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业力论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6, 7, 8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学分享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91/93MPTAA



注册时间: 2006-06-28
帖子: 396

来自: 南马

帖子发表于: 02-07-06 星期日 4:5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引用:
楼上的大德所介绍的Mahathera Ledi Sayadaw的THE NIYAMA-DIPANI是有关尼夜摩的解释,很棒!谢谢, sadhu x 3。

呵呵,黄讲师就别叫了大德了,可以叫我Vajira(达摩难陀长老为我取的佛教名字)。


引用:
大德每次论述时,都强调“正法久住”,可见悲心之殷切。可是这么一说,好像是在说一些人在散播邪知邪见了,当然也包括老黄,以及张澄基教授。呵呵!!


冤枉啊~我可没有这样的意思。呵呵,不过如果是对号入座,那我只要说声抱歉了。我只是希望正法能久住,因为在目前这个末法时代,已经有许多不合佛法的教导陆续假冒佛法,让人们误解佛教。就如,不久前的“敲头加持”事件。


引用:
其实,现在许多学佛人都走向南传佛教的经典去探求真谛。大德引述的niyama之说也是。那是出自阿毗达磨(abhidharma),也就是论典。

Panca Niyama不完全是从阿毗达磨(Abhidhamma)来的,比如说Dhamma Niyama Sutta就可以在Anguttara Nikaya(增一阿含)找到。请看链接: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tipitaka/an/an03/an03.134.than.html


引用:
论典不一定是佛陀所言,而是后世论师所著。论师们在阐述佛学方面有其独到的看法,而且论证精密,令人赞叹。

这是北传的看法,大乘的论藏是祖师大德们的论著。可是在南传佛教,阿毗达磨(Abhidhamma)广泛的被认为是佛陀的教导。请看以下链接和书本:

1.Abhidhamma Pitaka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tipitaka/abhi/index.html
2.What Buddhists Believe pg.67 by Ven.K.Sri Dhammananda (我有华文译本,可是还是希望您能看英文原著,因为有些篇章的翻译和原著有出入。)


引用:
由于有一些南传经典是尚未译成中文的,而这些经典又较质朴,于是造成一些通双语的人要否定汉文经典,独尊巴利藏,认为汉文经典是导致正法毁灭的根源之一。

我想这是对汉文系佛教的发展缺乏了解与同情之故。其实,我们应该庆幸现今科技发达,资讯普及,而且我们又有很多机会学习外语,我们实应该更好的沟通各语文传承的经典为是。

为什么通双语的人了解了汉文大乘经典和巴利文三藏后,会舍弃汉文大乘经典呢?因为很多的大乘经典是在佛灭4、5百年后由许多大德论师所编写的。有很多已经开始诋毁佛陀推崇的解脱道,开始诋毁阿罗汉,推崇菩萨精神。尤其是“维摩吉经”。这些经典在当时可能有其好的用意和功用,可是在长远来说却导致了正法的加速灭亡。大乘佛教开始陆续的编出了许多的经典,如:般若經、無量壽經、阿弥陀经、法華經、華嚴經、寶積經、般舟三昧經、大般涅槃經、解深密經、勝鬘經、大法鼓經、如來藏經、攝大乘論、唯識論、唯識三十誦、十地經論、佛性論、華積陀羅尼神咒經、薩曇分陀利經、大乘悲分陀利經、密跡經、大方等大雲經、破魔陀羅尼經、大吉義神咒等等。最后连佛陀禁止的咒语也开始出现了。
详情可见链接:http://www.infs.idv.tw/02_books/l_forest/forest032.htm

既然是通双语,那应该是对两个承传的发展和历史有一定的认识,在这里佛教历史是重要的依据,呵呵,我还是认为最好能看看英文和华文的佛教历史,才能取得中肯的史实。

对于“汉文系佛教的发展”,您可以看看楼上我转载的一位大陆佛友的论述。就知道为什么汉文经典是导致正法毁灭的根源之一了。既然了解了汉文系佛教的发展后要同情它,那谁来同情伟大佛陀的正法被窜改的事实?面对佛法,不能有同情或妥协的态度,佛陀在世时,对外道的邪说也是持着这种态度啊。


引用:
佛陀曾以盲人摸象为喻,指出世人不懂涅槃,却又喜欢偏于一隅,固执己见。一旦发现自己的看法与别人不一致,既不肯换个角度看问题,而又往自己的偏见中去寻个究竟。结果是把象的某个“局部”摸通摸透,细致无比,可惜却是离开“整体”更远了。

这点黄讲师说得太好了!我非常同意。最怕是摸象的人在摸玩全象时,认为象不可能是这么“小”的,而开始去摸象脚下的草地,然后高兴的说他找到了“大”的象,开始嘲笑只摸真正大象的人,那就可悲了。


引用:
在学习上,我常以佛陀此喻警惕。告诉自己如果观点与人有异,该细心看待别人看问题的角度,了解他的出发点与根据,避免无谓的争议。如果没有办法了解这点,

自己所知所学就是一种局限和不完美了。

在讨论世俗真理时,讲师的看法我完全同意,可是如果是超世俗的真理,那我就不太认同了。在Jaya Mangala Gatha佛陀也和高傲的婆罗门Baka辨说真理,在佛陀故事里也有许多这种例子,就不一一列出了。这就是佛陀对真理(Dhamma)的态度。


引用:
我说天灾是一种共业,那是依据张澄基教授所言,业是一种关系,只要我们有着某一种关系,便受着一定的业力所牵引。张教授把这种关系画成七个圈,从极不共业圈(非常个人的)到极共业圈(普世的)。然后据此说,在极共业圈里,只要我们是同一类生命体,只要大家赖于生存的东西比如阳光、空气受到破坏,我们都要承受共同的业(详见原文)。以此观之,天灾发生时,不正是一种共业么?


引用:
一般人喜欢把因果关系单纯化,以为如是因便如是果,所以说天灾发生,便是因为受害者曾经造过业,所以现在承受天罚。这当然不是佛教的业力论。老黄也不会这样说的。


讲师说的以上两点好象互相矛盾,还是我不了解?都说有panca niyamas了,还执着着kamma niyama?

引用:
张教授是在佛法基础上加上个人的创见而解释业力,我非常赞赏他的成果,故给予推荐。当然,任何说法都是有针对性的,不一定是真理本身。因此,我们也只能从它所针对的事项去理解就是。

所以要有正见来看待文章学说,尤其是尝试解释真理的。那要怎么办呢?那禅修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黄讲师,我们的讨论并不能让我们觉悟,看清真理,只有禅修才能。

佛陀在四念处经(Satipatthana Sutta)里指出禅定是:

Ekayano Maggo 唯一一条道路
Sattanam visuddhiya 用来净化人类
Soka Pariddavanam samatikkamaya 用来克服忧愁和哀伤
dukkha domanassanam atthangamaya 用来断除痛苦与悲伤
nayassa adhigamaya 让我们步入圣洁的正道
Nibbanassa sacchikiriyaya 从而证得涅盘

如果大家有时间,欢迎参与禅修活动
链接: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1543&sid=de651ad54a76384ff10ba3628e756b00
_________________
愿正法久住于世间!
返回页首
[ 3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12:0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谢谢Vajira仁者的回复。
您是91/93MPTAA的毕业生,该是和陈天其、叶艳洁他们同期的吧?

MPTAA现在搬迁到立卑,在那边没有机会上网,多有不便。
那天有人向长官提出,要求提升网络设备;长官说没有网络日子也是一样过。呵呵,的确,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

针对您的回复,老黄有几点要说明:

其一:您转贴的那篇文章,只是作者个人的看法,没有学术价值。何况,它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就如同一些佛教徒喜欢搬“某某神父、某某牧师”改变信仰,“出家学道”一样的无聊(同样的也有人引用法师还俗来做文章)。如果您对这方面的课题感兴趣,我会建议您看看一些较有思考性的学术文章。这方面,日本学者早在上个世纪初便起步,中国海峡两岸的学者也跟进。直接用中文写的,如欧阳渐、吕澂、印顺法师的,都极具分量。末学不才,在某些课题上虽然自己理解得来,但要说出却往往辞拙,难于表达。

其二:认为巴利文经典是最原始的经典,这种说法也有待斟酌。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上座部佛教一厢情愿的看法。日本学者如中村元、水野弘元等教授的论著可以参看。有关佛教原始语言的问题,早在1976年在哥廷根便曾举行过“最古佛教传承的语言”讨论会,季羡林先生其后在1984年撰写了长篇论文《三论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此前写过一论、二论),其说法更具说服力。
http://www.wangf.net/vbb/showthread.php?threadid=21295

一般人有个印象,以为汉文系佛典皆译自梵文,其实不然。末学在写博士论文时,就发现中国古籍中提到佛教语言时惯用的“梵语”,其实是后世所改的(推测是唐以后),原语是“胡语”,指西域一带的语言。末学发表过一篇《也谈〈法句经〉的偈颂及其文学性》(《中国韵文学刊》2005年8月,《法情研究所》可以看到),里头便提到支谦翻译《法句经》,其根据当是巴利语,而不是梵语版的。

当然,花时间去搞这些学术问题,本是佛教学者所为,与解脱没有关系。不过老黄本就自我定位为学者,不是修行人。我仅是实事求是,考证问题。

窃以为佛陀在世,其说法亦以“实用”为考量,不是要标榜“真理”。佛教传入中国,高僧大德亦以此心态看待佛典翻译。不明白这点,就无法“同情”(呵呵,Vajira仁者的古文尚待努力,汉语中的“同情”,并不只是“可怜”的意思,不妨翻翻古汉语词典)于高僧大德们的用心。即使是到了今天,我觉得佛教亦应该重视“学以致用”。我办过20余年的佛学课程,每次我的评估标准都是看课程是否能给予参与者后续力量,而不在于对课程“感受”有多深而已。这是我后来不再协办或参与禅修营的原因。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佛教法门众多,我会随喜各种修学方法,尊重他人的选择,但对于自己,我自有要求。

其三,我于1984年开始认识达摩难陀长老,那时候我是马大佛学会主席,长老是顾问。但那段时间,我对长老的认识不深。后来,我领导彭亨佛教会时,愈发怀念长老,愈想向关丹人介绍长老,结果多番请长老前来,并请长老担任宗教导师。这时期我对长老认识越深,越发钦佩长老。多年前我曾经应陈和锦居士(已故)的邀请,为《福报》撰写过介绍长老的文章,觉得还不错,明天找到这本书再转贴以继续讨论。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游客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9:5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谢谢Vajira仁者的回复。
您是91/93MPTAA的毕业生,该是和陈天其、叶艳洁他们同期的吧?

MPTAA现在搬迁到立卑,在那边没有机会上网,多有不便。
那天有人向长官提出,要求提升网络设备;长官说没有网络日子也是一样过。呵呵,的确,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


呵呵,是陈天“旗”。想不到讲师还真的去查看历届毕业生的资料。黄讲师,您是一个星期住在立卑几天?看到您在星期四有上来法情,是在立卑上网还是回Kuantan家上网?

老黄 写到:

其一:您转贴的那篇文章,只是作者个人的看法,没有学术价值。何况,它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就如同一些佛教徒喜欢搬“某某神父、某某牧师”改变信仰,“出家学道”一样的无聊(同样的也有人引用法师还俗来做文章)。如果您对这方面的课题感兴趣,我会建议您看看一些较有思考性的学术文章。这方面,日本学者早在上个世纪初便起步,中国海峡两岸的学者也跟进。直接用中文写的,如欧阳渐、吕澂、印顺法师的,都极具分量。末学不才,在某些课题上虽然自己理解得来,但要说出却往往辞拙,难于表达。


对那篇文章是作者个人的看法,没有学术价值,我同意。可是讨论佛法不是为了学术价值。而是一种分享,就如我们今天的讨论,也是完全没有学术价值,可是却能让大家对佛法的看法和了解有所提升(希望吧~呵呵)。那篇文章的作者,以本身的体验,以佛法为依归,说出个人的看法,是有他可取之处的。至于您所介绍的作者,印顺导师的书籍我有一些涉猎,欧阳渐、吕澂就没听过。不知黄讲师有没有看过曾银河、宋泽来、释从信法师以及达摩悟陀法师写的文章,他们在著作中也持着和我转载的那篇文章相同的看法,不知您是不是也认为他们的著作没有文学价值?(如果您还是认为文学价值高于真理的分享)。

老黄 写到:

其二:认为巴利文经典是最原始的经典,这种说法也有待斟酌。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上座部佛教一厢情愿的看法。日本学者如中村元、水野弘元等教授的论著可以参看。有关佛教原始语言的问题,早在1976年在哥廷根便曾举行过“最古佛教传承的语言”讨论会,季羡林先生其后在1984年撰写了长篇论文《三论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此前写过一论、二论),其说法更具说服力。
http://www.wangf.net/vbb/showthread.php?threadid=21295


谢谢,黄讲师您给的链接。看了,好象里头的讨论也是有支持和反对的吧~呵呵。在很多东方的学者因为从小就受到大乘佛法的熏陶,所以在一些对上座部佛教的问题上都比较偏袒北传佛教,就连书本的翻译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我比较喜欢两种语言都看,以我的愚见,这样比较能获得中肯的资讯。在西方的学者,他们没有这种包袱,所以他们比较能如实的考察和研究。因此巴利文经典是最接近原始的经典的说法,获得了许多西方学者的肯定与认同,这是不争的事实。

老黄 写到:

一般人有个印象,以为汉文系佛典皆译自梵文,其实不然。末学在写博士论文时,就发现中国古籍中提到佛教语言时惯用的“梵语”,其实是后世所改的(推测是唐以后),原语是“胡语”,指西域一带的语言。末学发表过一篇《也谈〈法句经〉的偈颂及其文学性》(《中国韵文学刊》2005年8月,《法情研究所》可以看到),里头便提到支谦翻译《法句经》,其根据当是巴利语,而不是梵语版的。


这点我非常同意黄讲师的见解,有一些汉文经典是从巴利文翻译来的,目前有了电脑和网际网络的协助,有更多的巴利文经典已经开始汉译。啊,对了,关于我所说的那些非佛所说的大乘经典,讲师好象没有给于您的看法。

老黄 写到:

当然,花时间去搞这些学术问题,本是佛教学者所为,与解脱没有关系。不过老黄本就自我定位为学者,不是修行人。我仅是实事求是,考证问题。


我绝对尊重黄讲师的自我定位,只是觉得人生难得,如今您已得,如不好好把握修行,岂不可惜,也有违佛陀的本意啊!佛陀在长部(Digha Nikaya)中说:“如来只教苦和灭苦的道路。”也请您看看达摩难陀长老的What Buddhist Believe 华文版pg.38页“佛陀对世间知识的态度”,或online的英文版,链接如下:
http://www.sinc.sunysb.edu/Clubs/buddhism/dhammananda/37.htm

老黄 写到:

窃以为佛陀在世,其说法亦以“实用”为考量,不是要标榜“真理”。佛教传入中国,高僧大德亦以此心态看待佛典翻译。不明白这点,就无法“同情”(呵呵,Vajira仁者的古文尚待努力,汉语中的“同情”,并不只是“可怜”的意思,不妨翻翻古汉语词典)于高僧大德们的用心。


呵呵不好意思,我的古文造诣是太差了,希望黄讲师您能为我讲解汉语古文中的“同情”的含意。在此,学生先谢谢您了。

老黄 写到:

即使是到了今天,我觉得佛教亦应该重视“学以致用”。我办过20余年的佛学课程,每次我的评估标准都是看课程是否能给予参与者后续力量,而不在于对课程“感受”有多深而已。这是我后来不再协办或参与禅修营的原因。当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佛教法门众多,我会随喜各种修学方法,尊重他人的选择,但对于自己,我自有要求。


这句“学以致用”我太赞成了,所以我们要把所学到的佛法应用在生活中,修习戒定慧,了脱生死,而不是把佛法当成是文学或哲学来研究吧。再强调一下,佛法有很多法门,但最终还是要我们修习禅定才能解脱生死轮回。您也可以看看达摩难陀长老的书“Meditation The Only Way”。

老黄 写到:

其三,我于1984年开始认识达摩难陀长老,那时候我是马大佛学会主席,长老是顾问。但那段时间,我对长老的认识不深。后来,我领导彭亨佛教会时,愈发怀念长老,愈想向关丹人介绍长老,结果多番请长老前来,并请长老担任宗教导师。这时期我对长老认识越深,越发钦佩长老。多年前我曾经应陈和锦居士(已故)的邀请,为《福报》撰写过介绍长老的文章,觉得还不错,明天找到这本书再转贴以继续讨论。


很高兴您撰写过介绍长老的文章,希望您能早日帖上来。我认识达摩难陀长老也是在80年代,看了很多他的书,也翻译了其中的几本,也常常邀请他来开示,也硬着头皮现场客串翻译了几次长老的开示。只是觉得翻译的不够理想,怕误导了听众啊~

不久前,长老因中风而跌倒,进院修养几天,开始3天失去说话能力,目前已经回寺院修养。呵呵,长老还自嘲说他在过去说太多话了,所以罚三天不能说话。

无常已经开始在展示它的威力了,愿长老您安康快乐!Sadhu~Sadhu~Sadhu~
返回页首
[ 33楼 ]
91/93MPTAA



注册时间: 2006-06-28
帖子: 396

来自: 南马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9:5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对不起,网络问题使我变成了游客,而且帖子也重复了,请黄讲师您代为删除一个。谢谢
_________________
愿正法久住于世间!
返回页首
[ 3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微沁



注册时间: 2005-11-09
帖子: 1021

来自: MPTAA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2:18 pm    发表主题: 太精彩了!!! 引用并回复

黄讲师,你好象被点中死穴了!哈哈哈哈。。。。
不过,以你金刚不死之身,肯定会有更精彩的回应,期待期待哦。。。。

在此,不才也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1)上静坐初级班时,导师曾告诉我们,禅定就是尝试让自己的心不掉举,不昏沉。只要能捉得住自己的起心动念,那么即使在是日常生活,是否也算是禅定?一定要追随导师才能练到禅定的真功夫吗? 那不是人人都得出家当和尚、尼姑,才有机会解脱?请问在家居士可以有其他修行的方法吗?

2)即使是佛陀,他也轮回了好多世,累积了无数的福报,才得以成佛。请问是不是只要你一世为人,就有机会在人间证得解脱大道呢?如果是的话,那前世也必定累积了不少福报吧?佛陀一诞生,世间便现和祥象,他的外表更是庄严美满。那么说:我们岂不是还要再修几世才有机会?

我个人感觉像我这种普普通通的人,满街都是。我们的想法就是没你们那么细密。这个帖子主要是谈业力,而业力论是佛学里头最基本也最普遍的学说之一。对我这种世俗的人来说最实用不过。

不过,我也赞同vajira的说法,学佛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要成佛,因为世间是苦的。但是有很多人是看不到自己的苦,或则甘愿受苦的。对于一个不肯自救的人说了义的佛法,和对牛谈琴没两样。不知是否因为如此,所以老黄会选择实用的佛法,因为他接触的人需要的就是这些。敢问vijira居士,是在家居士吗?如果,你结了婚就更能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佛陀是是因为对世间的苦难起了大爱的慈悲心,是为了让世间成为人间净土,才会离家出走,思索解脱大道。而他非常幸运,因为他的妻子非常的支持他,明白他的想法。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佛陀的想法,甚至觉得没有必要。把佛陀看成是抛妻弃子之人。对于这一类的人,佛陀会怎样渡他们呢?没必要和他们辩论真理吧?

对不起,我修学尚浅,对于很多你们所谈的经典,只闻其名,对于内容更是一知半解。看来,我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列......嘿嘿,献丑了! sakit
_________________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返回页首
[ 3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微沁



注册时间: 2005-11-09
帖子: 1021

来自: MPTAA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2:24 pm    发表主题: vijira大德 引用并回复

你真得很棒!你和讲师的对话让我获益不浅!
请多上来法情逛逛,老黄有对手才精彩列!嘿嘿......
_________________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返回页首
[ 3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3:5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呵呵,微沁,您还真会点火。
不过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您只要踏实去多看多学,获取对您有帮助的养分,那么,您所得到的还是最真实的。
Vajira仁者我虽不认识,但在佛总的论坛上早看过他的帖。
您有兴趣也可以去看看——
http://www.mba.net.my/Discuss/bbsxp/

《百喻经》中有这么一个故事:

譬如有人,因其饥故,食七枚煎饼。食六枚半已,便得饱满。其人嗔恚,以手自打,而作是言:“我今饱足,由此半饼。然前六饼,唐自捐弃,设知半饼能充足者,应先食之。”

我给学生上课时,喜欢引用。
因为故事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眼前得到好东西,往往会否定掉过去的。
就像我们看到一本好书,便否定先前的好书一样;遇到一位名师,便贬低过去的老师。

我早前看过VAJIRA仁者的帖,觉得这个人还真好玩,接触了南传上座部佛教之后,便处处贬低北传(包括汉传与藏传)。我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俗谓佛教有八万四千法门,各人各取所需,我们要带着同情的眼光去看待。除非我们已经超凡入圣,否则确实没有资格否定他人。在学术的论证上,我们深知“说有容易说无难”,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新的论据。
VAJIRA仁者问我有关汉传的一些经典。诚然,这些经典不明出处,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敢因此断定那是伪经,是“中国人胡乱编写”的。即使是伪经,也不一定就没有价值。就像中国古书,有些伪造的经典依然有其作用一样。我们实在不该太偏激。即使是巴利文经典,也有真伪之分。我们断然不能以“语言”断定佛经的真伪。
(印顺法师有一篇文章谈到《大乘起信论》的,我非常赞同他的看法。待会儿找来与大家分享)
说“没有”或“否定”,还有一点得留意,那就是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资格”。做学问有一个好处,就是越深入,头越放得低,因为在浩瀚的学术大海里,您越发感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我是有这番体会的,所以在研究古代高僧,特别是唐前的(唐后我还没有深入去探讨),我越发感到他们的伟大,越发能同情于他们的言行。以前我也鹦鹉学舌一般地爱否定古人,骂孔孟,批老庄(胆子还没有大得敢否定中国佛学),可是,后来发现自己实在无知,只是用否定他人来掩饰自己的肤浅。自此,我只希望能够推己及人,带着谅解与同情的眼光去看待古人,只求能够明白他们的用心与意图就好,不宜用自己的喜好与价值观来判断。

过去,我也偏激,会否定佛教界的一些现象。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接触层面的增广,我渐渐学会包容与谅解,乃至以对一日佛教徒也给予同情。达摩难陀长老在这方面给我的启迪也是很大的。虽然福薄,随侍老人家的机会不多,但是在与老人家相处的短暂时间里,还是获益良多。
(容令开帖专谈长老)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4:1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印顺法师i《大乘起信论讲记》之《悬论》
(讲于1950年,收录于《妙云集》上篇之七, Pg 1-22)
  
一、作者与译者
  (一)一般公认的传说
  《大乘起信论》,向来传说是马鸣菩萨造的。名为马鸣的,印度不止一人,古来就有‘六马鸣’的传说。然大家都意许是:龙树以前的那位马鸣。据《马鸣传》及《付法藏因缘传》的传说,马鸣是胁尊者的弟子,或富那耶奢的弟子。时代约与迦腻色迦王同时。
  
  本论的译者:梁时真谛译的,通常称为梁译。译《华严经》的实叉难陀,也曾译过这部论,通常称为唐译。现在所讲的,是梁译本。据《慈恩传》说:当时印度已没有《大乘起信论》了,玄奘特依中文本转译成梵文。这样说起来,本论是很有根据的!
  
  (二)古今怀疑者的意见
  非真谛译:《起信论》不是真谛译的,这种说法,是古已有之。隋时,与嘉祥同门的均正,在《四论玄义》中说:‘寻觅翻经目录中无有也’。法经奉诏编撰经录,把本论编入疑伪类,并且说:‘勘真谛录无此论’。同时的费长房撰《历代三宝纪》,即说本论为梁·真谛译。彦琮等的《众经目录》,说是陈·真谛译。一直到唐·智升的《开元释教录》,才肯定说:这部论确是梁·真谛译的。这些是古代的说法。近代如日本·望月信亨等,根据均正、法经等的传说,加以研究,也说《起信论》不是真谛译的。民国十二、三年,梁启超有《大乘起信论考证》一书问世,采用日人的说法;不但说本论不是真谛译的,论前的智恺序也是假的,甚至唐朝重译的《起信论》,也靠不住。支那内学院的吕澄,也以为:实叉难陀的译本,不过是梁译本的文字上少加修改而已。他们都提出详密的理由,证明他们所说的不错!
  
  非马鸣造:《起信论》不但不是真谛译的,也不是马鸣造的。这在古代,首由均正倡说:‘起信论一卷,人云马鸣菩萨造。北地诸论师云:非马鸣造,昔日地论师造论,借菩萨名目之。’但嘉祥即称之为‘马鸣论’。到唐代,唯识学者还有说是世亲所作的不了义说。本论的作者,古代传说中,确是游移而不定的。到近代,这样说的人更多,约可为二类:一、如梁启超他们,重于教理的发展史。从小乘到大乘,大乘从空宗到唯识,这是佛教义理发展的程序。可是,《起信论》的思想,比唯识学还要圆满得多,所以就断定它是:唯识兴盛以后的作品。龙树以前的马鸣,是不会造这样圆满的论典的。《起信论》不是马鸣造的;实是中国人造的,因此赞叹中国人思想的伟大。二、如欧阳竟无他们──也依据考证,但主要是从义理的疑似上说。据他们的见解,《起信论》所说的,是不对的。因为《起信论》所说的,与唯识学不相合。他们似乎以为:唯有瑜伽、唯识所说的教理才是正确的。《起信论》既与此不合,即是错误;所以也决定不是马鸣造的。欧阳竟无,还多少融通一点;到了王恩洋、吕澂他们,就直斥为伪造了。所以说《起信论》不是马鸣造的,也有二派:一派如梁启超等起而赞叹;一派如王恩洋等起而非毁,说它是‘梁陈小儿所作,刬绝慧命’。
  
  这是关于古往今来,说《起信论》非真谛译、非马鸣造的大概情形。本论在过去中国佛教界,有崇高的地位;民国以来,由于考证与唯识学的兴起,开始遭遇恶运,受到多方面的怀疑和批评。
  
  (三)维护《起信论》的近代大师
  肯定《起信论》是真谛译、马鸣造,出而尽力维护他的,那要算太虚大师了。大师极力维护《起信论》,那么,对于前面二派的说法,就非予以答覆不可。关于考证的部分,大师以为:佛法是不可以从进化的观点来考证的。他以为:东方文化是不同于西方进化的文化的;所以用进化发展的方法来衡量佛法,极为错误。大师对于《起信论》的有关考证部分,从大处着眼,只略谈方法对不对而已。照大师的见解,《起信论》是龙树以前的作品。但他不能否认,龙树以前,像《起信论》的思想,并没有起着大影响。所以在〈再议印度之佛教〉说:大概马鸣造《起信论》以后,因为法不当机,即暂为藏诸名山,以待来日。当时虽没有大大的弘扬,但不能说没有造。他以这样的理由,维持《起信论》是空宗以前的作品。大师为甚么要这样说?因为他底思想──中国佛教传统的思想,是和《起信论》一致的,是把这样的思想作为佛陀根本教法的。如《起信论》后起,或被人推翻了,那他的思想根源,以及中国佛教所受的威胁,是怎样的可怕!所以特为方便会通,尽力出来扶持。
  
  关于义理方面的非议,大师是和事老。他以为:《起信论》所说的很好,唯识宗所讲的也不错。那么,唯识与《起信论》的义理,应怎样融会他的矛盾呢?他提出二点来解说:(一)《起信论》所说的真如,与唯识所说的真如是不同的。唯识义的真如,是偏于理性的,而《起信》的真如,是包括理性与正智的。(二)唯识家说有漏种子唯生有漏,无漏种子唯生无漏,而《起信论》说无漏与有漏互相熏生。大师以为:《起信论》(主要是)依等无间缘来说熏习的,这是菩萨应有的心境,与唯识学约因缘说不同。凡夫,是有漏生有漏的;佛是无漏生无漏的;唯有菩萨,才有漏无漏展转相生。这样的熏生,约等无间缘说。有漏无间生无漏,无漏无间生有漏,这在唯识家也是认可的;所以特以此会通《起信论》与唯识的矛盾。
  
  (四)从合理的观点来重新审定
  考证真伪的问题 用考证方法研究佛法──这种治学方法,是不应该反对的。如大师以为东方式的文化,是先全体而后分化的。像《起信论》所说的,空与有都照顾周到;后来龙树、无著他们,据各方面的义理而特别发挥,才有大乘空有宗派的出现。西洋文化都是先有甲,再有乙,然后才有丙的综合。用这种西方式的发展法则来看《起信论》,那就无怪要说《起信论》是后出的了。西洋文化是着重外物的,而东方文化却是发自内心的,根本不同。这一见解,似乎应该修正。伟大的思想家,总是博大精深,思想的统一中含有多方面的。后学的继承者,往往只着重其中的部分,这就引起后来的分化了。这在西洋,也不能说没有,像黑格尔的哲学,有人跟他学,走着唯心的路线;有人学了,却走着唯物主义的路线。黑格尔的学说如此,其他哲学家的杰出者,也莫不如是。先分立后综合的例子,在中国也到处都是。以中国佛教来说,古代在南方流行的佛教,有天台智者出来综合它,判为四教。到后来,北方又新起了禅宗,贤首又起来综合它,改判五教。这不是合于正反合的发展例子吗?因此,大师所说佛法不应该以进化发展的方法来考证,可能为一时的方便之谈!我以为:考证的方法不应该推翻。思想是有演化的,但不一定是进化的。在发展演化的过程中,可以演化成好的,也可以演化成坏的,不该说凡是后来的就进步。
  
  而且,即使考证得非马鸣作、非真谛译,《起信论》的价值,还得从长讨论。我的看法是:(一)印度传来的不一定都是好的。中国佛教界,一向有推崇印度的心理,以为凡是佛典,只要是从印度翻译来的就对;小乘论都是罗汉作,大乘论都是了不起的菩萨作。其实,印度译来的教典,有极精深的,也有浮浅的,也有杂乱而无章的。所以,不要以是否从印度翻译过来,作为佛典是非的标准。而且,印度也不少托名圣贤的作品;即使翻译过来,并不能保证它的正确。(二)中国人作的不一定就错。佛法传到中国来,中国的古德、时贤,经详密的思考,深刻的体验,写出来的作品,也可以是很好的。如天台宗的典籍,主要是‘智者大师说’的,不也还是照样的崇敬奉持!有些人,重视佛法的传承,以为从印度传来的,就是正确的;中国人造的,都不可靠,这看法是太不合理了。其实师资传承,也仅有相对的价值。印度、西藏,都大谈师承,还不也是众说纷纭,是是非非吗?我们应该用考证的方法,考证经论的编作者,或某时代某地方的作品;但不应该将考证出来的结果,作为没有价值或绝对正确的论据。在佛教思想上,《起信论》有它自己的价值。这不能和鉴别古董一样,不是某时某人的作品,就认为不值一钱!
  
  义理正谬的问题 站在唯识学的立场,评论《起信论》的教理不对,这不过是立场的不同,衡量是非的标准不同,并不能就此断定了《起信论》的价值。佛法中的大小乘,有种种派别,像小乘有十八部、二十部之多。从大体上分,也还有:有部、犊子部、分别说部、大众部的四大系。大乘中也有有宗、空宗的不同。佛法流行在世间,因为时、地、根机、方法的不同,演化成各部各派的佛法。现在来研究佛法,对各部各派的教理,可以比较、评论,但切不可专凭主观,凡是不合于自宗的,就以为都是不对的、错误的。这种宗派的独断态度,是万万要不得的。站在唯识的立场,说别宗不对,不合正理;别的宗派,也可以站在另一立场,说唯识的不对,不符正理;但决不会因此而问题就解决了。我觉得,唯识学者对于《起信论》,应以讨论、商榷的态度,不应以‘同我则是,异我则非’的态度来否定《起信论》。然对于以唯识融会《起信论》,似乎也终于多此一举。《起信论》与唯识论,各有独特的立场,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理论,一定要说它们恰好会通,事实是不易做到的。学派的教理,既各有不同处,就是费尽力量以求园融会通,而结果,别人也还是不会承认的。所以,我们先应了解他们的不同;不要偏执,也不要附会。先明白各论的特殊意义,再来考虑它在佛法中的地位。我觉得,我们应该这样!

(二、大乘起信;三、本论在佛法中的地位 Pg10-22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4:1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呵呵,点击《业力论》,主题之下竟然是论述南北传佛教的不同看法。太不应该了。
回来说说张教授的观点。
这里有原文可以看,比起《法情》所转的好得多。
http://www.szjt.org/bgs/xush/xush_content/fjdyll.htm

其中,问题被提出质疑的是有关“共业”的问题。
我之所以说天灾也是一种“共业”,是基于张教授的以下观点:

下图为七个次第之大小圆周所组成,每一圆周代表某一界次之业力圈。最外圈(第一圈)为最大的一个圆周,表示最普遍、最大之群体共同业力,此处姑称之为极共业圈。第二圈之范围较第一圈为小,其普遍度亦小,亦名之为大共业圈,如是业力圈之范围逐渐缩小,以至第七圈之最极不共业圈,代表个人之自我不共业,因为就最后之自我而论,是不与任何事物相共的。
Picture:Click to zoom

七个圈子依序为:
  (1) 极共业圈
  (2) 大共业圈
  (3) 国族共业圈
  (4) 各别共业圈
  (5) 不共业圈
  (6) 极不共业圈
  (7) 最极不共业圈

对于外面那个圈,张教授说——

“最外之第一圈——极共业圈,可以从“人为生物之一种”之例来说明。只要是人——无论哪一种人,如黑人、白人、黄人、富人、穷人、男人、女人等,皆与此地球上之各种生物受有同样的某种共业果报。例如他们的最低生活条件,皆需依赖日光、空气和水才能生存。在这一点上人类与其他生物皆是一样的。这就是说,在必需依赖日光、空气和水的条件上,人是与地球上的生物有着共同的业报的。这种普遍的共业,本来叫做共中共业,此处为易晓起见姑称之为极共业(或最大的共业)。这个圈子里不但包括各种人类,亦且包括一切生物。业力图之范围越大、越普遍,其约束性亦越大,越难于转变。例如说,人可以不食五谷,不住房子或不穿衣服,仍能生存;但人却绝对不能脱离日光、空气和水而生存。其他一切动植物亦然。因此这是地球上一切生物之共业和共报,其约束性至大,亦无法予以转变或突破。”

这是说明一种现象,不是在分析现象的起源,所以不存在“胡乱解释业力”的问题。

我得到更大的启示的是张教授下来的观点——

(一)除最后之纯粹自我为最极不共业之外,其余任何一业力圈之个体,皆同时有共及不共两种因素,对圈内而言此个体为共,对圈外而言则为不共;因此任何个体,实有各种共与不共之各种复杂业力关系。由此即知业力之相关性及复杂性。业力并不只是属于个人的,业力之大部分是个人与个人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乃至各种族、各生物之间,层层垒垒的关系。业力圈像是蜘蛛网,而人就像是网上的蜘蛛,他并不是固定的守在网的中心,而是随时出现在网的任何一圈上。换言之,他具有多重的身份。在最内圈时他是自我,往外一圈他是家庭或任何团体的一份子,再向外推他是某国之公民,某种族之人或生物之一种;推到极点,他就不过是宇宙万物中之一个“有法”而已。无数的人就不啻是无数的蜘蛛,相互交叉,相互摄入,形成错综复杂,难以穷究的一个宇宙大业力圈。

  (二)根据上面列举之七个同心圈所表示之七个界次之业力圈,我们可以发觉人力转变业报之难易不同之程度,因此对自由意志和因果必然性之困惑问题,可能提供一个解答的线索。从最内圈之自我来看,一个人如果想改变他自己及其不共之别业,其可能性不是没有的。人由奋斗努力而改变自己之习惯及气质之事,比比皆是。由于不断的努力,人可以由无知变为博学,由暴戾变成容忍,由固执变成豁达;这虽然不是容易的事,但毕竟是可能的。这就是说,意志之力量是可以转变最极不共业的。但越向外圈看,转变就越来越困难了,人可以经努力而改变自己,但如果要改变自己的妻子儿女,则比改变他自己要难上百千倍;要他改变一整个团体、一个国家、一个种族,则更加困难了。古今只有极少数的人,不但能改变或影响自己的业力,甚至可以影响或改变国家及种族之共业。以释迦牟尼来说,他不但完全改变了他自己——由凡入圣,而且因此转变而影响到其家庭、种族、国家、人类、甚至许多生物。耶稣、孔子等大圣亦复如是。但历史上毕竟没有几个释迦或耶稣,亦没有太多的希特勒或史达林。所以就大小业力圈的图解来看,越向内圈其转变就越容易,越向外圈,转变就越难。这就是说不共的个别业,及少数人的业比较容易转;而大的共业,或许多众生的共业是极难转变的。此处我们肯定了四点:

  (一)我们肯定了转变业力是有难易不同的差异。

  (二)难易之不同,即是说由意志去转变环境(或业力),有阻力大(艰巨)或阻力小(容易)之不同,由此阻力之大小或达成率之差异,我们推论到:

  (三)此意志转变环境(业力)之事实的确有的,否则就不会有转变之难易不同的现象发生。

  (四)此所谓意志能转变环境,即是承认有自由意志。


再下来,张教授又说——

对业力论最容易发生误会的,是把业力当作命定论,认为业力是不可抗拒或不可改变的,这是一个极错误的观念。人生确有许多事非个人之力所能挽回者,如共业之灾害和死亡之降临,皆非吾人所能左右者。人一生下地就已经决定了其死亡之命运,但人之必死并不能注定他如何去死。人人皆必有死,但怎样死法,和对死之态度,则可能有极大之差异。走向坟墓是不错的,但如何走法却操之在我。……中略……人之自由意志全系乎对一切约束自己的力量,能说一声反抗的“不”字!释迦牟尼的生平就是一个好例子。就常识、利害、传统的看法,他都应该先去作皇帝,老来退休后再去修行。但他否定了这一切,毅然对环境说“不!我决不作皇帝”,这就是他的自由意志能战胜因果律及共业环境之事实。他若当时不能衷心的说出这个“不”字,今天还有佛教吗?所以业力所造成的环境,亦非全不能克服者。自由火花之一念,每每造成极大之影响,缔美果于未来。因此业力论决不是定命论,而是叫我们认清人生有定命或不可改变之一面,亦有不定及可改换之一面。这样才能不沮丧、不骄纵而趋乎中道。至于人生之际遇,何者是定命,何者是不定,则非常难说;是圣者境界,非凡人所能确知。

从这样的一种分析中,我知道“共业”的奥妙,也知道“别业”的作用。

我学习佛法,是从中索取其养分,让它化为生活中的一部分。以上面业力的观点,我得到的启示是在教学中,“共业”的形成对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好的“共业”关系,将可以引导大家向上向善;反之,若“共业”是不好多,叫人意志消沉的,那么您就要尝试去改变它。要靠个人的力量去转变“共业”是不容易的,但是,我们的自由意志还是要尽量发挥,从自身做起,让“极不共业”(别业)去发挥力量。至于是否能够转变“共业”,则有待因缘了,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力而为”。
有关这一点,微沁应该感受过,那是您进入MPTAA后的经历。我在“老黄讲古”的“我的教学经历”会仔细谈到,诸君若有兴趣可以一看。





[/code]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8-07-06 星期六 4:40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微沁



注册时间: 2005-11-09
帖子: 1021

来自: MPTAA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4:27 pm    发表主题: 依法不依人 引用并回复

是的,依法不依人!我知道啦!
只是,有时还是因为自己的局限,接触面不够广,所以还是会有执著。
不过我同意你所说,每个人的想法会随着自己的年龄不断增长而有所改变,体会和感觉也会有不同。加油啦!!
_________________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返回页首
[ 4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4:4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张澄基博士(1920-1988年)湖北安陆县人,15岁学佛,16岁即在江苗芦山闭关,17岁远赴西康贡噶雪山,追随贡噶仁波切学习大手印八年,其成就曾获得第16世大宝法王赞许。1948年由印度赴美国定居。

  张澄基博士早年在康藏和印度等地修学藏传之显密各宗多年,对于中国、印度及西洋各宗教及哲学,皆有广泛之舆趣及认识。精通中、英、藏、梵等文。 其藏文造诣之深亦为藏人所赞佩,因其在国学、藏文和佛法三方面之深厚学养,故成为中国近代能直接由藏文翻译经论之大译师,金刚乘行者蒙受其译着嘉惠者不计其数。

  译著有《密勒日巴大师全集》与《冈波巴大师全集选译》,甚为佛学界所推崇。其所撰《佛学今诠》,以客观态度探讨佛学中的某些根本理论,也风行一时。此外,又以英文撰有《华严哲学》(The Buddhist Teaching of Totality-The Philosophy of Hwa Yen Buddhism)一书,为国人以英文著作的少数佛学作品之一。张澄基博士曾回台湾执教,且其中文译著都在台湾出版,因此颇为台湾佛学界所推重。

  特别该介绍的是张澄基译自藏文的《密勒日巴大师全集》,此书共三册,包含《密勒日巴尊者传》一册与《十万歌集》两册。这是描述藏密白教(嘎居派)大师密勒日巴之思想及传记的最主要作品。尤其《十万歌集》是第一次译成中文(传记部分,前此已有《木讷传》一小书行世),在藏密历史上及修持上,这部书都相当重要。加上张澄基博士在每章末尾,都加上极扼要、清楚的注释,也颇便初学。因此,这部书可以说是四十年来佛学界的重要翻译之一。这些书对台湾佛学界的西藏佛学研究,颇有拓荒性的影响。

  张澄基博士曾任印度泰戈尔大学、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研究员、美国纽约新学院、美国Nabraska大学及台湾中国文化学院哲学系教授等职。后任美国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宗教学系教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40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4:52 pm    发表主题: Re: vijira大德 引用并回复

微沁 写到:
你真得很棒!你和讲师的对话让我获益不浅!
请多上来法情逛逛,老黄有对手才精彩列!嘿嘿......


呵呵,是的,感谢Vajira仁者,学习本来就是要互动的。
也感谢有微沁这位读者。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游客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8:16 pm    发表主题: Re: 转載~作者為大陸佛友 引用并回复

引用:
今天寺院中腐敗現象的原因,大乘佛教中的人也心知肚明,但是受制於本身崇拜經典的大力提倡(依靠大乘佛教信仰生存的人們,沒有誰可以公開否定這些外道經典),只得隨波逐流下去。就連佛教弟子心目中修行最嚴謹的虛雲老和尚,也是以“開悟後”的境界和影響力,親自組織和領導了釵h次水陸法會﹗由此可見大乘經典的威力,確實真是不可思議﹗

引用:
我早前看过VAJIRA仁者的帖,觉得这个人还真好玩,接触了南传上座部佛教之后,便处处贬低北传(包括汉传与藏传)。


阅看了以上的字句,着实叫人感到心疼。
品行良好的人,我们应该敬重之,更何况是德高望重的虚云大师!即使不赞同大德所为,也不应如此讽刺之!志同道不合,就得如此贬低另一方吗?我们可以选择不赞叹他人,却不能不敬重他人!别再多造恶业,好吗?就好像自己的爸爸抽烟喝酒发脾气一样,我们总不能到处对外界批评之吧!对爸爸的敬重之心始终是不可丢弃的,即使我们并不认同他的所作所为。同理,不屑他人,也就算了,自己知道就好;可是,为何要处处贬低他人呢?难道,就因观点思想上的差异,即使对方德行高尚,我们也可以毫不客气地公开批评之吗?何况,孰是孰非已有定论了吗?
做人要懂得如何敬重敌人,更何况是自己人!
VAJIRA仁者是人才一名,可是嚣张了点,有点像我!哈!
坚持己见有性格,我欣赏;可是,公然贬低他人,我可不敢苟同!要知,“八正道”之“正见”为八个正道之首,凡有“正见”者,决不胡乱评论他人!
我乃黄讲师以前的MPTAA学生,不时跟他唱反调者。讲师,记得今晚跟师母说声:“我爱你!”-我很了解女人。还有你的那三只“小师子”,好好培育他们!(我虽是注册会员,请谅解我以“游客”身份来想念你!)
返回页首
[ 43楼 ]
游客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9:0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黄 写到:
谢谢Vajira仁者的回复。
其一:您转贴的那篇文章,只是作者个人的看法,没有学术价值。何况,它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就如同一些佛教徒喜欢搬“某某神父、某某牧师”改变信仰,“出家学道”一样的无聊(同样的也有人引用法师还俗来做文章)。如果您对这方面的课题感兴趣,我会建议您看看一些较有思考性的学术文章。这方面,日本学者早在上个世纪初便起步,中国海峡两岸的学者也跟进。直接用中文写的,如欧阳渐、吕澂、印顺法师的,都极具分量。末学不才,在某些课题上虽然自己理解得来,但要说出却往往辞拙,难于表达。

绝对赞同

老黄 写到:
其二:认为巴利文经典是最原始的经典,这种说法也有待斟酌。学界普遍认为这是上座部佛教一厢情愿的看法。日本学者如中村元、水野弘元等教授的论著可以参看。有关佛教原始语言的问题,早在1976年在哥廷根便曾举行过“最古佛教传承的语言”讨论会,季羡林先生其后在1984年撰写了长篇论文《三论原始佛教的语言问题》(此前写过一论、二论),其说法更具说服力。
http://www.wangf.net/vbb/showthread.php?threadid=21295

佛陀开始说法是,有人要求佛陀以雅语(当时被视为尊贵的语言)说法。佛陀否定了这一项要求,认为说法该以听者最熟悉的语言来进行,才能让更多的终生受益。佛陀从来都不曾认为只能以一种语言来弘法(不然我们现在也不可能看到中英文的佛法了)。
佛陀从小熟习五明,语言能力不容置疑,又怎么可能单用一种语言呢?
依义不依语,学习佛法,要学习的是其义理,绝非其语言。

老黄 写到:
当然,花时间去搞这些学术问题,本是佛教学者所为,与解脱没有关系。不过老黄本就自我定位为学者,不是修行人。我仅是实事求是,考证问题。

如果没有人作学术工作,我们岂能习的这种种佛法?每一个年代的仑(包括阿毗达磨),都是学术研究成果。
返回页首
[ 44楼 ]
游客







帖子发表于: 08-07-06 星期六 11:12 pm    发表主题: 修正启事 引用并回复

引用:
别再多造恶业,好吗?就好像自己的爸爸抽烟喝酒发脾气一样,我们总不能到处对外界批评之吧!对爸爸的敬重之心始终是不可丢弃的,即使我们并不认同他的所作所为。同理,不屑他人,也就算了,自己知道就好;可是,为何要处处贬低他人呢?难道,就因观点思想上的差异,即使对方德行高尚,我们也可以毫不客气地公开批评之吗?


本人乃第43楼的游客,发表回复帖子后,方才发觉到以上的红色字句写得不妥当,应改为“ 就好像父亲对儿子有意见一样,做儿子的总不能处处向外界投诉自己父亲的不是吧!对父亲的敬重之心始终是不可丢弃的,即使父子之间的代沟是如何的巨大。
敬请海涵本人一时的快言快语!
返回页首
[ 45楼 ]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佛学分享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6, 7, 8  下一个
3页/共8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