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实习点滴]他们教会我的那些事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崭露文才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eww



注册时间: 2012-10-05
帖子: 1


帖子发表于: 06-10-12 星期六 11:54 pm    发表主题: [实习点滴]他们教会我的那些事 引用并回复

我记得,体健节过后,我把反派人物——家昌带到了会议室,给了他三个不是选择的选择。“一、你两节电脑节都陪我耗在这里,二、和我去见级任,三、认错。”倔强的家昌怎么也不肯低头,一双愤怒的眼神直盯着他的电脑书。“好,我看你这样子一点后悔的意思也没有。不用上电脑课了。”我擅自定论。突然,他就像一头被红布激疯的牛,瞬间爆发。他没有对抗我的蛮力,只能不停地把气发泄在无辜的电脑书上。一条条错杂交杂的线条被奋力地刻画在书上,然后深深破成一个洞。我知道,那是愤恨的症兆!同时也错愕,一个才九岁的孩子竟然会出现这样愤世的表情。

我以为自此以后,家昌会讨厌上我,会在我的课上更捣蛋。可是第二天清晨,在我带着大包小包经过3B班的时候,家昌同学居然笑嘻嘻地走过来,挨近我说,“老师,你一大早怎么拿那么多东西?”语气是判若两人的俏皮可爱。我也只能深深感叹,要比胸怀,谁能比得起这群小瓜…….转个身,就忘了你对他的所有不好。

x x x x x x

我记得,越野赛跑那天,清晨九点多的阳光。有晨风的暖和,也带有点午后的炽热。我拿着一叠小卡片,站在check point等待学生跑过。“嗒、嗒、嗒”学生开始从起跑点涌了出来。我应不暇接地分着卡片。

队伍的最后,一个面色永远苍白的小女孩从我的身旁跑过。

“毅欣,你可以吗? ”我叫住了她。“不能的话就来老师这里休息。”

小女孩羞涩地点点头,表示她还好。

“你不可以跑知道吗?慢慢走就好了。”我不放心地交待着。

“老师,我们会看着她的啦。不会让她跑的。”女孩身旁的同学信誓坦坦地保证道。

我点点头,让她们继续前进。脑海里闪过的却是第一堂体育课。在我的询问下,怯怯举手的苍白女孩和她细若蚊呐的声音,说着:“老师,我有心脏病。”然后,每一堂体育课总会有她落寞的影子,静静地坐在一旁。再后来,她突然对我说,“老师,我的妈妈说我好了,可以体育了。”

很多时候我们都忘了,忘了小的时候的自己是多么地自足。可以为了要上一堂体育课, 而说尽借口。可以在每个休息节,不顾巡查员的抄名,快乐地在篮球场上追逐。还真是让人搞不懂的精力啊….

我不知道小瓜们的活力到底会持续多久……也许到了不久的将来,小女该会像所有爱美的少女一样,为了避开毒辣的太阳,而谎称头晕肚痛。她可能会忘了,小时候的自己是多么认真地编了一个谎言,只为了和大家一起上体育课。也许到了不久的将来,小男孩快乐的天性会被沉重的课业而渐渐扼杀掉。篮球场上不再出现他们追逐的影子……

x x x x x x

我记得,校方在礼堂里播放的一部电影《天使与恶魔》。影片中的“马铃薯”老师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 慢慢地从满腔热血的好老师,变成人人惧怕的恶魔老师。才第二次实习,伟俊同学就让我感到相同的挫败感。一开始的称赞鼓励以及温柔细语,却更助长了他的嚣张,让他一点也不把我当老师看。后来无可奈何之下的责备惩罚,却也依然不见好。他依旧我行我素地在班上乱跑。到最后我也只能把他交给副校长处置。看着他被扭红的耳朵却不知悔改的神情,我霎时间感到气馁!

伟俊同学的那些行径,让我好一段日子都对问题学生望而止步。我害怕我多余的慰问和关心,会助长出另一个伟俊。我不闻不问,只求他们乖乖坐在班上不添乱就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讲师的一句话如同当头棒喝般,狠狠地敲醒我。“你叫出来表演的这几位都是差的学生吗?”我摇头,让心坎处泛起的羞愧、恍然丝丝地缠绕着我。“是好的学生,最优秀的学生。”我说。

还好,还好……现在顿悟,还不算太迟。我无比地庆幸着。

每一个小孩就像一朵花。有的迟开花,有的早开花。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在他们还未绽放前,默默地守护。可是很多时候生活上的一些鸡毛蒜皮,却像把无形的刀,渐渐地把我们的所有热忱给磨灭掉。我们开始置疑起所谓的爱心教育,慢慢地信赖着那条细细的藤鞭,相信那是可以把孩子教好的工具。
这个时候,我们的确是需要某部影片、某段短文来唤醒当初的自己。

“老师,我刚才看到Wendy老师在哭。” 《天使与恶魔》的电影观赏会后,小瓜们对我说道。“一定是你们平时不乖,惹到Wendy老师哭了。 ”我打趣着说。

真希望,若干年以后, 当我回头再看这部影片的时候,不是感触地揩泪,而是欣慰地含笑着,并骄傲地说:我没有让生活磨灭了我的热忱。 所以我要写, 写满我所有的实习学路,让这些回忆成为支持着我一路走下去的精神泉源。

x x x x x x

我记得,单纯的启正和他憨厚的笑。他九岁的身躯里,藏着一颗四岁孩子的心。

我记得,在我不分清红皂白的责骂下,恒毅脆弱的眼泪以及同学们鄙夷的眼光,说着:“老师,他是那样的。整天只会哭而已。”三年级的小孩不懂什么是“轻度自闭者”, 他们只知道你言行举止与众不同,就是怪类。还好在之后的相处中,我从级任老师的口中了解到他的状况。虽然直到最后一堂课,恒毅还是没有组织凌乱地说着我在半个小时前讲的内容。但至少我知道我给予他的不再是误解与泪水,而是信心与笑靥。

我记得,当腼腆沉静的英杰,第一次举手想参与我的活动时,我激动无比的心情。虽然这两个月以来,我还是无法拉高他差强人意的成绩。但至少我要丢下他的自卑,以及对学校功课的惧怕。我希望学校不再是一所禁锢他的监牢。

我记得, 一开始总是表现得很让我百思不解的膺全。他上我的课的态度,完全颠覆了他班级任告诉我的聪明懂事。心不在焉的,我发问的问题也不回答。后来我发现,那是他无声的不屑以及不信赖。因为我所传授的部分知识和他在中学执教的父母有所出入。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活了二十好几的大人。要拿出来显摆吓唬小孩的见闻也不少。知道了问题的根源后,我偶尔会在课堂上说些额外的新知识,以其树立自己知识渊博的形象。这样的方法起效了。膺全同学开始在我的课上频频举手,偶尔也会围绕在我的身边分享生活上的琐事。“老师,玮杨带我们跑错路。我们本来可以得到第一名的。”“老师,我爸爸妈妈很糟糕的。如果我回去跟他们投诉学校的事,我会被打双倍!”“老师……”

x x x x x x

我记得,临别前的最后一堂课,我有点伤感地说,“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向老师起立行礼了,要很认真很大声可以吗?”可我那么一点滴的离别愁绪却被小瓜们的童言稚语给彻底抹掉了。“老师,你不是说等到我们五年级的时候,你会回来教我们吗?”“老师,给facebook, 给电话号码。”“老师, 我们以后可以约你出来见面吗?”“我们约老师去overtime!”“不要,去hard rock!”

我苦笑皆非地看着他们。也好,也好。 离别的伤感一点也不适合这群小瓜。就让他们快快乐乐地和我道别吧。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崭露文才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