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幻境寻忆Memories】(第一部分1-11)安德斯工作坊作品(2007)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中学生作品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看完了你觉得
好看
0%
 0%  [ 0 ]
不错
0%
 0%  [ 0 ]
0%
 0%  [ 0 ]
投票共计 : 0

作者 留言
安德斯



注册时间: 2010-01-27
帖子: 2

来自: 槟城师范学院

帖子发表于: 30-08-10 星期一 11:08 pm    发表主题: 【幻境寻忆Memories】(第一部分1-11)安德斯工作坊作品(2007) 引用并回复

第一回 开课

“传说, 有三个人, 在一次意外中, 被带到另一个世界……”一个十七岁的小男孩, 躺在碧绿的沙发上, 看着一本非常古老且破旧的故事书, 喃喃自语道。 男孩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 浅蓝色的镜框, 使他显得更加傻气。
“都几岁了? 还看这类型的故事书, 幼稚到了极点。” 一句讽刺的话, 打断了小男孩的思维。 小男孩坐了起来, 推一推往下垂的眼镜说: “佳贤! 原来是你啊?! 真是吓了一跳。 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说着, 伸手扫一扫身上的杂物。
“拜托! 泰骏先生, 认识你都差不多三年了。 每天上课前, 你不都准时到这里来报道吗?” 佳贤看看四周, 继续说道: “这鬼地方, 照我看也只有你一个人会来。” 只见四周零乱不已, 颠三倒四。 桌椅多半已是毁坏的, 灰尘厚得惊人。 一盏快要掉下来的日光灯, 拼命地闪着微弱的光芒, 像是要给这位老顾客提供服务直到最后。
“不好吗? 没人来的地方, 多么清静。” 泰骏合起手上的旧书, 站了起来继续说道: “不过几个月没来了, 灰尘比上一次厚了很多。” 他慢慢地走向一个看似随时都会倒塌的旧书橱, 小心翼翼地将手上的书放回小空隙中。
“放学再来了, 必须整理一番, 不然真的很容易中肺癌。” 泰骏说。 两人推开破旧的木门, 走出这阴暗的小房间。 门上写着三个大字 “阅读处”。 “快上课了吧?” 佳贤问道。 “嗯, 先上班吗?” 泰骏说着, 一手拿起那土黄色的书包, 并将它挂在肩上, 接着拿起堆积如山的教学书, 慢慢地跟在佳贤后面。 两人远离了阅读处, 走在无人的走廊。
凉风袭面而来, 两人加紧脚步, 走到了教学楼。 “一楼吗?” “找一找……4SC2。” 佳贤说道。 奇怪的是走廊上并没有任何一人。 两人的笨重脚步声清晰得很。 走在没人的走廊上, 看着一间间黑暗的课室, 两人的心不禁打起了冷颤。 “你没来过这里吗?” 佳贤问道。 泰骏猛摇着头。
两人的脚步停在一间课室前, 佳贤往上一看, 一个破旧不堪的塑料牌子写着 “4SC2” 四个大字。 “是这里了吧?!” 佳贤说道, 便回头看着泰骏。 两人战战兢兢地走进了这黑暗的课室。
按下灯光的按钮后, 几盏破旧的日光灯, 闪着微弱的光芒。 看上去感觉就像是被遗弃了几十年的课室。”什么嘛? 就这间教室吗? 学校这么大, 难道就没有间像样的教室吗?” 佳贤埋怨道。 “有, 不是不过给别班用去罢了。” 泰骏将书本堆放在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桌子上, 然后坐在一张可说是最干净的椅子上说。
此时, 上课的钟声响了。 两人望向窗外, 看着渐渐明亮的天空。 “我看, 大家都找不到教室了吧? ” 佳贤看着对面的教室都挤满了学生, 而自己的教室里除了他们俩, 就没有其他人了。
“老师及同学们早, 这里有一项报告。” 佳贤和泰骏都不约而同地往上看。 声音的来源于黑板上的一个广播器。 停顿了一会儿, 声音继续说道: “4SC2的同学请注意, 你们的班级已经转到另一间教室了, 请现在到沙池去集合, 报告完毕。” 佳贤马上说: “难怪一个鬼影都没有, 走。” 说着便大步地走出教室。
“等……”话还没说完, 泰骏手上的书本就撒落满地。 泰骏马上蹲下来拾起所有的书本。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入泰骏的心里, 就好像是某种预感。 泰骏迟疑了一会儿, 继续收拾。 将书本叠好后, 就往沙池跑去。

第二回 七粒小球

风将大树的树枝吹得不断发出沙沙声。 几片随风飘落的枯叶让环境变得格外惆怅。 “沙池什么也没有嘛…” 佳贤站在大树下, 看一看四周后对泰骏说。 “可能是还没到, 就坐着等一会儿吧。” 泰骏将书本丢到一旁, 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说: “好久没这样躺在草地上了。”
佳贤也坐在草场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们在大自然的摇篮曲下入睡了。 “喂… 喂…” 泰骏睁开了眼睛, 一位男生站在他们的前面。 他虽然身穿校服, 但是衣衫不整, 给人一种很很不好的印象, 就像是要来找麻烦的人。
佳贤马上站了起来, 说: “还以为是谁呢, 吓了一大跳。” 泰骏也马上坐起来, 看着眼前这位男生。 佳贤扶起坐在草地上的泰骏, 介绍道: “他就是为权, 这一带黑道大哥的公子。 而这位是泰骏, ” 为权扫一扫头发, 以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说道: “咳, 其实没什么的, 就老爸死硬要我修完中学, 还要是间名校……”
为权还未说完, 就被佳贤打断了。 “副校长刚才报告说我们班都在这里集合, 但是怎么只有我们三人呢? ” 被佳贤打断了话, 为权显得有些不高兴。 他看一看手上的名牌表, 无奈地说: “就大半天了, 怎么只有我们, 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地方等, 真是无聊兼白痴啊! ”
“等很久了吗? 不好意思, 刚才和校长谈了一会儿……欢迎回来北海钟灵中学。”副校长从为权的身后突然出现,把大家吓了一跳。“校长… 为什么没有人…” 泰骏很有礼貌地向副校长鞠躬后问。 “啊! 还少一人啊。 ” 副校长推一推他那超薄的眼镜, 然后对大家微笑。
“什么? 一人? 难道我们班就只有四位学生吗?” 为权弄出不悦的表情说道: “更何况没有女同学……” 副校长朝为权瞪了一眼, 为权马上静了下来。 “到齐了, 出发吧。” 副校长望向树上笑着说。 泰骏和大伙儿都不约而同地望上看, 之见一位身型较矮小的男生坐在树干上。 男生从树干上跳了下来, 目光总是看着地上。
泰骏觉得奇怪了, 心想: “他几时上去的? 怎么没发觉到?” 就在这个时候, 副校长从口袋中拿出了七粒类似果实的小球, 交给了泰骏。 “收好来, 不然就永远回不来了。” 副校长叮嘱道。 泰骏看着手上的小球想发问时, 抬头一看, 副校长不见了。
大家互望对方, 一脸疑惑。 佳贤耸一耸肩膀后对着泰骏摇头, 表示不明白。“啊!” 为权发出了一丝尖叫声。大家的目光转移至为权身上。只见为权的身体一直往下沉。“这是……”佳贤马上拉着为权。 就连佳贤也陷入流沙团。
“救命啊!” 眼看为权和佳贤就快被吞噬了。 泰骏发现自己的脚也逐渐地陷入沙团。 闭上眼睛后, 泰骏心里想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切也太奇怪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 “泰骏…你…没事吧?” 泰骏揉了揉眼睛, 发现自己正躺在暖暖的草地上。 阳光普照着大地, 隐隐约约地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望向远方, 天空和大地几乎是连接在一起的。
“我们在什么地方?” 为权仿佛刚睡醒, 伸了一个懒腰。 “啊!” 泰骏叫喊了一声然后打开双手, 七粒小球开始发热。 泰骏马上把小球朝地上丢。 双手赤热热的, 感觉是被烧伤了。 小球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 并漂浮在空中。 大伙儿都被吓倒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发光的小球。小球分开来,飞向不同的方向。 ”啊”的一声,泰骏眼前一片漆黑。



第三回 醒

“醒了…醒了…”泰骏张大眼睛, 发现一位小姑娘就坐在床边。 小姑娘长像奇特, 不像是人类, 但是又不能说不是人类。 五官清秀, 唯独有着一双精灵般的大耳朵。 “怎么…”泰骏发现自己裸着上半身。 想坐起来, 但是一阵阵的痛处, 让泰骏动弹不得。
“你先别移动, 伤口又裂开了” 小姑娘上前去扶泰骏一把, 让泰骏躺在高起的枕头上。 泰骏的手臂上流着鲜红的血, 从一个又深又长的伤疤里流出来。 “放轻松” 小姑娘说着, 捉住泰骏的手臂, 用手掌覆盖着泰骏的伤口, 口里念念有词道: “霍哈拉猛~ 治疗术。” 泰骏顿时感到一阵灼热, 只见伤口慢慢地并合起来。
泰骏被这一幕吓呆了。 小姑娘看着泰骏说道: “啊, 你想问你的衣服是吗? 我是看你的衣服脏, 就顺便帮你洗一洗。” 泰骏刚想说话, 又被小姑娘打断了: “你想问我是谁是吗? 哦, 我的名叫温凤, 是精灵族的后代”
“什么? 精灵?”泰骏吓了移动手臂, 手臂又开始疼痛不已。 “都叫你别动啦!” 温凤按着泰骏手上的伤口说道。 “那,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环顾四周后问道。 这是一间由矛草建筑而成的小房子, 墙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花朵。 泰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小屋。
“你现在在我家。 三天前, 我在河流旁找到你, 你当时身受重伤, 我马上把你救了上来, 然后替你治疗。” 小姑娘说着将衣服交给泰骏。 “你的衣服还没干, 而且也破破烂烂了, 穿着这件试试看。” 姑娘很高兴地将新衣展示给泰骏看。
“怎样? 喜欢吗?” 温凤问道: “是我爷爷的。 不过我有洗过哦! 他去世后就留下这衣服给我。” 看得出温凤有些伤感。 “对不起…”泰骏马上道歉, 温凤摇摇头说道: “没什么, 都很久以前的事了。” 两人沉默了。
温凤为了划破尴尬的场面, 问道: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被人狼袭击了吗?最近总是这样, 还是遇到强大的怪物?” 泰骏迷惑道: “什么人狼?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温凤看着泰骏手臂上可怕的伤口问: “那这伤口怎么来呢?”
泰骏看着伤口, 对这伤口感到疑惑。 “我…我看我必须离开了。”泰骏慌慌张张的走下床。 可是一下床, 泰骏发觉他的手臂疼痛不已。 “这是…?”泰骏发现他的手臂上多了一个刺青, 刺青有如燃烧般地疼痛起来。
“这是水族的象征,你是水族的族人啊?”温凤看见泰骏的手臂后惊讶地说道, 然后将泰骏扶回床上。 “你没事吧?” 温风握着泰骏手紧张地问。 “痛…痛啦, 放手好吗?” 泰骏马上握住手上的伤口。 温凤马上脸红了起来, 放开泰骏的手。
“你是水族的后代啊? 水族不是生活在泥坡拉的吗?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硫鲁呢?” 温凤好奇地问。 泰骏疑惑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话我一点也听不懂。 什么精灵啦, 水族啦, 我想我不是这里的人吧?” “那你的水族印记…” 温凤边将一碗热腾腾的汤递给泰骏边问。
“谢谢!” 泰骏放下温凤给他的热汤问: “你见到其他人吗?” 泰骏想起佳贤和为权便问道。 “哪有什么人? 莫非你和你的同伴失散了?”泰骏保持沉默。 温凤把空碗端出去, 临出门时说道: “你就暂时在这里住下来吧。” 泰骏看着关上的门, 心里想着: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不是在学校吗?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伤疤和奇怪的符号, 思绪一片空白。

第四回 使用能力

“你要出去吗? ”泰骏见温凤提着一个类似篮子的东西, 便问道。 这是他在温凤家养伤这么久, 第一次看见温凤要离开这间小房子。 “到市聚去啊。 你要跟吗? 你没到过外面呢。”温凤站在门旁问。 泰骏心想: “可能会见到佳贤还是为权。”
泰骏回答道: “也好, 但你能告诉我, 我们现在在哪里吗?”温凤从口袋中取出一卷破旧的纸卷说道: “你过来! 这是世界地图。” 温凤指着地图说道: “我们在硫鲁市。 这里是泥嘉伯乐王国的最南部。” 温凤继续道: “这里就是水之城~泥坡拉, 你是水族, 该知道的啊! ”
“什么水族?我不是!”泰骏反驳道。 温凤指着泰骏手上的符号说: “那你手上的记号又是什么一回事?” 泰骏的伤口已经完全复合了, 奇怪的符号就在伤口的上方。 “我。。我记不起来了。” 泰骏顿时陷入一阵。 “你没事吧?” 温凤扶着泰骏, 以免他失去平衡。 “没事…” 泰骏大喘气, 慢慢地恢复了原状。
另一方面……在一个黑暗的山谷里……
“很好… 干得好…敦贤将军…黑暗占领世界的日子就快来临了…”一种粗壮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传来, 打在山谷里的峭壁上。 回音将蝙蝠群都吓醒了, 纷纷飞出阴暗的山谷。 “多谢大魔王, 我有今天的成就, 也是托大魔王您的福气啊。” 敦贤露出邪恶的笑容。
粗壮的声音继续道: “不过他还活着, 记忆尽失的水族王子, 等于没有用处的废物。” “我看他暂时不能影响我们的计划,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敦贤说着, 被黑魔王的声音给压下了。 “杀了他!” 黑魔王愤怒地吓了一声。 “下一个目标—硫鲁市。”“是的, 大魔王” 说完, 敦贤化作一缕烟, 消失了。
回到泰骏这边……
“这是什么?” 泰骏拿着一团看是大红豆的东西问温凤。 他们正走在人来人往的闹市中。 这里的人都怪里怪气的, 有的蒙着脸, 有的长得像驴子, 更怪的是大家都低下头走路。 “哟, 这是墨豆。 吃了它之后, 什么疑难杂症都轻易解决。” 说着从泰骏的手中夺回墨豆, 放回蓝色的瓶子中。
“这个呢?看起来像豆腐厄…” 泰骏拿起一块浅黄色, 看上去像是豆腐的东西,但又被温凤抢过去了。 “危险!” 温凤严厉地喊道。 “干嘛?” 显然的泰骏并不知道自己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此时, 豆腐开始蠕动, 迅速地转变成了一只长毛怪兽。 “是毛怪, 小心! 它可不容易对付!” 温凤大喊。 市聚的人纷纷逃走, 顿时乱成一团。 “救命啊!”叫喊声不断, 只有泰骏楞住了。 只见毛怪从嘴里喷出火炎, 向人们展开攻击。
温凤站了出来, 嘴中念念有词。 “驱魔咒!” 从温凤手里施展出一粒白色光球,击中毛怪。 毛怪并没受伤, 反而转移方向, 一步一步地迈向温凤和泰骏。 温凤挡在泰骏的面前, 想要对毛怪施展第二次的攻击。 毛怪用它那惊人的大手甩开了温凤, 一步步地接近泰骏。 温凤则打到了旁边的档口, 不省人事了。
泰骏知道毛怪是冲着他而来的, 顿时不知所措。 突然, 泰骏手臂上的符号发出一阵蓝色的光芒, 他顿时觉得有一股力量填满了全身。 这一刻, 他只感觉到水的存在, 就好像整个人浸透在水里一样。 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了一点记忆。
“水龙术!”泰骏不知觉地移动自己的双手, 不是他想要的, 而是手自己动了起来。 从海面上冲出一条由水组成的龙形物体冲向了毛怪。 毛怪顿时消失了。 此时, 泰骏眼前再度一片黑暗, 四肢无力地倒下去了。

第五回 魔法公主

宁静的早上, 阳光渐渐地照进这矛草造的小房子里。 温凤拿着早餐走入了泰骏的房间。 当温凤打开泰骏的房门时, 发现泰骏早已离去, 床也整理得很好。 温凤将早餐放在桌旁, 发现泰骏留下了一张小纸条。
“谢谢你救了我, 还收留了我, 帮我疗伤。 不过我不能白吃白住, 我需要弄明白某些事情。 虽然, 我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熟悉, 但是我是时候离开了。 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的。 泰骏留。” “啊,这笨蛋!”温凤无奈地坐在床上, 担心着泰骏的伤势。
泰骏心想: “我因该能活下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 泰骏听见有人喊救命。
“声音是森林里传来的!” 泰骏告诉自己后便朝声音的来源奔去。 在跑的当儿, 泰骏感觉到口袋有一种燃烧的感觉。 他从口袋掏出一个蓝色的小玻璃圆球。
“这…不是副校长给的吗?” 泰骏心想。 求救声越来越大, 泰骏知道自己就快靠近了。 他突然停下脚步, 眼前的是一只类似熊的生物。 泰骏发现一个女生坐在地上。 她穿着一件非常古怪的短裙, 头发整齐并配戴很多首饰。 “看来是她被袭击了吧?” 泰骏自言自语道。
“救命啊!” 那女生又再次喊道。 熊大吼了一声, 开始向女生逼近。 “水龙术” 泰骏朝熊大喊, 希望自己能做出不可思议的东西来。 但是没有一丝动静都没有。 小女生和熊都纷纷朝泰骏看过来。 都用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泰骏。
“你怎么那么没出息?” 那个女生从草地上站起来开始对泰骏破口大骂。 “等到你来, 人都死了啦!”小女生对熊一指, 口中念着咒语: “咯莫拉咒—破坏死光” 一股耀眼的光芒射向熊。 熊顿时化成灰随风飘走。
“为什么失灵了呢?”泰骏不解地在想。 “喂…” “喂……! 我叫你啊!” “什么?” 泰骏回过神来面向那位女生问道。 突然另一位女生从草丛里跑了出来说: “公主好棒噢! 淑仪公主……您打倒大皖熊了。”这位公主自夸道: “那还用说。” “公主?”泰骏看着他们俩, 并对这位较矮小的公主仔细打量一番。
“没错, 他就是大名鼎鼎, 远近驰名的魔发公主—淑仪公主。” 那位女生不断的往泰骏的方向走去。 “你哪一点像公主?” 这句话不小心从泰骏嘴里抛了出来。 淑仪公主听到了, 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
“什么? 大胆平民! 竟敢对本公主如此放肆!” 淑仪公主大骂道, 这给人感觉到一点都不像是公主。 泰骏反驳道: “对不起, 我不是你们国家的人民, 我看我不需要向你鞠躬什么的。”
淑仪公主完全是气爆了, 严厉地警告道: “别后悔!” 她的侍从在旁边加盐加醋: “真是没文化的人啊! 公主, 让他看看你的利害。”此时, 公主拿起一把黄色的魔杖, 想对泰骏施以咒语。
这时一把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公主的咒语。 “住手,淑仪公主” 泰骏回头一看,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树上条了下来。 “佳贤?” 泰骏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这时的佳贤身穿奇怪的装扮, 就像是万圣节派对到来了一样。
“找到你就好了, 泰骏哦不, 是水族王子。” “什么? 他是水族王子?” 公主的侍从用一种无法相信的眼神看着泰骏。 “难怪他刚才想使用水族技能—水龙术。”公主掩嘴一笑。
“什么水族王子? 佳贤,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泰骏将佳贤拉到一边, 希望佳贤能给他一个很好的解释, “老兄, 别开我玩笑了。 大家都到处找你, 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是你反问回我了呢?” 佳贤风趣地说。

第六回 不能接受的事实

“听说你和敦贤打起来, 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总算在这里找到你了。” 佳贤开心得敲了泰骏的头然后笑着说。 “不明白… 我不明白”泰骏推开佳贤继续说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只记得我们在学校, 然后跌进沙团里… 副校长给我们的小球… 我就昏迷了… 直到现在。” 泰骏按着头, 显然开始头痛了。
“泰骏… 看着我泰骏!” 佳贤抓紧泰骏, 用命令的口气说: “我们来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经过了很多东西, 你就别再逃避了!” 泰骏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佳贤的瞳孔, 浅褐色的眼珠里, 倒印着泰骏的样子。 “我没有…我真的…”泰骏因头痛而感到晕眩, 连话都说不清。
“你看你手上的水族印记!” 佳贤生气地抓着泰骏的手臂, 继续说道: “你有着王族的象征, 水族的至高荣誉。” “我不相信…”泰骏按着头, 说话开始抖了起来。 “你是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的王子……”佳贤继续强调, 依然是捉着泰骏的手。
“够了!” 泰骏甩开佳贤的手, 发狂似地跑向森林深处。 “土族王子, 看来你的朋友发狂了…”公主的侍从对佳贤说。 “地浪” 在佳贤的一声命令之下, 脚下的土地成了一卷一卷的海浪。 佳贤乘上了浪, 飞快地朝泰骏的方向追去。
只留下淑仪公主和她的侍从两人站在原地。 “公主, 我们该回去了吧?” 侍从看着泰骏和佳贤消失的地方说道。 “走吧…” 说完, 淑仪公主和她的侍从渐渐消失在雾中。
“就别跑了!” 佳贤乘着泥土形成的海浪, 很快地就追上泰骏。 泰骏在一棵大树下停下脚步, 背着佳贤说: “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佳贤从地浪上跳下来, 地面马上恢复原状。 “泰骏…” “你说我们在这世界已经一年了, 我…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泰骏紧握拳头, 用印有水族印记的手打在面前的树干上。 显然的, 泰骏搞不懂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大家的问题。 此时的泰骏只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梦醒后, 一切就会恢复正常。
“泰骏… 不然, 我们去见莫赫长老好吗?” 佳贤说道, 将手放在泰骏的肩膀上。 “莫赫长老? ” 泰骏好奇地看着佳贤, 问: “莫赫长老是什么人?” “跟我来, 你就会知道了。” 佳贤冷冷地说。
佳贤把泰骏带到一个很巨大的大树前, 这棵大树大得惊人, 应该需要十几二十人围在一起才能将它抱着。 “应该是这里了。” 佳贤说道。 泰骏看着佳贤疑惑地问道: “你在做什么?” 只见佳贤在大树的树干上猛拍, 还时不时将耳朵靠在树干上听。
“就找到了, 等等……” 佳贤按着树干, 被佳贤按着的一角沉淀入大树的体内。 这时, 地上开了一个大洞, 泰骏和佳贤都被吸入地洞里。 他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也无法弹动, 这个地洞像是通往某个地点。
在滑落的同时, 佳贤用一种相信的眼神看这泰骏, 像是要告诉泰骏某些事。 突然他们眼前一亮, 发现自己站立发现自己站立在一个神像的面前。 他们两像是刚跑完四百米赛跑般的大喘气着。
“你真的吓了我一跳, 怎么不通知一声。” 泰骏边扫掉肩膀上的泥土, 边白眼佳贤。 “这里是…?”泰骏打量着四周,疑惑地问。 四处可见毛草盖成的房子, 屋顶上有着奇怪的雕刻, 闪闪发亮,类似水晶雕刻成的。
“莫哈里德村, 拥有最悠久历史的部落。 各种族和睦相处, 不过近来大家都渐渐地离开这里, 留下来的都是年长者, 或者拥有强烈维护莫哈里德村思想的村民。” 一位女生出现在他们面前, 手里捧着一叠书, 佩戴着一副弯月形的眼镜, 胸口有着闪闪发亮的项链。

第七回 夙君

泰骏发现女生胸前的项链有着和屋顶上一模一样的雕像。 “水族王子—泰骏, 久仰你的大名。” 女生眼光留在泰骏上。 被人家这么称呼, 泰骏实在是不习惯。 尽管大家都说他是什么王子, 但是他就是没有印象。
“正好找你呢……”佳贤高兴地说, 但是女生就好像听不见佳贤说话似的, 眼睛一直注视着泰骏。 “你是否有兴趣到我那儿坐一坐?” 女生说着, 之后再补上一句:“我有一些你需要的东西……”
泰骏看一看佳贤, 不知该如何是好。 佳贤轻轻地点一点头, 表示要泰骏答应。 “好吧。” 女生从手中拿出一粒白色球, 白色球顿时变成一枝银白色的权杖。 权杖往空中一扫, 浮现了一道浅蓝色的门。
“请跟我来…”夙君穿过浅蓝色的门之前对泰骏和佳贤说。 泰骏再次望向佳贤, 只见佳贤自己先走进了那扇浅蓝色的门。 泰骏无奈地走进浅蓝色的门, 一阵冰凉的感觉开始从脚涌至头部, 眼前出现一个富丽堂皇的图书馆, 周围都是好几层高的书架, 每本书平均都有电话簿般的厚。
“请问, 我该怎么称呼你?” 泰骏问道。 女生并没有回答。 佳贤凑到泰骏耳边说: “她叫夙君, 是这图书馆的保管者。 整个王国的历史, 她都背了下来。” “跟着我…” 夙君突然转过头来, 把泰骏和佳贤吓了一跳。 两人紧跟在夙君身后。
“我需要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事情…” 泰骏向夙君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现在不是问答时间…” 夙君依然继续往前走。 “听着,这里机关重重, 不跟紧我, 恐怕你们没命走出去。” 夙君说完后开始放慢脚步, 不一会儿, 她停了下来。
“看到地上红色的点吗?” 夙君问道, 又继续说: “避开这些红点, 踏到红点的话, 是会被送回你们现在站着的地方。”说着, 很巧妙地避开每一个红点。 泰骏和佳贤用足眼力去避开红点。 突然佳贤被送回原来的地方了。
“忘了告诉你, 红点会移动哦。” 夙君站在另一边说道。 泰骏仔细一看, 地上的红点真的在移动着, 差一点就击中泰骏。 “什么嘛!”泰骏闪过了其中一个红点后骂道。 夙君奸笑道: “身手蛮敏捷的嘛。”
两人好不容易地过了红点的范围, 走了一段路后, 夙君再次停下脚步。 这次, 夙君停在一扇门前。 “干嘛? ”泰骏不耐烦地问。 “佳贤, 你在这里等着, 泰骏请跟我来。 ”夙君大开房门后转过头来慎重地对泰骏他们说。 房间里就像是个华丽的客厅。 “ 泰骏, 跟去吧。 ”佳贤拍一拍泰骏的肩膀后说。 泰骏吞了一口口水, 点一点头。
夙君继续走, 泰骏紧跟在后面。 “闭上眼睛。”夙君不久后对泰骏说。 泰骏犹豫了一会儿, 夙君转过来看着泰骏, 再次命令道: “闭上眼睛…”泰骏只好乖乖地闭上眼睛。
一阵冷风吹来, 泰骏不禁打了一个冷镇。 好像是突然打开了一扇窗口, 风突然袭来。 “你可以张开眼睛了。” 夙君的声音在泰骏耳边响起。 打开眼睛后, 泰骏看见夙君坐在自己的面前。 泰骏发现自己和夙君两人正位于一间黑暗的小房。 小木桌上的白色蜡烛, 发出微弱的火光。

第八回 记忆碎片

“请坐下…” 夙君用微弱的声音说着, 手指向泰骏眼前的一张椅子。 泰骏打量着四周, 眼神被书架上的一个玻璃盒子吸引了。 盒子时不时发出微弱的蓝色光芒。 “水族王子, 请坐…” 夙君轻轻地拍打桌面, 要引起泰骏的注意。
泰骏这时才回过神来看着夙君: “什么…事?” 夙君的手依然指着泰骏面前的椅子。 泰骏便缓缓地坐在眼前这张土黄色的椅子上。 桌上蜡烛的火不断地摆动着, 像是在跳着一只奇特的舞蹈。 “你需要的是一段记忆。 一段不寻常的记忆。” 夙君用眼角看着泰骏, 脸可是看着另一个方向。 泰骏疑惑道: “不寻常的记忆?”
“你现在不会感到空虚吗? 失去记忆的感觉不就像是缺少了什么。” 夙君冷冷地说。 这种眼神让泰骏感到不舒适。 “你是说, 我失忆了?” 泰骏加紧疑问道。 夙君往上一指, 玻璃盒子被某种魔法吸过来了, 停留在夙君的手上。
泰骏的目光再次停留在盒子上, 微弱的蓝光渐渐地闪烁起来。 “这, 是曾经属于你的一部分。 你的记忆碎片之一…” 夙君将盒子打开来, 慢慢地将里面的闪烁着的东西取出来。 这东西闪着一种温和的蓝光, 一种很舒服的光芒。
“我…我的记忆?!” 泰骏突然感到很熟悉, 但他不清楚是什么一回事。 “听我说…握着它。” 夙君将它给了泰骏。 泰骏接过这东西, 才发现它是一条手链。 感觉很熟悉, 好像在哪里见过。
手链上的蓝色钻石已经不见了, 只剩下钻石的一角, 看得出它曾经被破坏和裂痕很明显地显现。 “你的记忆被封印在手链上的蓝色钻石里, 被恶魔之女打成了碎片, 散布在四方, 你必须将你的记忆碎片收回来, 结成你的王室手链。”
“怎么可能?”泰骏疑惑地问道。 “戴上它…” 夙君将手链放在泰骏面前。 泰骏顿时心跳加速, 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心灵上的挑战。 泰骏心想: “难道我真的失去记忆? 这一切不太可能了。 还是这只是一场梦?” 泰骏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链, 并将它戴上。
手链一结合, 光芒顿时变得更加耀眼。 泰骏眼前闪过一幕记忆: 泰骏站在一片大草原上。 风轻轻地吹来, 蒲公英们被吹得满天都是。 耳边响起悦耳的民谣, 泰骏闭上眼睛去享受这一切。
正当泰骏陶醉在这一刻时, 突然天摇地动, 泰骏一看发现是一只巨大无比的*正朝泰骏的位置奔来。 *在泰骏的面前停了下来, 咆哮了一声。 泰骏被眼前的一幕吓倒了。 “这是…”泰骏眼前突然一暗, 接着泰骏看见另一幕记忆。
“泰骏, 在这个王国, 只有一个统治者。 只有黑暗的来临, 才能创造美好的明天。”敦贤奸笑着。“不, 敦贤! 黑魔王只是当你是他的棋子而已, 你已经跌入他的陷阱里了。” 泰骏和敦贤站在一个城堡的屋顶上, 他们的长袍被风吹地飘扬了起来。
“你不了解黑魔王, 他才是真正的统治者! ”敦贤激动得恨不得将泰骏给杀死。 这时, 教堂想起了刺耳的钟声。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泰骏拿起他的魔杖, 口中念念有词。 “神莫纳法——水灵术” 一道白光闪过泰骏的面前, 泰骏马上惊醒。 “还好只是场梦” 泰骏抹掉脸上的汗。


第九回 发光的印记

“我睡了多久?” 泰骏看着坐在床边的佳贤问。 “几小时而已, 别这么紧张。” 佳贤轻松地说道。 “怎样相信我了吗? 你想起了什么?” 佳贤好奇地问。 泰骏回想刚才所发的梦后说: “我和上一次在学校树上见到的那位男生站在一个建筑物的屋顶上, 一道白光, 我就醒了过来。”
泰骏接着问: “他是?” 佳贤看着泰骏说: “他的名叫敦贤, 开学的那天好像是和我们一起到这里来。” “那为什么我们会打起来, 我们还说大魔王什么的……”泰骏问道。 佳贤解释道: “敦贤是风族的王子, 保管着风属性的灵魂水晶, 而且还可以掌控各种风属性的魔法。”
佳贤继续道: “我们在这里生活不久后, 风族就被一个人们称他为大魔王的人带走了。之后就一直听到城市被摧毁的消息。” 佳贤叹气道。 远方突然传来闪亮的号角声。 “泰骏, 城市里发生事情了, 我们必须回去。” 佳贤看向窗外, 慎重地对泰骏说。
泰骏知道他必须做些什么, 毕竟他没有其他选择了。 他们离开夙君的图书馆后, 回到一开始来莫哈里德村的地方。 “扶好…” 佳贤要求泰骏扶好他。 手一指, 地上再度形成回移动的东西, 犹如浪般的, 拍打着四方。
几分钟的时间, 他们已经到达了硫鲁市。 佳贤手一指, 土地又变回原形。 只见到处是一团团的浓浓烈火。 城市已经陷入火海中, 市民们都惊慌地逃往。 “是阎魔族…”佳贤冷静地说。
两人跑在零乱的街道上, 尖叫声不断, 有些建筑物则被烧毁了。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泰骏转向佳贤问道。 佳贤认真地回答道: “他们是黑魔王的族人, 我不是告诉你说黑魔王想占领天下, 于是便到处展开攻击。” “怎能让他们乱来呢?” 泰骏惊讶地问。
一大群阎魔族出现在泰骏和佳贤的面前。 “地裂术”佳贤拿起左手往地上打下去。 地上顿时裂开, 一些阎魔族已经掉下去了。 泰骏很清楚地看到佳贤手上也有一个印记, 正发出绿色个光芒。 “你还在呆什么?”佳贤反过来问泰骏。“我能做什么?” 泰骏在心中疑问自己。 突然泰骏手臂上的印记发出耀眼的蓝光。 “好! 不管怎么样, 我都要试一试!” 泰骏坚定地对自己说。 他感觉到那种能量再次布满他全身, 就像上一次打倒毛怪时一样。
记忆仿佛再次苏醒, “水球术”泰骏充满自信地喊。 此时, 他手上的蓝色光芒再次照亮整片大地。 一颗颗的水球从天而降, 就像是下了场大雨。 水球击中正着火的地方, 火很快的就熄灭了。 “干得好! 泰骏。” 佳贤跳到泰骏身边用相信的眼神看着泰骏。 “猛击沙石”突然一大群沙子从佳贤手中冲了出来, 敌军瞬间被沙子淹没了。 但是不一会儿, 敌人再度爬了起来。
“没用的, 土族王子, 沙子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对我军没用。 哈……”天空中出现一位长发女郎。 一身黑色的打扮, 两名部下跟随在一旁。 “恶魔之女— 依婷” 佳贤吃惊道。 “哈…… 你还记得我哦? 怎样? 受不住我的诱惑吗? 谁叫我天生姣丽。 不过, 你…是没机会啦! 哈…哈…”
“灭九石” 佳贤喊出咒语, 地上喷出许多大爆石, 眼看就要击中依婷了。 “魔幻咒” 石头变成了碎片, 朝泰骏他们飞去。 “小心” 佳贤尝试推开泰骏, 但是不成功。 泰骏的手很自然地往天空一划, 使出 “冰罩术” 空中出现了一层很厚的冰, 形成了保护层, 挡住了石头碎片。

第十回 敦贤华丽现身

“身手还不错, 不过以你现在的状况, 是赢不了的。” 敦贤出现在空中, 并展开了攻击。 “幻灭术” 敦贤一指, 一粒黑色的球状物飞向了泰骏和佳贤。 “跳!” 佳贤着泰骏一起跳到屋顶上,闪过了黑色的球状物。黑色的球状物击中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大洞。
“泰骏, 快离开!” 说完, 佳贤将泰骏推至一边, 自己遭幻灭术击中,从屋顶上跌了下去。 “佳贤……” 泰骏及时出手捉着佳贤的手掌。 ”紧握我的手!”泰骏很努力地将佳贤从半空中拉起来。
“你到底在干什么?” 泰骏生气及了,瞪着敦贤和依婷看。“如果你是冲着我来的,我无所谓。不过伤害我的朋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泰骏的手臂再次发出蓝光。
“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能做的就是去保护未来。”“巨浪术”泰骏指挥着海浪,冲击着敦贤和依婷。敦贤抱着依婷消失了在巨浪中。魔军也跟着渐渐地消失了。“呼......”留下来的只有海浪声。
“泰骏...” 佳贤看着泰骏,无奈地说:“我们走吧!”
在一个黑暗的山谷里……
“对不起,黑魔王,我让您失望了。”敦贤跪在黑魔王的面前,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爸,这不关敦贤的事,是那个土族王子和水族王子的错。”依婷对黑魔王撒娇道。“宝贝,别维护他。你让我失望,好好反省。”黑魔王说完后就走向深处。
“亲爱的,别理我爸,他就是这样。都是他们的错。”依婷扶起敦贤,还亲吻了一下。敦贤握紧拳头,对依婷说:”相信我,我是风族王子,绝对不会让你和你爸看倒的......”
远处传来一阵阵狼咆声……“ “是人狼的叫声,他们是非常血腥的,杀人不眨眼的。” 佳贤将手中的小柴枝丢进火堆中。柴枝一会儿就燃烧了起来,发出丝丝的声响。“还好,他们都生活在布克雅麋泸山脉中,不然...” 佳贤补充。“布克雅麋泸山脉?”泰骏疑惑地问。
“对不起,我忘了,你不记得了,对吧?!”佳贤拍拍泰骏的头,搞笑地说。“对了!”泰骏放下手中的杯子,好奇地问道:”那为什么我们不回去呢?是不知道怎么回去吗?” “丽雪女神说过,要回去,需要七把钥匙......” 佳贤将最后一枝木柴丢入火堆后,对泰骏说。
“是不是副校长当初给我们的那七颗小球,在这里...” 泰骏马上将口袋里的小球拿了出来。“它叫灵魂水晶,我,你,为权和敦贤,每人拥有一个。每一个灵魂水晶代表着不同的能量。你是水族王子,所以你的灵魂水晶是水属性。”说着,将一粒灵魂水晶从胸前拿了出来。
佳贤的灵魂水晶发出耀眼的橙色光芒。”灵魂水晶有七粒,你的水属性,我的地属性,为权的火属性,敦贤的阎属性和圣属性,雷属性,念属性。“
“敦贤他...为什么...”泰骏刚开始发问,就被佳贤打断”小声...听......” 泰骏细心一听, 寂静的深夜,配上大自然的声音,让他们俩陶醉不已。



第十一回 苦忆(外传)

在一个黑暗的山谷里… 天空呈现黑灰色, 时不时闪电划过天空发出惊人的轰轰声响… “破!” 的一声, 木塞从瓶口喷了出来。 红酒从瓶中流入酒杯里。 敦贤拿起酒杯, 摇了两下, 酒在杯中不断的移动, 形成了小小的漩涡。
“出来吧, 佩诗。” 敦贤放下酒杯, 站起来说。 一位女生从红色的落地窗帘下走了出来。 女生十指紧扣, 慢慢地走到敦贤的身边。 她长得很像依婷, 不过依婷有着一头长发, 而她则有着一头乌黑的短发, 和较矮小的身躯。
“敦贤将军…”佩诗走到敦贤身旁, 紧张地说。 敦贤站了起来说: “不用说了…”然后按住了佩诗的嘴巴。 “我已经决定了, 你…会帮我的是吗?”敦贤看着佩诗, 天空一道闪电刚滑过。 佩诗轻轻地点一点头, 用非常信任的眼神看着敦贤的眼睛。
敦贤放开了佩诗, 坐回椅子上, 拿起酒杯一直晃, 接着一口气将它吞进肚子里。 “你认为我这样对泰骏, 会不会太过分了?”敦贤接着又喝了一大口, 转过来面向佩诗。
“为了完成将军您的心愿, 他们会原谅你的。” “嗯…” 敦贤又继续将酒往嘴里送。 之后, 敦贤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雕刻这青龙的木盒, 打开来里, 面装着一个宝石的碎角, 宝石发出微微的蓝色光芒。
“水族王子的记忆碎片?” 佩诗好奇地问。 “没错, 泰骏应该开始找这个了。” 敦贤再次为酒杯添上新的酒。 “水族王子的记忆碎片怎么会在你这里?” 佩诗问道。 “是我造成他失忆的。 不, 应该说是我安排好的。”说完敦贤就作出干杯的姿势, 再将酒喝完。
敦贤回忆起从前的事情:”一个小孩被他的妈妈牵着, 两人走到了一片太阳花园。 小孩突然被绊倒, 他妈妈把他抱了起来, 用手帕擦去小孩因跌到而流下的泪水。 看着妈妈温柔的笑容, 小孩不再哭了, 继续开心地在太阳花园里奔跑。”
“就在小孩摘下几朵大的太阳花想送给妈妈时, 他妈妈对他说: 你要学会独立了, 妈妈不能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敦贤沉重地说, 然后将记忆碎片收回木盒里。 “小孩紧紧地抱着他的母亲还对妈妈说: 不要, 你不可以离开我! 勾手指。” 敦贤开始傻笑。 “勾手指又怎么样? 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留下小孩一人站在这一大片的太阳花园里, 手里还捧着母亲永远都收不到的太阳花。”
“从那天开始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哭, 因为我一定要坚强, 要坚强…” 说着两行泪从敦贤眼中留下来。”将军……” 佩诗紧紧地抱着敦贤, 心里很想替他做些什么的。 “我一定要报复!” 敦贤激动地看着佩诗, 从浅灰色的瞳孔里清楚地映出佩诗的轮廓。
“你会帮我的……是吗?” 敦贤喝醉似的, 一会儿笑眯眯, 一会儿痛苦地看着佩诗, 之后倒在佩诗的怀抱里。 “敦贤将军…敦贤…”佩诗心痛不已。马上扶敦贤坐下, 拿开敦贤手上的酒杯。 敦贤继续喃喃自语道: “泰骏他们会破坏我的计划…要阻止他……” 敦贤再次傻笑。
“他…失忆了…” 说完后, 敦贤犹如失去知觉般地躺在佩诗的怀抱里。 “傻猪…”佩诗拨开盖住敦贤眼睛的头发, 看着敦贤熟睡的脸孔, 再望向远处……

(第一部分完,第二部分待续。。。)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中学生作品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