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林宏祥先生时评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84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8-06-18 星期四 3:42 pm    发表主题: 林宏祥先生时评 引用并回复

感谢林宏祥先生的恩准,让我们将他的文章转贴在法情。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48434#

【时评】马哈迪、安华、马来西亚
作者:林宏祥
发布:2018年06月23日

第14届大选已然落幕。我们务必意识到,选前选后是截然不同的局势。

509大选前,同处在野阵营的马哈迪与安华相互需要对方。两人皆意识到,倘若彼此领导的两股势力无法结合,则无从推翻纳吉政权。其结果是马哈迪歷史地位任由纳吉定义,而安华即便在原定的6月8日获释,也必为各种法令条规牵制。当然,若国阵在509当晚保住政权,马来西亚几乎肯定不会比当下更好。

改朝换代后,表面上马哈迪比预期中更早兑现释放安华承诺;但深一层剖析,就不难发现何以王室积极配合,甚至愿意全面特赦安华。眾所周知,马哈迪对王室立场一贯强硬,扶持安华制衡马哈迪,符合王室利益。安华获释当天从监狱(蕉赖康復医院)直往王宫,隨后更覲见柔佛、彭亨、吉兰丹与雪兰莪州马来统治者,政治意味浓厚。

王室特別欣赏安华吗?不尽然。2014年11月,安华还因「加影行动」后就大臣人选与雪州王室闹僵,甚至遭褫夺「拿督斯里」勋衔。但相对于此时此刻夹著偏高民望向王室施压的马哈迪,安华即使不是相对「温和」的领袖,亦至少是一股制衡马哈迪的势力。马哈迪在总检察长人选课题上的坚决態度,贏得不少掌声。安华从中扮演「协调」角色,虽说缓和了希盟政府与王室对峙的僵局,但此举对于强烈反对王室干政者,心中自然不是味道。

这个转变十分玩味。马哈迪在此课题中不仅立场坚定、作风果敢,甚至比安华走得更前,几乎顛覆了两者在1998年对决时的位置。20年前,马哈迪是保守政治价值的守护者,面对贪腐、朋党裙带作业、专制等指控;而安华则高呼改革,是民主、公正、进步等新政治价值的符號。安华用理想召唤群眾支持,借用街头力量,硬撼掌握国家机关的马哈迪。

处在当下,马哈迪启动改革议程,放手其內阁部长探討废除箝制自由、打压民主等恶法的可能,力抖纳吉政权的贪污弊案,同时撤换形象负面的总检察长、反贪委会主席等人,贏得掌声,支持度爆表。晚近20年为马来西亚民主化付出近10年监禁代价的安华,在民望不及马哈迪的情况下,用什么確保自己能在两年后顺利接棒?

这不是挑破离间的评论分析。我们必须接受政治即是权力斗爭的事实,马哈迪与安华之间,即便不是恶斗,也必然存在竞爭关係。除了家族、朋党的利益,年届92岁的马哈迪更在乎的恐怕是如何摆正自己的歷史地位,以华丽转身遮掩过去掌权22年的阴暗。但安华必然也有私心,其一生惨烈悲壮的斗爭,也至少必须写入马来西亚民主化的歷史篇章。

政治人物不可能没有私利,哪怕是金钱、权力或声誉,选民亦然。我们坚持打造制健全的制衡机制、健康竞爭的政治生態,就是因为我们並不奢望政治人物如天使般为国为民无私付出,而是要確保在每一场权力角力中,人民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障。我们要促成一个局面,让任何要上位的政治人物,都不能逆著人民的利益前行。

因此,马哈迪与安华接下来的博弈,也必然要从人民利益的角度出发。社会如此现实:22年的破坏,两年转身弥补,因此得到宽恕,甚至过度的吹捧。与此同时,这个现实却提醒安华,切勿在一生悲情后「晚节不保」,因心態上的患得患失而犯下错误,典当一世的英名。

最后,我们也必须在509后保持清醒,这不仅仅是站在安华这边,或靠拢马哈迪那边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选择,如何营造一个对国家政治发展有利的局面。一些推崇马哈迪的网民开始抱怨安华,却不知如果安华没在20年前发动「烈火莫熄」(Reformasi)改革运动,我们不会在今日收割成果。我们可能换政府,但变天以后民主、廉正、人权等价值之所以能够抬头,很大程度是因为安华在1998年为马来人政治社会垫下的基础。

第14届大选人民公正党旗帜全国飘扬,成为对抗国阵的主要符號,是因为当年安华坚持创办多元族群的政党,並在输剩一国席的情况下,都坚持不放弃而熬出来的成果。这个71岁的老人,在过去20年之所以多次进出监狱,饱受羞辱,乃因他是巫统、国阵最具威胁力的政敌。如果国人没有歷史感,不问背景不看脉络而草率盲目吹捧英雄,未来就不会有为了理想而愿意冒险的政治人物。

马来西亚是我们共同创造的。马哈迪愿意在92岁之际豁出去推翻巫统、国阵,他仅仅是「將功赎罪」,其功过应该有个更客观、全面的评价。至于安华,儘管他过去数十年为政治民主化付出的牺牲已经超越马哈迪,惟他必须意识到,悲情无法让他在未来走得更远。

至于我们,要做的不是选边站,而是打造一个势均力敌的政治生態。因此,在每一个选择之前,我们都要思考从前、现在和未来,不要一再重复「两象相爭、殃及鼠鹿」的老掉牙故事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84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7-18 星期五 12:0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50047#

扎希攻略,大胜或大败
作者:林宏祥
发布日期:04-07-2018

简单来说,巫统主席之下的党职,不管新旧脸孔如何配搭,都不会有太大惊喜。晚近20年,巫统选举机制已无从解决派系之间的矛盾,倒是刷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1998年的「烈火莫熄」运动催生了公正党,成为政改份子的阵地;即便不甘冒险而选择留在体制內改革的领袖,最终亦遭1MDB丑闻殃及。要嘛坚持说真话而被当权的纳吉刷出去,要嘛为保一官半职自甘沦为同谋共犯,无一倖免。切记,要改变的马来人,早在509当天投了票;630这一天,他们並无投票权。

阿末扎希当选不尽然让人意外。党选前看好他的人认为,他对纳吉不离不弃,体现巫统推崇的效忠精神;不看好他的人则以为,他的拒绝与纳吉切割,让自己背负纳吉留下的包袱。实际上,若我们单纯从有投票权的巫统代表角度思考:晚近10年,在阿末扎希、凯里与东姑拉沙里三人之中,巫统代表最可能从谁手中得到直接或间接的利益、恩惠?——就不难理解选举结果了。

与其说凯里是「良知」,不如说他务实。记忆稍长的人都不会忘记凯里在「308海啸」前的嘴脸。他为希山慕丁举剑的言行辩护,以「猴子」称呼羞辱净选盟集会者,囂张得不可一世。惟歷经308海啸洗礼,他瞄准城市年轻人市场,打造谦卑、改革的进步形象,在2009年巫统党选中以38%支持率当选巫青团长,用10年时光,从低谷反弹崛起,成为耀眼的明日之星。

从选前巫统主席候选人辩论窥探,凯里无疑是论政能力最强的在野党领袖,能在下议院为希盟带来最大的杀伤力。普遍相信,若凯里当选巫统主席,则能替希盟带来强而有力的制衡,有助於让巫统,甚至国家政治重返理性、专业论政的轨道。只是,509海啸足以衝垮国阵61年的政权,却未足以衝击根深蒂固的观念。马来人要当家更要当权,巫统上下更是如此相信。因此,谁能够在最短时间內让巫统重掌政权,谁就是巫统的救世主。相对於65岁的阿末扎希,42岁的凯里有的是时间。凯里还有至少20年,足以让他放长线钓大鱼,期待有朝一日归来时,歷史以「让国阵重夺权力第一人」记载他。

但是阿末扎希並不同,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在92岁之际还能重头来过。阿末扎希只有短期策略,没有长期愿景。让巫统重返权力核心,阿末扎希最可能做的就是抄捷径,与伊斯兰党合作。放眼当下,即便巫统再掀退党潮,巫伊两党还掌有70左右的国席,接近下议院1/3的实力,並掌控东海岸与玻璃市州政权。巫伊两党加起来,马来人的支持率依然过半,有足够的正当性。

巫统会不会死路一条,阿末扎希当选要不要狂贺希盟,恐怕一切还言之过早。未来五年,挑战不在於粗里粗气的阿末扎希能否重振巫统、復兴国阵,而在於希盟会不会犯错,给巫伊联盟製造契机。

希盟当下挑战有二:一、希盟必须能够说服大多数马来人,其大刀阔斧的系列改革,並无典当马来人穆斯林的权益;二、改善经济,舒缓中下阶层的生活压力,让巫伊即使联军,也无从煽动族群宗教情绪,製造对希盟政权的不满。

阿末扎希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一场豪赌,反正他没什么输不起的,其结果就是大胜或大败。马来西亚需要的是让在野党制衡当权希盟政府,不是破坏正在启动中的制度改革。面对这样的对手,对国家稍微有责任感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开心得太早。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6-07-18 星期五 12:10 a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584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7-18 星期五 12:0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7/05/1-87/

巫伊合作的政治算盤
作者:林宏祥
发布日期:2018-07-05

即使變了天,「馬來人海嘯」之爭議卻未止。在第十四屆大選中,馬來人社會雖掀反風,但巫統依然是得席最多的政黨,共贏得54個國席。然而,巫統攻下的54個國席中,只有13席獲得過半票數,其余41席是因為多角戰分散了選票,讓巫統得利。這符合選前的分析,即多角戰有利於國陣,尤其是伊斯蘭黨分散了「反國陣選票」,讓國陣低空飛過。

只是,從相反的角度,希盟得席中,也有33個國席選票不過半,挑起「多角戰其實也有利於希盟」之說。舉個例子:在彭亨州文冬國會選區,希盟的黃德以2,032張多數票,擊敗馬華公會總會長廖中萊,而此區上陣的伊黨候選人,就瓜分了5,706張選票。易言之,倘若伊黨選票情歸國陣,廖中萊就能保住此國席。

不過,在柔佛亞依旦國會選區守土的馬華公會署理總會長魏家祥,卻在伊黨候選人搶走4,975張票的情況下,以303張多數票擊敗希盟候選人劉鎮東。在此案例中,伊黨可謂助了馬華公會一臂之力,保住最後一寸皮毛。

伊黨究竟是分散了希盟的選票,還是國陣的選票?更準確一點:倘若相關選區上演國陣希盟一對一之戰,原本票投伊黨的選民,會支持誰?

我們無從知道真實的答案,也不會有統一的答案——因為不同的選區,會因為不同的因素而產生不同的效果。民聯2015年6月解體時,普遍認為,伊黨的基本盤傾向「反國陣」,但拒絕把票投給希盟,因此三角戰對國陣有利——2016年6月雪蘭莪州大港與霹靂州江沙雙補選,就是最佳教材。

接著,伊黨與巫統越走越近,其論述也常常與巫統有異曲同工之效——捍衛馬來人權益、伊斯蘭至上的地位,槍口一致對準「主導希盟的民主行動黨」。為化解伊黨的攻勢,希盟開始主打「投伊黨一票等於投納吉一票」,並認為巫伊兩黨其實共享相同的票源。有人開始相信此策略,即三角戰會分散馬來票,只要希盟保住絕大多數非馬來人選民的支持,就能殺出重圍。

根據509選績推算「一對一」選情:若投伊黨的選民支持希盟,則希盟會以更大優勢挫敗巫統/國陣;反之,若伊黨支持者轉投國陣,則希盟無法上臺執政。在半島西海岸中南部,伊黨更多時候是攪局者,在三角戰中得票不及國陣希盟;在半島北部與東海岸,情況恰恰相反,國陣與伊黨爭天下,而希盟更像是攪局者,根本無從在丹登兩州立足。

讓人出乎意料的是,脫離民聯的伊黨,憑靠一己之力,就拿下18個國席,保住吉蘭丹州政權之餘,還一併攻下登嘉樓州政權。對伊黨而言,第十四屆大選最完美的結局是懸峙國會。如此一來,伊黨就能挾著本身所贏的議席與兩方談判,以「造王者」姿態製造對本身最有利的局面。然而,509當晚事與願違,希盟以顯著差距奪得政權,可以繞過與伊黨談判,自行組織聯邦政府。

選後伊黨最高領袖行事低調,保持觀望態度,不敢輕舉妄動。希盟上臺後,伊黨主席哈迪阿旺(Abdul Hadi Awang)、登嘉樓州務大臣、與吉蘭丹州務大臣,都禮貌拜會首相馬哈迪,一改過去對抗、挑釁的姿勢。

巫統黨選後,普遍以為新任主席扎希(Ahmad Zahid Hamidi)會向伊黨釋出善意,延續第十四屆黨選前的「親密關係」,甚至不排除昇華為正式的結盟。姑且不談鬥爭理念與意識形態,巫統與伊黨聯手,其主要的盤算如下(以第十四屆選舉情況為標準):

一、巫統會以更大優勢保住第十四屆大選贏得的54個國席;
二、巫統與伊黨能夠從希盟手中奪得24個國席;
三、伊黨能以更大優勢保住第十四屆大選贏得的18個國席;
四、伊黨與巫統的州政權版圖會從玻璃市、東海岸(吉蘭丹、登嘉樓與彭亨),擴張到吉打、霹靂、森美蘭、馬六甲,甚至柔佛。

如是一來,巫伊掌握約100個國席,即使不足以執政,也必然動搖希盟政權穩定性。須知,若巫伊掌握近百國席,則意味著希盟馬來人穆斯林議員比例偏低。在馬來西亞,若馬來人穆斯林在政府里的代表性不足,這個政權極難維持穩定。從半島州席來看,幾乎就要回到希盟執掌雪蘭莪與檳城二州的原狀。

當然,這只是根據509選績的推算,並假設巫伊聯手,雙方基層都不因此結盟流失。而事實上,部份馬來人傾向支持「當權政府」,巫統大權旁落後,馬來人轉向希盟也不稀奇。只是,希盟下屆大選前的挑戰在於:一、確保其進步的改革議程得到更多馬來人認同,這間中需要更多論述、遊說工作,並確保改革不引起反效果;二、改善國家經濟,舒緩中下階層的生活壓力,好讓巫伊無法借經濟問題,煽動族群宗教情緒。

巫統與伊黨當下的挑戰是,兩黨有沒有可能與希盟在廉正與施政上鬥專業、比效率,有沒有可能提出更包容、前瞻的願景,勾勒馬來西亞多元社會對未來的想象?如果沒有,族群、宗教,似乎就是僅剩的武器。

巫伊最終會不會聯手,既有個別領袖的主觀意願,也有時局的客觀條件。倘若希盟處理族群、宗教、文化認同等問題時不夠謹慎,沒有事先鋪述,在社群間未達共識前一味冒進,而若不巧的改革最終沒有到位,就會為巫伊合作製造最大的條件。舉例而言,當希盟政府打破晚近數十年傳統,委任非馬來人/非穆斯林出任關鍵職位,本對馬來社會是一大衝擊。若受委者在其崗位上表現出色,則能打破馬來人的不安全感與迷思。反之,若接棒的領袖無法勝任,則不僅會加深偏見,更讓巫伊有機可乘。

職是之故,馬來西亞政治擁抱什麽價值,能不能走上理性、專業的軌道,那不僅僅是紮希會不會與哈迪擁抱,巫統會不會與伊黨結盟的問題,而是每一個馬來西亞人準備為當下政局打下什麽基礎,把鐵路建往哪一個方向的問題。倘若我們只在乎華裔部長的人數而不在乎華裔部長的素養,我們可能只能在當下走得更快,卻無法在未來走得更遠。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