都会支持伊刑法,故此时我们应该只考虑谁比较不贪渎;

3。 当巫统对垒非伊斯兰党时,我们必须不让郑文所述支持伊刑法最给力的巫统胜出当。

当时,我只是借他的逻辑让文中明显和执政党同一论调的推论,形成可笑的反效果。没想到3个小时后,另一个议题却轰然登场了。

挺星洲没错的四论点

2012年8月28日中午12点03分,网上媒体《当今大马》刊出了〈否认说过伊党执政落实伊刑法,末沙布怒斥星洲报道不实〉,在面书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到底是末沙布有说过不认账,还是星洲日报不实报导?

一直到同日傍晚6点58分《星洲》做出首次澄清声明之前,当时在面书的讨论,支持星洲日报没错误报导的网友们的主要论点有:

1。 推动伊刑法是伊斯兰党的一贯立场,党主席哈迪哈旺前几天就曾公开说明此立场;

2。 同日星洲日报内页有一版的延伸报导,有其他意见同时见报,所以这属于全面性报导;

3。 为什么星洲日报一定要支持某一方?不同意见的存在是言论自由的展现;

4。 报导是要让读者们知道伊斯兰党的终级目标。

只不过是“诚信”问题

下午4点,我在面书发了同日的第二帖,我直截了当的说,《星洲日报》和末沙布的争议,根本就和“是否是伊斯兰党的一贯立场”,“伊斯兰党接下来会有那些人有着这样的立场”,“星洲日报有没有全面报导”,“星洲日报是否一定要支持谁”,“言论自由”或“知道伊斯兰党的终级目标是读者的知情权”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因为,就算党的立场和党高层的讲话符合报导,也不能代表末沙布在受访时曾经讲过以上的话,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末沙布有没有讲过,而不是党和党高层们的立场和言论是什么。

因为,就算《星洲日报》能证明它们有一版全面的延伸报导,也不能代表末沙布在受访时曾经讲过以上的话,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末沙布有没有讲过,而不是《星洲日报》在同日的报导够不够全面。

因为,就算《星洲日报》能力证它们两不相帮,它们是在实践言论自由,也不能代表末沙布在受访时曾经讲过以上的话,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末沙布有没有讲过,而不是去探讨星洲日报的立场和是否是言论自由的展现。

因为,就算星洲日报能说服我们,它们只是让读者们知道伊斯兰党的终级目标,也不能代表末沙布在受访时曾经讲过以上的话,我们现在的重点是末沙布有没有讲过,而不是《星洲日报》这样报导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我必须告诉大家,以上四点,统统和问题没有关系。这个问题,纯粹只是“诚信”的问题。这个问题,纯粹只是记者电访末沙布的那一刻,末沙布有没有讲过“伊斯兰党决定一旦在中央执政后,将寻求国会通过修改宪法,以便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这一句话。

《星洲日报》只要证明“末沙布讲了,而我照登了”就可以了,就是这么简单而已。然而,这看起来简单的事,却被搞得越来越复杂。

末沙布解释程序而已

一直到傍晚6点58分,《星洲日报》终于在官方面书和星洲官方网页就此次事件发出了第一次的声明,说出了当时访问的情况:

“实际上《星洲日报》记者于本周日致电给莫哈末沙布时问道:“可否解释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于25日在该党政治及选举局会议后发表的言论,即‘伊斯兰党将通过民主程序落实伊斯兰刑事法(Hukum Hudud)’?”。

莫哈末沙布当下如此回应:“民主就是通过选票箱执政,而任何政策要修正都要通过国会,而修改宪法需要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席)支持。

因此,《星洲日报》记者根据上述答复,在撰写夜报头条时引述说,莫哈末沙布指出,伊斯兰党已决定,一旦执政中央,寻求国会动过修改宪法,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星洲网)”

这个声明,清楚的指出,末沙布被问到的问题是:

“可否解释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于25日在该党政治及选举局会议后发表的言论,即‘伊斯兰党将通过民主程序落实伊斯兰刑事法(Hukum Hudud)’?”

而末沙布当下的回应是:

“民主就是通过选票箱执政,而任何政策要修正都要通过国会,而修改宪法需要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席)支持”

很明显,末沙布是在解释“民主程序”;很明显,末沙布完完全全没有讲过“伊斯兰党已决定,一旦执政中央,寻求国会动过修改宪法,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话;很明显,你可以写末沙布顾左右而言他,但就是不能写它讲过这句话。

明显是偷换概念奥步

4个小时后,我在面书再次发表看法,我认为:

“这样的推论明显是一个偷换概念的奥步。

首先,质疑《星洲日报》封面报导自我诠释的朋友,从来没有否认推行伊刑法是伊党的议程和最终目标,然而,这是否代表我们可以就此理由而擅自的把没有说过的话,套在末沙布的嘴里呢?

如果这个逻辑可以被接受的话,以后《星洲》是不是可以随便的把“要推行伊刑法”的话套在伊党的任何一位领袖的口里,就当成是他们的发言,纵然他们没有讲过?

办新闻是这样办的吗?只要是你的议程,我随时都可以“代”你发言?

伊刑法推行的利弊,从来没有人拒绝讨论,它的确存在许多问题和讨论空间。更重要的是,质疑《星洲》新闻不专业的朋友,从来没有就此替伊刑法背书。

我们可以反对伊刑法,但是我们同时也拒绝媒体以不实和过度诠释的报导来打击伊刑法支持者。这是明确的两回事。”

当我在第一天逐渐离去时贴出此帖后,我一度以为这个课题应该到此就结束了,我承认,当时真的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竟然还会有令人如此错愕的响应和事件发展。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3-09-12 星期一 9:5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07843


星洲日报的硬拗日记-Day 2
mksow,2012年9月3日



在进入讨论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这一个事实。

那就是,“郑丁贤有关伊刑法的专栏文章”和“星洲日报就末沙布的不实报导”其实是两个不同的议题。前者我们是在讨论其内容,而后者则是报社的诚信问题。

也就是说,针对郑丁贤文章那一部份,我们讨论的是他文章的内容合不合理,有没有误导,分析的对不对;而针对《星洲日报》争议报导的部份,我们着重的是星洲日报有没有就末沙布的讲话做出不实的报导。

只有搞清楚以上所述,我们就不会被有意图把两者混淆来谈的言论给迷惑,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捉住议题要针对的,要讨论的是什么。

好。

开始。

伊党表明将依民主程序

2012年8月29日,《星洲日报》继前一天刊出封面大标题〈伊党执政,将落实伊刑法;末沙布:寻求国会修宪,行动党可反对〉后,再度在封面刊出了〈推行伊刑法须修宪;慕斯达化:国会能否通过另当别论〉的大标题,同时也刊出〈符芳侨:政治局决定若执政修宪;证实本报没歪曲沙布谈话〉的内页重点新闻简介。

同日翻阅《星洲日报》,你将会发现,除两个星期前就被访问却耐人寻味的硬拖到末沙布“被讲话”后才刊出的慕斯达化访问稿(这一点刘镇东已在9月1日的星洲日报专栏内证实)和被制造假象以为是他“证实本报没歪曲沙布谈话”的符芳侨外,还有伊斯兰党主席哈迪,伊斯兰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伊斯兰党宗教司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伊斯兰党宣传主任端依不拉欣都针对推动落实伊刑法的议程发表看法。

所有的伊斯兰党领导都在《星洲日报》上,立场明确的清楚表示他们已经决定依循现有的民主程序,也就是说,他们将寻求国会三分之二议席的支持来落实伊刑法,其中符芳侨更明确的指出:“若不获支持就搁置”的立场。

是谁吞掉“推动”两字?

好了,来到这里,我们必须暂停一下,先思考一个问题:“请问,按照以上伊斯兰党领袖的言论,这是‘将落实伊刑法’,还是‘将推动落实伊刑法’”?

民联执政后,伊斯兰党有没有可能“落实伊刑法”呢?没有可能,因为,伊斯兰党领袖们已经承认,所谓的落实必须是通过民主程序或国会修宪,也就是说,在民联执政后,伊斯兰党仍然必须在国会提呈法案,再经过国会投票,然后有三分之二议员们投支持票这一个步骤才能落实伊刑法。而伊斯兰党将会在执政后进行这一个步骤,也就是“推动”落实伊刑法的程序,而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清楚的表明“只要不获支持就搁置”。

不幸,本来就很清楚明确的表达,《星洲日报》在新闻呈现时却吃掉了“推动”两个字,除让读者们混淆的以为只要民联执政伊刑法就会被落实之外,也间接的给国阵的华裔议员们大开吓唬选民的方便之门,同时让面书上的《星洲》或国阵支持者把议题当成假设已经被落实后的状态来讨论,更甚的是似乎有意的让人民无意间忽略掉伊刑法要通过三分二国会议员支持才能落实是个不可能任务的事实。

末沙布惨遭郑丁贤栽赃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就在如此氛围写下了〈伊刑事法,真相或幻觉〉,一篇充斥栽赃和价值错乱的文章。

文章一开头,不再“情境模拟分析”的郑丁贤写道:“在公开的社会,一切言论都摊在太阳底下,接受阳光的照射。”

话讲的非常漂亮,可惜,转过身,就干起了栽赃的勾当。

同日的星洲日报第6版,清楚的写明在记者问完末沙布问题后,末沙布是这样回答的:“民主就是通过选票箱执政,而任何政策要修正都要通过国会,而修改宪法需要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席)支持。”

可是,在〈伊刑事法,真相或幻觉〉这篇文章中,郑丁贤却写下:“莫哈末沙布的说明是:伊斯兰党决定一旦在中央执政后,将寻求国会修改宪法,以便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末沙布有做过这样的说明吗?我们不需要再提出怎样的论述来证明,同日星洲日报的第6版,就可以证实同日第34版的郑丁贤在栽赃。

要求修改是主动或被动?

再来。

郑丁贤在文中说:“记者再次致电给末沙布,跟他确认谈话内容。末沙布提出把“决定”改为berhasrat(有意愿),记者同意。

根据《星洲日报》第6版的声明,郑丁贤说的再次不是事实。星洲的声明再次清楚的写着:“记者也再二的要求确认:‘可否使用伊斯兰党确实berhasrat(有意愿)修宪落实任何法令,包括伊斯兰刑事法,但是目前还没有讨论向国会提呈动议事宜。’莫哈末沙布也确认说:‘可以’。”

从《星洲日报》的声明中,我们可以发现,末沙布并没有如郑丁贤文中所说的主动“提出”改掉“决定”的字眼。整个电访中到底到尾都很被动的末沙布,就这样的在郑文中被捏造成是主动要求修改的人。

这样的一个栽赃,这样的一个捏造,就把末沙布打成讲话不认账的没担当者。

扩大将民联领袖拖下水

打完末沙布,跟着拖伊斯兰党下水。在同日《星洲》大大的刊出党领导们毫无隐瞒的说明伊刑法是伊斯兰党要推动落实的议程下,他仍然可以无视事实,继续的影射伊斯兰党是个“遮遮掩掩,选择露出美丽的部份……向穆斯林说一套,向非穆斯林社会说另一套”的表里不一政党。伊斯兰党什么时候在此课题上“遮遮掩掩,这里说一套那里讲一套了”?

然后就轮到伊斯兰党的民联友党,在郑丁贤的笔下,同时也在许多不实信息的铺陈下,民联友党惨遭贴上“向华裔社会制造美丽幻觉,追求本身目的的不负责任”的标签。

我们或许永远都不能明白,为什么郑丁贤会认为公开反对落实伊刑法的党会向华裔社会制造美丽幻觉,反而一路高喊“一个马来西亚”但被郑丁贤视为是伊刑法强有力的支持者巫统,却从来不被他认为是在向华裔社会制造美丽幻觉。

这样的郑丁贤,写下了这样但却自说是在反映真相的文章。这无疑是一种错乱的讽刺。

可以反对,不应妖魔化

好了,我罗里罗嗦讲了这么一大堆,主要是要向大家说明,事实是,我们真的不能从《星洲日报》或郑丁贤有关伊刑法的新闻和评论中,获得正确和必须的讯息。

讨论伊刑法,从来不应该按照马华即有的思维——这都是可怕的伊斯兰党提呈的可怕法案的脉络来思考。《星洲日报》跟随了马华的思维脉络来进行所谓的“真相报导”,也仅仅只能利用伊刑法在华人社会中把伊斯兰党妖魔化(但却承认其余穆斯林议员将会跟随),忽略了推动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其实是穆斯林社会的宗教议程。

我们可以反对伊刑法,但我们不应该去妖魔化伊刑法。我们应该尊重穆斯林朋友依照民主程序提出他们议程的权利,虽然我们并不认同他们的律法主张。如果我们能在反对下仍然尊重伊斯兰党提案的自由,我认为这将是一种进步和成熟。

当然,民主程序下穆斯林社会或主流群体该如何取舍和保障非穆斯林社会或弱势群体的权益?

这样的一个永恒问题,夜深了,我们明天再谈吧。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6-09-12 星期四 10:2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m.malaysiakini.com/columns/208114


《星洲日报》的硬拗日记-Day 3
mksow,2012年9月6日



2012年8月30日,《星洲日报》终于忍不住,在自家报纸第三版,大大的刊出:“《星洲日报》声明:报导全面客观真实”。

在这风雨飘摇之际,馆方只好把读者肯定报社的工作也抢来做。

然而,《星洲日报》这样的一个动作,恰恰也反映出这两天来,它们的报导正饱受“不全面不客观不真实”的批评压力,否则,堂堂一大报,何以要如此恬不知耻的自个儿跑出来自己肯定自己?

当然,《星洲日报》这两天以来的报导评论到底有没有“全面客观真实”?我们现在就来验证一下。

星洲报道时机不是问题

首先,第一个基本问题,《星洲日报》和郑丁贤在这个时候报导或评论伊刑法的课题,可以吗?

我的答案是,毫无疑问,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甚至是选前一天,报导和评论伊刑法的课题。这个是媒体和郑个人的权利,我完全没有异议,也从不会是一个课题。因为,问题的关键从不会是能不能报导评论,而是它们报导评论的有没有“全面客观真实”。假如今天《星洲日报》就伊刑法的报导和评论“全面客观真实”,我们能找出任何站的住脚的理由去批评它吗?

所以,请大家不要再以诸如“在这个推倒暴政最关键最敏感的时刻”等等的理由去驳斥《星洲日报》,我们直接把问题点摊出来——明确的告诉它:请搞清楚,我们从来没有不准《星洲日报》和郑丁贤报导或评论伊刑法,我们今天只是批评你报导评论的“不全面不客观不真实”。

只有这样,那些把批评者标签为“剥夺《星洲日报》和郑丁贤的报导或言论自由”的星洲支持者,才会被迫提早收工。

为何只谈伊党穆斯林?

好了,现在我们就来讨论,《星洲日报》告和郑丁贤在此议题上的“不全面不客观不真实”。

他们的“不全面不客观不真实”在那里?

《星洲日报》在此次报导中,藉几位伊斯兰党领导的访问中,告诉我们伊刑法是穆斯林都必须接受的宗教做法,也借此得出伊斯兰党一旦在国会提呈,其他政党包括巫统的穆斯林国会议员都必须支持,进而让它落实的推论。

然而,才刚刚向读者说明伊刑法是宗教的一部份,《星洲日报》和郑丁贤却在新闻呈现和评论上,诡异的只独重伊斯兰党,彷佛属伊斯兰圣训的伊刑法只会是伊斯兰党的议程。事实是,虽说是伊斯兰党是动议欲落实伊刑法者,但伊刑法做为宗教的一部份,事关国内全体穆斯林,怎么只会是伊斯兰党内穆斯林的议程而已?

所以,《星洲日报》没有全面告诉读者的是,假如伊斯兰党的穆斯林可以在2014年在国会提出落实伊刑法,同样的,那些被郑丁贤一并当成必须依循圣训在国会投支持票的非伊斯兰党的穆斯林议员,一样也极有可能在任何时候提呈所有穆斯林议员同样还是得投支持票的伊刑法法案。

伊党领袖拥有民主素养

对此,我们要怎么办呢?依据《星洲日报》郑丁贤的逻辑,是不是国内所有的穆斯林议员我们都要全面的杯葛呢?这样一来,岂不是在鼓吹宗教歧视了吗?

这是我们要认清的一个事实。伊刑法是我们的穆斯林朋友的议程,伊刑法并不会只是伊斯兰党内穆斯林朋友的议程。

认清了我们的对象是谁了后,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伊斯兰党可不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来落实伊刑法?

毫无疑问,伊斯兰党当然有这个权利通过民主程序来落实他们的任何议程。事实是,我认为我们必须给伊斯兰党领导们的民主素养一个掌声。

他们非常清楚的在非穆斯林族群所阅读的报章上表明他们的议程;他们非常强调一切都按照民主程序进行,不通过就搁置;一个在选举前清楚表明立场,表示愿意接受民意裁决,毫无隐瞒说将在国会提呈他们的议程以寻找通过,如此坦荡荡在选举前让你选择的政党,我们需要害怕吗?

《星洲日报》没有真实的向读者说明的是,伊斯兰党众领导明知有失票危险都如此坦承的举动,让我们可以在充分的信息底下做出我们的选择,恰恰是我们必须赞赏和鼓励的行为。我们可以完全不同意他们的议程而不支持他们,但是,我们必须为他们诚实的让我们得以不投他们而鼓掌。

穆斯林议员可以不同意

搞清楚主动欲落实者的性格后,现在我们来看看,伊刑法能不能在民主程序底下通过而落实?

我们先了解一点,是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一定要在国会投票时支持伊刑法?根据《星洲日报》的报导,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阿里的说:“不可以反对,可以不同意”;玻璃市前宗教司拿督莫哈未阿斯里副教授说:“穆斯林国会议员若反对修宪制定伊刑法,并非就是违背伊斯兰教”。显见,是否一定要支持,其实仍存有一些意见和空间。

然而,《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选择完全无视以上信息,无视现实状况,于是有了这三天以来有关此课题的三篇文章。当然,下场就是,其预言从一开始的2014年将会落实,一直溃败到二天后的“再过十年,也肯定到了”。

伊刑法能不能在这次选举后就在国会通过民主程序落实的问题,我想已经是一个没悬念的问题。坊间一些有关国会穆斯林,伊斯兰党和巫统的席次增减的数据分析,都清楚的显示,要成功获得落实伊刑法所必须达至三分之二支持票的修宪门坎,是断不可能的任务。请允许我偷懒一下,就不在这重提了。

他们说的,马华早讲过

好了,这个是我为大家勾勒的画面,从伊刑法是谁的议程,伊斯兰党是个怎样的党,是否能成功修宪,都是完全的依据刊在《星洲日报》的信息来分析,至于读者们在得到此信息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悉随尊便。

至于《星洲日报》和郑丁贤为我们读者又勾勒了怎样的画面?我请读者们回想一下,从末沙布被栽赃,到慕斯达化的访问稿被拖迟三周以配合末沙布;从“2014年某一天”,到“不要再催眠”;从点评500的“真的要修宪吗”,到“伊刑法牵动全民神经”;从星洲言路版,到星洲面书挺馆方丁贤的文章留言,《星洲日报》和郑丁贤告诉了我们什么?

如果你问我,我的答案是,他们说的,马华早就告诉我了。

至于这是不是“全面客观真实”?你自己答吧。[完]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