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儿童文学】《外公是棵櫻桃樹》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互联网漂书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小悦悦_小读读



注册时间: 2009-08-22
帖子: 59

来自: 猫儿天堂

帖子发表于: 19-02-10 星期五 12:5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04-02-09 星期三 3:20 pm
bear_bear 写到:
我很早以前(去年12月)已经漂给苏宇恬。


喵~

请问书是在苏宇恬手上吗?

bear_bear啊,您去年5月寄《榴莲国度》给靓思淑仪的书……

【报告文学】《榴莲国度》
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5587&postdays=0&postorder=asc&start=15

靓思淑仪 写到:
14-08-09 星期五 11:05 pm
看到燕家族给我的短信, 才知道原来bear-bear在5月的时候寄了。

怎么办呢?快8月了, 我却没收到书。
会寄失了吗?


希望日后bear_bear能以挂号方式把书寄出,若下一位传漂人收不到书仍有望到邮政局追究。
返回页首
[ 1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小周



注册时间: 2009-07-24
帖子: 2823

来自: 农林园

帖子发表于: 16-11-12 星期五 10:2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转贴好小子的阅读心得
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6275&start=165


乡下人的生命教育

文:好小子


诚如梅子涵先生在《国际大奖小说系列》前言里所说的,《外公是棵樱桃树》是其中一部不假冒天真却不故意深刻的优质文学作品。它以十分自然的笔触把儿童自身的感受、儿童对于大人之举不解的想法带到读者眼前,并以儿童的视角引领读者对生命进行了深刻的思考。读着此书,我乃是惊悟、沉重、触动、忧伤等百感交集于心头。作者通过描述发生在小主人公托尼诺周遭的事物逐步探讨着几个重要的主题:成人对小孩展现的关爱方式及儿童观、成人教导孩子尊敬生命和亲近大自然的教育、乡下人的真性情和生活化的幽默情趣,以及成人面对死亡的心理和给予小孩的死亡教育。

一开始读这故事时,我立刻被作者犀利的笔尖点醒:原来我们认识儿童的方法是错的。在我们眼里看起来极合乎常理和贴心的问候、提醒、学习等话题,原来一直以来只是成人的想法,扪心自问也知道那是没什么诚意的关爱。小孩是很敏感的,成人是不是真的爱他,他从他们的言语行为里统统感觉得到。这也让身为成人的我们要好好地想一想:我们是不是真的在乎小孩的感受?抑或更多时候只是敷衍他们的、不真诚的机械式反应?

故事中,作者以福乐皮(托尼诺爷爷奶奶的狗)一角隐约显现出长久以来的世界性教育弊端——成人的过分操心和急进压制了孩童独立发展的无限可能。如托尼诺的外公所说:“福乐皮不像一条真正的狗,但是它也不属于人类,因为它不会说人话。说起来它只能算是半条狗,而且这都是它主人的错,因为他们把它当作一个智障的小孩儿来对待。”基于这种过敏性,作者也透过刻画托尼诺妈妈的反应让读者看见成人过于紧张孩子,进而在孩子应运而生的成长能力中形成绊脚石。托尼诺的妈妈反对外公让托尼诺吃酒制的“查巴欧”和爬树,但这些都是让小主人公拥有快乐童年回忆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我们一直认为酒对小孩不好,爬树也很危险,但这些都只是一些形式化的规矩,不是真正的教育。故事里有一段写道:
引用: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托尼诺,我还要工作。如果你学会了爬树,就可以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即使一个人也没关系。”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变成泰山了:我爬上,爬下,攀爬到最高的枝头上。外公不再跟着我了。有时他会把外婆的竹椅搬过来,闭上眼睛坐在樱桃树下。但是我知道,其实,他都看得见我。
这就是教育的尺度,不多不少、不松不紧刚刚好。

过分神经质的成人为小孩带来很大的影响。很多时候我们太斤斤计较,便失去了生活中的快乐与和谐。托尼诺的妈妈会因为孩子打破鸡蛋而赏他耳光,相反地,他的外公却会开完笑地说着没关系,让他清楚看见妈妈和外公的不一样。想象着这样的画面,我想,要和孩子建立起好的关系一定要以行动把爱证明给他们看,多些宽容、等待和正面的教导,却不是处处责备、惩罚,让孩子困在罪恶和阴影中而没办法改变。故事中的外公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以至于通过这样的人生态度把疼爱传达到托尼诺心里,这大概便是小孩,甚至是大人所迫切渴望的真实关怀。此外,托尼诺的外婆也很爱他:“外婆宣称,生妈妈的时候,她特别费心,只为了以后可以得到一个像我这样的孙子。”这是帮助孩子建立自信而不是惯性贬低他们的良好示范,值得学习。

然而,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表达方法不尽相同,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因为一时的沟通不良产生误解而不欢而散,这样的场面在生活里处处可见,也一直让人们觉得很遗憾。就如托尼诺的妈妈,她明明很关心自己的父母,却因那急躁的性格为父母和身边的人带来困扰,最后得不到谅解只好生闷气自己哭了起来。站在老人家的立场看,他们对关心者的责怪和管制表现出厌烦是正常的,要是读者家中有年长的亲人,不难想象到人在面对疾病、衰老和死亡时会有怎样的心情和想法。也因为年轻一辈能计较的事情和时光还有很多,我们便不自觉地以不再尊重父母的口吻来谴责他们,结果不小心伤了老人寂寞的心,也伤了自己的心。
引用:
“你知道吗,托尼诺?”外公向我承认,“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没有你这么灵巧。真的!在我还没学会爬树之前,经常掉下来。你跟你妈妈一样,她小时候也是个爬树高手。”说我跟妈妈一样,让我感到很骄傲。当她来接我的时候,我马上把这个新学会的把戏告诉她:“妈妈,外公教我爬菲丽丝。您看,我可以爬到那么高的地方!”我指着最高的树枝给她看。妈妈抬头往上看,回过头,又再看一次,整个脸突然间没有血色。“爸,您是不是疯了?”她生气地对外公说。“干吗呀?你小时候不是也常常爬到菲丽丝上面去?”“二十五年前这棵树还只有一半高。这点您到底有没有想到啊?”妈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翻了翻白眼。那一刻,我突然好痛恨她,真希望她立刻消失在眼前。我跑到外公身边,紧紧抱着他,然而,他却将我轻轻地推开:“你妈妈是对的,托尼诺,我真的是个疯老头。”这句话我永远无法忘记,我相信妈妈也忘不了。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感受到自己在父母的心中永远那么了不起;但在父母衰老的过程中,他们竟渐渐地感受到被孩子瞧不起的滋味。

最叫我反复思索的是故事中的老师。他们总是叫孩子跟着要求完成作业,要逻辑、实在、符合预设答案——教育圈子里不是有一大堆这样的老师吗?我又是不是这样的老师?发现这是好几年前就已面世的文学作品,更为我们这随着时代发展却历久不衰的教育通病感到汗颜。现在,我们让孩子学的每一样东西都必须有明确的“目的”和“成果”,学习一定要配合作业、考试,就连做个阅读也非得写个心得报告或来篇延伸写作不可。我们明知进行良好的阅读已经很够了,但没办法不交些实在的成果出来,便让学生写感想写报告写作业,为的是对校方和家长好交代,也让自己的良心比较过意得去。为了赶快完成这些沉重、繁多又非得存在的作业,我们便逼使孩子屈服于预设的答案,去个别性、创意性而从统一性,干脆利落、方便行事。这样的教育又是否让我们的良心比较过意得去呢?更讽刺的是,故事中的托尼诺对老师说他早就认识春天,而且跟外公一起认识春天要好玩多了。托诺尼的老师和现实中某部分的老师一样,因无法接受批评而对着孩子的母亲进行扭曲性的投诉。

我们的教育有太多的约束、规矩、制度,导致孩子在进行观察课和体育课时都不能跑、不能动,确实是很可笑。相对的,我们无可否认托尼诺的外公却非常成功地做到了潜移默化、不着痕迹的教育,这样的方法是当今许多教师都还未能掌握的智慧,包括我自己。外公装扮成圣诞老人在学校出现,对托尼诺来说除了是个惊喜,更为他打了一支强心针,证明给大家看乡区的生活是精彩是值得骄傲的,让他对于追求理想人生观有了更坚定的信心。外公让他真实感觉到自己是最特别的孩子,是上天的恩赐;在这种关爱下成长的孩子,想必也会以一样的方式爱别人,实在有别于许多追求品管、高效的生产式学校教育。另外,成人看待事物的态度会让他们塑造出孩子相应的性格和命运。文中老师不在乎其他学生把托尼诺的外公画成疯子,却放大托尼诺为捍卫外公尊严而打同学的行为并进行惩罚,这是欠公道的决策和标准。然而,托尼诺的爸爸不认为老师和其他学生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还看不起乡区学校。父母要是抱着这么冷漠的心态看待事物,孩子自然而然也学会了不必尊重别人,因此成人拥有正确的观念是很重要的。

作者还通过几个描写托尼诺心情的场景明确地告诉读者:孩童和成人想的不一样,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决定权,也需要得到尊重。当托尼诺的父母争论着该让孩子上城市学校或乡区学校时,托尼诺的一个问题对身为师长的读者当头棒喝:奇怪的是,没有人问我想要什么?是啊,小孩才是事情的主角和关键人物,为什么成人在做决定时从不征求他们的意见呢?抑或是说,成人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孩子好,因为孩子“入世未深”?让孩子依据着成人的喜好及思维模式来成长,这样真的对他们最好吗?如果其他读者和我一样对于认识儿童这一块不够敏感,读到“狂欢节”那一章时,首先应该只是关心外公的情况而忘了托尼诺被留在屋外,接下来是不理解托尼诺走到樱桃树下等人发现的行为,最后更觉得这个小孩怎么那么不懂事,外公生病了还在闹别扭生外公的气。但托尼诺的想法是:
引用:
我觉得既孤单又不幸。虽然我穿着超人装,但却一点也不快乐。妈妈的反应很奇怪,跟我想得完全不一样,让我觉得自己真该大哭一场。但她的语气很快变了:“不过外公没什么,小宝贝,”她边说边将我揽在怀里,“他只是太担心他的事了。那件事一定可以解决的,等着看吧。”我很想告诉她我是为自己哭的,不是为外公。可是如果我这样告诉她,谁知道她会怎么反应。


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另一幕,就是当托尼诺得不到父母神秘地赶着出门的理由时坚持不让爷爷送他上学,妈妈赏他耳光,而奶奶说:“托尼诺,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呢?你惭不惭愧?你外公都快要死了,你还这个样子!”然后,
引用:
我不知道是奶奶的表情太吓人了,还是她说的话,总之,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都还觉得有点头晕呢,就像在游乐场乘坐云霄飞车那样。还有,更糟的是,奶奶还没说完,我就忍不住张开嘴把所有的饼干、牛奶都吐在她身上了。她当然气得要命,马上跑去叫爷爷来。之后,他们两个人一定要知道我们昨天的晚餐吃了什么,我说,我吃了荷包蛋及薯条,奶奶翻了一下白眼说道,这下她明白了。“那是消化不良,你留在家里,别去外面受寒,病很快就会好了。”于是,我整个早上都待在家里和他们及福乐皮在一起。因为我一点都不想说话,也不回答他们的问题,奶奶于是相信,我一定是发烧了,她把我抱到床上,用堆得像小山似的棉被压着我。她不停地问我:“现在觉得怎么样?哪里痛?”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事实上,我觉得糟透了。我感觉比外婆去世的时候还难过。
成人都以成人的立场去理解孩童的世界,认为别人发生事情时我们理所当然要去紧张、担忧一番,认为孩子的感受不必被理会和尊重,认为不需要向孩子解释那么多,认为孩子应该要学会坚强、体谅。提出这所有的理所当然时,我们是否曾考量一件重要的事:孩子能以成人的角度去认识世界吗?孩子有没有经历过成人经历的事,是不是拥有了成人的认知模式,以至于让我们要求他们体谅别人?孩子是独立的个体,还是只是“小大人”?教育脱离不了在情境中的体验和自主建构,要是我们都只能问一些“现在觉得怎么样?哪里痛?”的问题,这对孩子的成长没多大的帮助。反观托尼诺的外公可真是个教育家,面对孙子时他能把自己的情绪放在一边,并看见了孙子的付出和细微感受,十分珍视孩子的内心世界。这是以身作则,确实做到教育孩子如何尊重别人,而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除了尊重别人,托尼诺的外公也让读者看见珍爱生命的人类是如何尊重大自然的。他教托尼诺聆听和看见大自然,与家里养的鹅阿凤“讨论”后为樱桃树菲丽丝装扮得美美,还教托尼诺把自己当作一只猫一只鸟、把菲丽丝当作自己的朋友和家,在爬树时让它把他紧紧地抓着……托尼诺的外公是如此看待大自然的,他把真实感情放在一草一木之上,把阿凤当作已故的妻子,把菲丽丝当作自己的女儿,因为他相信:“如果有人爱着你,你就永远不会死去。”这般信念给托尼诺带来的影响很深:“就像外公说的,如果有人深爱着某人,那人就永远不会死。但他却无法被人看见。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他变身了。当他变身以后,无论如何,他会想要回到生前非常喜欢的人身边。这就是为什么外婆一定是变身成一只鹅的道理。”也就是这样的心态方能造就人类更懂得珍惜生命、领悟大自然法则的文明思想。“当你专注地听,你会看到很多东西,比睁开眼睛看到得还多。”

作者的世界观及对生命的认知方式,还能从她幽默地刻画乡下人的文笔之中感受出来。托尼诺的外公把自己的妻子隐喻成母鸡,听起来极为可笑和不可理喻,实则表现出他对妻子和大自然所不可分隔的真爱。他也带托尼诺到河里与鱼儿嬉戏,闹得消防队出动时还单纯地以为他们是要来帮忙抓鱼。托尼诺的外婆和妈妈对待这两件事的态度是欢喜接受,这样的反应或许是回报亲情的最佳表现。然而,对待严肃的生命课题时,无论是托尼诺的外公、外婆或妈妈都不轻易妥协,这也就是为什么外公和妈妈对于政府要霸占外公的土地一事显得那么在意。当政府的人要砍下樱桃树时,年纪小小的托尼诺也能感受到捍卫菲丽丝的迫切性,因此拼了命死守着它。
引用:
妈妈惊恐地看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当海狸脸的家伙踢了往前走的阿凤一脚时,她才生气地叫着:“你敢再动它一下!”“再碰我,你有得瞧!”他恨恨地说,吐一口痰在地上,然后走到挖土机那边跟工人说话去了。如果外婆在这里,一定会立刻赏他一个耳光,撒野的家伙!他一副像在自己家里的样子——吐痰、咒骂、不断地看时间。
这一段描写在乍看之下好像很粗俗,其实这才是关注生命的真性情,不像现今社会对待紧要课题那般满不在乎、事不关己的冷漠。或许会有一大部分的城市人瞧不起乡下人,讽刺的是在托尼诺这双最真挚的眼光里,城市人要比乡下人平庸得多,而他的外公外婆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作者的敏感透露着这样的一种讯息:人脱离得大自然越久,越失去他们的智慧,反而盲目地去追求一种名为“进步生活”的东西。作为科技时代的读者更需要有这样的自觉。

一部好的、关怀心灵的作品,通常要叫人落泪——《外公是棵樱桃树》无疑是其中一部。最先让我感触的一幕是托尼诺和妈妈在厨房做着甜饼,外公做了搞怪的装扮却不小心让帽子、眼睛和鼻子轮流跌下露出一副滑稽相,他忧伤地感叹自己老了,妈妈安慰他时他像个小孩那样双眼盈泪。不只是托尼诺感到惊讶,我心里也觉得一丝丝的酸痛——我们的父母偶尔也这样了。而或许有一部份人也像我一样,对于父母的衰老和生病,免不了联想到的就是死亡和离别。因为这样,我们无可奈何也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用言语“关心”父母,用行动“关心”父母,天晓得这一切在他们的心中只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唠叨和管制。我们害怕面对死亡,于是在感觉到就快失去时把对方捉得更紧;我们的不自在让当事人更加深刻地意识到生命的不长久。坦然地面对死亡是许多人无法做到的,只因我们长久以来没真正发现生命的价值,以至当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即将脱离我们时,我们只得做垂死挣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其作品里说过这样的话:“我一直以为死亡离我很遥远,甚至是与我无关,其实死亡就在生命里。”要是能找到生命的真谛,我想大家定能以更坦然的态度面对死亡,而不是留着处处遗憾。

这段故事用了不少插叙和倒叙的手法,感觉上是冲淡读者对死亡的忧伤的一种方式,而把更多的笔墨放在如何正面地看待死亡一事之上。托尼诺对于外公的离去表现出出奇的平静,且作者诠释死亡的手法与普密尼的《马提与祖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以书中这段文字作为结束:
[quote]有一天晚上我却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梦。我梦见外公坐在樱桃树的最顶端,朝我眨眼睛。“上来,”他说,“不要怕!”我站在地上朝他看去。“快,上来吧!”我往上一跳,开始爬树。外公不断地朝我挥手,我也一直往上爬,简直像在飞一样。突然我听到外婆的声音,她说:“不要全部吃完,我还要做果酱呢!”外公从口袋里拿出满满一手掌的樱桃,朝空中撒去。“拿着!”他说,“你想要多少,就给你多少。”我往前一跃想要抓住樱桃,却做了一个空中翻滚。外公笑着,不断地说着:“自己拿呀,不要客气!”他的肚子大得像个气球,让他的身体可以到处飘移。那些樱桃像小小的降落伞轻轻往下降,垂挂在樱桃树的枝头,“拿呀!拿呀!”当外公掷出樱桃的时候,他的肚子渐渐地变小,人也越来越小了。“够了,外公,您不要再给我了!”“不要担心,托尼诺,你想要多少,就可以拿多少。”樱桃就像下雨般掉下来,而外公则一直变小,小到我终于看不到他。“您在哪里呀,外公?”我大叫。“我在这里,托尼诺,我在你身边。”外公的声音回答着我。猛的一击,我醒过来,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可是我没有害怕,因为外公的声音还在我耳畔回荡着:“我在这里,托尼诺,我在你身边。”
返回页首
[ 1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互联网漂书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2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