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何國忠官運亨通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9, 10, 11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4-13 星期二 3:4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28510

何国忠被马华改变了
庄迪澎
2013年4月30日

毋庸置疑,本届大选是“改朝换代”的最佳时机,也将是“苏州过后没艇搭”的绝无仅有的良机。倘若本届大选未能实现政权轮替,绝处逢生的国阵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巩固其政权,包括压缩民联三党及社会主义党的生存空间、打压近两三年里士气高昂的公民社会组织,以及整肃异议分子等等。

假使不幸地国阵爆冷狂胜,控制国会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议席,选委会重新划分选区,势必使得原来已违反票票等值原则的选区规划更加向维护国阵的政权利益倾斜。西马半岛与沙巴州的选区划分期限已于2011年3月21日届满。而砂拉越州选区划分期限则将于2013年6月10日届满。

在这个历史关键点,终结腐败政权是进步选民责无旁贷之事,吾人皆应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更何况晚近一年的时局再再告诉我们,不仅是各族群难得齐心立志“五月五,换政府”,各阶层和各领域对此也有志一同——有别于过往在野党、公民团体和知识分子为主的现象,如今艺人、宗教人士、家庭主妇、学生、小贩、店家,都走在传统异议分子的前面了!

若以实现政权轮替的民主化进程为优先,“选党”或“选人”根本就不应成为争论的话题——不选党,实现政权轮替就成了废话。

首先,没有任何政党是完美无瑕的,因此才得有定期的选举,在不完美的政党之中,选出相对较好的,或是在相对较好的政党变烂时,换掉它们。就算你说双方都烂,你也得选择比较不烂的,除非你不要有选举。想要选出一个完美无暇的执政党/政府才去投票,或是抱怨两边都不完美,投票也没用,只是暴露了论者幼稚地自命清高。

其次,任何政党皆会有良莠不齐的从政者,就如任何公家机关、企业、学校皆有良莠不齐的员工。但是,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经验里,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相对较好的政党,会有排除坏从政者的能力。晚近几年,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里那些捞不到好处的投机政客因被收买而叛变、退党,就是实例。反之,在烂的政党里,即便有好的从政者,由于是少数,他们不仅无法把烂政党变好,反而是自己屈从于烂政党的规则以求存,所以才会有1980年代打着“打入国阵,纠正国阵”旗号的所谓“华教四君子”后来备受“打入国阵,被国阵纠正”的非议。

显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古训,用在政党生态当中,仍是恰如其分的。

重看何国忠廿年前的观察

在柔佛州卫冕居銮国会议席的何国忠,是值得讨论的另一个近例。1993年,何国忠还是马大中文系讲师时,曾出版《今我来思》一书,书中收录《民主失调与大马华人政治困局》一文,曾如此评论马华公会:“虽然马华公会本身是执政党,也就是国阵的成员党之一,但稍微知道马来西亚政治变迁的人都知道,国阵完全是由巫统所操纵的。马华公会一切的要求都要看巫统的脸色。”(页127)

虽然这是何国忠20年前对马华公会的观察,但是悲哀的正是,这个观察并没有过时。换言之,20年来,历经了林良实、黄家定、翁诗杰和蔡细历四位总会长,马华公会非但没有硬起来,反而“软趴趴”的情况尤胜从前!

“马华公会一切的要求都要看巫统的脸色”这种悲哀局面,在本届大选期间就有两个实例,一是2008年全国大选中唯一幸存的马华公会党籍雪州国会议员翁诗杰,虽贵为前总会长,为了挫败蔡细历不让他在班丹国会议席守土,大喇喇地说,只有国阵兼巫统主席纳吉有权决定他能否上阵。

第二个实例,当然是在2008年初闹出性爱光碟的现任总会长蔡细历,不仅在本届大选无缘上阵,更糟糕的是,同意将三个原本由马华公会候选人上阵的国会议席——彭亨州关丹、联邦直辖区旺沙玛朱及柔佛州振林山――“借”给巫统候选人上阵。

何国忠在《民主失调与大马华人政治困局》一文中,还有另一段评论:

“一直以来,马华将自己没有办法发挥政治势力的原因归咎给华社,埋怨华社在大选时没有给马华公会全力的支持。……‘物必先腐,而后虫生’,这句古训对马华公会而言未尝不是真言。事实上,我们几乎没有办法看到当今马华公会的方向,他们走的大体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路线,缺乏长远而周详的计划,这是许多人都能真实感受到的。(页128-129)

何国忠对马华公会的观察,确实尖锐中肯。但是,不幸的是,20年后的今天,马华公会依然如此,何国忠参政,对于改变马华公会根本力有不逮;更加不幸的是,何国忠反而被马华公会这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路线所“收编”。

何国忠在提名前发布《何国忠5年的高教部岁月》短片,胪列他在高教部副部长任内的“政绩”,包括“争取”高教部批准南方学院中医系、拉曼大学中文媒体新闻系、中医系及新纪元学院媒体研究系以中文教学、“争取”高教基金开放独中生申请、“争取”在马大设立孔子学院,以及“争取”承认中台文凭,等等。

何国忠的这些“争取”,与政策制订沾不上边,即便成果再多,都只是“修修补补”的工作,而悲哀的是,五年的高教部岁月,竟只沦为政府行政作业的修补工匠。与其如此,我倒希望何国忠从政坛退下,去拉曼大学或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当校长会是更好的选项。

总的来说,“选党”或“选人”是不应耗费心力于此的假议题。可惜的是,民联的一些候选人竟也懵懵懂懂地对选民大谈‘选党不选人’。言下之意,岂不是自贬不如对手,所以才要选民以大局为重“选党”?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1-05-13 星期三 5:2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Tey Shi Bin 写到:


转自Facebook
【谈《宣言》】

有教授、学者、作家,为何国忠站台事件的衍生,给中文系学生布置了一份作业。何国忠先生,作为一个老师,深得我尊敬与喜爱,作为一个隶属于马华的政治分子,他也确实在教育这方面做出成绩。悲哀的是,我因为他隶属于腐败而虫生的政治团体马华,我难以喜爱,难以尊敬。这好像是偏见,也是成见,如同看牌子选衣服。严格说起来,何国忠与刘震东,他们一个披着马华的嫁衣,一个伫立在民联军阵内,挥舞着改变的大旗,而无关乎中文系了。只能说中文系培养出两种抉择,两种声音。这是中文系的成功,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所谓的师生一战,不过是媒体效果。

很多人大概都与我一样。作为过去敬爱他的学生,不得不放开他的手,呼吁居銮选民,慎重,慎重,再慎重,改朝换代需要决心,同时狠心。我从一些居銮朋友那里知道,他们确实认可何国忠为他们所做的,很多人说“这个人有做事”。但很可惜,他是无能力力挽狂澜,改变马华的,更甭说扭转国阵的形象与政治方针,而我们竟然也改变不了他作为马华代表的一份子,我们也只能放弃他。这是一个间接导致的问题,也是众所周知的事,那么为何还有部分的教授讲师,为何国忠站台呢?我想,是因为正义之外,还有道义、仁义,在极其两难之下,他们选择为数十年的朋友发言,因为他们更靠近他,更亲历感受他的付出与政绩。但据我所知,他们是支持改朝换代的,他们手中的一票,也是我们心中的向往。但他们仍然明知后果,也要在反潮中力挺他因此有人谩骂他们,只顾小仁小义。这种情怀给他们之间的情义,或许添上了几许悲壮凄美,却又如此不受落。仁义有大小亲疏之分,自古今来,犹难取舍。这中间很多复杂矛盾的情感与价值衡量的纠葛,在数千年前《史记》中,早有论及,我今天更为深刻感受到,我不认同,甚至很难理解这当中的逻辑,即我反对国阵,但我就是支持这个人!因为在这件事上,我是看牌子选衣服的人。然而,就我所知,站台事件的主角,竟然鼓励她的学生参与联署。她说,中文系学生一直以来都属于沉默、被动的一群,如今勇于表达立场,是值得鼓励,也乐见其成的。这一点,她又让我肃然起敬。目前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民主展现,而中文系仿佛就是一个典型之作。你用你的票,我用我的笔,我们都做自己该做的事,推动民主。

最后我重申,我参与联署,即为了表达支持改朝换代的决心,在这个时刻,投党不投人。我永远记得那个在课堂上,足足四小时讲授《史记》,带给我上课激情的何国忠老师,也感谢如今这位带给我们中文系莘莘学子民主一课的前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先生。我想表达以下几点声明:我希望大家保持冷静,不要演变至对不同意见的人的声讨、谩骂与攻击,对个人作为一个中文系导师的全然否定。在这一点上,我希望我们达致和而不同。我也呼吁,所有中文系的毕业生与在籍学生,勇敢地表达立场的同时,不要带着仇视与敌对的心情;在籍的学生,否定你们老师的立场,是民主的;但带着情绪否定他的指导,进而影响学习,则是思想的退步。中文系上上下下需要团结起来,我相信我们能秉承孔训:和而不同。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们内部,虽然有着不同的声音,却能展现出刚柔兼济,进取中又不失温柔敦厚,通达且智慧的一面。在大选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只要你是毕业自中文系,无论你现在属于哪个身份,都要一起为中文系的进步而努力。而中文系以外的看官,请记住:中文人,值得您们与华社的尊重与骄傲。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5-13 星期四 9:5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28767

华人是大马民主化最关键力量
许德发
2013年5月2日

自2008年“308大选”之后,一股对政治转变的热忱与力量似乎就潜伏于马来西亚社会之内,尤其在晚近一两年间,国人在殷切期盼国会解散却一直不得要领下,这股炽热的政治能量终于在国会被宣布解散后得到了释放。随着这几天选战进入倒数阶段,群众大会此起彼落,人潮越发众多,改革气势显然至少在华人社会之中已蔚然成风,沛然莫之能御。

然而从华人社会投票史来看,反风炽盛这并非第一次。从1960年代初期左翼政治的议会外抗争,到1969年大选联盟惨败,到之后由民主行动党独自撑持的反对力量20年余间,也有数次的反风(如1990年)。这个横跨数十年的反对力量的聚散、起伏过程,其实都是以华人的选票力量为主,而不是来自其他群体。尽管回教党亦是另一股历史悠久的反对力量,但它却是以回教观点切入,严格来说并非是提倡民主、人权观点的健全反对政治势力。因此可以更确切的说,在马来西亚政治史上,马来西亚华人对国家民主化有着巨大的贡献。即使在1970、80年代巫统一党独大、势力最好而回教党只限于吉兰丹州一隅时,也是华人社会不间断的支持反对党、甚至提倡两线政治,使国会在一段很长的时间之内维持了主要来自华人社会选票的反对党力量。

实际上,从一开始华人反对票的行为动机不完全出于民主与人权,看起来更似为了表达华人对自身不平等待遇的不满。但是不管有意或无意,华人社会却在深受种族主义政治霸权之斫害下,在追求自身平等地位的过程中,在思潮或意识上逼迫出了一种民主化、泛人权的政治现代性。我们可以说,千里来龙在华社身上结穴,长期的族群历史之沉痛经验已在华人社会之上积结出一种无法抹去的族群性——反霸权、反种族主义、拥护民主人权的一股力量。大体上,华人社会对巫统政治霸权以及其种族主义之前提深恶痛绝,连带的也对马华公会缺乏好感。

犹如许多学者所已指出的,巫统种族主义霸权是建立于“各族代表”模式之上,并以“马来原地主义”论述为其核心,而马华公会(或印度人国大党)则是此种族霸权结构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即使在1969年前被广泛认为最具前途的多元种族政党——民政党——在加入此模式及结构以运作后,亦被挤压成华基政党/华人代表。从根本上说,对华人社会来说,他们所希望与追求的华人参与政治模式从来不是马华公会与联盟(国阵)模式,那种“当家不当权”的模式,而之所以这种模式行之有年实乃“不得不”的无奈选择。这就是为什么马华公会在历届大选之中,其大部分时刻并未得到华人的全面支持,不管在在独立前宪制谈判上即与全国华人社团组织起冲突,尔后又面对社阵、或后来的民主行动党的持久、有力挑战。从这一点来看,华人追求平等其实就是终结种族义主的霸权,并最终形成对民主制衡的追求。因此,面对本届被誉为历来最重要、最有可能推翻巫统霸权的大选之际,华人社会的炽热反应其实是又回到最初的原点——马来西亚华人投票史上经历数代人的共同追求——为终结霸权而投票。

终结种族霸权可说是当代华人社会一个巨大的时代大论述(master narrative),对华人来说,此刻其他的问题都显得无关紧要,比如什么好人、选人不选党议题。显然,此役乃马华公会最深沉的、创党以来的存亡之战。然而,马华公会似乎未洞悉华人社会此大论述为何,它却仍旧诉诸其沿用数十年的“华人在朝代表”论述。多年以来,尤其在历届大选当反风大吹之下,此论述更常被马华公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夸大,乃至于形成一种恐吓的地步。马华公会诸公显然不知道,当前形势已经发生根本的变化——“华人在朝代表”论述所建立的前提,即巫统一党独大乃至于无法想象其垮台——在308之后已几近分崩离析。

诚然,国阵/巫统“不倒”的迷思过去确实使得一部分华人认为需要有人进入体制内,以争取族群利益或纠正偏差,这可从1969年当陈修信决定带领马华公会不参与内阁时而引来华团领袖大力劝留可见之。长期以来,支撑马华公会及一部分华人政治立场的就是这个“正当性”论述,甚至于1980年代华教人士也在这样的思路下“打入国阵,纠正国阵”。然而面向新形势——当马来反对势力壮大、巫统这个代表种族主义的霸权可以被推翻的时候,马华作为三族代表之一的角色及其论述也自然面对严峻挑战,甚至也已经瓦解。人们甚至不禁要叩问:马华究竟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我们还需要马华公会吗?

即使我们姑且退一步说,选后巫统仍在权位之上而马华大败,这其实仍然不是一个“太坏”的局面:我们不妨就让巫统胜者全取,让它直接面对整体马来西亚社会或华社吧!实际上,势到如今,以马来西亚多元化现实以及马来人内部变化而言,不管任何政党已经不至于敢胆实行比目前更为严厉的单元化及歧视政策,除非那个政党疯狂了,而愿意自绝于全球化、民主化的世界。当巫统直面华社、当它需要华人选票时,就让它直接诉诸于华社,让它学习如何面对华社,而非像过去般通过马华公会分而治之。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全民政治”!

从上述简述可知,马华公会的命运与巫统息息相关,其存在价值正是由于巫统的独大及其不倒的迷思。理解了此点,我们即可知当“巫统不倒的神话”幻灭时,马华公会存在价值何在了。马华公会的仅剩价值恐怕只在于确保当巫统/国阵处在反对党位置上,不会成为单元族群阵线。但这种剩余价值又必须建立在马华公会不再是以“华人代表”身份仰巫统鼻息的旧模式上,当然这只能是后话了。当下华人应延续华人过去数十年来的民主化角色,并彻底终结马华公会的没有“在朝代表”之恐吓。至于所谓为执政党内的“好人”保留一个位置的说法,其实放在华人当下的时代大论述底下来看,说穿了,那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伪问题。因为同样的,在巫统可以垮台下,我们何必需要好人在朝?

随着这几天选战进入倒数之后,反对政治的能量持续汇聚,然而5月5日之后是否迎来了与此热忱相切合的大变革,抑或来一个反高潮,实在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注:作者许德发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组取得博士学位,目前任职大学高级讲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3-05-13 星期五 4:1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53540:&Itemid=201

学者作家各有唱本

名家 2013年5月2日
作者: 杨善勇

这个大选,选的是什么?好人?好党?好政治?还是书獃子?这个国家的书獃子难道还不够多吗?郑良树博士一如既往,力挺何国忠博士,写出不可思议的〈一个从政的书獃子〉:书獃子善于做「梦」,做理想的「梦」,只要窗明几净,他就可以坐上半天,编织他的美梦。 情形就如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居然梦想民族平等……人生来真的一律平等吗?值得三思,好个梦想。

何国忠博士当然不是马丁.路德;那么,郑良树博士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民族平等当真只是一场梦?政体架构,要是一成不变,紧箍咒牢牢扣住,五指山强力压下,就是何国忠博士x505,那又怎么样?

所谓学者们,总有自己的自圆其说。《星洲日报》打出多位学者「到居鑾挺何国忠;左起许育华、林德顺、潘碧华、林水檺、何国忠、叶啸、廖宏强及顏振辉」的新闻,正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许育华明明就是书商一个,请问,他到底是哪一个领域的学者呢?叶啸,他是大马作协会长,他现在也晋身学者?好了,身份的事我们暂且不去计较,学者们排队发表的言辞,才是重点。

拉曼大学前教授兼著名学者林水檺博士认为:「居鑾父老培养了何国忠,对他一定有很多期望,他也做了很多事,没有辜负居鑾人,对居鑾人来说,他有如一棵大树,为大家带来阴凉,不像四处飘的浮萍,不留下一点痕跡。」

政治立论和小说创作,毕竟有所不同。比喻儘管可以天马行空,万一没有凭借支援,我们不禁想要回应:何国忠博士如果是一棵大树,那么,刘镇东恐怕就是一座森林了。

可是,学者们可不作如是想。大马作协秘书长潘碧华博士就说:「搞政治也搞文学的人很多,但真正花时间搞文学的很少,真有素养的就更少。她说,何国忠是对文学有热忱的政治工作者,是社会少有的人才,选民应支持他,在现局中才有希望。」

潘碧华博士显然忘记从政之前的何国忠博士当年曾经怎么点评现局中的希望:「我们很难肯定说假如全部的华人团结在马华的旗帜下,华人所处的劣势就能被扭转过来。」

接下来是马大中国研究院讲师林德顺博士的代表作:「身为国阵中非主流的领袖,虽然何国忠在集体责任制下,也须为某些政策负责,但並非他个人的意愿。」既然如此,谁该负责?

这么一问,只好曖昧。大马旅台作家廖宏强的说话,就是这样:他本身是支持两线制的,但选贤与能是最关键的,因此两个阵营中的好人才都要支持,不能把好人拿掉。

是的,廖宏强是支持何国忠也是支持刘镇东的,何国忠是好人刘镇东也是,何国忠是贤能兼备,刘镇东何尝不是。结果廖宏强投了一张废票:X了何国忠,也X了刘镇东!

大马作协会长叶啸,则比较高明,尝试凸现了何国忠之勇;他说何博士「之前曾获献议,到安全区竞选国席。不过,何氏坚持留在居鑾守土,显示他不是贪图权位,而是对政治具有诚意的人」云云。

此处的破绽,明显不过,经歷了308的惨后忧鬱症,马华还有几个安全区?叶啸不管,一味认可只要何国忠中选,不论国阵是否执政,居鑾都会有好处;保住何国忠,將是一股清流。

听来,这个大选,十分有趣。有的要选大树,有的要选清流,有的要选好人,有的要选歌艺,有的要选文学家,有的要选书獃子,有的两边都选。我读书不多,没有崇高的理想,我看我选「五月五」好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3-05-13 星期五 4:1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53535:&Itemid=201

居鑾战役及知识份子
2013年5月2日
作者: 林羽鸿

隨著刘镇东到居鑾竞选国会议席,居鑾顿成为全国人民,尤其是中文媒体高度关注的战选区。

刘镇东打出「政权要改变,居鑾是关键」竞选策略,格局远大,居鑾人成为国家改变的造王者。 其对手何国忠,则以地方服务和乡情做为竞选的述求,不回应巫统暴权、执政党贪污等重大课题。

除了这两位候选人,这场战役也测试著马来西亚高学歷份子的价值。知识界,尤其是中文系,都显得忙碌了起来。何国忠获得马大中文系及中国研究所,和拉大中文系的助阵,他的老师、旧同事、学生,都纷纷表態支持。

另一方面,表態支持刘镇东的人,则是因为认同国家需要两线制,及认同刘镇东的政治理念,而不是因为受恩于刘镇东,也不是因为他们是刘镇东的好朋友。

309名国內外中文系毕业生昨日发表联署诉求,呼吁选民「选党不选人」,支持「改朝换代」,也展示了知识界的力量。

这场战役,真的太重要了!其重要性,不止是因为要选出一位可能改变国运的国会议员,而是考验著马来西亚的华人知识份子:你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大学讲师也有权表態支持候选人的权利,我们不需要因为他们因表態支持国阵,就对他们进行挞伐。马大中文系有支持何国忠的潘碧华;也有连署支持政党轮替的祝家丰。这是可喜的现像!每个人都应有平等的权利表態他所支持的政营。我们且看是否有支持不同阵营的人因此而遭秋后算帐。

政治选举与支持,有时与学歷无关。例如,有支持何国忠的老教授说,我国两线制已形成,所以要选出优秀的何国忠。学生们看到老教授提出这种说法,都傻了眼。

这种说法基本上犯常识及逻辑上的错误。其一、大马已形成两线制?这如何说起?从没换过中央政府,何来两线制?情绪上的政治支持,会使人连基本常识也消失。

其二、选出优秀的人之言论,这是不是在暗示著刘镇东並不是优秀的人?支持刘镇东的人,在提倡选党不选人的论调,其实也犯了逻辑上错误!

刘镇东是充满理想及实践能力的人。或许因为出生贫寒,这使他非常关注公共政策。勤奋及好学他出版了好几本书,谈论他的政治、公共政策及华教等课题。

值得赞许的,这场战役是一场君子之爭,因为双方至今还没出现抹黑候选人的举动。

不论谁胜谁负,马来西亚知识份子,在这场战役人已明显地出现差异。捫心问自己:双方都是好人,如果具表態及投票权,我们是选举朋友、恩人,还是能为国家方向做出改变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3-05-13 星期五 4:2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53201:&Itemid=201

我也是居鑾之子
2013年4月30日
作者: 周忠信

我也是居鑾之子。

我在中华接生院出生,在中华三小、SSAJ、STK接受小学、中学SPM和STPM的教育;但是许多像我一样的居鑾之子都隨著到吉隆坡、国外深造,留在当地发展,不再居住在居鑾。

居鑾已经立埠百年,早年由于火车通行、经贸活络而吸引许多人们到此柔中重镇发展、成家立业。然而由于居鑾逐渐偏离经济发展主流,离南北大道20公里外的阿依淡,虽有火车站,但火车运行效率差、內陆码头也无法爭取到(去了昔加末)、和附近城镇的衔接性不强,也没有规划运用其天然优势发展先进的农基工业和旅游业,因此变成典型的游子城、留守老人的「和谐小镇」。

隨著伊斯干达特区的成立,会不会进一步把柔中的资源、人才吸走?居鑾没有计划。

居鑾更没有计划如何充分利用其策略性地理位置、火车站以恢復昔日辉煌、活络通四海达三江的经贸活动、立足丰富的天然农业资源发展未来的农基工业、吸引高价值投资与工业发展、製造更多且高价值的就业机会,不仅仅留住人才,更能像以前那样吸引全国的人才到来经营大居鑾。

国家体制决定一个国家繁荣成长还是衰败;是政治体制决定了经济体制、决定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与制定配套政策,而马来西亚的政治体制已经危及国家存亡;因此,我们投票选择的每一席都是关键的新一届政府,不是让一些来居鑾当游客的书獃子试图误导我们居鑾人不论哪个阵线执政中央,我们居鑾就是要选「好人」——即便何国忠是「好人」,但是他是能抓老鼠的好猫吗?目前全国都在看著居鑾,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坏了大局。

我们大家都是居鑾之子;这不是「居鑾之子」选美会,我们是在选决定国家大事的国会议员。

我们需要组织交通与城市规划专家,全面研究当今居鑾的人口、住宅区、交通瓶颈位置、卫星市(新居鑾)的復兴、道路重建与疏通;我们需要全面整治明吉摩河,规划与城市发展同步的排水体系、打通河道瓶颈,根治特定低洼地区、市区丰盛港路和巴士总站长年淹水的问题。

居鑾候选人刘镇东也提出了居鑾与附近城镇衔接和共同成长的大居鑾概念。

我们需要与附近小城镇建立有效的交通网络,开闢定时直通巴士往来市区与小镇,提供小镇与居鑾的连接和便民,在结合小镇力量的参与下,得以大幅度將居鑾经济推往另一高峰。提升铁路服务,结合城镇直通车与交通规划以吸引投资与打造2小时直径的生活圈,我相信居鑾能够成为柔中核心,辐射附近城镇,造就经济腾飞。

但是我们需要有大格局、具备发展视野的国会议员来带领困在浅滩的居鑾找到出路。全世界的国家或企业,他们的成就都是不拘一格吸引人才,从没有抗拒外人而成功的;抗拒外地人不仅肤浅闭门,也自绝出路。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3-05-13 星期五 4:5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光华日报 Kwong Wah Yit Poh

Picture:Click to zoom

居銮国席马华候选人拿督何国忠承诺,本届大选之后,独中统考文凭必会获得政府承认,如果不承认,下届大选他不会再出来成为候选人。

何国忠周四晚在“居銮之子,风雨同行”晚宴上致词时指出,独中统考文凭技术上的问题已完成近95%,只剩下5%是还在处理中,大选后必会宣布承认统考文凭。

席上,有如一场“叙别会”,何国忠的助理方奕鸿在台上高唱2首歌曲,并伤感的说:“刘镇东,你是何老师有期待的学生,你能出手缓一点,动手留一点吗?”。他也求台下的出席者,给何国忠再多5年的机会。

在何国忠致词时,方奕鸿更是悲从中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大风



注册时间: 2008-01-08
帖子: 729


帖子发表于: 04-05-13 星期六 2:0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拒絕文化甲必丹 【转自FB】

文:唐南發

“取與讓是馬來西亞族群政治的特色。。。讓步是必要的,但是要讓到什麼程度?切斷點在哪裡?那才是一個考驗,並且常讓華社陷入難以解決的兩難中。”

這段話出自何國忠博士2003年的文章,題為《多元文化下的抉擇:馬來西亞華人社會的文化人》。就在南方大學學院發生巫統黨羽鬧事,兩名女生遭非禮的隔天,我重讀此文,心裡既感慨,也憤滿。

說黨羽,其來有自,因為我過往的確經歷過巫統飛仔們的囂張跋扈。這次大選,在柔佛助選的朋友告訴我那裡的巫統黨員窮凶極惡,與惡霸無異。

其實何止黨羽。以土權首腦伊布拉欣阿里的言行舉止,居然獲馬哈迪暗助上陣,而納吉不發一言;1999年訴求風波中恫嚇火燒雪蘭莪中華大會堂的阿都阿茲(AbdulAziz Sheikh Fadzir),多番羞辱非馬來人的祖菲里諾丁以及否認金錢政治為貪污的前森美蘭州大臣莫哈默伊薩也都獲納吉祝福,足見巫統貪污濫權之行徑已積重難返。

孟子嘗曰:“羞惡之心,義之端也”。又曰:“無羞惡之心,非人也。”人人當對自己的惡感到羞恥,對他人的惡感到憤怒,才是義的開端。若有人對惡人的所作所為視而不見,甚至與之為伍,如何還能期待他在低劣的政治環境中當一個好人?

南院事件發生將近一周,我們仍然沒有聽到當年反覆思考“要讓到什麼程度?切斷點在哪裡?”的何博士對此有任何看法。去年杪高呼“我無愧於南方”的他,此刻明知南院受到這麼大的羞辱,卻沉默了起來。http://news.sinchew.com.my/topic/node/341757?tid=751

馬來西亞英語源流的私立大專滿佈,素質良莠不齊,包括馬哈迪的兒子莫札尼有份的亞太科技與創新大學學院,我從來沒聽見過有哪一所升格大學要承受民辦華文學院那樣的羞辱。

曾經,華社對學者從政充滿期待。但過去三十年,我們只目睹一個個所謂的知識分子從政,不過是從學術官僚轉化為政治官僚。黃家定時代的馬華公會更試圖壟斷華社的文化資源,收編了一群文化人和知識分子以鞏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其中不餘遺力者包括了鄭良樹,黃文斌,林水檺與何國忠。

這些精英看似壯大了華社的文化資本,本質上卻奉行著英殖民時代的甲必丹文化,自己則坐上了文化甲必丹的位子。華小不足,擁擠和師資問題依舊,撥款仍然佔了政府教育總支出的零頭;國中華文班被列為正課只是最近的事;至於獨中和統考,始終帶著政治的原罪。於是,文化甲必丹必須在華社和政府之間奔走,傳達和溝通,能力好一點的則獲負責撥款的殊榮。他們無法解釋的荒謬現象很多,包括在亞洲甚或國際排名榜上的中國和台灣大學,何以其文憑受認可的過程阻力重重。

於巫統所設定的威權/霸權體制,文化甲必丹無力挑戰;政治論述亦付諸闕如。他們喜歡辦文學饗宴或文化論壇,和中港台同道交流,卻不欲碰觸政治的本質,也對賦權(empowerment)的概念毫無興趣,絲毫無力帶給群眾任何理念,從政不過是轉換跑道,無關志業,徹底背叛了知識分子的職責。

何博士一介書生,學者風範(雖然他是鄭良樹眼中那位“從政的書呆子”),在居鑾國會議席尋求連任打出的竟然只是服務牌,既不碰觸國家政策,也不談治國理念。殊不知國陣治下,以其龐大的機器和資源提供選區服務正是架空在野力量和愚化民眾的手段。法國哲人托克維爾嘗曰:“政府以牧羊人自居,強力控制,型塑甚至鈍化民眾,直到每個民族變得與膽小而辛勤的羊群無異。”巫統黨國不分,藉種族/族群/宗教分化民眾,牢控國家機關和資源,若不及早匡正,再下去就是納粹,軍國主義或法西斯。

因此,何國忠與劉鎮東的居鑾一役,絕非一些媒體嘗試描繪的什麼“師生戰”,這樣的報導風格不過是小報的水平。居鑾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兩個候選人代表的是截然不同的從政理念和格局。

何國忠是體制內的傳統書生,浸淫在黃家定所營造的保守氛圍中,早已無力開拓新局面,淪為迂腐權貴的代言人。過去五年,國家爆發一件又一件的震撼性事件,從趙明福枉死,到警隊暴力下的犧牲者,到以萊納斯為首的大型公害計劃,到已故的私家偵探巴拉蘇巴馬廉一家因阿丹杜雅謀殺案流亡印度再回國,到以莎莉扎的‘牛門’為經典的貪腐案件,何國忠都保持一貫的緘默。

這一切的荒誕離奇把馬來西亞逼到變天的關口,音樂人,導演,文藝工作者,學者,家庭主婦甚至中文系的老師學生都站了出來呼籲政黨輪替或改朝換代,求變之勢銳不可擋。可惜放眼一望,獨缺馬華作家和文化人。

對此,我們可以說是黃家定時代的遺毒,或曰何國忠的失敗。挺他的所謂知識精英如果單純地以為在馬來亞大學設立孔子學院以及中台文憑得到認可就能讓華社感到滿足,只能說明他們與世隔絕,自我封閉,孤芳自賞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與興起和壯大中的公民社會徹底脫節。

反觀同樣在學術上有成就的劉鎮東,擔任升旗山國會議員的五年當中,從交通,外交到小市民經濟,都下了一番功夫探討申論,也一直有自己的團隊認真研究政策和方針,更為居鑾勾畫了一個清晰的願景。相比於國陣,劉鎮東所代表的民聯,執政以後尊重文化人和知識分子的可能性更高,斷不可能重複為黃家定之流寫稿編書之類的荒誕現象。

孔夫子說過:“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的確,眼見國家烏煙瘴氣,巫統掠奪性的經濟模式不斷在魚肉百姓,如果學者從政只求一官半職而無對國家社稷更大的擔待,除了恥字,實在沒有其他更好的形容。

如果我是居鑾選民,手上的一票一定投給劉鎮東。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朋友,而是我從他身上看到馬來西亞的未來。
返回页首
[ 15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05-13 星期六 2:3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学者”之战在燃烧!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8993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5-13 星期一 12:0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叶啸 写到:

为什么我挺何国忠?

2007年当我接任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作协面临财政危机,这个长期没得到政府援助的协会,户头当时只剩数千零吉;后来及时得到陈凱希先生捐助10万零吉,在推介礼上,因为何国忠的关系,陈凯希先生再加5万零吉。自此,作协才能展开大计,推展《培育智慧青年,振兴马华文学》的计划,到全国各地的校园推广阅读及写作风气。这6年耒我不敢说作协为文化做了什么千秋大业的事,但我们知道这些推动文化的工作,是很多人可以做却未必愿意做的事;这6年耒,因为何国忠不能从高教部直接拨款,但他诚心地用尽管道,好几次协助作协筹获几近20多万零吉,这些钱让作协有能力主办了无数的活动。我们珍惜也善用所用的捐助,作协户头清清楚楚地记录一切的账目。

何国忠从未要求在每次的赞助捐款要求作协举行新闻发布会,以塑造他的形象作为政治本钱。而当作协在反莱纳斯,Bersir的课题上跑在前线,他不只没阻止,甚至鼓励。

当然,很多人和我一样,认为任何的不公和偏差是因为国阵照成的,何国忠进错党了,凭他个人能够改变国阵吗?

所以,我说支持Ubah,换一个政权正是此意。但支持民联,是支持一个廉正的政府的成立,并不意味着可以对一个政治人物(如何国忠)进行任何人格的谋杀。何国忠即使成为反对党议员,他仍然会是一个好的反对党议员。

我将在2个月后因屆满卸下作协会长一职,原本我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在强大的反风下和大伙喊ubah的口号,何必去招惹别人对我的批评?反正何国忠未必中选,作协受过的协助也是过去式的,我不说出事实,说叶啸很会找钱给作协,这份功劳还是我独居呢。

但作为一个还懂得分辨是非黑白,一个懂得道义何在的人(我必须坦承我不是学者,我才中学畢业而已),如果我不发声,我对不起自己的良知。

我挺何国忠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好友,我挺何国忠,不是挺马华,不是挺国阵,不是挺腐败的政权,我挺何国忠是因为清楚地知道,他为文化做了不少的工作和努力。

何国忠在提名前曾被献议到安全区競选,可是他坚持留守家乡,说明他不是贪图官职。

即使到今天,他已明显地处于劣势,我也可以看风转舵,不再发声就是,何必再招惹失去理性的网民攻击?

可是,我还是要说一次,我挺何国忠,因为他是何国忠 ,不是挺国阵!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5-13 星期一 8:1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13届大选官方成绩: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0-12-13 星期二 9:1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9000

自认尽心尽力“没入错党”
何国忠:马华是华社堡垒
马新社
2013年12月10日


马华中委何国忠指出,大选期间有好多人说他入错党,但他一点都不同意。

他说,虽然他在大选落败,但是在担任副高教部长和国会议员期间,他的日子忙碌且充实。

他说:“我自认尽心尽力,没愧对华社,也不曾汗颜。我有一些工作未完成,这条路还是必须走下去。”

他今日发文告宣布,他将配合署理总会长廖中莱领导的团队,在党选中竞选副总会长一职时,这么说。

何国忠指出,马华是华社的最后堡垒,马华的浮沉不只关乎全体党员的荣毁,还将会为华社带来深远影响。

他说,马华在过去几年遭很多人奚落、批评和责难,内心当然不好受。

“但无论多么艰难,马华必须坚持下去不能倒下,只要把路弄清楚了,马华将会再次强大起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4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4-14 星期六 1:5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59121

2014年4月4日 傍晚5点46分
马大中文系将改为中文课程
何国忠赞重组院系整合资源

马大中文系近期传出将“降格”成中文组的消息,引起华社担忧和反弹。虽然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放话“中文系不能降格”,但受命处理此课题的马华副会长何国忠今天却表示,认同马大重组院系。

何国忠与马华总会长办公室主任尤绰韬,已在昨日会晤了马大校长莫哈末阿敏(Mohd Amin Jalaludin)、副校长阿旺(Awang Bulgiba Awang Mahmud)和马大中国研究所长黄子坚等人,以了解马大重组院系计划。

他今日召开记者会说,马华满意马大的汇报,并支持马大整合资源,把中文系在内的“科系”(department)改成“课程”(programme)。

“整体来说,我们对于马大给我们的报告非常满意,我也相信,这件事情最终能够获得很好的解决。”

何国忠指出,马大建议中的系院重组,牵涉大学内所有系院,而中文系所属的文学院,将和同属相关学科主题领域的语文学院、教育学院和文化中心,合组成社会科学与人文学院(Kolej Sains Sosial dan Kemanusiaan),以共享行政和教学资源。

根据何国忠,莫哈末阿敏向他解释,由于马大的系院各自为政,重复开办性质接近的课程,并极少共用师资和共享资讯,导致人财管理出现浪费。因此,马大才决定重组并整合校内所有系院,以共享行政和教学资源。

虽然中文系重组后是否降格成为中文组,是众人所担心的问题,但何国忠在媒体多次追问时都仅说明,马大所有科系将取消,并取代以“课程”。

他指出,马大这次行政更动不影响现有中文系的课程和未来发展,而校方也并非刻意针对中文系。

“在整个发展之中,受影响的不单只是中文系,(而是)整个大学全部科系都受到影响。”

他更表示,莫哈末阿敏向他保证,这个更动并不会影响现有中文系的课程和未来发展。

如此一来,他们整体“非常满意”马大的报告,同时相信事情能妥善解决。

此外,何国忠指出,马大这次重组只是管理模式的不同,并不会影响学生的毕业文凭。

“即使是‘课程’,像马大中文系(改变后),它永远都是保持着中文学士学位,所以文凭本身是不能够改的。”

无论如何,他强调,不管马大未来发展如何,马华将确保马大中文系不会在改革中被降格。

何国忠指出,莫哈末阿敏也已同意马华的建议,将确保中文系在任何时刻都会有10名讲师,以维护马大中文系在国际的知名学术单位品牌。

他说,马大中文系当前有36名本科生和54名硕博研究生,但该系目前仅有6名讲师及一名客座教授。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7名是太少了,而且在这6人当中,只有4名(讲师)属于永久员工,另两名是合约员工。”

“过去数年,中文系忽略栽培接班人,讲师们退休后留下的空缺没有填补,我们希望中文系主任能立即执行此项工作。”

何国忠表示,马大目前有6个系院的科系与华人文化、中文、中国研究有关,这包括文学院属下的中文系和东亚系(中国研究组)、语文学院属下的中文组、中国研究所、马来西亚华人研究中心及孔子学院,足见马大在推动相关研究与教学非常积极。

“但是,我也必须表明,那么多不同的机构出现在同一所大学,其实会让人感觉到混乱。外国的学者,甚至是本国的,也常常会混乱。”

因此他说,本身已向莫哈末阿敏建议具体提升中文系的方案,希望能将中文系与中国研究所整合为一个研究院。

“由于中国研究所目前有好几位讲师都是毕业于中文系,马大中文系若能与中国研究所整合,自成一个研究院,以向外界表达马大对中华文化研究的重视,那校长当然是非常同意这个整合资源的做法。”

他继指,若语文学院属下的中文组也能加入这个研究院,那就能结合更多的学术人员,让事情更好。

不过,他表示,马大如何整合属下系院与科系目前仍无定案,而最终的规划与重组决定取决于该所大学,马华不会介入。

《东方日报》上周六引述消息报导,马大中文系与印度学系将并入新成立的“人文及区域研究系”,萎缩成“中文组”与“印度学组”。

报导指称,马大院校重组是因为政府减少拨给给马大的津贴,明年起马大的收入比例将从现有的70%中央政府津贴、30%校方承担,改为70%校方承担与30%政府津贴。

这项系院整合计划早在去年8月杪就由前任马大校长高尔嘉斯蒙(Ghauth Jasmon)宣布,当时他自称本身探访数间被列为数间百大大学后,拟出这项整合计划,希望能加强马大,增加研究生。

不过,这项改变消息掀起反对声浪,马大新青年组织批评马大为了迎合QS大学排行榜而“重理轻文”;8个青年组织也担心,马大中文系有朝一日会关闭。

媒体日前报道,廖中莱马华的底线是,绝对不允许马大中文系“降格”。

何国忠在2008年全国大选中选居銮国会议员,进而官拜高教部副部长,但在去年505大选败阵。在那之前,他曾担任马大中文系讲师、东亚系主任和中国研究所长。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9, 10, 11
11页/共1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