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景雲先生文存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6, 7, 8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6-01-10 星期六 1:0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羅根與“羅根學報”


檳島市區有一條路,名叫Logan Road,大約不到兩百米長,一端在霹靂路,一端在安順路,40年前(1964/1965)有個時期我幾乎每天清晨都徒步走過這條路,所以10年前一篇短文裡有這樣的句子:“在羅根路拾紅豆子,在南華醫院街駐足看人家庭院深深,在碼頭咖啡檔吃奶油蛋糕,華燈初上時,在舊關仔角百代酒店旁大空地的茶座寫詩送賣酒女郎。”拾紅豆子的那幢小吃風樓,園地裡所種其實更多的是素馨花樹,屋主是個退休白人種植家,鎮日坐在露台聽古典音樂,管家是一對淡米爾夫婦,帶著一個小女孩。那年我走這條路,幾乎每一家的看門狗都熟稔了,走完整條路時常都不見一輛汽車經過;這幾年常回檳城,只有一次去重拾年輕時的腳步,多了一兩棟高級公寓,那小吃風樓已無從辨認,就連人面桃花之感也無從說起了。

與檳城有關係的羅根,至少有兩人,他們還是兩昆季,不過跟檳城淵源較深的是那弟弟,那兄長只是晚年退休時從新加坡遷居過來,因此羅根路應該是為紀念為弟的那位(我沒查過市政府檔案來確定,也沒讀過有關的資料)。大哥羅根的事業其實比弟弟更大,年幼三歲的弟弟出洋東來後還是靠大哥提攜晉身,大羅根在19世紀中葉的新加坡,身兼大律師、報館主人和社會領袖,幾乎每項公益事業和反映民意運動,都少不了他的參與和領導。大羅根(Abraham Logan)是在其弟逝世那年(1869)才退休移居到檳城,到1873年12月逝世只不過住了4年有餘,不過這段退休時期倒有一事可記,那就是拉律戰亂後期,拉律邑主Ngah Ibrahim聘請檳城總警長T.C.S. Speedy去印度組織僱佣兵團來鎮守其經濟地盤,邑主在檳島有別墅,此事就是在檳城商洽,有關合約就是由大羅根仲介草擬,此事是在1873年,不數月大羅根即下世。

除開一條羅根路,小羅根(James Richardson Logan, 1819-1869)在檳城還有一樣紀念遺物,就是至今仍矗立在高等法庭園地裡的紀念碑;英國人統治期間在檳城建立的紀念碑(如紀念開埠人萊特、女王維多利亞)屈指可數,紀念一介平民的更是絕無僅有,由此可見小羅根在世時如何受到社會人士的愛戴。紀念碑銘文詞誠意切,顯然是當時檳島統治階層(殖民地政府官員和大商賈們)的由衷之言,說羅根在檳島服務民眾,以社稷福祉為依歸,鼓吹進步事物即使孤軍作戰也“雖萬千人吾往矣”,他壯年謝世“死不逢辰”,其逝去對檳城是極大不幸。羅根是執業律師,又是一家報館的主編,更是當年海峽殖民地權威學術期刊(被稱為“羅根的學報”Logan’s Journal)的出版人兼主編,事務上人脈廣,與社會各階層都有交納,學問上需要不恥下問傾耳聆教(他治學晚年力於民族語言學),待人親和,因此對其謝世深感痛惜的,應該不僅限於“上流社會”。這紀念碑雖說迄今仍在,唯隨著檳州高等法庭事務的分散,大廈已被封閉閑置多年,萊特的銅像固然已兩度遷移,現立於康華利堡,羅根紀念碑自是荒涼蕪穢,隔著鐵柵望去,徒然令人神傷。

在羅根的三種事業中,他的報人身份對當世的影響力最大,若論對後世的影響,他的名山事業應該是對東南亞(特別是馬來半島)的研究,他不僅本身從事研究和著作,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還是以個人力量創辦和主編當年的權威學術刊物“印度群島與東亞學刊”(The Journal of the indian Archipelago and Eastern Asia),並且行世長達16年之久(1847年─1862年)。他的研究工作始於地理/地質/博物和考古,早年在檳島,中期在新加坡,常單身或結伴到馬來半島實地勘查,履險蹈難,匝月始返,繼而擴大到人類學/民族學,最後延伸至民族語言學。19世紀的東南亞研究,在英文系統方面,萊佛士‧黎頓(John Leyden)、John Crawfurd和更早的William Marsden是第一波,羅根屬於第二波,承先啟後,為後來皇家亞洲學會海峽分會系統的官僚學者群開了路。

羅根少年時代的老同學湯生(J.Turnbull Thomson)在他身後總結其一生,在學術上以及境遇上以他跟黎頓比較,並做了個知人論世的結論。湯生認為黎頓研究東方語言的成就側重於翻譯(包括編辭匯),而羅根的成就則是在於分析比較,從中提煉出語言學法則;湯生又指出,黎頓是牧羊人家出身,然而一生獲得貴人眷顧,因此事業順遂,反觀羅根雖然出身蘇格蘭名門,但是一生的事業主要是靠本身堅毅勤勞奮鬥得來。誠然,黎頓在家鄉有名詩人史各特作詩侶,東來後有印度總督提攜,後來又與萊佛士相契,只可惜不敵瘴瘧而致英年早逝;其實羅根的際遇也不賴,羅根氏在蘇格蘭是大家族,羅根無論求學、職業訓練、謀職,無不獲得族長仲兄照顧,他在新加坡的生活就是個例子。

羅根家族是蘇格蘭柏威(Berwickshire)紳農地主,羅根自幼天資敏慧,在學校編在優秀班學習,離校後在一堂兄律師館學律師業,考取律師執照。東來後曾在印度種植藍靛草,後在同學布朗(Forbes Scott Brown)邀請下來到檳城;布朗家族是檳島開埠初期最大園坵業者,這位小布朗即是後來(1867年)返鄉養老時把稚年辜鴻銘帶回蘇格蘭的大園主,他們在牛汝栽、威省高淵等地擁有大片園坵。當年檳城和新加坡司法體系限制律師名額,1940年檳城出現空缺,羅根向法庭申請取得海峽殖民地執業牌照。1843年他轉移陣地,南下新加坡加入其兄長Abraham的律師館,兩兄弟都住在擔任政府測量官的湯生家裡。

1848年,Abraham從W.R.George手上收購Singapore Free Press,兩兄弟都像早期的報館東主,必須親力親為積極參與編撰工作;而在這之前一年(1847),羅根已經創辦了開風氣之先的英文東南亞研究學刊“印度群島與東亞學刊”。湯生在回憶文章裡說,這本學刊完全是由他一人出資創辦和維持,內容雖然廣邀學術同好惠稿,然而很多重頭專題特稿卻是出自主編羅根手筆,而為了撰寫這些專稿,他得不時深入半島蠻荒之地進行田野考察。

1853年羅根重返檳城定居,入主“檳城紀事報”(Penang Gazette and Straits Chronicle),這份1838年創刊的週報是當年檳城兩份報紙之一;羅根通過報紙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以及推動進步思想,譬如檳城開埠初期,墾殖民大肆砍伐山林,官方也以衛生和滅除瘴瘧加以鼓勵,羅根則從保護水土和維持氣溫角度獨排眾議,反對濫伐。他返檳後繼續編印“羅根學報”,至1862年才停刊;他逝世於1869年10月20日。“羅根學刊”共出版十二卷,1856年起為新系列,當年每年出版合訂本,書后有各該卷總目和附錄,合訂本最薄者317頁,最厚者848頁,根據N.B.Dennys于1886年所編的目錄,整套共收文章422篇,至今仍是本土研究的一部寶藏。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15/08/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0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1-01-10 星期四 7:2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太平開埠人斯必狄


在拉律戰事結束後受委主持拉律/太平開發建埠事務的斯必狄上尉(Captain Speedy),在馬來半島逗留的時間並不長,關於英國勢力在馬來半島開始干政的歷史著作中,這個人物仿佛從天而降後又突然消逝,給人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印象。事實上在斯必狄這個冒險家的生命歷程裡,馬來半島時期只是一段插曲,然而他在不太體面的情況下離開海峽殖民地後,雖然不過40出頭,往後就再也沒開創出甚麼大事業,蟄居在英國,真成了伏櫪老驥,一頭隆冬的老獅了。

斯必狄是於1871年來到海峽殖民地,在此之前他是在印度的烏德郡(Oudh)擔任警察總長,服務兩年後申請調職到檳榔嶼,隨他來檳城的是他的妻子(Cornelia Mary Cotton)和一名阿比西尼亞孤兒阿拉瑪尤王子(Alamayu)。1867年英國東印度公司把海峽殖民地的控制權移交給英國政府殖民地部,這就是所謂的The Transfer(檳島喬治市有條路叫Transfer Road,華人叫做調和路,即是紀念此事件),接下來數年從印度借調到海峽殖民地和馬來半島的不少官員要求“回返”印度,“東印度”人事系統於是出現不少空缺,倫敦選拔新官員就不太挑剔。斯必狄是否在此情況下“破格”任用則無文件可稽考,很有可能他在烏德服務兩年已經感到厭煩,想要換個環境,這個想法其實很符合他的性格,他17歲出道以來的記錄証明他是個闖蕩江湖的人。

斯必狄(Tristram Charles Sawyer Speedy)於1836年11月26日誕生於印度德里附近的米魯特(Meerut),父親詹姆士是英國東印度公司“印度政府”軍隊裡的軍官,後來遷陞至少校;從他的軍旅記錄可以看出,詹姆士是個具有語言天分的人,斯必狄也繼承了這個天賦。後世對斯必狄少年時的種種情況,譬如家庭、遷徙和教育等都無從查考,只知道他17歲時步其父親後塵在英國入伍從軍,在北朗開夏步兵團任掌旗兵,不久後申請東來,到他的誕生地米魯特,後來又隨軍團開往英國人新佔領的旁遮普,幸運的避過了1857年爆發的米魯特“印度兵變”。斯必狄在印度軍旅6年期間,學會印度斯坦語(Hindustani/Urdu),同時學會與“四排兵”(sepoys,印度僱傭兵,多數是旁遮普錫克人)交涉,成為他日後在拉律安定動亂的重要資本。

1860年他辭職離開印度,到北非洲阿比西尼亞(Abyssinia)投效國王提歐多(King Theodore),其正式職務是替國王練兵,但他頗受國王信任和倚重,出入王宮成為王室親信,陪國王獵象(取象牙)。接著他受英國公使委任為副公使,其時“非洲之角”形勢混亂,阿比西尼亞和蘇丹之間沒有清晰國界,蘇丹部落民族常越界擄掠阿比西尼亞科普特基督教徒(Coptic Christians)做奴隸,運往阿拉伯世界和南亞/東南亞奴隸市場出售,英帝國勢力從保護邦埃及向南擴張渾水摸魚,但是野心、實力和官僚積習拉扯成僵局,斯必狄遂又再脫離軍事外交生涯,遠走紐西蘭尋找新生活。

19世紀中葉歐洲新移民在紐西蘭蠶蝕土著毛里人的傳統居住地,1864年北島爆發“毛里戰爭”,英法移民社會組織民兵團,並向印度、北非等地徵僱退役的年輕軍官來帶兵,像斯必狄這樣的軍事人材成為受殷切羅致的對象。1865年“毛里戰爭”平息,接下來斯必狄可能在紐西蘭或澳洲成為墾殖民或採礦淘金客,直至1867年又被召回北非洲。

阿比西尼亞的提歐多國王是個暴君,其牢獄中禁錮不少歐洲各國的軍人和外交官,1867年英國政府終於對他開戰,從印度調來納比爾將軍(Gen.Napier),率領一支一萬五千兵員的大軍,直搗提歐多境內腹地的堡壘馬格答拉堡(Fort Magdala)。這支大軍需要幾位通譯員,不僅要能操阿比西尼亞語,更要瞭解該國政軍形勢和地方風俗,斯比狄不僅具備這些條件,他更與提歐多國王有舊誼,英國外交部的觸鬚在澳洲找到他,把他緊急召到北非洲效勞。

那年4月英國大兵君臨馬格答拉堡,提歐多王提議停火談判,後來又食言重開戰火,城堡被攻破時,他已自殺身亡,留下重病垂危的王后和八歲的阿拉瑪尤王子;這名孤兒由英國財政大臣正式領養,交由斯必狄撫育監護,至他有條件進入英國私校(貴族學校,Public schools)為止,此後即由英國政府監護,那已是斯必狄抵達檳城後兩年的事。阿比西尼亞戰爭結束後,斯必狄回英國成婚,岳父是個地主,為女兒留下一筆遺產;1869年他帶新婚妻子和托孤兒東航,到印度烏德擔任總警長,兩年後就來到檳城。

1873年拉律錫礦私會黨交戰進入膠狀態,錫礦停產已兩年,礦商(私會黨頭目和後台靠山馬來王公)和礦工們皆已厭戰,但雙方仍堅拒媾和;拉律邑主Ngah Ibrahim為重奪經濟地盤,聘請時任檳城警長的斯必狄到印度去徵集援軍,海峽殖民地政府默許這項行動,該年9月斯必狄率領一支120人的錫克兵團返檳,南下拉律河口支援海山黨人,逼迫義興黨談和。翌年邦咯條約簽署後,斯必狄被任命為副駐節官,駐扎在拉律,維持數十個錫礦約萬名華人礦工之間的治安。在邦咯協議下,拉律礦區被分為南北兩區,北區歸義興黨人,南區歸海山黨人;斯必狄在這兩區開始規劃市容,建屋鋪路,並命名南區為太平,北區為甘文丁。斯必狄不是個高效率行政官,對公共建設揮霍無度,受到新加坡當局的責備,然而他有語言天分,擅長於排難解紛,在當年政治權威和社會治安皆已崩潰的動亂局勢裡,他無疑發揮了至要的安定作用。

斯必狄在馬來半島六年期間,經歷了兩次戰役,另一場是首任駐節官柏芝被暗殺後的所謂霹靂戰爭,海峽殖民地政府從印度、香港運入援兵鎮壓馬來王公勢力,斯必狄也扮演了重要角色;若從後殖民論述角度看,在英帝國勢力在馬來半島開始干政的過程中,斯必狄是個過河卒,惟其野心和作用肯定不如許多官僚同儕。斯必狄是個美男子和大髯公,身高六英尺五吋,平素愛穿阿比西尼亞服裝,吹奏蘇格蘭風笛,後兩點後來也成為其上司傑維斯爵士(Sir William Jervois)不滿他的罪狀,他於1877年在仕途一片黯淡的情況下離開馬來半島。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29/08/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0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6-01-10 星期二 8:1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沉香:從船舶貿易到盜伐販運


禮佛拜神的人都熟知香料的事,家中常備的香料,線香盤香之中有一品種,名曰沉香,或烏沉香,物精價昂,裝潢名目都充滿神秘感,即或稍知文史的人也喜愛讓這神秘的濃霧包裹。中國南洋交通史著錄裡可見到不少關於沉香的記載,名目的古樸,品種的繁多,記述的簡略,在在都使這個千百年來盛產南洋的海洋貿易名物產隱沒在時間的迷障後面。今天沉香木的神秘感是另一回事,把這個與神佛有關的物產跟金三角的鴉片/海洛因相提並論未免太褻瀆了它,然而兩者之間何嘗沒有相似之處,都讓人看到可悲的貧乏、愚昧、貪婪。

你手上捧著裝潢精緻的烏沉盤香盒,心裡揣度:這裡邊盤香的原料是從何處來的。過去兩個月裡,報上斷續出現幾則小新聞,說在柔佛與彭亨邊境的興樓/雲冰國家公園(Endau-Rompin National Park)逮捕到兩名盜伐者,他們是泰國人,偷越國界進來盜伐沉香木。在多長的時間裡抓到兩個盜伐者?每兩個落網者的背後有多少個同謀者?有多少個馬來西亞的內應?他們怎樣入境和運出偷伐來的木材?他們何以不在比馬來半島更盛產沉香木的泰國、柬埔寨、老撾、越南境內盜伐?這些都是極有趣的問題。

迄至今天,沉香木材一直都是野生植物,即使說不是人力種植,特別是商業性農產的園坵產品,這在國際上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的版圖上就成為受到特別保護的物產。歷史著錄上所見的沉香貿易品,都是當地的傳統森林收集者(forest collectors)從林中採集而來,這些原住民(在半島後來馬來人也從事此業)只採集自然產生的沉香木材,鮮少用砍伐的手段,生態平衡因此未受破壞。馬來半島的原住民至今仍有採集沉香木材維生的人,他們輪流採集樹藤、竹、臭豆(petai),讓生物生息有間隔,絕無濫採現象。

沉香是指樹脂,沉香樹(學名Aquilaria agallocha)是喬木類硬木,其樹脂是在木材內層,由於樹身受到真菌感染而產生,最少經過20年的發病才能形成樹脂,年歲越陳其香味越濃馥,樹齡逾半百者屬上品,採集者靠觀察樹身的傷痕,如蟲咬、風雨自然造成的傷口等,砍下傷口周圍的木材,(沉香樹生命力強盛)或收集地上萎落的敗枝,性躁者臨走也可能先在樹上留下斧痕,惟不會砍伐整棵樹,這下下之策是盜伐者的慣技。

沉香木材經提煉成香油精,輸出歐美可供作食品香料或香水原料,台灣、香港、海外華埠居民用作中藥材,禮佛拜神者可不必有罪愆自疚感。由於需求孔殷,加上濫伐成災,古早時期在中國著錄上可見的盛產地如柬、老撾、越等的沉香樹林已被採伐殆竭,因此近年來沉香木材的市價一再飆升,漲幅驚人,過去500令吉可買到的貨量,今天得付出8千令吉。

今天在東南亞活躍的盜伐集團,主要是來自泰國北境高崖府(Khao Yai)國家公園週邊數十個村落的村民,他們背後有小財閥做靠山,利誘無以為生的村民鋌而走險,從事這種非法勾當,村民或以盜伐作為農閑時的副業,或全家老少動員集體作業。或許由於泰國境內沉香木材資源竭盡,或是泰國政府在國際機構協助下採取整全性的懷柔策略對治問題,盜伐集團遂轉移陣地越界南下馬來半島,潛入雲冰國家公園或其他森林保護區。

盜伐是見不得光的勾當,輸出境外卻是光明磊落,原來馬來西亞的關稅制度,對樹桐出口要求開伐和輸出准證,對木屑片(Wood Chips)卻大開方便之門,視如糞土,不徵關稅;盜伐者就在森林中將沉香樹木砍劈成屑片,裝在大麻包袋裝上卡車運走。我國森林管理系統架床疊屋,中央與州級機關協作不完善,巡林執法人力不足,巡林員不配備武器,遇見手中有劈樹刀(巴冷刀)、電鋸或獵槍的盜伐群,只能將他們放行,逮捕歸案是極少見之事。

沉香木是古代南洋海洋貿易中的名品,中國、歐洲和阿拉伯古籍多有記載,英文今稱gharuwood或aloeswood,這個英文借詞是從馬來語gaharu變化而來,而馬來文則是來自梵文agaru。梵文的garu是重量之意,上古的北印度人以沉香木重實而以此名之。英文又作eaglewood,可溯源自公元一世紀希臘人Dioscorides,此作家稱香木為agallochon,葡萄牙人東來後由此訛變為pao d’aguila,鷹木之意,英法人據此直譯,法文是bois d’aigle。以上字源考據均於見拉惠特里(Paul Wheatley)。

關於沉香品名的來源,《梁書‧林邑傳》說:“沉木者土人斫斷之,積以歲年,朽爛而心節獨在,歲置水中則沉,故名沉香”,嗣後各種著錄輾轉抄錄補充,如《異物誌》云:“出日南國,欲取,當先斫樹壞,著地積久,外朽爛,其心堅者,置水則沉,曰沉香。”古早中國舶商到南洋互市,不僅對品級和產地,甚至對各品種產生的情況也都探究熟稔,譬如大醫家李時珍就採擷眾說,歸納其品類說:“沉香入水即沉,其品凡四:曰熟結,乃膏脈凝結自朽出者;曰生結,乃刀斧伐僕膏脈結聚者;曰脫落,乃因木朽而結者;曰蟲漏,乃因蠹隙而結者。生結為上,熟脫次之。堅黑為上,黃色次之。”由各種分類法衍生出種種名目,如箋香、速暫香、黃熟香、生香;蓬萊香、光香、崖香;蝟刺香、雞骨香、葉子香,等等,令人目不暇給。惠特里研究宋代海外貿易貨品,主要以趙汝适《諸蕃志》和周去非《嶺外代答》二部宋書為本。

●七月底〈從舌塞爾漂來的國歌〉一文,有兩點借此修正一下,以彌補寫該文時徵引資料不足可能造成的訛誤。已故J.M.Gullick(他逝世於1999年)和倫敦音樂學家Jomes Harding曾聯名撰文討論有關《Negara Ku》來源的傳說,哈定經遍閱法國音樂填詞家貝冷爵(Pierre Jean de beranger,生卒年應為1780-1857)的作品全集目錄(貝冷爵一生總共創作了大約650首歌曲),卻找不到《Terang Bulan》這條調子;他猜測可能有人向廢王阿都拉提過貝冷爵的名字,使後者把這名字同《月光曲》小調錯誤的聯系起來。貝冷爵不會填寫五線譜,他的作品絕大部分是採用現成流行曲調,或由別的作曲家寫曲,他本人度曲時須由別人代筆據其吟詠者譜出。

Gullick則考證出蘇丹依德里斯並未於1888年訪問倫敦,他曾於1884年訪英,但其時他還不是蘇丹,迎迓儀式上奏邦歌的事就成子虛。蘇丹依德里斯於1887年登位,1901年維多利亞女王駕崩,愛德華七世翌年登基,依德里利遠赴英國慶賀,奏邦歌的情節若確曾發生,就應該是這一年的事,惟那次旅行拉闍曼梳並未同行,同行者是阿都拉另一兒子拉闍朱蘭,但他也不是幕僚長(ADC)身分。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12/09/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0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1-02-10 星期一 10:5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布朗家族與牛汝莪園坵


布朗家族(The Brown Family)和他們的牛汝莪園坵(Glugor Estate),在檳城聲名赫赫,從19世紀初葉開始,足足風光了一個半世紀,迄至今日,很多老檳城仍如白頭宮女般,對他們的遺事津津樂道,只是隔著歲月的幕幔,越來越朦朧,也越來越走樣了。翻閱檳城的方志資料,特別是別集類的旅行記和回憶錄,隨處可以見到關於這個家族的記述,以及他們莊園和別墅的圖畫;在19世紀,牛汝莪園和升旗山上的草莓山別業(Strawberry Hill),幾乎成了島上數一數二的旅遊景點,從歐洲和印度東來的帝國旅行家和過客都不會錯過。

這個家族似乎只從事種植業,事實上也是由於他們的開宗老祖大衛布朗(David Brown)對香料種植鍥而不舍的堅持,檳島早年的種植業後來才打開局面,而這個家族也崛起成為富甲一方的名門大宅。大衛布朗的發跡,起始點是他受知於史各特(James Scott),那年(1800),這個22歲的愛丁堡大學法學畢業生孑身抵達檳島,投靠史各特門下,替他管理生意財務。

史各特是開埠人萊特船長的好友兼生意伙伴,兩人在印度當小水兵時就結識,後來脫離東印度公司在一家私人商行當舶商,結伴航行於孟加拉灣以南沿岸的各地港埠,如亞齊、吉打港口、普吉、丹荖等,做船舶貿易。檳島開埠初期鼓勵墾殖,土地政策開放,史各特(還有萊特)佔獲不少土地,可是他不善理財,兼且早期香料種植十試九敗,生意不振,於是發股與大衛布朗合伙聯營。

19世紀初印度(東印度公司)政府曾盤算在檳島東南海岸建設軍港,史各特聞風在雙溪居鑾(Sungei Kluang)一帶,與木蔻山島隔水相望的海岸,劃地大事建設,取名詹姆斯市(Jamestown),建軍港之議後來沒有下文,他的投資於是全付東流。經此一役,他的生意就一蹶不振,最後破產郁郁而終,死於1808年,公司清盤後歸大衛布朗擁有,史各特/布朗公司成為獨資的布朗公司,布朗搖身變成檳島第一大地主。

升旗山東邊山腳下有兩條河,名叫黑水和白水(Ayer Itam和Ayer Puteh),當年政府從摩鹿加群島(英國人18世紀末曾從荷蘭人手中奪得其中兩小島)輸入香料幼苗,在阿依淡一帶試種,然後分割地段出售給商家,兩個最大買主之一就是史各特。(筆者少年求學時期也不時在阿依淡走動,卻不知有白水這條河,也未曾聽住在阿依淡的同學如達初、鎮源、品奎等提過。)布朗家族生意鼎盛時期,在檳城的地產規模如何,我手頭沒有正式數據,惟據牛汝莪園坵最末一任經理瓦茲(Hugh Watts)晚年憶述,他於1933年受聘於卡茲兄弟公司管理牛汝莪園南邊園坵,單只這一片就有4千英畝。

布朗家的園坵,早年主要種植香料,如胡椒、肉豆蔻、丁香、甘蜜等,19世紀初年只是慘淡經營,1830年代香料價格劇漲,他們才算真正發大財。除了檳島的牛汝莪、雙溪里蒙(Sungei Nibong)、阿依淡等地之外,在大衛第三子Forbes Scott Brown主事時期,家族產業還擴展到威省,業務包括甘蔗園、椰園和米較;後來以建築白礁島燈塔聞名的湯生(J.Turnbull Thomson)於1837年初蒞檳島時,即是受聘於布朗家替他們查勘測量島上和威省的園坵。園坵地積廣袤,格局也就蔚成莊園,除景象巍峨的巨宅,領地內星布著大小馬來甘榜,為“邑主”供應生產勞力,儼然封建時代的采邑。

檳島早年的香料種植業,只是試驗性種植,島上土壤缺乏沖積土,不很適宜種香料,加上倫敦香料市價降多漲少,投資風險很大,但從開埠人萊特以下的歷任主政官莫不大力鼓吹,因為這個新闢的商港不能單靠從鄰近地區輸入物產再輸出的轉口貿易來生存和繁榮。投資者十試九敗,惟少數創業者始終堅忍不拔的苦苦持守,其中最大的投注者就是大衛布朗。根據最早有正式統計數據的1818年官報,檳島整10區園坵共種有7萬8千910株肉豆蔻樹和10萬3千929株丁香樹,牛汝莪園就分別佔了6萬5千株和10萬1千零60株,不過有樹不等於有生產收成,布朗家的大發是在其長子喬治(George Brown)手中,其時大衛布朗已逝世多年。大衛布朗於哪一年逝世?James C.Jackson和Bruce Gale說是1825年,Neil Khor Jin Keong則說是1821年;他出生於1778年,無論哪一年逝世都只是中壽。

布朗家族發跡後,在家鄉蘇格蘭柏威克郡(Berwickshire, Scotland)購置大幅地產,其莊園名稱瓏佛馬戈(Longformacus),1867年10歲的辜鴻銘被帶到蘇格蘭,未進大學前就是在這莊園裡長大。布朗家從創始人大衛布朗算起,只風光了4代人,其後主持牛汝莪園坵業務的子嗣,有長子喬治;三子Forbes Scott Brown(1818-1874),業務在他手上騰飛,曾任立法會官委議員,他即是辜鴻銘的養父,1867年50歲時返鄉養老,共育有子女13人,其中數人與史各特孫輩通婚;F.S.B.的幼子Laurie Brown,1930年在檳城去世;F.S.B.另一子David Wardlaw Brown,許多著作常將此君與其祖父混亂,老死於家鄉,其女兒H.M.Brown老小姐是布朗公司的最後一位掌門人,牛汝莪園坵在她逝世(1964年12月)之後轉手給淡米爾大財主比萊(Arumugan Pillai),後來地皮被分段出售。布朗公司曾於1891年因欠債達100萬元(海峽/坡幣)而宣告破產,緣於後人不善經營,惟經過變賣地產和業務重組後恢復生機,20世紀初年起即將園坵委托專業商行管理。二戰前檳城社會最活躍的布朗後人是D.A.M.Brown,他是檳城商會要員,會計公司的東主。

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大富人家總是升斗小民的日常談資,檳城人二、三十年前談駱文秀,戰前戰後談葉祖意和林連登,百年前的一個談天材料應該就是布朗家族。牛汝莪園坵只剩下零星遺跡,升旗山上的草莓山莊也已不復在,1923年政府興建纜車鐵道時,這座美麗的別墅被拆除讓路。今天島上僅存的布朗家族遺物,大概是柑仔園大草場,這個市民傍晚休閑、觀看免費足球賽和吃消夜的好去處,僅五公頃大的地皮即是大衛布朗生前捐獻給檳城人民的,政府為此立碑紀念,此碑置於近霹靂路與安順路交界的草場一角,草場被命名為布朗草場(Padang Brown),各族市民叫著叫著,變成了今天的Padang Broom。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26/09/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0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02-10 星期五 9:3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潮人開發威省甘蔗園


威利斯省(Province Wellesley)這塊原屬吉打蘇丹王國的土地,是於1798年割讓給英國東印度公司,歸併於檳榔嶼這個新殖民地,惟延至兩年後才正式簽字,1801年初檳城政府才派人接管。檳城這塊新領土的地界是以南北兩條河──慕達河(Sungei Muda)和吉輦河(Sungei Krian)為界線,地方幅員後來經過三次交涉而擴大,頭兩次是1831年和1867年,那是暹羅通過其南部藩屬國犯境引發衝突,兵敗後與英方重劃威省界線時割讓,最後一次是1874年海峽殖民地政府坐莊主持邦咯島和議,在吉輦河出海前一段曲折蜿蜒的河道南邊劃一橫直線,把原屬霹靂蘇丹王國的一塊地給了英國。(邦咯條約下馬來王公們各有得失,蘇丹阿都拉王位受英國承認,是個勝利者,對失地沒有反應,拉律邑主Ngah Ibrahim喪失獨立主權,采邑地望原包括吉輦,這地方版圖又失去一大角,才是啞子吃黃連。)

在鞏德(George Caunter)與吉打蘇丹談商的條約裡,有一條規定雙方有義務協助對方逮捕和遞解逃亡的罪犯和欠債人。當年馬來半島沿岸海盜橫行,北方的海盜多為拉農人(Lannuns)和武夷士人(Bugis),很多海盜背後有陸上王公撐腰,以人煙稀少的威省莽林為逋逃藪。至於欠債人,其實是債奴,馬來王室大公注重排場,扈從愈多愈體面光彩,其中泰半是這類實際生產力不高的債奴。(鞏德在George Leith蒞任總督前曾署理主政官職務年餘,Caunter Hall〔華文譯名關打賀〕這條路一端在霹靂路,三幾轉後與大英義學路相接,已故馬來名藝人P.Ramlee老家在此路中。)

當年威省北部的馬來人,多是在暹羅屢次犯境時逃難南遷定居下來,唯人數也不多,英國人開始治理時不過數百人而以,威南則不上不下,不上是霹靂馬來人不北移,接下來拉律發現錫礦苗後更沒理由北遷了。威北的馬來人不少是種稻米,威南也有若干稻田,檳島人口隨經濟發展而激增,糧食須靠威省供應,這是開埠伊始的安排;接管威省後,英國人更注意貿易物產的開發,特別是為了彌補檳島發展物產條件不足的缺憾。從大約1820年起,檳城華人開始大舉向威南種植業進軍,起初嘗試種植各種香料,後來甘蔗種植漸成氣候,檳城創業者和資本家從華南引入大批勞工,在嗣後的半世紀內,使威南成為半島首屈一指的甘蔗業中心。而威南的華人甘蔗園主和煉糖廠主大多數是潮州裔人。

潮州人在南洋種植甘蔗,馬來半島之外還有更輝煌的泰國和印尼,經驗卻可追溯到華南原鄉。潮州人的農藝水平素來極高,故有“營田如繡花”的美譽,而潮州水果之中最具經濟價值的,當數甘蔗,所以甘蔗種植面積最廣,地區內蔗田漫野,榨糖業也隨著興隆,遍地是糖寮,潮州糖運銷大江南北,成為中國名產之一。檳城的潮裔創業者從家鄉引入生產人力和經驗,在檳城政府的土地開放政策推動下放手拼搏,在一個特殊歷史時空裡創造了一個經濟高峰。

華人在威省開拓甘蔗園坵,應該早在1800年之前,當時都是小規模種植,這個小格局維持了至少20年,而開發地區也集中在中部武吉淡汶(Bukit Tambun)往南到峇都交灣島(Batu Kawan)一帶。(峇都交灣是個大島,當年威省沿海地帶深入內陸數里地都是紅樹林沼澤地,後來環抱該島三邊的河道淤淺以至填平,島接連陸地而失其特徵,今人只知當年同名村落發展出來的鄉鎮。)歐洲人要遲至1840年後才在威省種植甘蔗,而在這30多年裡,威省甘蔗業主要靠華人獨立經營,當地人口也隨園坵業和榨糖業的發展而增加,1820年華人總數只有325人,到1833年已激增至2千259人。

歐洲人涉足檳城甘蔗業是從煉糖開始,1830年島上阿依淡和瀑布區(今植物園)出現兩間榨糖寮,到1838年首個歐洲人經營的甘蔗園Otaheite Estate才在阿依淡盆地開業,兩年後威省才有最早的歐洲人甘蔗園。華人業者從拓荒時期開始就兼營榨糖業,惟在規模和生產技術上始終較歐洲人遜色,園坵業是人力集約的作業,而煉糖則是資金和技術集約的企業,甘蔗業二分法逐漸成型,華人和歐人在威省甘蔗業巔峰時期就形成各自的特色。

威南地勢平坦,沿海有數條河流灌入檳威海峽,土壤肥沃,有海產、蝙蝠糞便等天然肥料,雨量充足,河流之間水道縱橫,便利用船運輸物質,檳城海港近在咫尺,糖產可就近由此運往倫敦等市場,凡此種種利好條件都使威南甘蔗業發展神速。威北則揹著一個歷史包袱,當歐洲人挾巨資向半島園坵業進軍時,威北地區已經是處處稻田,這些馬來小農戶原是吉打蘇丹子民,多年之前為逃避戰亂南遷,吉打局勢安定後也有人想要出售田地回返老家,但面積小又分散,對園坵業者缺乏吸引力。

威南甘蔗園從1867年起就相繼面對勞工短缺問題,那年印度(東印度公司)政府將檳甲新3地移交英國外交部直接管治,印度社會對於被輸入馬來亞的印度契約勞工境遇表示不滿,印度方面禁止勞工輸出,1883年才解禁。接下來華人園坵也面對類似問題,1880年代清廷也頒令禁制“賣豬仔”活動。19世紀80年代世界農產品價格暴跌,蔗糖也不能免於遭受打擊,而就在這個時期,橡膠在馬來亞試種成功,海峽殖民地政府大力鼓勵種植橡膠,許多甘蔗園主見異思遷,棄甘蔗取橡膠,到20世紀初年,威南甘蔗園業已不復當年的蓬勃景象。

威南甘蔗園鼎盛時期,1890年代初若干年,華人和歐人種植的總面積達1萬5千650英畝,但已經分割而沒有種植的園坵面積也頗不小,在前此的投資熱潮之中,許多華人園主在1860年代已經成為霹靂蘇丹子民,擴展到吉輦河流域來。吉輦區於1880年只有8個甘蔗園,佔地8千379畝(不一定全有種植),到1888年則有21個園坵,佔地高達1萬6千414畝;在那幾年裡,砵威(Port Weld)港口和半島第一段火車路開闢成功,拉律產錫區和吉輦之間又建好新的通路,也都是刺激吉輦甘蔗園坵業的有利因素。在威南和吉輦甘蔗園主之中,聲名最為顯赫者當推潮安人許武安,他是義興黨頭目,曾陪同甲必丹陳亞炎在邦咯和議(華人私會黨那一份)簽字,1886年受委霹靂州議會議員,同時受封甲必丹,1890年後又任檳榔嶼華人諮詢局委員;他的園坵除開承自父蔭的武吉淡汶大片產業之外,他本身開發的則在威南(跨吉輦園坵Trans-Krian Estate,佔2千畝,在1874年新划界歸入威省的地區)和吉輦(Sungei Bogak Estate,佔地2千800畝),這兩塊地各在巴里文打的北邊和南邊。許德發和張惠思都叫巴里文打為家鄉,這篇小文章就贈給他們。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10/10/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27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0-02-10 星期六 7:3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檳榔嶼:軍港與海戰


檳榔嶼於1805年昇格為都邑(Presidency),在英治印度的行政地位與印度三個都邑加爾各答、馬德拉斯和孟買相比肩,東印度公司從英國本土和印度各機關調派大批官員到檳城,大事擴充吏治,除總督旦達斯(Philip Dundas)之外,一行人中包括了後來成大事業的萊佛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他當年只24歲,職位是助理秘書兼初級商務員。前此近20年間,印度(東印度公司)政府對於檳榔嶼這個新墾殖地的事務,一直愛理不理、患得患失、時冷時熱,不撥款不派人,搞到萊特及嗣後幾任督辦(最初主政官的職銜只是Superintendant)心力交瘁,世紀之交那幾年幾位督辦相繼病逝,遺靈就卜葬於紅毛路基督徒墳場。昇格為都邑當然顯示東印度公司董事會改變態度,開始重視檳城,對它的前途寄予厚望,然而檳城後來卻未能盡孚所托,其中一個最大的失望,是建設軍港的構想最終落了空。

在昇格之前的若干年裡,倫敦官場和坊間出現了幾份官報和著作,對檳城作為區域商貿站和英國船艦修葺補給港的條件給予很高的評價,描繪出一幅光輝的前景,這些讜論無疑使東印度公司袞袞諸公改變對檳城的觀感。最先用筆為檳島鼓吹的,是後來在滑鐵盧重挫拿破侖的威靈頓公爵(Arthur Wellesley, Duke of Wellington),當時他還只是個陸軍上校,1797年他東遊抵檳島後,寫了一份報告給印度政府,其時他的兄長李察威勒斯利(Richard Wellesley)正准備上任印度大總督,此報告受到重視是意料中事。嗣後相繼著書讚美檳島的軍港優勢者,有麥卡里斯特(Norman Mac Alister, 1803)、李斯(Sir George Leith, 1804)和珀方(Home Popham,後來升至海軍上將,1805),前兩人都曾任檳島主政官,市區都各有一條路為他們命名,即中路(前此名Jalan Baru)和蓮花河。

檳島區區一個蕞薾新墾殖地,其商港命運固然與東印度香料貿易和中國貿易息息相關,其軍港船塢建設計劃也維繫於歐洲英法爭雄的演變與結局。在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南北,從18世紀末葉到19世紀初年,也就是漫長的拿破倫戰爭時期,即大約1793年至1815年,荷蘭東印度公司(V.O.C.)氣數已盡,只能以保衛馬來群島的商埠及毗連殖民地為滿足,當然更難以威脅到英印的利益。然而拿破侖的帝國野心已不再囿限於歐洲,法國侵佔荷蘭之後,荷蘭在東印度(東南亞)的殖民地岌岌可危,成為英法爭奪的目標,英印在短短數年內相繼取下馬六甲(荷蘭首肯聯防安排)和巴達維亞(雅加達)(大總督明多在萊佛士輔佐下親率大軍壓境,大破法軍),到滑鐵盧之役後拿破侖最後一次被放逐到南大西洋聖海倫娜島(1815年),歐洲軍事均勢才初步底定。到得此時,倫敦董事會和海軍部都拿不出甚麼好理由還要在檳島建設軍港了。

然而在海軍部最終決定放棄建軍港計劃(1812年)之前的7年裡,檳城方面卻是夜長夢多,動作折騰,加爾各答、倫敦、檳城三方面都大打官場太極,沒一事有著落,最後以不了了之告終。1806年中,海軍部派遣兩位專家到檳城,即建築師席登(Joseph Seaton)和工程師泰特(Paul Tate),主持營造軍港工事,他們抵步後即勘查了檳島海岸,泰特選中木蔻山島(Pulau Jerajah)為港址,並提出財務預算,但是倫敦和印度政府卻久久不見回音,兩位專家也就投閑置散,直至1809年檳城才把泰特遣送回英。翌年公司董事會才正式通知,說政府對建軍港事尚未作出最後決定,當前公司無意挹注太多沒有保障的資金,一切須得暫時擱置。這一擱就是兩年,此後軍港之議終成泡影。

建軍港的事不了了之,在此期間檳城島上倒是造了兩艘船,一艘是政府本身建造的檳城號快速掛帆戰艦,它於1809年8月下水航往孟加拉,順路載貨回英國;另一艘是私人公司為東印度公司承造的英格里斯號(Inglis)千二吨貨船,下水後航往廣州供對中國貿易航線之用,此貨船遲至1811年6月才竣工。原來的計劃尚包括另一艘74台砲戰艦,海軍部中途放棄,木材轉售給英格里斯號承造商。造船工事遭遇的有些阻難跟軍港的相同,比如熟練造船技工難求,島上和威省的木材不符標準,那時孟加拉灣以南區域最佳硬木來自緬甸勃固(Pegu),但那地方霪雨連年,人畜(拖運木材用大象)常病倒,供應時斷時續,後來轉向蘇島北境求次等貨頂替。造船得用五金組件零件,全須仰賴歐洲供應,水路迢遞船期不準,在在使工程一波三折。

席登在泰特之後於1811年10月離檳返英,翌年董事會通知檳城當局結束軍港事務,將所有海軍裝備拆除,物件運往錫蘭特林哥馬里(Trincomalee)海軍基地。在檳島開埠的首30年里,英國在“東印度”的這個戰略重鎮,其海港只有零星幾次被英國使用作軍事用途:1795年雷尼亞海軍上將(Adm. Peter Rainier)從此處啟航奪取摩鹿加兩個香料島嶼;翌年西班牙向英國宣戰,隔年英國在檳島結集大軍遠征馬尼拉;到了1811年萊佛士組織攻打巴達維亞時,英國艦隊結集的地方已經南移到1795年開始控制的馬六甲,是則萊佛士對檳島連其海貿優勢也早已不看好了。

來到20世紀初年,塞拉熱窩鎗聲乍響,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宣戰,德國揮軍入侵盧森堡和比利時,歐洲立時分裂成兩大陣營;開戰那年(1914年)的10月(歐戰甫於8月爆發),檳島海港就發生一場海戰,俄英法聯軍就各損折了一艘船。前此大約10年,英國已與日本締結盟約,英國海軍大體退出遠東,東南亞更是不設防,遠東艦隊調來防衛印度洋,及至戰爭爆發,半個地球外的戰火也彷彿燒不到馬六甲海峽。

10月28日凌晨,一直在印度洋巡弋和進行襲擊活動的德國輕型巡洋艦恩姆登號(Emden)在夜色掩護下潛入檳島北岸海域;其時停舶在海港內的盟軍船艦,有俄國巡洋艦Zhemshug號、英國巡洋艦Yarmouth號、一艘法國小型砲艦和二、三艘法國魚雷艇。停舶在依茵奧酒店前海岸外的Zhemshug首當其衝,在毫無防備下受猛烈轟擊,船腹又捱了兩枚魚雷,未幾就沉沒海底,在被撈起的數十名生還者之中,包括十數名日本妓女。Emden的任務主要是破壞英法盟軍運載新兵和物質往歐陸戰場,得逞後不再留連,逕向西北航行,在穆卡岬海岸外先後遭遇小巡港艇海鷗號和另一艘法國魚雷艇Le Mousquet,前者被放過而後者則被擊沉。Emden完成任務後繞道馬六甲海峽前往南印度洋的可可斯群島,準備炸毀島上的無線電通訊站,澳洲海軍派出悉尼號巡洋艦迎戰,在11月9日的海上遭遇戰中,Emden被炸毀,艦上兵員包括名聞遐邇的船長穆勒(Karlvon Muller)全部投降。除開1790年萊特寅夜派兵渡海到北海驅散結集該處準備取回檳島的吉打蘇丹部隊,以及二戰期間被空炸之外,90年前這段海戰小插曲應該是檳城所經歷過的唯一戰火了。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炎方叢脞.張景雲.24/10/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71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12-14 星期二 11:4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收到这本书,欣喜!
却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71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12-14 星期日 1:2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83370

现代独行传:读犬耳零笺
文:方美富

人生凹凸无数,有些书值得推荐,有些书推荐不够,更值得尊敬。我们从书本借来时间,照花前后镜,寻求安身立命之处。回头追忆,你自然会明白罢。

张生四书,言筌者,南华真经之得意忘言,尽是风流,见素者,老子所谓抱朴守真,悠然自得,云心者,五柳先生归去来兮,蔽身人间,犬耳者,闭户读书之折角也。

见素怀旧抒情,云心掐臂见血,犬耳踽踽独书。张景云先生新书以犬耳为名,虽无标榜为师心使气把酒赏菊者立传,然而零笺收文最早,所述之人骨头自硬,可入独行传。譬如罢,张景云写英培安,说他批逆鳞傻劲未改而为故人宽慰,是追求个性的素愿。全书近似《见素小品》,远《云无心,水长东》,《云无心,水长东》按发表次序排序,全自旧时《星期天论坛》,《见素小品》《犬耳零笺》(原称《犬耳小品》)皆采三个专栏,《见素小品》多自《见素篇》,《犬耳零笺》则收《云想》少许《宏微并观》最富,皆可视为作者踟躇梹星,既是技艺徒弟又是自习学生之思想定势。我们庆幸,这些散文张扬个性,从作者镫下读书,蜂采百花自己酝酿,撰写到刊印成集,少说也五十岁月一去不复返了,至今读来总也不迟,真正做到了旧文新读旧文皆新。史家尝说后辈都得把前世史家所写历史重写一遍,《犬耳零笺》按刊登日期追溯,可说是报章最早引进特定知识传统的燧人氏,升火取暖,关注气质,性格,文化以及由个人乃缘及社会,宗教,经济和政治所形关系,好像牵引我们走入时光隧道。

作者绍介这些理论问题或与身世经历,或于思想原因,假如理想主义是至大宇宙天地,是至小的人心秋毫。此书所谈,就不仅仅有欲超乎两者之间,而依旧徘徊踌躇于介乎两者之间,以有望实现一己之生活理想。集子所谈从布莱希特到中南海权斗,科学家到思想家,诗人到自裁者,他们都不是周全之道的上古圣神,而是脚跟着地生活于政治与文化环境的思想者。如论及岚匝(Lanza del Vasto),就特别强调躯体和本能比心智的思考活动更能体现天道的神圣。他究观道家之理,心有所契,我们不妨说,读书之于作者也可以是切切实实的亲证体验了。对善读书者“自我观照”是不言而喻的过程,然而阅读张景云时时要点出笔下人物瑕疵,剖析失败者的命运,并无损于他们个体生命意义,且同属举足轻重。此相克又相成论述,对作者来说似乎更值尊重,因为“人生经验是世间最大的修正主义”,所以他无意做到不偏不倚,而是拈取一点,不及其余,以其不囿世俗,有真性情也。他谈岚匝,辨喜,布莱希特,颇有天下之大伴随他们灯下对泣,浪荡相惜。

本书对知识界贡献了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心理学种种概念,时有物外之趣。张景云认为,文化塑造人格和行为。作者任务是扬弃,再现个人或特定羣体——他们可以是自由思想逃亡者,有知无知奴隶,城市人,乡下人,穷人,富人,是墨姑丽,也是伊历逊。

对读者而言,张书一方面是读书情报,它较全面地介绍了战后一流思想趋向,作观念的旅行。另一方面本书浓厚思辨色彩,是作者对相关论点进行分析批判,给处于深刻思考中的知识界思考素材,设若《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符图》那幅线条画,逍遥太空,启发来路。

值得赞扬是他的动态观点。世变多故,作者力图按照自家个体生命经验,而不是按照当时历史照本复述,演练他自我丰富多彩的思索。张景云既强调人类社会中长期绵延变化,可以断言思潮起伏之间,取长补短的可能随日俱增。从那些简直可以漫长得独立成篇“补注”看来,像谈奥威尔逸文,一文两注,尚有“剪报一时无从查验,日后找到再看如何补救”之憾,可见作者对知识趣味与笔下人物,佳人携手而绝不故去,从其当下再出发,文章通过自身的成长,加以生长。

我们立定呆呆回首离奇和荒芜的世代,大学,报纸不再引领羣伦,甚么不像甚么,转而成为体制走卒的摇篮。满街都是犬儒,茫茫人间独行何处寻?一九八八年作者论及无根自恋狂文化,直言是贫血枯瘠,是肚脐眼文化。我们每天对着浅薄得毫无营养的报纸,听大喊大叫不知所谓的调子从收音机流出,看卫视喂养三聚氰胺,安于肚脐视野,局限就只能这样了。不禁要问,求毫无人文精神的民主社会,可能么?我们是否愿意与一流思想家行动者同体大悲?二十多年过去,还留在鲁迅说的“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与“暂时坐稳奴隶的时代”,我明白,愚昧当道,同样的千人一面,在劫难逃。我们庆幸,还能读到具真知有真情的文章。

张生读书笔记汇整付梓,晚生不敏,这意义,视为表章独行的意味亦未尝不可,借叶梦得语,非胸中实有此境,不能有此言也。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6, 7, 8
8页/共8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