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淙淙丹江2之清风徐来》虞美人文章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德伦敦师训学院(1998年关闭)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虞美人



注册时间: 2006-08-31
帖子: 190

来自: 半岛东北方

帖子发表于: 05-12-10 星期日 11:15 pm    发表主题: 《淙淙丹江2之清风徐来》虞美人文章 引用并回复

生命中的伯乐
我常常在想,自己是幸运的。有些人,在我的生命中走过,留下痕迹,给我带来影响,泛起情感的冲击。多年来,不曾向他们言谢,但这些人事,总是在不经意时,一一重复又重复地掠过心头。
我人生的第一个伯乐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出现,她是我的华文老师-陈绿欧老师。对很多人来说,她是严肃、不苟言笑的;对我来说,她的爱与关怀灌溉了我贫瘠的心田、温暖了我欠缺爱的童年。当时我年仅九岁,不知怎的竞被“独具慧眼”的她相中,当起风纪团的副团长。从此小小年纪挑起大梁,每天协助老师“整顿党内事务”,奠定了日后的办事能力。举凡风纪团员的站岗、每日的作息报告,甚至到编排轮值表,她都放心地交待下来,任由我这小瓜发挥,只是在适时稍加提点。感激她对我的信任,让我长大后变成一个有信心有条理的人。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陈老师下午在家里开办补习班,她知道我渴望补习,但又没能力交学费,竞邀我参与且分文不收,义务教学。犹记得从三年级至六年级那四年的学习生涯中,我最盼望的不只是在课堂上见到陈老师的倩影,而是在放学后一周三次的“快乐时光”。上陈老师的课没啥压力,最压力的就是做错事时被责备,她犀利的眼神和咄咄逼人的言语常令人招架不住。
陈老师对发掘学生潜能是很有心得的,她总能观人入微并给予机会,让学生有更大的表现空间。我人生中第一篇文章就是被她投到报馆去,刊登出来后激发了我想写要写的意志,小学时代作文分数总是独占鳌头,也是拜她所赐。更神奇的是,她竞能把我这左撇子训练一番,让我去参加书法比赛时总能有所斩获。她所做的一切,让我明白了:爱和关心真的可以改造一个平凡的孩子。如今陈老师虽然已作古多年,但她的一颦一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仍是历历在目。
小学毕业后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时期,到中正中学去上课是令我恐慌的事。但很快的,我所有的恐慌和畏惧在预备班那年一扫而空。我生命中的第二个伯乐在那时降临,犹如甘露滋润心田,让我每天上课去都如沐春风。我认识了丘玉清老师,有幸成为她的弟子,是我人生中另一个幸运。
我对丘老师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她上课的方式总是很另类,完成课程大纲不是她的最终目标,华文课本只是她的“引起动机”,真正的压轴好戏就是她巧妙引进的文学故事与常识,常令我们神游其中而不能自拔。她善用美文来说明待人处世的事理,阐述人生哲学并引领学生深研更深入的思考层面。从先秦文学、魏晋南北朝至唐宋元明清,各朝代各名著各文人各作家,她如数家珍,常令学生叹为观止、拍案叫绝。深涩难懂的文言故事在她口中几经叙述,就会变成通俗浅白又令人听出耳油的好听故事。她说话精简有力,出口成章,幽默得来又不失庄重,严肃得来又不呆板,授课的功力是众同学俯首称臣、自叹不如。丘老师擅于通过情趣盎然的描述、鞭辟入里的分析、入木三分的概括、恰到好处的点拨,把学生带进瑰丽的语文知识殿堂,同时开启学生心智,陶冶学生情操,让我们获得精神上满足的同时,也引起我们共鸣,达到了双向的交流。
当时我最期待的是每个周四的到来,丘老师指定咱们在那天交上周记一篇。我和几位同学总是交上不只一篇,事因我们实在太享受写周记时的“尽诉心中情”了。这都是因为丘老师宠坏了我们,总是细细批阅,还在周记里头和我们交流、抬杠、给予点评、启示道理,令我们觉得写周记不单不是苦差,还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曾经有一次,我和丘老师对一事持不同意见,但她选择不和我争论不休,她在我周记写下:“真理未必是越辩越明的,当我和他人意见相左时,滔滔不绝的雄辩徒伤和气,我宁愿选择默默细心倾听再反复思考。” 丘老师在周记里头写的每一字每一句,我总是反复逐读,细心品味然后作出省思。我中学时期某些个性上的瑕疵,也因为她而有所改进。
丘老师也爱在课堂上念出同学们的佳作,给文章进行讲评,使我们获益匪浅。当时偶有佳作,丘老师总是给予肯定与赞赏,还鼓励咱们投稿。中学那几年成了青少年文人,还在丘老师的鼓励下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参加多届文学营,和华文情投意合,从此爱相随,纠缠不清。记不清在多少个无所事事的午后,我们挤在丘老师那小小窄窄的汉牛充栋阁楼,和她分享阅读心得,抢着借阅传阅她的藏书,害她心爱又崭新的文学著作变得“油头粉面”、“衣衫褴褛”。
在丘老师的带领下,我们那一组同学重组了华文学会,办了数不清的活动,令我们中学的岁月倍添姿彩。中四那年,她更大胆放手,让我们搞话剧观赏会为学校筹款。从学习写文章到后来写剧本、搞创作,无一不是丘老师在鞭策着我们,引领着我们的步伐。她从容淡定的微笑仿佛是我们前进的推动力,她的那双手就是推动摇篮的手,让我们对母语更热爱更坚持。中六时毅然决然地报考华文,也因深受丘老师影响,择善而固执。
离开母校前,丘老师送我一本书,封面内页丘老师写了几个字:“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这句话对我可说当头棒喝、意义深远。中学时期的我因个性过于自我,固然没什么朋友,知我者如她怎会不意识到我这种愤世嫉俗的脾性会让我将来吃大亏?我后来之所以能够改掉性格上的孤僻、跋扈、嚣张,全因时时琢磨丘老师的这一番话。这些小事或许在丘老师记忆中已不复存,但是对我来说确实是点滴在心头,师恩难忘。
后来的后来,我有幸踏入师范学院门槛,年少轻狂的情事逐渐在记忆中淡去,信念中唯一的坚持是日后必定要当个像丘老师那样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华文老师。三年半的师范生活前大半段日子是很令我沮丧的,我没再碰见一个能无怨无悔奉献的好华文老师,讲师群中大多是打着哈哈混日子之辈。久而久之,热爱华文的情愫已被得过且过的态度掩盖,一直到学年下半荀时学院来了个“小黄”讲师,我的人生又再泛起千层浪。
当年的小黄,是个很成功的老师。那时他刚从马大毕业,进入师范学院当讲师时年龄虽和我们相若,但却摆出一付老成持重的样子。小黄看上去严肃木纳,交谈后就会发现他其实很有智慧、学问,所以绝对值得我们敬重。 小黄似乎有种天赋本能,可以和我们打成一片,不管什么帮派山头,他都能融入,堪称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头号人物。 最重要的是,他很了解我们这些年轻小毛头的需求,而且教学法灵活多变,对不同个体展示不同武艺,害我们拜倒他石榴裤下,敬佩不已。 他终日和众学员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看似颓废度日,其实是微服出巡,视察民情,对众学员生活情况与脾性摸得一清二楚。做起学问时的小黄是一丝不苟的,如果以为和他有点私交就可得到好处,或想要偷懒当漏网之鱼,那是甭想。记得我在关丹光华华小实习时,一念之差偷懒抄教案交差,以为能够走捷径瞒天过海。谁知小黄杀到,结结实实地把我训了一顿。他没有因为平时的交情而殉私。所以我很服他!
话说我当年踏入师范学院时年方21,有点年少气盛,又有点少不更事。常常自以为有几分墨水,又有些许自视过高,对很多人很多事都不放在眼里。比如说,上课时如认为那讲师“没料到”,就开始在后头做古怪,小则窃窃私语,大则高谈阔论。那时又有点极端、偏激,对那种讲师眼中的循规蹈矩、唯唯诺诺派不很认同,常搞动作唱反调。也曾经试过承蒙讲师看得起,选为全国师范学院制服团体嘉年华代表。我却因为不满而故意缺席步操练习,进行训练时也故意马马虎虎、懒懒散散,希望被淘汰。至于和华文讲师的相处也不见得融洽,我总是认为他们偏心,特别钟爱某“点头派”,我就是华文学会中的“反对党”。当然在一众讲师眼中,我可能是属于较不听话、难以调教的冥顽不灵份子。对于课业或呈堂,虽然很努力做得很好,但常被否定与边缘化。当时有位华文讲师对同学批评我说:“这个瓜才气是有几分的,但太傲了,要挫挫她锋芒才行。”在这种情况下,我的信心和表现越来越走下坡。在学期中的考试,我虽及格但表现一般。
所有的事情在小黄进入学院之后有了很巨大的转变。 他到达学院第二周,某文学课轮到我呈堂。我运筹帷幄,花了很多心思准备课业与教具。恰巧当天他有重要会议,没准时进课室。我三番四次到办公室去请他,他都不曾露出厌烦神色。后来他终于进课室来了,距离放学尚剩下30分钟。我以为他肯定会像其他讲师般,“哦喔喔嗯哈啊”的就算听过我呈堂,然后拍拍屁股开溜。谁知他老僧入定地在那儿坐了首30分钟,没有离开之意,还提笔疾书作记录,时而瞪大眼时而眯小眼,看似听得津津有味。我看这年轻老师好像蛮欣赏我的“秀”,就继续口沫横飞讲下去。待我滔滔不绝发挥完表演欲之后,已是三时多,大多同学已“人仰马翻”,唯独小黄双目“炯炯有神”。他离开前说“谢谢”“很好”,没有认为我耽误了他吃饭时间的意思。在接下来的课中,他给予我很好的评述与说明,讲解抽丝剥茧地拳拳到肉。他没有自视过高,他也没有听了其他讲师对我负面的评语而对我另眼相看。
小黄用生活感化了我。我们几个瓜爱看电影,他常奉陪到底。月底我们口袋穷当当、凄风苦雨没什么钱开饭,他下厨煮三菜一汤给我们吃。当然他最爱讲大道理,也常点出我个性上的缺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招数简直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学期终的考试来临,我因之前放任功课太多,读得苦不堪言。有天去找小黄诉苦,他问我:“你读书的目的是什么?”我答:“求学问。”他骂:“骗人啦。我读书的目的是为考试喔。”真是坦白得可以。他说:“考试只是个工具,用于鉴定你过关否,不能鉴定你有多少墨水多少斤两。既然考试只是工具,那就要采取策略性步骤和有效率方法去达到目标。考试的成绩好坏不等同学问的掌握。文凭不代表水平。 ”因为他的这一番话,我后来发奋图强,考得蛮好的,挤入总平均学分3.67以上行列,实习还得“特优”呢。当年从要求严格苛刻的小黄手中捧走“特优”的,据他所说只有二人,故含金量特别高。
我常都在想,小黄对今天的我影响至深。“言教不如身教”这话从他身上得到印证。他所说过的话、他的行为作风、他对学生的态度、对教学的认真和执着,无一不牵引着我。最令我自己难以置信的是,他板正了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为人处世的态度、协助我将自己身上的桀骜和乖戾一点一点抹掉。直到今天,他当年对我说的那番话,还一直成为我反复对学生说的金玉良言。这18年来的教学生涯,每当我遇到一些每个老师都嗤之以鼻、摇头叹息的问题孩子时,小黄的那一套“雕朽木”法门是很管用的。举凡家长老师对他束手无策、规劝打骂体罚皆无效,功课不交又爱制造问题的学生,可采用小黄的策略:放下身段,打入他的生活,摸清他的喜好,让自己和他有共同喜好共同话题,捕捉他生命中的闪光点,再加以感化和改造。
小黄对我的知遇之恩,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以及建立在充分了解之上的对一个学生人格的肯定。他给了我很多发挥的空间,也让我从赞赏和肯定中看清前路。小黄使我懂得,老师,就是学生生命中的一盏小桔灯。毕业以后,我选择做一个像小黄的老师,相信也坚持着,自己也同样会把这种信任和爱传递给其他学生。
我所写的这一切可能小黄都没放在心上,也可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我还是铭记肺腑的。现在的小黄已不再年轻,但冲劲如昔、魄力依旧,他目前是关丹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范学院的华文主任-黄先炳博士。

后记:
什么样的老师会让学生一辈子感激,一辈子难以忘记?不是那些以刺激学生脆弱的心灵来促使他们“觉悟”的老师,也不是那些动辄冷言讥讽,孤立学生,让他们早早体验“师心”冷暖的老师,更不是那些将分数凌驾于一切之上,将学生分成三、六、九等的老师。当好老师神采飞扬地站在讲台上,那一种风景甚于世上所有的华服艳姿。因为,好老师就是人间的神,会把爱、信任、宽容和梦想带到人间,会小心翼翼地呵护每一个孩子的梦,会发现每一粒珍珠,让他们醒目于世。好老师的身影将在学生的一生中如影随形,给学生自信,让学生开朗,教导学生学习接受爱并且懂得付出爱。
散文家刘墉说过:
“识才,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识才的指挥家能在合唱团放炮的歌手中听到最美的音乐,而去发掘他,成为音乐家;
识才的将领,能把顽劣的士兵,调教成最骁勇的战士;识才的伯乐,能从一群病马中看出千里神驹;
识才的教师,能把每个学生调教成天才。”

识才的老师是好老师,是赏识千里马的伯乐。曾经以为那些才华横溢的人是秉承天赋,但随着阅历增长,见到许许多多可以成为天才的人,深入了解他们之后,才发现在他们的学生时代,都曾遇到一个或者几个永远相信他们、支持他们的好老师。正是这些好老师的扶持,他们才走到了今天。我万分感谢生命中的伯乐-陈老师、丘老师、黄讲师,你们让我明白,好老师为了学生的事一生牛马,就是牵引。要不是你们,我无法不断发展自身潜能,从灵魂深处“钻探”出生命底蕴中的清泉,唤醒潜意识中的大智慧,使之焕发出超常的生命原动力。感恩伯乐,使我平凡的生命有了一种圣洁的光晕,在孩子们的眼睛里变得无所不能。感恩伯乐让我最终化蛹成蝶,迎向朝阳而光芒四射,魅力无穷。
_________________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07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6-12-10 星期一 9:17 pm    发表主题: Re: 《淙淙丹江2之清风徐来》虞美人文章 引用并回复

虞美人 写到:

后来的后来,我有幸踏入师范学院门槛,年少轻狂的情事逐渐在记忆中淡去,信念中唯一的坚持是日后必定要当个像丘老师那样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华文老师。三年半的师范生活前大半段日子是很令我沮丧的,我没再碰见一个能无怨无悔奉献的好华文老师,讲师群中大多是打着哈哈混日子之辈。久而久之,热爱华文的情愫已被得过且过的态度掩盖,一直到学年下半荀时学院来了个“小黄”讲师,我的人生又再泛起千层浪。
当年的小黄,是个很成功的老师。那时他刚从马大毕业,进入师范学院当讲师时年龄虽和我们相若,但却摆出一付老成持重的样子。小黄看上去严肃木纳,交谈后就会发现他其实很有智慧、学问,所以绝对值得我们敬重。 小黄似乎有种天赋本能,可以和我们打成一片,不管什么帮派山头,他都能融入,堪称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头号人物。 最重要的是,他很了解我们这些年轻小毛头的需求,而且教学法灵活多变,对不同个体展示不同武艺,害我们拜倒他石榴裤下,敬佩不已。 他终日和众学员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看似颓废度日,其实是微服出巡,视察民情,对众学员生活情况与脾性摸得一清二楚。做起学问时的小黄是一丝不苟的,如果以为和他有点私交就可得到好处,或想要偷懒当漏网之鱼,那是甭想。记得我在关丹光华华小实习时,一念之差偷懒抄教案交差,以为能够走捷径瞒天过海。谁知小黄杀到,结结实实地把我训了一顿。他没有因为平时的交情而殉私。所以我很服他!
话说我当年踏入师范学院时年方21,有点年少气盛,又有点少不更事。常常自以为有几分墨水,又有些许自视过高,对很多人很多事都不放在眼里。比如说,上课时如认为那讲师“没料到”,就开始在后头做古怪,小则窃窃私语,大则高谈阔论。那时又有点极端、偏激,对那种讲师眼中的循规蹈矩、唯唯诺诺派不很认同,常搞动作唱反调。也曾经试过承蒙讲师看得起,选为全国师范学院制服团体嘉年华代表。我却因为不满而故意缺席步操练习,进行训练时也故意马马虎虎、懒懒散散,希望被淘汰。至于和华文讲师的相处也不见得融洽,我总是认为他们偏心,特别钟爱某“点头派”,我就是华文学会中的“反对党”。当然在一众讲师眼中,我可能是属于较不听话、难以调教的冥顽不灵份子。对于课业或呈堂,虽然很努力做得很好,但常被否定与边缘化。当时有位华文讲师对同学批评我说:“这个瓜才气是有几分的,但太傲了,要挫挫她锋芒才行。”在这种情况下,我的信心和表现越来越走下坡。在学期中的考试,我虽及格但表现一般。
所有的事情在小黄进入学院之后有了很巨大的转变。 他到达学院第二周,某文学课轮到我呈堂。我运筹帷幄,花了很多心思准备课业与教具。恰巧当天他有重要会议,没准时进课室。我三番四次到办公室去请他,他都不曾露出厌烦神色。后来他终于进课室来了,距离放学尚剩下30分钟。我以为他肯定会像其他讲师般,“哦喔喔嗯哈啊”的就算听过我呈堂,然后拍拍屁股开溜。谁知他老僧入定地在那儿坐了首30分钟,没有离开之意,还提笔疾书作记录,时而瞪大眼时而眯小眼,看似听得津津有味。我看这年轻老师好像蛮欣赏我的“秀”,就继续口沫横飞讲下去。待我滔滔不绝发挥完表演欲之后,已是三时多,大多同学已“人仰马翻”,唯独小黄双目“炯炯有神”。他离开前说“谢谢”“很好”,没有认为我耽误了他吃饭时间的意思。在接下来的课中,他给予我很好的评述与说明,讲解抽丝剥茧地拳拳到肉。他没有自视过高,他也没有听了其他讲师对我负面的评语而对我另眼相看。
小黄用生活感化了我。我们几个瓜爱看电影,他常奉陪到底。月底我们口袋穷当当、凄风苦雨没什么钱开饭,他下厨煮三菜一汤给我们吃。当然他最爱讲大道理,也常点出我个性上的缺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招数简直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学期终的考试来临,我因之前放任功课太多,读得苦不堪言。有天去找小黄诉苦,他问我:“你读书的目的是什么?”我答:“求学问。”他骂:“骗人啦。我读书的目的是为考试喔。”真是坦白得可以。他说:“考试只是个工具,用于鉴定你过关否,不能鉴定你有多少墨水多少斤两。既然考试只是工具,那就要采取策略性步骤和有效率方法去达到目标。考试的成绩好坏不等同学问的掌握。文凭不代表水平。 ”因为他的这一番话,我后来发奋图强,考得蛮好的,挤入总平均学分3.67以上行列,实习还得“特优”呢。当年从要求严格苛刻的小黄手中捧走“特优”的,据他所说只有二人,故含金量特别高。
我常都在想,小黄对今天的我影响至深。“言教不如身教”这话从他身上得到印证。他所说过的话、他的行为作风、他对学生的态度、对教学的认真和执着,无一不牵引着我。最令我自己难以置信的是,他板正了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为人处世的态度、协助我将自己身上的桀骜和乖戾一点一点抹掉。直到今天,他当年对我说的那番话,还一直成为我反复对学生说的金玉良言。这18年来的教学生涯,每当我遇到一些每个老师都嗤之以鼻、摇头叹息的问题孩子时,小黄的那一套“雕朽木”法门是很管用的。举凡家长老师对他束手无策、规劝打骂体罚皆无效,功课不交又爱制造问题的学生,可采用小黄的策略:放下身段,打入他的生活,摸清他的喜好,让自己和他有共同喜好共同话题,捕捉他生命中的闪光点,再加以感化和改造。
小黄对我的知遇之恩,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以及建立在充分了解之上的对一个学生人格的肯定。他给了我很多发挥的空间,也让我从赞赏和肯定中看清前路。小黄使我懂得,老师,就是学生生命中的一盏小桔灯。毕业以后,我选择做一个像小黄的老师,相信也坚持着,自己也同样会把这种信任和爱传递给其他学生。
我所写的这一切可能小黄都没放在心上,也可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我还是铭记肺腑的。现在的小黄已不再年轻,但冲劲如昔、魄力依旧,他目前是关丹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范学院的华文主任-黄先炳博士。


虞美人是20年前的学生了。
看她这样描述过去,颇有感触。
说实在,她写的事件,我好多都已经忘记。但她这么一提,又仿佛有印象。可见老师是多么神圣的职业,我们的言行举止,对学生产生的影响力实在不可低估。
当年如果“小黄”也跟着轻狂,恐怕今天不会赢得虞美人的赞美,而是唾弃了!

感谢虞美人,当年是你们带起小黄的。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德伦敦师训学院(1998年关闭)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