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宏尘客梦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4, 55, 56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2-10-18 星期二 12:0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告别死背作文的年代


“试题的设计意图在于观察学生的智慧、情趣、想象力和语文基础。题目的设计,要考虑减少审题障碍,减少由于学生在知识背景方面的差异造成的偶然影响。考生全凭平时的基础作临场发挥,考前的复习不起作用。考题留给学生发挥的空间尽可能大一些。”
——中国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巢宗祺



9月20日,小六检定考试(UPSR)第一天,华文试卷率先登场。考生才刚交卷,网络世界已被“我期待”和“最后三分钟”洗版。有人贴上了张雨生的同名歌词,有人找出了陈可辛的同名短片,有人将两个词语编成了笑话,有人照题目写起了下水文。据悉,这就是今年的两道作文题目。

这样的作文题目,有人赞有人弹。欣赏者说它生动大气,能让考生自由发挥;批评者说它古怪陌生,意在为难考生。两种说法针锋相对,究竟何者有理?这样的作文题目,到底是好是坏?

今年8月8日,《中华读书报》刊登了中国语文教研员何郁先生的文章〈什么样的作文题是“好”的?〉,读了很受启发。文中,何先生列出了好作文题的三条标准: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让学生无法投机取巧却又能激发他们的联想和想象;二、对现实的作文教学具有良好的导向作用,告诉人们写作文就是将自己的所思所感写出,我手写我心;三、对时代有所关切,但又要保持一定距离,能引导学生反思自己的生活。

用上述标准看今年UPSR的作文题,你会发现“我期待”和“最后三分钟”都是达标的好题目。从群众反应来看,这两个题目对几乎所有师生都是意料之外,同时又是所有考生都能有所发挥的。考生无法再以背作文的方式应付考题,只能凭自己真实的思维与语文能力作答。这不正是考试的目的之一吗?

曾几何时,我们小学的作文是这么教这么学的:校方先为每个年级定下三十个作文题目,再以一周一篇的节奏教学。每一堂作文课,大致上都是教师提供大纲或范文,学生再模仿习写。此外,就是定期默写范文了。教师用这样的方式将一篇篇作文灌入学生脑中,期待考试题目是写过背过的,学生可以一字不漏写好写满。在那个题目可猜的年代,无数学生以此过关斩将甚至金榜题名,无数教师沾沾自喜乃至变本加厉。我们距考试越来越近,离写作却越来越远。

应试教育的危机,考试局想必是意识到的。2014年,“如果我有一双翅膀”;2015年,“如果不必穿校服上学”;2016年,“请相信我”“雨快快下”;2017年,“我爱吃妈妈做的菜”“我最想要发明的东西”。出题者千方百计避开热门题目,不让万千师生投机取巧,目的就只是想让写作回归本质。他们大概想说:放弃死背放弃填鸭吧,好好生活,好好感受,好好思考,好好表达。兴趣与能力培养起来,考试也就迎刃而解了。

考试改革是一场接力赛。出题单位跑出了勇敢的第一棒,将棒子传到批改团队手上。我们期待批改员能将改革进行到底,把重点放在作文的整体水平和语言表达上,充分尊重学生的创意和想象力,切莫钻审题的牛角尖,也不要以成人的价值审判学生。我们也希望社会大众能响应支持,为这样的转变鼓掌喝彩,里应外合推进考试改革。

接力赛靠的是团队力量。只要任何一环不给力,都有可能前功尽弃,再次踏上应试教育的不归路。



(刊于《中国报》2.10.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2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6-10-18 星期二 11:1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今天的“重要”,也许是明日的“不重要”


“二十一世纪的文盲不是指那些没有读写能力的人,而是那些停止学习、不愿忘掉已知去重新学习的人。”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



阿公生前是开杂货店的。每逢农历新年,亲朋戚友总会相聚老店,大人聊天叙旧,小孩吃喝追逐。

还没上学的我,对柜台上的算盘很是好奇。阿公说,“宏啊,一定要打好算盘哦,以后很重要的。”后来上了小学,算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方方扁扁的计算机。阿公说,“宏啊,一定要学好计算机哦,以后很重要的。”再后来上了中学,计算机也不见了,收银机闪亮登场。阿公说,“宏啊,一定要会按收银机哦,以后很重要的。”没过几年,到新加坡走了一趟,发现超市中也只剩下寥寥数台收银机,大部分通道都是自助扫码付款的智能设备。

时代踩着科技的巨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疾驶。知识的更新、工具的进化、职场的转型、生活的变化,我们正处在一个变幻莫测的时代。海内外研究报告都指出,未来十年最吃香的职业大多还未出现在今天的职场。用过去的经验决定当下的行动以应付未来的需求,无异于刻舟求剑,最后只会陷入两头不到岸的尴尬与无助。

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过去重要的知识与技能,到了今天已不那么重要。举个例子,写一手好字在50年前是非常重要的。那是一个以纸笔书写为主要媒介的年代,人们靠书信联系,职场靠书信沟通。如今呢?大多数人已很少拿起纸笔,更多地通过电脑与手机交流互动。时用则存,不用则亡,这也难怪今天的学生字体不如上一代整齐美观,能识会写的字也不如上一代丰富了。这是教育的失败吗?不,这是时代的必然。

中国的好些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和深圳都看到了这样的大趋势。他们并未执着地追求写字的工整与规范。反之,他们选择拥抱科技。他们教低年段的小学生使用手机程序,以语音输入的方式进行写作。于是,低年段的小学生跨过了写字门槛,在想象力和创造力最旺盛的阶段就写起了故事和小说。另一方面,他们从汉字文化入手,带着学生走进汉字故事,感受汉字之美。他们不再强调能识会写,不再追求工整美观,他们更为看重的是思维的活跃与学习的热情,他们将目光重新聚焦到了“人”的身上。

重要与不重要,是会随着时代变迁而被重新定义的。今天的“重要”,也许是明日的“不重要”;今日的“不重要”,很可能是明天的“重要”。再说,不管“重要”或“不重要”,只要做到极致就有价值。既然如此,实在没有必要以当下的标准去苛求学生,用同一把尺去衡量他们是否达标。教育应该回归一个个丰富的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让每个孩子看见更好的自己,成为最好的自己。

走笔至此,想起夏山学校创办人尼尔校长的一句话:“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



(刊于《中国报》16.10.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2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4, 55, 56
56页/共56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