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林宏祥先生时评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9-12-18 星期三 1:3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9480#

走出去,踏进来
2018年11月29日


509变天后两个月,国家语文局在自家门前举办了一场论坛,受邀主讲人对东道主不留情面,火力全开,批判此机构多年来掌握资源,却没能扮演好散播知识的角色,尽做些阿諛諂媚的事。迎合新政府也好,討好新权贵也罢,堂堂一个语文局,愿意接受外人公开批判,到底说来不易。有个朋友就调皮反问:董教总敢在加影开一个大会,接受公眾前来批判吗?

对於国家语文局,不同社群怀抱各异的期待。有者希望语文局翻译更多思想著作、有者寄望语文局捍卫逐渐式微的马来文。至於绝大部分受中文教育的华社,只要不消灭华语或多源流教育,大概就谢天谢地,不敢再对语文局有其他奢望。

然而,时代逼我们改变。新任教长马智礼虽引惹不少爭议,却也不止一次强调掌握多语的重要,並一再呼吁国人拥抱多元。马智礼在不同场合推销「彼此的差异是我们的优势」(Perbezaan kita merupakan satu kekuatan)观念,算是对「多元」的肯定。至於此观念会不会逐步取代「多元是团结绊脚石」的昔日老调,则考验新政府对此信念的坚持,以及民间社会的磨合。

11月21日晚上,国家语文局与董总联办「语文是民族的灵魂」论坛。新上任董事主席莫哈末哈达(Mohamed Hatta Shaharom)针对母语教育,提出让人动容的说法:「我们想像一个小孩的成长,五岁、六岁,直到十岁,他已经可以灵巧地口说泰米尔语。他的母语是泰米尔语……他不只是继承了语言,还继承了口操泰米尔语的母亲的爱。这將烙印在他脑海中。

莫哈末哈达专研精神科,深諳「语言的情感」,陈述「母语教育不可灭」之道理。当晚,马智礼与莫哈末哈达不约而同提及,跨族群互动、交融的重要。「我们不是唯一活在地球上的人类」,马智礼致开幕词时开了头,莫哈末哈达则以走不出宗教学校(Sekolah Tahfiz)圈子和其他族群互动的穆斯林学生为例,表达自己对「他们最终会自以为义」的担忧。

莫哈末哈达也预见自己这番言论会面对穆斯林群体的攻击。不出所料,《Kinitv》专页上载此谈话视频后,大部分马来网民即留言抨击哈达,反指华校生才是应该走出来与穆斯林学生互动的一群。这个反应也印证了马智礼早前所言,不同族群里都有偏激的一群,而我们应当做的,是共同打破此僵局。

自己走出去,也让他人走进来,是当下马来西亚人应该展现的自信。语文局开放门户、释放善意,立志成为属於全体马来西亚人的机构——这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与嘉许的。然而,从11月21日晚上这个点,走到理想的那一端,毕竟还有段距离。各群体是否准备放下歷史包袱,多一点耐性与包容,理性探討这个国家社会的共同出路,都会决定此理想会否实现。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9-12-18 星期三 1:4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1830?fbclid=IwAR2HQyV2-yiwzvtLVvoX4VR4V4m1V6HMyGTjaRqo0tx3XT6VlJOrJw0aPd4#

强人领导
2018年12月18日


喜欢与否,晚近40年,马来人政治舞台上,都离不开马哈迪、安华、哈迪阿旺,以及2015年逝世的聂阿兹。这些领袖都以各自的魅力与光环,建立本身的领导权威;再以个人意志驾驭国家机关、政党方向,驰骋政坛数十年,受追隨者拥护。

先说安华——1998年遭罢黜下野,后隔著铁窗发出號令,將街头力量引进公正党。创立初期的公正党可谓乌合之眾——巫统失意分子、ABIM(伊斯兰青年运动组织)领袖、社运人士,左倾的活跃分子等带著各自的理念、议程入党。每一次党选都是各派系的一次角力——向左、靠右或往中间,更「民族主义」、更「伊斯兰主义」,或拥抱「多元」,是掌权之前的理念之爭。

儘管派系之间各有胜负,分歧不断,在不同阶段出现各异的矛盾,党內却几乎一致对安华的领导深具信心,相信只要安华在,公正党就不会背弃自己的理念。公正党对新经济政策的立场、对阿拉字眼爭议的看法、对王室的態度,更多时候是安华说了算。而安华也凭著个人的牺牲佔据道德制高点,撑住公正党將近二十年

至于伊党的哈迪阿旺与聂阿兹,时分时合,充满张力。1980年代的哈迪训诫(Amanat Hadi),在巫统与伊党支持者之间埋下仇恨,数十年后哈迪转態拥抱巫统,支持者似乎適应得还可以。聂阿兹本是保守宗教师,2008年「308政治海啸」洗礼后,以温和、包容形象面向全民,传统支持者亦欣然接受。

有趣的是,晚近10年,这两个元老对巫统截然不同的態度,左右著伊党的方向。我们不妨设想:若2015年逝世的不是聂阿兹,伊党今天恐怕会是另一个样貌。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假设:由聂老罩住的「温和改革派」在同年党选中不会连根拔起,民联就不会解散。《华尔街日报》7月2日揭露纳吉26亿丑闻后,保有原来实力的民联就有条件主导对抗纳吉的力量,接下来的歷史恐怕就要改写了。

而曾经掌权22年的马哈迪,则用国家机关打造自己的权威,让自己大权旁落后,还在马来人社会发挥影响力,15年后东山再起。马哈迪不掩饰自己是马来民族主义者,但他对马来统治者態度坚决,甚至不惜对抗王室。马哈迪走不出「马来人贫穷、华裔富有」刻板印象的旧观念,摆出一副对马来人「爱之深责之切」的態度,巧妙延续了马来人优先的「扶弱政策」。

比较弔诡的是,由于「马来民族主义」形象根深蒂固,马哈迪在509变天后撑得住压力,委非马来人穆斯林出任財政部长、总检察长、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等要职。

四个人物在晚近40年, 存在微妙的互动。1982年,马哈迪邀安华加入巫统,联抗伊党。1998年,马哈迪罢黜安华,下野后的安华结合伊党势力,共抗马哈迪—巫统。直到2018年,马哈迪再度与安华联手,而伊党则站到希盟对立面,惟此时此刻的马哈迪与安华,都已在巫统之外。

可以想像,未来五年,本地政治的起伏波动,还是离不开这三人的博弈。这个世代之后的领袖,如阿末扎希、末沙布、端依布拉欣、阿兹敏等,都没有如马哈迪、安华、哈迪、聂阿兹的特质、高度与威望。未来领导团队的建立、社会共识的打造、国家制度的建设因此变得重要。

这个社会有必要也终將告別强人领导,只是如果强人离开之前政党还是乌合之眾、社会分歧与矛盾日益扩大、崩坏的制度没来得及修復,我们又会在强人走后在乱局中,缅怀强人。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01-19 星期日 12:0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74134?fbclid=IwAR0u7t8Qr9V3q8aIoaWQsF53aQHim-jaLwmzHCpJNoGkOXutTlpFX5Our00#

诚信党vs伊斯兰党
2019年1月5日


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的主要佈局是:土团党主攻巫统议席,而国家诚信党则与伊斯兰党抢滩。背后的计算很简单,土团党扬起「反盗贼」旗帜,爭取马来民族主义者支持;诚信党把自己打造成「温和、开明、改革派」的伊斯兰政党,与传统老牌的月亮爭辉。2018年5月9日晚上,土团党与诚信党各拿下13与11国席;在混合选区上阵的人民公正党,则攻取48国席,与拿下42国席的民主行动党,携手入主布城。

半年过去了,坊间不时批评土团党为巫统2.0,行动党则被调侃为马华公会2.0,甚至嘲讽希盟是国阵2.0;惟本文旨在谈后509伊党与诚信党的竞爭。伊党牢控半岛东海岸,已不在话下。509大选时,伊党在丹登两州,分別以37-8(伊党-国阵)州议席;以及22-10(伊党-国阵)州议席之差,拿下二州政权。希盟候选人在丹登全军覆没,至少68国州候选人丧失按柜金,实力之悬殊,让人咋舌。

选后登州伊党政府获石油税,掌控充裕的资源。而伊党巧妙地推举了「专业形象」的阿末山苏里(Ahmad Samsuri Mokhtar)为州务大臣,在施政上加强道德、宗教管制,如鞭打女同性恋者、惩罚不祈祷的穆斯林等,向穆斯林社会展示「不一样的施政典范」。

与此同时,马哈迪为壮大土团党,不以各党得席实力分配部长职位,间接让诚信党受惠,分別获得五部长、四副部长职位;另加一个马六甲首席部长。在马来西亚,农业堪称是马来人的经济命脉,诚信党得以掌握农业部,在政治上其实就佔据优势。而诚信党副主席慕扎希尤索夫是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在本地穆斯林社会里与伊党抢夺话语权,其角色十分之关键。

问题在於,半年下来,农业部长沙拉胡丁(诚信党署理主席)表现进度缓慢,政绩不够亮眼,未能给诚信党在马来人社会面前加分。而慕扎希则夹在「自由派」与「保守派」之间——保守派批评他过度前卫,自由派则批评他屈服於保守派。举LGBT课题为例,慕扎希下令乔治市艺术节撤下LGBT活跃分子肖像,引起LGBT群体不满;但后来以部长身份接见跨性別社运人士妮莎Nisha Ayub,却又在部分穆斯林群中,引起极大爭议。

诚然,这不尽然是慕扎希之罪。本地宗教群体在道德、文化,甚至身份认同议题上,本就倾向保守,慕扎希在旧观念重重笼罩下向媒体提出「不侵犯私人空间取缔幽会」、「不歧视性少数群体」,甚至倾向支持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立场等,都引起穆斯林社会的困惑,触动保守派的神经线。如今保守论述主导马来社会舆论,希盟整体严缺一套有效的游说机制,进退失据,处境凶险。

在未来的第15届大选,若诚信党仍背负「与伊党对决」的使命,它將解决伊党,抑或被伊党解决?若在马来选民佔九成以上的丹登无法取得突破,则希盟要爭取过半马来选票,难度显然只会更高。当下马来政治的角力,土团党与巫统的博弈是一环,延伸到公正党的內斗是一环,而诚信党与伊党的对决,又是另一环。马哈迪可用权谋瓦解巫统,安华与阿兹敏可以分分合合;唯「伊党vs诚信党」这一环,恐怕是最难解的死结。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03-19 星期一 8:5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80626#

Bossku翻身:谁不知廉耻?
2019年02月28日

比起马哈迪卸任15年、年届93方成功「华丽转身」,掌权时民望低迷的纳吉垮臺后未及一年,即以黑色外套、牛仔裤时髦形象重新包装,喊出「Malu apa, bossku?」(我的老板有什么好羞耻?)口號,摇身一变崛起为社交媒体「网红」,甚至在大权旁落后,所到之处引起骚动,戏剧性十足,让人错乱傻眼。

如何解读「Bossku」风潮?纳吉政权倒台后,许多问题並未迎刃而解。物价高涨、失业等问题,依旧困扰小市民。过去,希盟领袖在上述课题中扮演为民呛声的角色,如今为执政党成员,即使不为决策辩护,也要为决策者缓颊。

替无权无势的人民呛声,当然是在野党的任务。伊党领袖主打道德管制议题,而此担子则落到巫统肩上。放眼望去,当下在野党阵营里,纳吉甚称是最有效率的在野党领袖。喜欢与否,纳吉对议题反应之敏捷、表达的能力,都较巫统告假主席阿末扎希、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等来得强。

至于其他国阵领袖,要么败选后意兴阑珊,一蹶不振;要么担心枪打出头鸟,拿號码排队上法院为自己在朝时的丑闻接受检控;要为自己保留转身的余地,在国阵翻身无望时,跳槽希盟——对希盟的炮火自然大不如前。选前因1MDB丑闻与消费税而成为眾矢之的纳吉,最无悬念——故在审讯进入倒数时,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义无反顾豁出去。

纳吉于是格外显眼,惟独缺道德制高点。他的丑闻包袱,让他对希盟政府的抨击或调侃,成为一道迴旋鏢。例如:当他在超市里感叹50元能买到的货物填不满一架手推车时,即遭网民以「从其公寓搜出並装入手推车的珠宝外幣图」打脸。

然而,纳吉依然不变,败选无损其脸皮厚度,完美詮释「Malu apa, bossku?」这个口號。他深諳选民迫切要看到改变的情绪,以怀胎九个月就能生產的比喻,讽刺上台九个月却「交白卷」的希盟政府;他瞄准希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中针对PTPTN的承诺,调侃大选时投反对票的年轻人遭希盟狠狠给耍了;他挖出林冠英2014年的文告,把国阵改为希盟,再修改一些数目字,让「过去的林冠英修理当下的林冠英」;纳吉甚至面不改色,扬言若509没变天,他早已经能够兑现国阵当时的承诺。

无官一身轻的纳吉现在针针见血,而掌权后的希盟,似乎回不过神来。509投希盟一票的支持者普遍不解何以纳吉至今仍然「逍遥法外」——但检举需要遵守程序,以免落人口舌,指希盟政治迫害纳吉。

只是,马哈迪的食言,为土著团结党引入巫统议员之举也挑起合理的质疑。网上就有人调侃:没有一个巫统领袖在变天后进了监狱,倒是很多进了土团党。

在此情况下,一些希盟资深领袖如林吉祥在选后对纳吉穷追不捨,就引惹反感。纳吉如今已大权旁落,任何罪过,都能透过司法程序追究。

作为执政党要员却以文告討伐下野的前首相,很快就沦为口水战,让人对希盟徒增反感,有者甚至开始同情纳吉。纳吉于是乘胜追击,直接挑战希盟控告自己,否则停止以蒙古女子炸尸等命案污蔑他。

可以这么说,「Bossku」的翻身,有在野党领袖真空的背景,也有希盟政府失策的不足。一些网民固然抱著胡闹的心態欢呼Bossku,但希盟如果在入主布城后无法振兴经济、无力修復政治体制,尽最大努力把扭曲的价值摆正,则將衍生「马哈迪能,为何纳吉不能」的虚无主义世代。届时,最可怕的,不是为何Bossku得以翻身,而是一个马来西亚都不知道malu apa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6-19 星期四 1:1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longmen/2019/03/13/282380

马华公会还能怎样?
2019年03月13日

说实在的,摆在眼前,马华公会出路不多,几乎每一条都是死路。

第一、马华不太可能加入希盟——希盟不需要马华。当下的马华,不管是一国二州的议席,甚至整个党,都无法替希盟增值或加分。而目前几乎垄断华社代表性的行动党,更不可能欢迎马华加入希盟。

第二、若选择单打独斗,马华不过是财力更雄厚、草根组织更扎实的民政党。多一个民政党,意义大吗?而失去巫统的马来选票,马华可能胜选吗?若在华裔选民居多,如甲洞、泗岩沫、蕉赖等选区上阵,马华胜算高吗?即使当下既抗拒巫统/伊党,又不满希盟的选民,他们最属意哪一个政党呢?社会主义党,还是马华?

第三、留在国阵,坐在509前行动党的位置,尝试把走偏锋的巫伊,拉到中间。反正马华去哪里都看似起不了作用,那留在国阵,也不太可能瞬间就变成洪水猛兽。

实际上,不管来自哪个阵营——国阵也好,希盟也罢,甚至伊党都行;不管被贴上什么标签——原则派也好、大局派也罢,509变天都应该是马来西亚政治历史上的契机,创造新局面、开拓新可能。

不管基于什么动机——真心忏悔也好,为自己洗底也罢——这是一个让国家转型、让自己洗心革面的机会。过去已无法改变,我们是否应该连带放弃改变未来?

在这个点上,原本以种族口号掩饰贪腐的巫统,若愿意与贪腐切割,以政策、专业、效率和希盟一较高低,未来不尽然是绝路。伊党若愿意面向多元社会,以当下具备的条件——扎实的草根组织、有效的宣传机制等,都还是可以不让过去的历史包袱压倒自己,从而展现新的面貌,成为希盟、国阵以外的第三势力。

如果所有政党愿意停止继续在种族、宗教的泥沼中角力,反之专注在医疗、劳工、农业、交通、教育、房屋等政策上较劲比拼,让马来西亚追回失落的20年,则谁都可能是赢家。

在巫伊联姻的结盟关系中,马华(另加印度国大党)能制衡巫伊吗?以马华现有的条件恐怕不太可能。实际上,在民联时代,行动党与伊党在人民公正党协调下的磨合,也不容易。以目前马华手中仅有的政治筹码,可说是难上加难了。

但如今坐在马华509前位置上的行动党,其自我期许是什么?期许自己做得比马华更好之余,是不是也应以宽阔的胸襟看待仅剩1国+2州议席的马华?在政治里,把车子驾到死路的都要U转——行动党与伊党合作时要自我调适对“伊斯兰固刑法(Hudud)”的立场;与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合作时,也要在《联邦宪法》153条文土著特殊课题上转弯。

在后509这个新局里,选民实在没有耐性与闲情看行动党与马华针对彼此的U转玩碰碰撞,洒一地口水。选民要看到的是,行动党在马华以前的位置上,是否交出比马华更亮眼的成绩单,甚至进一步打破族群政治的框架;而马华在行动党过去的位置上,是不是也能踏踏实实经营,交出偶尔让人惊喜的佳作?

行动党与马华与其调侃与嘲讽,不如相互期许与挑战:在各自的阵营中努力,然后在大选前交出成绩,让选民裁决。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86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6-19 星期四 1:2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wenhui/2019/05/26/291908

我们与513真相的距离
2019年05月26日


适逢50周年,网络媒体《当今大马》为513暴乱事件制作一系列专题报道——专访目击者、整理史料,再结合数码技术,呈现这段黑色历史。报道以英文、中文及马来文三语撰述,相同的内容却引来迥异的回响。中文读者普遍对报道给予高度的肯定,马来语读者却几乎一面倒,负面评价编辑团队的作品。

负面评价粗略分为两类:一、本著热爱和平的“善意”,主张不再挑起昔日伤疤,让过去成为历史;二、质疑《当今大马》大篇幅报道华裔幸存者经历的动机,有篡改历史之嫌,试图制造“马来人欺负非马来人(尤其华人)”的印象,甚至提出阴谋论,感叹此为民主行动党上台执政的后果。

换言之,当中文舆论圈引述英国历史学家卡尔(Edward Hallett Carr)“历史是历史家与事实之间不断交互作用的过程,现在和过去之间永无终止的对话”之名言,希望政府在事发半世纪后揭秘解惑,让现在与未来的国人能够知道真相,从而走出513阴影;马来文舆论圈的另一厢,却是不同的景象。

在《当今大马》马来文版专页墙上,温和者疾呼“向前看,不要老是回头纠结于过去”;反应强烈者则放话:如果要摊开历史,就要把行动党华人在513前的挑衅行为,写进历史,让后人知道行动党的真面目。

这绝非仅仅一般网民的反应。在此课题上,族群之间分歧极大,看事情角度也不一样。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顾问柯嘉逊博士在2007年撰书《1969年大马种族暴乱:513解密文件》,掀起热议,在中英文知识圈赢得好评,洛阳纸贵。《当今大马》513事件50周年专题掀起热议后,我不经意发现一名马来新闻从业员,在面书毫无掩饰表达自己对此书不屑一顾,认为柯博士歪理连篇。

事实上,在多语环境办公室工作的新闻从业员,必然意识到族群间对此历史事件的认知与想像并不一样。撇开彼此对真相各异的判断,单单就“我们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历史”此课题,都可能存在分歧。揭秘解惑旨在秋后算账,还是寻找真理;是激起仇恨,抑或寻求和解,彼此都有不同的答案。

更何况,在被激化的族群、宗教关系中,偏见、仇恨、敌意满天飞,各种似是而非的阴谋论,都阻碍我们寻找历史真相。或许,让不同族群的幸存者站出来分享,叙述当时各族如何在血腥弥漫的氛围中,守望相助,让彼此躲过浩劫的故事,是开始的第一步。学者、知识圈的跨语界对话,寻求共识、达致和解,又是一步。

与此同时,我们有必要将世界各地转型正义的案例与论述,注入不同的语言舆论圈子,避免513的讨论,又掉入种族的框架里,永远走不出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2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