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轻读物与华文出版新现象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本地儿童刊物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08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8 星期二 7:16 pm    发表主题: 轻读物与华文出版新现象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34025

轻读物与华文出版新现象
作者:庄华兴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 2018年7月13日

本地华文书籍市场萎靡不振一直是一个老话题。根据业者披露,2006年本地华文书籍仅占大马各语文总出版量的5.84%。

在这当中,最大类的是课辅书与儿童书,从销售的角度看,儿童书又居首,比率达67.9%。因此,不难理解何以近几年本地华文出版业瞄准少年与儿童读书市场,出版不少的少儿读物。

在有限的华文读书市场,出现了少儿读物的专门出版社,办得有声有色,甚至有增加的趋势。根据保守的统计,被标签为“少年长篇小说”的印刷动辄几刷,多者达十几刷。

上述现象说明这盘生意不仅有利可图——出版社与经销商皆来分一杯羹,轻读物也成为马华出版界的新现象。

所谓轻读物,指适合每天阅读,以填补零碎时间的书籍,它可随身携带,随时随地翻出来阅读,譬如在候车、巴士上、地铁、厕所、午间小憩或睡前阅读,也可以随停随续,并不存在阅读中断的问题。

轻读物的出版形式多样,有旅游笔记、图文结合集、绘本、漫画等,轻小说亦可归入此列。轻阅读适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生活节奏。

本地的轻读物市场造就了几位畅销作者,大多是80后与90后的偶像作者。在明星效应的推波助澜下,这些轻读物駸骎然已成为时下读者的新宠,特别是甚受少年儿童青睐的轻小说。

如稍有留意,不难看到轻读物畅销的背后往往与包装与营销手法有很大的关系。前者包括打造作者形象、书籍封面的设计,后者如促销员走书店和学校铺书(值得注意的是,促销员首次出现在少儿轻读物市场,他们原本是售卖或推销中小学课辅书、作业簿与文具),还有出版社配合讲座和书展等活动进行打书、推书。

易言之,从出版、营销到阅读,轻读物逐渐取代传统方式成为阅读的选择。在作者、读者与出版社之间,出版社扮演着非常重要的推手,作者与读者反而成为被动的接受者。

成功的出版社不仅让小读者选择看什么书,也教导/灌输他们应该喜欢什么类型的书籍,由此来塑造他们的阅读喜好与品味。

在市场运作机制下,此原无大碍,但出版社间接或直接取代了家长为孩子选书的责任,在重商主义与草根色彩仍然浓厚的本邦华人社会,上述现象犹值得关注。

犹有进者,以畅销/盈利为大前提的出版运作下,有听闻作者被要求或被暗示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什么或放弃/删除什么,不难想象,限于工作合约,作者只能是那个吃黄连的哑者。

简言之,传统的少儿文学阅读已不适用于概括现有的少儿读书现象,小读者的价值观、道德观乃至生活方式也彻底被颠覆。

少儿轻读物的出现与家庭结构的改变不无关系。当前的家庭结构已由双薪小家庭取代,城市家庭尤其如此。一般父母都愿意在孩子身上花钱,以之换取疏于照顾的心灵补偿。因此,轻读物应运而生,也填补了现代父母扮演的角色。这类作品,不仅少年儿童爱读,读者群中也不乏离校青年。

我们该如何看待与理解这股阅读趋势?在轻读物盛行的时代,文学在小读者心中究竟还有多少位置?

这些轻读物陪伴学子们渡过他们的童年与少年时光,影响层面之深广,难以想象。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它让马华学子更远离文学经典,这也是笔者近几年面对大学中文系学生出奇贫乏的文学认知而困扰多时的感受(有者刻意曲解文学,作为逃避选修文学课的堂皇理由)。在大环境缺乏文学教育以及在当下应试教育的掣肘下,加速形成了马华少年儿童的阅读取向。

目前一些有心人开始推动儿童文学,儿童文学协会也成立起来了。他们都是教育工作者,倾向于从整体教育理念出发,更关心作品或文本的内涵与其功能。在文学与教育之间,后者才是主菜,美育流于点缀。

从他们对学生读物的出版与学生的阅读偏向的沉默或无反应,以上说法大致可以成立。中小学华文课程纲要的美学教育目标与方法也没有太切中要领,还有什么可言呢?

刨根究底,轻写作(有人称之为“轻文学”)的出现与社会结构的改变不无关系。从前的家庭结构以传统价值如孝顺、敬老、尊师重道、勤勉等为核心,任何故事往往围绕在这个核心价值而展开,它基本上没有脱离人群与社会,传统的少儿文学也围绕着此核心。

反观轻小说,往往以情节取胜,发挥到极致,便走入奇幻或奇情的境界。这立即让我们联想到J.K罗琳的系列畅销小说《哈利波特》,有大陆网民给它极高评价,认为“罗琳表达了大量英国神话、史诗和民间故事。整套书把神话原型批评和社会文化批评巧妙结合在一起,不管从儿童成长理论方面,还是历史视角方面,或者是社会伦理方面,都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和文学水平。”

事实说明,《哈利波特》毕竟有英国深厚的历史文化作铺垫,若以此标准来要求马华轻小说,你的期望可能会落空。马华轻小说更多的是催熟的少年儿童情感的浪漫化写作,以及缺乏社会与文化基础的空想。

更要命的是,其语言俗滥,潜词立句不经推敲,倘这是吸引本地学子追捧与阅读的最主要原因,则难怪有部分独中开始禁止学生阅读该读物,特别是初中生。马华少儿轻小说无论在文笔、为文立意、文化背景、思想内涵上跟传统少儿文学不同,其文学性受质疑亦出于此。

庄华兴,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讲师。习惯于风云卷荡,见不惯优雅的沉默。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08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8 星期二 7:1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36890

缺席的儿童文学视角——与庄华兴老师商榷
作者:郭史光宏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 2018年8月1日

“‘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问是学院派的一种观点。时间证明,古代的许多通俗作品如今都变成了经典,因此我们如今所认为的纯文学与通俗文学并不是泾渭分明的,这涉及不同作者的表达方式和不同的阅读群体。我倾向于从‘合适’与‘不合适’的角度来看儿童文学,对于儿童还是‘有趣’为上,这是从课外阅读方面来讲,课内教学又是另一回事。”——台湾儿童文学学者林文宝

庄华兴老师日前于《当今大马》发表〈轻读物与华文出版新现象〉一文,谈马华少儿出版现象,文中透出深深的忧虑与无奈。庄老师先是引用市场销售数据,证明轻阅读现象确实存在。接着,再揭示现象背后商业主导的不良情况:读者由市场培育、作者被市场牵引。

据庄老师观察,商业主导之外,未见官方体制与民间力量介入、监督或对话。轻阅读现象的结果,就是学子逐渐远离文学经典。文章最后还极不客气地批评了马华轻小说的质量,指其“更多的是催熟的少年儿童情感的浪漫化写作,以及缺乏社会与文化基础的空想”、“语言俗滥,遣词立句不经推敲”。

对于庄老师点出的轻阅读现象,我认为确实值得关注与讨论。然而,文中一些观点值得商榷。

首先,马华轻小说是否如庄老师所言,全都如此低俗不堪?自许友彬第一部少年长篇小说《七天》于2006年问世,掀起少年小说的出版热潮,至今已迈入第十三个年头。

十多年来,单是红蜻蜓出版社就出了20多位作家的100多部少年小说。算上嘉阳、魔豆和大树等出版社,涉及的少年小说作家与作品就更多了。

就个人的阅读与观察而言,这一大批作品在质量上良莠参差,既有粗制滥造之货,也有苦心经营之作,彼此之间水平差异极大。与其仅凭印象一竹竿打翻整船人,不如针对各别作品评头论足,以文本细读的方式,好处说好,坏处说坏。

这样的处理方式更公平公正,能发现和借鉴好作品的亮点,也看见和警惕坏作品的缺点,无论对读者或作者都更有启发。

其次,将学子远离文学经典归咎于轻阅读现象,是否妥当?不妨换个角度想,在轻阅读蔚然成风以前,学子都愿意亲近文学经典吗?

就我个人观察而言,文学经典一直处于边缘地带,不管是十年前还是今天,读者都少之又少。与其怪责轻阅读将读者带偏,不如深思如何推广文学经典。

而且,通过庄老师的文章,似乎可以推断所谓的“文学经典”指的是成人文学中的经典作品,比如《战争与和平》和《红楼梦》,应该不包括儿童文学。经典成人文学固然杰出,然而它们是面向成人的,距离青少年尤其小学生的心理很远很远。

儿童是该亲近文学经典,但这里的文学经典应该指向儿童文学经典,比如《长袜子皮皮》和《夏洛的网》。学院派站在成人本位,一味引领儿童;市场则站在商业角度,一味讨好儿童。两边都是极端,各自眼里其实都没有儿童,都缺失了儿童文学的视角。

再次,商业主导的轻阅读现象背后,官方体制与民间力量是否真的毫无行动?2011年,小学新课程(KSSR)正式推行,华文课本迎来了相当大的改变。

与之前小学综合课程(KBSR)时代的课本相比,大量文学文本如童诗、童话、故事和散文选进了新课本。尽管这些选文在编选与改写上仍不尽理想,但持平而论还是显示出官方体制对文学教育的关注与努力。

庄老师文中还提到了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下简称“儿协”),评价是“他们都是教育工作者,倾向于从整体教育理念出发,更关心作品或文本的内涵与其功能。在文学与教育之间,后者才是主菜,美育流于点缀。从他们对学生读物的出版与学生的阅读偏向的沉默或无反应,以上说法大致可以成立。”

我不清楚庄老师如何得出儿协“重教育轻文学”的结论,但作为儿协创会成员之一,我能负责任地说,面对学生读物的出版与学生的阅读偏向,儿协绝不是无反应的。

2012年,我曾在《联合日报》撰写〈儿童阅读的“迎合”与“引领”〉,里头有这么一段呼吁:

“儿童阅读推广,需要‘迎合’,更需要‘引领’。没有迎合,儿童阅读只能是闭门造车;没有引领,儿童阅读只能是众声喧哗。‘操千曲而知音,观千剑而识器’,我期许本地的儿童文学作家能更多地阅读世界经典儿童文学作品,打开视野,立足更高的境界,为孩子们创作更优秀的作品。我亦期许本地的教育工作者能更多地接触世界经典儿童文学作品,将真正优秀的作品带给孩子,既迎合他们的趣味,也引领他们的成长。”

2012年成立至今,儿协更多的在用行动实践理想。五年来,儿协携手各地组织,举办了近90场儿童阅读营,足迹遍布半岛各个州属。每一场儿童阅读营,我们都要求主办方引进400多本涵盖各种类型的世界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带着参与的工委老师们一同欣赏作品的艺术特点、探究背后的儿童观与文学观,再把这些优质作品推荐给学生。

通过儿童阅读营,我们希望为全国各地的家长老师打开儿童文学之窗,让真正的好书进入他们的视野,让学生的阅读不仅仅局限在俗漫画与轻小说。

此外,儿协也借助网络技术,开展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助力全国各地有情怀的教师推动班级师生共读。每一期活动,儿协导师团将精选一部儿童文学作品,带着参与的老师展开共读,一同深入解读作品,一起设计阅读话题。

通过一本书的精读,我们希望更多学生能在师长的引领下体验深度阅读,真正走进一部作品,与作者对话,与自己对话。

另外,每一年年中和年底的学校假期,儿协都会邀请海外专家学者前来讲学,举办教师研习营,籍此打开本地学人的视野。

曾受邀前来的专家包括:儿童文学作家汤汤、儿童文学学者谈凤霞、儿童阅读推广人徐冬梅和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等等。这些年来,儿协也许并未频密地以发文告的方式透过媒体发声,却也不曾停下脚步,并且一直在思考与实践。

庄老师对于马华少儿出版的忧虑与无奈,我想我们是感同身受,也是深有共鸣的。市场毕竟是市场,一切以商业利益为考量。加上生活节奏的不断加速,轻小说与轻阅读的风行似乎是大势所趋,避无可避。

然而,我们总得做些什么吧?总能做些什么吧?比如,通过学术讨论来引发观念更新?通过文学批评来推动创作进步?通过阅读推广来带动优质阅读?

族魂林连玉先生曾说:“对付破坏最好的答复就是建设。”愿与庄华兴老师和各位关心儿童、爱好文学的朋友共勉。

郭史光宏,小学教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儿童阅读推广人。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08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8 星期二 7: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42616

正视问题,研究问题——兼答郭史光宏老师
作者:庄华兴

来源:《当今大马》
发表:2018年9月11日

我的上一篇专栏文字《轻读物与马华出版新现象》被转喻成“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辩,并把这种分割视为学院派的“杰作”。这说法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因为谈问题似乎被视为一种禁忌。我尝试提出当下少儿轻小说的出版、写作与阅读现象,论者却急着为协会辩护。作为协会领导人,固然无可厚非,但除了主办很多场儿童阅读营,开展读书会,邀请海外专家讲学,举办教师研习营以外,我更希望了解如何认知文学与教文学。

至于意料之外,是因为论者莫名其妙提出了“学院派”这称谓,言下之意,彷佛马来西亚评论界派别林立,而学院派俨然自成一家一派。

马华文化评论界资源匮乏,本地中文研究者主要局限在三所公立大学、一所私立(党营)大学和三所民办大学学院的中文系,人数寥寥可数,越界参与社会评论的学院中人就更少,又何来学院派?

倘学院中人皆可冠以学院派,其特殊性为何?延伸一位友人的说法,水池原本就很小,岂能同时养活多种不同生态的鱼儿?

依我看,华人文化评论界只有“打架鱼派”,论课题无法交集,交集必然交火。因此,只能像打架鱼一样——单独饲养(自弹自唱)。这多少说明此地学术建设之缓慢与困难。

郭史老师在回应文中视笔者抑轻文学扬经典,实乃出于他对经典的误解乃至曲解。他说“通过庄老师的文章,似乎可以推断所谓的‘文学经典’指的是成人文学中的经典作品,比如《战争与和平》和《红楼梦》,应该不包括儿童文学”。

这种联想令人错愕。经典者,是指传统的具有权威性的著作,经典文学的权威性来自作品的创造性、价值与共鸣。它经过文学史家或专业读者的汰选而得以传世。因此,经典文学不限于成人文学,作为一种艺术创造形式,儿童文学也有经典。儿童文学经典与纯文学或通俗文学没有必然的瓜葛,端视作品的优劣而定。

就儿童文学,文史家或批评家考虑的是作品的文学性、教育性、永恒性(跨越时空),以及是否符合儿童心理需求。大家熟知的世界儿童文学经典就很多,如《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伊索寓言》、《爱丽丝漫游仙境》、《小红帽》、《灰姑娘》、《睡美人》、《木偶奇遇记》、《彼德.潘》、《小王子》、《哈克贝利.芬》等等,不胜枚举;中台近现代儿童文学经典则有叶圣陶《稻草人》、张天翼《大林和小林》、冰心《寄小读者》、丰子恺《青春奏鸣曲》、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林海音《城南旧事》、曹文轩《草房子》、李潼《少年葛玛兰》等等。

书海辽阔,儿童阅读必须谨慎选书,何况中外儿童文学经典不少,选择(适当的)经典并非难事,只是家长(也包括部分华文老师)甘心拱手交出责任,由出版社与流行性轻读物/轻文学作者塑造孩子的阅读品味。这已形成一种现象,应该就其利弊与潜因来共同思考与探讨,而非避重就轻打发过去。

中国近年来发生“杨红樱现象”的讨论,值得借鉴。杨红樱是新世纪以来最畅销的中国童书作家,作品总销量已超过5000万册,其所着绘本《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自2003年出版以来,累积销量3000万册。这对小小的马华读书界实在无法想象,堪称传奇。

“杨红樱现象”引发评论界的两极反应(主要是出杨书的出版社vs儿童文学作家、批评家)。北京师范大学王泉根教授在论坛上提出一个直戳人心的问题:为什么是杨红樱畅销,写的好的并非她一人?

根据他的说法,杨红樱的出现解决了中国儿童文学“两头大中间小”的格局。易言之,杨红樱照顾到了六七岁到十二三岁小学生年龄段的孩子,并认准这个年龄段的小学生,全心全意为他们写作,毫不动摇。

这是以往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忽略的一个群体,他们的作品受众,要么就是学前小孩,要么就是上了中学的青涩少年。杨红樱填补了中间年龄层的空白,并掌握此年龄层的心理要求——平易好懂、故事生动好看、人物形象与现实生活对应,以及让小读者看了能感动,终于成功创造了畅销书的奇迹。

然而,杨红樱的作品并非毫无问题,有些甚至是不该犯的错误,有论者指她“借鉴”其他儿童文学经典作品的段子,观念意识似是而非等等。有读者反映,成长以后重读杨书,感觉反差很大,蛮不是滋味。批评界也认为其作品艺术质量不高,因此认为杨红樱作品无法与儿童文学经典相比,儿童文学界不必对这样的作品趋之若鹜。

回顾马华少儿轻小说(特别强调“轻”)卖俏的当下,读者、作家与与批评家同样可以问:为什么是XXX畅销?在出版社炒作和市场包装策略下,畅销是即成的事实,然而,作品的文字如何?是否符合儿童审美需求?作家是否频灌心灵鸡汤而忘了美学?想像是否与现实脱节?

虽然儿童文学需要想象,但不表示可以一味天马行空,或不接地气的凭空幻想。轻文学因写作与出版的商业化、快餐化,不仅无法好好塑造人物形象,文字也草率随意。

作为儿童文学,首先它必须是文学,缺乏美学经营的作品顶多是故事。其次,轻文学作者塑造的人物是天真的小孩还是世故与虚伪的小大人?最后,敢问马华儿童文学衮衮诸公:当下马华儿童文学是走下坡路,还是臻达辉煌顶峰?

鲁迅对培养儿童审美能力的重视值得我辈学习。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他是少数几位“发现儿童”的作家、思想家之一。他翻译了五部童话,反映了由“爱”与“真实”组成的“爱与真实”的儿童文学观。这可从他翻译社会色彩浓郁的《爱罗先珂童话》窥得一斑。

《表》的翻译也揭示了鲁迅深刻的社会关怀,但小说充满童心童趣,符合儿童心理特征。鲁迅所谓的真实,除了照顾到现实主义的细节真实,还有典型的时代人物,如果三毛可作为中国抗战时期的典型儿童形象,《表》中的流浪儿彼蒂加则是彼时俄罗斯的儿童典型。

笔者在前文中提到的儿童文学应具备的社会与文化基础就是这个意思。我的观察是,马华前辈儿童文学作家仍遵循这条道路,当下少儿轻小说作者竟未学跑先学飞。

再者,就作品的趣味性而言,轻文学作品究竟是有趣,还是多了其他有趣的“料”?作品中是否存在似是而非的观念?譬如是否出现错误的性观念、情商问题,出现反智等情节?价值观又如何?作者如何诠释“正义感”和“英雄”?作品蕴藉和内涵如何?

就马华目前轻读物从出版速度之快之多(童书出版社亦增加),到行文的粗俗与草率(大部分),出版社与作者究竟是一味迎合还是引导儿童的阅读品味?这一系列追问,都应该逐一检验。作为儿童文学组织领导者,不能只从云端看问题。

笔者针对现象公开讨论或抛出一些想法,无非是希望问题被正视,进而被研究。马华儿童文学写作者与研究者更责无旁贷。畅销是现象,现象底下的原因错综复杂,但有一点须认清的是,吸引人的未必是好的,畅销作品并不等于优秀作品。

庄华兴,博特拉大学外文系中文组讲师。习惯于风云卷荡,见不惯优雅的沉默。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本地儿童刊物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