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宏尘客梦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 53, 54, 55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4-10-17 星期三 2:5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说到“阅读”,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吗?


“在一个资讯快速流通的社会里,每个人必须不断的阅读以获取最新的资讯,来适应日新月异的生活环境与工作挑战。阅读能力的强弱已成为影响个人自身发展的关键因素。一个善于阅读的人,不论是在知识的储备、智能的发展、新知的摄取上都会高人一等。因此阅读教学可说是基础语文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环。”
——台湾小学语文教育学会前理事长赵镜中



近年来,“阅读”成了教育改革的关键词。放眼国际,“阅读素养”成了PISA评估的三大领域之一。着眼本地,KSSR课程提出的“35211”华文课堂比例,其中阅读教学占了12堂课中的5堂,近乎一半课时。“教育是国家的根本,而阅读是教育的根本”,大家都在关注阅读、谈论阅读、研究阅读。

然而,说到“阅读”,我们脑海中想的,是一样的吗?

有人说,阅读就是朗读。于是,阅读课成了朗读课,一篇篇课文一读再读,务求正确、流利、有感情。有人说,阅读就是识字。于是,阅读课成了识字课,一个个字词一认再认,笔画笔顺部首,构词造句听写,务求充分掌握其形、音、义。有人说,阅读就是学理。于是,阅读课成了道德课,一则则故事一讲再讲,竭尽全力灌输道德价值,务求学生知书达理。

这,真的就是“阅读”吗?

三个路人读《西游记》,都读得字正腔圆,都认得书中字词。然而,路人甲读来读去,只读出唐僧师徒一路西天取经,不断打怪的故事。路人乙不只读出了表层的故事,还关注到了唐僧师徒取经过程中的变化与成长。路人丙读了作品,环顾四周,豁然发现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和一众妖魔鬼怪就在身边,人心不过如此。境界之高下,关键不在朗读,不在识字,而在阅读。

当我们夸一个人很会阅读,不是因为他能把文字读得多么字正腔圆,也不是因为他能将字词解得多么精准到位,更不是因为他能从中提炼出微言大义。一个成熟的读者,能够走进作品,从字里行间抓出线索,理出脉络,充分理解作者想传达的信息,并与之对话。一个成熟的读者,能在走进作品之后,再走出来,评价作品的优劣好坏。一个成熟的读者,能把书读进自己的生命,汲取书中精华,成为更好的自己。

中国亲近母语研究院将“阅读力”分为五个方面:提取信息、推断解释、整体感知、评价鉴赏、联接运用。只有掌握了这些能力,我们才真正称得上一个成熟的读者,不是吗?

KBSR时代,课文的编写主要为“识字”服务,《小学课程纲要》甚至如此说明:“阅读教学的目的是使学生能认识字词。”日新月异,来到KSSR,《小学课程标准》有了转变:“尽快认识一定数量的字,才能及早进入阅读阶段。” 之前,阅读是手段,识字是目的;如今,识字是手段,阅读是目的。

审视当下的阅读教学,真的是“阅读教学”吗?我们真的在激发阅读兴趣、培养阅读能力、指导阅读策略、提升阅读素养吗?



(刊于《中国报》7.8.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9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10-17 星期四 10:3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难,就一定不好吗?


“以已经完成的发展阶段为目标的教学是无所作为的,它不会带来新的发展过程,自己只会在发展的尾巴后面爬行。最近发展区学说和老观点不一样,它使我们可以推出一个相反的公式:只有跑到发展前面的教学才是好的教学。”
——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Lev Vygotsky)



2011年,小学标准课程(KSSR)正式出台,至今迈入第七个年头。

谈起这一波教育转型浪潮,大家的印象往往离不开一个字——难!华语,课文又长又深,难!国语,低年段就进入短文理解,难!数学,习题又绕又烧脑,难!课业艰深,分数低落,凄凄惨惨戚戚,怎一个“难”字了得……

于是,网上开始刮起一股“复古风”。数十年前的老课本重见天日,“来来来,小朋友,来拍球。”我们感慨,我们摇头,我们叹息:从前的内容如此清浅,我们还不是这样长大了?如今的孩子真是命苦啊……

言下之意,似乎都把矛头指向了“难”。难,就一定不好吗?容易,就一定好吗?

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Lev Vygotsky)曾经提出“最近发展区”的概念,对后世影响深远。维果茨基将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分成三种类别:学生能独立完成、在他人辅助下可以完成、即使在他人协助下也无法完成。

不妨将此概念放到教育现场来思考。一堂课,如果仅仅在“学生能独立完成”的舒适区打转,学习是无法发生的。同样,一堂课如果围绕“学生即使在他人协助下也无法完成”的区域进行,也是高耗低效的。理想的教学,应该发生在“学生在他人辅助下可以完成”的部分,也就是维果茨基所说的“最近发展区”。

让我们来看看今年刚出炉的小学一年级数学课本。上册第48页,有这么一道习题:“丽丽在食堂排队买食物。从前面数起,丽丽是第5人;从后面数起,丽丽是第3人。这支队伍里有多少人?”

乍看之下,这道题还挺难的。为什么我们会认为它难?一、我们不能通过直接的运算找到答案;二、我们认为一年级的孩子无法进行比较抽象的思考;三、我们从前的一年级课本没有类似题目。

但是,这道题真的超越了一年级孩子的认知水平吗?

确实,如果让孩子独立解决这道题,绝大多数真的无法做到。然而,如果是在课堂上挑战,有老师在前方引导,有同学在身边讨论,一步一步理解问题,将题中信息画成图表,还是有可能挑战成功的吧?而且,挑战的过程中,孩子由不会到会,由模糊到清晰,这不就是“学习”吗?正因为难,过程的艰辛才会带来学习的满足,不是吗?

难,是个中性词,只表达了一件事物的不容易,而并未揭示其好坏。只要不超越儿童的认知水平、不违背学科的内在规律,一定程度的“难”,其实正提供了“学习”发生的契机与空间。



(刊于《中国报》21.8.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9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10-17 星期一 11:5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校本评估的初衷与失败


一位在国际学校执教的朋友在脸书分享,说学校不再使用分数评定学生表现,改以能力指标取而代之。他在帖子里这么写:

“这样可让老师和学生更清楚知道学习的进程,知道什么已经掌握,什么还需努力。所以,老师不再说,这次你只考70,下次要考80,而是明确指出什么能力已经达标,什么有待加强。另一个目的是淡化分数带来的异化问题,让学习回到原本的单纯。”

读了帖文,感慨万千。

2011年,小学标准课程(KSSR)正式推行。同步出台的,还有校本评估政策。教育部甚至宣称,2016年的小六鉴定考试(UPSR)将只占整体成绩的一半比重,另一半交给校本评估。校本评估的初衷,其实就是以能力指标取代分数评定,让教育摆脱应试文化,回归学习本质。

想当年,在一次官方课程中,与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林毓聪科长有过交流。林科长说,校本评估意在具体勾画学习状况,改善教学品质。每经历一个学习阶段,教师将针对学生表现进行评估,确认学生对学习内容的掌握程度。

评估成果,只需向教师、家长和学生三方公开。教师从中进行反思,调整教学进度;家长从中了解孩子,给予适当协助;学生从中自我觉察,清楚努力方向。大家无需再纠结于抽象的分数,不用再进行无谓的比较。在能力指标下,大家能更具体地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同心协力帮助他们,让教与学往更好的方向推进。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乍看之下理想进步的校本评估,在实施过程中波折重重,异化变质,多年后终于宣告失败。失败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首先,是各级教育部门的外力干预。

也许是一番好意,州教育厅乃至县教育局在校本评估推行之初,密切监督各校的评估状况。提呈的数据过于标青,他们会忍不住质疑;提呈的数据过于惨淡,他们又会忍不住问责。外围的教育部门频频到校视察,检查评估文件,干涉评估过程。面对重重压力,无奈的教师开始妥协,开始作假,开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再来,是支援系统的缺失。

以能力指标取代分数评定的校本评估,教师需要因地制宜,考量学生特点,设计合适的工具,对每一位学生进行针对性的测试评估。这样的方式,无疑大大加重了教师的工作量,也挑战了教师的固有思维。教师迫切需要支援。他们需要观念上的引领、方法上的指导、执行上的助力。然而,官方只是喊出口号、指出方向,就期盼教师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对上级要交代,对学生要负责,对家长要解释,教师的尴尬处境可想而知。

除了以上两点,校本评估的失败也折射出应试文化的积重难返。几十年来,家长习惯了以成绩论成败,学生习惯了为分数学习,教师习惯了为考试教学。教育要转型,需要观念上的革新、系统上的支援、执行上的魄力。什么时候,这些条件才能具足?教育的明天,才能看到希望?



(刊于《中国报》4.9.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9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2-10-17 星期四 10:4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让阅读的种子遍地开花


“阅读,不再是一个静止的名词,而是一个迷人的动词,无论天南海北,不管线上线下,它都在悄悄影响并推动着更多人的生活,让人生的小舟转向明亮的那方。”
——中国阅读教师周其星



2017年8月31日,我国欢庆60周年国庆。当天,我在槟岛,主持儿童阅读营的工委集训。这一场儿童阅读营,正巧是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自2014年起,与全国各团体联办的第60场。

60场儿童阅读营,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至少20000本不同类型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进入了各大校园;这意味着,超过7000个小学生的童年有缘与好书相遇;这意味着,2000多位以教师为主的成人加入了儿童阅读推广的行列;这意味着,我们创造了200多个书香漫漫的日子。

教育工作者陈慧君老师说:“在阅读营里,我们创造了平和的氛围,让孩子感受到阅读带来的美好时刻,让孩子体验了阅读的另一种面貌。当我们看见一张张专注阅读的神情,那就是给予阅读营最大的回馈了。”

一年前,郑雨明老师前来担任儿童阅读营工委,顺道带上了一年级的小女儿共同参与。最近,她在脸书贴图,分享了女儿这一年多阅读过的近百本作品。其中包括:汤汤童话、罗尔德·达尔幻想小说、法布尔昆虫记、君伟上小学校园故事和国际大奖小说。一个小学低年段的孩子,竟能读下这么多书(其中大部分还是文字书),这需要多大的热情呀!

妈妈归功于儿童阅读营,“哪一些是优秀作品?作品说的是什么?孩子都是通过阅读营的荐读所得。妈妈只是负责带去书展,买她要看的书,再来聆听她对故事的简介,最后一起看就对了。”好书的魅力,领读者的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让孩子们“爱阅读”,我们也致力于引领孩子“会阅读”。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我们尝试结合网络平台,打通线上线下,凝聚全国有志于推广儿童阅读的小学教师,开展“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通过班级读书会,师生共同亲近一本本好书,加强阅读能力,培养阅读习惯。

第一期,全国26个班级一同走入《木偶的森林》,体验童话之美;第二期,全国18个班级一同编织《夏洛的网》,感受生命之美;第三期,全国25个班级一同探索《俄罗斯娃娃的秘密》,品味哲思之美。一部部儿童文学精品,走进了一颗颗纯真心灵,成就了一段段阅读旅程,谱成一页页难忘的集体回忆。

教育是国家的根本,而阅读,是教育的根本。翻开一本书,打开一个世界,但愿我们的点点努力,能让孩子的童年有书相伴。



(刊于《中国报》18.9.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9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3-10-17 星期五 6:0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批判考试的背后


“总结性评价又称事后评价,是指在教学活动告一段落时,为把握活动最终效果而进行的评价。总结性评价注重的是教与学的结果,借以对被评价者所取得的成果作出全面鉴定、区分等级,并对整个教学方案的有效性作出评定。”
——中国教育技术学者何克抗教授



又到考试的季节。小六检定考试(UPSR)才过,网上已风声鹤唳,一片批判之声。大家都说,华文理解的考题太难,“考官何必刁难考生”“华人何苦为难华人”。尤有甚者,更把厌学、弃考归咎于此,似乎考试局就是万恶之源。

众生喧哗之际,不妨冷静想想:考题,真的那么难?考题,不该那么难?

先谈第一个问题。

说考题难,一般有两种原因:一、看过考卷,尝试作答,对自己的答案没有把握;二、身边同事朋友都说难,于是人云亦云,也跟着觉得难。这样的判断,很多时候只是一种情绪反应,不能准确反映客观现实。我们只能说,考题感觉上很难,实际上未必如此。

那么,要如何客观鉴定考题的难易?

从测验原理来说,考题的难易度,视考生的作答情况而定。大部分人答对,代表容易;大部分人答错,代表困难。考题是易是难,完全取决于考生表现,而不是由某个专家或你我说了算。

按照标准作业程序,考题在初步拟定后,必须拿到各个学校进行前导试验(pilot test),确认考题的难度,确保有效可信。经过反复修订,再依据试卷的格式和难易比例进行配置。我们今天看到的考卷,正是经历了如此复杂而严谨的过程后的结果。

再谈第二个问题。

考题应该简单或困难,其实是个伪问题。不妨回归测评的本质。简单来说,测评分为形成性测评(formative assessment)与总结性测评(summative assessment)。前者关注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发展与表现,后者评估学生在某个学习阶段后的知识与能力。

小六检定考试属于总结性测评,目的在于评估学生在六年小学阶段后达到的水平。一份理想的总结性测评试卷,要能准确区分学生程度,测出真实水平。换句话说,就是让水平高的学生得高分,让水平低的学生得低分。

若试卷中全是简单考题,无法测出真正优秀的学生;若试卷中尽是艰难考题,则无法区分出中等和偏弱的学生。从测评专业出发,一份理想的总结性测评试卷,肯定包含了难、中、易三种程度的考题,并按合理的比例进行配置。带着这样的眼光来看今年的UPSR试卷,能否让我们少一分情绪,多一分理性呢?

任何一份试卷,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还有很多部分,值得我们关注与探讨。比如:试题的整体指向,是否符合学科的核心精神?篇章的选择,是否契合儿童的思维情感?理解题的设置,是否抓住了篇章的精华所在?

考试的发展与进步,需要监督,需要批评。多一分冷静与同理,多一分思考与专业,我们的关注与关怀,能带来更大的反思与促进。



(刊于《中国报》2.10.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2-10-17 星期日 10:1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好书进教室,作家进校园


“在孩子眼里,作家真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他们总有奇思妙想不断涌将,他们巧于词句变化语言魔术,天兵天将也任他们呼唤调遣,能见一见他们该有多幸福。在孩子心中,作家见面会是一次隆重的相遇。”
——中国语文特级教师周益民



作家进校园,在我国虽称不上蔚为风气,却也屡见不鲜。绝大部分学校是这么安排的:请作家给学生介绍自己的创作,谈谈创作背后的故事,唱唱歌,玩玩游戏,然后卖书。换句话说,活动之前,学生其实对作家和作品不太熟悉,甚至一无所知。

这样的安排,当然有助于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但我一直在想,如此难得的相遇,能否多一丝慎重?多一分深刻?能否在作家到来以前,先让学生走近作品,燃起对作家的期待,天天盼着见面的那一刻?能否在相遇的那一天,既是初见又彼此熟知,进而碰撞出更深层次的交流火花?

怀抱美好想象,我们学校策划了为期一个月的“好书进教室,作家进校园”华南书香月。

首先,是教师集体备课。我们分高、中、低三个年段,各挑选了一位本地儿童文学作家的四部作品。这三位作家分别是许友彬、邓秀茵和赖宇欣。推介礼前,老师们按兴趣分成三组,细读相关作家的精选作品,围绕作品进行深度解读,设计共读话题,构思延伸活动。我们坚信,只有教师自己先爱上作品,才能更好地引领学生一同走近作品。

再来,是师生班级共读。推介礼后,老师们将在各自的班级,以生动活泼的方式,向学生荐读精选作品,点燃阅读热情。接着,利用每天教学时间的5到10分钟,师生共读,务求让班里每个成员都能在两周内读完作品。在此基础上,师生再通过一个个有趣的话题进行讨论,往作品深处挖掘探索,让作品与生活连结。然后,沿着作品,开展丰富多元的活动。

最后,是与作家深度交流。当作家终于踏入校园,学生早已引颈长盼多时。因为有了前一个月的共读,此刻的他们早已对作家作品如数家珍。他们怀着满腔热情,带着满腹感想,迫不及待想一睹精彩故事背后那个神秘身影。一场成人与儿童、作家与读者、偶像与粉丝的美妙邂逅,即将上演。一场心与心的对话、灵魂与灵魂的碰撞、热情与热情的激荡,就要展开。

《小王子》中说:“仪式,就是使得某一日不同于其他日子,某一个小时不同于其他小时。”我们致力于营造这样一种仪式感,让“作家进校园”成为学生漫漫成长路上的盛典,让文学成为孩子生命的一部分,让阅读在他们的生活中扎根。

11月20日,怀抱浪漫想象,迈开坚实脚步,我们来了……



(刊于《中国报》16.10.2017)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3-11-17 星期一 1:2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理清作业簿风波的迷思


“当家庭作业(homework)占据了社交、户外娱乐和创意活动的时间,当家庭作业占据了睡眠的时间,它就不符合儿童和青少年的基本需求。”
——美国教育研究协会(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近日,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重提《2000年小学作业簿使用通令》,强调明年起将严厉执行与监督。民间反应相当热烈。有者欢呼鼓掌,说教师与学生终于盼来解放的春天;有者极力反对,说教师与学生将无所适从,不利教学。

孰是孰非?不妨先理清两个迷思。

迷思一:是减少作业簿,不是取消作业

根据《2000年小学作业簿使用通令》,教育部禁止一年级到三年级使用作业簿。这里的“作业簿”,指的是学校建议学生另行购买、由私人出版社发行的作业簿,而不是教育部免费提供的活动练习本(Buku Aktiviti)。

换句话说,禁令实施后,学生并不是只剩下课本而完全没有辅助作业。除了课本,还有活动练习本。这些活动练习本,配合课本的单元,涵盖了该年段的所有学习内容,篇幅已然不小。

就个人的执教经验来说,围绕课本内容进行教学,再辅以活动练习本的讨论,就已耗去近八成课时。这还没算上诸如听写、默写等例行活动呢!遇上假日或学校举办的种种活动与竞赛,教学时间也会受到影响。

在此前提之下,额外的作业簿非但无法提升教学质量,反而还会让师生疲于奔命,为赶课而赶课,增了数量失了质量。因此,禁止一年级到三年级使用作业簿,是有鉴于教育部所免费提供的活动练习本已经足够应付教学所需,而不是认为学生完全不需要辅助作业。

迷思二:教育是把人教好,不是把课填满

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王仕发校长说,没有了作业簿,师生很难打发课堂时间。在《星洲日报》的访谈中,他如此表述:“如果是一小时的课,教师用前半段时间完成授课,那还有半小时的时间,该怎么处理?”

这段话,我想分两个层面来谈:理论和现实。

理论上,王校长这番话很有问题。难道,课堂时间是让师生借作业簿来“打发”的?难道,只有作业簿才能达到教学的目的?难道,没有了作业簿,教师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要让学习在课堂中真正发生,有千百种方式,作业簿只是其中一种,而且很多时候还是相当低效的一种。作为教育者,该考虑的是如何办更好的教育,让学生学得更好,而不是如何将课时填满,更好地打发时间。

谈完理论,面对现实。

尽管王校长这番话听起来相当刺耳,但我不得不承认,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下现实。确实有部分教师长期依赖作业簿,没有了作业簿就不知如何教学。确实有部分教师没有时间与精力,没有能力自编教材。

然而,就因为这样的客观现实,我们就选择永远抱着拐杖过活,拒绝往理想的高地出发吗?肯定不是。若是长期依赖,那教师就得下定决心,重新出发。若是没有时间精力,那有关当局就得减负支援。若是缺乏能力,那各方就得携力培训,共同学习精进。

教育是千秋大业,是该带有理想主义色彩,是该永远向着明亮那方的。作为教育者,我们该啄磨的是如何让学生更好的学习与成长,而不是如何让师生更轻松地打发课堂时间。



(刊于《中国报》30.10.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4-12-17 星期四 6:1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学生需要的是作业,不是作业簿


“经过数十年的研究发现,对中学以下,甚至对高中以下的学生而言,家庭作业(homework)和学业成绩(不论是用哪一种方法来测量)之间没有整体的正相关。但是,这惊人的事实却鲜为一般大众所知。对年纪较小的儿童来说,家庭作业是否有好处最让人质疑,然而这些孩子的家庭作业却一直在以最大的幅度增加!”
——美国“进步教育运动”领军人物艾尔菲·科恩Alfie Kohn



有关小学作业簿风波,线上线下一片沸沸扬扬。不少家长乃至教师都认为,作业簿减少了,学生就会无所事事,老师也会游手好闲。言下之意,没有了作业簿,就没有了学习。真是如此?

我想,大家误解了“作业”和“作业簿”的概念,将两者混为一谈。

“作业”,是师生围绕教学内容开展的一切形式活动,目的在于:巩固学习、深入学习、延伸学习、拓展学习等。不论是阅读、采访、表演,还是听歌、观影、创作,只要能达到以上目的,都属于“作业”。

而“作业簿”,只是众多形式的其中一种,且往往还是最不受学生欢迎却最易于操作的一种。用一句流行语来形容,就是“简单粗暴”。简单,因为只需指示、监督、批改;粗暴,因为一本作业簿全班全级共用,不顾个体差异。

退一百步想,如果作业簿有利于学生的学习与成长,何必减少?

教育心理学家哈里斯·库柏(Harris Copper)用一句话总结了过去数十年的家庭作业研究:“没有证据显示,任何家庭作业会提升小学生的学业表现。”甚至还有学者发现,“六年级学生完成家庭作业的多寡与成绩和测验分数的相关性很微弱。三年级学生的结果则显示,这两者之间呈负相关:越多的家庭作业与越低的学业成就有关。”

不仅如此,有两位研究者检视“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研究”(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 TIMSS)1994年和1999年的数据结果,他们几乎没有掩藏内心的惊讶:

“我们不但无法找出任何正相关,而且发现全美国学生平均学业成绩,与家庭作业的频率、数量,以及老师用家庭作业打分数的平均百分比之间,都是负相关。如果这些数据可以扩及其他学科,那么,那些原本想要增加家庭作业,提升学生学业成就在世界上排名的国家,可能实际上是在降低他们的成绩……更多的家庭作业对国家整体的表现可能是不利的。”

研究显示,更多的家庭作业(作业簿)无法为学生带来学业进步。与此同时,学生却因耗费大量的时间在写作业,失去了和家人共处的时光、和自我对话的空间、和各种兴趣爱好打交道的机会。尤有甚者,还在痛苦的写作业过程中,磨灭了学习的热情,变得消极被动。

学生需要的,是有趣、有料、有挑战性的作业,而不是千篇一律、死板僵化、简单粗暴的作业簿。

搁笔之际,获悉多家出版社与学校已针对作业簿禁令做出回应。原本分成三册的作业簿,在“一科一本”的标题下合而为一,成了厚厚一大本。一些作业簿则易名为“参考资料”、“辅助教材”、“工具书”,改头换面后华丽转身。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启蒙与观念革新,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教育转型。纷纷扰扰之后,死不去的终究会借尸还魂。只能期盼死灰复燃以前,更多的思考被启动,更多的盲点被看见。



(刊于《中国报》13.11.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4-12-17 星期四 6:1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作业簿能回应新时代教育的挑战吗?


“事实上,作业的性质决定了时间和学业成就之间的关系。当牵涉理解和创意时,更多的时间最不可能带来较好的结果。读写能力专家法兰克·史密斯(Frank Smith)承认,‘当学习有意义时,我们学得更加快速……用很长的时间反复努力去学习特定事物,即代表学习没有发生,以及我们没有处于一个具有生产力的学习情境。’”
——美国“进步教育运动”领军人物艾尔菲·科恩Alfie Kohn



科技日新月异,时代瞬息万变,从工业时代的基本人力代工,到如今叫人叹为观止的人工智能,机器不断发展进化。英国广播公司BBC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Micheal Osborne和Carl Frey的数据体系,分析了365种职业在未来被淘汰的概率。从这些概率中,我们可以得到两个基本结论:

如果您的工作无需天赋,只需经由训练即可掌握,并且涉及大量重复性劳动,您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您的工作涉及社交能力、协商能力、同情心、创意和审美,您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非常小。

时代不一样了,教育自然也要与时并进。有学者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战场就在各国的中小学课堂。哪个国家拥有发展教育的远见,能为还不存在的未来世界培养人才,哪个国家就赢得了这场战役。于是,世界各国纷纷将目光聚焦于“教育改革”,提出了各自的学生愿景。

2007年,美国提出“21世纪技能”,涵盖:生活与职业技能;学习与创新技能;信息、媒体与技术技能。2013年,日本提出“21世纪能力”,强调:基础力、思考力、实践力。2014年,新加坡提出“21世纪能力架构”,追求:沟通、合作及资讯技能;公民素养、全球理解及跨文化能力;批判及创意思考。2013年,我国教育部也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2013-2025》,指出培养学生的六大方向:知识水平、思考创新、领导能力、双语能力、伦理道德、国家认同。

不难发现,世界各国的教育改革都在转型:从知识的灌输,转向能力的培养;从技术的训练,转向热情的激发;从应试的教育,转向终身的学习。如何让人成为人,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成了新时代教育的关注热点。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再来回顾国内的作业簿风波,不禁要问:以作业簿为中心的教学,能点燃学生的学习热情吗?让学生花大量时间在作业簿上,能培养出“21世纪能力”吗?大量的作业簿,能让学生养成终身学习的精神态度吗?

作业簿,能回应新时代教育的挑战吗?



(刊于《中国报》27.11.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4-12-17 星期四 6:1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作业簿的局限与出路


“即使孩子能够做这些作业,但是他们为什么应该做这些作业呢?我们应该去问,是否每一份家庭作业都会帮助学生深刻地思考重要的问题。我们应该去问,在每一份作业背后的教学哲学是什么,学习理论是什么。这种教学哲学和学习理论是假设孩子是意义创造者,还是空的容器?学习被视为一个积极或被动的过程?学习是深入思考,还是遵从指示?”
——美国“进步教育运动”领军人物艾尔菲·科恩Alfie Kohn



我在上一篇文章《作业簿能回应新时代教育的挑战吗?》,罗列了世界各国教育改革对学生的愿景。让人成为人,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各展所长,各尽其才,成了各国教育的方向。学习力、思考力、阅读力,成了不断被提及的关键词。

面对如此趋势,我们能依靠作业簿来培养新时代人才吗?

站在编制的角度,作业簿的品质非常可疑。原因有二:它未必由当行专家编写;它无需经过严格审核。作业簿市场一片红海,竞争的重点,往往不在内容品质,而在行销策略。因此,在没有把关机制的情况下,坊间作业簿水平参差不齐,粗制滥造而又错漏百出者多不胜数。

站在内容的角度,作业簿的形式非常呆板。原因有二:它诞生于实际教学之前,无法随着个别学生的兴趣、困惑、进度而调整;它更多在追求易于批改和避免争议,强调标准答案,不利于培养学生的高阶思维。换句话说,将每个学生都看成一模一样的空容器,将一块一块的知识,通过反复操练的形式往里填,大概就是作业簿的精神面貌了。

教师经过专业培训,本该是教育方面的专家,却要被品质可疑、形式呆板的作业簿牵着鼻子走,实在荒谬。更悲剧的是,被作业簿牵着牵着,久而久之,教师的专业素养也随之渐渐丢失,变得依赖作业簿,没有作业簿就不会教学了。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来以作业簿为主要教学内容和形式,已使“多做多得”的教育观念在许多家长心中根深蒂固,也让许多教师习惯了对作业簿的依赖。在发出禁令和严格监督之余,教育部应当设身处地,尽力协助各方自我调适,让教育改革真正落到实处。

观念上,教育部可以启蒙社会群众,重新思考作业的意义,认识学习的本质。技术上,教育部可以为教师提供切实有效的培训,让每一位教师都具备专业的作业设计能力,能依据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制度上,教育部可以致力于小班制的打造,减轻教师不必要的工作,为素质教育创设客观条件。

老实说,发出禁令是重要的第一步,但其实也只是最最基础的一步,关键还看接下来的持续跟进。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观念启蒙,没有切实专业的技术培训,没有强而有力的制度支援,多么美好的教育愿景终究只会是空洞的口号。



(刊于《中国报》11.12.201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3-01-18 星期二 10:3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欲推新法,先做减法


“我们的教育制度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中央政府不会有太多绑手绑脚的规定要老师遵守,因此老师享有很大的自主权,像有的老师便舍课本不用,自己设计教材。”
——芬兰前教育部长海诺丁(Olli-Pekka Heinonen)



每年岁末,迎接新学年到来之前,学校都会召开校务会议,检讨过去得失,展望未来方向。

照理说,这应当是一年之中最最重要的会议,全校上下共商大计,一同规划新学年的方向与活动。然而实际上,大部分学校将其视为例行公事,行政处发号施令,教师们听令行事。为了“节省时间”,为了“提高效率”,一般上的处事原则是:以前这样,现在就这样,以后还是这样。即便有检讨、有改动,也只限于技术层面,又或者应付官方要求。

会议中,教师们普遍沉默,几乎不提意见。大家心里明白:意见越多,工作越多。于是,一切维持现状,凡事以最低要求为目标,越少越好,有做就好。即使是一些有想法有干劲的热血教师,也会顾虑同事异样眼光,向现实环境妥协,沦为沉默的大多数。学校似乎存在这么一种工作文化:多做多错,少做少错,没有做就不会错。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为人师者不再怀抱教育情怀,不再追求教育理想?不是的。我曾与许多热心教育的教师共事,他们为人纯朴善良,待人亲切友善,对学生不离不弃,对工作尽忠职守。然而,面对改变,他们仍旧保守。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认为,如今校园中的工作文化之所以如此,和教师长期处于身心俱疲的状态有关。

网络上不时会流传一些“吐苦水”的文章,将教师的种种琐碎工作逐项列出,诸如:上网填写资料、准备资料档案和呈交官方数据等等。这还不包括:批改作业、设计评估、处理班务、外出开会、联系家长、准备教学……作为当事人,坦白说,教师的每日工作都是忙碌而繁琐的。

随着教育改革浪潮袭来,原有的工作没有减少,新增的任务又接踵而来,很多教师都显得茫然而无力。官方推行线上资料库,要求教师上网填资料,线下又得另备一份;官方提倡创意思维,鼓励学校开展新型活动,却又要求保留旧有活动。

校本评估,需要教师花时间针对学生情况准备材料;减少作业簿,需要教师耗精力围绕学习进度设计教材;二十一世纪课堂,需要教师用更多时间与精力准备教学。当教师已处疲于奔命的状态,我们还能期望他们积极主动,创意无限,面面俱到吗?

每个人一天都只有24小时,时间花在了这边,就无法花在那边。时间成本的道理,大家应该明白。回到现实,当教育迎来前所未有的革新与挑战,需要一线教师积极以对,重新学习与自我调适。那么,官方首先得设身处地,站在教师的立场思考。

只有全面检视当下的教育环境,重新认识教育的真正核心,将次要的部分砍掉,果断做出取舍,才有空间容纳新事物。只有真正解放教师,让他们拥有喘息与透气的空间,教育改革才有希望落实。

这是一个教师的真切体会,也是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内心话。



(刊于《中国报》8.1.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3-01-18 星期二 10:3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说明文阅读,这样教这样学


“阅读就是一种文体思维,不同的文体在阅读过程中,其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阅读诗歌需要形象思维,凭借意象及其组合形成的意境,揣摩作者的思想与情感;阅读议论文需要逻辑思维,辨识论点、论据及论证过程的内在关联,判断作者的观点是否正确。学生学习教材文本实质上就是学习不同文体的阅读方法,形成相应的阅读能力。”
——中国语文特级教师薛法根



小学四年级华文课本有篇课文《叶脉书签》,讲解叶脉书签的制作过程,在文体分类上属于说明文。教学这篇课文,许多教师会带着学生理解课文内容,然后鼓励学生回家尝试制作叶脉书签。

倘若这是一堂生活技能课,如此安排相当合理,至少能让学生学会制作叶脉书签。然而,当这篇课文出现在华文课本,作为阅读教材,那么重点似乎就该放在“阅读”和“说明文”上了。除了让学生从课文中获取制作叶脉书签的“知识”,教师还得引导学生掌握阅读这类说明文的“方法”,发现其表达“特点”。

中国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曾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个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习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巧。”用同样眼光看待《叶脉书签》阅读教学,正是要让学生通过学习这一篇典型课文,以一篇带一类,具体掌握说明文的阅读方法,提升学生日后阅读其他同类说明文的能力。

要达到这个目标,教师可以怎么做?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说明文有哪些特点?根据薛法根《文本分类教学:实用性作品》,说明文的文体特征有三:一、以介绍事物或事理为主要目的;二、以说明为主要表达方式;三、语言一般具有科学准确、通俗易懂的特点。在语文课中,最重要也最常被忽略的,往往是第三点——文本的语言特色。

那么,如何通过《叶脉书签》的阅读教学,让学生把握说明文的语言特色?

我是这么做的。

当学生已初步理解课文内容,我说:“读了这篇课文,很多人尝试根据其中步骤制作叶脉书签。有的人成功,有的人却失败了。为何失败?试写出失败的三个可能。不能胡乱猜测,要有根有据。”带着问题,学生开始进一步细读文本,并且聚焦叶脉书签制作过程的细节。

讨论交流后,我又说:“为了提高读者成功制作叶脉书签的可能性,请在你认为课文中应该特别留意的关键之处下画线。因为是关键,所以只能画五个部分。”任务驱动下,学生再次细读文本。由于有数量限制,学生必须衡量各个细节的重要程度,挑出其中最最关键之处。

随着教学推进,学生开始留意课文中“科学准确”的语言表达,比如:“两汤匙”“半小时”“顺着叶脉纹理”“力度均匀”和“印干”等字眼。他们也开始发现说明文与记叙文和议论文的不同,开始有意识地用说明文的方法阅读说明文。

我相信,日后碰到其他同类说明文,比如食谱、活动流程、电器说明和规章守则等,学生能更有效地抓住重点。我也相信,他日需要书写这类说明文,学生会更有意识,以通俗易懂、科学准确的语言进行表达。



(刊于《中国报》23.1.2018)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6-02-18 星期二 8:4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有问答有说笑,就是互动?


“小孩为什么要进小组?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拥有所有人的想法,我有想法,我也去听别人的想法,只有心里有别人,小孩才会真的去倾听、去合作。将来没有哪个工作是只有一个人能完成的,倾听别人会丰富自己的想法。小组学习中每个人进小组不是要跟别人捆绑在一起,不是四个想法不一样的人快速达成共识,而是为了丰富自己的想法。”
——台湾小学语文名师李玉贵



提起“21世纪教学”或“21世纪课室”,很多人都会想到桌椅排法和教学工具,比如:四人小组、角色扮演、红绿灯牌子、小白板和留言栏等等。种种花样背后,其实都是为了提高课堂的互动程度:师生之间的互动、生生之间的互动以及学生和教材之间的互动。

然而,有了这些元素,师生间有问有答,生生间有说有笑,就算“互动”了吗?

要理清这个问题,先得了解何谓“课堂”。学习无处不在,处处皆可学习,学生为何须要进入课堂?和其他场域相比,课堂有何独到之处?在家自学和进班上课,差别何在?其中关键,我想就是课堂特殊的核心组成部分。

课堂有人,有教师,有同学。教师,是相对而言更成熟的读者,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教育专家,是教学活动的主要设计者与主导者。同学,是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同龄人,既有相似的心智特点,又有各不相同的思想、观点与趣味。

于是,进入课堂,意味着学生能通过教师的引领更有效地展开学习,意味着学生能通过与同学的交流对话见贤思齐,意味着大家都有机会创造“1加1大于2”的学习空间。是否妥善发挥课堂的独特价值,才是“互动”是否真正发生的关键。

如果仅仅是座位上的变动,课堂还是长时间处于“教师讲,学生听”的状态,那么互动依然没有发生;如果仅仅是布置了表面上的小组活动,任务内容还是偏向各组员单打独斗,那么互动依旧没有发生;如果仅仅是增加了师生间的口头问答,可对话中没有深度的倾听与回应,那么互动仍然没有发生。

要知道“互动”是否真正发生,不妨这么观察:教师的教学设计、课堂提问、活动组织,是否起到引领的作用,使学生进入更深层次的学习状态?小组活动,是否只是在小组内完成个人任务,还是真正发挥了集思广益、百家争鸣的效果?同样的教学内容,学生在家自学和进班上课,有分别吗?学生是否从教师身上、从同学身上、从自己身上有所学习、有所成长?

去年的教师研习营,台湾李玉贵老师为我们讲了三堂课,主题很有意思:让学生成为学生、让同学成为同学、让老师成为老师。所谓“21世纪课室”的种种模式与配备都只是手段,唯有认清课堂的核心组成部分,让师生各司其职、各得其所,在互动中共同成长,才是我们追求的理想。



(刊于《中国报》6.2.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0-02-18 星期二 9:4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过去的方式·现在的孩子·未来的世界


“在人工智能时代里,只会在某个狭窄领域从事简单工作的人,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人工智能的效率和成本相比,必然会被机器所取代。如果不想在人工智能时代失去人生的价值与意义,如果不想成为‘无用’的人,唯有从现在开始,找到自己的独特之处,拥抱人类的独特价值,成为在情感、性格、素养上都更加全面的人。”
——前谷歌全球副总裁李开复



《庄子》中有个挺有意思的故事。

有个姓朱的人,一心想学会一种别人都没有的技术,于是,就到支离益那里去学习杀龙的本领。花尽千金家产,用了整整三年时间,终于学会了杀龙的技术。姓朱的得意洋洋学成归来,可是,世间哪有龙可杀呢?结果,他学的技术一点也用不上。

沿此典故,后人常以“屠龙术”比喻那些深奥难学又华而不实的技巧。学“屠龙术”的人,刻苦学习之时往往自我感觉良好,不时憧憬他日上阵杀龙的风光无限。直到事过境迁,踏入现实,这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

身处当今教育现场,我常忧心忡忡:孩子今日所学,十年后是否依然有效?老师认认真真,家长兢兢业业,孩子勤勤恳恳,大家的努力进取,十年后能否兑换美满生活?有没有可能,我们当下付出的许多心力,其实是在让孩子掌握华而不实的“屠龙术”?

以小学华文课为例。低年级写字教学,为了让孩子掌握笔画笔顺,我们一而再再而三让他们反复操练,严格要求一笔一画规范正确,甚至不惜让他们按“笔画递增法”的方式习写生字。我们很少带领孩子玩味汉字文化,让汉字的优美线条和匀称结构驻留心间;我们更多让孩子死记硬背,在机械操练下学会写字。

先别说十年后的社会对“写字”是否还有需求,当下的职场已很少要员工动笔写字了。电邮用的是键盘输入,手机还开发了语音输入,即便专业写作人也不再摇笔杆,而是在电脑前运指如飞。孩子们辛辛苦苦学来的笔画笔顺,十年后会不会成为“屠龙术”,如今已见端倪。

再看高年级写作教学。为了让孩子正确规范地书写表达,我们选择让孩子抄作文、背作文、默写所谓“优美句子”。我们放弃引导孩子好好说话,说自己内心的话;我们选择让孩子学别人说话,说假话空话套话。我们似乎在暗示:只有背起来的语言才是对的,才是美的。

先别说“正确规范地书写表达”在十年后的社会是否还有市场,当下的生活经验已经告诉我们,大部分人不缺这块,甚至还有软件能协助检查文句语法,一切只在弹指间。时代呼唤的,是创意的语言表达。不管是广告文案还是脸书贴文,文学创作还是知识写作,要求的都是独特巧妙的个性语言。正确规范,交给人工智能即可胜任。

我们正身处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人类文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15年前的我们无法预知今日,今日的我们同样无法预知15年后的世界。15年,是什么概念?今年刚进入一年级的孩子,15年后即将大学毕业踏入社会。

孩子不能等,教育不能等。面对充满未知的未来,今天的教育能给孩子什么?该给孩子什么?



(刊于《中国报》20.2.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0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582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7-03-18 星期三 2:2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单纯的出发——儿童阅读营之缘起


“中小学教育是干什么的?也是三条:一是培养学生读书的兴趣;二是教给学生好的读书方法;三是养成读书的习惯。做到这三条,学生就会一辈子读书,受益无穷。”
——中国人文学者钱理群教授



自20世纪90年代起,每年年底,立卑师范学院的学员都会前去彭亨佛教会,为当地小学生举办生活营。服务当地社区之余,也让师范学员从实践中自我提升。来到2009年,我们决定把握此难得因缘,让“儿童阅读”成为营会主题,将所学理论付诸实践,为将来校园里的儿童阅读推广做好准备。

因无先例可循,大家只能凭着自己的阅读积累与设想,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紧扣两个主要概念:“机会”与“经验”。让孩子有机会接触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感受阅读的魅力;让四天三夜的阅读生活,在孩子心中留下难忘经验,使其对阅读产生好感。

市面上的童书不少,真正优秀的作品却不多。凭着从“儿童文学”课程中培养的眼光与意识,我们从中国直接引进了许多马来西亚难以寻获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涵盖各类体裁,如:童谣、童话、童诗、故事、动物小说、成长小说、幻想小说以及绘本等,务求全方位展现儿童文学的魅力。

配合各类作品,我们开展了多种活动,让孩子在游戏与欢乐中亲近儿童文学。绘本故事,以讲述的方式,邀请孩子走近绘本;文学课堂,引领孩子细读有趣的文学作品,走进儿童文学;童谣唱游,让孩子在轻松愉快的诵读中,感受儿歌的节奏与童诗的优美;故事探险,带孩子深入其境,走进故事。

除了准备优质童书,策划趣味活动,我们也致力于提升孩子的阅读素养。阅读一本书,他们常会匆匆略过,须要善加引导,才能耐心玩味书中精彩,真正读透一本书。我们从众多儿童文学作品中,精选了四本荣获国际儿童文学大奖的小说,让孩子在四天内细细品读,再以班级读书会的形式讨论分享,多角度探索作品的方方面面。许多孩子在初读时觉得普普通通,但在共读后真正爱上了作品。这,就是读书会的魅力。

此外,为了积极调动孩子,让他们投入营会的每项活动,我们借鉴了专案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的概念,为他们布置了一项贯穿营会的任务。我们让各个小组制作一份“读书小报”。小报中,可为活动进行图文并茂的记录,也可介绍读过的好书。参加活动之余,大家手脑并用,利用活动中得到的素材完成任务。

一场活动无论多成功,若无法延续,效果势必随着时间流逝而烟消云散。营会的最后,我们举办了“阅读嘉年华”,邀请家长前来共襄盛举。孩子们在嘉年华上展示各自的读书小报,向来宾解说其中内容,分享读过的好书。孩子们的阅读热情,深深打动了家长,让他们更加重视阅读,关注教育。

第一届儿童阅读营圆满落幕,好评如潮。不管是参与的孩子还是担任工委的学员,都获得了令人惊喜的成长。实践中,也发现营会的诸多不足:图书挑选、作品解读、活动设计、共读带领,可探索与精进的空间还很大。我们坚信,只要继续走下去,不断反思调整,终会逐渐成熟,越办越好。



(刊于《中国报》6.3.2018)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四海五湖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 , 53, 54, 55  下一个
54页/共55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