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究竟是谁的“规范”?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语文知识答疑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7-07-13 星期六 11:30 pm    发表主题: 究竟是谁的“规范”?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66556:&Itemid=201

东方文薈:
究竟是谁的「规范」?——谈大马华语华文规范化工作
2013年7月27日
作者: 邱克威

正如我在第一篇谈「舞狮」的文章末尾提的,「狮子舞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句子的问题性质已不是语法学或者词汇学;当这个句子出现在我们「资深华语科督学」与「资深语文教育工作者兼『语言规范家』」眼皮底下,不指责道歉也罢,甚且还全程护航,我们能不为孩子们的语文教育揪心吗?

上一篇《再再谈》谈到本地规范化工作的「N次方本末倒置」式:把普通话当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的標准、把词典当普通话规范的標准……。所以我一再说,问题不在于「规范化」,而是本地的语文规范化工作很不规范!

这种不规范的大前提正是误解「规范」的含义。我们看看杨欣儒那部「反应热烈,必须再版」的《部首、笔顺与规范词语》,序中说:「本书收录了883个本地、港澳和台湾不规范的词语,同时以规范词语作为对照」。书中还列了一个「本地、港澳台词语」和「规范词语」对照表。

这不是要笑掉人大牙吗?!首先就要问你:你说的「规范」,是谁的「规范」?!我们且分两方面来看。

第一、「本地、港澳和台湾不规范的词语」这一提法表示什么?所谓「规范」,首先就是制定標准;按照標准衡量哪个规范、哪个不规范。那你杨欣儒是用什么標准?按你序中说的那几部辞书,似乎是认定「普通话標准」;我这么推论,你同意吧。你用「普通话標准」来衡量马来西亚华语词汇,顶多就说你一厢情愿,但你凭什么还拿它来衡量港澳台词汇,且还说那些「不规范」?

说到底,估计你只懂得普通话规范吧。台湾难道就没有语文规范化工作?简单举几个台湾教育部公佈的规范文件:1994年《国字標准字体(教师手册)》、1999年《国语一字多音审定表》、2008年修订公佈原1987年制定的《修订標点符號手册》,等等。即使说到辞书,台湾教育部编订的《重编国语辞典修订本》,2007年出版了最新版,你杨欣儒又凭什么说这个「不规范」?你是不知道还有这些標准、还是不认同这些標准?若是我用台湾教育部的《国语辞典》作为衡量全球华语词汇的標准,你说有何不可?

当然我从前也说过,全球华语规范化工作,大陆普通话制定標准最严格、推行標准化最用力。但制定標准虽然主要是学界的努力,而推行標准则更多是国家行政的力量;更何况规范的基础始终是群眾性,即该语言社群的语言事实。因此语言学界在討论全球华语现状时,从不以任一方的「规范」大尺到处进行裁剪。从汤志祥等人比较港台大陆词语到《两岸现代汉语常用词典》,又陆俭明、李临定、周清海等比较新加坡华语与普通话,乃至《全球华语词典》,所有人列举各地华语差异时都是属于同平面的比较,也即客观事实的描写。从来也不以某地规范去套他人的语言事实,这是做学问的基本操守。你杨欣儒不仅拿来別地规范往自己头上套,还拿著这顶帽子到处给全球华语加套!且不说合理性问题,单问一句对这些地区的语言事实你做过调查研究吗?你凭什么……

第二、「以规范词语作为对照」这一句,我们且来检验一下。本地规范化工作的「N次方本末倒置」式,若比较旁观某之普通话標准与词典標准,杨欣儒应是「祖师爷爷」级別的。他序中提到几部普通话辞书为「主要参考」,视其列表「本地、港澳和台湾」与「规范」对照,自然就假设其標准是普通话。但是普通话明明使用「零吉特」,杨欣儒却说规范词语为「令吉」;再有《现代汉语词典》都收录的「马仔」、「头家」、「头先」等,杨欣儒均列为「不规范」。或许你要以《凡例》中的「工具书若出现新词语,读者仍须根据上述辞书之义项」为托词,归咎于词典的修订,那我告诉你:你的书2013年最新修订版,而上述词条至少2005年的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就收录了,其中「马仔」2012年第六版收录。再退一步,若说是因为「马仔」等词典標了「〈方〉」表示「方言词」;但对于词典標「〈方〉」的性质向来颇多爭议,至少如「蹍、挪移、牛腩、皮蛋、排档」等都標「〈方〉」,你是否都认为不规范?再有如同標为「〈方〉」的「埋单」你怎么不说也是「不规范」呢?

因此说到头来,我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杨欣儒的標准肯定不是本地华语事实,就连普通话和「权威的辞书」都越过去了;于是他说规范就规范、说不规范就不规范。原来他的「规范」標准就是杨欣儒自己的標准!更甚者,他的这套规范不仅要本地华语「就范」,甚至还兼济天下要「港澳和台湾」统统都「就范」!

好一个坐井仰观、胸怀天下啊!

你自己翻一翻你的词表睁眼看看:「菜脯」不规范,要全球吃「菜脯蛋」都只能说「醃萝卜乾儿蛋」!「三文鱼」不规范,只能说「大马哈鱼/大麻哈鱼/鮭鱼」!「红豆冰」也不规范,我们得改叫「红豆刨冰」,且还註明理由为「冰是硬的」?!就连「豆芽」也不规范,得改说「豆芽儿/豆芽菜」!「豆腐花」要改叫「豆腐脑儿/豆花儿」、「回教堂」改叫「清真寺/礼拜寺」、「公共电话」只能说「公用电话」!「华族」也不规范,得改说「华裔」?!还有「快熟面」、「老抽」、「牛油」等等等等,都被判了「不规范」!

这一堆荒天下之大谬论,还真亏有人写得出来。我这就「不规范」一番地说一句:真是没眼看哦!其余且不论,就一条「三文鱼」,2005年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未收,但2012年第六版就收录了。你这2013年的书还说人「不规范」。即使撇开词典不谈,「三文鱼」与「鮭鱼」的关係,就像「因特网」与「互联网」、「伊妹儿」与「电子邮件」、「麦克风」与「话筒」等一样;属于音译词与汉语语素合成词差异构成的「异形词」关係。根据目前社会语言的现状,《现代汉语词典》的做法是兼收,你又凭什么下判「规范」或「不规范」?这里的关键在于语言的自然生態,即我从前引过周有光老先生的一段话:「假如它有生命力,那么就进入词汇里面去了,它没有生命力自己也会淘汰了。」

这一堆闭门造「语」的东西,哪里是「规范化」,简直是在搞语言「优化」!中国语言学界又何尝拿著普通话標准到全球华语地区去强行人家削足適履?就连陆俭明教授谈新加坡华语时也说,「新加坡华语可以有它本身的发展,不一定要受到中国汉语规范化的限制」。从未见过有人这般拿著几部词典全球去丈量的。

更何况这套「祖师爷爷规范」拿在別人手里,客气的跟你分析讲理,不客气的就问你一声:谁的规范?!

唉。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很客气地持续分析讲理的。你好歹表示点礼貌,给个说法;否则那些瞎规范就统统废除!总不能几个瞎子捏出一只「像」来,也要求所有人都装瞎子摸著你的「像」来复製一些四不像吧。

正是上述对「规范」含义的错误理解,延伸出一堆「砂拉越、沙砂、春节」等谬论来。这些问题我从前谈过。核心概念是一个语言社群的词汇系统有其生態与规律,岂能你几人玩家家酒式地说这个合理、那个不合理。语言中不合理据的词语多如牛毛;按你们的做法:目前「火车」不烧炭了,改!「救火车」该「救」的哪里是火,改!「自行车」根本就无法「自行」,改!「电话」不知所谓,改!……诸君任重道远啊……全球华语就靠你们来「优化」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7-13 星期二 4:4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汪惠迪教授这番说话最经典:

怎样才叫规范?

中国的民乐,台湾叫国乐,星马叫华乐,香港叫中乐(相对于西乐),谁的才规范?
要不要统一名称?

把四个地区的名称合并,这种音乐叫“中华民国”音乐,多么妙!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08-13 星期一 3:3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68548:&Itemid=201

鴟嚇腐鼠—— 杨欣儒的「规范」只是个人建议(上)
2013年8月10日
作者: 邱克威

杨欣儒之鴟嚇腐鼠,抱著「酸溜溜」的烂肉兀自感觉良好;那部「拙作」,我不「妒」更不「羡」,只是终于明白何以面对眾多批评仍还是坚持「豆腐脑儿」、「红豆刨冰」,原来是把批评者全当眼红者,更把諍言当妒语。好一个自我陶醉法,胜于阿Q!

说不定责任在「老陈」的误导,加上又没及时將我8月4日的文章发给你,更兼误信旁某人;所以「很討厌」云云,且免你一番「不知天高地厚」。但还是借你文题回一句:「学好语言学才搞规范化!」

你一句「我们过去华语的水平不高」,让我纳闷半天。后来终于明白你那把衡量「华语水平」的究竟是什么尺。所以说你是本地规范化工作「N次方本末倒置式」的祖师爷爷,你无须推辞;旁某顶多是「普通话为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的標准」、「词典为普通话规范的標准」,祖师爷爷开口自是不凡:「普通话规范词语为马来西亚华语水平的標准」。按你说,不死跟普通话规范词语马来西亚人的华语水平无法提高,乃至港台也如此;都说你「坐井仰观、胸怀天下」嘛。

如此胸襟,难怪尽视世人为「无知」。你愿意如此自我矮化,然后仰望普通话去攀高;但別把全马与港澳台也拉下水啊!我说过我不反对规范化,只是没见过你这么搞法的。

说你搞不清「规范」二字的实质,你还不认。拿你文章的话来说(我且按人话翻译):「红豆冰」不规范,这只是建议,仅供参考,「红豆冰」没有错?!

打个比方,就等于给比赛立规则,裁判说:这么做犯规,这只是建议,仅供参考,这么做没有错?!

换句话说,杨欣儒的意思是「红豆冰」定为「不规范」,但用也没有错、「红豆刨冰」定为「规范」,但不强制採用。(说你玩家家酒还不认:你列表列爽啊!)你並未「野蛮」地强制执行「规范」;只不过是我们「野蛮」地当你的「规范」是真的规范。原来,至今本地所谓「规范」都纯只是个人「建议」。终于天都光晒!

说到底,你明白「规范」吗?待我且哭且笑地看完你的文章,又终于明白你是误將「规范」与「普通话规范」视同一物?!我上一篇就说过,你列一个表对照「普通话词语」和「本地、港澳台词语」,谁都没意见。哪怕你死死热衷「规范」二字,就把表列成「普通话规范词语」和「本地、港澳台词语」,心里爽一把,別人也懒得挑你骨头。(那是「普通话规范」,不是全球华语的规范。这句话能看懂吗?)

亏你还顶著个隶属于教育部的「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副主席」头衔,也学著当官的说话不打草稿。若有一天副校长突然宣佈:「所有男生都剃光头,这是规定;留发就是违反规定。」后来经人抗议,副校长说:「这是我的建议,仅供参考。」这不是明摆著耍人吗?!还是你又要依样学著「官话」:我的「规范」既是建议、我的「建议」就是规范,你吹乜?!

正是由于慎重对待「规范」二字,考虑到词汇的变异性,中国国务院的规范化文件从未列「规范词表」。而词汇整理的工作,后来以教育部名义「推荐」形式进行,如《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及近年年度公佈的「新词语」。人家一个教育部,且谨慎地只说「推荐词形」;你杨欣儒个人「建议」的词表却大谈「规范」,且还「规范」至港澳台!再退一步说,其余都不追究,且认定你死跟普通话规范,那你倒是举出来,普通话规范化的哪一份文件列明瞭「豆芽」、「公共电话」、「毛燕」等为「不规范」?!我告诉你吧:没有!普通话规范化根本从未列「规范词表」!只因为词典未收就是「不规范」?(终于揪出旁某那一番「本末倒置式」的源头。)你且单拿一条「豆芽」到语言学界去验证,宣称:「我杨欣儒说普通话『豆芽』为不规范!」看看有多少人买你的帐?不过先说明,笑掉人大牙你得自己负责赔偿!

所以我建议你把书名改作《部首、笔顺与「个人建议」词语》。这才名副其实,別人也懒得理你,也省得你天天疑心有人「既妒且羡」。再附送一条建议,若你的「个人建议」纯是照搬辞书词条,你也不用烦心列表、还得操心辞书修订向出版社交代,你就一句话搞定:「个人建议词语请翻阅《凡例》中所列辞书。(以最新修订版为准)」。

这下总算明白,一切皆因杨欣儒误解滥用「规范」二字而起;原来所谓「规范词语表」只是杨欣儒「个人建议词语表」。既然是无所谓执行的「个人建议」,那可任其愿者上鉤。终于天都光晒!

但为免节外生枝,杨欣儒的书名还是採用我以上建议。哪怕退一万步想,杨欣儒就死死热衷「规范」二字,那我们且再让十万步:凡杨欣儒说「规范」,我们都当是「个人建议」、或又退十万步,我们都当是「普通话规范」。(只是你还將一堆「本地、港澳台词语」词语都標为「不规范」,还得想办法漂白一下。唉,真会给人添麻烦!不然笑掉別人大牙,上门索赔事小,丟人事大啊。)

话到这里,自可结案,让你自行消化。只要你「规范病」別又乱髮,我实在还有很多正事得处理。但为免读者受误导,我还是多说两句,也算是助你消化;省得你消化不好,老病又发。

第一,你举台湾官方语文规范化文件,说「都和规范词语无关」;我倒是问你,中国国务院颁布的普通话规范化文件中,你依据的是哪一份「规范词语」文件?普通话规范化文件中从未有如你杨欣儒这般的「规范词语表」!我此前就提过;你是睁眼说瞎话还是没看懂自己说什么,竟还言之凿凿「应该只针对词语规范来谈」?!说到底你还是「唯词典论」,所以我就问台湾教育部编订的《国语辞典》如何「不规范」?何况这部辞典更具「官方性」。正因《现代汉语词典》的非官方性质,其坚守学术立场,不紧跟官方规范化,如「树荫」不按照官方统读、「毕恭毕敬」不接受教育部的推荐词形;其与《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释义时有不同,如「咬文嚼字」。对此,你杨欣儒取捨的依据在哪里?你如何「规范」?你一堆辞书列出来倒很方便,但如此「多重標准」,实在怀疑你实际操作上的可行性。

第二,你举一个「兆」能表明什么?这是技术用语,视专门领域的操作需要而进行人为统一標准化。这能与一般生活词语类比吗?比如「定金」、「订金」,按照2002年中国《经济合同法》给「定金」下定义,人为分化二词。但「制定、制订」等到目前仍是混用。更何况「定金」的法定地位,一出大陆就不生效了。你难道是想告诉我一个「兆」需要各地统一,因此「红豆刨冰」与「醃萝卜乾儿」也必须各地统一?若此法可行,中国语委早开会把「自行车」、「计算机」统一了,词典也不用一再修订,还等你来「规」他的「范」?!当语言学界宣称汉语国际化必然要求普通话与各地华语词汇进行协调时,我们马来西亚「专家」却高呼全球华语词汇必「按照中国的標准」!当语言学界密切关注著全球华语交匯互动下的词汇变异发展时,我们马来西亚「专家」却直呼全球华语词汇必「按照中国的標准」!其依据就是一个「兆」字的例子。

第三,「伊斯兰党」是专名,专名与一般词语的区別如此浅显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一个「回教党」改名「伊斯兰党」,说到底是自家的事;就像你「个人建议」的词表,你只要不用「规范」二字,谁来理你怎么搞。这完全扯不上社会语言规范。「回教党」改称「伊斯兰党」,不代表社会用语就由「回教」规范成「伊斯兰」。明白吗?

第四,「锡克族」名称可笑?那你杨欣儒倒说说,一个民族的称谓要按什么理据才不可笑?史籍所见以动物为族名、以顏色为族名都有;单一个瑶族的別称,以衣饰命名如「花裤瑶」、头饰如「尖头瑶」等都有。你杨欣儒倒是衡量一下哪个可笑、哪个不可笑?由一个「锡克族」类推出「基督族」等,真不知道究竟是哪门的词汇学?你怎么不说「如果可以叫『熊猫』,那我们岂不是也可以叫『熊狗』、『熊灰』」?!!再按你的说法,本地称「福建人」专指祖籍福建省漳泉人,福州虽在福建却不叫「福建人」,又说「闽南话」专指闽南方言漳泉片,潮、琼二片虽也属于闽南方言,却不包含在內;这些都「简直是笑话」了?!各种事物的命名,都有其歷史文化因素,岂能你一句「用错」来完全抹杀的?!至于说《全球华语词典》收「锡克族」可笑,这又是你杨欣儒「唯词典论」的又一误区。《全球华语词典》属于一部描写型词典,功能与编纂原则都与《现代汉语词典》不同,你那「一把尺衡量天下」的毛病实在麻烦!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08-13 星期一 3:3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68696:&Itemid=201

鴟嚇腐鼠--杨欣儒的「规范」只是个人建议(下)

名家 2013年8月11日
作者: 邱克威

第五,关于词语理据,我一再说你这个爱玩「字面游戏」的毛病就是麻烦,包括上述例子与「冰是硬的」谬论。 (那段你没看懂的「火车」云云,就是嘲笑你的「字面游戏」毛病;不知笑掉多少人大牙了,还不自知?)说到底词语理据也仅是一层包装,关键还是自我矮化的奴性:一旦碰到本地词语与普通话不合就认定本地「用错」,统统「规范」掉!否则纯理据来谈,怎不见你说「自行车」是「脚踏」的,所以不规范,规范为「脚踏车」啊?!各地词汇自有自己的社群基础,你说你的「结帐」、我说我的「埋单」,你说你的「新手」、我说我的「菜鸟」。如今《现代汉语词典》都一併兼收。词汇学中谁像你这么跟中国接触后「才知道那是『原燕』,不叫『毛燕』」来搞的。(依你这么说,我们先辈们都不会说话了!幸亏有普通话规范词语,否则全球华人始终都华语水平不「高」。只可惜鲁迅、朱自清都没能赶上。)且问你一句,你凭什么认定本地「毛燕」碰上普通话「原燕」就一定是「毛燕」错?你去查一查语料,中国难道不用「毛燕」?!我一再强调,你这般奴化就「范」,別说我们马来西亚华语社群不要,就连中国语言学界也不要!

第六,「红豆刨冰」收在你的词表里,难道还要算进旁某人或者老陈的帐?说你玩家家酒你还不认,还「工作营」咧!你既然把「词表」责任都推给「工作营」,我且问你的「工作营」搞出如此「醃萝卜乾儿」、「红豆刨冰」的词表来:你们是按照什么原则制定「规范词语表」的?整个工作程序如何进行?你这个规范理事会词语主任不认帐,那就请「工作营」参与者来向大家介绍一下,连基本语料都没有进行搜集整理,所谓「规范」或「不规范」是如何判定的?中国教育部「第一批异形词」,使用十余年《人民日报》加「66种社会科学杂誌和158种自然科学杂誌」作语料,也仅整理出338组「推荐词形」;周荐主持的「新词语」,一个年度至少使用「30余份报刊」。你这份883个「规范词语」,当然也包括「工作营」的「红豆刨冰」,究竟使用何种语料?该不会是几部辞书吧?!一个不合理的词表,不管是杨欣儒制定的、还是工作营制定的,不合理就是不合理。

第七,「舞狮」问题,就是不想麻烦老陈打电话才另在这里发文章,不点名你还总自我陶醉当別人都是眼红妒忌加羡慕。学术文章我只论事不攻击个人,你也太小看人家期刊了;「你很无知」与「你这种做法很无知」的区別能明白吧?!至于报刊论辩文章,也请拿出点技巧水平来,满纸的「无知」那才真叫「针对本人而攻」。我就等著你的反驳意见;连个基本词类划分原则都没搞懂,正好让语言学界见识一下马来西亚规范理事会副主席的「水平」!只是劝你还是別搬著你那叠辞书对外张扬你的「唯词典论」;虽然我们今年国际笑话已创下人类歷史新高,但实在不用你也来凑这个热闹。

你別怪我话说狠了,「病入膏肓」本就该下重药;苦口良药,重点是要治病啊。

你杨欣儒的「狂人」云云,我实在不敢受,否则岂不当你是鲁迅笔下那「吃人的人」。你的「规范病」別乱髮作,我自可心不旁騖;难道还任你这样来拉「高」本地华语水平?!所以「狂人」的末尾留言倒是很贴切:救救孩子…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80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12-08-13 星期一 5:4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下次我说的粗口,也要有点规范才行。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08-13 星期五 11:3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yufan.net.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92:2013-08-13-04-18-58&catid=35:2009-08-01-01-46-21&Itemid=56


搞好语言规范才纠正别人(上)


2013年8月13日
作者:杨欣儒

挚友老陈从吉隆坡打电话来,告知狂人又有誑语,直衝我而来了。我看了7月27日的《名家》他的文章后,啼笑不得。正如老陈所说,有人对拙作「酸溜溜」。邱克威说拙作《部首、笔顺与规范词语》「反应热烈,必须再版」,既妒且羡之心態,昭然若揭!笔者觉得可惜邱克威没有出版有关规范词语的「巨著」,没有列出超过883条规范词语,所以週身不舒服。为了显示其权威性,只好鸡蛋里挑骨头。

首先是我何能何德,自封为规范权威?只有邱克威为了攻击笔者,才给笔者封上「祖师爷爷级」的帽子。正如我们也可以封邱克威为「马来西亚语法权威」,然后从他的文章里找出错处「动词不能用程度副词来修饰」,结果闹出笑话,我们就不能说「很討厌」、「很喜欢」等。这种强加规范帽子于人身上,然后用来攻击別人,道理何在?拙作参考的是大量的书刊,包括权威的辞书,有根有据。所以何来个人標准?

拙作《部首、笔顺与规范词语》的使用对象是中小学生,作为他们的参考。规范词语是建议,从来就没有像野蛮人强迫大家採用。你在讲课时大可以用「三十千」、「猪母」,想吃一「粒」鸡蛋,有谁敢霸道地干涉?本地作家用「五脚基」,是本地文学的特色,笔者从不敢以「规范权威」在作家协会提出抗议。拙作提出「回教堂」的规范词语是「清真寺」,因为至今还找不到辞书收录。「回教」辞书收录了,可是我国的回教党改名为「伊斯兰党」,却未见邱克威暴跳起来,大骂回教党未徵求其同意,保持本地人用惯的「回教」,不准改为本地人不通用的「伊斯兰」,或者更正確的是「伊斯兰教」。此为双重標准!

台湾1982年出版的《常用国字標准字体表》和《次常用国字標准字体表。(正中书局出版),到1997年教育部出版的《国字標准字体细明体母稿》等,笔者都有藏书。笔者还在1985年3月在《星洲日报》的《文化》版发表了《什么是国字標准字体》、《什么是异体字》等作品。所以请邱克威別再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华语权威,把別人都给「看扁」了。问题是《国字標准字体表》、1999年《国语一字多音审定表》、2008年修订公佈原1987年制定的《修订標点符號手册》,等等都和规范词语无关,所以他不需提这些来標榜自己很有学问。我们应该只针对词语规范来谈。

拙作参考的其中一本书《香港话普通话对照词典》(朱永鍇编,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7),「前言」说得很清楚:一个词语用错了,即使发音再准確,別人还是听不懂。举例来说,香港人把「教室」说成「班房」,这意思跟普通话可相差太远了……这本书难道就不是给香港人订下的规范词语標准吗?请问邱克威说的「你凭什么还拿它来衡量港澳台词汇,且还说那些『不规范』」是否过分了?中国词语权威机构科技术语名词审定委员会去年召集了一批顶尖学者专家,对「兆」的定位进行了研討,达致的结论「兆」是一百万,而不是根据台湾的「一万亿」。(请参看《南洋商报》今年6月24日《言论》版拙作《兆的定命终于规范》)笔者拙作再版时的规范词语,「兆」的定位肯定根据科技术语名词审定委员会所颁布的一百万。「兆」的定位是一百万,和台湾马来西亚的一万亿悬殊。为了避免引起混淆,可以预见的是將来世界汉语使用地区会按照源流国(中国)的標准。因此不由你邱克威同意或不同意,双手双脚反对也好,「兆」还是一百万。这不是他所说的「不仅拿来別地规范往自己头上套,还拿著这顶帽子到处给全球华语加套」。

其次,笔者提出的本地常见的港台词语,在当地可能行得通,马来西亚未必能接受。香港也出版了不少给当地人使用的广州话普通话词语对照表。例如「缘鏗」、「標青」,香港人肯定瞭解,马来西亚不懂得广州话的华裔未必就明白。请问:笔者告诉中小学生这些词语不规范,何错之有?笔者何时「拿著这顶帽子到处给全球华语加套」。此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邱克威说「就连陆俭明教授谈新加坡华语时也说,『新加坡华语可以有它本身的发展,不一定要受到中国汉语规范化的限制』」,他的引用可圈可点。举些例子,过去我们把diesel oil管叫「油屎」,后来和中国接触频繁了,才发现规范的词语是「柴油」。请问现在还有哪家华文报用「油屎」的?最近因为燕窝事件,我国商家把那些未经处理的燕窝叫「毛燕」。后来我国商家和中国官方接触后,才知道那是「原燕」,不叫「毛燕」。我们过去华语的水平不高,很多词语或按照方言的,或临时生造的。

既然本地华裔知道我们过去用错了,难道不能纠正?所以这不是受到中国规范化的限制,而是我们知道本地词语不规范,自觉地向中国学习。我们对华语的无知,一些是知识性的错误。例如《全球华语词典》所收录的「锡克族」,那简直是笑话。「锡克」(Sikh)是宗教,不是种族名称。在印度,信仰锡克教的主要是「旁遮普」人(Punjabi)。如果可以叫「锡克族」,那我们岂不是也可以叫「基督族」、「天主族」、「伊斯兰族」了吧?再者,我们的货幣单位已经改为「令吉」,邱克威却认为应该根据中国的「零吉特」,岂不是自相矛盾?

拙作提到的许多方言词语,如「顶唔顺」(规范词语为「吃不消」、「受不了」)、「抵死」(该死、可恨)、「嘜头」(商標)等,邱克威都很有意见。以邱克威的伟伦,我们不必搞好华语规范,报纸上经常出现的「老千出千,千了一百千」,应该都可以接受吧?

邱克威提到的「三文鱼」(笔者去年底早已交代出版社修订)提到《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已经收录了,奇怪的是他可以引用该词典,別人引用同样的词典就犯了滔天大罪,非「鸣鼓攻之」不可。呜呼!

本文转载自《东方日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3-08-13 星期五 11:54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08-13 星期五 11:3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67877:&Itemid=201

学好语言学才搞规范化(下)

2013年8月5日
作者: 杨欣儒

关于本地词语规范,邱克威的无知还从他的文章里暴露许多。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在2005年已经颁布我国的货幣单位为「令吉」,不根据中国的「零吉特」,中国等国家必须以「名从主人」的原则,採用「令吉」。 邱克威所说的「普通话明明使用『零吉特』,杨欣儒却说规范词语为『令吉』」,確实无知。你无知还无所谓,怎么往我身上套帽子呢?「令吉」並不是笔者所规定的!拙作提到的「红豆刨冰」,是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召开的「本地水果与食品工作营」上所决定的,怎么又进我的账呢?该工作营有全国媒体、出版社、中小学老师等代表出席。

再看邱克威的无知,他说「上述对『规范』含义的错误理解,延伸出一堆『砂拉越、沙砂、春节』等谬论来」。春节笔者不谈,因为笔者从不认为我们非叫「春节」不可(特別声明,別再给笔者套帽子了!)。事实上,「砂拉越」的改名,是遵循该州的代表提出的,那是在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的会议上討论並通过的,因为该州目前一般都採用「砂拉越」这个名字,不再使用「劳」。正如我们不再叫「丁加奴」,它已改为「登嘉楼」,那也是遵从该州华社的要求的,希望无知的「专家学者」別一而再挑起同样课题了。邱克威的所谓「核心概念是一个语言社群的词汇系统有其生態与规律,岂能你几人玩家家酒式地说这个合理、那个不合理」令人啼笑皆非。

搞学问要实事求是,千万別给人乱套帽子,给別人背黑锅。邱克威的所谓「语言中不合理据的词语多如牛毛;按你们的做法:目前『火车』不烧炭了,改!『救火车』该『救』的哪里是火,改!『自行车』根本就无法『自行』,改!『电话』不知所谓,改!」究竟何所指?究竟是谁说的?真是莫名其妙!

最后奉劝邱克威,做学问应该有包容之心,容人之量。他在103期的《香港语文建设通讯》几万字的文章以「舞狮」为题,针对本人而攻。笔者本想只在该刊答覆,不在此回復。为了纠正其错误,正视听,只好奉陪。希望邱克威多花时间备课,別再无理取闹。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3-08-13 星期五 11:55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08-13 星期五 11:5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70306:&Itemid=201

搞好语言规范才纠正別人──给杨欣儒一剂消化药(上)

2013年8月22日
作者: 邱克威

果不其然,杨欣儒明显是消化不良;其回应之顛三倒四,竟与旁某人是一路的,兼之二人的理解能力还真是有一拼,胆结石一样硬是点不通。

我之论理,条条道道分分明明,同意与否都有跡可寻;你要回应好歹拿出几分学养来。 当爭辩都丟开了论据就纯剩下撒野。但我无意骂架,若到现在还不自知自重,我这「吾末如之何」之余,实在別怪这一剂消化药下重了。

我现在告诉你:你的「规范化」是在瞎规范!

事已至此还能怨人批评你吗?究竟是谁要我们马来西亚华语「以中国为標准」?是谁在不停鼓吹跟普通话不同就是「不规范」、词典不收就是「不规范」?谁一再自误误人?搞一套半天吊的「规范」,由师训、到中小学老师,再转嫁于学生群……

多年下来,能不起影响吗?我引述你「拙作」中「反应热烈」等语,就是点醒你流毒很广、貽害很深啊!!

当今天老师走进教室,开口「一元三角」,却立即被小学生纠正:「应该说『一令吉三十仙』,『一元三角』是错误的。」当眼下老师们为了「红豆冰」的对错问题爭得面红耳赤;最叫人不齿的是,竟然甩甩两袖说「干我何事」?!

不自知则误人

你到处张贴这个「规范」、那个「不规范」,如今却要推卸责任,归咎老师们「强制」当你的「不规范」就是「错误」,把你「以中国为標准」的话也当真;我真替「张老师」们叫屈,更为那些被你错误引导的「豆腐脑儿」们喊屈。

你也不用左拉一帮、右扯一批地处心积虑把我搞得像个社会「公敌」,还赖我「侮辱参与者的智慧」,若是论爭继续如此毫无专业含量,跟你论辩才真是侮辱了语言学。

我现在就把话撂在这儿:哪怕今天媒体说「退shai」已是既成事实;我还是要说「你的规范化工作是在瞎规范」。

一个人无知顶多是自误、但不自知则肯定误人!一个连语言学都不通、词类划分原则且搞不清,竟瞎扯起「舞狮」的词性?!

一个连语文规范化工作的本质都摸不透,竟到处鼓吹「以中国为標准」?!连词汇整理工作的学理依据都弄不懂,竟列出一个「规范词语表」?!说到底,你开口闭口「普通话」、「规范化」,其实连普通话与普通话规范都没搞清楚!

且看你2009年针对乔治市路名爭论还侈谈大陆1955-1964年的地名改革为依据;实际上,中国2004年启动了「中国地名文化遗產保护工程」,甚至將一批原来「改革」掉的地名用字及其字音都恢復过来了!人家知错纠正了,难不成你杨欣儒学步也得学著人家绕个弯路才算地道啊?!

我还是那句话:学好语言学才搞规范化!

词汇互借频繁

如今这般死命撇清自己在这堆瞎规范中的责任,拉著一大帮人来担罪;先不说你牵扯上这些人究竟是何居心,单就这担不起责任的姿態已足够恶劣。若你实在没这份担当,我且劝「张老师」们也无须充你的挡箭牌,那堆瞎规范全当没提过(反正也仅仅是你「个人建议」嘛);省得到头来责任闹不清,算起账来又东拉西扯。

只是你杨欣儒一味扯淡,我却不能跟著瞎掰。我之论理,仍是就事论事,你有一问、我有一答。(废话除外!)

第一、词汇交流接触中的互借频繁,这也是学界慎待词语「规范」的原因。眼下全球华语趋势,「博客/部落格」等兼用並存。新加坡《联合早报》针对某些词语进行统一,如「博客」、「爱之病」;却不曾说必「以中国为標准」,更不会说未选用词为「不规范」!尤其网络词语日新月异,连中国《人民日报》在2010年「给力」仍网络火热时就头版標题打出「江苏给力『文化强省』」、又2012年当红词「屌丝」这么「不雅、恶俗」词语也昂然挺进当年《人民日报》「十八大特刊」!本地媒体使用「伊斯兰」、「泰米尔」,原不足为奇。但若其统一却捨弃行之已久的旧词而空降普通话词语,我深深不以为然;哪怕这已是既成事实,全球范围內也不见有任何地方在高喊未选用词是「不规范」!更何况这一切是在未有自然词汇互借或替换过程下就有人在误导鼓吹「以中国为標准」、「本地一直用错」,其中的畸形与本末倒置,你杨欣儒明白吗?

第二、关于「红豆刨冰」,我问你「工作营」使用什么语料、制定何种原则来进行词语规范化?哪怕就以会议中提出的「红豆冰」、「红豆雪」、「红豆霜」、「红豆刨冰」,你们是按照什么原则定取捨的?投票?抽籤?比官大小?看一看普通话异形词整理工作中制定的原则与使用的语料吧。有真实语料为依据,那容得你们「冰雪霜」的隨口胡诌;有取捨原则的操作,管他是大官小民的主张!你別来扯我如今质疑是「侮辱参与者的智慧」,我就说如此瞎搞误导岂止是侮辱参与者的智慧,更是侮辱全马华语族群的智慧!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08-13 星期五 11:5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70455:&Itemid=201

学好语言学才搞规范化--给杨欣儒一剂消化药(下)

2013年8月23日
作者: 邱克威

第三、《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依据「异形词整理表」,那份整理表的份量是你那个「冰雪霜」可以比的吗?其严谨性虽然仅说「推荐」,却儼然是「规范」。但它不直称「规范」的道理我一再申明,且去参考学界的意见。至于《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我不愿多说。但实在也不用我来「大跳」。 2004年,词典发行当年的中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江蓝生就提交《辞书应慎用「规范」冠名》议案;事后王寧、陆俭明、李宇明等学者都纷纷表態批评「用『规范』打市场」的做法、並劝诫「辞书不可滥用『规范』」。由此引发一场论战,读者自行阅读判断。我们使用工具书,不要贪多贪方便,以为列一堆词典就是好;对工具书的性质、编纂原则及具体功能都必须要通盘瞭解。要知道它的优点、也要清楚它的缺点。话说回来,到底何谓「描写型词典」?你先去瞭解《全球华语词典》的描写对象及其编纂原则吧。

关键绝非语法学

第四、我的《通讯》文章,喊了半天原来你的「反驳」就是如此啊?!你的文题「课堂规范用语」,文中说「这里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把calculator都给叫做计算机,事实上计算机是指电脑,计算器才是calculator的中文名称」。你的意思是computer规范为「计算机」、calculator规范为「计算器」,对不对?既然你认定是「规范」,我之推论你「主张」如此,何来「断章取义」?我郑重要你回话:我之论证中哪里「断章取义」?!但话说回来,要「断章取义」必得先具备足够理解力,才能断其章取己义;如你文章那段「福建人」云云,对我原话的曲解根本连「断章取义」都称不上。

最后,你「搞规范词语」关我什么事?这话问得像小孩斗嘴,幼稚!但我借此也顺便向「张老师」致意,我非常同情你的处境与忧虑。我第一篇「舞狮」末尾就提过,「狮子舞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的问题甚于「与他一起温家宝」,关键绝非语法学或者词汇学;这个句子出自华文教育工作者。

我们的华文邯郸学步至此,眼下的冰冻三尺,已不仅仅是追究编纂责任就完事;我们得揪出祸根:究竟是谁要我们马来西亚华语「以中国为標准」?谁在不停鼓吹跟普通话不同就是「不规范」、词典不收就是「不规范」?谁一再自误误人?搞一套半天吊的「规范」,由师训、到中小学老师,再转嫁于学生群,……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语文知识答疑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