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外婆,你好吗?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成人创作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3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29-11-11 星期二 4:13 pm    发表主题: 外婆,你好吗? 引用并回复

外婆,你好吗?
(节选)梅子涵著

  可现在外婆已不在。我送的是一个很小的盒子,用红的布包着的。
 我捧着盒子走上大轮。
  小的时候,外婆抱着我上船,背着我上船,搀着我上船。
  这是多么不同的两种情景,当中隔着的是时间。
  我把它放在床头。
  坐船的感觉依旧,江水的声音依旧,岸上的景色也是依旧的,但是我的外婆不在了。
  我没有任何的心情,只是坐在外婆的盒子旁边,想陪陪她,自从长大以后,奔进了外面的世界,坐在外婆身边的时间就很少了,但是现在来不及了。下了船以后,外婆的盒子就被放进地下,那更是真正永远地分开了……
  外婆的墓在长江边上。
  我离开她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夕阳照在墓群照在她的墓上。
  我说外婆我走了,我泪水涟涟,趴在她的碑下。
  离开的时间是那么难啊,我吧外婆留在这里,我却要走了,我说外婆我走了哦,我走了哦……
  我走几步,就回一下头,每年都这样。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3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29-11-11 星期二 4: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外婆叫我毛毛
(节选)梅子涵著


  外婆一直叫我毛毛。
  外婆说:“毛啊……”
  我说:“外婆,我这么大了,你还叫我毛毛。”
  外婆笑起来。
  外婆说:“毛啊……”
  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就不再和母亲住在一起,不再和外婆住在一起。
  每个星期回家。
  外婆早趴在窗口看我。我远远地就看见她在窗口。
  她一定在说:“毛怎么还没来……”
  这一天外婆总欢天喜地,跟在我后面说毛啊毛啊……跟我说了不少的话。
  可是晚上总要到来,我要走了。
  外婆送到楼梯口:“毛啊,下个礼拜还来吗?”
  我走出大门口,走到路上,回头看看,外婆趴在窗口,外婆一定在说:“我的毛走了……”
  我朝外婆挥挥手,天已经黑了,但是外婆看得见,我看见外婆看见了。
  走了已经很远,我回过头,外婆仍趴在那里。
  我送别外婆的时候,我念着悼词,我说,从此以后,窗口空了……


注:徐冬梅老师谈及“关于整本书阅读”的其中一种形式——读写结合,她朗读了梅子涵的《外婆叫我毛毛》。文章写得很美,徐老师朗读得很动听,我的视线模糊了……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3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12-04-14 星期六 4:4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十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暨亲近母语教育研讨会
主题:儿童的文学阅读和语言发展


【文字直播】主题阅读课实录:岳乃红《外婆你好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c69a1f0101etsk.html


Picture:Click to zoom



《外婆,你好吗》是作家梅子涵写外婆的散文,岳乃红老师带领孩子们走进了一个温情的文学情境当中,让孩子们通过模拟外婆的话来加深对外婆心理感受的领会。在课程中,延展的思考和讨论提升了孩子们的语言表达能力。以下是岳乃红老师执教的主题阅读课《外婆你好吗》的课堂实录:



(江苏省特级教师) 岳乃红: 孩子们,你好吗?

学生: 好。(同学们齐声回答)

岳乃红: 非常好,我们今天这节课就从一个童谣诵读开始,这个童谣你们可能非常的熟悉,我们一起来读。

岳乃红: “摇摇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还有团子还有糕。”外婆一边摇晃这个小宝宝,一边哼唱着歌谣,这个时候是小宝宝最开心的时候,是吧?在这样的哼唱当中,这个小宝宝渐渐地长大了,可是在外婆的眼里,宝宝始终是一个宝宝,不管你长得多大。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外婆会叫咱们的小名字,你的小名是什么?

学生一:汉堡包。

学生二:瑶瑶。

学生三:平平。

学生四:佳佳。

岳乃红: 是啊,外婆也有一个外孙,后来这个外孙长大了。你们大多是11岁左右,而这个外孙比你们大,是一个长得很大的大人了,可是他的外婆还一直叫着他的小名“毛毛”,打开你们的材料,我们一起走进这篇文章,来听一听外婆是怎么叫毛毛的,叫了多少回。

岳乃红: 外婆说:“毛啊……”
我说:“外婆,我这么大了,你还叫我毛毛。”
外婆笑起来。
外婆说:“毛啊……”
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家,我就不再和母亲住在一起,不再和外婆住在一起。每个星期回家,外婆早趴在窗口看我,我远远地就看见她在窗口。
她一定在说:“毛怎么还没来……”
这一天外婆总欢天喜地,跟在我后面说:“毛啊,毛啊……”跟我说了不少的话。
可是晚上总要到来,我要走了。外婆送到楼梯口:“毛啊,下个礼拜还来吗?”
我走出大门,走到路上,回头看看,外婆趴在窗口。
外婆一定在说:“我的毛走了……”
我朝外婆挥挥手。天已经黑了,但外婆看得见,我看见外婆看见了。走了已经很远,我回过头去,外婆仍趴在那里。
在送别外婆的时候,我念着悼词。
我说:“从此以后,窗口空了……”

岳乃红: 大家听到外婆呼唤“我”的声音了吗?

岳乃红: 外婆说的话其实并不多,可是通过外婆的声音,又能感觉到外婆说的话其实有很多很多。你看,这里有很多省略号,那你觉得外婆她想说的是什么呢?比如说第一个“毛啊……”,想说的是什么呢?

学生一:毛啊,最近你过得还好吗?

学生二:毛啊,最近你辛苦了。

岳乃红: 我们可以想一下,今天的天气和前两天相比冷了许多,你说说看,在天气凉的时候,外婆会说什么呢?

学生一:毛啊,现在天气冷了,多穿点衣服呀。

学生二:毛啊,感冒了没有?

学生三:毛啊,有没有着凉呀?

学生四:毛啊,要注意保暖啊。

岳乃红: 如果今天毛回来的比较迟,迟了一点点,外婆会说什么?

学生: 毛啊,怎么这么迟啊。

岳乃红: 对的,“毛阿,怎么现在才来呀。”刚才文章里就说,他听到了外婆的声音,“外婆的眼睛始终跟着我,外婆的声音也始终跟着我”。文章里也说“当我回家的这一天,外婆总欢天喜地跟在我后面说:‘毛啊,毛啊……’跟我说了不少的话”。我们再回到最后这句话:“毛怎么还没来”,其实外婆想说的是什么呢?

学生: 毛怎么还没来,是不是生病了?

岳乃红: 再看这句话:毛啊,下个礼拜还来吗?

学生: 外婆想表达的是“毛啊,你有没有多点的时间来陪陪我?我的毛走了,他还来吗?”

岳乃红: 对,外婆在等待着毛的下个星期的到来,同学们很了不起,你们读出了这个声音背后的内容,是吧?这样的一些东西就包含在“毛啊,毛”的呼唤当中,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文章的题目叫什么?

学生: 毛毛。

岳乃红: 为什么在文章当中没有叫毛毛呢?你觉得叫“毛啊”和“毛毛”有什么区别呢?

学生: 毛毛是小的时候叫的,毛就是长大了以后叫的,我觉得毛更亲切。

岳乃红: 是的,用一个字表达比用两个字更亲切,更能凸显外婆对外孙的疼爱。接下来,咱们带着这种背后的情感再读一次这篇文章,好吗?

岳乃红: 用自己的气息和声音朗读是最美丽的事情,我们回过头再看看这五句话,会发现这五句话也有一些不同。有什么不同呢?

学生: 是想象外婆心中想的话。

岳乃红: 也就是说,我想象外婆的声音,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的想象呢?我们回到文章里找找看,“毛怎么还没来”是什么情况下的我的想象?

学生: 是在我还没来的时候。

岳乃红: 这个时候外婆在哪里?

学生: 外婆在她家里的窗口。

岳乃红: 对,外婆在窗口等着我的到来。第二次是什么意思?“我的毛走了。”

学生: 第二次“我的毛走了”,作者想表达在“我”走了以后,外婆没说出来的话。

岳乃红: 对,那么这个时候外婆又在哪里?在干什么?

学生: 外婆还趴在窗口和外孙道别。

岳乃红: 好,刚才我们发现,外婆无论是等待还是送别,都是在那个窗口。那你看到窗口里的外婆了吗?看到她的样子了吗?是什么样子?

学生: 外婆已经满发苍白,脸上有很多皱纹。

岳乃红: 你看到在等待和送别的时候,外婆脸上的表情有什么区别?

学生一:外婆很难过,想让他回来,再陪她一会儿。

学生二:外婆还有点期盼,因为外孙走了,很希望外孙再来陪她

岳乃红: 好,刚才我们发现,外婆无论是等待还是送别,都是在那个窗口。那你看到窗口里的外婆了吗?看到她的样子了吗?是什么样子?

学生: 外婆已经满发苍白,脸上有很多皱纹。

岳乃红: 你看到在等待和送别的时候,外婆脸上的表情有什么区别?

学生一:外婆很难过,想让他回来,再陪她一会儿。

学生二:外婆还有点期盼,因为外孙走了,很希望外孙再来陪她。

岳乃红: 是啊,外婆在等待着下一次的到来,所以目光里充满了期盼的神情,因为她舍不得外孙离去,一直盯着外孙消失的地方看,尽管街道上比较喧闹、人比较多,可是外婆的眼中,却只有她的毛,尽管外面很吵,可是外婆能听到毛离去的脚步声。

岳乃红: 文章里说:如今窗口还在,可是窗口里的外婆却永远地走了,所以在悼词里面我说,从此以后窗口空了……,外婆她走了,她真的永远地走了,每年春天,我都到乡下去祭拜她,外婆去世以后,每年春天我都乘火车或者轮船去看她。去看的是一个墓。外婆的墓在她的家乡。她在我出生的时候,从家乡来到我身边,40年一瞬间过去了。那时候我睡在摇蓝里是个伸手伸脚的婴儿,外婆放下包袱就说:“我的毛毛怎么这么好玩啊!”她把我领大。她还把我的女儿领大。然后是我送她回家。人生就是这样,总要分别,在一起的时候真没有好好珍惜啊。我送她是乘船的。那时候,外婆带我去乡下,也常常乘船。外婆叫它大轮。我们在十六铺码头上船,经过南通,镇江,南京,马鞍山,到芜湖下。外婆领我乘四等舱,也第六过三等舱。外婆坐在舱里,我满船地走着玩。从上走到下,从头走到尾。看江里的流水,看岩上的景色。无穷无尽的旅途乐趣和感觉,都因为有外婆还着而无忧无虑,尤其在今天想起来,那是最温馨的童年记忆和诗画了。也恍惚和伤感。可现在外婆已不在。我送的是一个很小的盒子,用红的布包着的。我捧着盒子走上大轮。小的时候,外婆抱着我上船,背着我上船,搀着我上船。这是多么不同的两种情景,当中隔着的是时间。我把它放在床头。坐船的感觉依旧,江水的声音依旧,岸上的景色依旧,但是我的外婆不在了。我没有任何的心情,只是坐在外婆的盒子旁边,想陪陪她,自从长大以后,奔进了外面的世界,坐在外婆身边的时间就很少,但是现在来不及了。下船后,外婆的盒子将被放进地下,那更是真正永远地分开了外婆的墓在长江边上。我离开她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夕阳照在墓群,照在她的墓上。我说外婆我走了,我泪水涟涟,趴在她的碑下。离开的时间是那么难啊,我把外婆留在这里,我却要走了,我说外婆我走了哦。我走几步,就回一下头,每年都这样。

岳乃红: 这就是刚才我们一同走进的第二篇文章《外婆你好吗》,这篇文章比刚才第一篇长,但是这篇文章你仔细看一下,其实就写了两件事,哪两件事呢?我们请同学来说说。

学生一:是小时候婆婆怎样陪我坐船的。

学生二:是外婆带着我从十六铺码头上船到芜湖。

岳乃红: 对呀,那是外婆的家乡。第一件事很简单,那第二件事呢?

学生: 长大以后,外婆去世了,作者自己坐船的事。

岳乃红: 对,一个是小时候外婆带我到乡下,一个是我长大了之后送外婆回乡下,其实这两件事发生在不同的时间,但是他们走的是一条路。

岳乃红: 其实这条路是一条路,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接下来请同学们比较一下,这两件事有什么相同的地方?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大家分组来讨论一下。

学生一:景色是一样的。

学生二:感觉不同。

学生三:心情不同。

岳乃红: 下面老师说几点相同和不同。一、在40多年前,作者还很小,那个时候只能由外婆抱着、背着、搀着上船。可是长大以后,是我捧着外婆的骨灰盒上船的,所以回去的方式不一样。二、小时候外婆带着我回乡下的时候,我的个子还很小,而外婆的个子好高,可是当我长大以后,送外婆回乡下的时候,我的个子长高了,而外婆已经被装在一个骨灰盒里。三、心情不同。小时候是那么开心,有外婆的陪伴,可是我长大了以后外婆去世了,当我带着她的骨灰盒回到乡下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心情是悲伤的、沉重的。

岳乃红: 所以大家会发现,这篇文章里的语言是简短的,甚至一句话就是一个小结。当你心情悲伤的时候,你的语速快吗?所以这篇文章的感情就是慢慢地在我们面前铺展开。当你最好的、最亲的人离世,你会相信这个事实吗?你的心里会在不断地说不可能,你会不断重复同样的话。

岳乃红: 大家想象一下,你的亲人经常会和你说些什么呢?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关心着我们,所以我们要学会看日常生活中看不见的东西,要珍惜和亲人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享受爱的进行时。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梅子涵先生写过一本书叫《走在路上》,希望大家去读一读,感受其中的温暖和爱。


主持人: 谢谢岳老师和孩子们,我刚才已经看到有些小朋友眼睛里充满了眼泪,大家感受到了岳老师诵读的魅力,文学声音的魅力。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3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12-04-14 星期六 4:4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Picture:Click to zoom

梅子涵老师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成人创作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