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了解多一些关于罗兴亚难民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0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黄进发 写到:
谢谢师兄的回应。

有关宗教和杀戮,可以有三种关系
1。基于宗教而杀戮 (because of)
2。相悖于宗教而仍然杀戮(despite)
3。杀戮和宗教无关(unrelated)

许多人爱认定宗教(一种或者所有)和杀戮没有关系。我觉得是昧于真相的政治正确。个人因素的杀戮,即使是宗教人员,可以和宗教无关。然而,牵涉到认同,以宗教群体之名展开的杀戮,不可能与宗教无关(unrelated),而只有“基于”(because of)和“相悖于”(despite)两种可能。

“基于”当然有可能是对教育的误读或曲解,然而,就算是“相悖于”,宗教毋需负上责任,同一宗教的信徒是否就没有相责之义呢?对于外道攀附,宗教主流总是反应激烈; 教义上不脱离主流,行事上违反教义,其他同道是否就必须视而不见?

从教义上来看,以杀生为首戒的佛教当然对缅甸的族群灭绝没有责任。释迦族为了不造业宁可亡国灭族也不愿动武的典故完全排除了圣战的合理性。这一点,佛教教义的无涉是毋容置疑的。

然而,佛教徒要怎么看待世间的杀戮?这杀戮甚至发生在佛教徒之间,缅甸、暹罗、吉蔑、老挝这些都是南传佛教的王国,但是过去都征战不断,缅甸攻破暹罗首都就有两次之多,缅甸掠周遭民族为奴隶的记录也很多。这些战争并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我常常在想,禁止杀戮的佛教对这些国家的权贵有影响力吗?

这仿佛是对佛教至少僧侣要求太高,让他们太承重。可是,如果佛教徒宣扬阿育王在皈依佛教后放下屠刀的事迹来证明佛教思想的伟大,那么,当佛教不能阻止杀戮时,扣问佛教思想有无产生影响不是很自然的吗?

请不要误会我针对佛教。我是个尊重和重视宗教的功利主义者(utilitarian,没有中文用法一般的贬义),对于宗教能不能减低人间的戾气与不公有所期望。从教义和实践上去看,佛教是极和平的宗教。可是,“极和平”是相对于其他宗教而言,不代表佛教徒或佛教徒国家没有杀戮。讨论佛教徒如何能够发挥佛陀精神阻止杀戮,不是以“连坐”(guilt by association)的方式指责佛教徒需要为其他佛教徒的杀戮负责。我希望佛教界还有这个讨论的空间。

不论何种宗教,宗教信徒在面对同信仰者犯的杀戮或其他深重罪恶,尤其是针对其他宗教的信徒时,一般都会否定本身宗教的相关性,而指向人性。这种普遍性的反应,拒绝正视宗教对社会的影响,拒绝正视宗教应该对宗教民族主义/宗派主义采取怎样的立场。

如果“杀戮”是基于“宗教”之名,宗教主流难道没有划清界限、清理门户的责任?数月前,英国最新的恐袭事件后,百多位伊斯兰宗教师拒绝为嫌犯主持葬礼,以便在仪式上断送这些恐怖分子上天堂的奢望,以此表明恐袭不为伊斯兰所容。请问这样的表态难道对匡正穆斯林思想没有正面影响?

即使不是以宗教之名,而只是违反宗教,难道宗教主流就没有责善的道德责任吗?美国前总统卡特一生是南方浸信会的虔诚教友,却因为反对教会坚持男尊女卑而退出教会,难道对教会没有道德压力?

罗星亚穆斯林与阿拉干佛教徒、缅族佛教徒的恩怨情仇,和全世界大部分的族群冲突一样,没有简单的黑白对错。然而,缅甸军队镇压罗星亚游击队以平民作为报复对象、翁山素姬封锁新闻、企图控制舆论、把受害者的证词污蔑为“假强奸”(fake rape),这些不是很明显的事实吗?缅甸与罗星亚人需要政治解决而非军事镇压,不是很明显吗?

马来西亚乃至全世界缅甸以外的佛教徒,以不杀为首戒,能不能为阻止杀戮尽一点力?

您可能问,外人能够做得到什么吗?穆斯林不是已经示威了吗?

全世界的穆斯林再愤怒,都不可能阻止缅甸军政当局的杀戮,因为,穆斯林的威胁正是官方打压罗星亚论述的重点。全世界穆斯林骂得越凶,缅甸军政当局就越不可能低头,因为那等于向敌人投降。

唯一能够让缅甸军政当局收手的只有全世界的佛教徒。缅甸军政当局对罗星亚的高压政策其实是要讨好占人口九成的佛教徒,也受到大部分佛教徒的支持。这正是翁山苏姬为什么为了巩固权力丢掉过去对人权的信仰的原因。

在缅甸,有多少佛教徒会反思,军政当局对罗星亚的高压政策,是否符合佛陀的教义?有多少佛教徒会祷告阿拉干州人人都得平安?如果大多数人都这么做,阿拉干州不会早就和平了吗?如果缅甸的佛教徒因为身在局中忘记了佛陀的教诲,而全世界的佛教徒却一致为阿拉干州的和平而祈祷,缅甸的佛教徒难道会完全无动于衷吗?

我绝对相信,马来西亚的佛教徒可以为罗星亚人和阿拉干州的和平做出贡献,至少比几天前1000穆斯林的示威更有影响。

然而,在非穆斯林备受歧视和压迫的马来西亚,要非穆斯林为别的国家受苦受难的穆斯林发声,很多人会不甘愿。

在这个鹬蚌相争是王道的社会,宗教更多时候不是超越,只是社群认同的符号和政治动员的工具。

我深切期待,佛教是例外。如有得罪,还请海涵。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0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沈明信 写到:
謝謝進發老師。

我離題說一個故事:我有一位朋友,他是佛教徒,也是富商,也是長期關心緬甸課題的朋友。他在這過去兩年來,一直在對我說:「你不要一直老想著寫報導,做一點實際的事,我們來辦論壇,由佛教來辦,請穆斯林來對話,呼吁停止對羅興亞人的殺害。」
這樣的事印尼做過,還發表了鏗鏗鏘鏘的宣言,選用了佛經、《可蘭經》最優美動人的辭句,全文刊在《普門》雜誌——當然,是我們做得不夠多,所以事隔兩年了,羅興亞人還在緬甸流血受傷。

不過,當我一聽又是論壇,就興趣缺缺——不在我的領域範圍,我搖筆桿的嘛!而且就我所知,除非是辦給專家學者的學術研討,面向公眾的論壇,哪一場不是台上說說,台下滑手機?我們可以辦,但要辦多少場、多少人的論壇、要有什麼樣的主講人才能有效果——如果可以請到翁山淑姬和羅斯瑪來一場回佛對談,手牽手、大擁抱,那又不一樣。

過後,我又自我檢討,應該是我這種只讀到中六、不學無術的人,才不重視論壇。後來啦,我就去參加了一個羅興亞課題的論壇,賽哈密是開幕嘉賓,台下擠了百來名羅興亞難民,交頭接耳談話、小朋友們跑來跑去當運動場,台上各宗教代表講什麼,沒有人聽進去,結束了無痕。說實在的,羅興亞人才不需要聽外國人談他自己熟悉不過的事,散場後人人興高彩烈吃飯。主辦當局鄭重推荐那飯是羅興亞人煮的Nasi Bryani,還真好吃。

華人沒人出席,馬來人只有很少數。發動佛教徒來參加論壇?(應該是要用逼的)不是我說一句現實、傷人的話——農曆七月,你在一個禮堂隨便掛個「超荐法會」的布條,不用發動,那些人全部自動湧來。所以,在馬來西亞這樣的環境,我想除了論壇之外,我們可以做什麼?

對於羅興亞人的課題,我最有興趣的只有一個——抽離國家、種族、宗教這些身份,人與人之間還能不能保有那種強烈、不可遏止、毀滅性、純粹的恨?如果不能,那麼,人,是否可以自覺這些外在的因緣條件是會改變的,不是永恆的,凡事不要過於武斷絕對?

我就很想寫一個故事:一個若開人和羅興亞人,流落到馬來西亞相遇,後來,他們都改換了宗教;後來,他們共同的敵人是馬來西亞的流氓和警察,他們還會保有最初對彼此的恨嗎?

這百年來,羅興亞人殺若開人,若開人殺羅興亞人,他們心裡的恨,是很直接、強烈、莫名的。如果不是有政府軍在旁守著,你說羅興亞人會殺若開人嗎?我告訴你:絕對會,這樣的答案一點不出奇,現在只是看誰的命比較好,命運的骰子在誰的手上。

這樣深層的恨,沒有一個外國人能撼得動,你叫盡全天下佛教大德、回教大德呼吁都沒有辦法。你唯有回到事情的源頭,去看看人心裡那種放不下的恨,那個死結打在哪裡。

我曾在阿拉干訪問一名若開人的代議士,他是佛教徒,我也是佛教徒,兩個小時的英語訪談,我沒有聽到他說一句「我們佛教徒」,我聽到的只有「我們阿拉干人」。你把宗教的身份濾掉之後,還有種族的身份;你把種族的身份濾掉之後,還有緬甸和孟加拉之分。

我後來和一名年輕的若開律師談這些事,他開口又說:「他們那些羅興亞人……(不是那些穆斯林)」我受不了當場發飆:「可以不要再去想你們身份的不同,而是去想你們同樣都是人!你們住在同一片土地上,村子接著村子,鄰舍著了火,你家可以幸免嗎?政府這樣欺負羅興亞人,你的身旁就像放了一顆定時炸彈,晚上可以睡得穩嗎?就不怕他們哪天受不了折磨,衝出來報復嗎?不管你喜不喜歡,若開人和羅興亞人的命運就是被綁在一起,你要想的是如何與他們在這片土地上共存下去!」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是從佛教的角度說一堆「眾生平等」的話,因為在這件事情上,宗教不是他們可以聽得進的點。

若開人和羅興亞人需要什麼?我們該給他們什麼?是給他們真正需要的?還是給他們我們認為他們需要的?他們想要的,我也許給不到。我想做的,只是我個人的夢想——想給他們寫一篇長長的故事,談人性的那種深沉、不可遏止的恨,如何可以在一個轉折點後輕輕放下。為此在我死後,請叫我作馬來西亞的 Pramoedya Ananta Toer。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1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黄进发 写到:
谢谢明信老师。期待您的文字。

我不相信论坛在这一刻有什么作用。今天双方实力悬殊,决定要不要政治解决的是缅甸军政当局。论坛不会改变缅甸军政当局的计算,穆斯林的示威更不可能。如果宗教有可能创造什么奇迹,它的手段必然是温柔的,才能够让人心转化。

所以,我一开头的建议就是为缅甸的和平祷告,不需要选边站。以最温柔谦卑的姿态召唤人心就好。


您一再强调,若开族和罗星亚族的冲突真正根源是族群,不是宗教。

巴勒斯坦议题从四十年代到六十年代都是阿拉伯人与犹太人的冲突,也是族群性的,也和土地有关。今天,这个冲突再明显不过是伊斯兰与西方的对决,因为其中一方在世俗民族主义失败后转向宗教,并进行全球动员。

三年前,马来西亚的穆斯林大多数人不关心罗星亚人,因为他们不是阿拉伯人,肤色又黝黑。那时候,罗星亚人也没有什么中东的金援,圣战分子也不管他们。

现在,罗星亚已经慢慢变成新的巴勒斯坦。等到它全面巴勒斯坦化时,到时冲突的两方会是谁呢?若开族和罗星亚族吗?

我希望我看错了。或许,我应该等到事态严重到每个人都看到时才开口。

对于那么多被冒犯的佛教徒和非佛教徒,原谅我把话说得太早吧。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1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沈明信 写到:
回應進發老師的帖,一些看法供參考交流:

黄进发 写到:
唯一能够让缅甸军政当局收手的只有全世界的佛教徒。

我不認為。翁山豁出去了,大家卻從不問她這樣的轉變是怎麼來的。她在國內的面對的壓力,肯定大過我們這些外國人能施予的。我在曼德勒訪問過一名NLD的佛教女黨員,她那口沫橫飛痛罵威拉督、同情羅興亞的狠勁兒,我真擔心她會在採訪現場激動得暈過去。從她的口中得知,像她這樣的極積份子,不在少數。你以為國內佛教徒、社運份子、黨工、穆斯林黨員沒有罵翁山的?他們的聲音還弱過我們這些隔山隔水遠在天邊的?

黄进发 写到:
在缅甸,有多少佛教徒会反思,军政当局对罗星亚的高压政策,是否符合佛陀的教义?

我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我去採訪不只是採訪穆斯林的社運份子,佛教徒的社運份子、人權律師、救護回教徒的僧侶,佔了我訪問的40%。有一些內容因為過於重覆了,我保留了回教徒的訪問,把佛教徒的訪問割捨不寫,但我所保留的錄音存檔可以證明。

黄进发 写到:
我常常在想,禁止杀戮的佛教对这些国家(緬泰)的权贵有影响力吗?可是,如果佛教徒宣扬阿育王在皈依佛教后放下屠刀的事迹来证明佛教思想的伟大,那么,当佛教不能阻止杀戮时,扣问佛教思想有无产生影响不是很自然的吗?

來到21世紀,我們問責某個政治工作者,先問責他的宗教?讚美某個政治工作者,先讚美他的宗教?不知道經歷大風大浪、老牌民主的歐洲人會同意嗎?阿育王放下屠刀,緬泰國王卻沒有放下屠刀,就好像希特勒和曼德拉同屬天主教徒,行徑卻不同的道理是一樣的。你不能在梵蒂岡讚美曼德拉是一名高尚的天主教徒、人品光輝時,同時質問如果天主教可以給予好的影響,為什麼沒有影響希德勒?當然,有人爭議希德勒到底信仰什麼,但相信我,沒有了他,我也可以輕易從Google翻出其他負面的例子佐證。

黄进发 写到:
马来西亚乃至全世界缅甸以外的佛教徒,以不杀为首戒,能不能为阻止杀戮尽一点力?

是的,世上的殺戮很多,我們一視同仁,給予批判。從美國入侵伊拉克、南京大屠殺、IS到羅興亞悲劇,都是如此。

黄进发 写到:
有多少佛教徒会祷告阿拉干州人人都得平安?如果大多数人都这么做,阿拉干州不会早就和平了吗?如果缅甸的佛教徒因为身在局中忘记了佛陀的教诲,而全世界的佛教徒却一致为阿拉干州的和平而祈祷,缅甸的佛教徒难道会完全无动于衷吗?

全世界的基督徒、全世界的回教徒、全世界的佛教徒,是一個理想化的表述,我很期望全世界的回教徒為IS的受害者祈禱,感化IS,正當大部份的受害正是回教徒本身!我也很希望全世界的佛教徒為世界上所有的殺戮祈禱,包括羅興亞的慘劇。要跳脫時空所限做到「全世界」,最佳的辦法就是在他們每日的課誦這麼做,但是我覺得大部份佛教徒很少做早晚課,不比回教徒一天禱告五次,大家若能努力精進,就可以略盡綿力。

黄进发 写到:
讨论佛教徒如何能够发挥佛陀精神阻止杀戮。

要发挥佛陀精神阻止杀戮,而且是一視同仁阻止世間所有的殺戮,請大家都來奉行五戒。戒律其精神最麻煩的一點,是自我要求,而不是拿來評斷別人。果真如此,最有效的方法是加快、加強佛教教義在全世界的弘化,這個我們應當來努力。或是大家認為,我們到報章發表文告,在廟裡點燈祈福,殺戮就了了?

黄进发 写到:
英国最新的恐袭事件后,百多位伊斯兰宗教师拒绝为嫌犯主持葬礼,以便在仪式上断送这些恐怖分子上天堂的奢望,以此表明恐袭不为伊斯兰所容。请问这样的表态难道对匡正穆斯林思想没有正面影响?

可以的,這個責任就交到緬甸僧侶的身上了,我們樂見其成。若不是在地的僧侶,如何能夠做到類似上述「不主持葬禮」這種強而有力的直接表態?佛教在全世界的結構是自由而鬆散的,不如天主教有教皇的如臂使指、伊斯蘭教有金融體系相連一起。緬甸的教派自成一體,自詡為印度佛滅後最純正、最古老的傳承。緬甸鎖國那麼多年——這個大家都懂,最近這十年來才開放,從未曾聽過緬甸教界要參考世界佛教大家庭意見什麼的,就連該國相熟的寺院團體大家也沒認識幾個。不像藏傳的法王說一個什麼,其全世界教徒馬上跟隨,我不認為海外佛教對緬甸教界有這樣大的影響力、動員力。此外,緬甸上座部僧侶還堅守一條戒律:不說君王過失,也就是不議政,佛陀的原意是不能把寺院當成政黨的黨所,讓各種意見、是非、流言滿天飛。我點出的這些都是實際的困難點。

黄进发 写到:
您可能问,外人能够做得到什么吗?穆斯林不是已经示威了吗?

方法用對了嗎?問題解決了嗎?仇恨減少了,還是增加了?他們有示威的權力,我們每一個人就有檢視這場示威是否有解決問題成效的權力。

我提重點:如果我們大事表態、施壓:「促請緬甸的佛教徒停止殺害羅興亞人」,導致的問題有三:
(一)把羅興亞課題簡化為「單純的宗教逼害」,而這不是真相。
(二)在馬來西亞這樣的敏感國家,我們應該說明、還原真相,一同譴責殺戮,但不該誤用危及自身、擴散宗教仇恨的方法。
(三)就這個課題,「緬甸的佛教徒」大帽子一扣下,那些成千上萬為羅興亞人奔走的緬甸佛教徒、安分守已不擾他人的佛教徒,我們置他們於何地?No no no no , that is not me !

總結來說,我的立場有兩點:
(一)羅興亞人悲劇絕對不是單純的宗教逼害,釐清、接受事實真相,才有可能解決問題,否則就會下錯藥,讓事情更複雜。
(二)譴責一切的無辜殺戮,不管施者與受者是何方。

以上數點,供老師參考。
今夜,我願為無辜的受難者一同沉浸於佛陀的慈悲,願他們遠離一切的身心痛苦。若有見聞者,與此共迴向。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2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上述中文版的讨论很好,欣赏沈明信先生的文字,不管是立场、论述,乃至其内容,都符合一名佛弟子不卑不亢的风范。佩服!

黄进发博士看似要唤起佛教徒反思,但其后果却可能会是他想象不到的。在这宗事情上,我们可以关心,该关心,但不是把“佛教徒”牵扯进来。黄进发博士不只是用中文讨论,还用英语写下他的观点。

黄进发 写到:
The question we should ask, is not whether Aung San Suu Kyi is worthy of her Nobel Peace Prize, but whether the acts by her and the Burmese Army are in line with Buddhism.
It would be most powerful if a practicing Buddhist asks, 'I am a Buddhist. I wonder if Aung San Suu Kyi and those Burmese soldiers involved in attacks on Rohinya civilians act according to Buddha's teaching.'
We must hit at where it hurts. Isolation by Buddhists all around the world would be more effective than curses by Muslims all around the world. The greatest blow can only come from 'own people', never outsiders let alone antagonists.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2:3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篇文字用词虽然粗俗,但我觉得他倒是说对了!

豬哥 写到:

緬甸軍人砍回撚,關不關佛教的事?是不是佛教恐怖主義?
不是,完全不是。
為什麼不是,為什麼回撚炸人我說是回教的錯,緬甸方丈砍人我卻說不關佛教的事,是不是雙重標準?
不是。

回教恐怖分子和愛國的緬甸方丈的差別是,後者沒有quote佛教經文來justify自己的行為。
除非,緬甸方丈砍人時,說引述《法華經》第三章第六段說:
bucibu himani 5 vikivi ma nase 地藏菩薩本願經阿修羅,殺!
然後再砍下去,而且還有全世界看了以上經文的佛教徒有一部分也跟著砍,那麼這就是佛教恐怖分子。

再一個比方,今天不管雞哥再暴政,義父jamal再神經病,我們只會罵國陣的錯、巫統的錯、種族主義的錯,我們不會說雞哥的貪污是回教的問題,我們不會說義父罵華人豬是回教的問題,但西方殺《查理週報》的回教恐怖分子卻是回教的問題。

這種簡單的分別,我才不信學者如方丈看不懂,不會分。

緬甸的問題,頂多是太愛國的民族主義,並非什麼宗教問題,馬鏟關注羅興亞,是因為緬甸是佛教徒,它們可以趁機把佛教拉下水,這樣就可以淡化全世界針對回教的攻擊。

這些劣等種族的心思,寶寶一看就懂。

只有方丈這些表面大愛,暗地裡為自己撈光環的人才假假跟著回撚隨雞起舞,渾水摸魚。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09-17 星期一 12:1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Yoke Kong Chiong
9月2日 写到:

黃進發說羅興亞是新的巴勒斯坦,大家可以去看他如何分析並得出以上結論,免得說我刻意曲解他人論述。

我不是要故意找黃進發的砸,沒那麼得空到處樹敵。我只是不明白為何他會在此時此刻發表這種高見,而且硬要拉佛教下水。

雖然黃進發沒有明說,但是行文間就暗示了,「以巴衝突最終上升成全球性衝突,變成伊斯蘭對抗西方」,所以羅興亞的衝突,最後也會演變成「伊斯蘭vs佛教」?

首先,黃進發要拉佛教下水,也必須了解一下佛教的本質,佛教並非伊斯蘭或基督教那種範疇的宗教,曾幾何時你見過佛教徒會用佛法號召全世界佛教徒拿起武器為政治服務?

萬一不幸的,若開邦的衝突升級,羅興亞最多也只是變成另一個北大年,而不是巴勒斯坦,而且這恰恰給討厭伊斯蘭的人多一個理據,即穆斯林在全世界都不能跟任何人和睦相處。

所以黃進發更應該呼籲他的穆斯林朋友,叫羅興亞的武裝分子收手。

而馬來西亞首相納吉更要負上極大的責任,為了轉移我國的政治矛盾和焦點,玩弄宗教情緒,激化他國政治矛盾,與其擔心巴勒斯坦2.0的誕生,倒不如擔心東盟會不會就此分崩離析啦。

如果黃進發早出生幾年,搞不好他會危言聳聽泰國北大年和菲南摩羅蘭會變成巴勒斯坦2.0,是泰國佛教政府欺壓穆斯林 and 菲律賓天主教政府欺壓穆斯林,真是亂來;

而這更凸顯馬來西亞政府的虛偽,為什麼馬來西亞政府不敢聲援這兩國的分離勢力?是不是泰南和菲南就在你國土邊界,怕玩火太大燒到自己的手?還是緬甸比較弱小好欺負?或遠在天邊就可以亂來?

突發起想,不如要求獨立的台灣人和香港人皈依伊斯蘭?到時候全世界很多人會聲援你們的獨立運動的,人數絕對多過大中華膠。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09-17 星期一 7:1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黄进发 03/09/2017 写到:
明信老师,我们很多看法其实相近,只是表达方式和侧重点不一样。譬如,我一开始就指出穆斯林示威不会达到灭火的效果,您也质疑穆斯林示威背后的政治意图。我也不认为杀戮都是缅方所为,或者认为罗星亚族古往今来就是受害者一方。我只是根据新闻讯息判断,眼下缅甸军方下手最重,而政治解决只有缅甸军方同意才有可能。

对于认真参与讨论的朋友,我们之间的差距(国民老师的看法j和您相差不远)应该进一步理清,尽管我们最终仍然不同意见。要借机放火的人,就让他们去放吧。火有多少因缘,就让它烧多久。我晚近几年来招惹太多人的憎恨,连带打扰到老师清静,海涵。

窃以为,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有两个:
一。缅甸以外佛教徒的表态会不会发生作用?
二。佛教徒以佛教徒之身表态关注会不会弄巧反拙?

针对第一点,明信老师您强调,缅甸佛教界独立行事多年,不会受国外佛教界制约,也强调翁山素姬本身党内都有人强力批评她对罗星亚族的政策,而她一样不为所动。老师亲自去缅甸采访,我当然相信老师对在地状况掌握得比我精准。

翁山素姬背弃本身多年来的人权理念,除了对军方顾忌,更是俯顺民意,因为强硬镇压罗星亚人是缅甸佛教徒民意主流,连在马来西亚工作的缅甸外劳都不例外。而缅甸佛教徒这些单面向的看法反过来也影响国外民意,厌恶穆斯林霸权、对穆斯林外国人轻易取得公民权尤其愤怒的马来西亚非穆斯林中,许多人都照单全收缅甸的官方说法,完全不捡视包括联合国严谨调查下采获的最新证据。这种反应,看看老师帖文下许多留言包括一些佛教徒的就很清楚了。

这种应和难道不会让国外乃至国内缅甸佛教徒更觉得理直气壮吗?反过来说,如果今天缅甸佛教徒看到的国际新闻都有世界各地佛教界为若开邦和平祷告的消息,他们难道会无动于衷?我没去过缅甸,或许他们都已经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可是,或许宗教情怀会让他们减少锐气,或许。至不济,马来西亚国内挺缅甸而杀气腾腾的气焰或许会小一点,这一点,明信老师应该可以同意吧?

感激老师在文末以梵音抚慰死者心灵。通冥的神通以外,我认为祷告有两个功能,第一,让祷告者反躬自省,检视本身意念;第二,祷告尤其是众目下的集体祷告,其实是传送讯号(signalling),会对周遭的人产生一些影响。
这来到第二个问题。明信老师和国民老师都不约而同,担心佛教徒表态会让冲突染上宗教色彩,陷关心罗星亚族的缅甸人于不义,使世人以为所有缅甸佛教徒都参与或支持迫害罗星亚人;甚至于担心殃及马来西亚的佛教徒。两位老师的说法是,这是若开人(佛教徒)与罗星亚人的冲突,不是佛教徒对穆斯林的集体迫害。佛教徒以佛教徒身份表态,就会坐实这种宗教冲突的印象。

我一开始就强调,杀戮不是”基于“(because of)佛教,而是”相悖于“(despite)佛教。这一点和两位老师一再强调不是“(出于)宗教(的)迫害”没有冲突。杀戮”相悖于“佛教而佛教界并不以为忤,相比于面对附佛外道威胁时的精进刚猛,不是有点奇怪吗?

明信老师深通国学,应该记得晋国史官董狐的“赵盾弑其君”直笔吧?杀晋灵公明明是赵盾的堂弟赵穿,当时作为相国的赵盾已经逃离朝廷,董狐怎么能够因为赵盾在事发时没有逃出国境,事后又没有惩处赵穿就把杀人的帐算在赵盾头上呢?

如果今天若开人或者缅甸军人是赵传,举国都否认杀戮平民有什么不当,要不就说是假新闻,要不就数数百年的旧账,赵盾会仅仅是翁山素姬吗?
假设今天世人蒙昧,要把佛教徒当成赵盾,请问,(A)让佛教徒展现不同的声音,菩萨低眉的哀伤也好,金刚怒目的批评也好;(B)让佛教界除了极少数染血的凶手之外,无声之处还是无声,没有惊雷;在两者之间,哪一种方式最能够避免复杂多面向的杀戮被简化成宗教冲突?

事实上,要扩大宗教冲突,并不需要双方对等的投入。本周的千人示威,主办当局要营造“穆斯林又被异教徒迫害”,其“项庄舞剑”之心不是极其明显吗?这正是我所谓“巴勒斯坦化”的意思。我为什么建议佛教徒公开为若开邦和平祷告,除了希望能够让缅甸当局感受温柔的压力,也是要打破这种廉价的造势。
( 如果方便,我觉得明信老师所采访到的佛教徒对杀戮的谴责,应该公布于世。)

明信老师非常用心的用文字扩大信众的地平线,让马来西亚中文佛教徒可以理解千年来佛教与nusantara的连接。我tag老师后,老师不止一次慨叹,做佛教徒很沉重,很累。我可以理解,也非常抱歉。

我以前和一位穆斯林好朋友谈起,穆斯林主流社会需要和激进分子划清界限,她也埋怨做穆斯林很累。我相信,英国那100多位拒绝为恐袭嫌犯主持葬礼的宗教师,之前也必然有很多觉得很累。

中国有一年限制维吾尔族斋戒时,有我不认识的穆斯林在网上质问我为什么没有反对,因为他认为我平常对穆斯林有诸多批评。我查询确知真有其事(不过不是整个新疆)后,我就设立一个脸书专页要求中国政府解禁。中国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在一些老左前辈眼中,我就是反中分子,我为什么要为它的行为负责呢?

我当时也觉得有点累,但是,我知道,我不要让一些穆斯林的悲情动员得逞。当他们下一次质问我是否护短时,我可以理直气壮回答他们,我支持宗教自由不是仅仅为了非穆斯林。

明信老师,希望有一天,世界变化到我们都能只做自己,不用再觉得累。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09-17 星期一 7:2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沈明信 03/09/2017 写到:

這兩日有關羅興亞悲劇與佛教徒責任的討論,出現了很多廉價的懷疑及情緒。

我身在這暴風圈,只得被動式在臉書上開始寫一些風花雪月,希望大家可以冷靜一下,別罵啦!

但我後來發現,這種廉價的懷疑及情緒,在各方短兵相接之後,只有相互加深、加劇,而原本我們是要來解決問題的。

廉價的情緒有二,一是把進發老師辱罵成文棍之流,站在討論的立場上,萬萬不該如此惡言相加;二是情緒激動之後,枉顧生靈塗炭,不顧青紅皂白把羅興亞人的死傷斥為活該,說這樣的話,還是人嗎?

有時評人點出進發老師建言的善意,怒斥這些胡亂扣帽之人,但這在這些訶斥之中,竟然迸出了「不同意者大可質疑本地佛教徒發聲的有效性」這樣的一句,而且,按讚者眾,包括在下。

原來,這方面的疑竇還存在的。

我之前的三篇帖文,近萬字,解釋了佛教現有組織力、動員力的現況,既然「本地佛教徒」仍然逃不了被「質疑」的命運,我就借這個機會不怕饒舌,再向諸位報告一下。

感謝有人為進發老師仗義直言,這也是我想做的。此外,也讓我有機會澄清一下,在此謝謝陳惠思小姐。

準備好了,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論題:民眾可質疑本地佛教徒為何不能對翁山淑姬、緬甸政府、緬甸佛教徒做出有效發聲,以停止羅興亞人的悲劇。
(這論題如果有問題,請各方檢舉,我可以修改。)

答辯:
世界佛教概況——四大佛教區域(三國一區)—印度、中國、印尼、中亞細亞,佛教遭遇到滅頂式的摧毀,摧毀者依序排開:回教、共產黨、回教、回教。很遺憾,但這是事實。這些地方的佛教,要遲至十九世紀(中國是近十年),才開始有零星的復甦,更多的地方,至今乃如如不動——譬如,過去的波斯帝國王子出家、高僧輩出,現在你只能在伊朗清真寺的花紋裝飾,找到佛教曾經盛行的痕跡。

日漸式微的五國—日本、朝鮮、韓國、越南、尼泊爾,因為神道教、基督教、印度教和共產主義的影響而逐漸式微。

剩下的純正佛教鐵杆子國家或地區——蒙古、西藏、卡爾梅克、不丹、斯里蘭卡、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十根手指頭都不到。這些國家都不是海洋民族,經濟水平不高,多居內陸山區,很難發展成為可以影響他國內政的佛教國家。

縱觀現況,你就可以明白,佛教未能如同基督教、回教,在過去千百年來穩健成長,隨著時代的進步發展出龐大的跨國組織及體系,甚至有能力發動大規模的宗教戰爭、建立金融體系。你可以去問問駐守在羅興亞地區的軍人,他們是政府軍或宗教軍?聽命於總司令或僧侶?如果答案是後者,請告訴我,我很有興趣立刻跑到前線採訪。再來,伊斯蘭的金融系統,全世界相互支援,更是讓佛教徒羡慕不已——你看佛教要建一個會所不都是「素宴籌款」、「法會籌款」、「義走籌款」,每天籌款沒完沒了。至於說,西藏及台灣的部份團體,發展出國際性組織,但你一翻開他們的歷史,全都是一九四九年後中國赤化後才成立,目前還在掙扎著走出漢族、藏族的信徒圈子,接引當地民眾。你說,世界佛教大家庭,沒有一個統一性的組織,沒有核心領導手握武器和美金,怎麼樣對緬甸政府開聲叫板?

你不能把基督徒、回教的模式套在佛教身上啊!

請問,你要質疑本地佛教徒什麼?

緬甸佛教概況——緬甸佛教自成一體,自詡為印度佛滅後,最純正、古老的傳承,要說到教史、戒律、原始教典,你不可能辯得過他——他是老大。僧團各有自己的傳承導師,而且持戒不議政。緬甸鎖國多年,這近十年來才開放,不只是語言不通,大家都不相熟、絕少往來。你上網去Google一下,都找不到僧委會主席的名字。再說,若開邦被綿延幾百哩的阿拉干山脈隔開,唯一的交通途徑是從仰光乘搭內陸飛機直飛首府實兌,其他內陸機場一律沒有航班。(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說句負氣的話:反正是佛教徒設計的)若開人和緬人是世仇(緬人把他們的大金佛搶走了,他們世世代代記恨至今),文化、語言都不一樣,一般緬人都甚少到過此地,更遑論對馬來西亞佛教徒來說簡直是陌生異境,距離遙遠、文化、語言、風俗、歷史統統不通,我們是要如何影響他們,解開百年深怨?

請問,你要質疑本地佛教徒什麼?

馬來西亞佛教概況——馬來西亞佛教徒400萬人,大部份是由國民登記局「自行辦理入教」的「名義佛教徒」。正式的佛教徒有多少?沒有人知道,連佛教總會都不知道!我們不是一個佛教輸出國,也沒有強烈的宗教種族主義——這應該是進發老師最欣慰讚許的。你是華人,又非佛教徒,我們才不會歇斯底痛斥:「你算是華人嗎?」為此,我們加入佛教,只是純然的個人信仰,從未想過我們要去影響一國內政。不只是信徒沒有這樣的準備,佛教界的領導人也瞠目不知所對,因為沒有做過這樣的事,不料責任突然落在自己身上。

請問,你要質疑本地佛教徒什麼?弱勢宗教群體,本就是一種罪嗎?

解開疑竇之後,基於之前的討論,我出二道試題:

你覺得應該把羅興亞人的悲劇歸為那一類較好?請大家踴躍留言回答:
A 緬甸內政
B 宗教課題

歸為緬甸內政,羅興亞難民到緬甸大使館抗議。

歸為宗教課題,萬一你「本地佛教徒」又勸服不了翁山淑姬痛改前非,下一回羅興亞難民就有理由到十五碑佛寺抗議。

你覺得羅興亞人悲劇,誰最有能力解決?請大家踴躍留言回答:
A 緬甸政府
B 海外佛教徒

我的故事再一次說完。

P.S:
(一)各位到我臉書看帖文,再不濟也是萍水相逢的朋友,我和朋友們說一件事:我數日夜不成眠,身體淘虛,大病就在眼前。請恕我不能再寫了,各方人馬說什麼、做什麼,有時夜來捫心自問:這樣無止盡地相互指點、相互懷疑,人性是否太可悲了?人都有盲點,站在別人的立場想一下,很難嗎?

(二)有人失望於經過此事,發現佛教徒和回教徒一樣不明事理。我的回應是:一、請勿貶低回教徒;二、有幾個毛毛躁躁的佛教小朋友,是該教訓,我在上面開聲訓過了;三、佛教在馬來西亞華社沒有「宗教種族主義的土壤」(你可知道,幾乎所有獨中是不允許成立宗教學會,反而是國中允許?)為此,那些吵吵鬧鬧大事喧嘩的人,有多少是因為過去政見不同?有多少是以華人身份自恃?有多少是佛教徒?分清楚,可別混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9-17 星期四 1:0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11395

无知之幕、歷史、罗兴亚人
作者:庄仁杰
来源:《东方日报》05/09/2017

最近看到网路上一些人对于罗兴亚人的攻击性言语,就联想到《正义论》。

政治哲学大师罗尔斯(John Rawls)的《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是现代政治哲学经典。其中许多思想与思考方式,改变了人们对于正义的定义、正义的落实次序等的想法。

罗尔斯提供的眾多思考工具中,最有名的是「无知之幕」。意思是人们站在幕前,但不知道布幕之后的会是什么。在这情况下,人们如何制定制度。

无知之幕,是要求人们从原初位置思考。意即人们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经歷和能力等,会怎样思考与订製某个社会的原则。例如,一个人若不知道自己的一切,是否可以接受所有矮于171公分的男生不可传宗接代?或者所有拥有大学学歷的女性都不可结婚生小孩?

在这情况下,无知之幕迫使人们从原初位置思考。当不知道自己的条件为何,人们会对不合理也不公平的规定採取否定態度,並制定较为合理公平的规则,打造一个对于社会全体成员公平合理的制度。

罗兴亚人的事情再度沸沸扬扬。许多人对此反应激烈。其中一些人声称罗兴亚人是孟加拉移民因此不是缅甸人;声称罗兴亚人是穆斯林,伊斯兰是暴力根源因此他们的遭遇是活该云云。

从无知之幕来思考,这些对罗兴亚人喊打喊杀的大马华人,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国籍、宗教与族群歷史为何,他们是否能够如此理直气壮?

回到歷史。1982年通过的《缅甸公民法》规定,只有在1823年以前就定居在缅甸国境內的种族才有资格成为完整的公民,並且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否则,则为次等公民。1823年第一次英缅战爭爆发,从这一年开始,英国开始殖民缅甸。因此这意味著,1823年后隨著英国殖民而定居缅甸的人,並不具有公民资格。

如果《缅甸公民法》原封不动移植到马来西亚的话,1786年以后才移居到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不可拥有完整的公民权。英国在1786年佔领檳城,展开了漫长的殖民过程。也因为开发马来半岛的人力需求,华人和印度人才在十九世纪中叶后大量被引入马来西亚。

如果马来西亚採取《缅甸公民法》同样的规定,能够具备完整的马来西亚公民权的华人,是少之又少。因此,认为罗兴亚人不配拥有缅甸公民权者,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否仍然认为这公平合理?如果认为在马来西亚出生老死的人,不应该只可拿红登记,那么为何容许同样的情况在他国出现?如果这不是双重標准,什么又是双重標准?

进一步追问,为何这些马来西亚华人允许自己如此双重標准?最简单的原因,是人们对于伊斯兰教的恐惧,以及凡是都把他者视为铁板一块的思维。

现代一些恐怖主义份子与伊斯兰有关,但是这並不意味著伊斯兰就等同于恐怖主义。如果认为两者相等,无疑就是犯下了简单的逻辑归纳错误。

今日以伊斯兰为號召的恐怖份子,是以伊斯兰作为其意识形態,但是背后成型的因素是远远超过宗教因素,而是包含了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歷史、科技等眾多因素。但人们却往往不去深入瞭解,只以表面论是非。

把他者视为铁板一块的思维,更是在马来西亚华人社会中屡见不鲜。常常把其他族群视为是单一的,而且其他族群的成员之间並无太大差异。但是,实际情况真的是如此吗?

我们知道马来西亚华人可以按照地区、经济情况、政治立场、文化、语言等来区分,其他族群何尝不是如此?也因此,认为伊斯兰都是恐怖份子,罗兴亚人也因为信奉伊斯兰教,所以所受遭遇是活该等想法,根本站不住脚。

不论从歷史或无知之幕的思考方法,都指出罗兴亚人所遭受的对待不合理不正义。同时,从许多大马华人对罗兴亚人遭遇的看法和態度,再次显露大马华人看事情只看表面而不深入瞭解,以及把他者看成铁板一块而不作详细区分理解。

马来西亚华人何时才能摆脱如此落后,如此不思辨的思维?笔者感到悲观。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0-09-17 星期日 10:4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Siew Eng How 写到:

羅興亞人課題

理想的學者,是開放的,從多角度看待課題,不但看到主流資料或是通過社交媒體討論爭議的內容,還看到許多嚴謹的學術資料和察覺沒有在社交媒體廣泛關注的資料(當然有第一手資料是非常重要的)。

羅興亞人課題,在馬來西亞的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看到的多是傾向羅興亞人的資料。

看一些人在臉書談論此課題,都是一面倒的使用支持自己論點的資料,欠缺了宏觀,感覺好像在看Utusan Malaysia 或是TV1的新聞報導。

這裡想要介紹一位真正的學者,專長在Rakhine歷史的歷史學家,Dr. Jacques Leider。閱讀他的文字,聆聽他的演說,可以對整個課題背景有更清晰的認識。


Rohingya: Essential E-documents
http://netipr.org/policy/node/19

“Rohingya: The name, the movement, the quest for identity.” Yangon, 2013.
http://www.academia.edu/7994939/_Rohingya_The_name_the_movement_the_quest_for_identity._Yangon_2013

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the History of Arakan/Rakhine by Dr Jacques P Leider part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PnX6pGQC4&app=desktop

Speech of Dr. Jacques Leider (Myanmar's So called Rohingya Quest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g7pchpkaA&app=desktop

Do not be too quick to condemn Aung San Suu Kyi
http://www.arabnews.com/node/1151146#.WbPjeSNTwpM.facebook

The Truth About Myanmar’s Rohingya Issue
http://thediplomat.com/2016/03/the-truth-about-myanmars-rohingya-issue/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490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3-10-17 星期二 9:5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storm.mg/article/337066

南方朔專欄:誰是羅興亞人道危機的罪魁禍首
2017-10-01

在東南亞北部,緬甸在古代及中古時期,它曾是一個強國。11世紀到16世紀,緬甸帝國的大象軍團曾與也是強國之一的泰國對峙,近年來,泰國曾拍攝建國的歷史劇,即可看出以前緬甸人的強悍。

緬甸北起中國的雲貴高原,西南到孟加拉灣,最南則到安達曼海。緬甸的領土狹長,海拔最高到二萬英尺(約6100公尺),平均高度三千英尺(約914公尺)。由於山高水長、崇山峻嶺,緬甸民風強悍。

在國家形成的過程中,緬甸許多民族都彼此相廝殺,除了人數最多的緬族,最主要的少數民族有五個:分別是撣族(Shan)、克欽族(Kachin)、克倫族(Karen)、欽族(Chin)以及卡雅族(Kayah)。這些少數民族在古代也曾形成「公國」,但在以前公國間的戰爭並不激烈,所以少數民族的關係只有緊張,並無大型的殺戮。

但進入近代史,亞洲情勢已變。1760年英國的東印度公司統治了印度,包括巴基斯坦及孟加拉,這是英國的間接統治。到了1857年,北印度叛變,反對東印度公司,於是英國出兵鎮壓,印度遂改稱英屬印度,印、巴、孟開始正式成為英國的殖民地。

當英國占領了印度後,1819年到1824年,緬甸國王雍笈牙(Alaungpaya)開始攻占曼尼普爾邦(Manipur),他的兒子又攻打阿薩姆邦(Assam),於是緬甸與英國展開了歷史將近百年的英緬戰爭。1885年,英國獲得終極的勝利,緬甸成了英屬印度的一個省。到了1923年,英屬緬甸才與英屬印度分開,英國才直接殖民統治緬甸。

由於英國殖民統治是先印度、孟加拉,後來才緬甸,所以英國統治緬甸時,遂視印度、孟加拉人為二等人,緬甸人則是三等人。英國化程度最高的克倫人由於改信基督教,所以克倫人都反對緬族人,崇拜英國人;其次則是農林漁礦資源都分給印度人與孟加拉的穆斯林,殖民統治都有「分裂而治之」的手段。也正因此,1930年代緬族青年在德欽黨領導下的反英運動,強調緬族主體性,同時也反印度及孟加拉。

緬甸的孟加拉穆斯林主要是在緬甸西南部孟加拉灣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若開邦的孟加拉人都是英屬時代以特權身分移入。所以緬甸獨立後,英國人希望緬甸能留在大英國協內,但被緬甸拒絕。緬甸獨立後,緬族人即自我定位為「佛教徒民族主義」,對於當年支持英國殖民政府的撣族、克倫族以及來自孟加拉的穆斯林都相當反感。

緬甸獨立後,軍人於1962年政變掌權,於是各主要的少數民族都公開地成立武裝勢力反對,例如克倫族及撣族的武裝力量最大,有理由相信這些武裝力量都有英國及印度在背後支持,他們甚至組成「少數民族聯合軍」。

近來緬甸南部的若開邦羅興亞穆斯林阿塔·烏拉(Ata Ullah)在少數民族聯合軍的支持下,成立了「若開羅興亞拯救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ARSA),它在8月25日攻擊若開邦的北部軍營與將近30個警察哨站。這是它繼2016年10月後第二次軍事突襲,他們的終極目的就是要使若開邦成為一個穆斯林邦。

若開邦的佛教徒(若開族、緬族等)占了絕對多數,而現在羅興亞人卻要用武力將它變為穆斯林邦,這是典型的乞丐趕廟公。緬甸的國防軍當然不能忍受,於是對穆斯林展開鎮壓與驅逐,遂出現了所謂的「羅興亞人道危機」問題

不過,若開邦的羅興雅人問題並不像媒體所報導的那麼簡單,有著複雜歷史與地緣政治因素:

一、自從18世紀起,英國在亞洲就確定了以中國為終極目標的策略。英國占領印度、巴勒斯坦及孟加拉,其目的就是要控制佛教徒為主的若開邦。孟加拉穆斯林想要控制若開邦的新戰略,乃是若開邦有大量的天然瓦斯,緬甸政府想要將若開邦的瓦斯鋪設管線售與中國,但英國與印度、孟加拉卻要控制瓦斯;因此羅興雅問題也有一大半是英、印、孟抵制中國在緬甸的天然氣利益。

將來如果中國的勢力在若開邦擴大,中國就能透過開發若開邦,進入孟加拉灣,最後進入印度洋。英、印、孟炒作羅興雅問題也是中、印兩系統對緬甸的控制權之爭,人道只是個理由

二、英屬印度及英屬緬甸時,放任穆斯林進入緬甸,希望透過穆斯林的大量人口移入,變相地占領若開邦,取得土地與海洋資源。所以羅興雅問題乃是英屬時代的非人道暴政造成,英國人與印度人並沒有權利對一個佛教國家大量移入穆斯林,帝國殖民時代的非人道政策在先,才有了今天的羅興雅人道問題。英、印等國只得向緬甸的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施壓。

由於羅興雅穆斯林希望以武裝力量占領緬甸土地,緬甸人當然支持軍隊的鎮壓,翁山蘇姬也不敢公開賣國,所以她只能找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tta Annan)出來當調人,但英、印、孟擁有宣傳力,所以羅興雅穆斯林反而成了造反有理的一方。

至於英屬印度與英屬緬甸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這一點反而被人忽略。

本文原刋《新新聞》1595期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2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