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宏尘客梦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3, 54, 55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0-03-18 星期二 8:4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坚定的脚步——儿童阅读营之成熟


“什么是教育?就是‘爱读书’的校长和‘爱读书’的老师,带领着学生一起‘读书’。就这么简单。但真要做到,还不容易。”
——中国人文学者钱理群教授



抱着边做边学的态度,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儿童阅读营陆续展开。随着阅读积累的逐渐丰富,儿童阅读营的内容也不断深化。读英国儿童文学作家艾登•钱伯斯(Aidan Chambers)的《打造儿童阅读环境》,“阅读循环圈”成了儿童阅读营的理论框架;读美国阅读专家史蒂芬•克拉申(Stephen Krashen)的《阅读的力量》,“持续默读”成了儿童阅读营的重点环节;读美国阅读专家吉姆•崔利斯(Jim Trelease)的《朗读手册》,“大声朗读”成了儿童阅读营的荐读方法。

另外,每年的儿童阅读营都安排在“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教师研习营之后,工委们必须参与研习营,作为培训的一部分。海外名师的讲学,成了儿童阅读营的重要资源。第三届,徐冬梅老师来了,“日有所诵”进行得有声有色;第四届,周益民老师来了,“整本书荐读”逐渐有了方向;第五届,岳乃红老师来了,“绘本讲述”与“主题阅读”进入了阅读营的课程内容;第六届,吉忠兰老师来了,“整本书读书会”总算有了系统性的架构。

经过多年探索,儿童阅读营的模式渐趋成熟。为了因应不同对象,加强活动的延续性,我们将儿童阅读营分成三个阶段:初阶、进阶、高阶。初阶阅读营,对象为初次参与者,活动以作品荐读为主,重点在培养兴趣、点燃热情、开拓视野;进阶阅读营,对象为参加过初阶营的营员,活动以整本书读书会为主,重点在延续热情、深化兴趣、提高能力。高阶阅读营,只对参与过进阶营的营员开放,以经典名作的精读为主,让营员在阅读中精益求精。

2014年,随着媒体的报道、口碑的流传,儿童阅读营受到马来西亚全国各地校园与教育团体的关注,希望承办儿童阅读营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于是,我们在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的旗帜下,开始积极与各方合作,儿童阅读营正式走向全国。2014年至今,我们在全国举办了超过60场儿童阅读营,足迹遍布半岛9个州属,惠及超过7000名学生与2000名教师。

就本质而论,儿童阅读营只是桥梁,为学校打造阅读环境、输入阅读文化,才是我们的目标。承办儿童阅读营,意味着学校将按推荐书目,引进一批优质好书;意味着学校教师将担任工委,参与为期两天的培训,亲近儿童文学,对作品进行解读与荐读;意味着一批小学生将在书海中漫游,感受阅读的魅力。我们期望阅读营结束后,留在图书馆的好书能持续发酵,亲历阅读营的教师能继续深耕,参与的学生能感染身边同学。每一场儿童阅读营都是一颗种子,播在校园里,播在师生心中,期待发芽茁壮。

儿童阅读营,除了是播种的园地,也是修炼的道场、实验的基地。阅读与思考中产生的想法,可拿到阅读营来实验,然后在校园中、课堂上推行。因为儿童阅读营的缘故,我们带着班上孩子,开启了“日有所诵”,讲起了绘本故事,上起了儿童文学荐读课,开起了班级读书会,读起了一本本经典名作。团队中的其他小伙伴,也把优秀童书引入校园,办起了形形色色的阅读活动,走在了儿童阅读推广的路上。

一位师范讲师告诉我们:“参加过儿童阅读营的学员,是不一样的。除了爱上阅读,看待儿童、看待教育的眼光也更温暖。”表面上,是我们在为孩子们付出与奉献;实际上,是孩子们用他们的单纯与热情,唤醒了我们的童心,激发了我们的热忱。



(刊于《中国报》20.3.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3-04-18 星期二 11:2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从初阶到进阶——儿童阅读营之拓展


“除了多读、爱读,‘怎么读’更是现今儿童阅读教育需要着力的方向,让孩子不是只会记忆、储存的两脚书橱,而是有感受、能应用,可以不断发现、思考、澄清而产生领悟与喜悦的阅读者。”
——台湾儿童阅读推广人林美琴



2009年,我们创办了“第一届儿童阅读营”。2014年,“翻开一本书,打开一个世界”初阶儿童阅读营逐渐成熟,正式进入推广阶段。至2018年3月,四年时光,儿协与各方教育团体合作,已于全国各地举办了66场儿童阅读营。随着初阶儿童阅读营的成熟,我们开始着手开发进阶儿童阅读营的课程内容。

2014年12月5日至7日,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联合彭亨佛教会,举办了“漫步儿童文学的世界”第六届儿童阅读营。这是儿童阅读营进阶模式的首度尝试。我们精选了四部儿童小说:《一百条裙子》《俄罗斯娃娃的秘密》《罐头里的小孩》和《5月35日》,为每部作品组织了四场读书会。

营会第一天,营员们分成四批,轮流参与四部精选作品的荐读会。对四部作品有了初步认识与期待后,我们让营员填表申请自己心仪的作品。接着,再根据意愿,按作品将他们平均分入四个读书会小组,每组30人左右。此时,营员们会得到相应的一部作品,人手一册,开始阅读。

营会的第二、第三天,营员们在特定时段进入读书会小组,在工委老师的组织与引领下,围绕作品进行交流与分享。无心之过却造成挽回不了的遗憾,谁该为此负上责任?一层又一层的俄罗斯娃娃,究竟有何象征意味?大人心中的模范儿童,真的完美无缺吗?从梳理故事脉络,到聚焦作品内涵;从讨论故事内容,到关注写作手法;从亲近作品人物,到联结现实生活。透过一个个精心设计的话题,大家对作品一读再读,启动了一次次的脑力激荡。小朋友在读书会上那些意料之外而又充满智慧的灵光一闪,更是叫人欣喜惊叹。

阅读营最后一天,一位营员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觉得这几天,是我有史以来说过最多话的几天。我平时只看漫画和英文作品之类的书,可是参加阅读营后,我就整个人不知怎么地看起华文书了,我觉得很神奇。我还认识了一些故事人物,比如说柴斯特蟋蟀啊,屁屁超人啊,还有很多。我也跟好友一起经历寒冷的夜晚,想起那时的情景还感觉真冷。平时我也只说废话那种话,很少说正经的话。可是来到阅读营之后,我去了读书会就说了很多很多正经话,好奇怪。”

不管大人小孩,来到儿童文学精品面前都是读者。成熟的读者抛出问题启动思考,新锐的读者回应以大胆想法与真诚观点,彼此碰撞,相互切磋,真正实现了教学相长。那些乍看之下不大起眼的作品,在反复咀嚼、再三品味后竟焕发出动人光芒,慢慢走进入了读者心里。小朋友这才感慨万千:“这本书原来这么精彩!我之前怎么都没发现?”

带着深深的感动与满满的收获,进阶儿童阅读营跨出了振奋人心的第一步。接下来的每个年末假期,我们沿此模式办了一届又一届进阶阅读营,带着一批又一批孩子,走进一部又一部儿童文学经典。《时代广场的蟋蟀》《淘气包埃米尔》《记忆传授人》《小王子》……读过去,读进去,再读出来,这些作品成了我们美好的共同记忆,也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从“多读”到“会读”,儿童阅读营从初阶的“激发兴趣”来到进阶的“培养能力”,逐步走向阅读深层,迈向阅读素养。下一步,会是中学吗?



(刊于《中国报》3.4.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8-04-18 星期三 10:3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读《爱幻想的托马斯》


“我,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望着这个眼睛清亮的小孩专心地做一件事:是的,我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让他从从容容地把这个蝴蝶结扎好,用他五岁的手指。孩子,你慢慢来,慢慢来。”
——龙应台《孩子你慢慢来》



如果你给孩子上过课,不管是以教师或父母的身份,一定遇过这样的孩子:上课常跑神,答题气死人,看似绞尽脑汁,却又一无所知。简简单单一道题一个概念,苦口婆心地说,不厌其烦地讲,反反复复地练,换来的,还是一脸懵懂。

焦虑、急躁、无力、沮丧,胸中闷气往往化作一道道凶狠的目光、一句句无情的言语,毫不留情插在学生心上。可曾想过,眼前这“无可救药”的家伙究竟是“不为”还是“不能”?我们眼中的轻而易举,对他们来说是否难如登天?此刻的他们,内心又是怎么想的?

也许,答案就在《爱幻想的托马斯》中。

面对老师的算术题,托马斯一筹莫展,毫无头绪。他想不到答案,他无法回答老师,他不敢望向同学,他害怕面对自己。他只想逃,只想远远地离开这个地方,越远越好。于是,他的椅子开始几毫米、几厘米地飞起来。老师抓不住他,校长拉不住他,强壮的六年级老师也无能为力。托马斯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终于飞上了天空。

可是,即便到了空中,那道题仍压在托马斯心上。云朵飘来聊天,话题依旧是算术,是米歇尔太太,是草莓,是重量。米歇尔太太到底买了多少草莓?如果可以直接问米歇尔太太就好了……或者称一下草莓酱,再减去糖的重量?还得考虑煮草莓过程中蒸发的水分……云朵的话,就是托马斯心中的话。焦虑,不安,彷徨,无助……

还好,来了一朵刚从煮草莓的锅里跑出来的小云,它正好看到了米歇尔太太秤上的数字。就这样,托马斯带着答案,告别了小云,重新回到了教室里。托马斯在同学们的注视下,给出了正确的答案,惊呆了讨厌的阿曼迪,也获得了老师的称赞。故事圆满落幕。

托马斯是幸运的。这一次,一朵云捎来了答案。那么,下一次呢?下下次呢?要是幸运之神没降临,他该如何回答老师?又要如何面对同学?难道,就这么飘啊飘,永远不回来了?

故事中的托马斯走运地有了完美的结局。那么,现实中千千万万的托马斯们呢?他们也有这样的好运气吗?他们身边的大人和小孩,愿意理解他们、包容他们、陪伴他们,等待他们吗?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他们能按自己的生长节奏,自由自在翱翔,安安心心学习,快快乐乐生活吗?

“有时候,答案确实就藏在九霄云外。”故事结尾,老师的话意味深长。那是算术的答案,也是学习的答案、成长的答案。给生命以空间,给孩子以时间。也许,每一次幻想都是播种,每一次神游都是灌溉。也许,就这么飞呀飞呀,想呀想呀,突然有一天,啪!花开了。



(刊于《中国报》18.4.2018)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kuanghong on 03-05-18 星期四 12:10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8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3-05-18 星期四 12:0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孩子与恶


“只看表面现象,说孩子们错了,真没什么好辩解的,孩子们确实错了。但是,这世界上有太多事情让人觉得,大人们草率下结论实在太委屈孩子们了。实现自我的第一步,经常会以‘恶’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一点,真心希望大家能够给予充分的理解。”
——日本心理治疗师河合隼雄《孩子与恶》



在小学教书的太太告诉我,班上一群五年级男生近日流行一种小游戏:在骰子每个表面写上不同指示,大家轮流投掷,投到什么指示就必须跟着行动。类似游戏相当普遍,问题是他们写在骰子上的指示相当猥琐,比如:亲某某的脸颊一下、抓某某的胸部两下、摸某某的下体三下……太太问我,该如何是好?

召来男生,声色俱厉斥其行为不端,然后严禁骰子游戏?找来父母,详加禀报事件来龙去脉,令其严加管教孩子?还是当个“佛系”教师,不闻不问,待时机成熟,孩子自然快高长大?

无论如何应对,我们似乎习惯将目光放在“事件”,绞尽脑汁想摆平事件,反而忽略了背后更重要的“人”。这群男生是怎么想的?他们为何会玩起这样的游戏?他们是否察觉游戏中的不良意识?游戏背后,是否传达了他们内心不为人知的想法与困惑?

近日阅读日本心理学大师河合隼雄的《孩子与恶》,感触颇深,启发甚大。书中,河合先生走访了日本许多富有创造性的人,包括诗人、作家、画家、音乐家、哲学家和动物学家等,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孩提时代。出人意料,这些人物,哪一个都称不上是好孩子,没有一个人有着乖宝宝一样的童年。他们逃学、偷窃、撒谎、孤僻、叛逆、欺负人……河合先生笑称,简直可以做一本“坏孩子”的手册了。

这些案例只是机缘巧合?恶与创造力,真有关系?恶,有价值吗?

不妨先问一个根本问题:恶是什么?河合先生说:“为了维持群体,必定需要一定的规约,违反了规约,就是恶。”换句话说,只要有违社会规范,都可归类为恶。家规说,门禁是午夜十二点,深夜未归就成了恶;校规说,进出课室得排队,不排队就成了恶;国法说,不可破坏公物,墙上涂鸦就成了恶。

在集体的角度,这些行为确实都充满破坏力,危害和谐稳定。然而,在个体的角度,这些行为又都充满想象力与创造力,为变革带来活力与可能。不妨想想,如果世上每个人都循规蹈矩,遵从一切既有规则,秉持一切既有价值,创新与改变不可能发生。恶,是破坏力,也是创造力;恶,能导向毁灭,也能走向新生。

有了如此认识,再来看校园内的骰子游戏,大概会有不一样的思考。男生们在骰子上写下不雅文字,违反了校规,影响了班风,甚至侵犯了部分同学,无疑是一种“恶”。然而,恶的背后隐藏着的,也许是他们对“性”的好奇,对权威的挑战,对占有他人的快感。这些都是儿童成长路上的重要关卡,也是儿童走向自立的必经过程。

一味打压与禁止,只是表面上将事情按下,实际上并没有回应孩子们成长路上的真正问题。不仅如此,因为我们的打压,也许还会将“恶”引向暗处,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滋长,扩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成灾。那么,可以怎么做?河合先生的一段话值得咀嚼再三:

“肯定不是要鼓励或默认这些恶行,但因为反对,就去粗暴地限制孩子们的自由、支配孩子们所有的行动,就会走向另一个危险的极端,无端地破坏了孩子们固有的世界,遗患无穷。孩子们有孩子们自己的方式,互相碰撞,互相切磋琢磨。要切实地尊重孩子们的世界,又要给孩子们指出明确的、严格不可逾越的界限,这可能是大人们应该起的作用吧。”



(刊于《中国报》1.5.2018)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6-05-18 星期三 4:4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破”与“立”:教育改革的挑战与回应


有学者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战场就在各国的中小学课堂。哪个国家拥有发展教育的远见,能为还不存在的未来世界培养人才,哪个国家就赢得了这场战役。于是,世界各国纷纷将目光聚焦于“教育改革”,提出了各自的学生愿景。

2007年,美国提出“21世纪技能”,涵盖:生活与职业技能;学习与创新技能;信息、媒体与技术技能。2013年,日本提出“21世纪能力”,强调:基础力、思考力、实践力。2014年,新加坡提出“21世纪能力架构”,追求:沟通、合作及资讯技能;公民素养、全球理解及跨文化能力;批判及创意思考。2013年,我国教育部也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2013-2025》,指出培养学生的六大方向:知识水平、思考创新、领导能力、双语能力、伦理道德、国家认同。

不难发现,世界各国的教育都在转型:从知识的灌输,转向能力的培养;从技术的训练,转向热情的激发;从应试的教育,转向终身的学习。如何让人成为人,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成了新时代教育的关注热点。

放眼当下,我们做好准备迎向这一波教改浪潮了吗?我们的一线教师,给了孩子足以面向未来世界的终身学习素养吗?我们的教育体制,给了一线教师思想与行动上强而有力的支援吗?

若你身处其中,面对以上追问想必要冷汗直下。诚如本地教育学者黄集初博士所言,“我们现有的正规学校教育体系最大的问题就是培养了一堆不爱学习的大人(应试文化必然的结果),然后,现在要这群不爱学习的大人重新学习,显然不是易事。可是,教改要成功就要人人学习,而且要从大人(校长、教师、董事、家长等)开始做起。一则做为榜样,二则自身也能与时俱进,三则为持续推动学校教育变革带来动力。”

这是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一个“天上方一天,人间已千年”的时代。教育追求的不再只是眼前的考试成绩,而是更为长远的想象力、创造力、学习力。要想培养热爱学习的新一代,只能依靠热爱学习的这一代。而“热爱学习”的精神,只能是自立自发,无法靠外力强加,只能提供条件后静待花开,无法风声鹤唳强之迫之。这也正是教育改革的最大挑战。

如果问我对当权者有何期望,我会希望他们从“破”与“立”两个方向着手。

首先是“破”。删减一切与教育无关的文书工作,取消一切与学生成长无关的例行活动,废除一切以狭隘标准评价学生的公共考试。靠官方力量,由上而下解放教师,解放学生,解放家长。“破”的目的,在于重整教育生态,将无关教育的杂质排出,为新教育新元素的诞生腾出空间。

再来是“立”。提供一切有助专业成长的培训课程,供教师自由选择;奖励一切积极学习、努力创新的教师与校园,鼓动全民学习热潮;牵线一切以教育为本的成功案例,可以是某位教师的教学实践,也可以是某个校园的文化经营,让有心人被看见,让好经验被借鉴。“立”的目的,在于营造学习风气,打造创新文化,为新教育新元素的诞生提供土壤。

长远来看,教育改革的力量必须是由下而上的,必须是自立自发的。要想教育现场的一线实践者积极主动,官方体制的行政管理者就必须消极被动。然而,消极不代表放弃,被动亦非退场。当权者能做而该做的,是松绑是解放,是倾听是支援,是供养是鼓励,是将学术自由归还教育专业,是为教育改革的扎根与发展创设条件。

第三次世界大战,未来已来,我们准备好了吗?



(刊于2018年5月份《普门》)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6-05-18 星期三 4:5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倾注一颗心,守护一份情——读《守护神一个》


“读汤汤童话,常有一种不易说清而更难说尽的好玩的趣味,只觉得那么特别,那么灵动,心被牵扯着,读完还不能平静,而又分明感到了充实与美。”
——中国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



黑黑的夜,一位陌生送信人,一份神秘包裹。包裹里,是一枚拇指大小的绿壳小蛋,还有一个绿皮小本子。小本子的第二页写着: “亲爱的欢天、喜地,春天好!我们给你们寄来了一个守护神的蛋,请照顾好他,拜托了!另外,也拜托你们不要同任何人说起他。”

送信人是谁?绿壳小蛋将孵出什么?小本子的留白有何奥妙?

绝妙的开场,无尽的悬念,牵引着读者走进故事,一发不可收拾。

十岁的欢天和喜地,孵起了守护神的蛋,见证他的诞生,伴他学习成长。过程,是漫长而煎熬的。

孵蛋阶段,需二十四小时蛋不离身,还会频频因蛋出糗。要命的是,还得守口如瓶,有苦难言。养育阶段,得一样样食物轮番伺候,一试再试,直至找到唯一合适的那一样。烦人的是,守护神反复无常,今天要这样,明天要那样,日日不同,叫人疲于奔命,焦头烂额。学习阶段,需容忍守护神的焦躁不安,助他掌握一百多种超能力,甚至还得亲吻恶心的怪物,嘴唇肿得像两根腊肠也在所不惜。

放弃,是容易的;坚持,是困难的。

面对重重挑战,两姐弟也曾彷徨无助,也曾心力交瘁。然而,每到紧要关头,他们总是咬紧牙关,打消送走守护神的念头,艰辛而顽强地挺了过来。也许,最初的积极孵蛋只是出于新鲜与好奇,但之后的倾心奉献和义无反顾,却完完全全出自一颗最纯粹的心、一份最无私的爱。

好不容易,守护神一个终于长大,并且掌握了所有超能力。然而,成功的到来也意味着离别的降临。守护神一个得走了。他要回到守护神的世界。这一走,也许就是永远。听到消息,你说,欢天喜地能不难过、不激动吗?因为难过,升起无名怒火;因为激动,变得口是心非。他们搁下了重话,狠狠地把守护神一个赶走了。

当守护神一个真的离去,他们后悔了。后悔没有说出真心话,后悔没有好好珍惜最后时光。人啊,总是要干出令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总是要在失去以后才懂得珍惜。幸好,因表现特出,守护神一个获得了重回人间的一天,欢天喜地这才有了弥补缺憾的机会。

这最后一天,短暂而漫长,痛苦而幸福,依依不舍却又心满意足。

这是一个精彩绝伦的故事,也是一个温暖动人的故事。如果你愿意用心感受、静心思考,这还会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补记:搁笔之际,适逢中国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揭晓,欣闻汤汤老师凭《水妖喀喀莎》荣获大奖。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汤汤老师连续第三届获得大奖,足证其创作质量之高。在此,献上最诚挚的祝贺,也期盼着老师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断挑战自己、超越自己,写出更多更棒的作品。)



(刊于《中国报》15.5.2018)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65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30-05-18 星期三 12:0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恩师老黄


“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 Karl Theodor Jaspers



“有那么一种人,没碰上就是没碰上,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可重复,也无可取代。就好像一个人若一生遇见或者没遇见一位好老师,整个人生是大大不同的。在此,我真的要特别感谢老黄,他就是我生命中这么一位好老师。很难想象没遇上老黄的我,如今会是怎么一个样子。”

2010年11月2日师范毕业前夕,我于惜别会上说了这么一番话。如今回望,感触依旧,老黄仍是我遇过最好的老师。

记得初入师范学院,对自身定位幼稚浅薄。不过小学教师嘛,将一身应试功夫倾囊相授,教出多多A等考生,以我久战考场之丰富经验,胜任何难?入读师范学院只为一纸文凭,何必太过认真。与其兢兢业业学习,不如多参与校内校外各种活动,累积人生经验,收集精彩故事,作为将来哄骗学生的谈资。当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直到遇见老黄。

老黄和一般讲师不同。他上课从不照本宣科,教学内容往往源自切身体悟,说的是自己的思考,聊的是自己的生活,因而特别通透澄澈。他讲学不受课纲限制,兴之所至,旁征博引。许多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与经典论著,往往就是在这样的口沫横飞中进入了我的阅读视野。轮到小组报告,他又变得高深莫测,不轻易指指点点,而选择质疑问难,用一个又一个问题引导思考,挑起论辩。老黄对学生,往往不授之以鱼,而是授之以渔,授之以欲。

老黄和一般讲师不同。他从不把学生占为己有,只一心为着学生的学习与成长。他深知自身知识结构的欠缺,每年固定邀请各领域专家前来讲学,希望我们转益多师。2007年,中国朱自强教授前来为我们主持“儿童文学研习营”;2008年,傅承得、何乃健和苏清强三位老师为我们主持“散文写作营”;2009年,中国青岛杨屹老师为我们主持“阅读教学研习营”;2010年,中国福州林莘老师为我们主持“写作教学研习营”。一位又一位专家学者的到来,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又一扇学问之窗,让我们得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眺望无边的知识海洋。一年一度的教师研习营一直延办至今,我也从营员渐渐成了策划者之一。

老黄和一般讲师不同。他对学生的教育与关怀,不仅仅止于那短短的五年本科时光。2011年,我正式毕业,被派到笨珍一所微型华小任教。虽不常见面,我俩仍保持联系,除了互通信息,也会谈经论道。遇到好书好文,总会彼此推荐,当然是他推荐的多,我推荐的少。2012年6月,老黄开始在全国各地推动公开课,倡导自下而上的温柔革命。我有幸受邀并肩作战,共同研课论课,到各个地区与广大教师交流。尽管他没说,但我心里知道,这其实是他对我持续不断的教育与关怀,助我在教学路上精益求精,不断前行。

老黄和一般讲师不同。他不仅仅将“教育”视为一种职业,而是终身的志业。工作日,他投身于师范学院,上课出题看实习;周末,他四处奔走讲学,阅读营公开课生命教育。此外,他还在线上创办法情教育论坛,于《星洲日报》撰写教育专栏,挑起各种各样的课程审核与论文审查工作。在外人看来,他每时每刻都在工作,苦不堪言;可对他而言,这些似乎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妙不可言。在他身上,我深刻感受到那种“教育家”的胸怀与风范,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遇见老黄,有幸结一段师生缘,这才眼界大开。原来,学问之谷如此渊博;原来,教育之路如此辽阔;原来,生命之河如此深邃。



(刊于《中国报》29.5.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3, 54, 55
55页/共55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