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柏特拉文存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06-09 星期六 6:2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03.html

有旧的,有新的

出处∶今日马来西亚
原题∶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1-06-2009
翻译  ∶ECS283
校对注解∶西西留

这就是旧马来人的思维。但是旧马来人发觉新马来人却不是那么想的。新马来人有不同的价值观。而旧马来人的数量会越来越少,新马来人却逐渐增多。

有旧的、有新的、有借的、有蓝的、还有她鞋内的一枚六便士银币。

这是天主教时代的英国传统婚礼,表示新娘的幸福。‘旧的’代表传统。‘新的’代表美好未来。‘借的’代表你可以依靠老朋友和家人。在古罗马时代, 新娘穿蓝色表示爱情,端庄和淑静。而在她鞋内的六便士银币是源自于苏格兰人的风俗,新郎放一枚银币在他脚下表示好运。

今天,让我们来看一些旧的(老一代的巫统)和一些新的(新生代思想)。你会发觉到旧马来人和新马来人的理论基础有很大的代沟。

旧马来人还是在说着『马来人所给与巫统的支持』。他们说国阵(就是巫统候选人啦!)应该在昨天的本南地补选中上阵。这样的话,马来人才有可投选的政党。若巫统不参选,那么马来人就无法投票了。

而许多马来人在昨天都没有出来投票。投票率是大约25%到30%之间,只有7千多人出来投票。有3千到3千5百人蹲在家,或参加了巫统在补选日所说赞助的泰国免费旅行。

假设这三千到三千五百人都出来投票,而且都投给了巫统,那么民联候选人就得到大概两千到两千五百张的多数票。这和《今日大马》在不知道候选人是谁,巫统会不会参选的时候,所预测的相去不远。

若你看那些像卡迪耶新(A Kadir Jasin)那样,可以算是旧马来人的说法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他是在搬出巫统应该参选,好让马来人可以投选的大堆理由。若巫统不参选,那么马来人就无法投选。他们把马来人与巫统之间划上等号。然后不参选本南地补选就是等于夺走了马来人投票的机会。

对这些旧马来人来说,好像没有了巫统,就没有了世界那样。若巫统不参选的话,就是世界末日了。为何马来人需要巫统呢? 这很简单。因为巫统是个马来人政党,捍卫马来人权益的政党。那就是唯一的理由。

但是今天的马来人,也就是新马来人,所看的已经不再是马来人的权益。这不能看成是一种背叛或出卖他们的族群的行为,就如一些巫统人会说的那样。这只是他们觉得生活应该不只是族群权益罢了。除了马来人的权益,还有很多事情更应该去担忧。我们需要顾及这些马来人可以为国家做些什么。

这对旧马来人来说也许会很难了解,有什么还会比马来人权益更重要的呢?马来人权益自然是唯一的考量。对旧马来人来说也许就是如此。但对新马来人来说,其他事情如透明度、良好管理、停止滥权、司法独立、更好的法律、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等那些巫统会标签成『西方价值观』的,都是他们在意的。

那些如卡迪耶新那样的旧马来人不是笨蛋!实际上,若你对他熟悉,你会知道他有多精明。那他的话为何还说得像个乡下佬呢? 难道他不知道有更多事情是比族群利益更重要的吗?

他当然知道。如我所说,他并不蠢。不过卡迪耶新这样的旧马来人相信『马来人权益至上』。为了正当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好吧!也许我们就是有猖獗的贪污,还有其他失败国度都有的所有弊病。但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间接伤害。所以为了确保马来人权益,这是我们必须忍耐的事情。

这就是旧马来人的思维。但是旧马来人发觉新马来人却不是那么想的。新马来人有不同的价值观。而旧马来人的数量会越来越少,新马来人却逐渐增多。

到了一个时候,新马来人的票数就会超过旧马来人。若我们能够说服有资格投票但没有注册成为选民的五百万大马人出来注册成为选民的话,然后说服他们在下个大选都出来投票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发觉旧马来人就会沉没在黑T裇之海中,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我们可以发动一个选民找选民的运动吗?每一个已注册选民去找一个他认识,但还没有注册的选民,然后说服他去注册。然后,到了一个时候,好像卡迪耶新这样的人就是过时的了,掌控未来的就是像『Anak Muda Melayu』这样的人了。

投票再也不是一种权利,而是一种责任。年轻人应该知道投票是他们的责任。但我们必须注册成为选民后才能投票。

至于昨天本南地只有一半的选民出来投票,这表示只有三份一的合格选民出来投票。这还不够好。我们需要超过双倍的数量才能看到真正的改变。即使一半的选民投选反对党,国阵还是能够执政。这就是不公平划分选区下的事实。反对党若得票少于60%的话,国阵是不会下台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选民,更多有新马来人思维的选民,不是旧马来人的那种。

**********************************************************

杯葛补选不明智
作者∶卡迪耶新(A Kadir Jasin)
日期∶20-4-2009

虽然首相纳吉说『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杯葛槟城本南地州议席补选,我觉得国阵未战先认输,是很不值得的。

不管什么理由,若国阵杯葛那场补选的话,那就是一项不民主,让选民损失的浅见。

作为一个声称进行改革的机构,巫统应当说服国阵成员党,国阵应当在本南地参选。

认输的行为会让更多的选民对国阵及其成员党失去信心。巫统和国阵应该要呈现更高的信心和斗志。

也许国阵不能从公正党手中成功夺回那议席。但若不参选的话,它就有许多支持者会失望了。

在2008年的大选中,公正党的莫哈末法鲁斯(Mohammad Fairus Khairuddin)得票7346张,而国阵的阿都加里尔(Abdul Jalil Abdul Majid)则得票5127张,多数票为2219张。

况且,若说最近越来越多在武吉干当和士南卯的马来选民都支持国阵的数据是对的话, 国阵杯葛本南地补选的决定更加是不智的。

那些对现今巫统及国家领导层更有信心,而要转回支持巫统和国阵的马来人会失望及失去斗志。

*************************************************

老马不明白年轻人
作者∶Anak Muda Melayu

在老马的部落格里,敦马说年轻一代不明白独立,被自己人管理而不是被外人统治的意义。他归咎于学校的历史教课的失败,不能让年轻一代有所觉悟。

由于我在1957之后才出世,虽然年近半百,但我算是新一代之人。的确我未曾受过英国人的统治,也未曾感受过战争时代。但我还记得1969年的动乱。我记得宣扬团结的敦拉萨的时代。在那时,通过农业资助和奖学金的颁布,我们看到各式样的繁荣。那个时代有许多寄宿学校都养育出许多聪明的马来人。许多设备也提升了。我所经历的时代是发展和经济恢复的时代。

马哈迪时代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议论着向东学习、廉洁、效率和可信赖的政策,然后就是私营化了。虽然发展很蓬勃,但是政治的交锋还不少。在巫统有马哈迪和姑里,然后是马哈迪和慕沙希淡。后来发生了马默里屠杀,然后就是1987年巫统选举,导致了巫统分裂,然后46精神党就出现了。

但敦沙列被开除,国家行政再一次发生悲剧,因为司法这一权已经失去独立性。那个时候,正是我人生第三个十年的开始,已经感受到像被殖民的感觉了,虽然不是给外人,但是是给巫统。虽然有特权,能够工作和有良好的经济,但觉得自己被殖民。思想被媒体操弄,巫统的人的所作所为像是把马来西亚当作私有物。人民只能默默承受,拿一些小果小糖,就说这个国家平安。

那些曾经在英国、美国、澳洲生活过的人就不会上巫统的当了。他们都在那些国家看到了言论自由的真正意义。但是在马来西亚,媒体被牵制。所有马来西亚的政府媒体可以谈论和平、经济安稳、发展,但是思维被捆绑着。不同意政府的说话就是反政府。我们也看到法庭和警察被利用来维护巫统和国阵的利益。新一代的人都很灰心,他们得不到他们在先进国中所看到的自由。那些如《内安法令》、《大专法令》、《官方机密法令》等威慑人的法律让人觉得马来西亚就像在非洲的第三国家那样。最近,选举委员会的说话也开始像巫统和国阵了。身为人民,这些厌恶的感受久而久之就会发泄在投选反对党的选票上。

除了那些法律,许多滥权和浪费公款的事情都发生了。我不知道事情的对错,但是一提起土著金融丑闻,拯救马来西亚航运,柏华惹钢铁厂,马航等许多时间就开始浮起问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答案总是模糊和令人混淆。当慕斯达基扎(Mustakizah Jaafar)的谋杀案发生时,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当许多有关阿坦杜雅的事情发生时,我们要找出真相。这些都产生混淆和怀疑。当时的领导威信则受到质疑。

接下来统治者的权力被削减。那个时候,身为人民当然是感到高兴的,因为我们都觉得权力交回给人民了。但是久而久之,我们才发觉那些权力其实都到了首相和巫统领袖手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虽然在网际网络的事情都未必是真的,但是RPK(作为例子)的文章都能够被接受。许多他提供的证据和说辞都是有根据的。我们是1957年后时代的人,不是巫统的新会员,我们会持续寻找真相,这通常都能在网际网络上找到。我们知道什么是真话,什么是胡扯。在网际网络上是没有过滤器的。身为有智的人类,我们有判断的能力,能够分辨事情的好坏。

当安华被残暴地对待的时候,不满的情绪已经达到高峰。虽然我不认识安华,他也不会去在意我是谁。但是身为一个有良心的人,我觉得马哈迪已经不人道地对待这个前副首相。那时已经不是威信的问题,而是对他的憎恨。他也许在某个时候是伟大的。但由于他过分的做法,他的所有一切都毁于一旦。

但老马提起历史和从殖民中解放的时候,我不会相信他的那一套。我这一代的人要的是人民的自由,能够发言和选出我们自己的领袖。只要那个领袖能够了解人民,做事公平,不利用政府机构,我们就能够接受他们。对我们来说,马来西亚是从殖民中解放,但我们还需要从贪腐的领袖中被解放出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1-03-10 星期三 1:16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4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7-09 星期日 3:4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3914/84/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Raja Petra Kamarudin

Saturday, 04 July 2009 13:45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is running through the minds of the DAP, PKR and PAS leaders. Are they really that stupid? Are they really that politically un-savvy? Or is it they lack the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so important in ensuring that political leaders become good leaders?


Seriously, I really don’t know whether I want to write anything today. I also don’t know whether I should write my normal cheong hei article or just deliver a quick and sharp jab to the jugular. And even more so, I don’t know whether I want to write about Pakatan Rakyat and the present internal crisis it appears to be facing. Should I maybe instead just log off and go read a book?

I have been whacked and at times despised for treating my enemies with respect. When it was finally confirmed that Abdullah Ahmad Badawi is really going into retirement after all, I phoned the then ‘First Lady’, Jeanne Danker, and wished her well. I said I would rather Pak Lah not resign but instead stay on. We may be ‘political enemies’ but I do not like the idea of Pak Lah being forced out of office in such an undignified manner -- meaning by the people he trusted. I also told Jeanne if there is anything I can do for her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let me know -- not that she needs my help considering I can’t even help my own son who is in jail.

And remember, I was the one who was whacking Pak Lah to kingdom come since the day he took office as Prime Minister on 1 November 2003. And also remember, it was during Pak Lah’s tenure that I was detained unde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n September 2008. Yet I felt sorry for the old man although he would rather see me die in prison.

When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retired as Prime Minister on 31 October 2003, I stopped whacking him like I had been doing since 1998. In 2005, I went to Tun’s house for tea and hosted him to a dialogue session that same year at the Kelab Century Paradise. I even kissed his hand in the proper custom and tradition of how a Malay should conduct himself when he has an audience with someone much senior in age -- which disgusted many people. And I paid homage to Tun on Hari Raya -- except last year when I spent my Hari Raya in Kamunting.

And Mahathir too detained me unde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back in 2001. Yet I saw fit to offer him the respect an old man and ex-Prime Minister should be given.

I know many are puzzled with regards to my ‘weird’ conduct. Some even accuse me of selling out and of not being consistent in my stand. One day enemy, another day friend, next day enemy again, and later friend again, they would say.

It is not that I am being wishy-washy. I know who my friends are and who my enemies are. But my friends and enemies come in many categories. Some may be personal friends, some business friends, and others friends of the same cause (rakan seperjuang; meaning comrades-in-arms). And the same goes for my enemies as well.

I know how to treat both my friends and enemies. But I can be enemies with someone in one category and yet still a friend in another. For example, Ibrahim Ali is a friend, a very good friend, although I do not agree with his political moves. I would be the first to whack him on political grounds but I go to his house for dinner and Hari Raya. In fact, I quite like Ibrahim Ali although I can’t stand his politics.

Malaysians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 when it comes to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Seriously, if Najib or Rosmah were to invite me over for tea I would be delighted to say yes. But I would still oppose Najib and Rosmah in the political arena. But once Najib is out of office what is there to whack him for any longer? We may disagree as far as our politics are concerned. But that does not mean I have to hate the guy. In fact, and I have told his brother so, I quite like Najib. I only disagree with what he is doing.

That, I suppose, is one of my many faults -- and I agree I do have many. But is my ‘crime’ of being too ‘soft’ with my enemies really that bad? It could be worse. There are many who not only do not know how to show maturity and civility to their enemies, they also do not know how to do so with their friends. Look at what is going on in Pakatan Rakyat. You would imagine that DAP, PKR and PAS are enemies rather then friends.

Why can’t the three Pakatan Rakyat ‘friends’ sit down and thrash out all the issues? Why the need to publicly whack each other through the government-owned mainstream media? When the government-owned mainstream media twists and spins the issue you scream and shout. You accuse the government-owned mainstream media of distorting the issues with intent to create a rift in the opposition ranks. But that is what they do. It is their job to run down the opposition. And it is you who is giving them the ammunition to do so.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more to say on this issue. I can say a lot and I am sure many of you know I have the ability to go on and on. But today, somehow, words seem to escape me. I am, for once, speechless.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is running through the minds of the DAP, PKR and PAS leaders. Are they really that stupid? Are they really that politically un-savvy? Or is it they lack the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so important in ensuring that political leaders become good leaders?

The DAP, PKR and PAS leaders no longer appear able to distinguish between friends and enemies. They want to sit down and talk to their enemies while they whack their friends. And in doing so they are making a mess of Pakatan Rakyat. And for me it is too painful to continue talking about the matter. So I might as well just stop here and say no more lest I say something that we may all regret later.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7-09 星期日 11:5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3950/84/

Your Sunday sermon
Raja Petra Kamarudin
Sunday, 05 July 2009 15:45

Are you really a good person who has earned the right to preach or are you actually a hypocrite who is not really good but is just a coward who does not dare become a bad person like how you would rather be if given that opportunity?



They say there are two types of people. There are leaders and there are followers. 1% of the people are leaders while the majority are followers.

Within these two categories are further sub-categories. There are good people and there are bad people.

Within the good people category, they can again be subdivided into two more categories.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good by nature and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good because they are scared of being bad. If they were not scared of being bad then they would certainly not be good because being bad is more fun than being good.

And within the bad people category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bad because they are bad by nature while others are bad because they feel they can get away with being bad without getting caught or that later they can always repent and become good whereby they would be forgiven for all the bad they have done.

And this is why people need religion. Religion stops you from being bad and forces you to be good. Without religion there would be no stick and carrot. You get the stick when you are bad and you get the carrot when you are good. It is a form of punishment and reward system. You get punished when you do bad and you get rewarded when you do good.

In short, religion works on the concept of the bribery system. You are bribed through the punishment and reward system when you do bad and good respectively. And since most people are susceptible to bribes they would conduct themselves accordingly depending on whether they wish to be rewarded or whether they do not fear the punishment and do not care much for the rewards.

Over thousands of years mankind has had to conduct itself based on what religion tells them they should do. Religion has been the guideline for our conduct long before the invention of the police force and the legal system comprising of laws and courts.

The history of religion, however, is a history of violence, persecution, cruelty and brutality.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mankind has been subjected to much suffering.

The question is who invented religion? And is religion something that God sent us or something that man created to conveniently oppress and suppress fellow man?

I do not wish to engage in a debate as to the existence of God or otherwise. There are some who believe that there is a God (or Gods). Others believe in the existence of a higher power although they are not quite sure what it is and whether God is the correct word to use for this higher power. Then there are others who believe that man is the product of nature and not of a higher being named God or whatever.

I leave it to you to decide how you came to be.

All religions have what we could call holy books. The ‘main three’, also called the Abrahamic religions, have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and the Quran. A study of all three holy books would reveal that there are a lot of similarities and overlapping doctrines. You would not be mistaken if you were to think that the three Abrahamic faiths are actually one faith divided into three sects. Of course, these three ‘sects’ are further divided into many sub-sects who are at most times in conflict with one another.

Man has a natural instinct to be bad. But they are forbidden from being bad basically because the religion they believe in forbids it. If the religion they believe in were silent on the issue then most would choose to be bad rather than good. But they have no choice but to be good because they fear that if they are bad they would receive punishment and not receive the rewards promised to good people.

You could say that most people are not good by nature but are reluctantly good. It is not that there are no good people who are good by nature. There are, although they would be in the minority. And you will find that most of the people who are good by nature do not have any religion. Some do not even believe in God. They are good just because they are, by nature, good and for no other reason -- in particular not because they believe in the system of rewards and punishment that religions propagate.

Has religion succeeded in its job of turning us into good people? Or has it instead turned us into hypocrites? How many of us are good because it is in our heart and how many are good because we have no choice but to be good? If religion were silent on what constitutes good and bad and if there are no rewards and punishment for being either what kind of person would we become?

That is something to ponder upon this Sunday. And before you adopt that holier than thou attitude and start moralising, ask yourself: are you really a good person who has earned the right to preach or are you actually a hypocrite who is not really good but is just a coward who does not dare become a bad person like how you would rather be if given that opportunity?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9 星期三 1:2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3950/84/

Your Sunday sermon
Raja Petra Kamarudin
Sunday, 05 July 2009 15:45

Are you really a good person who has earned the right to preach or are you actually a hypocrite who is not really good but is just a coward who does not dare become a bad person like how you would rather be if given that opportunity?


……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html

毫不留情∶你的星期天布道

翻译  ∶ECS283
校对注解∶西西留

你是一个有资格说教的好人,或是一个不怎么好,即使是给了你一个机会,也无胆当坏人的虚伪小人呢?

他们说:人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领袖,另一种是跟随者。有一成的人是领袖,而大多数的人都是跟随者。

在这两类人中,还可以再细分成好人和坏人。

在好人那边可以又再细分成天生的好人和不想做坏人的好人。若他们不怕做坏人的话,那么这些人当然是不会做好人的,因为做坏人比做好人有趣得多。

而在坏人这边可以分成天生的坏人和觉得自己的坏不会让人发觉的坏人,不然的话他们总能够忏悔,然后转做个好人,因为他们所做的坏事都能得到原谅。

这是为何人们需要宗教。宗教阻止你变坏,要你变好。没有宗教的话,就没有管制。你坏就要受罚,你好就能得赏。这是一种赏罚制度的管制。做坏事就被惩罚,做好事就得奖励。

简单来说,宗教是采取贿赂制度的概念来操作的。当你做好或坏时,就通过赏罚来贿赂你。既然大多数的人都容易接受贿赂,他们就会根据他们想得到奖赏,或是无惧于惩罚,也对奖赏无意的意愿来行事。

几千年以来,人们根据宗教所告诉他们所应该做的来管制自己。早在有警察与含有法律与法庭的司法制度的出现之前,宗教成为我们行为的准则非常久了。

宗教的历史,尽管如此,却是充满暴力,压迫,残忍和蛮横。在宗教的名义下,人们受了很多苦。

问题是,是谁发明了宗教呢?宗教是神送下来给我们的吗?还是人为的,就只为了方便压迫和压制底下的人呢?

我不想引起神是否存在或是其他等的争论。有的人相信有神(或众神们)。其他的相信有一个更高力量的存在,虽然他们不怎么确定那是什么,然后‘神’是否就是形容这更高力量的正确字眼。然后又有一些人相信人类是自然产物,不是一个叫做神或是什么的一种更高级的存在所制造的。

这我就让你们自己去作出结论吧。

所有的宗教都有一本圣书。『主要的三个』,也叫做亚伯拉罕宗教,也有新、旧约《圣经》和《可兰经》。对这三本圣书若有研读的话,都能发觉它们的共同点都很多。若你会觉得这三种亚伯拉罕信仰实际上是分成三种宗派的宗教的话,也不算是什么错误。当然,这三种『宗派』又可以再分成许多大多数时候都在互相冲突的小支小派。

人性本恶,他们不能为恶基本上是因为他们所信奉的宗教不准。若他们所相信的宗教对这些事情毫无启示,那么很多人都会变坏多过变好。不过他们是没有法子之下才做好人的,因为他们害怕他们若做坏事的话,他们就会遭受惩罚,得不到要做好人的奖赏。

你可以说大多数的人的本性都不好,也无意要变好。这也不是说就没有天生的好人。那些人还是有的,只是很少罢了。然后你会发觉许多天生的好人都没有宗教信仰。他们有些人甚至不相信有神。他们好就因为他们本性善良,没有其他理由,更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宗教所宣扬的赏罚制度。

宗教是否成功地把我们变成好人呢?或还是把我们都变成虚伪小人呢?我们有多少个人是因为心地善良,所以是好人,然后有多少个人是因为别无选择,唯有当个好人呢?若宗教在好坏的事项上没有任何启示,在当好人或坏人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赏罚的话,我们大家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呢?

这是在这星期天内值得去想想的问题。然后在你还没有拿出你那道德至上的态度,开始说教的时候,先问一问你自己:你是一个有资格说教的好人,或是一个不怎么好,即使是给了你一个机会,也无胆当坏人的虚伪小人呢?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9 星期三 1:2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3914/84/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Raja Petra Kamarudin

Saturday, 04 July 2009 13:45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is running through the minds of the DAP, PKR and PAS leaders. Are they really that stupid? Are they really that politically un-savvy? Or is it they lack the political maturity and civility so important in ensuring that political leaders become good leaders?


……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04.html

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毫不留情∶政治成熟和礼仪
翻译  ∶ECS283
校对注解∶西西留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领袖的脑里面想的是什么东西。他们真的有那么蠢的吗?他们在政治上真的那么不精明吗? 还是他们严重缺乏政治成熟和礼仪,以确保政治领袖都能成为好领袖吗?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是否要写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写一篇我平常的那些长气文章,还是来个一针见血,正中要害。或许还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要写有关民联与最近所面对的内部危机。还是我应该干脆登出然后去读本书算了呢?

我时常给人家看不起,还鸟我说我对我的敌人恭敬。当阿都拉确定要退休后,我就打电话给当时的『第一夫人』珍丹科,并祝福她。我说我真希望拉伯会留下,而不要辞职。我们也许是『政治上的敌人』,不过我不喜欢拉伯是这样没有尊严地被自己所相信的人逼宫。我也告诉珍夫人若她有什么事情是想要我帮忙的,可以尽管开口。不过,我连我自己在牢里的儿子都救不了,我又可以帮到别人什么呢?

要记得,自从他在2003年11月1日开始当上首相以来,我就是一直在鸟拉伯的人。也别忘了,我在2008年9月被内安法令扣留的时候,掌权的人就是拉伯。但是我还是对这老家伙感到心酸,虽然他比较希望看到我在牢中死去。

当马哈迪在2003年10月31日退休后,我就停止我在1998年以来所做的事情,不再鸟他了。在2005年,我还去了敦马的家喝茶。在同一年,还为他在世纪乐园俱乐部中主持了一场会谈。我还依足马来人对长辈的传统礼仪去对待他,就是在看到他的时候亲吻他的手。这令很多人感到厌恶。而我也在每次的开斋节给他送上致意 – 除了在去年,因为我当时是在甘文丁度过我的开斋节的。

而马哈迪也在2001年引用内安法令扣留我。但我看到他的时候,还是给了他身为一位长辈和前首相所应该有的礼仪和对待。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为我这个『奇怪』的行为感到不解。有的甚至说我出卖了我自己,他们会说我没有对自己的立场坚持。今天是敌人,另一天是朋友,隔一天是敌人,再隔一天又成为朋友。然后又成为敌人。

这不是因为我这个人优柔寡断。我知道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敌人。但我的朋友和敌人有分成很多种的。有些是私人朋友,一些是生意朋友,一些是同志朋友。我的敌人也是如此。

我知道要如何对待我的朋友和敌人的。不过某些人在一些事情上是敌人的当儿,在另些事情上却是我的朋友。例如说,伊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是我的朋友,很好的那种,虽然我们的政治立场都不同。在政治上,我可以第一个走出来鸟他。但是我还是可以到他家吃晚饭和庆祝开斋节。实际上,虽然我不认同他的政治立场,但我还蛮喜欢他的。
※吉兰丹巴西马(PASIR MAS)区国会议员,前任巫统巴西马区部主席,三零八大选以独立人士身份,附属回教党上阵。在国会中的言论倾向于亲巫统。

大马人在政治上的成熟和礼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说真的,若纳吉或罗斯玛要邀请我喝茶,我会很开心说好的。但在政治上,我还是一样反对纳吉和罗斯玛。不过一旦纳吉不掌权了,还要鸟他做么呢?我们也许在政治上持有不同意见。但这并不表示我就要讨厌他。实际上,我也这么告诉他兄弟,说我是还蛮喜欢他的。我知是不同意他的作为罢了。

我觉得那就是我许多过错的其中之一 – 我也同意我有很多。不过我对我的敌人太过‘仁慈’的过错是很严重的吗?也许还更糟糕。很多人不只不晓得要对他们的敌人如何表示政治成熟和礼仪,他们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对他们的朋友表示同样的东西。 看看在民联所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了。你可以想象到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像敌人多过像朋友。

这三位民联『朋友』为何不要坐下来谈,以解决所有的课题呢?为何要公开地通过政府控制的主流媒体来互相攻击呢?当那些政府控制的主流媒体扭曲课题的时候,你就高声喊叫。你指责政府拥有的主流媒体扭曲事实,在反对党内制造混乱。不过他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他们的工作就是让反对党垮台。而你就是给与他们弹药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对这课题还要说些什么了。我可以说很多,我也知道你们当中知道我是可以这样下去的。但今天,看起来,字词都离我远去。我甚至寂静无言。我真的不知道那些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的领袖的脑里面想的是什么东西。他们真的有那么蠢的吗?他们在政治上真的那么不精明吗? 还是他们严重缺乏政治成熟和礼仪,以确保政治领袖都能成为好领袖吗?

行动党,公正党和回教党看来不能再分清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他们要坐下来和他们的敌人会谈,然后在另一方面鸟他们的朋友。这么一来,就是在民联里制造混乱。对我来说,就悲痛得难以继续讨论这件事。所以我也许就应该在此停笔,不再多说话,否则就会说出一些我们之后都会后悔的话。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9 星期三 1:36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4036/84/

Why English should not be taught in Bahasa Malaysia
Raja Petra Kamarudin

Tuesday, 07 July 2009 15:20

There is currently a brouhaha going on about the proposed teaching of Science and Maths in English. Some would like these two subjects to be taught in Bahasa Malaysia. I am not too concerned about Science and Maths. I am more worried about English. I feel English should no longer be taught in Bahasa Malaysia.




And why do I think that English should not be taught in Bahasa Malaysia? Well, maybe this circular from one of Malaysia’s leading universities would explain everything.

引用:
4th UiTM INTERNATIONAL SPORTS FIESTA
19 – 23 November 2009 FUTSAL-RUGBY 7- TENPIN BOWLING-BADMINTON

Dear Sport Friends,

Regarding about the global issue H1N1 happens around the world, sadly to be informing that our UiTM International Sports Fiesta will be postponing to 19-23 November 2009.

For all teams which have been confirm to participate in our events, we have to say sorry for this announcements and our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and Ministry of Health also advise to us to change the date for this current situation.

By the date have been confirm incoming this November hopefully your teams still can participate in our event and don’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And again, we would like to say sorry about the date change for the sake of our health among us.

See you in this November at UiTM Malaysia!!

Regards,

Mr. Mustaza Ahmad
Director
Sports Centre
Universiti Teknologi MARA
Malaysia


By the way, I have a friend who ensures that his kids say their prayers every night before they go to bed and one night be peeped into the kids’ room and overheard his seven-year old son utter this prayer:

Oh, and by the way Lord, I also wish our Wakil Rakyat would be struck down by a sickness or knocked down by a car. I know, Lord, it is not very nice to wish for someone’s death but I have been told that it is okay to sacrifice one’s life if it is for the sake of the entire community. I mean, Lord, that is what soldiers do everyday. They die so that the rest of the people can have a good life.

If our Wakil Rakyat were to die then there would be a by-election in our constituency. That would mean the government would spend hundreds of millions to upgrade the roads in our neighbourhood. Yesterday, I hit a huge hole in the road and fell down. I not only hurt my knee and elbow but my bicycle is now destroyed.

I heard my dad say that the residents have been complaining for more than a year but the government still did nothing about the bad roads while our neighbour said that unless there is a by-election then don’t hope for anything to be done. So, if our Wakil Rakyat were to die, then there would be a by-election called and our roads would immediately be upgraded.

My dad said he is not prepared to buy me a new bicycle because the economy is very bad and he does not have the money to spend on such things. But if there is a by-election then the government will give out free bicycle to all the kids and I will then get the new bicycle that my dad can’t afford to buy.

Furthermore, my dad’s car has been stuck in the garage for the last three months because the road tax has expired and he can’t afford to renew it. So we now have to take a bus to go to town. If there is a by-election then the government will hand out RM1,000 ang pows and with this money my dad will be able to renew his road tax.

Thank you, Lord, and I hope my wish is not too personal. I will talk to you tomorrow night, Lord, but in the meantime maybe you can see what you can do about the Wakil Rakyat thing that I wished for.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9-09 星期三 12:1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马来西亚政府一直都努力肃贪,从阿都拉到纳吉,都视反贪为主要工作。
可是,我们看到的成绩却不彰显。
也许,也许那是人民对贪污的利害关系了解不够之故。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7328/84/

How does corruption affect us? Let me count the ways
Raja Petra Kamarudin
Tuesday, 29 September 2009 18:10


Most Malaysians don’t think twice about the level of corruption in this country. Some even welcome it.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illegally parked your car or dashed through a red light and paid the policeman a bribe of RM50 or RM100 to save paying a RM300 fine if you are issued a summons?

And that is cheap, mind you. In the police lockup, we have to pay the policemen RM100 for a three-minute local phone call and RM10 for a stick of cigarette. So that comes to RM200 per packet. I paid RM200 for one night’s ‘protection’. For RM200 I was placed in a ‘special’ lockup where a detainee awaiting trial for murder took me under his wing so that the others could not get at me. He even threw in a cigarette as part of the ‘package’.

And it costs RM250,000 for a drug dealer to escape the gallows.

My wife, who in 2001 was detained overnight in the women’s section of the police lockup, the same night I was arrested, spoke to one Indonesian woman who was on her second drug dealing arrest. The first time she and her husband were arrested they had to pay RM500,000 for both of them to get released. They were trying to arrange another RM500,000 to get out of this second arrest. So that came to RM1 million for two arrests. Imagine how much they must be making dealing in drugs. More importantly, imagine how much the police are making each time they get arrested.

I spoke to many of my Chinese businessmen friends and they admitted that it is easier to do business when corruption is involved. This saves time since you can bypass the normal requirements and get your applications approved much faster by just bribing the government officers. Sometimes, when you are not ‘eligible’, you can become eligible by paying bribes. So bribes actually help when faced with certain obstacles -- and there are definitely many 'obstacles' when dealing with governments in third world countries like Malaysia.

When corruption does not affect you directly you are not too concerned about it. It is like crime. As long as the robbers do not break into your home to rob you and rape your wife or daughter then who bothers too much about the high level of crime? It is when it is you that is hit that you become outraged about the high crime rate and the low level of police enforcement and lack of effort to combat crime.

Is it not those who suffer or suffered from cancer, or have lost a loved one to cancer, who gets involved in anti-cancer movements or associations? How many of us who never had to face cancer would want to donate generously to the anti-cancer effort? We never bother about something that does not affect us. And the same goes for other things as well, such as corruption and whatnot.

But corruption does affect us, contrary to what many may be thinking. Sometimes it affects us directly. Most times, indirectly.

An average of ten people die each day on Malaysian roads. Many more are seriously injured or maimed, sometimes resulting in them no longer being able to work and earn a living. The main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Malaysians do not know how to drive.

Now, let there not be any confusion over this statement. Malaysians may have a valid driving licence. But Malaysians do not know how to drive. Do you know that in some European countries you can exchange your Singapore driving licence for a driving licence of your host country? But they will not accept a Malaysian driving licence. Malaysian driving licences tak laku (have no value).

I know someone, now deceased, who had a driving licence but could not even reverse her car out of the driveway. How in heaven’s name did she pass her driving test and get a licence if she can’t even reverse her car? And for sure she can’t drive.

Well, she told me. The driving school has two schemes. One is the ‘guaranteed to pass your driving test’ scheme -- which means you will pass your driving test and get a driving licence even if you can’t drive. The other scheme involves you taking the driving test and passing it all on your own.

The trouble with this legitimate scheme, though, is that even if you know how to drive they will still fail you as ‘punishment’ for refusing to participate in the ‘guaranteed to pass’ scheme. So it is better to pay, even if you can drive, and especially if you can’t, to be assured off a driving licence.

So, about ten people a day die on Malaysian roads because most of them have a driving licence but do not know how to drive. And those who die could be you, a family member, an office colleague, or a close friend. In short, that person who died in the traffic accident could be someone you know or someone close to you.

Therefore, corruption does affect you when you lose someone because of corruption -- or if it is you who dies. If this person were forced to learn how to drive properly before being given a licence then maybe he or she would still be alive today. I have personally lost scores of friends and relatives due to traffic accidents over the last 50 years or so. Sometimes it is their fault. The sad part is when the accident is someone else’s fault and you are a victim of reckless or inconsiderate drivers who have absolutely no road sense whatsoever.

I have also lost people dear to me due to poor medical facilities. There are not enough hospital beds in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or not enough dialysis machines or whatever, which results in poor medical facilities. And these people had to die because of this.

It is not that Malaysia does not have enough money to improve its medical facilities. It is that Malaysia spends the money for the wrong reasons -- and spends too much on top of that because there are kickbacks and commissions involved in every project and procurement. So medical facilities take a back seat and many of us have lost friends, colleagues and relatives because they were denied prompt or proper medical treatment.

If the money had not been wasted and had instead been spent for the right purposes -- medical and education being the two most important -- then Malaysia would be a much better place. As it is, our medical and educational facilities are below the so-called first world infrastructure that we are so proud of.

We have the best weapons. We have fantastic bridges, buildings and roads. Heck, we even have submarines now. But we are extremely lacking when it comes to medical and educational facilities. And health and education are far more important than all those white elephants and monuments that swallow billions but bring no income to the country, as would most white elephants and monuments.

Cars cost a lot in Malaysia. That, again, is due to corruption. If the government allowed a free-for-all in the car industry then cars would cost much cheaper than they do now. But they can’t allow a free-for-all. They can’t because cronies of those who walk in the corridors of power are making a lot of money from the car import permits and whatnot. So Malaysians have to pay double what they should actually be paying for their cars. But their salaries are not double what they should be.

So you end up a slave of your car instead of the car being your slave. You work for your car when your car should instead be working for you. And because of the sorry state of public transport you have no choice but to own a car. You just can’t get around without a car like you can in so many other countries.

After paying for your car what do you have left at the end of the day? Most times, because of your car, you can’t afford a decent home. Malaysians are actually very poor. The cost of living is so high while the salaries are very low. And corruption keeps Malaysians poor.

So perish the thought if you thought corruption does not affect you. It does, in more ways than you realise. And only naïve people would believe that corruption does not personally affect them or is actually beneficial to business. Malaysians are paying a heavy price for corruption. And the worse thing is we do not even realise we are paying.

Malaysians pay billions in all forms of taxes. But a lot of this money does not come back to us. It gets flushed down the toilet. Billions are lost -- RM30 billion by some estimates. And this is our money. Imagine if we had to pay only RM0.30 for a litre of petrol or RM1.80 for a packet of cigarette or RM50,000 for a Honda Civic. Would you not have more money left in your pocket? Nowadays, your money is finished by the tenth day of the month and you have to wait another 20 days for your next paycheque.

Don’t even start talking about saving money for a rainy day. This is just not possible. Corruption has taken away all your money whereas considering how rich this country is we should not even be asked to pay taxes or, even if we are, it could be a very minimum level that hardly hurts us.

For decades, the opposition has been fighting for the government to set a fair minimum wage appropriate to the cost of living. But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agree to the RM900 per month minimum wage proposal.

In fact, even RM900 is still too low. Countries like the UK have announced that the minimum wage will now be adjusted to about RM35 per hour. That is what some Malaysians earn in a day. Yet the price of cigarettes in the UK is almost the same as in Malaysia. And so goes for many other things as well -- while cars are half the price or less compared to Malaysia.

No, Malaysians are poor. You earn so much less and have to pay so much more. Then corruption takes away what little you have left. And Malaysians still believe that corruption does not affect them directly.

And that is why I am of the opinion that PAS is not focused. They should be addressing the core issues. And the core issue here is corruption and how it affects us. Banning beer or sexy singers from appearing on stage does not offer Malaysians a better life. Even if beer and sexy singers are banned Malaysians will still remain poor. And we will remain poor because our money is being plundered and our low salaries and high taxes do not allow us a decent life.

Prophet Muhammad declared war on riba’ (usury). Riba’ basically means making money from no effort of your own. And, according to Sheikh Imran Hossein, there are 80 levels of riba’, corruption being one of them (since corruption involves making money in a dishonest manner and from no effort of your own).

But PAS does not declare war on corruption. PAS declares war on beer and sexy women. PAS does not understand that corruption and poverty is the real enemy. Poverty enslaves us. Corruption makes us even poorer.

PAS should take up the Prophet’s real fight, the fight against corruption and poverty. And poverty is the breeding ground of corruption. When you are broke one week after receiving your salary you need to resort to corruption to survive.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0-09-09 星期三 12:37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9-09 星期三 12:2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原题∶How does corruption affect us? Let me count the ways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9-09-2009
翻译  ∶西西留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09/blog-post_29.html

贪污如何影响我们?让我算给你看

大部分大马人对本国的贪污程度不作二想,一些人甚至觉得多多益善。你们当中,有谁因为非法泊车,或闯红灯后被开出300令吉罚单时,向警员行贿50令吉或100令吉的呢?

而这里要提醒你,这算便宜的了。在警方的扣留所中,你需要付给警察100令吉,以换取三分钟的本地通话,或是以19令吉获得一根香烟,这些加起来,总共有有 200令吉入袋了。我曾经花了200令吉以获得一夜的『保护』。花了200令吉,我被安置在一个『特别的』扣留室中,在里头,一名因为谋杀而等待上庭的扣留犯保护着我,免得其他人找我麻烦,他甚至丢了一根香烟作为『配套』的一部分。

为了逃过绞刑台,一名毒贩需要付出25万令吉。

我妻子在2001年遭扣留在警局的女子扣留所一夜,当晚我也被捕了。我和一名在毒品交易中第二次被捕的印尼女子交谈。她和他的丈夫首次被捕时,他们必须付出 50万令吉以获得释放,这次他们也在试图安排另一笔50万令吉以逃过第二次的逮捕。可以想象他们在贩卖毒品中赚了多少,最重要的是,可以想象得到每次他们被逮捕时,警察可以获得多少。

我和许多的华人商人朋友谈过,他们承认,如果涉及贿赂的话,做生意会比较容易。通过贿赂政府人员,可节省了许多时间,因为你可以绕过正常要求而让你的申请更快获得批准,当你别无『选择』时,你可以选择行贿。因此,当面对障碍时,行贿其实帮助解决问题——尤其像马来西亚这种第三世界国家,与政府交涉可能是充满『障碍』的。

当贪污对你没有直接影响时,你不怎么会去关系这个问题。就像犯罪一样,只要匪徒不来你家抢东西,同时强奸你的妻女的话,谁管它外头犯罪率有多高?只有在你中招时,你才开始对飙升的犯罪率指天骂地,还怪罪警方办事不力。没有尽力打击罪犯。

那些患上癌症,或被因癌症而受苦的人,或是因癌症痛失亲人的人才会参与防止癌症运动或协会,不是吗?我们当中那些没有面对过癌症的人士会对防止癌症的努力而慷慨解囊的那?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更甚的是,一些人还干出其他事,譬如贪污等等。

可是,贪污的确影响着我们,这和许多人的想法是自相矛盾的,有时它直接影响了我们,大部分时候这是间接的影响。

每天平均有十人死于大马公路。许多人蒙受严重受伤或残废,有时导致了他们再也无法工作谋生。这些事故的主因是,大马人不懂驾驶。

这里,别因为这段话而被混淆了。大马人都持有有效驾照,可是大马人却不懂驾驶。你知道吗?一些欧洲国家可让你使用新加坡驾照在你的东道国驾驶,可是他们不接受大马驾照。大马驾照『不喇古』(tak laku,没价值)。

我认识一个人,目前已经过世了,她在生前持有驾照,可是却连把车子退到路上也办不到。如果不懂退车,她到底是怎样考获她的驾照的?很肯定的,她不会驾车。

是这样的,她告诉我。教车学院有两个配套,一个是『保证过关』配套,意思是说,即使你不懂驾驶,你的驾驶测验将会及格并获得一张执照。另一个配套是,你去考车,及不及格是你家的事。

这个标准配套有个麻烦,尽管你懂得驾驶,他们还是会让你不及格,这是作为你拒绝参加『保证过关』配套的一个『惩罚』。即使你会驾车,为了安全起见以考获驾照,还是付钱算了,更何况你不懂驾车呢?

就这样,每天十个人死在大马路上,他们有驾照,可是他们不懂驾驶。而这些死去的人,可以是你自己、你的家人、同事或好友。简单来说,那名死于公路意外的人可能是你认识的人,或你的情人。

因此,当你因为贪污而失去了你的亲友,或你自身的死亡时,贪污已经影响了你。如果一个人被强迫学习如何正确的驾驶,然后才获得驾照的话,或许他或她今天还活着。过去五十年来,我本身就因为交通意外而失去了几位亲友。有时这是他们自己的失误,令人难过的是,当车祸中,错的一方是他人,而你是那些完全不懂驾车的鲁莽驾驶者轮下的受害人。

我也曾经因为差劲的医疗设备而失去了一些我的挚亲。急救部门缺乏床位和不足的隔离装置导致了粗劣的医疗设施。因为这些关系,这些人必死无疑。

这并非大马没有足够的金钱来改进它的医疗设施,而是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而且花得太多了,再加上,每个计划和采购将可捞到油水,于是,医疗设施的改进容后再谈。因为他们的怠慢或延缓资料,结果,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失去了亲友和同事。

如果不是因为把钱浪费了,而是花在正确的用途中,其中,医疗和教育是两个最重要的领域,如此,大马将会变得更好。然而,我们的医疗和教育设施低于所谓的先进国结构,可是我们却沾沾自喜。

我们拥有最好的武器,我们拥有梦幻般的桥梁、建筑物和道路,屌!现在我们甚至拥有潜艇。可是当说到医疗和教育设施时,我们却乏善可陈,而医疗和教育却比那些吞咽了国家数以亿计财富,却不能带来收入的白象和纪念碑更重要,白象和纪念碑只是在浪费钱。

在大马,汽车的价格不菲,这也是因为贪污造成的。如果政府允许汽车工业的自由化,汽车的价格将会比现在低很多。可是他们却不允许自由化,他们不能这样做,因为那些当权者的朋党们可以由这些汽车进口准证,以及各式各样的准证中赚大钱。结果,大马人需要付出要比原本价格的双倍来买车,可是他们的薪金却没因此而提高双倍。

最后,你成为你那辆汽车的奴隶,而不是汽车是你的奴隶。你在为你的汽车工作,而不是你的汽车为你工作。而因为令人感到遗憾的公共交通,你别无选择,只好自己拥有一辆车。在许多国家,你无需汽车,可是在这里,你没汽车就动弹不得了。

在把钱花在你的汽车身上,结果,你还剩下什么?很多情况,就因为你的汽车,你没有能力供屋。其实,大马人很穷,生活费如此的高,可是薪水却非常低,而贪污让大马人贫穷。

如果你认为贪污没有影响到你,你实在太迂腐了。它对你的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只有宁顽不灵的人才会相信贪污没有对他们造成各人的影响,甚至会说,有利于生意。大马人为贪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最糟的是,我们甚至不觉得我们所付出的代价。

大马人以缴税的形式付出了几十亿(给政府),可是这笔钱大部分没有回馈到我们身上,它被马桶冲走了,几百亿就这样失去了,一些人估计说有三百亿令吉,而这些都是我们的钱。试想想,如果我们我们在只需以每公升三毛钱的价格购买汽油,或是以一块八毛就可买到一包香烟,或以五万元买到一辆本田思域,到时你的口袋不是会剩更多钱吗?今天,我们的钱在每个月的第十天就花完了,接着,你需要再等二十天才有得出糧。

别想存点钱未雨绸缪,这是不可能的,贪污已经取走了我们所有的钱。其实,我国非常富有,我们不该被令缴税,即使需要缴税,税务也应该处于不对我们造成伤害的水平。

过去几十年来,反对党为政府争取最低薪金,可是政府却不同意所建议的最低每月900令吉薪金。

其实,即使是900令吉也是太低了。一些国家,像英国已经宣布最低薪金是每小时35令吉,这是大马人一天的收入,而英国的香烟价格几乎和大马一样。许多其他的事物也是一样,就以汽车而言,它的价格就比大马便宜很多。

不!大马人很穷,你赚得很少,却需要付出更多,同时,贪污取走了你仅剩的。而大马人依然相信贪污不会直接影响他们。

这就是为么我认为回教党没有对准焦点,他们应该注重在主要的课题,而这个课题就是贪污,同时探讨贪污是如何的影响着我们。禁止啤酒或性感的歌星上台演出并不会是大马人获得更好的生活,即使把啤酒和性感歌星都查禁了,大马人还是穷光蛋,我们之因为穷,是因为我们的钱被掠夺了,而我们的低薪和苛税不能让我们过着好日子。

先知默罕默德对『里巴』(riba’ 《卡兰经》中的利息,重利或高利贷)选战,包里带基本上即是无需自己的努力下赚钱。而,根据什叶派因兰霍先(Imran Hossein)的说法,『里巴』有八十个层次,贪污是其中一种(因为贪污涉及了在不道德的手段下获取金钱,其中没有经过自己的努力)。

可是回教党没向贪污选战,回教党向啤酒和性感的女人选战,回教党不明白贪污和贫穷才是真正的敌人,贫穷奴役我们,贪污使我们更加的贫穷。

回教党应该承担先知的斗争,真正的对抗贪污和贫穷,而贫穷是贪污的温床。当你拿到薪水后的一个星期后就把钱花光时,你需要通过贪污来过活。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10-09 星期日 11:1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10.html



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我们需要一名仁慈的独裁者

原题 :We need a benevolent dictatorship
翻译  ∶西西留


而我们需要一个更独裁的人民联盟,可是,这应该是个仁慈的独裁者,而不是像国阵那样的残暴独裁者。尽管自由和基本人权必须被尊重,任何破坏联盟的事物应该不能受容忍。你抵触了联盟间所达成的协议,你必死无疑。

我喜欢敦马哈迪的某些方面……是的……至少有某些,我喜欢巫统的某些方面……再次的……某些方面。毫无疑问的,对于他们,我所讨厌的远远多于我所喜欢的。可是,这并不表示我们对这些优点充耳不闻,只因为我们讨厌的事物,对比起来,多于我们喜欢的事物。

我过去常说,有时我们需要一位独裁者来领导我们。可是,我们要谈的是什麽样的一种独裁者呢?独裁者有残暴的,也有仁慈的。残暴的会很糟,仁慈的会很好。因此,尽管独裁者一般上被视为是负面的,我们却不能把所有的独裁者当成是坏人,我们有好独裁者和坏独裁者之分。

我就以一位仁慈的独裁者做例子,仁慈的独裁者随时做好准备,同时却也毫无作为。当某些人不采取任何行动时,所造成的伤害和不公会更加的严重。当种族主义和种族暴动造成许多妇女儿童的死亡时,毫无动作比镇压更加的糟糕。

比方说,当发生自然灾害或大灾难时,暴民走上街头洗劫民房,强暴妇女或杀害抗拒的男人,这时就必须实施戒严,这是警告暴民勿触犯戒严令,尤其是那些持械或到处洗劫民房和商店的暴民,要不然就会被当场枪杀。

五一三事件是个经典的案例。因为当局太迟作出反应,在法律和秩序恢复前,许多人已经丢了命,好几天后『当场射杀违法者』的命令才被发出,到了那个时候,许多的大马人已经丧失了他们的生命。如果政府即刻采取行动,死亡人数会更加的低一些。

民主是好事。可是,有些时候民主制度被终止,同时必须实施军法统治,而在军事统治下,没有所谓的逮捕和审判,此时是先开枪,后调查。如果你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的话,你必死无疑。

马哈迪医生和巫统不能容忍异议,任何说出对党不利的话会被拉下台。即使他们在国会中作出一些违反党的立场的言论,他们会被冻结党籍,甚至被开除出党外,而国会本来应该是个自由发表言论的地方。可是在国阵中,言论自由是不被允许的,你毫无顾虑的说话,你必死无疑。

民联却恰好相反,它允许了过量的言论自由。目前为止还好,因为人民联盟展示的是对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承诺。可是凡事必须点到为止,人民应该允许毫无限制的言论自由,除了种族主义和宗教间互相猜忌的环节。甚至就连像英美这样的民主社会中,他们也不能容忍种族主义和宗教间的互相猜忌,尽管如此,他们允许在《太阳报》的第三页刊登裸女照。可是政党领袖必须在共同的基础上发言,并维护党的立场,他们不能随便的反对大家已经同意的事。

比方说,每位大马人如果符合资格的话,都可以任何补选或全国大选中竞选,任何人都能够在一场选举中竞选,除非因为某种原因你的资格被去除了,比如说你被宣告破产,或你无法缴付按柜金,或是你无法获得你想竞选的选区中的注册选民作为你的介绍人或推荐人。

可是,如果你是一名党员,尤其是党中的其中一名领袖,如果你所属的政党已经竞选,你不能在选举中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你这样做的话就表示说你在对抗自己的政党。如果你仍旧希望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与竞选的话,你必须先退党。而如果你拒绝退党,你必须被即刻被开除党籍,无需一封警告信,或调查委员会什麽的。『碰』一声,你已成为历史。

这就是人民联盟必须模仿国民阵线之处。在过去的全国大选中,有好多场的三角或四角战。理所担当的,国阵赢了,因为选票被分散了,同时,一些『独立人士』候选人不只是输了,而且一些人连按柜金也被没收了,结果,因为这样反对党深受其害。

可是对于叛变的候选人,却没有受到对付,他们没有因此而被开除党籍。甚至,在有些情况下,党会为这些『独立人士』候选人辩护,他们说里头有些『误会』。这不是误会,党只是把眼睛闭上,当成没事发生罢了。

你也许会说,这就是民主,每个人都有权竞选。这无关民主和基本人权,这是有关你和自己所属政党的对抗。更重要的是,这违反了联盟的精神。这些罪人应该被吊起来好好的教训一顿才对。

还有,我们的一些领袖作出一些违反联盟协定的言论。问题是,这不是一个真正的联盟。因此,当言论违反了联盟所同意的事时,我们正在谈的联盟什麽?联盟并不存在。这仅是一种共识,或竞选协议,这些都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同时,如果有关言论没有抵触各自政党的政策,尽管它也许违反了所谓的联盟政策,党无法对这些误入歧途的领袖采取行动。

因此,我们需要注册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联盟,同时,所有加入联盟的成员党需要同意一项共同的政策,而联盟的政策必须在党的政策之上,而任何违反联盟政策的党员必须被踢出局。

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已经同意,所有的政策必须基于一致的协定。这些其实都已经写下。这些合约都已经被签署好了,这些签名早在瓜拉登嘉楼补选前签署了。目前,社团注册局和选委会宣布,你无需拥有七个政党才能注册成为一个联盟,人民联盟应该即刻迈出一步,将这个联盟进行注册成一个合法团体。

在下一场补选或全国大选时,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应该不再以各别政党进行竞选。我们不再看到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旗帜和布条出现在选举中,我们只会看到统一的人民联盟旗帜和布条,无论这些候选人来自哪个政党,在这期间,他或她是人民联盟的候选人。

早在1999年,我们已经要求过这件事,可是他们告知,这时不可能的,因为你需要七个政党联合注册才能成为一个联盟,而人民联盟,当时称为替代阵线,并没有七个政党。根据社团注册局和选委会的说法,现在你无需七个政党,因此别再迟疑,即刻就行动吧!

而我们需要一个更独裁的人民联盟,可是,这应该是个仁慈的独裁者,而不是像国阵那样的残暴独裁者。尽管自由和基本人权必须被尊重,任何破坏联盟的事物应该不能受容忍。你抵触了联盟间所达成的协议,你必死无疑。

注册了的人民联盟必须提出自身的竞选宣言。我们要看到一个共同的宣言,而不是三个分开的宣言,也很肯定的,不是四个宣言——一个是民联的,另外三个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我们不管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要做些什麽,只有民联说的才算数,而这将会是民联的方针,任何政党领袖违反这个方针的就得人头落地。

当然,你可以有某些权利和自由,同时,你有你行事的自由,可是如果你希望独立行事的话,请退党,成为一名独立人士。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你不能独立行事的同时,又是一名政党领袖。

这不表示说你不能自由说出或发表你的意见,那里有的是发表的平台。你可以在支部会议、区部会议或全国代表大会中畅所欲言,你可以不同意,而这些不同的平台即是你表达的地方。当投票成绩揭晓,大多数人已经决定你必须跟随大多数人的决定,如果你不喜欢大多数人的决定,你只有离开。你不能死赖着不走,如果你不能跟随大多数人的意见,你就必须离开。

在联盟阶层中,道理是一样的。那里有各种平台让你抒发和辩论,你在正确的平台上讲明你的立场。如果你说的有理,大多数人将会同意你的说法。可是,如果你说的是一派胡言,大多数人会排斥你的看法,你可以顺应大多数人的看法,或是如果你无法同意已经决定的事,你可以离开。

是的!现在正是时候,民联盟不止是要注册成一个合法组织,同时也要发奋图强,快马加鞭。我们需要在反对党建立起纪律,大家坐下来同意一致的政策,如果需要的话,就拍桌子吧!可是,当达成共识后,当三党已经同意了一项决定,别让党领袖企图利用一些偏离主题的言论摧毁这些共识。行事必须铁腕,心地还需仁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1-03-10 星期三 1:20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10-09 星期二 12:0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3262.html

原题:Over to you Zaid

再益,交给你了!

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泥头中,可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灰烬必须升华为人民联盟,就像传说中的浴火凤凰那样。在下届选举中,无论是另一场补选或来届全国大选,别再提公正党、行动党或回教党,必须只提人民联盟。

提名日的四天前,拿督再益(Zaid Ibrahim)『失踪』了,直到2009年10月11日,他才重新『出现』。我不能胡乱的吐露他这次的任务,当然这些都会在往后一一说明。

「你不是应该在峇眼槟榔吗?」我妻子玛丽娜问道「你应该留下来为补选的竞选活动召开讲座会。」

「讲座会帮不了我们赢得这场补选,」再益回答「所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华人的赌博集团预测巫统会获得1500张多数票,」我告诉再益「可是印度人告诉我的则恰好相反。」

「双方都猜错了,」他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多数票会更加少?」

「不!是更多。」

「噢……那谁将会赢呢?」

「当然是巫统。」

「民联有办法减低上届大选的多数票吗?」

「多数票会比上届大选多出一倍,别感到吃惊,民联会在峇眼槟榔全军覆没。」

我和我妻子保持沉默,这肯定是需要时间来消化的。

「一倍?你的意思是说4000票?」

「也许更糟。巫统派出伊沙,他们别无选择,即使伊沙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上阵,他还是会赢。如此而言,这将会是伊沙的个人胜利,而不是巫统的胜利。可是,巫统依然可以在没有伊沙上阵的情况下获胜,除非巫统自己人在搞破坏。因此,如果派出伊沙上阵会赢得更多。」

「为什麽?」

到了这里,我只能这样问。

「为何你认为巫统会大胜?」

再益接着说明了他的理由,为何他觉得民联应该在这次遭到教训。他所说的与我自三〇八全国大选以来所写的许多文章中提到的论点差不远。因此,我只是重复说出他已经说过的话,而我们说的不过是旧事重提。民联的问题可说是领导层的问题,还有其他更多的问题。

民联有很严重的结构性缺陷,它的言行还自以为是反对党。不错!它在国会中,以及一些州属中是反对党,可是在它已经执政的州属中,它依旧认为自己是反对党。

民联还为领悟到一个事实,她已经是一些州属的政府,而且还是关键性的州属,它不能再以反对党的身份说话,它必须展示出它是个政府,而且,是个更好的政府。

民联还未觉悟它是『后任政府』,而作为一个『后任政府』,它必须说服人民当它有能力组织中央政府。当以反对党的身份竞选时,它可以竭尽所能的『唱衰』政府的失败和短处。可是现在它已经成为了政府,继续抨击过去国阵政府的错误和变差是不足够的。

国阵不再是政府,你才是。人民不想听前政府的不是,何况,人民已经把前政府踢出局了,人民甚至不想听到你能做些什麽,光说不练惹人厌,人民要看到你现在做了些什麽,而他们到目前为止什麽也没见到。

所谓事实胜于雄辩※,你在补选的群众大会所说的事并没有转化成人民对你的信任。其实,更糟的是,大部分参与群众大会的人士都是外地人,他们甚至不是该选区的注册选民。早在1999年,我在《哈拉卡》的文章就曾提到这件事。群众不会变成选票,尤其是如果这些吸引来常见你的群众大会的群众不会在投票日在那里投票的话。
※原文:布丁好坏,一尝就知(The proof of the pudding is in the eating)

很不幸的,昨天在峇眼槟榔补选竞选的是回教党,而不是民联。选民不准备接受回教党。即使如果候选人来自公正党,选民仍旧会拒绝他或她,这正好和一些人说公正党比回教党有更大的机会获胜的说法相反。

是的!人民没兴趣投给回教党、公正党或行动党,他们想把票投给民联。可是民联却在峇眼槟榔『缺席』了,于是,人们决定把票投给国阵。

这事和国阵操纵邮寄票无关,何况,那里有多少张的邮寄票?即使像上次的大选那样,30%的邮寄票都流向回教党,国阵还是会大获全胜。

这也无关种族。我们不能哭爹喊娘的说马来人真蠢,把票投给了一位贪污的候选人。我们也不能责怪印度人和华人回流到国阵。回教党的败选是全面性的,它并没有在任何的投票箱(UPU,unit peti undi 投票箱或称为投票站)获胜,它输掉全部的18个投票站,再加上原本支持它的邮寄票,这些邮寄票传统上占了30%,可是这次却急速下滑,这些情况使得问题变得雪上加霜。

反对党说年轻人不出来投票。巫统说它有能力赢得年轻人的选票,可是结果却有80%的选民出来投票,非常高的出席率,因此,很肯定的,许多人有出来投票。

可是,不要紧,补选已经结束,而人民已经道出。或许,实际上民联在这场补选中败选是件好事,而且,输得蛮惨烈。如果他们获胜了,他们会继续自满,他们不会把道理给听进去。还好他们现在输了一场补选,这样他们还有时间亡羊补牢,这样也好过在下届全国大选中败选,到时就爱莫能助了。

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泥头中,可是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的灰烬必须升华为人民联盟,就像传说中的浴火凤凰那样。在下届选举中,无论是另一场补选或来届全国大选,别再提公正党、行动党或回教党,必须只提人民联盟。

再益说过,别再喋喋不休了,群众大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什麽,这些都无法帮助我们在选举中获胜。选民投注在民联的信心,是期望民联替代国阵。

这些,民联都无法办到。更糟的是,民联甚至连说话也废话连篇。

这看来令人感到悲哀,再益说的对!甚至这些话出自再益口中,是2009年10月3日提名日前的事,当时我们甚至连谁会成为候选人都还未知道。其实,再益所说的和很久以前说过的没两样,而这些想法已经封尘已久。也许那时我心中的渴望,也许我当时希望再益是错的,我当时希望反对党能继续连连获胜。这十多天以来我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中。今天,虽然心不甘情不愿,我还是承认再益是对的,我在自我幻想反对党能够赢得峇眼槟榔补选。

再益,我承认被打败了,现在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成功说服民联领袖这是末日的开始,除非他们同意提出讨论这些有关这些所谓的反对党联盟所犯下的基本错误的核心课题。

最重要的是,你可否劝说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告诉他们反对党联盟并不真的存在,一切不过是虚名罢了。如果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不准备把自身政党的利益摆下,以联盟利益为上的话,这些将不会存在。至今,民联无法说服选民他们能够以联盟之名并肩作战。

切记!在上届全国大选中,选民并没有投选『给』人民联盟,他们投选『反』国阵的一方。这两者是有很大分别的。他们只是迁怒于国阵,把你的基础建立在仇恨,而不是爱是非常冒险的。这不是说人们需要你,而是他们不要另一边。

那样的话,你要如何解释反对党在去年三月,以及之后的多场补选获胜的解释呢?是的!大部分的这些议席本来就是反对党议席,民联只不过是在防卫她自己的议席罢了。就算是瓜拉登嘉楼是巫统议席,也曾经多次转手他人,由巫统到46精神党,再回到巫统,再去到回教党,然后再回到巫统,而现在,回到了回教党的手中。因此,瓜拉登嘉楼并不能被当成是巫统的堡垒区,然而,当反对党企图夺取巫统堡垒区的议席时,这又另当别论了。你不能在防守状态,你现在必须主动出击,而这些都是民联所不知道如何去做的。

我可以继续举例,可是这将只是不断的重复我已经说过的事。因此,让我重复最后一次:把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埋葬了,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的人民联盟的诞生。

可是,要诞生一个真正的人民联盟就必须要做出牺牲,许多的牺牲。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所要的并不重要。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必须放弃它的部分要求。『需求』驾驰于『要求』之上。这就是民联所需说服人民的事,他必须成功的说服人民,民联是一场真正由慈爱而诞生的婚姻,而不是一个对抗国阵的仇恨联盟。

是否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会同意呢?如果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比民联重要,那就别管什麽联盟了,大家各自为政吧!别欺骗选民说有一个叫人民联盟的反对党联盟的存在。对人民必须诚实,告诉人民你提供的是三个分开的独立政党,它们称为公正党、行动党和回教党,同时让人民选择是否这是他们要的,如果他们不要,他们将选择国民阵线,到时,至少就如马来人说的「满意了吧?」(puas hati)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1-03-10 星期三 1:13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1-10-09 星期六 11:5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xtremeapril.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3168.html

原题:Sigh…what more to say?

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唉...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第一次见到巴德鲁希山(Badrul Hisham Abdullah)是在2008年2月。当时是刘天球要求我去见他的。是这样的,刘天球竞选巴生议会选区的班达马兰州议席,而巴德鲁则参选与他邻近的,也是在巴生议会选区内的巴生港口州议席。那是个重要的选区,如果要确保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赢得巴生区国会议席的话,刘天球和巴德鲁都不能输。

我们并不太担心班达马兰,因为刘天球已经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建立了他的基础。因此我们深信刘天球可以毫不费力的取得胜利。但是巴生港口州议席却是另外一回事。它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首先,没有人知道巴德鲁这混球是谁。其次,该议席是国阵的强区,因为甘榜拉惹乌达(Kampong Raja Uda )的马来人从独立以来都把选票投给巫统。甘榜拉惹乌达的选票从来就不曾投过给在野党,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必须这么做,不然巴德鲁无法赢得该席位。

为了协助提高巴德鲁的机会,刘天球为巴德鲁助选,他也叫我去会见甘榜拉惹乌达的选民。如果要巴德鲁赢的话,我们必须赢得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选票,刘天球说。华人和印度人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此外,马来人在这里占大多数,如果我们赢不了马来选票,即使赢得100%华人和印度人的选票也帮助不大。而且我们其实也没有办法赢得100%的华印选票。

刘天球安排我到甘榜拉惹乌达演讲。我只给了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选民一个很短却很中肯的讯息。那一天下着滂沱大雨,那些马来人站在大雨淋得落汤鸡似的。所以我还是简短的说明要点就好,让他们可以早点避雨去。

在野党未曾赢得甘榜拉惹乌达的马来选票,我说。自从独立以来马来人一直都支持执政党。这是我第一次要求马来人把选票投给在野党,我说。这个甘榜,甘榜拉惹乌达是以我祖父拉惹敦乌达 (Raja Tun Uda )的名字命名。小时候每年的开斋节我都会来这里拜访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亲戚,虽然他们后来都搬家了。

如果这里的马来人仍然把票投给执政党而不是在野党,我要他们去除掉我祖父在这甘榜的名字。叫什么名字都好,但请不要叫甘榜拉惹乌达。如果执政党赢了甘榜拉惹乌达的选票,我发誓从此不再踏足此地。

在投票日,巴德鲁在巴生港口州议席取得了胜利,甘榜拉惹乌达史上第一次选了在野党。可是当宣布获胜者的时候没有人找到巴德鲁。他们赶到他家查看,但似乎没有人在家。他们敲他家的门可是没有反应。他们还是继续敲门,不久睡眼惺忪的巴德鲁来应门。他一直都在睡 觉。在计算选票的时候巴德鲁在家中熟睡。

巴德鲁看起来一脸的迷糊。你赢了,他们告诉他。赶快穿好衣服过来计票中心。当宣布获胜者的时候你必须在那里。

巴德鲁保持沉默。赶快换衣,你赢了。你必须过去计票中心。

我赢了? 巴德鲁不敢置信。

是的,你赢了,赶快跟我们过去。你必须在那里。

即使在提名日当天这个人看起来已经不太对劲,刘天球对我说他有点担心这个人。他口袋空空的来到提名中心,无法支付按柜金。因此他们马上在现场筹款替他缴付按柜金。

在巴德鲁宣誓就任州议员后就『失踪』了。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与巫统的人共进晚餐,而不是参与民联的州议员或国会议员。

早在2008年中旬我就告诉过州务大臣的政治秘书聂纳兹米(Nik Nazmi)有关于巴德鲁(Badrul)的问题。我告诉他,我们可能已经『失去』他。事实上,我们 在2008年3月8日大选之后的几天内就失去了他。

聂纳兹米告诉我说他们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他们却什么也没有这样做,现在事情终于发生了,民联不就是自讨苦吃吗。

这就是巴德鲁希山,民联巴生港口州议席候选人,一个在提名日没有带钱来支付按柜金、在计算选票的时候回家倒头大睡、在大选获胜后没几天就『加入』巫统的人。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巴德鲁时,我的妻子说,哦天啊,难道民联没有其他候选人了吗?连我都不想投他一票,我们又怎能期望广大的选民投票给他,我妻子说。

我觉得你是比巴德鲁更好的人选,我告诉我妻子。

你是在侮辱我,我妻子回答我说,你怎么能拿我跟他比?我连叫他割草都不放心,更不用说成为我的代议士。

是的,那是我妻子的意见。而早在2008年3月刘天球就对我说巴德鲁一定会出问题。在一年多以前我们就预算他会跳槽。唯一让我们惊讶的是,他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来做这个决定。更大的惊讶是,早就知道这些的民联为什么没有对这家伙采取任何行动?

这似乎就是民联的命运。而且还有更多的巴德鲁希山潜伏在民联里。我想我们还会目睹更多类似巴德鲁的事件发生。

民联越来越像个天大的笑话。可是却一点都不好笑。我们努力助选,要求选民相信我们把票投给在野党。我还亲自到选区叫选民相信我把票投给在野党。我们是否毁了那份信任?选民还会相信我吗?

简单来说这就是悲剧中的悲剧。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4-02-10 星期三 2:14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12-09 星期三 6:3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xtremeapril.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原题∶Why whack the Malays?
作者∶拉惹柏特拉
翻译∶四月

为什么要揍马来人?

不,巫统的力量并非来自马来人,而是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因此,如果你今天想揍人的话,不要揍马来人。去揍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

我在这之前写过很多次了。但有时我们必需老调重弹,尤其是当我们对某课题作出澄清之后,人们依旧不断给予错误的评论。就好像马来人说的:「tak paham paham lagi(牛皮灯笼,怎么点都不明的意思)」。

我想谈的课题是揍马来人。《今日大马》似乎变成一个发表仇视马来人帖子的论坛。当然马来人的态度还有待改进,敦马哈迪医生甚至说过,他最大的遗憾是在22的大马首相任期内无法改变马来人的态度。他甚至在其中一次巫统大会上因为无法改变马来人和巫统而痛哭流涕。

无论如何,马来人不该为马来西亚的种种问题负上责任。有时非马来人也制造许多问题。

巫统肯定是个问题,然而却是国阵这只禽兽使得巫统变成一个问题。没有国阵,巫统就会成为历史。因为巫统是马来人的,国阵不是。

首先看看这个。

Picture:Click to zoom


在2008年3月的大选,马来西亚一千八百万名注册选民中有7,944,274人出来投票,超过70%。这意味着有少过30%的人懒得投票,这数字代表漠不关心的马来西亚人的人数。当然这还不包括超过四百万名未注册的选民,把这个数字加起来,就有七百五十万名因为漠不关心而不投票的选民。

明白了吗?790万名关心的马来西亚人和750万名漠不关心的马来西亚人。所以别把发生在这个国家的问题怪罪马来人,要怪就怪那750万名没有出来投票支持改变的选民,他们似乎不想改变现状,麻木的让已经发生的事情继续发生。

你们看,在出来投票的人当中,4,082,411票投给国阵而3,796,464票投给在野党。所以国阵赢取选票中的50.27%而在野党得到46.75%。只是区区的50.27%选票,国阵赢得222个国会议席中的140席,反观在野党只赢得82席。

我们应该怪罪马来人吗,还是该怪闭上一只眼睛,对不公正的选区划分、邮寄选票和幽灵选民等视若无睹的选举委员会?

巫统自己累积的选票只有2,381,725张,即是不到30%。他们赢取的席位是79席,后来输掉瓜拉登嘉楼的补选,现在是78席。这意味着巫统赢得35.6%的议席,现在更少了瓜登一席。

巫统怎么可能以区区29.33%的选票及35.6%的议席组织政府?三个在野党联合起来共赢得46.57%的选票和36.9%的议席,比巫统赢的更多。另外一个不可不提的重点是,巫统的78席中有14席来自沙巴州。不然的话巫统只能赢得64席或更少。

如果你想知道问题的答案,去问问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这就是为何巫统的表现虽然比在野党更糟,却依然可以组织政府的原因。而且正是因为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协助他们组织政府,让他们能够滥用权力、继续贪污、实施种族主义政策,并嚣张傲慢给你看。

所以不要怪马来人,51%的马来人把票投个巫统。这我无法否认。可是这也表示有49%的马来人并没有投票给巫统。即使拥有51%的马来选票依然不足以让巫统组织政府。那只代表大约三分一的选票和席位(除去沙巴的14议席之后)。让巫统能够组织政府的是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

不,巫统的力量并非来自马来人,而是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因此,如果你今天想揍人的话,不要揍马来人。去揍华人、印度人还有沙巴和砂朥越的土著。

明白了吗?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24-02-10 星期三 2:06 a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02-10 星期二 1:06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08.html

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读《孙子》

我感到诧异的是反对党,尤其是反对党中的华人领袖们,他们不了解这个非常基本的《孙子兵法》。我可以想象他们现在开始恶补《孙子》呢!这个叫做《用间》。

两天前,槟城马来商会组织了一次示威以抗议民联州政府,同时焚烧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肖像。很明显的,这场示威是由『反对党』国会议员伊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所领导,他在上届大选中以回教党名义赢获席位。

最先,这个商会被人举报它『挑拨民族仇恨』。其实大马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也就是伊布拉欣阿里是整个抗议行动的幕后指使人,这意味着很肯定的这和种族有所关联。大马土著权威组织设立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马来人权益和特权,捍卫马来人特权。

因此,槟城的事件毫无疑问的是一场马来人对华人的事件。

林冠英是来自行动党的华人,这支政党被认为是『华人沙文主义者』。而该党努力的洗清它的华人『脸孔』,以便吸引更多的非华裔,特别是马来人的加入,尽管如此,并不怎么成功。行动党竭尽所能的清洗其『华人』政党的形象。并非该党没有努力尝试,可是这个形象不易产生或改变。

从表面上来看,这似乎是有关华人对马来人不公的事件,而马来人不过是在对这『不公』引起人们的注意。何况大马土著权威组织和马来商会的任务即是照顾马来人的利益。

可是,如果你以超越种族课题的视野,你会见到其实这与种族无关,种族不过被当成是出气筒,它是个幌子,种族被利用作为课题,因为在任何冲突中,种族和宗教是两个最有力的课题。

在历史中所有的战争不就和种族、宗教和财富有关吗?社群和国家间的战争都是因为种族、宗教和管辖权,而管辖权的意思即是土地,对石油业务的控制、经商特权等等。战争从来都不是为了捍卫正义或为了正确的事而干。它都只是和权力有关——对种族、宗教、土地、自然资源和那些物质上的东西的权力。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宗教战争,宗教不过是战争的挡箭牌,它让整场战争出师有名。种族和国籍也并非新鲜事,政治版图随着年代而改变,曾经是希腊、罗马或奥托曼帝国,今天已经人面桃花。曾经是个帝国,今天已经成为许多国家,而这些国家却互相开战。

因此,发动战争是毫无理由的,这些不过是在掩饰,而你真的想要开战,任何理由都是有够好的,你只需想个好藉口,然后把它给合理化,并给这个理由一个名堂。

针对行动党的背后动机是什麽呢?是针对槟城州政府,仰或林冠英呢?这真的是有关华人对马来人不公吗?或是和其他东西有关呢?

这个藉口(或『理由』)触发了槟城在两天前的这场示威,其目的是为了抗议槟城华人政府摧毁马来非法摊贩的行动。是的!才对了!这就是所给予的理由,州政府摧毁了马来小贩的非法摊位。

现在请注意抗议者所提出的非常重要的重点,首先,这些小贩清一色是马来人,再来,他们设立了非法摊位,而州政府摧毁了这些摊位。

马来商会承认,这些摊位都是非法的,可是他们对摧毁摊位进行抗议是因为那些摊位都是马来人所拥有的。这是否意味着,如果他们不是由马来人所拥有的,反而是由华人所拥有的话,就可以随意摧毁呢?这是否也意味着,既然他们是由马来人所拥有,政府应该继续允许他们营业,尽管他们是非法的?

怎么说逗号,这不是这个课题的关键。更重要的是,州政府并没有下令摧毁这些摊贩。而被认为是『马来』政党的回教党已经出来表明说『不!』,回教党已经站出来为行动党和林冠英辩护。

可是有些人却摧毁了马来人拥有的非法摊贩,这是无可否认的,如果不是州政府干的,那又会是谁呢?

当然,下手的是地方议会,摧毁非法摊贩,采取行动对付他们地区内的非法活动是地方议会的工作,可是,地方议会不就来直属州属,在州属的命令下行事吗?理论上来说是对的,可是在实际运作上却不然。而这不止发生在地方议会,可是也包栝了所有的其他州内机构,也包栝了州属的宗教执法单位等等。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而不是根据州政府的指令办事。

是否还记得最近发生在雪兰莪莎安南地方议会的事件呢?该地方议会没收了没有售酒制造的店家的啤酒。问题点是,啤酒不被归类于『酒类』,因此你无需售酒执照出售啤酒。因此,在技术上,这并不犯法。可是,地方议会却采取行动对付这些在没有售酒执照下出售的啤酒,尽管售卖啤酒无需售酒执照。

现在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在民联管辖的州属内,州内机构和地方议会不根据州政府的政策优先行事。他们看来像是在和州政府唱反调,左手看来不知道右手在做些什麽。

这道理是相当简单易懂的,你无需成为天才才有办法要看出其中傒侥。州政府是民联,可是周内机构,比方说地方议会、宗教局、县署、县长、土地局官员、州经济发展局等等的,全都是马来人,他们仍旧忠于巫统,为巫统犬马。

马来人称这种情况叫『头不对身』(kepala tak serupa dengan badan),头想这样,而身体却做出相反动作。这就是为何登嘉楼在1999年被推翻的原因,当时周内机构作出反抗巫统的动作,于是整个州属就堕入反对党的手中。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去年的霹雳州,当时周内机构,包栝州秘书处,作出对抗民联的动作以支持巫统。

我感到诧异的是反对党,尤其是反对党中的华人领袖们,他们不了解这个非常基本的《孙子兵法》。我可以想象他们现在开始恶补《孙子》呢!这个叫做《用间》(Principle of Subversion)。

这个游戏的名称即是离间政府,全面进行暗中破坏,作出一些事物,导致政府不受选民欢迎。破坏!破坏!破坏!

可是要做到这点,你必须深入敌军内部,就如同军事中的特遣部队的说法。你必须深入敌境,有内部开始破坏,这样的话,镇湖将会瓦解。

而这正是发生在民联州的情况,然而,首席部长和行政议员却还在睡觉,继续享受着三〇八全国大选的成功,而当他们正在『统治』这些州属的当儿,那些来自州政府最底层的人员却在架设炸弹和陷阱。

孙膑在几千年前写下了这本『论文』《孙子兵法》,它是如此的简易和基本,可是我们大部分人也不都被这些简单和基本的东西所难倒吗?回教说大部分人将下地狱,并非他们背负着庞大罪业,而是因为他们不断累积着许多细小的罪业。

是的!回教知道我们应该时时警惕,避免犯了大罪,可是我们却从未意识到我们所犯下的细小罪业,而因为我们所犯下的点滴许许多多的小罪,这些小罪业的累积比大罪业更加具毁灭性,而我们只小心翼翼的在避免犯下大罪。

因此看来,民联州政府也许已经避过了犯下大错,他们极度消息的不捅出大篓,可是这些小事在积少成多后,将会让政府垮台。

巫统无需发动全面大攻势,这个代价太大,而且太显眼了。巫统所需要做的是启动它在州政府机构中的众多耳目,让他们犯下这些『篓子』,也不真的是所谓的『篓子』,而是故意制造破坏。

大部分的印象认为反对党一团糟,其实,国阵和巫统才更加的乱糟糟,可是国阵和巫统小心翼翼的经营者,以让这些影响干对党的许多许多的小事转变为更大的混乱。

让政府倒台的最佳,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旁出击。而这即是他们企图让民联倒台的方法——利用小课题,比方说没收啤酒和摧毁非法马来小贩的摊位,到了最后,这些将看起来像是一个无底的大洞。

利用木马城,可突破坚不可摧的城堡,我们是否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呢?

出处∶今日马来西亚
原题∶Read Sun Tz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07-02-10
翻译  ∶西西留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31-03-10 星期三 1:11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4-02-10 星期三 2:0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8688.html

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我们不是已经给你严重警告了吗?再益

《大马局内人》Adib Zalkapli 写到:
而我们严重警告再益,如果他加入一个政党,他必须跟着党的路线走。他不能继续畅所欲言,他不能反对他所认为是错的事。如果他这样做,他们将会给他严重警告,如果他不因此而被开除或吊销党籍的话。

拿督再益伊布拉欣(Zaid Ibrahim)将不会出现在公正党纪律委员会,因为该委员会已经对该党最高理事会成员发出严重警告。

根据熟悉该党纪律程序的领袖表示,公正党纪律委员会已经在农历新年前已经做出该项建议。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纪律委员会将核准该建议,因为再益所犯的不是很严重的错误,」这名最高理事会成员这样表示,他要求匿名是因为他并未获得授权对纪律委员会的决定对外讨论。

这位来自于吉兰丹的政党人士在上个月尾被建议进行纪律处分,其他人士包括了居林(Kulim Bandar Baharu)国会议员朱基菲里(Zulkifli Noordi)、峇眼峇鲁(Bayan Baru)国会议员再林(Datuk Seri Zahrain Hashim)和高渊(Nibong Tebal)国会议员陈智铭(Tan Tee Beng)。

在2008年巴达维掌权时代,再益曾经担任了法律部长,他曾经公开批评党没有即可采取行动对付朱基菲里,因为后者对回教党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在『阿拉』闹剧中向警方报警。

「对再益所采取的行动不会对党和民联带来巨大的问题,除了他的一些言论,他大部分都有遵守党的纪律,」该党领袖表示。

这位前巫统哥打峇鲁支部主席在去年加入公正党后,协助组织化人民联盟(民联),同时规划了其共同议程,并在去年十二月份召开了首届大会,启动了其共同政策架构。



是的,再益伊布拉欣因为批评他自己所属的政党的『罪名』,他将接到来自人民公正党的『严重警告』。他将不会接获警告信,或被传招出席纪律委员会以解释他为何不该被对付。

许多人所没有意识到的是,其实这是他第二次的『严重警告』。第一次是在2008年的时候,那时他甚至也还未加入该党,而在第一次被『严重警告』中,他和来自数个公民运动兼部落客曾经在吉隆坡KL Sentral 的喜来登酒店(Kuala Lumpur Hilton)和他吃过饭。

在加上我们叫他请客,因此这促使他被『严重警告』所侮辱。这可以被视为落井下石,在这种严重的事件中在加上侮辱的伤害,或是说,在再益事件中再加上一个伤害呢?总的来说,在中国,他们在你脑袋上打了子弹,还要叫你为这颗子弹付钱,因此,我认为这可被当成是『中国式的公道』之类的。

在这场免费饭局中,我有在场,这是个免费的午餐,如果像我这样的穷光蛋,我是不可能自费的。因此,既然我当时在场,我完全了解我所说的首次『严重警告』,而这可是最严重的『严重警告』。

可能你有意识到,我们这些来自公民社会运动兼部落客的人都是手下不留情(do not hold our punche)的。其实事实恰好相反,我们是口不留情(no holds barred),而这个专栏被称为《毫不留情》并非一个巧合,这个我们叫『拳拳到肉』(a spade a spade)。

我必须承认的是,安华从来不会对我的严厉的直言不阿感到开心的。就因为如此,没有一位公正党领袖,其实旺阿兹莎(Wan Azizah Wan Ismail)都把我当成是怪人。我真的不能怪她,因为这是相当正确的。马来人称这个为『三苏古』(tiga suku)(直译为『三屯』,或是不按牌出招的人),而华人会说这是『头风』(tau fung)(我想这是『发狂的风』之类的意思)。我不知道印度人怎么叫,可是我求学(维多利亚学院)时的好友拉惹督赖(Rajadurai)曾说是『mabuk todi』(喝了椰子酒发酒疯)。

不管怎样,安华最终还是接受了我的样子,对安华而言,我和他是『不是冤家不聚头』(necessary evil),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是很肯定这是否是一种赞美。

我曾经提醒旺阿兹莎,必须要像我这种『三苏古』或行为怪诞的人才能把我目前所做的事办好。还有谁能够有怎样聪明的脑袋,在你还未出招前就可以置你于死地呢?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有一个不按常理出招的人,进行这场不是你死,即是我亡的疯狂任务。

在这个疯狂之旅中,我并不孤独。以再益的企图和目标而言,他也是另一个疯子。人们不是常说『物以类聚』(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吗?还有许多『好此道者』也在共享着这个疯狂的主义,而这些人和再益在吉隆坡喜来登酒店共享午餐,其中包括了我。

如果你不信再益有如我所形容的那样,像疯子那样的『不按理出招』(loose cannon)的话,那为何他为了原则,而辞掉他在我皇政府中那份轻松的部长职位呢?你可曾听说过有其他的大马部长因为坚守原则而辞职不干的吗?他们要嘛就被炒了鱿鱼,甚至还死赖不走的都有。

好啦!再益辞职的原因是因为他反对使用《内安法令》对付政治异议份子和部落客。敦马哈迪和莱益斯雅丁(Rais Yatim)也曾这样做,可是马哈迪医生还窝在巫统里头,而莱益斯雅丁已经『转变了他的模式』,因为这是他最爱做的事。因为你所属的政党或政府做错事而辞职是最严重的行动。

不管严重与否,再益做了,而反对党领袖们为他坚持立场而鼓掌。反对党尖叫着说:「我们需要更多像这样的人。」其他人尖叫着说,「他是个有原则的人,他站在公正而坚持,为正确的事而抗辩。」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说过Amar maaruf, nahi munkar (那些被吩咐为是正确的,以及禁止那些被认为是错误的),巫统对此非常懊恼,他们把这段话加入原本已经被禁止非穆斯林使用的两打词汇里头。全体各式各样的人尖叫着说:「再益是万中无一,他为了国家利益,牺牲小我。」口吐白沫的大马人晕眩在他脚下:「再益敢怒敢言!」一些相信先知已降临大马的疯狂人士说:「再益势必担任大马首相。」

啊,是的!可是这是因为他说出来的是反对巫统和政府的话,他并没有说出反对在野党的话。如果他说出反对在野党的话,就像他说出反对巫统和政府的话,那再益就是个『臭人』兼坏蛋。

当然,我们这些与再益在吉隆坡喜来登酒店共进午餐的人都清楚这点。再益不是一个看到问题坐视不理的人,就像他反对巫统和政府那样,他也会很公平的反对在野党,如果他们也做错的话。

而我们曾经严重警告过再益,这是我之前提到的第一次严重警告。在野党中,再益的声量太大,实际上,他的声量在任何政党中也太大了。我们告诉再益,既然他目前无党无派,他该保持现状。我们劝告他,应该组织一个NGO(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或甚至是成为一名NGI(非政府个体,non-governmental individual),就像希山目丁赖益士(Hishamuddin Rais)那样,我们如是建议,可是却别加入政党。

如果你依旧坚持要以政党作为平台继续斗争,那就组织你自己的政党,我们如是给他忠告,或是加入行动党,因为这个政党被人标榜为『华人沙文主义者』的形象,同时可以帮助把这个政党转变为一个真正的非种族的大马政党。马来人有义务协助行动党摆除这个华人的形象,并树立起一个全新的非种族身份。

可是不然,再益认为他可以服务公正党,通过公正党,他将协助到增强民联反对党联盟,使之转变为『爱的联姻』,而不是『权宜的联姻』,或者可以说是根本没结婚,只不过偶尔上床吧了。

而我们严重警告再益,如果他加入一个政党,他必须跟着党的路线走。他不能继续畅所欲言,他不能反对他所认为是错的事。如果他这样做,他们将会给他严重警告,如果他不因此而被开除或吊销党籍的话。

可是再益就是再益,顽石一块。他将竭尽所能的为反对党服务,他将经过他的精心设计,让民联成为一股强大实力。他将将尽其努力,给予选民不止是一个替代政府,可是也是一个能够替代国阵的更好选择,而要做到这点还需要努力。

我们不同意他的想法,而我们严重警告他说,我们不同意他的看法。可是我们应该支持他,因为我们可以见到,他不止对此任务下了决心,他还是很真挚的。

现在再益已经发现反对党似乎和他所放弃的巫统和国阵有着相同的文化。其实他并没有放弃他们,可是因为他的直言不阿,结果被赶走了。反对党也几乎因为他直言不违而近乎将他赶走。任何笨蛋都会告诉再益,不管是哪个政党或政治人物都是一样的,无论他们的政治立场如何。

就这样,再益现在收到了他的第二次严重警告,他在2008年的时候,在吉隆坡喜来登酒店收到第一封。我认为现在这是对他发出的黄卡,而他的下次严重警告将会导致他拿红卡,也即是说再益将会被踢出局。

再益,你已经被警告了,请别告诉我们,你没被严重警告过,而我告诉过你,叫你宁可维持一名非政府个人的身份也别加入政党,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出处∶今日马来西亚
原题∶Did we not severely warn you, Zaid?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22-02-10
翻译  ∶西西留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169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1-03-10 星期三 1:3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ccliew.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6599.html

2010年3月30日 星期二
毫不留情: 民主就是民主

少数的人也有他们的权力和他们的看法一样重要。萨达姆还不是以近100%的选票当上伊拉克领袖的吗?那他屠杀少数民族库尔德族人。那又怎样?难道他是因为少数的看法不重要而只有多数人的意愿算数的理由而被革除的?


马哈迪 写到:
1. 许多人认为,一旦你接受民主,你就是在实践民主。

2. 不幸的是,仅仅的接受是不足够的。这是因为每一个人——从位高权重的人到最草根的平民百姓,无论是来自一个政党或一个国家,还是有办法滥用及阻挠真正的民主进程。因此,我们看到多国的多数机构或政党的民主是失败的。

3. 基本上,民主是关于把权力交给大多数人,这是认为占大多数的人知道什么对全体才是最好的。因此占少数的人,尽管是表达反对意见和批评后,还是应准备接受占多数人定下的规矩。这些占少数人必须有准备,等到下一届的选举,才能再博一次。

4. 在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下,几乎每个人都尊重全国大选的成绩。占多数的人组织政府,占少数的就参与立法机构,竭尽全力去影响占多数人政府推行的政策及法律,和在下一届大选之前的四、五年内,参与政府的立法辩论、同意或否决政府的提案。占少数或独立的立法者还是能够提呈建议或法律草案,但通常是不会得到被占多数人的支持及被通过的。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无论是占多数或占少数的,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民主政府的正常运作。

5. 各个政党都热爱民主,因为它看似对每一个人都公平。任何人都能竞选任何党职,包括最党的高职位,至少理论上是这么一回事。

6. 但事实上,只有某些人能渴望领导他人,因为这还必须得到足够党员的支持。

7. 理想的情况是,竞选者中有最多支持者的人就算胜出。理想的情况下,落败者及其支持者必须接受大多数人选出的政府。

8. 不幸的是,失败者不愿意接受事实,最终这将导致党被分裂和削弱。

9. 整个过程可能已经相当民主,可是以多数票来选择领袖的目标尚未实现。失败者也必须谨记,当他们胜利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换言之,民主竞选只能导致党的分裂(就我经验而言)。

10. 我要为通过民主制度竞选任何职位的候选人加油打气。显然,只有一个人会胜出,如果输掉的一方无法接受大多数人的决定,那最好别谈论什么民主。你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民主(当然我假设这是一场公平的竞选)。

摘自敦马哈迪医生的博文——《民主》



许多人叫我别理会敦马哈迪医生所说或写的东西,他们都不喜欢我花时间去应酬或谈论他,令他“锦上添花”。这些人感到迷惑不解的是,在敦马几次援引《内安法》,在未经审批下逮捕我之后,我依然敬重他(加上他对安华的所作所为之后)。

这个嘛……也许是我天生慈祥一面的真情流露,亚洲人普遍上都奉行“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文化,你会把敌人全数铲除及诛他们九族。英军战俘依然会向军衔较高的德军敬礼。是的!你也许是德军的俘虏,但是如果那德国人的军衔高过你,就得向他敬礼,这就是英国人的方式。

马哈迪医生尊封为『敦』(相等于爵士),而我不是;他是马来西亚的前首相而我不是;他也是个部落客,尽管是『敌人』,我还是给予全部部落客尊重——即使是把我视为不共戴天的敌人,如洛基(Rocky)这种人和那些我认识的巫统部落客们一样。

是的!要是有机会,我还是希望能请和我『敌对』的部落客吃一顿饭,虽然我们身在不同的政治阵营但是我们还是朋友。丹斯里山努西(Tan Sri Sanusi Junid)对此作证(他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们能在政治舞台对垒,但是在『办公时间』以外,大家为何不能坐下请对方喝一杯和有礼的对待彼此?

纳兹里阿兹(Nazri Aziz)是我另一个『敌人』,不过我们依然尊重彼此,还有在一年前的一次晚宴上,我就坐在他的旁边,我俩就像老朋友一样对待彼此。晚宴之后,我们在八、九十位瓜拉江沙马来学院(Malay College Kuala Kangsar)的校友前辩论各种议题。当然,我们几乎在每个议题都持有不同意见,可是我们依然像绅士般的辩论及以最崇高的敬意来称呼对方。这不是在演戏,这绝对是真诚与真实的。

马哈迪医生在他今天的博文谈及民主。那今天我也来谈谈同样的话题,不过我不会同意马哈迪医生所说的全部,我会和他的意见不一致,但我会很有礼貌的这么做。

前新闻部部长再努丁迈丁(Zainuddin Maidin)在2007年十一月告诉半岛电视台,他说马来西亚是个民主的国家,因为我们每五年会有一次大选。希特勒大选胜出而成为德国纳粹领袖,萨达姆也是赢了大选而当上伊拉克领袖,难道这就让德国纳粹和伊拉克成了民主国家?

民主不只是仅仅在大选胜出,希特勒以少于一半的选票成为德国领袖而萨达姆获得了将近100%的选票,因为没人敢对他的政党投反对票,唯恐他们会在半夜消失。不能因为某人经由选举得到权力(不管是以公平还是不正当方式)就使那国家民主了,不只是一个选举就能说一个国家是民主。再怎么说,有很多方式可以在选举胜出,并且不是全部都公平的。

我们的讨论不应只局限于选举自由,如马来西亚所争论的。选举必须是自由和公平的。很多时候,选举或许是自由的,但却离公平远得很,这就是多数马来西亚人所不明白的,而他们之所以不明白是,因为想不通为何马来西亚的选举会被归类为不公平。

马来西亚的政治舞台不是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媒体是被控制的,你需要执照来经营报业、杂志或电台电视。还有,万一你『触犯』你执照的条规,你将失去它。而这所谓的『犯规』根本不明确,这并没有固定的指南,这是部长的职权范围内来决定是否构成了犯规。要是那部长,也只有那部长,认为你已经触犯了条规那他就可以吊销你的执照。

主流的电子与印刷媒体只为政府提供空间或广播时间,反对党不被提供相同的空间或广播时间,要是反对党被给予空间或广播时间,这些『冒犯』的新闻社将会失去他们的执照。

所以他们会担心激怒政府而不会给反对党空间或广播时间。还有,任何主流的印刷和电子媒体给反对党的宣传都是属于负面的。只有反对党的坏消息会被报导,主流媒体绝不会说反对党的好话,若是他们这么作,他们将失去他们的执照。

毋庸置疑,你有其他选择或『新』媒体来对抗主流媒体关于反对党的报道,不过,有多少的马来西亚人有上网呢?超过90%的马来西亚人接触有政府控制的电视台,所以电视台比互联网更为有效,执政党就是用电视台为主要的宣传武器。对抗电视台的报导,反对党是在打没有胜算的仗。

在真正的民主下,电视台会给反对党相同的广播时间,这并没在马来西亚发生。出人意料外,印尼居然有这么做,所以说,尽管马来西亚每五年就举行一次选举,可是要达到完完全全的民主还是有一段路要走。

我还需要提及反对党时如何被滥用的法律程序用来对付吗?我们有很多古老的法律用来对付反对党。政府的支持者能杀了人都能逍遥法外,可是反对党的支持者,即使是主要的领袖,都得面对各种各样的调查和起诉。

我实在是不必详述这点,因为多数大马人知道我在讲什么,起诉已经被调质成迫害。政府匿藏在法律制度背后一尝试把反对党赶尽杀绝。

值得我们慎重思考一点:首相是怎么被选上的。

目前,首相不像美国总统那样,由人民直接票选的。一个政党从选举胜出,而身为党领袖就自动当选首相。这是因为马来西亚是沿循英国的西敏制,不过首相怎么成为他党的领袖,接而成为马来西亚首相?

国阵赢了国会的多数议席,那么国阵的主席就自动成为大马的首相。不过国阵主席是票选的吗?不是!巫统的主席自动当上国阵主席接而自动当上首相的。

这是否让他成为合法的首相?法律上来说,是的!道德上,不!不过我们所讲的有关法律而非道德相关,而合法并不代表有道德的。

首相是怎么成为巫统主席的?既然巫统主席自动当选马来西亚的首相,这点就极为重要来细想。

巫统应该有三至四百万党员,遍布於全马的20,000个支部和191区部,这20,000多个支部提名他们的区部领袖。很多时候,这三、四百万巫统党员只有很少的发言权,区部选举都是被操纵的,还有那些不是「同一派」的将被阻扰去选他们的191区部领袖。

然后这191区部派遣他们的2500左右的代表参加巫统年度党大会。同样的,谁可以出席这场大会是由区部领袖来决定的。不是他们那一派的,再一次的拒於门外,所以就仅仅的191个巫统领袖决定了整个国家的命运。

191区部头儿会告诉那2500个代表应该选谁为巫统主席和署理主席,这两位将分别的成为首相及副首相,要是有人想竞选巫统主席和署理主席一职,首先要得到191区部的近50个提名,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这191个区部头儿将确保他们的区部能阻挡任何想竞争主席和署理主席一职的人,胸怀大志的人将被阻止且不会得到任何提名,顶多他们只能得到一份提名,就是自己区部的提名,他们绝不可能得到超过一个提名,更何况50个。

简单来说,是191个人选谁为大马首相,不是三、四百万的巫统党员或一千一百万的选民或两千七百万的马来西亚公民。就单单这191个人,而这191个人是能被收买、控制、妥协、勒索或其他的,因此这191个人转而得确保他们的区部『循规蹈矩』。

这是真的民主吗?是191个大马人帮其他的两千七百万个大马人决定谁来领导国家的那种民主吗?这就是现有的制度,而且还是合法的,不过合法并不代表公平或道德,也不代表这是真正的民主。

敦马哈迪医生说我们应该尊重占多数的决定。好吧!50%多一点的大马人在308大选把票投了给国阵。所以,既然占多数的人把票投了给国阵,那我们就接受占多数的决定。

首先,仅仅的191个人决定谁是马来西亚的首相和副首相。这191个人是否代表多数人?没错,这是合法的。不过从道德角度来看,这样民主吗?这不应该是两千七百万大马人决定的吗?这不应该是一千一百万个选民决定的吗?这不是三、四百万巫统党员决定的,也不是超过两万个巫统支部能决定的,是那191巫统区部领袖所做的决定。

现在让我们来看大马大选的制度,我曾多次写过的杰利蝾螈(不公正的划分选区)就是这罪魁祸首。选区之间的选民人数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差距应该像其他国家和里德委员会(Reid Commission)在马来亚独立前所做的报告中所建议的,在15%或20%左右。目前,我们有的小选区只有5,000选民,相比之下那些大的选区居然有120,000或更多的选民。

小选区的选民比较亲政府而大选区的选民是亲反对党?是真的那么凑巧吗?执政党能以同样的选民票数来赢得到三、四个选区议席,而反对党只能赢一个?这就是杰利蝾螈,这当然合法。问题是,这么做有道德可言吗?我们到底是从法律或道德角度来决定着是否民主呢?

这怎么能被当成『一人一票』的制度呢?『赢得最多选区胜出』这制度让情况更糟,议席,而不是选民的多寡决定谁是赢家,你依然能以40%或更少的选票组成政府。希特勒不就是以少过40%的选票的而成为德国领袖的吗?这不就是因希特勒掀起的二次世界大战而导致好几千万人丧命的原因吗?

是的,这绝对合法!不过却不等于是道德的,是不是民主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海外的大马人或许有50万左右,不过这些大马人并不能投票,想要投票得在投票日当天回到马来西亚,有多少人能负担这费用和时间?为什么他们不能在马来西亚驻当地的大使馆或最高官员公署里投票?那些有『公务在身』的海外大马人就可以投票,但是普通公民却不行。这简直是否决了大马人的投票权。即使是印尼女佣和劳工都可以在吉隆坡的印尼大使馆投票,仅仅是在大马,就有二百万的印尼选民,大马人却不能这么做。

当然,要是海外大马人邮寄选票也许会衍生其他问题。就那25万的邮寄选票一直是争论的焦点,因为票箱可以被切换的,不过这只是执行上的问题,是能够被解决的。

各个政党可以派代表或观察员到海外去监察海外邮寄选票,还有票可以在那边的大使馆或最高官员公署里计算的。只是成绩需要被寄回马来西亚,而不是那票箱。这样就能确保票箱不会被切换、劫持、失踪或什么的。

哎呀,要是我想谈真正的民主,我可以提出很多很多的论点,就我在此提及的论点已经可以搞得这篇文章这么长了。我们能不能废除掉《官方保密法令》,而以《资讯自由法令》取而代之?我们能不能废除《内安法令》,让《人权法案》取代之?我们能不能废除《印刷与出版法令》及《大专法令》,让出版物和期刊不需执照就能运作,以及允许大学生参与政治?

还有,那阻止四人以上的聚会和禁止公开演讲的《警察法令》该怎么办?政府的支持者可以参与这些聚会和在这些场合公开演说。反对党支持者得首先得到批准,而根据批文,演说是不被允许的,即使是在私人场地的晚宴也不行。要是有人站到台上致词,警察就会马上干涉和禁止聚会进行,警方也会广播系统没收和把主办当局及演说者捉去审问,政府的支持者不被这些管制。

是的!如果你想讲民主我也一样可以奉陪,而我还会讲得更多。如果认为占多数人的意愿才算数而占少数的看法并不重要,这样根本不算是民主。少数的人也有他们的权力和他们的看法一样重要,萨达姆还不是以近100%的选票当上伊拉克领袖的吗?那他屠杀少数民族库尔德族人。那又怎样?难道他是因为「少数的看法不重要而只有多数人的意愿算数」的理由而被革除的?

出处∶今日马来西亚
原题∶There is democracy and there is democracy
作者∶拉惹柏特拉
日期∶22-03-2010
翻译∶四月、何人可及
校对∶西西留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6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生花妙笔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4页/共5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