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七佛教组织不承认真佛宗
前往页面 1, 2, 3, 4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教时事讨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06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6:36 pm    发表主题: 七佛教组织不承认真佛宗 引用并回复

[转贴]《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content.phtml?sec=1&sdate=2007-10-17&artid=200710170871

指非正信佛教傳承
7佛教團體不承認真佛宗

updated:2007-10-17 20:15:24 MYT

(吉隆坡訊)馬來西亞佛教團體今日(週三,17日)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不認同真佛宗密教總會近期在各大中文報章所刊載的廣告,以及一系列將由盧勝彥主持的法會及活動。

這7大佛教團體提醒全體佛教徒及公眾人士,國內主要佛教團體皆不承認真佛宗為正信的佛教傳承。

7大佛教團體是馬來西亞佛教總會、馬來西亞佛教青年總會、馬來西亞佛教弘法會、錫蘭佛教精進會、國際佛光會馬來西亞協會、佛教慈濟功德會及馬來西亞佛教金鋼乘總會。

“我們也勸請公眾人士小心求證任何自稱‘活佛’者的師承來歷,同時留意和觀察其行為及言教是否符合佛教的律儀和佛陀的教誨,而不是貿貿然的奉其為師。”

聯合聲明指出,任何人士如有興趣瞭解佛教,可聯絡上述7大佛教團體及其屬下分會或會員團體。 (星洲日報•2007.10.17)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06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8:1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转贴]《中国报》

真佛宗創辦人抵馬
500信徒爭睹風采


(雪邦18日訊)真佛宗創辦人蓮生活佛今日抵馬,逾500名信徒到場迎接,爭睹活佛風采。
俗名盧勝彥的蓮生活佛,與師母蓮香上師,于今午12時15分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但逾500名信徒在早上10時許陸續抵達機場,鵠候在貴賓入境室外。

蓮生活佛自1999年第2次前來我國后,闊別8年后再次抵馬弘法,還有全球約1萬名弟子跟隨,包括新加坡、印尼和美國等地;活佛在全球共有500名信徒,在大馬約有50萬名信徒。

等候期間,信徒們都顯得井然有序,在保安員于機場入境廳築起人牆外,信徒們掛起大布條、拿著鮮花歡迎活佛,還有許多人爭先拍照,不少人也跪下膜拜歡迎,臉上充滿崇敬之情。

活佛一直臉帶慈悲笑容,和師母在大馬真佛宗密教總會會長拿督高程祖博士,以及蓮緻上師陪同下,走出貴賓入境室,即刻引來全場報以熱烈掌聲。

當活佛與師母一行人出閘時,瘋狂信徒們幾近失控,蜂擁上前,除了爭睹活佛廬山真面目,還競相拿著相機猛拍,衝過保安員人牆,非常瘋狂。

許多人扶老攜幼出席,有著抱著小孩猛追活佛,現場所見,至少有5個人在人群中丟了鞋子,顯得狼狽。

活佛出現引起一陣騷動,在機場出境大廳的公眾、旅客和機場工作人員,在不知情下紛紛跑向人群,以探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抵達,造成場面一片混亂。

人群從貴賓入境室,追到機場大門,短短行程卻因人群圍堵,導致蓮生活佛一行人花了約10分鐘,才走出來。

活佛一行人之后登上一輛豪華馬賽地離去,信徒們在看著車子絕塵而去后,也漸漸散去。

蓮生活佛于本月20日(週六),親臨主持在吉隆坡武吉加里爾太子體育館舉行的時輪金剛“息災、祈福、增益、敬愛、超度護摩大法會”。

活佛也將于本月22日下午2時,親臨南馬華嚴雷藏寺開光,並在晚上7時出席感恩宴。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蠹鱼



注册时间: 2006-10-22
帖子: 568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8:3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還有一個自称“白世音”的组织,打扮明显“仿造”观音菩萨,现在也流行起来。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9:0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onitorchina.org/images/journals/journal4_c.pdf

灵仙真佛宗


“灵仙真佛宗”是由美籍华人卢胜彦于1979年创立的,
总部设在美国西雅图雷藏寺(又称“灵仙真舍总堂”),
1988 年开始渗入我国,活动曾一度涉及13 个省市。
卢胜彦标榜自己为“活佛”、“佛主”,自称“从修道
的小基础一步一步地走来,从基督教----道教----佛教显
门----佛教密教,甚至许多的旁门小教,都曾研究参与,
确确实实依靠实修而得来的” 。

卢胜彦极端敌视社会主义制度,曾于1989年多次发表
公开演讲,攻击我党和政府,并在香港组织万人参加的所
谓为“六.四死难同胞超渡亡灵法会”,通过报刊电台向
全世界各地播放。该组织还在上海、广州、昆明等地设立分支
机构,委任主持人,向我偷运、散发大量该组织书籍和宣传
品, 发展成员, 建立组织。

1995年12月15日,公安部在给中组部、中宣部高法
院'高检院等10个部门《关于邪教组织活动的情况通报》(公
政[1995]第691号)中,明确“灵仙真佛宗”为邪教组织。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豪坤 on 18-10-07 星期四 9:14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9:1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引用:


真真假假,读者自行判断,只属于网络文章罢了。

http://hk.netsh.com/bbs/8736/html/tree_21480027.html

揭开[真佛宗]卢胜彦莲生活佛的真面目

http://www.shcstory.org/mystorychinese.htm

  (请按键蓝色字体)

  我,张秀霞愿揭开[真佛宗]创办人卢胜彦莲生活佛的真面目,希望能让世界各地所有[真佛宗]的信徒明白真相,不要愤恨我;不要伤害我;不要认为我毁谤师尊(卢胜彦);不要认为是我杀害师尊(卢胜彦)。

  回想起从1996年,住在[西雅图雷藏寺]的日子,记得上师和法师们的教导;我们一起同修,所谓法喜充满;每天一起作饭菜切水果,那种成就感是无法形容的;我们一起用餐,一起学法,一起上班,一起游玩,一起供舞,那是修行中的一种法喜。

  四年来的相处,得到你们的欢喜和信任,放心的让我分担你们所有的工作,包括在隐私的办公室里;得到监院释莲宁上师的欢赏,被安排在[真佛密苑]的回信中心里工作;更得到师尊(卢胜彦)的欢喜,师尊赐给我亲笔书写的“书文”和一件尊贵的“龙袍”。

  没有想到今天的我,被卢胜彦狠狠的欺骗了,反而是他口中的荡妇淫娃。如果我不告发他,是对我很不公平,我也会对不起社会上所有的人,所有的人也误会我,[真佛宗]的信徒怨恨我,毒骂我,咒我,甚至会杀害我。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不清楚也不了解真相而被误导。我不知道美国,华盛顿,西雅图的警方为什么不重视我的案件,让卢胜彦逃离后,警方才说关闭我的案件。

  我有两位民事案律师,是西雅图出名与能干的,他们用尽种种的办法,可是法院拒绝了又拒绝,没有办法起诉卢胜彦,因为他已逃至远远。卢胜彦托他的代表律师给我一万美元和解费,这是不可能接受的,我要的是公正,还我公道。

  曾经请律师再次的控诉卢胜彦(刑事案),可是美国,西雅图的警方没有乐意的给我公审。

  今天我要公开这件事情,还我公道。

  回顾在1991年在马来西亚的时候,下班后,我和同事去理发院,当时我正在看着一本周刊,写着某年某日[观世音菩萨]的圣诞日,在马来西亚,宾城市(Pulau Pinang)里举办游花车。在那天,人山人海热闹非常。突然,那座两层的宾城码头倒塌下来,把底下层的人,连人带车都压扁,死了很多人。

  当时,我心里很难过,为什么在那么神圣的日子里,会死伤那么多人。突然感到有一股冷气,快速的从我的下身,升到我的头脑,我感到全身很冷,想晕,我被送我去医院,医生只给我打针,吩咐我回家休息。第二天,我不能起床了,我感到头部很不舒服,气喘、头昏和心跳快速。

  我的母亲陪着我到处去找医生,也没有办法将我的病治好。

  在1992年,经过亲戚的介绍,我皈依了[真佛宗],拜卢胜彦为师。

  在1993年1月7日,卢胜彦来马来西亚为寺庙[雷藏寺]开幕典礼。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向他求医,卢胜彦看过我的<问事单>(将需要的问题写在纸上),然后吩咐我跪在他的脚前,他将手掌放在我的头顶上<加持>(按顶),然后吩咐我,要烧纸金和参加他主持的法会,他没有告诉我患了什么病。法会的那天,我带着三个孩子皈依了卢胜彦。

  但是我的身体病况时好时坏,曾经有很几次,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无法醒过来,身体和手脚不能动,试过多次的挣扎,才可以松醒过来,好恐怖。

  我曾经做过头脑的扫描,也没有找出什么病况,可是我还是时常感到头部很不舒服。

  有一天,我对我丈夫说:“我的身体和精神那么差,每次依赖着吃药,时常要休息。不如让我去美国,求我的师父医治,师父说他能让死人复活,他有超能力,能把癌症去除与治疗(卢胜彦的书里有记载)。希望师父能医好我,如果医不好,我只有认命了。”

  1996年7月2日,母亲陪同我一起去美国,在飞机上遇到很多台湾的信徒,和一位我家乡的同门P姐。

  每个星期六,是卢胜彦公开给信徒<问事>(解决难题或治病)的日子,从下午四点到六点的时间,在[真佛密苑]楼下的一间办公室(问事房)。[真佛密苑]是卢胜彦和上师们上班的地方。

  第一次求见卢胜彦的时候,是母亲一起陪着我,首先要把所要问的问题,写在寺庙规定的<问事单>里与<红包>放一起,然后在<问事房>(办公室)的门外排队等着。轮到我的时候,卢胜彦看过我的<问事单>就说:“好!给你加持!”卢胜彦将他的手放在我的头顶上<加持>(按顶),然后就这样很快的轮到下一个人。

  几天后,母亲就回去马来西亚了。

  第二个的星期六,很多的信徒也在排队求见卢胜彦<问事>,轮到我进去<问事房>(办公室),我刚坐下的时候,卢胜彦问我是否有话要对他说,当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话要说,我一时答不出话来。然后他转过头向释莲宁法师和释常智上师吩咐他俩出去,吩咐他俩把房门关上,只留下我和卢胜彦在房里。

  然候卢胜彦问我,是不是有话要对他说。我说:“没有,我只是要求医病。”

  卢胜彦回答我:“我会帮你。”又说:“有没有梦见师尊(卢胜彦)?”

  我说“没有。”然后卢胜彦告诉我:“你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女,和师尊是有前世因缘。”

  当我从<问事房>出来的时候,我的同乡P姐追问我,师尊(卢胜彦)关着房门和你说了什么?我只是回答说:“师尊说他会帮我。”其他的我不敢说,因为卢胜彦吩咐我不可以告诉别人。

  之后,每当卢胜彦给我<加持>(按顶)医治,每一次卢胜彦都是吩咐上师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只有我和卢胜彦留在房里。

  住在[西雅图雷藏寺]一个月期间,很高兴的我终于可以睡眠了,头脑的不舒服也逐渐减少,很开心地的回到马来西亚。

  在1996年9月,我又来美国参加[威光雷藏寺](Waken Ray Tseng temple)的开幕大典法会。(卢胜彦常常鼓励信徒们要多参加法会,能消除业障,能消除病苦。和多帮助死去的人及狗猫等之动物,皆报名参加法会,消除业障,超度他们往生佛国。)

  有一天去求见卢胜彦<加持>(按顶)治病的时候,卢胜彦亲自把门关上,只有我和他俩个人在办公室里,他拾起地上的门楔,塞在门底下,然后在地上,吩咐我也坐下,吩咐我伸出手来,他捉住我的手看了一下,说:“你很纯。”他又说:“前世你和我是很密切关系的。”“你是X X菩萨转世。”“你是我前世的妻子。”“今世不能了,来世你愿不愿意做师尊(卢胜彦)的妻子?”

  我听了很惊奇,我在想,来世的我会是活佛(卢胜彦)的妻子,是要面对广大众生辛苦的事业,卢胜彦愿意选中我,必有他的认可,我认真的说:“愿意。”然后卢胜彦吩咐我写下发愿信,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他说:“我愿生生世世做卢胜彦莲生活佛的妃子[妻子]。”

  然后卢胜彦吩咐我,等到明天他去用餐的时候,要亲手把信交给他。(所有的人都会在餐厅里排列两行,恭敬引接卢胜彦来吃饭。)

  两个星期后我回去马来西亚,大概两个月,我的头又不舒服了,头脑正中心的里面,有一粒<很冷的东西>,每当我的头不舒服的时候,那粒<很冷的东西>就会在我的头脑中心逐渐的变大,我会很害怕,我服食医生开给我的药,我才能安心下来,可是我的头还是不舒服。

  在1997年2月,我再次的去美国,希望求卢胜彦能一样的把我的病医好。有一天,卢胜彦给我<加持>(按顶)完毕,当我站起来想要走出门的时候,他也站起来突然的拥抱我,我感到他的下体,硬的状况碰到我的腿,我很惊的把他推开,他说:“我想起你是我以前的妻子。”我赶忙离开<问事房>。

  因为我的头脑常常不舒服,我不能去多想,卢胜彦常常教导我们要遵守戒律,不得有怀疑心及毁谤的恶念头,弟子要听与遵从,勿违反其命令,若违反上师(卢胜彦)的意旨,背叛上师,入<阿鼻地狱>,(阿鼻地狱是十八层里最苦的地狱)。违反戒律是犯法的,会有恶神来赐灾难,会破<三昧耶戒>(密教里的一种戒律),会下金刚地狱,皆得到很大的报应(真佛宗戒律;事师法五十颂;第3条;第13条;第25条;第49条);每个月两次的农历初一和十五,上师和法师们带领着大家一起读念所有[真佛宗]的戒律。

  有一天,我去求卢胜彦<加持>(按顶)的时候,他告诉我要念<佛号>(阿弥陀佛),我不明白也很惊奇的问:“你要我念佛号?”

  卢胜彦点头说:“是的,你将<往生>(死的意思)。”又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以不可以?用密教的最高大法,<双身双修法>。”

  当时我没有回答他。我听了卢胜彦告诉我将要死的消息,让我感到无形的恐惧与难过,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他是真佛,在各方面有形无形的做法,我深深相信了他。这种直接和无形突然的消息,让我很无助的,很舍不得我的亲人、孩子和家人。

  我从来不敢歪想,也不敢怀疑,我都是一直往好的想,如果卢胜彦真的能把我救了,我就能健康的活着与我的家人在一起了。我考虑了几天,生命是最尊贵的,家人是最可贵的,我老远的飞来求卢胜彦医治,就是为了健康的活着。当时,我愿意挽回我的生命,我听从了他给我<双身双修法>救治。

  一天,卢胜彦一个人走进厨房,他向我招手呼过来,我恭敬的跟随他走进餐厅,他坐在餐厅的长沙发上,我敬礼的跪在他的脚下,他告诉我:“星期一的早上七点半来[真佛密苑],大门是没有锁的,你开门进来就可以了。”我点头应了他。当我要站立起来的时候,抬起头刚好看见释莲绪法师站在另一边门看着我们,卢胜彦起身走去图书馆,我继续厨房的工作。

  那一天的晚上,想起死亡的来临,我整个晚上都很难过的哭泣,没有睡觉。我也感到心情紧张的,明天早上卢胜彦将会给我<加持>密教最高的<双身双修大法>。

  早上七点十五分,女生宿舍里所有的人和法师都赶去寺庙打扫和修法念经,宿舍里只留下我一个人。

  我走出宿舍,走到[真佛密苑]的大门,据我所知,这大门是上锁的,每天早上,上师和法师们在十点才上班,他们需要用钥匙开门才能进去的。

  卢胜彦告诉我大门是没有锁的,我开门走进去,把鞋子脱下,听到卢胜彦的声音:“你来啦!”我朝着声音把头抬起,原来他楼上,两手扶着栏边,他吩咐我把门反锁上。然后他走下楼梯,拖着我的手,走向<问事房>(办公室),然后他坐在椅子,打开抽屉,拿出一支金色的笔和一张白纸,他吩咐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再一次的写下发愿信:“我愿生生世世做卢胜彦莲生活佛的明妃。”明妃?这一次有点不同,记得上一次他教我写的是<妃子>然后再括号(妻子)。

  当时我紧张的把<佛>字的[人立]部首写成了[三点水],卢胜彦说没关系,我把部首填补回去,行成了<佛>字,然后卢胜彦吩咐我写上我的名字,我记得在第一次,他要我写的<发愿信>,我是没有写下我的名字。

  然后卢胜彦拉着我的手,走出<问事房>,经过我刚进来的大门,他吩咐我把我的鞋子拿起来,他一只手拖着我走上楼梯,走到二楼左边的第一间房,那是卢胜彦的睡房也是他私人办公室。(记忆中的手画)

  我无法忘记这一天是1997年3月11日,卢胜彦垃着我的手,进入他的房内,他把房门锁上,吩咐我把鞋子放进厕所里。不知道卢胜彦从那里拿出来的一本书,里面的句子被用笔画了很多线,线条是画的歪歪的。他拿着那本书,用手指点着要我看,大例写着:成就者可以修双身双法那类的。那时我的心情紧张,没有很仔细的细读,然后他把书放在桌子上。

  卢胜彦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放在书桌旁的架子上,短腰的龙袍(外套);深红色的长袖长杉;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短袖圆领的内杉;深红的长裙;白色四方形的内底裤,他脱得光光的,肚子微凸。

  然后他吩咐我把衣服全部脱下…,他拖着我的手走到洗手间(记忆中的手画),吩咐我扶着洗面盆的边,面向着大镜子,背向着他,身体蹲矮些…,我听到他的声音,念念有词,招请和供养很多菩萨和仙女什么什么的。然后我感到他碰到我后面下体的阴部,我才完全清楚的明白,<双身双修法>是性行为关系。可是他久久无法进入,一阵子的试图,还是失败。我心里很不愿意,可是我不敢反抗,然后他拉着我回到房中,他站着吩咐我给他口交,然后他拉着我回到洗手间,重复的那个动作,可是他再次的失败。他告诉我这次不行,下一次再给我安排。我快速的穿回衣服,快步的离开[真佛密苑]。我不敢对任何人说,因为修行中是犯<口业>罪,何况卢胜彦说他用密教最高的大法<双身双修法>才能救我的生命。

  第二次,那天是1997年3月18日,我紧张害怕的瞻前顾后的往[真佛密苑]走过去,打开大门走进屋里,听见卢胜彦的声音:“你来拉!”我看见他站在二楼的栏杆边,他说:“把门锁了,上来。”我听从的把门锁了,拿了我的鞋子,沉重的脚走上楼去,他拉着我的手进入房里,他把房门锁上。然后他把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光光,他吩咐我把衣服脱下…,他拖着我走去洗手间,面对着镜子,背向着他…,这一次他成功完成<双身法>的加持。原来密教最高大法<双身双修法>就是做爱,动作与做爱行为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

  之后,每各一星期,卢胜彦就会给我<双身法>的加持,有时候是下午在楼下的<问事房>,要时候是早上在楼上他的房间里。我接受他的<加持>,因希望卢胜彦能将我的生命救度,能将我的病医好。

  大约两个月,我回到马来西亚的家里,无法想像我是怎样的过活,我害怕、恐惧、难过和担心什么时候无常(死亡)的来临!在家里,我用了一间房,设了一间<密室>,摆放了很多佛像,每天很用心的修法念经,我躲在<密室>(修法的房间)里痛哭,我不能让我的情绪影响我的丈夫和孩子,每分每秒心中都是多么的痛苦与辛苦。

  每次从美国回到马来西亚的时候,因为我的康复,我的丈夫也很开心与安慰。可是每次回到家都不能超过两个月,那个怪病又再来侵犯我,让我恐惧和痛苦。我曾经问过卢胜彦:“为什么我的病不会好。”他说:“你没有回来给我<加持>。”

  在1998年2月,我在美国住了一个半月,因为精神上常常受折磨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我忍不住的求问卢胜彦:“师尊,你说我就快死了,请告诉我是什么日期?”卢胜彦写在纸上着[1999夏]。

  当我回到马来西亚的时侯,我告诉我的丈夫,卢胜彦预告我的死期,我不敢去想像他听了我将死亡的感受,我和丈夫结束了一间又一间的生意与分行;我变卖我名下财产;写下了遗书;大量的购买了人寿保险;也购买了保险捐给斗湖区的[雷藏寺],希望能留给需要帮助的人,准备好所有的一切,就等代死亡的降临,就是因为相信了这个<活佛>卢胜彦。

  在1998年6月,我仍然带着病苦在西雅图住了大约三个月,我是多么的希望卢胜彦能给我医治病苦和能够奇迹的帮我渡过死关。

  在1998年7月的一天,在早上8点15分我从[真佛密苑]走出来的时候,被释莲婷法师看见了。大概8点45分是修法完毕的时候,她来到女生宿舍找我,她责怪我说:“你不可以这样,你会害了师尊。”我告诉她,我去给师尊(卢胜彦)加持,但是我不敢告诉她是<双身>的加持,我告诉她,师尊预说我的死期,她听我讲完我的病情。最后她还是说:“你不可以再去问事,你进去很久(问事房),上师和法师他们都算着你进去的时间,师母都知道。”

  在7月尾,参加加拿大Edmonton,Canada 的大法会,回到西雅图的时候,卢胜彦一个人走到[雷臧寺]上香,他特意走到我这边,吩咐我进去[雷臧寺]的办公室,他把透明的玻璃门给关上,告诉我<日期>去[真佛密苑]给我<特别加持>,当时释莲金女法师和几位法师也在场。

  在8月尾,我的丈夫独自飞来美国,是特地的来请求卢胜彦为我做一檀私人的法会,求卢胜彦救他的爱妻。法会完毕,我和丈夫一起回马来西亚。在这次来美国,我的丈夫皈依了[真佛宗]卢胜彦。

  1999年二月了,我已办妥要办的事情,我的丈夫陪伴我去拍了很多照相,以留着纪念。我亲手做了两套出家法衣,准备在我死的时候出家。因为卢胜彦曾经要我出家,我没有答应,所以等到我死的时候,我就可以应他的意旨。

  在1999年2月26日,我的丈夫陪我跑最后一程,一起飞去美国。一星期后,他先回马来西亚了,我们依依不舍的分手,我的丈夫回马来西亚后就每天一定的都给我打长途电话,真怕有一天突然听不到我的声音,让我的丈夫感到是多么的心酸、心痛、心寒,多么害怕,多么的恐惧,有谁会感受到这将要死别的痛苦?

  每一天漫长的24小时,昼夜又昼夜,我住在[西雅图雷藏寺]等待着死亡的降临,那种感受,有谁能体会?我每天写日记和写信,写给卢胜彦,写给我的丈夫、母亲、孩子和我的家人,每天我都不停的写,有谁能体会我笔下的心酸?而卢胜彦一样的,每各些日子就会给我<双身>加持的救度。

  在这一次的1999年二月来到美国,卢胜彦的<问事房>(办公室),门框边多安装了一个门锁,每次我进去<问事房>的时候,卢胜彦必定亲自按上那个门锁,然后给我<特别的双身>加持。

  记得在楼上卢胜彦的房间里,曾经有一次,我拿起他床上的枕头的时候,枕头里有一片的<玉枕>掉出来(玉枕是一粒粒圆形绿色的玉珠连串起来做成一片,大概是12X8寸吧?)。

  在1998年8月的时候,有一位加拿大,温哥华的女弟子,送了一张她亲手画的[四臂观音]送给卢胜彦,那天是星期六晚上,有很多信徒从遥远的地方来参加同修,卢胜彦拿起那张[四臂观音]画,给在场的信徒看,那福画的红色很鲜艳,很漂亮,但是有点可惜,那张画已被对折,中间现出了很深的十字线条,卢胜彦说他很喜欢,他说想把这张画放在<问事房>(办公室)里。

  在1999年3月,我看见这张[四臂观音]画已相架好,挂在[真佛密苑]楼上卢胜彦的房间里,在他的床头顶上方,刚好在弯角处,靠近窗口吊挂着。

  在1999年4月21日,我的丈夫一个人飞来美国,再次的请求卢胜彦为我做一坛私人赐福救度法会。

  这一趟,我在[西雅图雷藏寺]住了四个半月。已经是七月中了,我恨不得快点回家。我问卢胜彦:“我是不是死不了啦?”

  卢胜彦说:“是我的<金刚杵>(男人的阳具)救了你。”

  我告诉他:“我要回家。”

  卢胜彦说:“你不要回马来西亚。”我想竟然我没有死,我当然要回家。

  在1999年7月14日,我回去马来西亚,我的丈夫很高兴的放下工作,买了飞机票,飞去马来西亚转机的地区来接我,然后再陪着我一齐坐飞机回家,让我感动非常。

  回到温馨的家,看到我的孩子,想到多少年来没有好好的看顾他们,还有我的丈夫,对着他我心里万分的欠意,多少年来让他孤身作战,面对种种心灵的折磨与打击,和我一起分担我的病痛和离别的痛苦,实在是人生极大的悲苦。

  一家人团圆是件最高兴的事情,我和丈夫一切从新再来。

  在1999年8月15日,卢胜彦来马来西亚主持大法会,我还很感恩的,我鼓励我的家人、亲戚和朋友,全来皈依和参加他的赐福、消灾和消难的殊胜大法会,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大福份。

  大约两个月,很不幸的,我的怪病又发作了,我真想不清楚,卢胜彦是万能的<真佛>,他说他是捉鬼大王,扔手除病,我曾经住在[西雅图雷藏寺]的<圣地>(圣人住的地方)多年,卢胜彦给我<加持>密教最高<双身双修大法>多少次了,为什么我的病还没有被根除?我心里很痛苦很难过。

  我不想再去给卢胜彦加持,始终这种事都是见不得光,也不如法的(犯了佛法之规),我曾经对卢胜彦说:“师尊你是佛,我是凡人,是破戒的!”“不会。”他说着就转身。

  而且我住在[西雅图雷藏寺]的时候,曾经亲眼看到不应该的事情,听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都不敢向别人说出来,也不敢去想(深怕思想中会犯戒)。卢胜彦时常对我们说,修行者思想里不得有一丝犯错,在梦里也不得有犯错,会犯三昧耶戒,下金刚阿鼻最苦地狱,我都很紧省的修行,让自己一切都是清净的,想着以后才能往生佛国净土。

  这次我很坚强的,我多休息和吃药,可是我头脑的不舒服却越来越严重,我不能再用脑子去思想了,每当我想思考的时候,我的脑子中心的那粒<冷的东西>就会变大,我会很害怕和恐惧,我的身体里面好像有<气体>那样的东西飞来飞去,我会很辛苦的控制,我放松我全部的思想、呼吸和身体,这样我才能平静下来。我不能再想任何的事情,我像是行尸走肉的,幸好我脑子还清醒的,我很担心,我该怎么办?

  我曾经看过很多医生也不能把我医好,我没有其他的选择,最后我决定准备再去美国求卢胜彦。

  每次去美国的时候,在出门之前和回来之后,我一定会去探访我的朋友P姐。

  当我在收拾行李的时候,C先生打电话给我,他说:“P说,你一定要先去看这里附近的降头师(蛊术),如果你不愿意去,我们就会叫你的丈夫绑着你去,因为你是去不到师尊(卢胜彦)那边了,你的状况已不能飞到半路了。

  P姐是个有阴阳眼的,她说看见我的背后有一个黑色很恐怖的东西。我只好说:你们那么的关心我,我就去看看吧!

  晚上,我丈夫和C先生的陪同,他们载我去看降头师。轮到我的时候,降头师叫我跪在他的脚前,问我:你想不想好?我回答:想。然后他用两个手不停的拍打我的背后,一直拍到头顶,我感到他在我的头顶上拔东西的样子,把拔出来的东西放进红包里袋里,他吩咐我把它丢去海或流水处。然后再继续拍打我的头和背,拍打集中在我的颈背后面,他用口咬出一支黑蓝色的缝衣针。

  降头师说:很幸运,今天你来,不然#(他用手指在他的头顶转圈圈,意思是说疯傻)。然候吩咐我回去多吃灵芝养身。回家之后,我丈夫查看我的颈后面,真的是有针孔的伤口。

  当晚,我真的可以能清楚的想东西了,头脑完全活动过来,想起在西雅图所做的一切一切,我想了很多很多,区区的一个无名(没有名气)的降头师,能够马上将我医好,卢胜彦常常夸张的说,他能破降头是有多么的利害(他的书上有记载)。为什么经过那么多年,他已给我<加持>密教最高<双身大法>,都没有给我除去病苦,反而一定要我再回去给他<加持>才能好一些日子,我心里很难过。

  在1999年11月25日,我照样出发飞去美国,因为飞机票已买了,在之前,我曾经打过电话去通知[西雅图雷臧寺]的法师,告知我会回去求见卢胜彦。

  这一次在美国,我住在卢胜彦的寺庙里只有七天。而且,更例外的,这一次我只是用写<问事单>去求见卢胜彦,我没有再给他机会做<特别的加持>。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恐怖的病了,脑子里也没有了那个<冷的东西>,我真的完全康复了。

  我不敢声明放弃[真佛宗],卢胜彦常常对我们说,离开了[真佛宗],所有的佛、菩萨、护法、金刚神众全部都会离开你,没有了<神>的保护,很快就会灾祸降临。我也是害怕卢胜彦的法力,他曾经多次公开的告诉我们,曾经有人请他作法杀人,他做了。

  在2000年2月我接到加拿大朋友的电话,她告诉我,M女士在[西雅图雷藏寺]被几个男的出家人和师母(卢胜彦的太太)打伤进了医院。因为M女士说了太多话,但是那些话都是事实的。

  在2000年3月5日,我带着一个孩子一起飞去美国参加卢胜彦主办的大法会,因为我的病已完全康复,我不想再与卢胜彦有那种<特别的加持>(做爱)的关系,也不能让他怀疑我什么,所以这一趟我仍然飞来美国参加他的法会。

  我先安排去加拿大探访M女士,方才知道她已在美国,华盛顿,雷门市报警了,编号00-3470,也在加拿大报警,编号00-6724,可是警方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原来在美国,纽约还有一宗,在[金刚雷藏寺][The Buddha Diamond Temple of New York]的一位已出家的释莲廉上师,他迷惑奸污了18位女生,因为在寺庙的人怀疑,他们装上了录影机,有了录影带的证据,他们把录影带交去[西雅图雷藏寺]处理,卢胜彦只是把那位释莲廉上师给革职,没有交给警方处理。这件事在2000年3月已有证人去报警了,可是警方也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这件事情就这样被隐盖了。

  又还有一位卢胜彦受封的上师,她控告卢胜彦命令她与他<双修>,强逼她出家,放弃家庭和子女,还有隐藏十多支抢器和几箱现金,但是警方也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这位上师告诉我关于很多卢胜彦的事情,在五、六年前的时候,卢胜彦告诉她是仙女下凡;常常对她说最疼爱她;说她是前世妻子;卢胜彦给她看过了一本书,书上是用笔画了很多线条,写着“成就着可以修双身双修法”,卢胜彦命令她与他<双修>,她没有答应,然后又逼她出家,要她留住在寺庙里,她伤心难过的服从出家了,可是她要回家乡,卢胜彦多次的劝她回来美国,给她封做为上师,后来她回来接受了受封,可是她仍然回到自己的家乡。

  这些话听得我心如刀割,原来早在五、六年前或更早以前的时候,卢胜彦已经用相同的方法欺骗女生,我惊悟到被受骗了,我好难过,他原来是有计划预谋的欺骗和玩弄我,我被他折磨的好悲惨,和我丈夫的精神折磨与恐惧,精神的压力,这重大的打击,我无法形容我的难过与痛心…

  如果我报警控告卢胜彦,我的丑闻就会抪满城,我无面回去见我的丈夫和我的亲人,我的一生就会毁了,我会失去所有的一切。可是我无法原谅他,他狠狠的欺骗和伤害了我,或者以后再下来的日子,他又会再欺骗多少人?

  在2000年3月11日,卢胜彦在美国,西雅图主办大法会,世界各地的信徒都来参加。

  在法会上,卢胜彦说了很多恐怖的话。自从我进了[真佛宗]九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听过卢胜彦这样的传法,他根本就是要借法杀人。(有当天法会的录影带为证)

  每年在[西雅图雷臧寺],卢胜彦会办大法会两次,我都会来参加。通常每当我到达[西雅图雷臧寺],我一定会先向卢胜彦顶礼报道,但是,这 2000年3月的法会,我不但没有出现在他面前,也没有去参加他的法会,更没有通知他,而且在最后一次的1999年的到访,我只住了七天,也没有给他特别双身(做爱)的加持。原来他早已经怀疑我了!

  卢胜彦公然公开传<杀度法>,他说:

  “密教的第一个密是<双身法>,第二个密就是<杀度法>。什么是<杀度法>?对于这个顽劣,非常顽劣的,用慈悲心没有办法去救度的,对无可救药的,对于破法器的,密教里面有所谓的方便,[马头明王]一个是般惹,一个是方便,你为了用方便的方法去度化他,用智慧的方法没有办法感化他,用慈悲没有办法救他,只好用方便的方法。

  [马头明王]现愤怒相,为什么要愤怒呢?佛法不是慈悲吗?佛法不离慈悲吗?为什么要发这个嗔呢?嗔念呢?为什么呢?嗔是一种方便,它的背后叫作慈悲,为了度化那个没有救药的,顽劣的,一定要用<诛法>,就是杀法。

  莲华生大士他本身也用了这个法,包括释迦牟尼佛。

  为什么?为什么要发愤怒的心?因为你要慈悲那一方的,要超度他,要先杀了他再超度他,叫作<杀度法>,这是密教的第二密。

  以前我很少提到这个<杀度法>,这是<降服法>的更深一层的方法。[马头明王]有。为什么要做?因为你不做,没有办法救他的时候才做,竟然这个人没有办法救他了,用慈悲没有办法救他了,用感化没有办法感化他了,用智慧没有办法度化他了,只好用<杀度>。

  这个超度他,超度他到那里去,到佛国去。以前师父也给我这个[马头明王]杵,[马头明王]撅,[马头明王]金刚撅,他教我修法,我有修法,却没有使用,他暗中跟我讲一句话,给你这个金刚撅,你去修金刚撅法,你就是要有作用的你不用,修这个金刚撅法做什么?啊我现在想一想这个[马头明王],金刚撅,他给你,你修了这个法,这个撅法,<金刚撅>的法,是可以把对方给消灭掉,然后再把他的灵魂接引到[文殊师利]的佛国,接引到西方极乐世界。超度他到了佛国的净土。这是慈悲先于的<嗔念>,<嗔>,开始<嗔>,然后呢再慈悲的,把他的灵魂接引到佛国。

  [马头明王]里面按照师父所讲的,他是先造对方的人行,对方的人行做好,放在你的坐垫底下,或者你屁股底下把他坐着,你只要观想他,他的两个眼睛跑到他的后脑,他的鼻子移到他的头顶,他的两个耳朵,移到他的鼻子,他的舌头向后转,舌尖在里面,舌头在外面。按照密教所说,他的面孔五官已经移位,眼睛移到后脑,鼻子移到头顶,两个耳朵移到鼻子,舌头向后转。按照这样子观想去修法的话,这个人就不会存在了。这个舌头向后转,更本就说不出话来,更本就说不出话来,但个法本身来讲起来就是<杀度法>。

  以前祖师教我修<金刚撅>,你修<金刚撅>,这个<金刚撅>给你,你碰到大恶之人,你修<金刚撅法>。我没有修,以后我要不要修,以后再作打算。

  我把你的人行放在我座下,把你的五官扭转,我修法用<金刚撅>,用<金刚火焰>,用<金刚棒>,我把你的元神观想到我的前面来,我看到你的头断了,你膊子里面流出黑色的血,我看到你的身体啊里面已经开始五脏啊已经开始腐烂,所有的罗叉来抓你的肠子,来抓你的肝,抓你的心脏,抓着你的胃,把它扯烂。这个虽然是凶猛的<杀度法>,但是,如果我将来啊,如果我将来这样子做,我也一定保证把你超到佛国。“”

  当[马头明王]从虚空之中下降,或者是所有的<金刚神>降到你的身上的时候,你会显现<金刚相>,你就显现<金刚相>,当你显现<金刚相>的时候啊,你持咒,金刚符,跟所有<降服法>的法器的时候,你可以在持咒之中下了杀令,下杀令是有咒语的,下杀令,那个杀的令,用火呀,用<金刚火>把对方燃烧掉,烧成灰,用风把所有的灰吹散,把你的元神抓住,再超度往<西方极乐世界>的佛国。

  所有的[罗刹]、[金刚神将],到你的身上,把你的心脏按着让它不跳,把你的肠肝胃髀肾全部扯烂,把你的头砍断,冒出黑色的血,把你的五官全部扭转。

  记得月圆的时候,月亮圆的时候,十万遍。月亮圆的时候,你把[马头明王]杵,印在印在月心,两眼观察他的相,看到光,看到烟,看到雾,看到火,看到[马头明王]的神变,你马上就可以发跟它结盟,这个时候它就永远跟随着你,你可以差遣它做任何的事情,它可以进到你的身中,你变化成为[马头明王]。你只要把敌人那元神招来,嘴巴张开,露出[马头明王]的二齿,两个牙齿,卡叉!你咬他的脚,他的脚就断了,咬他的头,他的头就断了,咬他的身子,他的身子就断了,这个就是<杀度法>。

  那么有一办法也可以教你们,你只要让他生病,生病就好,生病。你向[马头明王]祈祷让对方生病,要让他好很简单,你再念十万的,不用十万遍,一万遍就可以,一万遍的[马头明王]咒,回向给对方这个人,这个人的病他就好,这个也是一种处罚啦。

  好像是你先让这个人先生病,然后他有回改,这个时候,你再念一万遍的[马头明王]咒回向给他,把他再转回来,马上再转回来,甚至于他生病了,他变成哑巴不能讲话,你再观想他的舌头再回正,念一万遍[马头明王]咒,回向给对方,这个人病就好。”(有2000年3月11日的法会录影带为证)

  当我看了这个录影带之后,是有多么的恐惧、痛心与难过,原来他用法杀害人!

  我完全清楚的知道,卢胜彦是真正的邪恶、骗财、骗色的大恶人,所以我抱着痛苦,决心控告他,我不再相信他是<真佛>,他更本就没有什么<三昧耶戒>,他虽然有法力,我相信<邪不胜正>的心态以对抗他,我相信神会保佑我。

  于2000年3月14日,我在美国,西雅图真实控告这个[真佛宗]教主卢胜彦,警方的号码Ref:00-004667。

  检察官告诉我,这是个Good Case(好的方案)。他将安排在X X日期捉拿卢胜彦;警方告诉我,他们已申请了[Warrant],等上司批下来就可以行动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捉拿卢胜彦的日期已过,我打电话追问警方,他们不再接我的电话,我流言多次,他们也不再复回电话给我。

  在2000年4月9日,卢胜彦突然宣布退隐,我曾打电话、流言和传真信件通知警方,可是警方不再给我任何的回应,直等到卢胜彦逃走了,警方才打电话通知我开会。在5月1日会议的那天,我请了律师一起出席,会议上检察官表示警察局决定不起许此案件,也不送到华盛顿州检查局局长审核。

  在2000年5月19日,警方再给我写信通知出席会议,会议后,我的律师写下会议的报告,在会议中检察官的上司给我的理由:-没有<使用暴力>控告不成立;华盛顿的法律是不干涉宗教领袖与信徒的性侵犯;上司说卢胜彦是高知名度者,他们怕传媒的干扰。

  我无法接受检察官的上司给我的理由,我的律师发问是否将近选举的关系,警官的上司否认。我问他:“如果还有其他的女生,被卢胜彦性侵犯来报案,你会怎样处理?”

  警官上司坚持的说:“一样的,不会起许卢胜彦。”

  我很难过的说:“你是在养虎遗患。”

  我的律师告诉我,在当初报警的时候就应该带着律师,警官就不会那么轻易的终止我的控诉,可是由于我付不起律师费,所以我没有办法再上诉。

  在2000年11月16日的[真佛报]里(真佛宗出版的报纸),卢胜彦在报纸上,写了一编文章[一双银筷子],写着有他的弟子要杀害他。他这样的的作为,根本就是要引发信徒的紧张与愤怒,信徒们看了卢胜彦所写的[一双银筷子],反应是“刹那间浑身僵硬,大脑犹如晴空霹雳向起了炸雷,心中无限的悲伤,愤慨和无奈,…我一时糊涂了,迷茫大于愤怒,震惊大于悲伤。师佛是忆万众生的依怙,伤害了师佛,就是断去了众生的慧命…”(在2000年12月14日和2001年1月4日的[真佛报])他的信徒也写着“如果攻击是来自外界,我们尚可原谅其对师尊不了解,但是宗内弟子居然有人却兴害师之意,其罪之深,虽励万劫地狱之报,都难赦其罪。”还有其他等等。

  在2000年12月7日,在民事案律师的安排,律师一起和我参与电视台和新闻记者的招待会,这些新闻传达了全世界,但是我的家乡马来西亚却完全没有任何新闻的消息,为什么?

  在2003年9月20日,我以为找到个正议的人,当这位蔡女士听完了我的事情,反而还大骂我一顿,一口气不停的广东话:“你没录影带和没什么证据,你自作故事毁谤师尊,你下贱,听了你的声音,我个耳朵都肮脏,见到你,我都打你。”我真的被吓了,所有人都以为我伤害了他们的师尊(卢胜彦),他们都愤怒的骂我,恨我,还要打我,我很害怕随时都会被卢胜彦的信徒痛恨的懊打,后来我向警方报案,号码#72 PCT#67031。(这位蔡女士是在[纽约金刚雷藏寺]安装录影机,录影了释莲廉上师奸污女生之一。)

  这篇文章不是写得很顺,希望大家能够看得懂及明白,所有的一字一句都是真实的经历,或者可能这件<真人真事>公布以后,或者会引起[真佛宗]的信徒对我更憎恨,我是要让大家清楚明白!真实!真相!

  张秀霞

  2004年5月10日星期一


其实卢胜彦的性丑闻几乎整个佛教界都知道,媒体也曾做过不少类似报道,至于为什么未被绳之于法, 这个我就真的忘了。被列入邪教是真的,至于性丑闻方面,就让大家做一个信与不信的决定。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11:0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情报来自蠹鱼……

莲生活佛,卢胜彦 Lu Sheng Yan News on CTI Taiwan 15Jan07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9etAm98xow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06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11:2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照片转贴]《真佛宗网路电视台》
http://tv.tbsn.org/new_tv_5.ht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18-10-07 星期四 11:38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蠹鱼



注册时间: 2006-10-22
帖子: 568


帖子发表于: 18-10-07 星期四 11:3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Picture:Click to zoom


一般而言這類所謂宗教,教主造像比較依靠漢傳佛教的文人畫.除了讓信眾有熟悉的神聖印象外,我估計也因為創造不出全新的形象,原因在於造像要有神性,不當的創意將造成妖化的可能,所以只能東取一點西拿一些仿造.這張上半身似仿造地臧菩薩,下半身看起來是西方三聖圖的觀音.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06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9-10-07 星期五 1:4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转贴]《星洲日报》

雪隆佛總:除受7大佛團邀請
外國僧眾馬弘法須請准

updated:2007-10-19 10:33:23 MYT


(八打靈再也訊)馬佛總雪隆分會主席明吉法師說,外國僧眾若要到大馬主持活動或弘法,確實須向馬佛總申請特別批文。

“除了7大佛教團體,其它佛教團體在邀請外國人到大馬出席任何性質的活動,都應向馬佛總申請批文,讓各單位瞭解他們的活動性質。”

7大主要佛教團體包括馬來西亞佛教總會、馬來西亞佛教青年總會、馬來西亞佛教弘法會、錫蘭佛教精進會、國際佛光會馬來西亞協會、佛教慈濟功德會及馬來西亞佛教金剛乘總會。

明吉法師說,至於7大佛教團體屬下的正信佛教道場,在邀請外國僧眾到大馬主持活動,都無須向馬佛總申請特別批文。

目前蒞馬主持系列活動的真佛宗創辦人盧勝彥,因“自稱為活佛”而被7大佛教團體聯合發表文告聲明,呼吁佛教徒與公眾小心求證自稱活佛者,並留意觀察他們的行為及教義是否符合正信佛教與佛陀教誨,不要貿然奉其為師。

不承認真佛宗正信地位

文告指出,國內主要佛教團體都不承認真佛宗是正信的佛教團體。

國內事務部副部長拿督陳財和在受詢時以尚未瞭解外國僧眾是否須申請特別准證等程序為由,不願向媒體發表談話。

真佛宗總部一名發言人不願針對7大佛教團體聯合發表的聲明做出回應,並以“習以為常”來交代該組織的立場。

“這不能責怪他們,這是境界的問題,新興宗教難免會有衝突,但我們堅信一如盧勝彥所說的:別人有的,我們都有;別人沒有的,我們都有。”

真佛宗在大馬設有101個道場,而盧勝彥則是首場到總部主持法會。據悉,真佛宗信徒大多因閱讀盧勝彥的書籍而加入組織,並修習由盧勝彥創辦的《真佛密法》,通過持咒等方式修行。


外國僧侶須申請“專業准證”

馬佛總顧問黃逢保說,凡是到馬來西亞弘法或主辦法會的外國僧侶與居士,都必須向移民局申請“專業准證”;但是,大多數僧眾都沒有依循法律途徑提出申請,他們鋌而走險,入境後還舉辦活動。

他說,一些以遊客身份入境,並持旅遊簽證的外國僧侶或居士,為了省卻移民局的嚴格審核,濫用遊客簽證在大馬活動。

他說,雖然類似情況時有所聞,但是大馬是多元宗教融洽相處的國家,甚少發生揭發僧侶濫用入境簽證而被對付的事情。

曾出任移民局特別諮詢小組成員的黃逢保說,若僧侶以遊客身分入境,並純粹只是到大馬旅遊觀光,則不會受到對付;但是,很多不負責任的單位就會濫用遊客簽證,因為移民局不會審查沒有呈報入境目的,或提出“專業准證”入境申請的僧眾。

若被揭發後果嚴重

他說,申請“專業准證”的程序相當繁複,他們必須列明到大馬的活動、日期、地點、並須有當地注冊團體或個人為擔保單位,甚至須附上活動內容等充份資料,並交由諮詢小組討論。

“往往移民局須花費長時間來鑒定僧眾身份,有時還會在沒有說明理由的情況下,拒絕批准申請。因此,一些團體便鋌而走險,為外國僧眾辦遊客簽證入境,但是如果被揭發則將面對嚴重的後果。” (星洲日報•2007.1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19-10-07 星期五 3:3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別人有的,我們都有;別人沒有的,我們都有。



Picture:Click to zoom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26-10-07 星期五 10:1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台湾“真佛宗”创始人卢胜彦在美被控逼奸
http://www.sina.com.cn 2000年12月14日09:03 华声报

  华声报讯:声称全球有400万信众的台湾“灵仙真佛宗”创始人卢胜彦,在美国被一名女子控告他藉治病为由将她逼奸。台湾正统佛教人士表示,卢胜彦在台湾早有前科,因此并不觉得意外。

  原诉人是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41岁女子,为了保障个人私隐,她只公开自己名字的英文缩写S.H.C.。

  她于11日向美国华盛顿州金思郡高等法院提出起诉,指控卢胜彦犯有“宗教谘询过失”罪,同时还指控他染指其他女信徒。原诉人要求被告卢胜彦赔偿一笔金额不详赔款。

  据香港东方日报消息,代表受害女子的律师高特指出,受害人于1992年在马来西亚加入“灵仙真佛宗”,96年她前往美国向卢胜彦祈福,希望他能治愈她的焦虑症和失眠症。而卢胜彦就告诉她,若不与他进行古老的“双体祈福”,她就会死。结果受害人被卢胜彦说服,与他发生性关系。

  其后,卢胜彦告诉受害人必须继续和他维持这种关系,否则到99年7月她就会死。到99年夏天,受害人觉得自己受骗上当,于是就终止了两人的关系。

  而卢胜彦委托的律师则否认这项指控,并以华盛顿州的法律对“宗教谘询过失”并未订定罚则为理由,要求法院撤销此案。该律师认为,控方作这项指控没有法律基础。

  55岁的卢胜彦,台湾嘉义县人,有妻子及两名子女。他青年时信仰耶稣,不久再崇奉道教,至25岁时,始皈依佛教。他一家人于1982年后移民美国。之后,他创立“真佛宗”,自尊为“莲生活佛”,以美国雷蒙市“真佛净苑”为传教中心。他号称全世界有300个分会,信徒多达400万。

  卢胜彦在台湾地区建立了“真佛宗”道场,有32座分堂、3座精舍、一个中心。他们分堂的“堂主”都是金刚上师,他妻子廖丽香及子女都是上师之一。

  对于卢胜彦在美国被控一事,台湾的佛教弘学院法师释昭慧觉得并不出奇。释昭慧认为,卢胜彦吃肉、喝酒,但又自称是活佛,早已违反佛教戒律。但偏偏就有很多信徒崇拜他,这凸显台湾信众的盲目崇拜。她指出,卢胜彦的问题只是宗教界的冰山一角,台湾还有很多所谓的“大师”,但由于他们与黑社会有关系,往往利用黑道人物来威胁恐吓说他们坏话的人。因此,只有更多的受害人能出面指控,才能解决这个社会的怪现象。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06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9-10-07 星期一 12:4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楼上那个帖子太弱。

被控并不是被定罪,这是两回事。
或许也会有那么一天,有孕妇把老黄告上法庭,说老黄是经手人。
即使老黄是清白的,肯定也要因此蒙上污名,水洗不清。

老黄发此帖子,用意不在批判真佛宗,不过看大家谈得高兴,所以不予阻止。老黄的用意反而是要批判佛教组织的做法。

我支持佛教界和真佛宗划清界限,但是却不支持过度批判真佛宗。
佛教界领导要调整心态,否则举措只会招来反弹,于事无补,反而落了个坏名。

upatissa在马佛青的论坛说得很好:

引用:
我想不只是真佛宗,其他类佛外道或者新兴宗教,我们都应该秉持着同样的立场。许多佛教徒在批判这些团体时(尤其是一贯道和创价学会),往往以情绪(个人主观)来评论,这样的批判不但不能击中对方要害,反而凸显了自己的弱点。尤其是对创价学会这种“高素质“的新兴宗教(个人以为不亚于基督教),批判似乎已经失去了作用,唯有对传统佛教自身的改良,才能与之抗衡,也唯有这样,传统佛法/第一义佛法才得以继续在世间流传。

对于真佛宗这种神秘,迷信色彩极浓的新兴宗教,严格来讲,算不上一流的宗教(如跟创价学会相比),但何以真佛宗仍然能够在佛教界“异军突起“??我想这是传统佛教界应该深思的问题。

最后对于真佛宗的课题,我以为大马佛教协会(7 大团体)应该正式向西藏黄教(达赖喇嘛)和白教(17世大宝法王)声明真佛宗的课题,取得正式书面澄清,卢胜严和西藏佛教的关系(是卢胜严伪造还是真有其事?);另一方面,在汉传佛教界,卢胜严曾经借用印顺导师名义的来龙去脉,(包括导师的回应),应该整理出来,(可以和台湾的昭慧法师等沟通),或者请弘誓学院和福严佛学院写稿。这样一来,就可以理清真佛宗和汉传,藏传佛教的界限。也唯有这样,一般信众才会知道真佛宗和传统佛教是有区别的,而不是7大团体的一厢情愿之说。接下来才是针对真佛宗(卢胜严)的教说和传统佛法去区别,一一澄清。以上纯属个人意见,得罪之处,请见谅!!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9-10-07 星期一 5:38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29-10-07 星期一 1:0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hinese4.cari.com.my/myforum/viewthread.php?tid=1017129&extra=page%3D1&page=1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豪坤 on 29-10-07 星期一 1:27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豪坤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8
帖子: 2776

来自: 饭桶

帖子发表于: 29-10-07 星期一 1:0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hinese4.cari.com.my/myforum/viewthread.php?tid=1017129&extra=page%3D1&page=1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upatissa



注册时间: 2006-09-01
帖子: 298


帖子发表于: 29-10-07 星期一 10:4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楼上那个帖子太弱。

被控并不是被定罪,这是两回事。
或许也会有那么一天,有孕妇把老黄告上法庭,说老黄是经手人。
即使老黄是清白的,肯定也要因此蒙上污名,水洗不清。

老黄发此帖子,用意不在批判真佛宗,不过看大家谈得高兴,所以不予阻止。老黄的用意反而是要批判佛教组织的做法。

我支持佛教界和真佛宗划清界限,但是却不支持过度批判真佛宗。
佛教界领导要调整心态,否则举措只会招来反弹,于事无补,反而落了个坏名。

upatissa在马佛青的论坛说得很好:



针对于七大佛教团体的公开声明,个人是相当的担心,七大佛教团体似乎并没有做好完全准备(恐怕连准备都没有 Shocked )来正式回应真佛宗的课题。公开声明是发表了,但是假设我是一般佛教信徒/真佛宗教徒(一般佛教信徒反对真佛宗,纯粹是跟着传统佛教“风“而走。),公开声明只是表明了大马传统佛教和真佛宗的对立(不过是制造了传统佛教和真佛宗的对立感),这样的声明不可能和真佛宗划清界限。七大佛教团体在策略上似乎太弱了,两军交战,说打就达,能够保持不败,已经是万幸了。若非真佛宗在本土的实力不强,恐怕传统佛教在这次交锋上已经一败涂地了。

针对于真佛宗课题,传统佛教领袖要交待的主要对象,不是佛教徒自身(无论是出于理解也好,还是情感也好,传统佛教徒是不会把真佛宗当成正统佛教),而是非佛教徒和真佛宗信徒,这些人才是我们的目标,七大佛教团体既然发表声明,就应该给于这些人一个清楚的交代。。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教时事讨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1, 2, 3, 4  下一个
1页/共4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