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宏尘客梦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5, 56, 57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02-19 星期二 2:4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生活需要仪式


“仪式,就是使某一天跟其他的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跟其他时刻不同。”
——《小王子》



年味,是越来越淡了。小时候,听着欢腾喜庆的首首新年歌,望着橱里的盒盒爆竹,闻着年饼卤味的阵阵香气,内心总是满怀期盼。长大后,一切从简,不求丰富细节,只求一家团圆。曾经,我也认为种种风俗只是形式,背后内涵才是重点。然而,年味愈淡是不争的事实,童年的仪式感渐渐消逝。

马来西亚和中国毕竟不同。这里没有四季,无需经历冰天雪地寒彻骨,自然也闻不得春天梅花扑鼻香。说是过春节,却无一丝“春”的感觉。赤道边的常年如夏使我们免于起伏不定的天灾剧变,却同时也让我们少了岁月流逝的敏感体察。每一天都差不多,一天过一天就只是一页撕过一页的日历,也无风雨也无晴。

正是这样一种无差异感的生活状态,风俗和仪式才显得愈发重要。迎接新年,我们大扫除、贴春联,我们做年饼、备年饭;欢庆新年,我们派红包、送祝福,我们迎财神、勤拜年。看似繁琐累人的风俗仪式,让我们一点一滴营造并投入新年的氛围,使这段日子一点一滴变得和平日不同。也因为这样,新年不再只是日历上的十五个日期,而成了一种积极认真的生命状态,一段值得回味的人生记忆。

这几年,当了老师,有了孩子,身份与心境都起了变化。想给孩子留下美好回忆,于是讲起各种新年传说,做起各种新年剪纸,说起各种新年习俗。新年期间,还会关注舞龙舞狮和花灯花车,带孩子前去体验感受。妻子更厉害,见孩子喜欢舞龙舞狮,还善用废弃材料,亲手制作环保版龙头狮头供他耍乐。表面上,是我们在为孩子辛勤付出,其实是孩子在带我们重返童年,提醒我们用心过年。

想起那个有意思的故事——《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一开始,我嫌蜗牛爬得太慢,催它唬它责备它,甚至还想拉它扯它踢走它。后来,我跟在蜗牛后边,放缓脚步,开始闻到花香,听见虫鸣,看到满天星斗。原来,我误会了,上帝是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农历新年也好,端午中秋也罢,每个节庆都是一种仪式。它让平凡的日子不至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使我们的灵魂不至于行尸走肉一滩死水。生命需要激情,生活需要仪式,你听见节庆的呼唤了吗?



(刊于《星洲日报》4.2.2019)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9-02-19 星期二 4:4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的学校我做主


“学校的改革不是单凭一纸处方能够完成的,也不是照搬某种模式能够成功的。它是一种愿景、一种哲学,唯有借助日常的创造性实践的经年累月的积淀才能实现。学校改革的实现必须有传统的传承,必须有经过缜密思考的明晰的见识、不惧失败的不屈不挠的勇气和对于明日教育的希望。”
——日本教育家佐藤学



许多人认为,学校的大小事物都受教育部管束,都由教育部主导。学校进行的活动,是教育部的指令;教师进行的教学,是教育部的规定;学生完成的作业,是教育部的指示。在高度中央集权的体制底下,学校似乎就只是庞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听人差遣,任人摆布。事实,真是如此?

那是2013年底,我在一所微型华小执教。由于校长提早退休,人手调动需要时间,学校短期内将无人掌校。开学在即,许多校务需要拍案定夺,这让原本惯于等待指示的教师成了共同决策者,也让学校积累已久的许多问题被提上了议程,让大家重新思考调整。

以往,学校为所有年级的全部学生都安排了课后补习,一周三天。讨论中,大家都认为低年段的学生无法负荷太长时间的正规学习,课后补习只会让他们精疲力尽,反倒大大降低学习效率。于是,我们决定取消低年段课后补习。不仅如此,高年段的课后补习也改变了形式,不要求全体参与,只让程度跟不上的学生留下补习。

以往,学校将周三列为课外活动日,于放学后分两个时段进行制服团体和学术学会的活动。讨论中,大家都认为华文学会、国文学会和英文学会的操作形式都偏向补习班,学者无趣,教者无聊。于是,考虑学生兴趣和教师才能以后,我们决定取消学术学会,以烹饪学会、园艺学会和美劳学会代之。接下来的日子,教师教得兴致勃勃,学生学得津津有味,教学相长,各得其所。

后来,我调职到另一所中型华小,校长与行政的领导风格也相当民主,鼓励教师反映问题,提倡集体共同决策。有一年,我发现学生连续上课的时间太长,十堂课间中只有20分钟下课时间,精神难以保持集中。会议上,我建议将学生的上课时间切成三段:四堂课后下课,三堂课后小休,再三堂课后放学。一些同事尽管不置可否,却也愿意一试,反正效果不佳还可重新调整,于是决定隔周开始推行。

除了上述几个例子,我们还曾围绕各年级的考试格式、各班级的作业形式和各科委的常年活动进行讨论,让思考回归本质,让创意激发创意,不让教育流于形式,不为了做而做。于是,我们办起了教师读书会、作家进校园和儿童阅读营等活动,也让周会成了学生发表文章的平台。其实,学校在许多事物上是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是可以按大家的观察与思路行事,无需等上级单位发出指示。

孔子曰:“随心所欲不逾矩。”教育部的角色更多是在提供规范和指南,为全国大小学校建立规矩秩序,起保底的作用。学校完全可以在“不逾矩”的前提下“随心所欲”,承担起更大的教育责任,发挥更大的教学创意。教师的文书工作、学校的活动安排、家校的沟通联系,不妨依循这样的思路,自己的学校自己做主,自己的问题自己救。



(刊于《中国报》19.2.2019)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4-03-19 星期一 6:1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为汉字插上想象的翅膀
——读林世仁《字字小宇宙》



“用看的,汉字就有形象,汉字的相貌就千姿百态!很多汉字看着便像是一道风景——甚至是挂在墙上的风景画。全世界大概只有汉字,可以写一个字挂在墙上,既是艺术品,又是修身养性的提醒。”
——台湾儿童文学作家林世仁



对许多小学生来说,学习汉字是件苦差。笔画多、字形杂、读音繁,兼有多音多义、形似谐音之众多难点,学起来不像abc般简单。然而,这些难点恰恰也是其特色与魅力所在。一个汉字既可以是一幅画,也可以是一种心情,还可以是一段故事。学生对汉字是爱是恨,往往取决于他以什么方式遇见汉字。林世仁先生的《字字小宇宙》正是一部引领小朋友亲近汉字、爱上汉字的绝佳作品。

首先,这是一本汉字书。书中的57首童诗,围绕着70个主题字展开,用林世仁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为一个字献上一首诗”。每一首诗,都起于某个汉字形音义上的特点,却又不止于此,而能赋予更大的想象空间。比如“闷”,作者这样来写:

想出去吹风的心,/想在蓝天下奔跑的心,/想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心,/一旦被关在门里头,/就会闷掉!/就会呆掉!/就会霉掉了呢!/谁要一颗发霉的心呢?/“叩叩叩——开开门!”/让心出去玩吧!/去闻花香,/去玩水,去呼吸新鲜的空气!

聊聊几笔,就从“心”在“门”中的形态,写到苦闷烦闷的心情,写出对自由自在的向往。一个“闷”字,于是成了一种心情、一种想象、一个故事。

此外,这是一本童诗集。首首字的小诗并没有因汉字知识而流于说教,巧妙结合汉字特点之余,充分表现出童诗的童趣、节奏、创意,甚至哲思。比如“岩”,看着这个字,你联想到什么?作者这样来写:

哇,一座山从天上掉下来!/“别怕别怕,有我石头顶着呢!”/石头顶山?/怎么可能?/那不是小蚂蚁顶大铁球吗?/“怎么不可能?/瞧,我不就扎扎实实顶了它五百年!”/哇!石头大哥,您真厉害!/请问——您贵姓大名?/“哈哈哈!在下石猴子,孙悟空是也!/嗯……/可不可以麻烦你转告唐三藏——/请他快一点儿来呀?”

简简单单一个“山”和“石”组成的字,在丰富想象与生花妙笔下竟能引出《西游记》的经典故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真是趣味横生,妙不可言。

最后,这是一本“书”。书中的首首童诗原本以连载的形式于周刊发表。积累了几年,终于要“重新整队,编成漂亮队形”,以书的形式出版。作为一本书,其中至少有两处“设计”值得玩味:插图和“字的悄悄话”。

本书插画者有五位,梦幻、简约、稚拙、水墨……风格各异而又不显突兀,与诗歌意境相得益彰,是本书一大亮点。“字的悄悄话”则附于每首小诗之末,时而补充时而延伸,时而追问时而激疑,起画龙点睛之效。比如“晶”的悄悄话:“诗里的三种太阳(朝阳、艳阳、夕阳)连起来就是一天,三种日子(昨日、今日、明日)穿起来便是一生。不管是一天或一生,我都祝福大家过得亮晶晶。”

林世仁先生是我非常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其作品往往创意无穷、新意迭出,更难得的是兼具汉字母语之美,让人读着读着就感受到浓浓的语言文字香味。“字的小诗”系列还有其他两本:《字字看心情》《字字有意思》。若对童诗感兴趣,还可找来《谁在床下养了一朵云》《文字森林海》和《古灵精怪动物园》这三本个性十足的童诗集,世仁先生的奇思妙想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刊于《中国报》5.3.2019)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9-03-19 星期二 3:4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共学,从读书会开始


“我们现有的正规学校教育体系最大的问题就是培养了一堆不爱学习的大人(应试文化必然的结果),然后,现在要这群不爱学习的大人重新学习,显然不是易事。可是,教改要成功就要人人学习,而且要从大人(校长、教师、董事、家长等)开始做起。一则做为榜样,二则自身也能与时俱进,三则为持续推动学校教育变革带来动力。”
——马来西亚教育学者黄集初博士



教育改革的浪潮一波接一波,课程、教学、评价,新政策新举措不断推陈出新。限制作业簿的使用后,教师有能力根据学情,布置合适的作业吗?废除低年段统一考试后,教师有办法因材施教,妥善进行多元评估吗?校园推行“周会十分钟”后,师生有概念顺应校园文化,让这段时间迸出火花吗?面对改革浪潮,社会大众又是否能与时俱进,共同携手前行呢?

教改成败的关键,往往不在官方自上而下的政策与通令,而在民间自下而上的觉醒与行动。政策与通令只能造势,觉醒与行动才能成事。换句话说,官方打开局面以后,民间还得掀起学习之风,让教师促进专业素养,让家长更新教育理念,让社会动起来。没有学习作为基础,一切改革注定是新瓶旧酒。

那么,要如何打造学习共同体,让每个人都开始重新学习呢?我的建议是:读书会。

2016年,一次校务会议上,我感慨时代前进的步伐越来越快,社会对学习的需求越来越高,而我们教师的阅读却越来越少。“不如我们一起来读书吧!”没想到一时口快的提议,竟获得同事们的赞同与响应。很快,我们定下共读之书,自掏腰包把书买来,于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四放学后进行一小时的教师读书会。

读书会前,大家读完指定章节;读书会时,大家围绕章节内容交流分享。有别于平日的闲话家常,我们在读书会的交流更集中也更专业,既通过阅读吸收了书本的知识,又透过交流消化了其中的思想。就这样,三年下来我们共读了《第56号教室的奇迹》《记忆传授人》《孩子与恶》和《小王子的领悟》等7本书。

也是2016年,家乡“彩虹桥父母成长班”的一群家长自觉新时代父母应当终身学习、与时并进,于是约我和她们一起读书共学。父母读书会以每月一回的节奏进行,有时人多有时人少,大家围绕共读作品交流分享。三年下来,我们共读了《教育可以不一样》《幸福的种子》《孩子的宇宙》和《美与幼童》等10本书。

因为读书会,在应试文化底下长大的我们重新找到了学习的动力,在彼此鼓励(监督?)下重新拾起阅读的习惯,将书一本一本读下去。因为读书会,我们共同打造了对话的平台,一边聆听他人观点,一边审视自身想法,既深一层了解了身边的朋友,也进一步走进了自己的内心。因为读书会,书里的知识与思想渐渐打开了我们看待事物的角度,让教学工作更生动活泼,让亲子教养更得心应手。

不管是教师读书会还是父母读书会,参与的成员都是自愿自发的。为何参加教师读书会?因为它使我们用更开阔的视野看待教育,让我们的教学生活更丰富多彩。为何参加父母读书会?因为它使我们更有智慧地处理亲子关系,让我们的平凡日子过得更轻松自在。说到底,参与读书会不就是为了让自己通过学习活得更好吗?

读书会,可以是围绕兴趣爱好的文人雅集,也可以是解决现实难题的共学团体。读书会,绝不只是茶余饭后的浪漫消遣,而是你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都需要学习,我们都可以携手同行。



(刊于《中国报》19.3.2019)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1-04-19 星期一 6:4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100场儿童阅读营


“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



周末与假期,是喘息的空档,是静养的日子,也是播种的时节。从2014年开始,一群怀抱理想、满腔热情的大人总会在这些边边角角的小日子里,挤出精力与时间,做着绘本《花婆婆》所说的“第三件事”——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他们趁难得的假日时光,成群结队到一所所学校一座座小镇,办起一场场儿童阅读营。六年岁月,风雨不改,终于撒下100颗阅读的种子。

100场儿童阅读营,意味着各类丰富多彩的优质儿童文学进入了近百所学校与社区,意味着近4000名教师家长参与到了儿童阅读推广的工作之中,意味着近10000位学生接受了儿童文学的启蒙洗礼。100场儿童阅读营,背后是庞大的资金投入,是动人的心血付出。这是董家协的鼎力支持,是教师家长的通力合作,是社会人士的教育情怀。也许,这还是一场自下而上的教育改革运动。

儿童阅读营,不只是“儿童阅读营”。

两天的工委集训,表面上是在围绕精选作品进行解读赏析,实际上是在进行儿童观、文学观与教育观的碰撞与对话。通过东西方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的阅读与讨论,我们看见自己的偏见,倾听不同的观点,重新认识儿童、认识文学、认识教育。两天的阅读营,表面上是在向孩子推荐各种精选作品,实际上是在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引领孩子走向高品位的阅读。我们相信,读者是由读者培养的;我们希望,用热情点燃热情。

每一场儿童阅读营,都是一颗阅读的种子。营会的结束,是漫漫阅读推广的开始。因为儿童阅读营,一批好书进入了图书馆,一班大人打开了儿童文学之眼,一群孩子燃起了阅读之火。于是,我们欣喜地看见:彭亨文德甲二校的悦读室启用了,柔佛峇株吧辖的彩虹桥亲子图书馆成立了,吉打吉华K校的漂流书站运作了,吉隆坡慈济的岁末祝福会开始纳入讲故事环节……越来越多学校主动办起各类阅读活动,越来越多教师自觉将好书带进教室,越来越多学生愿意捧起漫画以外的优质读物。阅读,遍地开花。

撒种的脚步并未停歇。单是今年的三月份学校假期,就有6场儿童阅读营在巴生、槟城、马六甲、峇株吧辖、霹雳拱桥和瓜拉登嘉楼同步进行。一些地区是首度举办,一些地区已来到第二届,一些地区在连续几年的耕耘后开始步入进阶模式。同时,我们的团队也在不断扩大。“儿童阅读营工委团队”的脸书群组目前已有2030位成员,其中包括师范学员、学校教师、师范讲师、志工家长和各方社会人士。核心团队也逐渐形成船长、舵手、水手和舟子的梯队架构,为每年近30场的儿童阅读营邀约做好准备。

100场儿童阅读营,肯定是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在儿童阅读推广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让我们知道,即便不是官方规定,即使没有现实利益,全国各地仍有这么多有心人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为孩子的明天奋斗努力。“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我们期待更多人的加入,一起来做这“第三件事”—— 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



(刊于《中国报》2.4.2019)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6-04-19 星期二 3:0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从“学习”与“时代”看英语教数理政策


“If you talk to a man in a language he understands, that goes to his head. If you talk to him in his language, that goes to his heart.”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日前,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政府将重启英语教数理政策。其实,早在2003年,敦马担任首相时就曾推行这项政策。时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理慕尤丁在六年后的2009年,坦诚这个政策效果不显著,并于当年7月宣布废除这项政策。辗转十年,敦马重新回锅当首相,英语教数理政策看似也将借尸还魂。那么,对十年后的今天来说,这到底是不是一项好政策?我想从“学习”和“时代”这两个角度来谈一谈。

站在学习的角度,英语教数理不是一个好政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指出,一个人用自己的母语学习最有效。对我国绝大多数学生来说,英语都是第二语言。舍弃母语而以第二语言来学习数理科,不只会在学习路上增加多一道语言的门槛,还会让很多学生在起步阶段就因语言障碍丧失学习兴趣,得不偿失。

表面上,英语教数理能增加学生接触和使用英语的机会,进而使英语进步。实际上,大部分学生在英语还没进步以前,就因困难重重和挫折处处而选择放弃了。我们该用最熟悉的语言来进行最有效的数理科学习,而非本末倒置地以数理科的学习来反促英语的进步。再说,要提升英语水平,不是应该在英语的课程教学下手吗?怎么还去拉数理科下水?最后两头不到岸,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站在时代的角度,英语教数理同样不是一个好政策。

有观点认为,英语是重要科技语文和国际通用语文,用英语教数理可以让学生更好地与国际接轨。多年以前,情况也许真是如此。可是,如今我们身处工业革命4.0的时代,超级电脑、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科技发展,语言的翻译变得越来越便捷精确。举个例子,多年前的谷歌翻译常要闹笑话,可今天的谷歌翻译已相当值得信赖。语言对学术交流和资讯共享的影响,在科技的日新月异下已大大减低。

与语言的掌握力相比,一个人的阅读力显得更加重要。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的三大项目分别是数学、科学和阅读。请注意,是阅读,不是英语。换句话说,中国的学生能用中文进行阅读测评,日本的学生能用日文进行阅读测评。世界趋势关注的,不再是一个人对英语的掌握有多强,而是一个人的阅读与思考有多深。重启英语教数理政策,最后很可能成全了英语的普及,却牺牲了思维的深入,与国际趋势背道而驰。

坦白说,能够掌握英语无疑是一项优势,国人也确实应当提升英语水平。但是,以英语教数理来提升英语水平的做法,非常值得商榷。一方面,各种学术研究报告都告诉我们,这对数理科的学习是一种伤害;另一方面,2003至2009年的实践经验也告诉我们,效果十分不理想。我们要学好英语,但不是以牺牲数理科为条件;我们要与国际接轨,但重点不在掌握英语而在深化思维。

左六年,右六年,人生有多少个六年?孩子的童年,又有多少个六年?我们真的要为这么一个已被印证失败且与国际趋势格格不入的梦,再付出另一个六年,再牺牲一代学子吗?



(刊于《中国报》16.4.2019)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30-04-19 星期二 3:4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真正写给孩子的名人传
——读邹凡凡《莫奈与印象派》



“人是所有文化、科学、艺术活动的发起者和载体,了解了这些天才大师们,实际上就是抓住了历史的节点。而我一直相信,对于这个世界,对于它的历史,了解得越多、越深入,便越能成为一个正直、宽容、善良的人,而少掉许多的无知、焦虑与狭隘,就如同站在山巅眺望远方,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无限坦荡。”
——旅法儿童文学作家邹凡凡



市面上写给儿童的人物传记,大部分不是堆砌史料以致枯燥乏味,就是道德先行以致虚伪失真,真正深入浅出而又生动活泼的杰作可谓凤毛麟角。这也难怪,撰写人物传记不像创作童话小说,作家除了妙笔生花,还得学问渊博。只有深度把握历史脉络,自在出入传主生平,再以儿童喜闻乐见的笔触潇洒表达,才能写出面向儿童的一流人物传记。

我一直在寻找,寻找符合上述标准的人物传记,直到遇见邹凡凡的“写给孩子的名人传”系列之《莫奈与印象派》。一路阅读,一路惊叹,时而浮想联翩,时而忍俊不禁。合上书本之际,我知道,我找到了。

故事从1874年开始讲起,当时美术界仍是学院派的天下,印象派只能靠边站。学院派?印象派?两者有何区别?对于学院派,作家如此形容:“画面要像刚喷过漆的车壳一样光滑平整,人物要像神仙一样完美无缺,题材最好是宗教、历史或者肖像,如果气势宏大,能充分体现法兰西英雄气概的话,加分!”多么形象,多么具体。

对于印象派,她这么描述:“印象派强调景物的精华、瞬间的感觉,而不是细节。画一棵树,他们想表现出春意融融,树木又茂盛又高大,让人心里很高兴,而不在乎它每片叶子怎么长的、树干上有多少个疤。”三言两语就把抽象朦胧的画风准确道出。不仅如此,作品还适时穿插了小游戏,让读者从几幅画中挑出印象派的画作,现学现用。

面对专业知识与久远历史上的难点,作者并未选择回避,反而迎难而上,以生动活泼的比喻和讲述,向儿童读者娓娓道来。作品中,随着故事的推进,作家穿插了大量与内容息息相关的漫画,让人捧腹之余也加深了理解。作家还巧妙设计了“番外篇”“小知识”和“小游戏”的板块,一方面对各种知识点作深入浅出的科普,另一方面与读者进行有趣的纸上互动。

从这一系列作品的书名还可看出作家的雄心壮志。《达·芬奇与文艺复兴》《牛顿与启蒙时代》《哥伦布与大航海时代》……作家要写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和他们所构成的激动人心的大时代。换句话说,读《莫奈与印象派》,我们收获的不只是莫奈的生平,还通过莫奈了解了印象派在美术史上的兴衰,以及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

英国儿童文学家利丽安·史密斯曾说:“阅读历史和传记能够矫正短视的人生观。当孩子意识到自己生活的时代,只是从人类在这个地球上诞生之始到未知的将来这一漫长旅途上的一小段路程,就会产生了解其他时代、其他国度的生活的愿望。这样的阅读给予孩子内省的观点,帮助孩子学会鉴别只有一时价值的事物,学会全面的思考方法。”

阅读邹凡凡的“写给孩子的名人传”系列,我们得以打开一扇扇通往古今中外的知识之门,燃起一颗颗欲博古通今的求知之心。这样的相遇,若能发生在旭日初升的童年时光,该多让人激动啊!作家如此用心地往高难度挑战,创作出如此难能可贵的作品,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把这些杰作带到亲爱的孩子面前呢?



(刊于《中国报》30.4.2019)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0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5-05-19 星期三 2:2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一棵树上的精彩历险
——读《橡树上的逃亡》



“这是一部历险小说,也是一部幻想曲,更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它简单又神秘,平实又激动人心,故事多处起死回生,扣人心弦。它嘲笑无知和权势,赞扬智慧与勇敢,崇尚人间真情。它将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洗礼,是一部难能可贵的心灵《圣经》!”
——法国电视台书评



“托比身高1.5毫米,就他的年龄来说,这不算太高。他躲在树皮窟窿里不敢动弹,只有几个脚指头露在外面。黑夜像一只水桶,把他卷罩其中。” 1.5毫米?没错,托比就是这样一个微小得不得了的男孩。树皮窟窿?是的,尘埃一样的小男孩正躲在此处。托比何人?为何躲藏?精彩的小说,往往在开篇即悬念迭出,引人入胜。

一棵橡树,住着许许多多以毫米度量的“树人”。一些住在树梢,一些住在树干,一些住在树根。每个地区有各自的困境:树梢怕鸟兽攻击,树干怕风吹雨打,树根怕一雨成灾。橡树周边的草地,则住着一群同样微小的“光人”,天天遭受日晒雨淋的折磨,日日面对青蛙蚊虫的威胁。

托比今年13岁,是“树人”的一份子。他的父亲是整棵橡树最杰出的科学家,对自然生态有着深入研究与通透理解,备受众人尊敬。然而,为了保护橡树的生态环境,父亲拒绝公开一项能源发明的技术秘密,为此全家被流放,继而被捕入狱,只有托比一个人得以逃脱。那一刻起,托比面对全族人的追捕,展开了没日没夜、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涯。

逃亡过程中,托比无数身陷险境。受困树洞、误坠蜘蛛网、被夜莺叼走、惨遭磨坊主出卖……每一次,托比看似必死无疑,却又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绝处逢生。故事其中一幕写托比藏身于树洞之中,一觉醒来,发现唯一出口已被层层积雪堵住。当时是12月2日,融雪期3月份才开始。四个月的时间,他身边只有两个星期的食物储量。写到这个程度,该如何迎来柳暗花明?

首先,要解决食物问题。幸好,托比在树洞里发现了一小堆霉菌。霉菌跟其他绿色植物不同,它们可以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长,而且生长速度很快。这样一来,托比一天吃一点霉菌,就能熬上四个月了。除了填饱肚子,托比还得知晓时日,觉察时间的流逝。在这样一个不见天日的树洞,要如何感知时间?答案又是霉菌。这一团霉菌不仅能喂养他,还能给他当时钟用。那团橙红色霉菌会在二十四小时内长到外圈去。托比只需要吃掉外圈与内圈之间的霉菌,等到它又再长到外圈时,一个新的二十四小时便过去了,而这两圈之间的分量也足够他吃上一天。

有了食物和时间,漫漫四个月时光,托比还得找到心灵寄托,否则不饿死也要闷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连一块碎片或一小撮泥都没有,该怎么办?答案还是霉菌。托比将吃剩的一小团霉菌沾上一点水,霉菌就成了颜料。托比开始在树洞墙上作画,他把自己所认识的世界全部描绘出来。就这样,因为一团霉菌,托比撑过了四个月时光,终于死里逃生。

对一部历险小说而言,作者必须拼命将人物往死里丢,再奋力将他往活里救。一切谋篇布局,需能出意料之外,又得在情理之中,无异于自己挖坑自己填。从托比受困树洞的种种细节来看,作者不仅坑挖得深,还填得异常漂亮。荡气回肠的阅读感受背后,埋藏着作者的苦心经营与匠心独运。

十年前初读,印象深刻的是小说的非凡想象与紧张刺激;十年后重读,尤其赞叹作者在节奏上的掌握和细节上的拿捏。十年过去,此书依然是我心目中十大幻想小说之一。



(刊于《中国报》14.5.2019)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4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55, 56, 57
57页/共57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