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魔法师的帽子(第六章)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成人给中学生的文学作品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周碧香



注册时间: 2005-08-03
帖子: 1035

来自: BP

帖子发表于: 01-12-05 星期四 11:41 pm    发表主题: 魔法师的帽子(第六章) 引用并回复

八月初的一个大清早,某甲和某乙翻过山,就在小吸吸找到魔法师帽子的地方停下来。某甲戴一顶红帽子,某乙提一个大手提箱。他们走了远路,累坏了,于是休息一下,看山下的木民谷。在银色的白杨树和梅树之间,升起了木民家的炊烟。
  “烟,”某甲说。
  “有烟就有物食,”某乙点点头说。他们动身下山向山谷走,一路上讲某甲和某乙平时讲的那种古怪话①。(大家听不懂,不过他们自己懂。)
  他们竖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走到房子前面,羞答答地站在台阶旁边。“你想他们会让咱们屋进吗?”某甲问。“这要看了,”某乙说。“碰上他们发脾气,可不要怕害。”
  “咱们该敲门吗?”某甲问。“万一人有来出哇哇叫呢!”
  这时候木民妈妈正好把头伸出窗口,叫道:“来喝咖啡!”
  某甲和某乙吓了一大跳,一蹦就跳进了放土豆的地窖。
  “噢!”木民妈妈也吓了一大跳。“我断定那是两只老鼠跑到地窖里去了。小吸吸,你跑下去给它们一点牛奶吧。”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台阶旁边的手提箱。“还有行李,”木民妈妈想。“天呐,这么说它们是来住下的。”于是她去找水民爸爸,耍他多放两张床——两张很小很小的床。这会儿共甲和某乙已经钻到土豆堆里,只露出眼睛。他们在那里心惊胆战,等着看会遭到什么不幸。
  “不管么怎说,我闻到了物食味气,”某甲咕噜说。
  “有人来了,”某已悄悄说。“别声出!”
  地窖门咯吱响,楼梯顶上站着小吸吸,他一只手提着灯,一只手拿着一碟牛奶。
  “喂!你们在哪儿?”他叫道。
  某甲和某乙只是往里面躲得更深,互相有多紧靠多紧。
  “你们要喝点牛奶吗?”小吸吸问他们。
  “别理他,”某乙对某甲悄悄说。
  “要是你们以为我会在这儿站半天,你们就错了,”小吸吸生气地说。“我想你们什么也不懂。你们这两只连从前门进来也没想到的傻瓜老鼠!”
  “你已自才是瓜傻鼠老!”某甲和某乙顶他说,这话真叫他们气坏了。
  “噢!讲外国话,原来他们是外国来的,”小吸吸心里说。“我还是去把木民妈妈请来吧。”他锁上地窖门,跑到厨房去。
  “怎么样?他们爱喝牛奶吗?”木民妈妈问道。
  “他们讲外国话,”小吸吸说。“都不知道他们讲些什么。”
  “什么外国话?”小木民矮子精问道,他跟赫木伦正在剥豆。“‘瓜傻鼠老’!”小吸吸说。
  木民妈妈叹了口气。“那就够烦了,”她说。“我怎么问得出他们过生日要吃什么布丁,或者睡觉要几个枕头呢?”
  “他们的话咱们很快就能学会,”小木民矮子精说,“听上去不太难学。”
  “我想我懂得他们的意思,”赫木伦沉思着说。“他们不是说小吸吸是只傻瓜老鼠吧?”
  小吸吸红了脸,摇摇他的头。
  “你那么聪明,你自己去跟他们说话吧,”他说。
  赫木伦于是摇摇摇摆地到地窖楼梯上,客气地叫:“迎欢你们上里这民木家来!”
  某甲和某乙把脑袋从土豆堆里伸出来,看着他。
  “想喝奶牛吗?”赫木伦又问。
  接着他们一起上楼,走进客厅。
  小吸吸看到他们比自己小得多,于是变得很客气,关心地说:“你们好,很高兴看到你们。”
  “谢多。我也很兴高看到你,”某甲说。
  “我不是象好闻到了物食的味气吗?”某乙问道。
  “他们说什么了?”木民妈妈问。
  “他们饿了,”赫木伦说。“不过他们看来还是怕小吸吸。”
  “请替我向他们问好,”小吸吸热情地说,“并且说我一辈子里还没见过两张脸这么象鲱鱼的。现在我要出去了。”
  “吸吸小太躁暴,”赫木伦说。“不要意介。”
  “请进来喝杯咖啡吧,”木民妈妈热情地请某甲和某乙到外面阳台上。赫木伦跟在他们后面,因为有了当翻译的新差使,他觉得十分得意。
   
         ☆        ☆        ☆
   
  某甲和某乙就是这样住到木民家来的。他们不吵不闹,总在一起,眼睛从来不离开他们的手提箱。第一天天快黑时,他们非常担心:发疯似地在楼梯上走上走下好几次,最后躲在客厅的地毯底下。
  “你们么怎啦?”赫木伦问他们。
  “格罗克来了!”某乙悄悄说。
  “格罗克?他是谁?”赫木伦听了有点怕,问道。
  “她大巨、酷冷、怕可!”某乙说。“关上门别让她来进。”赫木伦跑去找木民妈妈,把这个可怕消息告诉她。
  “他们说有一个巨大、冷酷、可怕的格罗克,她要上这儿来了。咱们今天晚上得把所有的门锁上。”
  “不过没有一扇门有锁,只除了地窖门,”木民妈妈用担心的口气说。“天呐!外国人总是这么麻烦。”她于是去告诉木民爸爸。
  “咱们得全副武装,并且把家具移去顶住门,”木民爸爸说。“这么巨大的格罗克可能很危险。我要在客厅装上警钟,某甲和某乙可以睡到我的床底下。”
  可某甲和某乙已经爬进写字桌抽屉,不肯出来。
  木民爸爸摇摇头,到板房去拿一支旧式的大口径短枪。
  天早黑了;萤火虫带着它们的小灯出来;花园里满是天鹅绒似的黑影子。风在树木之间阴沉地飒飒响。木民爸爸在小路上走时,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万一这格罗克就躲在矮树丛后面呢:她是什么模样的,特别是她大到什么程度?等他重新进屋,他把一张沙发推到门前,说:“咱们得通宵让灯点着。你们大家要保持警觉,小嗅嗅得睡到屋里来。”紧张极了……接着他叩叩写字桌抽屉,说:“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可是没有回答声,因此他拉开抽屉,看看某甲和某乙是不是已经给逮去了。不过他们睡得甜甜的,身边放着他们的手提箱。
  “好了,咱们上床吧,”木民爸爸说。“不过你们都得武装好。”
  他们吵着说着各自回房,转眼间木民家一片寂静,孤零零的煤气灯在客厅桌子上亮着。
  半夜了。接着敲一点钟。到两点过一些的时候,麝鼠醒来要下床。他昏头昏脑地摇摇晃晃下楼,”在挡住门的沙发前面站住,觉得异常奇怪。“什么意思!”他咕噜了一声,就想把它推开,这时候,木民爸爸装的警钟自然就响起来了。
  一转眼间,整座房子充满了哇哇叫声、枪声、脚步声,大家拿着斧子、铲子、耙子、石头、小刀和剪刀冲下楼到客厅来,站在那里看着麝鼠。
  “格罗克呢?”小木民矮子精问道。
  “噢,这不过是我,”麝鼠赶紧说。“我只是想出去看看星星。我把你们那傻瓜格罗克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你马上出去,”小木民矮子精说。“再别这样了。”他说着把门打开。
  这时候——他们真看见了格罗克。人人都看见了她。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台阶下面的沙路上,用毫无表情的圆眼睛盯住他们看。
  她并不怎么大,看来也不危险,可大家就是觉得她极其坏,而且会在那里一直等下去。这就糟糕了。
  没有人有足够的勇气去进攻她。不过她坐了一会儿,也就溜到黑暗中去了。可她坐过的地方,地面冻住了!
  斯诺尔克小子关上门,浑身抖了一通。“可怜的某甲和某乙!”他说。“赫木伦,你去看看他们是不是醒了。”
  他们是醒了。
  “她走了吗?”某甲问道。
  “走了,你们在现以可稳稳安安地觉睡了,”赫木伦回答说。
  某甲叹了口气,说道:“谢谢爷老天!”他们连同手提箱尽可能缩到抽屉尽里头,又去睡觉了。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床上去睡了吗?”木民妈妈放下她的斧子说。
  “可以了,妈妈,”小木民矮子精锐。“小嗅嗅和我守卫到太阳出来。可你把你的手提袋放在枕头底下,好安全一点。”
  接着他们两人坐在客厅里打纸牌,一直打到天亮。那天晚上再没听到格罗克的声音。
  ①他们讲话时,每个多音词都倒过来讲,例如“食物”叫“物食”
   
         ☆        ☆        ☆
   
  第二天早晨,赫木伦着急地到厨房来说:“我跟某甲和某乙谈过了。”
  “好,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民妈妈叹气说。
  “格罗克要的是他们的手提箱,”赫木伦解释说。
  “真是个怪物!”木民妈妈叫起来。“要偷他们的那么一点东西!”
  “是啊,”赫木伦说,“不过事情也不那么简单,那手提箱是格罗克的。”
  “嗯?”木民妈妈听了,也觉得事情可不简单。“这一来事情的确不好办。咱们跟斯诺尔克小子谈谈。他总是有办法。”
  斯诺尔克小子听了很感兴趣。“这是一个大案子,”他说。“咱们得开一个会。大家三点钟到丁香花丛那儿去讨论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温暖的可爱下午,充满花香和蜜蜂的嗡嗡声,花园由于晚霞的鲜艳色彩而灿烂夺目。
  鹰鼠的吊床吊在两丛树之间,上面有一个牌子写着:
  代表格罗克的起诉人斯诺尔克小子戴着法官的假发,坐在一个箱子后面:一看就知道他是法官。他对面坐着某甲和某乙,他们在被告席上吃着樱桃。
  “我要向他们起诉”小吸吸说(他念念不忘他们曾经把他叫做傻瓜老鼠)。
  “那我为他们辩护,”赫木伦说。
  “那我呢?”斯诺尔克小妞问道。
  “你可以做木民家的证人,”她哥哥说。“小嗅嗅当记录。不过小嗅嗅,你要记得详细些!”
  “为什么格罗克没有一个为她辩护的人呢?”小吸吸问道。
  “这没有必要,”斯诺尔克小子回答说,“因为格罗克是对的。现在全明白了吗?好。咱们开庭。”
  他用锤子在箱子上敲了三下。
  “他们是么怎回事?”某甲问道。
  “不大楚清,”某乙回答了一声,向法官吐了个樱桃核。
  “在我允许你们说话以前,你们不可以开口,”斯诺尔克小子说。“你们只能说是和不是。别的话都不许说。案中所说的手提箱是你们的还是格罗克的?”
  “是,”某甲说。
  “不是,”某乙说。
  “他们自相矛盾,把他们的话记录下来,”小吸吸大叫。
  斯诺尔克小子在箱子上敲了一锤。“不许说话!”他叫道。“现在我最后问一遍。这手提箱是谁的?”
  “我们的!”某甲说。
  “现在他们又说是他们的,”赫木伦毫无办法地叹气说,“可早晨他们却不是这么说。”
  “好,那我们就不用把它交给格罗克了,”斯诺尔克小子松了口气说。“不过闹了半夭,结果如此,真是太可惜了。”
  某甲把身子靠过去,向赫木伦悄悄说了声什么。
  “他们说,”赫木伦大声说出来,“只有手提箱里面的东西是格罗克的。”
  “哈!”小吸吸说。“我完全相信是这么回事。现在事情全清楚了。很好办,格罗克拿回她放在手提箱里的东西,而这两个鲱鱼脸留着他们这个旧手提箱。”
  “根本不清楚!”赫木伦振振有词地说。“问题不在于谁是手提箱里的东西的所有者,而在于谁对这些东西有最大的权利。你们大家见过格罗克了,对吗?好,我问你们,她对这些东西有权利吗?她那模样一看就叫人讨厌!”
  “说得对极了!”小吸吸惊讶地说。“你真聪明,赫木伦。不过反过来说,也得为格罗克想想,因为没人喜欢她,她太孤单了,她憎恨所有的人。手提箱里的东西也许是她唯一的东西。你真要把她这些东西也拿走吗——她在夜里又孤单又没人理睬?”小吸吸越说越激动,声音发着抖。“某甲和某乙把她唯一的东西骗走了。”他擤了擤鼻子,话说不下去了。
  斯诺尔克小子在桌子上敲了一锤子。“格罗克不需要任何辩护,”他说。“再说你的观点带有情绪,赫木伦的观点也是这样。证人过来!你说吧!”
  “我们非常喜欢某甲和某乙,”木民家的证人说。“我们从开头起就不喜欢格罗克。要是她一定要回手提箱里的东西,那就太可惜了。”
  “要实事求是,”斯诺尔克小子严肃地说。“你一定要公正。特别是因为某甲和某乙是非不分。他们生下来就这样,没法子。起诉人,你有什么话说?”
  可麝鼠已经在他的吊床上睡着了。
  “好吧好吧,”斯诺尔克小子说。“我断定他根本不会感兴趣的。在我宣判之前,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对不起,”木民家的证人说,“要是咱们知道手提箱里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会容易解决些?”
  某甲又悄悄说了声什么。赫木伦点点头。
  “这是一个秘密,”他说。“某甲和某乙认为这是世上最美丽的东西,而格罗克只认为是最值钱的东西。”
  斯诺尔克小子把头点了又点,皱起眉头。“这个案子太难解决了,”他说。“某甲和某乙有道理,可是做法不对。要实事求是。我必须想一想。现在大家别说话!”
  丁香花丛之间一片寂静,只听见蜜蜂嗡嗡地响,花园里给太阳烤得热烘烘的。
  忽然青草上掠过一阵凉风。太阳躲到云后,花园里暗下来。
  “什么事?”小嗅嗅说着,把笔从记录本上提起来。
  “她又来了,”斯诺尔克小で悄说。
  格罗克坐在冻住的青草上,盯着他们看。
  接着她盯住了某甲和某乙,开始咆哮着,一摇一摆地慢慢越走越近。
  “走开!走开!救命响:救命啊!站住!”他们吓得语无论次地大叫。
  “别过来,格罗克!”斯诺尔克小子说。“我有话对你说!”
  格罗克停下来。
  “我已经想够了,”斯蒂尔克小子说下去。“你同意某甲和某乙买下你手提箱里的东西吗?肯的话,你要多少钱?”
  “要高价,”格罗克用冷冰冰的声音说。
  “我在哈蒂法特纳岛上的金山够不够?”斯诺尔克小子问。
  “不够,”格罗克照样冷冰冰地回答。
  这时候木民妈妈觉得冷,决定去把她的披巾拿来。于是她跑过有格罗克的冰脚印的花园,跑上阳台。到了那里,她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拉起魔法师的帽子,回到审判的地方来,把帽子扣在青草上,说:“这里有整个木民谷最值钱的东西,格罗克!你知道这顶帽子曾经长出什么来吗?木毒汁和果树,还有最漂亮的自动小云朵: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魔法帽子。”
  “让我看看!”格罗克看不起这帽子似地说。
  木民妈妈于是放几个樱桃在帽子里,大家一声不响地等着。
  “但愿它们别变成什么凶恶的东西才好,”小嵝崆那地对赫木伦说。可他们运气很好。等格罗克朝帽子里看,里面是一堆红宝石。
  “瞧,”木民妈妈兴高采烈地说,“你倒想想,要是里面放个南瓜,它会变出什么来呢?”
  格罗克看看帽子,又看看某甲和某乙,接着又看看帽子。一看就知道她正在拼命动脑筋。接着她一把抓起帽子,二话不说,象个冰冷的灰色影子似地溜到森林里去了。这是木民谷最后一次看见她,也是最后一次看到那顶魔帽。
  大家的脸色马上又好起来,花园里充满了夏天的声响和香味。
  “谢天谢地,咱们终于摆脱了那顶帽子,”木民妈妈说。“到底做了一件聪明的事。”
  “不过那些云朵具好玩,”小吸吸说。
  “在森林里扮人猿泰山也好玩,”小木民矮子精难过地加上一句。
  “总算摆脱了那恶煞凶神!”某甲一只手提着手提箱,一只手拉住某乙朝木民家走,大家站在后面看着他们。
  “他们又说什么了?”小吸吸问道。
  “这个嘛!大概是‘再见’吧,”赫木伦说。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成人给中学生的文学作品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