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愚者的未竟之志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2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5-02-15 星期日 11:28 am    发表主题: 愚者的未竟之志 引用并回复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212/

愚者的未竟之志
February 12, 2015

關押一位愚者,並不能終結這個愚者的時代,因爲在馬背上蓄勢待發的愚者們,只會朝民主化目標前仆後繼,拒絕馴化,拒絕用智者的腦袋來遵循納吉政權框限的游戲規則,用行動宣示反抗精神不死,正義追求猶在。抗爭作為弱者的武器,一如前英國首相索爾斯伯利勛爵所言:「如果人民的勇氣敢與施暴者相抗衡,鬥爭就不至於絕望」,這句話今天讀來,依然啓發性十足。



【燧火社論】

安華日前再度鋃鐺入獄,國人無不擔心,以安華爲共主的民聯,可能走向分崩離析,上世紀末烈火莫熄運動以來,公民社會取得的政治成果,唯恐一夕間倒退,凝聚改革的民氣已然潰散。

溫和知識份子或曰「今天我國的政治氛圍讓人窒息!」,中產階級認為「我只要股市與房市價格沒受到影響就好!」,中下層的民眾則對物價因稅高企而惶惶終日。

社會似乎正在轉向,我們皆知道問題何在,但卻感到改變太難,就算貢獻了50%以上的選票也無力改變時局,遑論如今有能力整合在野陣營的領袖也被關押!于是國人極可能選擇回歸個人利益,因這樣更符合成本效益。改變,這個響亮的口號,看起來難有實現的可能。

百老匯經典歌劇《夢幻騎士》(Man of La Mancha)取材自現代文學中偉大的愚者唐吉軻德,他化身騎士追尋不可能實現的理想最終失敗,面對種種質疑譏嘲,旁人規勸面對現實,他回答道:「我知道現實是什麼,……但若生命本身就是錯亂的,什麼是夢幻、什麼是現實?……最瘋狂的就是,看到真實的生活,卻很清楚知道它不正常、它不應該如此。」

所以試問,我們要如何對一個貧富差距日大,政策不透明又貪污腐敗的現實棄之不顧?

南非國父曼德拉如此評價自己畢生成就的事業,it always seem impossible until it done。他因反對南非種族隔離政治,前後共被當權者逮捕服刑27年半,政治信念從未因身陷囹圄而動搖,他開啓的政改志業,也從未因他被關而中斷,雖然他不確定在有生之年,是否能看到自己的信念戰勝對手,在南非土地上得到實踐。

這就是愚者的本質,不計成敗地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這些價值不會因你尚未成功實踐而顯得無意義,卻會因為你放棄堅持,永遠無法實現理想。

當權者要關押一位愚者藉此恫嚇,好讓我們做個識時務的智者,回歸關注個人或種族的利益的狹隘觀點,代價就是必須對現實中的貪污腐敗、不公不義視而不見。它也許會成功,因爲我們當中想要當傻子的人太少,而理想又不能當飯吃。

但在這個我們選擇當愚者,追求國家民主改革的時代,也並非什麽都無法實現,國陣在不再擁有三分之二國會議席、更多的民聯執政州屬已具有民主政治雛形框架、內安法令已被廢止、我們重新上街抗爭表達意見(無論合法與否),衝破許多過去被視爲禁區的言論空間。

這些成績,也將會是當個智者需要典當的。因此,若能够容忍國家民主建設的倒退,當個智者無妨。

若不,則要堅守那愚者的未竟之志,表明給當局知道,關押一位愚者,並不能終結這個愚者的時代,因爲在馬背上蓄勢待發的愚者們,只會朝民主化目標前仆後繼,拒絕馴化,拒絕用智者的腦袋來服從納吉政權框限的游戲規則,用行動宣示反抗精神不死,正義追求猶在。抗爭作為弱者的武器,一如前英國首相索爾斯伯利勛爵(Lord Salisbury)所言:「如果人民的勇氣敢與施暴者相抗衡,鬥爭就絕不至於絕望」,這句話今天讀來,依然啓發性十足。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2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5-02-15 星期日 11:3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213/

重返性政治:建構「肛交」的民主
February 13, 2015

這是一場在階序上先排除「性弱勢」的民主鬥爭,沒有將安華視為「性難民」也許是想象力的匱乏。實際上是來自一個對「性」的認識,過於封建與保守的社會,以至在這場挾帶性壓迫的民主風暴裡,沒有絲毫對「肛交」如何可能成為壓迫工具的反省。從反抗運動的應對策略上來看,這也是反對陣營、公民社會對民主價值有限的認識與篩選的結果。


【作者:黃科量】

「肛交」再一次轟然撞擊馬來西亞,如眾人所說,這一回仍然是對準民主的屁眼嗎?與民主先鋒安華形影相隨十幾年,徘徊不死,「肛交」原本所指涉的肢體動作與性情趣已幾近殆盡,只剩下安華家人傷懷的淚水與民主死亡的象徵。或是,更多一點的,網路上有些詩人作家願意以抽象的創作重返「性」的意義,大膽而不懼腥膻地說這是一場政治的肛交,是國家機器對上安華、對上安華的家人、對上安華的支持者、對上反對黨、對上選民,重重地肛交了他/她們。

這十幾年來,馬來西亞社會除去在詩與創作上勇敢擁抱「性」意義的前衛性格,將安華的「肛交」案變成作家的書寫題材,在隱喻之外的政治場域,依舊沒有人嘗試反省安華與「性難民」的關係,又或是返入性政治所處的社會結構,去解構施加在安華身上「性污名化」的政治迫害。

到今天,我們已經不得不問,經歷過曠日費時的司法審判,再審判,對整場鬧劇的反省走到根本了嗎?眾人關心屁眼,用屁眼創作與嘲諷,目的明顯並不在於洗清「肛交」的罪名,承認「肛交」的合法性,而是極力爭取一位戴著民主光環的實權領袖不再為政治壓迫受害,對這種有限度的反省,還包括局限於質疑司法程序不公、在生物科技上尋求DNA的可靠性、想象飛毯背後的無限陰謀,都沒有向我們解答為何強加在安華身上的性污名如此固著有力?「肛交」,這一條罪名,在《刑事法典》第377(B)条款上,銘刻著的只有安華的名字嗎?

近來眾多的評論都將「肛交」案,定調為民主與司法的崩壞,一如往前地丟掉政治迫害中的「性」意涵,377(B)既是性的政治迫害工具,卻又必須在服膺國內當前政治正確的立場上以「去性」的方式被凝視。從過去的應對策略來看,清楚可見所有為安華做的在於極力掙脫與「性污名」的關係,與「肛交」劃清界限,在安全地帶高呼有限度的民主,一種不可能也不敢包括「肛交」的民主。

嚴格來說,這是一場在階序上先排除「性弱勢」的民主鬥爭,沒有將安華視為「性難民」也許是想象力的匱乏。這種想象的匱乏,實際上是來自於一個對「性」的認識,過於封建與保守的社會,以至於在這場挾帶性壓迫的民主風暴裡,沒有絲毫對「肛交」如何可能成為壓迫工具的反省。從反抗運動的應對策略上來看,這也是反對陣營、公民社會對民主價值有限的認識與篩選的結果。不能與不敢動搖「性」—「父權」的權力結構,導致幾年下來所有的肛交案在「性」的視野上全部失焦,只注重如何持存民主革命的烈火,以「去性」的方式,僅僅看見「馬來西亞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這一類的說辭,就想企圖顛覆「性政治」迫害。如今,我們的詩人、我們的政治、我們的運動都已離不開屁眼了,這團在屁眼上熊熊燒著的烈火,只要污名一天存在,它一天都不可能熄滅。屁眼的烈火莫熄究竟意味著什麼?

先回顧以各種形式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出現的「性壓迫」,像是2012年就有馬來西亞教育組織為防治同志子女製作《LGBT(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指南》,冀以在子女成長時及早根治與排除不同的性傾向。又有甚者,1957年教育法令下擬定的通令(2003年7月),允許教師鞭打舉止娘娘腔的學生臀部三次。現在看來,或許還未有學生受到舉止娘娘腔的指控而遭受鞭打,同樣身處在這個高度「父權壓迫」的社會環境,安華與其捍衛的民主社會的屁眼卻已然燒起熊熊烈火,這種迫害的根本正是建立在排除國家內一群性傾向、性習癖有所差異的族群之上。

安華再度入獄,只在詩作里對「肛交」意淫是不足夠的,「去性」的政治對抗也必須被批判。我們的公民社會與反對運動必須重返「性政治」,重新詮釋與建構一個更具有包容力的民主價值。這種包容需要的是更多的想象力,去探問為何肛交可能作為性污名的工具、去想象國內受到性壓迫的「性難民」(如LGBT)與安華受到的不民主與不公正審判幾無差異、甚至在眾人都以為這理應是「去性」的政治對抗議程裡,將「性」召喚回來。從始至終,一個重要而迫切,卻又被刻意忽略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肯認與接受「肛交」的民主?

黃科量:國立臺灣大學社會所碩士生,《大馬青年》總編輯。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2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5-02-15 星期日 11:3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0214/

我們用安華的悲劇編織希望
February 14, 2015

我們無法確知,若安華繼續留在巫統,順利接任巫統主席和首相大位,其政績和功過會如何。他在下野後的歷史,卻可以告訴我們箇中功過。馬來西亞能在2008年和2013年兩屆大選向政權輪替走近了一步,固然可以歸功於兩次大選前的重大事件如2007年的印度人大集會和三次凈選盟大集會、趙明福命案等事件,但更應歸功於他發動「烈火莫熄」這個遠因甚至源頭。

【文/莊迪澎】

國會在野黨領袖、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依布拉欣曾經權傾一時,官拜副首相兼財政部長,而且是接任首相大位的第一順位人選。一夜之間,從權力的巔峰墜落谷底,還淪為階下囚。自1998年至今,17年來,安華一再與首相大位擦身而過,然後再次以「昂首闊步」、「永不屈服」的姿態入獄。說他是馬來西亞政壇的悲劇人物,並不會言過其實。他個人的悲劇,雖然也反映了這個國家民主淪陷、法治不彰的悲劇,但何其諷刺的是,馬來西亞政治改革的希望卻又是繫於他的悲劇。

安華是個爭議性的從政者,其爭議性可以理解,也難以理解。可以理解,是因為出身學運、《1960年內安法令》受害者、活躍於體制外「馬來西亞伊斯蘭青年運動」(ABIM)的他,在1982年為時任巫統主席馬哈迪所招安,進入體制內的巫統,而且依循巫統這個種族性體制的遊戲規則平步青雲;當中最為華人社會所批評的作為,莫過於他在教育部長任內推行不利華小的措施,例如鬧沸沸揚揚,最終以政府展開「茅草行動」收場的華小高職事件。

至於其爭議性的難以理解之處,儘管下野十七年來,安華從發動「烈火莫熄」(Reformasi)改革運動、2008年領導民聯促成吉蘭丹州之外另四州的政權輪替,到2013年幾近促成馬來西亞有史以來的聯邦政權輪替,但不少人,其中不乏那些期許改朝換代者,不正視他付出的代價大於所得,以及在促成民主化和淡化種族政治方面功大於過的事實,反而「念茲在茲」安華在巫統的過去,或是以一種清教徒似的道德標準來評論安華在野這些年來的政治言行。甚至在聯邦法院於2月10日裁決安華有罪和五年刑期後,也有人冷嘲熱諷地說,這只是安華的「投資」云云。

歷史無法假設,我們無法確切知道,假使安華繼續留在巫統,順利接任巫統主席和首相大位,其政績和功過會如何。然而,安華在1998年下野以後的歷史,卻可以告訴我們,安華的功過。我始終認為,馬來西亞能在2008年和2013年兩屆大選向「政權輪替」走近了一步,固然可以歸功於兩次大選前的重大事件如2007年的印度人大集會和三次凈選盟大集會、趙明福命案等事件,但更應歸功於安華在1998年發動「烈火莫熄」這個遠因甚至源頭。

安華、「烈火莫熄」和人民公正黨的重大意義,只要與東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和「46精神黨」(1988-1996年)對比,不言而喻。同樣是巫統黨爭/權爭的敗寇、同樣是馬哈迪的手下敗將,東姑拉沙里另立門戶所創立的是另一個要與巫統競比誰是「真正」維護馬來人權益的馬來人政黨(「46精神」指的是巫統在1946年創立之初衷)。當46精神黨表現不濟之時,東姑拉沙里試圖以操弄課題來力挽狂瀾(例如,他曾非議華商到中國投資乃不愛國);深知46精神黨欲振乏力之時,東姑拉沙里選擇解散政黨,重返巫統,從此滿足於以國會議員的身份偏安吉蘭丹州話望生。東姑拉沙里在野八年,對馬來西亞的政治改革(尤其是種族政治的改革),談不上建樹。

從「烈火莫熄」到人民公正黨,安華始終選擇了多元族群的路線。十七年下來,成果如何,固然會人言人殊,但吾人應自我提醒的是,種族政治在馬來西亞的土壤盤根錯節數十年,不是十年八載可以翻轉,也不可能徹底翻轉,以不切實際的標準或時間表催促安華或人民公正黨徹底改變這個政治現實,然後見大業未竟便極盡奚落,甚至倒戈相向,並不公允。「烈火莫熄」畢竟為走出國陣-巫統主導的種族政治桎梏邁出了第一步,往後民聯在雪蘭莪及檳州執政,從行政議員種族結構相對平衡,以及相對淡化種族色彩的州政府政策,雖然尚未盡如人意,但這是這方面的實踐有助於過去數十年來生活在國陣-巫統的種族遊戲規則底下的各族群開始「習慣」不同的可能性,進而重建族群之間的互信。

其實,從很多人對安華的批評,即可看出國陣—巫統治下的「洗腦」工程何其可怕。很多人無視安華十七年來的作為對馬來西也政治乃至這個國家產生的正面效應,冷嘲熱諷安華要入主布城、當首相、州務大臣,是不折不扣的權力狂。正是這種思維使然,我們可以看到有人在臉書嘲諷安華入獄是他爲了入主布城而做的「投資」,知識份子和公眾為他叫屈儼然笨蛋,卻不批判和譴責政府濫用大大小小的國家機關整肅異議分子的不公義作為,究其因與國陣-巫統數十年來「指責」在野黨只爲了當政府的「負面宣傳」息息相關。

從政者和政黨要實踐政治理念和政綱,打造理想的國家,執政是必經之路,這是政治學常識。然而,國陣-巫統治下各種官方和私營宣傳機器已習慣了將在野黨和從政者追求執政機會定調為一種不高尚的私欲;個人印象深刻的其中一個例子,莫過於二十年前,民主行動黨和林吉祥著眼於拿下檳州政權而發動「丹絨三」戰役時,《南洋商報》在投票日前夕以漫畫嘲諷林吉祥「做夢也想當首席部長」。

可喜的是,2013年大選期間,舉國洋溢著殷切期盼民聯入主布城的熱情,以及「五零五,換政府」、「Ini Kalilah」和「Ubah」的呼聲此起彼落,此一現象說明前述對在野黨的負面宣傳,效果已不如從前(雖未完全失效)。然而,此一變化並非「無中生有」,倘若沒有2008年那一場「意外」的勝利讓民聯得以在雪蘭莪州和檳州執政,讓選民「看見」了新的政治可能性和民聯的行政能力,「政權輪替」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還只是一個不切實際的遐想。「執政」對促成政治變革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般。

民聯在2008年及2013年大選的斬獲,群眾的推力確實功不可沒,但政治鬥爭要有顯著成果,從政者肯定也不能缺席。1999年和2004年大選,安華還在監獄,在野黨收穫一般,固然不是單一原因造成,但在野黨缺乏一個各族可以接受且認為有行政能力的政府首長人選,應是原因之一。2008年和2013年大選的重大突破,安華彌補了這方面的缺失,委實應記上一功。同樣重要的是,即便人民公正黨在2004年大選幾近全軍覆沒,僅剩旺阿茲莎保住峇東埔一個國會議席,安華和人民公正黨沒有像東姑拉沙里那樣退守討好、爭取馬來人穆斯林支持的種族政治,而是堅持多元種族的路線。

對比東姑拉沙里的鬥爭除了沿襲巫統的種族政治就是囿於經濟資源的爭奪,安華17年來訴諸民主、跨族群的政治鬥爭,以及他一家子連帶承受的政治代價,我們今天所懷抱比過去任何時候更積極、樂觀的政權輪替和民主化希望,不正是以安華的悲劇來編織的嗎?


莊迪澎:傳播「學/術」兩棲,長期觀察支配媒體業的政經因素、主張推廣媒體教育是新聞自由運動的重要工作。先後擔任馬來西亞新紀元學院媒體研究系創系主任、已停刊的《獨立新聞在線》創刊總編輯。2010年起自資架設《馬來西亞媒體識讀資源網》,彙整和分享本地媒體研究文獻,以利提升媒體識讀能力。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