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2013儿协大会:“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
前往页面 1, 2, 3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儿协大会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777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12-12 星期日 2:29 pm    发表主题: 2013儿协大会:“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 引用并回复

【预告】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将于2013年3月24日(星期日)假新纪元学院礼堂召开2013年度会员大会,并特邀刘绪源老师前来主讲专题——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

刘绪源:
作家,学者。1951年生,现居上海。曾任《文汇月刊》编辑,《文汇读书周报》副主编,现为《文汇报》副刊“笔会”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学术兴趣在儿童文学理论、中国现代文学及中国思想史。著有中长篇小说《“阿赣”出海》《无标题音乐》,现代文学专著《解读周作人》,儿童文学理论专著《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与《文心雕虎》,并有论文集《文学中的爱情问题》(与宋永毅合著)及《当代散文选析》等,著有长篇随笔《逃出“怪圈”》《人生的滋味》《体面的人生》《你和你的青苹果》《苦茶与红烛》等,近年则致力于书评书话的写作,已出版的书话集有《隐秘的快乐》《冬夜小札——刘绪源书话》《桥畔杂记》《见山是山 见水是水》等。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10-01-18 星期三 8:22 pm, 总计第 6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宝丽



注册时间: 2006-05-19
帖子: 223

来自: 登嘉楼

帖子发表于: 27-02-13 星期三 3:5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配合2013年度会员大会,我们特别主办以下课程,现在公开报名

“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一日营”

日期:2013年3月24日(星期日)
时间:8.30am – 5.00pm
地点:新纪元学院大礼堂
Lot 5, Sekyen 10, Jalan Bukit,
43000 Kajang, Selangor.
_________________
Bao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ahoo Messenger MSN Messenger
宝丽



注册时间: 2006-05-19
帖子: 223

来自: 登嘉楼

帖子发表于: 27-02-13 星期三 3:5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一日营”报名表格:
2007 word格式:
http://www.mediafire.com/view/?r5ow8vlk0017hi4

2003 word格式:
http://www.mediafire.com/view/?ms7mta65aw40p3z

pdf格式:
http://www.mediafire.com/view/?k1x3ngtd8cubc3g

报名截止日期为2013年3月22日
_________________
Bao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宝丽 on 13-03-13 星期三 10:39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ahoo Messenger MSN Messenger
宝丽



注册时间: 2006-05-19
帖子: 223

来自: 登嘉楼

帖子发表于: 05-03-13 星期二 12: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一日营暨儿协大会

流程:

8.30am :报到
9.00am - 11.00am :主题演讲
11.00am - 11.30am :茶点
11.30am - 1.00pm :会员大会
1.00pm - 2.00pm :午餐
2.00pm - 4.00pm :主题演讲
4.00pm - 5.00pm :交流和闭幕



2013年度常年会员大会通知书
http://www.mediafire.com/view/?hh3gr7zt438hkcq


提案与回条
http://www.mediafire.com/view/?3ne1qhxj98gzkq6

*提案者请于2013年3月17日前呈交有关提案。
_________________
Bao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ahoo Messenger MSN Messenger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4:1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为什么说这次的课程是不容错过的?
因为,我们邀请到一位绝对重量级人物——刘绪源老师。


刘绪源老师是首屈一指的儿童文学学者:



朱自强 写到:
中国的儿童文学研究可以有经典著作吗?可能有经典著作吗?如果可以有,如果可能有,我很想说,刘绪源的《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是已经逐渐显露出经典气象的著作。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华东师范大学,2009.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儿童文学思辨录》,北京:海豚出版社,2012.


Picture:Click to zoom

周作人著,刘绪源辑笺《儿童文学思辨录》,北京:海豚出版社,2012.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文心雕虎》,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kuanghong on 09-03-13 星期六 4:45 pm, 总计第 3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4:2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此外,刘绪源老师在现当代文学方面,也卓有建树:


舒芜 写到:
原来,不论市场经济的狂潮怎样冲激,而如鱼在水似地从事于高品位的冷门的研究和写作者,仍然有刘绪源先生这样的人在。喜真赏之尚存,知斯文之未坠,让我们还是希望着吧。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解读周作人》,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8.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今文渊源》,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1.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5:1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刘绪源老师的才学还不仅于此,他甚至曾经与中国著名哲学家李泽厚先生对谈:


Picture:Click to zoom

李泽厚、刘绪源《该中国哲学登场了》,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


Picture:Click to zoom

李泽厚、刘绪源《中国哲学如何登场》,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5:2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刘绪源老师不仅有扎实的学术根基,还写得一手好文章。刘老师的评论文章,既有理论高度,又一清如水,引人入胜,极难得。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翻书偶记》,太原:三晋出版社,2009.


Picture:Click to zoom

刘绪源《冬夜小札》,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5: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难得请到如此重量级人物来马讲学,您舍得错过吗?

还是赶快报名吧!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9-03-13 星期六 5:3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73146

批评家的风骨与创见——从刘绪源《儿童文学思辨录》说起
殷健灵


在儿童文学界,刘绪源先生的批评是一个独特的存在。2006年,我在一篇略评刘绪源理论新著《文心雕虎》的小文里曾这样写道:“除去智慧与思想,又有了真诚直言打底,使得刘绪源的文学批评与理论文字获得了一种难得的人格上的魅力。我曾经以为,写作是特别独立、特别个人化的劳动,创作过程也是没有形迹的,而文学评论呢,总将无说成有,文学评论不是给写作者看的。但是,绪源先生的评论却让我放弃了那种想法,他的意见不但成了我特别在意的意见,并且在无形中影响着我的创作。持这种观点的,在儿童文学界恐怕远不止我一人。”6年过去,绪源先生又捧出了一本更为厚实、洋洋30万言的《儿童文学思辨录》(海豚出版社2012年9月版,以下简称《思辨录》)。书中的篇目和《文心雕虎》无一重复,在内容上也有了更多的延伸和扩展。全书共分四辑:发在《文学报》和《中国儿童文学》上的新专栏文章结集“文心雕虎”;具有鲜明个人鉴赏体验的中外作家作品批评“阅读感言”;关于图画书的短评“图里乾坤”;以及思想性颇强却以平实素朴的“谈话风”面目出现的理论文章“思想笔记”。

  这是一本十分好读的思辨录。绪源先生特别赞赏“五四”以来先贤将文章写得明晰而有情致的追求,既有亲切朴素的“谈话风”,又有耐人咀嚼的“青果味”。他自己也正是按着这些追求来对待笔下的文字。读《思辨录》时,我正系统地阅读孙犁先生的《耕堂劫后十种》,绪源先生向来对孙犁的创作风格和文学观点推崇备至,便难免将他们二人做一些联想和比照。

  上世纪80年代初,孙犁在谈到当时文艺批评总的缺点时曾说:“具体说来,有如下几个方面:一、架子太大,识见平常。二、人云亦云,角度一样。三、争执不下,没有准绳。”(《谈评论》)他又说,粗暴的批评会对创作造成障碍,继而引证契诃夫的话说:“有些批评家对于作家的工作来说,就像正在耕作的马的肚皮上飞拢的虻蝇。”(《左批评右创作论》)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孙犁30年前所言,仍是批评的通病。看批评的,多是文艺圈里的人。而作家对批评家自然有着切身的感情,用“既爱且恨”来形容恐怕并不夸张。好的批评家可以让作家醍醐灌顶、柳暗花明;而不好的批评家的研究,不但可能牵强附会、徒劳无益,甚至会阻碍作家的创作。绪源先生之所以能被儿童文学写作者所看重,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的文艺批评没有孙犁所说的三大毛病,而这三个方面,恰恰是他批评文章的优长所在。

  《思辨录》中所收文章就较全面地体现了这三大优长。

  一、以小见大,识见新异。绪源先生的批评文章里,看不到佶屈聱牙的专业术语,也无意建立宏大的理论体系,他擅长由浅入深,具体而微。他从具体的文本或者文学出版现象入手,从表象探本质,总结出“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惊人”之言。比如,给孩子读什么书为好?不同的童书对于孩子的成长又意味着什么?给孩子选择畅销童书,还是曲高和寡的“纯文学”?面对这样的困惑,绪源先生独辟蹊径地提出了“药·软饮料·水果”的譬喻。一味强调教育价值而不强调文学性,甚至不要文学性的童书像药,这样的作品有很强的针对性,让儿童从中受教,这是一种有明确实用性目的的读书。只求市场效益,讨好儿童口味,写得浅却没有真正内涵的,则类似于可乐一类的软饮料。这类东西,孩子易上瘾,再好的水果饭菜都难以吸引他们。而那种真正具有很高审美价值的儿童文学佳作则像水果,是原生态的,包含了真生命的,带着生活的汁液,包含着作家的生命体验。它不像药片一吞就得,能针对性地治病,也不像软饮料容易上瘾,未必讨孩子欢心,但它有营养,慢慢享受它,审美作用也会慢慢转化为教育作用。这样的阐述,浅显易懂,三种不同的童书孰高孰低,不懂文艺理论的普通读者也能轻易地辨别了。

  又如《稚嫩不可怕》。很多作者都有“悔其少作”的心情,认为年轻时的作品往往稚嫩,是起步时的探路之作,是拿不出手的。然而,在绪源先生眼里,“对一个作家来说,成熟当然是重要的……但并非第一要义”,他援引了丁玲、王蒙、茹志鹃、阿城等的个案,得出结论说,“早期作品虽未必老练,却都有特别赤诚感人之处,饱含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有厚积薄发的超高的生命含量”,由此点出衡量好作品的首要:还是要有真生命,要有对人生和文学的真感受,有独到的感受和独特的材料,用自己的方式表达。这样的识见,对于文学写作者而言,比起一些大而无当、像雾像风又像雨的高深评论,不知道要“贴肉”多少。

  二、不人云亦云。绪源先生作评论,体现出难得的不人云亦云、不跟风,始终保持个人独立立场、不谄媚不阿谀的气派,这与他耿介真诚的读书人个性有关。近10年来,商业元素以前所未有的轰轰烈烈之势进驻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对于某位女作家作品的畅销态势,评论界跟风叫好,商业价值和文学价值混为一谈,正当众人迷茫之际,刘绪源却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时人们趋之若鹜的,未必就是好作品;艺术有自己的规律,有跨四海通古今什么权势也摇撼不了的内在的评判标准。遇再大的风浪,遭再多的践踏,美最终依然还是美,它是抹杀不了的。”(《试说杨红樱畅销的秘密》)他并不反对畅销,反对的是“因甩脱了文学羁绊而畅销,却被作为文学来评述,甚至要树为文学的样板”的混乱现象。“当他们把畅销看做儿童文学的惟一标准的时候,当他们容忍甚至鼓励粗制滥造、相互克隆的作品批量产出的时候,当他们对创作的萧条景象视若无睹、却一味唱些‘形势大好,越来越好’的高调讨好领导的时候,他们的心中,还有对于文学的虔诚和敬畏吗?”(《怀念我们的八十年代》)“现在的问题是,政府部门、宣传领导机构、专业团体、研究者、专家、教授……对此也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我们再不可把商业童书误当作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推荐给我们的儿童了,儿童的读书时间非常有限,高品质的非盈利性的儿童图书市场因受到商业童书的挤压正变得越来越小,我们所需要推荐和奖励的恰恰是那些非商业性的好书!”(《“商业童书”初探》)。这样一种违逆潮流的诘问和呐喊,惟有一个拥有赤子之心、不为利益左右、深爱儿童、对文学创作规律有着深入思考的人才能发出!

  三、心有准绳,文学为大。文学批评,忌讳的是做墙头草,任何事物总有衡量的标准。绪源先生的批评,不拿什么主义和流派来唬人,也不说溢美之词,一味捧杀。若是指出某部作品的缺陷,亦出自真诚,被批评的也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其中奥秘,还在于他始终如一坚持同一个准绳:纯文学的标准。《关于“纯文学”的论纲》是他集多年思考得出的关于纯文学的一个归纳总结性提纲,将那些抽象的理论以平实可感的语言加以提炼和呈现,创见性地提出纯文学和大众文学的区别、纯文学的核心、成为纯文学的必要条件、时代性和纯文学的关系等。《有没有另外一种美》,是他对通俗儿童文学的研究和思考,他指出,通俗文学中的美,仍然是文学之美,“此中有人生真迹,并能引发咀嚼和回味。这与纯文学的美是同一种美,只是审美含量不同,只是它不再是全部作品的核心与出发点了。”这样一种发现或者说创见,解开了一些混沌不清的文学批评带来的困惑,也给了创作者极大的启发。因为心有准绳,而不掺杂个人好恶,即便参与论争(书中提到了两场儿童文学的论争,分别有关某畅销书作家的创作和对原创儿童文学的评价),绪源先生的言说亦能让旁观者深受启发,并看到了他内心的坚持和独立的思考,同时坚信,这些言说都是因为他是深爱儿童文学的。

  作为一个创作者,我从绪源先生一清如水的理论文字中受益良多。尤其是处于创作瓶颈期或者迷茫期的人,读读这些清浅又深刻的文章,很可能会豁然开朗。而在儿童文学门口徘徊的爱好者,则可能从中找到通往真正的文学圣地的入口,而不为那些似是而非的言论所迷惑与误导。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0-03-13 星期日 1:4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8581b0100dpza.html

药·软饮料·水果
刘绪源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我参加过一次电视节目,主持者让一群孩子和家长各选出自己中意的儿童读物,然后开始讨论。家长多选择一些有明确教育意义的书,孩子则多选择一些流行的畅销读物。随后主持人就问到会的家长、作家、教授、评论家:你觉得哪种书好?为什么?那么,你是赞成让孩子读有意义的书,让他们在阅读中受到教育?你不同意这样的观点?那么,你是赞成让孩子得到快乐的,你赞成现在的畅销童书?……

非此即彼,总在这两个向度上游移。我感到很悲哀。因为,这样的问题已经讨论了二十多年了。我努力申说了自己的看法,批评了目前流行的那些浅薄搞笑的童书,同时也批评了那些一心要把教育意义强加给小读者的人。主持人顿时愣了,不明白我何以如此自相矛盾。

事实是,那些浅薄搞笑的流行书胡编硬凑,快速复制,只注重市场效益,缺乏起码的文学性,亦即没有审美价值;而那些说教型的作品和置教育性于文学性之上的文学主张,同样是掩盖或损害了儿童文学的审美价值。这二者之病,可归之于同一个点——审美。

也就是说,现在不是只有两种作品或两种主张,而是至少有三种:

一、强调教育价值的;
二、强调市场价值的;
三、强调审美价值的。

不妨再作一些比喻——一味强调教育价值而不强调文学性,甚至可以不要文学性的童书,像什么呢?——像药。因为觉得儿童不懂事,有毛病,需要教育,于是通过文学书籍,通过故事,引出教训,让他们牢记在心。这样的作品常常有很强的针对性,一个故事针对一种毛病,诚所谓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恰如克感敏医感冒,半夏露治咳嗽一样。扩而大之,那种有着明确目的的读书,比如读某些书是为了熟悉历史,读某些书是为了提高作文,说到底,还是像吃药。

只求市场效益好,一味讨好儿童口味,写得浅显热闹但却没有真正的内涵,稍有文学修养的人一读就会反感、起疑的书,像什么?——像可乐一类的软饮料。软饮料的主要原料是饮用水或矿泉水,有的含甜味剂、酸味剂、香精、香料、食用色素、起泡剂、稳定剂和防腐剂等食品添加剂。一个孩子喝软饮料,如果喝上了瘾,那是会如饥似渴,“一日不可无此君”的;而且,他们会强烈地排斥其他食品,再好的饭菜和水果也难以吸引他们,许多家长都遇到过这样头疼的事。现在市面上,像杨红樱的“马小跳”一类的书被吹得神乎其神,有的书商因为它的销售业绩就将其捧为中国乃至世界儿童文学的新高峰,这与将可口可乐誉为全球第一美食,实在相去未远。

而那种真正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的儿童文学佳作,像什么?——像水果。水果是原生态的食品,是有真生命的,这正如好作品必然是从生活中来的,是带着生活的汁液,并且有着作家的生命体验的。它不是抽象的提取物,也不是通过人工将几种成分简单合成的,它的结构复杂得靠人力难以复制,只有通过自然生长的过程才能产生。它是真正的美味,但吃起来必须用力,也就是要“亲口尝一尝”,不像药片那样一吞就得,也不像可乐那样喝下去就是,所以有的孩童就懒于吃它,宁可喝软饮料。它要在吃的过程中逐渐“知味”,而真正喜欢上了水果,人的口味也就会变得丰富和成熟起来。它有营养,但不是针对性地用以治病的,吃它只是享受,在享受的同时,营养被吸收,慢慢地也就有了健身的作用,这正如审美作用的转换——它可以转换成某种教育的效果,但那是审美沉淀后的自然的结果,并不是刻意为之的,更不是单向或单一的。现在很多上好的水果卖得不如可乐好,果农在生意上做不过可乐公司,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但哪一个有爱心的家长,会赞成以可乐代水果,会愿意让水果从我们的生活中绝迹呢?当然,真正愿意让药片代水果的家长,也是不会多的。

那么,就让我们关注水果的生产和销售吧,不要让药片和可乐类的书籍占据整个童书市场。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1-03-13 星期一 11:5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xb.wenxuebao.com/9b/201007/t20100729_2783093.htm

美,也需要深刻
刘绪源


年初,曹文轩写了一篇颇有影响的儿童文学短论:《美比深刻更重要》(《文艺报》2010.1.15)。他在文中感叹自己的孤独,因为,在大家都不再谈美的现在,他还在“独自矫情地大谈特谈那个东西”。不过他坚信,对于文学来说,审美肯定比思想更为重要。我很想劝文轩别再自觉孤立,因为他的观点还是有许多人认同的,我虽人微言轻,却也可算得此中一名死党。

早在二十年前的1990年,我就在《儿童文学研究》上发表了《美是不会欺骗人的》,从林格伦的作品出发,探讨了审美在儿童文学中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写于此前(1987年)的《对一种传统的儿童文学观的批评》,更是明确提出:“文学的审美作用与教育作用、认识作用,其实并不处在同一个平面上,三者决不是并列的。文学的作用,首先必然是审美作用(甚至可以说,文学的作用只能是审美作用)。只有经历了审美的过程,只有在审美过程中获得了内心的悸动和愉悦,这种心理的变化才有可能转化为其他……”所以我称儿童文学为“供儿童审美的文学”(而不是“教育儿童的文学”)。这以后,在拙著《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中,我坚持并发展了这样的观点;而且,至今未改初衷。因此,我坚决拥戴文轩的“审美比思想更重要”的文学观,对此不会动摇。

但这并不等于说,思想不重要,或者说,思想不是个好东西。不是这个意思——希望读者不要由此走入另一岔途。说审美更重要,那是从文学艺术的特性出发的。美和思想,都是人类感性与理性高度发展的产物,是人类精神迸出的最亮丽的火花,也可以说,这是人类从精神上把握世界的两种最基本的方式,这也就是审美的方式和逻辑的方式。由前者出发,我们获得了美,它集中体现在文学和艺术上;由后者出发,我们获得了思想,它集中体现在哲学和其他理论创造上。如果作为文学艺术之一的儿童文学,不能给人以美,不能以审美价值取胜,而只能直接地给人以思想——哪怕这思想很深刻——这是不是一种失败呢?我想,肯定是的

然而,我又觉得,说“审美比思想更重要”,这是一种精准的表达;而说“美比深刻更重要”,则容易引起误解。因为,美本身,也需要深刻,美也有深刻与否的区别。

前不久在上海作协的一次研讨会上,王安忆谈到新疆作者李娟的一篇散文《粉红色大车》的结尾:“我想摸摸他的手凉不凉,谁知刚伸出手,他便连忙展开双臂向我倾身过来,要让我抱……刚一抱在怀里,小脑袋一歪,就靠着我的胳臂弯睡着了。一路上我动都不敢动弹一下,生怕惊扰了怀中小人安静而孤独的梦境。”王安忆说几年前不经意地读过这一篇,当时并不知道是李娟的作品,现在从书上读到,过去的感觉马上回忆起来了。于是她发现,作品就像人一样,有的见过多次还记不住,有的匆匆一面却永生不忘——李娟的文字就是让人见到就不会忘的那种。为什么呢?我想就是美的深刻与否在起作用。就像书法家落笔的线条本身是有质量的一样,作家文字中的美,也是有深浅的,这是一点也含糊不过去的。这种美的深度,既体现在独特上,也体现在内涵(即真生命)的多寡上。李娟的这段文字,写的是她独特的阿勒泰山区的生活,用的是她独有的平白清浅、直指人心的文字,而其中显示的,是一个极端渴望爱抚、对所有人都不设防的孤独孩童的心灵,这种爱和天真又与整个人类的伟大天性暗暗地相通着。这样的美,这样的深刻,我以为,是没有什么“思想”能够取代她,或打败她的。

美既然与思想一样,也是人类把握世界的最基本的方式,那么,这种把握与探掘的成果,它所能达到的深度,当然会成为其价值的重要评判标准。事实上,有些探掘和把握,是思想走在了前面;而有时候,却是审美、艺术,远远走在了思想界的前面。最好的例子就是《红楼梦》和莎士比亚戏剧,在曹雪芹和莎翁创作之初,它们就已引起轰动,即它们以自身的美,以审美的方式,打动了同时代人和以后的一代代读者、观众;然而它们所深藏的人文主义内涵,是很久很久以后,才渐渐地、一点一点地,被研究者、理论家们所“发现”的。也就是说,审美所达到的深度,理论还没有达到,理论是后来才慢慢跟上的。

1986年1月,钱钟书先生给胡乔木写过一封信(详见《钱钟书散文》与《钱钟书集》),以委婉的语气批评了“何新同志”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说:“则今之文史家通病,每不知‘诗人为时代之触须(antenna)’(庞特语),故哲学思想往往先露头角于文艺作品,形象思维导逻辑思维之先路,而仅知文艺承受哲学思想,推波助澜。”信末他又不惮重复地说,“盖文艺与哲学思想交煽互发,转辗因果,而今之文史家常忽略此一点。”这也就是说,在美的掘进和思想的掘进中,诗(艺术)与哲学不是同时达到某一深度的,二者常常是交替的,“交煽互发”的。所以,美得深刻,深刻到与哲学同样的、或更高的深度,就不能不是每一时代最伟大作家的一种追求,一种标志

伟大的儿童文学决不会成为例外。贝洛、安徒生、林格伦、怀特……直至J.K.罗琳,我以为,他们的创作,就都达到并实现了这种深刻的大美。总之,美并不能成为逃避深刻的理由,而毋宁说,美是通达深刻的一条更复杂、更神秘,但也更辉煌的险途。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2-03-13 星期二 10:3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2f917d0100gd0e.html

稚嫩不可怕
刘绪源


1996年的晚秋,殷健灵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散文集《纯真季节》,这是以她自己童年和少女时代生活为题材的。我曾写过一篇《秋日揽胜》,对这组散文评价颇高,还将她与当时十分走红的一位台湾女作家相比较,指出后者老练、圆整而前者稚嫩、零碎,但给人的审美感受分明是前者高于后者。

对殷健灵后来的创作我有的评价高有的评价不太高,甚至对她的一部大受好评的长篇我也持保留态度,但对《纯真季节》却至今赞赏不已。其实作者自己对这本书不是很有信心,可能那时初入文坛,年龄越大就越发现了当初的幼稚,这也就是通常的“悔其少作”的心情吧。尤其是看到有的批评家的文章,将此书列为起步时的探路之作,认为随后即一步步走向成熟了,就更认为当初的作品是拿不出手的了。这是很大的误解。

对一个作家来说,成熟当然是重要的,最好的作品应该要求其完整、成熟、老练;但这并非第一要义。好作品(如果不是最好的话)首先还是要有真生命,要有对人生和文学的真感受,有了独到的感受和独特的材料,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很可能就是好作品。一件好作品,如果不够老练,有这样那样不足,这是瑜中有瑕;外表成熟、老练,但其实并无真生命,这就不是有瑕,而是赝品了。有不少作家写了几十年,回过头去看,竟还是早年的处女作、成名作最为可读,后来的作品技巧上熟练多了,开头结尾都像模像样了,但内在的真生命却越来越少了,这样的例子我们见得还少吗?前年浙江文艺出版社约我编一部百年中国小说的选本,经反复推敲,最后入选的有不少就是名家的早年作品,如丁玲、王蒙、陆文夫、茹志鹃、阿城、朱天文,都是。这几位后来声名日隆,如日中天,但早期作品虽未必老练,却都有特别赤诚感人之处,饱含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有厚积薄发的超高的生命含量,这些优点恰恰是后来那些名气更大的作品并不都能具备的。

殷健灵后来在创作上也作了种种尝试,写过不少成人题材的散文和特写,也写过几部少女题材的幻想小说,在短篇和中长篇上都作过探索,也曾想把自己学到的心理学知识运用到儿童文学中去,但我以为,写得最好的,还是那些带有较强的“自叙传”成分的作品,而这正是她当初就显出的优点。她近年的两个小长篇《蜻蜓,蜻蜓》和《千万个明天》,我以为是达到了一定境界的。前者写一个在外婆身边长大的留守的孩子(这里有她童年的影子);后者写一对因父亲被海浪卷走而陷入极端痛苦迷惘的母女,写她们如何一步步从灾难的心境中走出来,这个本可以写得呼天抢地的故事,却写得平实、凡俗、真切,让人既觉心酸又很感动,仿佛在阅读日常生活本身,但越读越让人珍惜起平凡的人生来。这样的作品(尤其是后一篇)很容易令人想到《纯真季节》,虽然在技巧上确是老练多了,当然也大气多了。

这里牵涉到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当初的相对幼稚的文学表达,是否一定是弱点呢?幼稚,亦即不老到,如有的描写不很到位或不够简捷有力,有些艺术表现力不从心,也有的地方渲染太过,没有学会节制,如此等等,这当然是弱点。但幼稚也是一种生命原生态,是一种本真的表现,如果那时的作者确实是幼稚的,那么,这种表现也会产生特有的魅力,这就比故意做出来的不幼稚或临时硬学来的老练要自然可爱得多。幼稚的对立面可以是成熟(那是拿作者的过去和现在比),却也可以是“学生腔”或“文艺腔”(这是在当初很有可能出现的另一类表现形式)。只要真诚和真实,稚嫩并不可怕;但“学生腔”和“文艺腔”是可怕的,因为这恰恰不是本真的,这是人工的、硬学来的,是“从众”的,是以为比本来的自己更好其实却远不能与本真的自己相比的。凡事一有“腔”,就不是好事。干部腔、舞台腔、朗诵腔,都是某一类人(具体说是某一职业)所共有的,它们不是个人的,不是自然的,所以是无生命的。

“意态由来画不成”,真正的稚嫩也是装不出的。现在有些作品努力装稚嫩(用一种貌似正确的话说是“蹲下来和孩子说话”),这同样不可取。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3-03-13 星期三 10:4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ilf.cn/Theo/120422.html

它有多深,就该有多浅
刘绪源


关于儿童文学的深度,从来就有许多误解。比如,把某种思想的、理念的灌输,把某些外在的道德教训,甚至只把与当时当地领导人的讲话精神的契合与否,拿来作为衡量深度的标准,这都曾经通行于一时。它们与文学的深度之间的差距,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所以,在将近三十年前,具体地说,就是经过了“文革”的折腾之后,人们开始对此有了很高的警觉,作家和评论家(少数几位不愿改变者除外)都比较自觉地回避了这样的写法和看法,这也保证了一大批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的诞生。可叹的是,我们终究还是健忘的,近一两年来,那些陈腐的“深度”的概念,又在悄悄地回潮了,虽然一时还成不了什么气候。

与此同时,是随着商业大潮的冲击,出版商和作家们的眼睛多已转向畅销书,而畅销书总是以眼下的成败论英雄的,码洋和销量是硬道理,这时,深度的有无,早已在所不计。于是,理论界迅速跟进,有关儿童文学本不需要什么深度,或者,深度的话题只适用于极小一部分儿童文学的观点,就变得十分流行。于是,许多作家和编辑,也开始像电影圈防范“票房毒药”一样,理直气壮地防范起有关深度的呼唤和追求了。

但回顾新时期以来儿童文学的发展,对于深度的追求,也的确对创作造成过一些始料未及的伤害。有一段时间,作家们求之过深,评论家也唯深是求,这样扶摇直上,就把其他的审美要素放到一边,把小读者的喜好和接受特征也逐渐淡忘了。从而,出现了一些自以为深,却让成人和小孩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作品——这些作品的生命力当然可想而知。那一时期,最能体现深度的“少年小说”最显红火,而最需清浅但需求量最大的低幼文学则十分薄弱,这恐怕也与当时这种对深度的普遍追求有一定关系。

这样,我们似乎面对了三个问题:

一、什么是深度?
二、还要不要深度?
三、追求深度有没有个度?


要把这三个问题说清楚,需要写一部大书。又因这是三个极易纠缠的问题,一旦陷入争论,如争论对手未必理路清明却满口专业术语,你还得从这些术语的词源上开展理论探讨,所以,有时一部书还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我想偷一下懒,且不作正面回答,只来说一位作家的作品。弄得好,此处不说胜多说,亦未可知。

本拟以中国作家为例,因我常在作理论探讨时剖析一些优秀的外国儿童文学,已屡遭“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之讥。但想了想,决定还是举外国作品,因外国作品终究也还是作品。而月亮其实并无国籍(正如儿童文学本不应以国为界),无论从哪国看,都会有圆有缺。更何况,硬要在艺术分析中体现爱国主义并想以此封他人之口,我总觉得不算聪明。

我想举出的,是大家都熟悉的新美南吉,他的代表作《去年的树》,一篇极其短小隽永的童话。

它写一只鸟和一棵树成了好朋友,鸟儿天天唱歌给树听。冬天来了,小鸟要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就和树约好,明年再到这儿来给大树唱歌。可到了第二年春天,树不见了,只剩下了树根。树根告诉小鸟,伐木工人将树锯倒,拉到山谷去了。小鸟追到山谷,工厂的大门告诉它,树被切成细条条,做成火柴,运到村子里卖掉了。鸟儿飞到了村里,在一盏煤油灯前,它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就问她知不知道火柴在哪儿。

小女孩回答说:“火柴已经用光了。可是,火柴点燃的火,还在这个灯里亮着。”

鸟儿睁大眼睛,盯着灯火看了一会儿。

接着,它就唱起了去年唱过的歌儿,给灯火听。

唱完了歌儿,鸟儿又对着灯火看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完了,故事就这么简单。要说浅,它已经浅到极点,两岁的幼儿也能听懂;但要说深,它又是无限地深,才高八斗的大学问家,也不会不为之动容。但也会有听后没有感觉的作家和评论家,以为不过尔尔,还不如自己写的或捧过的故事好看。我想这是因为他们的欣赏能力被太好的自我感觉淹没了,读他人作品早已习惯于以不屑的眼光一扫而过。补救的办法也有,就是重新学会慢读,最好把原文抄一遍,或给自己的孩子讲一遍,渐渐地,也就能重新体验那字里行间的深而又深的苍凉了。

这里没有外在的道德教训,也没有成人社会的那些思想和理念,它所深入人心的,是人生的无可回避的处境、难题和情感。即使是儿童,也已开始体验这样的人生了,他们日渐长大,将会有更为深广的体验。所以,这个小小的作品,可以让人从小读到大,读到老。它当然可以有多义的发掘,但在我看来,有两个向度,是尤为突出的。其一是小鸟和大树的友情。对儿童来说,这样的友情是十分珍贵的,刻骨铭心的,那些大人们不当一回事的片言只语,在他们可是天一般大,是一诺千金的,他们会为之日思夜想,是决不可玩忽的。当小鸟好不容易盼到了春天,却没法实现自己的诺言时,它的焦急、惊惶、疑虑,当会引起各个年龄段的受众的无穷的共鸣。其二就是关于永远的消失。儿童大多还没经历过人生的悲剧,他们总是愿意将世界想得更其光明,已经拥有的美好的东西,他们希望一直有一直有,一旦有什么消失了,他们总希望有一天能再找回来。但坚硬强悍的现实人生,早晚会告诉他们: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小鸟碰到的,就是永远的消失,永不可逆的离去,不仅树没了,树的细条条也没了,用细条条做成的火柴也用光了,只有那一点火还亮着,但它很快也要熄灭的。小鸟再也找不到大树了,它没法实现自己的诺言,只能聊胜于无地抓紧这最后的机会,对着灯火,唱一曲去年说好的歌……这里边,其实有着关于死亡的体验和思考,儿童未必会往这方面想,但这种审美体验会伴随他们未来的人生,也许竟会伴随整整一生。日本民族对于死亡本来就有深邃的思考,从这个作品中,我们也可隐隐看到日本的人生和审美体验的特征。可以说,这个小小的作品,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既是儿童文学的,也是属于整个文学的。我想,把它放到辉煌的世界文学之林,它既不会输给安徒生,也不会输给普希金和托尔斯泰,甚至,也不会输给从未写过儿童文学的莎士比亚。——我想,这就是儿童文学的深度

我说清了上述的三个问题吗?也许还没有。记得有一位作曲家用小提琴演奏了自己的新作,一位记者问:“这个曲子的主题是什么?”作曲家重新演奏了一遍说:“这就是主题。”我不会小提琴,所以,只好再用学理的方式,简述一下我的看法:

第一,儿童文学的深度,是文学的审美的深度,是关于人生和人性的深度,这和成人文学是相去不远的。托尔斯泰说过,他不愿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写一篇小说以解决地方自治问题,却愿意以毕生的精力写一部作品,它让人读了更热爱生活(大意)。这也适用于儿童文学,并且,我认为这是对于文学深度的最好的回答。具体例证:《去年的树》。

第二,我们还是要深度,就像我们说,“人间要好诗”。但诗不可能篇篇好,但我们还是想要好诗。至少,在我们的儿童文学界,要有对于好诗的渴求感,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渴慕,如这一点想头也没有了,只想着要畅销,要多赚,要快赚,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在我,是有点如《去年的树》里那个小鸟似的焦急、惊惶和疑虑的。当然,各人可以有各人的追求,但整个儿童文学界,还应该有对于最具审美深度的好作品的追求。好作品示例:《去年的树》。

第三,追求深度应有度,度就是儿童能够接受。但这个度不是绝对的,因为真正优秀的作家应当有所作为,应能走出前人没有走过的新路。但这个新路仍要让儿童能够接受,而不只是让自己的批评家兄弟能接受,只自己几个人关起门来称大王。这就牵涉到关于深度问题的最难解决的部分了,也就是:你怎么把深的东西写浅?——是要真浅,而不只是表面的牙牙学语,不是“蹲下来和孩子说话”。是要极清浅而极深刻,是要在深和浅的两个方向同时掘进,是真正掘进了而又仍是一个审美整体,是“不以浅害意”。它同时又是你的真正真诚的身心投入,那里要有你的真生命……这个问题越说越复杂,我想,具体的论说只能放诸以后,另设专题了。

说来说去,最要紧的,大概还是这句话:它有多深,就该有多浅。

这就是儿童文学。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04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14-03-13 星期四 11:0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ilf.cn/Theo/84005.html

批评能跟着畅销转吗
刘绪源


杨红樱作品在商业上的成功,拉动了中国童书的出版和销售,这是一件大好事,零售商和出版社感谢她,更是无可非议。然而,因为她商业上的成功,就一定要“反思童书评价体系”,要承认她的作品是“优秀的儿童文学”,要文学批评界改变“评价标准”,这就有些荒唐了。

因为商业的需要,就希望文学批评能改变声音,这事实上是要将批评纳入整个商业运转中去,这种非分之想正是金钱至上的典型表现。

10月15日《中华读书报》头版有一篇报道,写了一个出版社的副社长和一位教授对杨红樱作品的评价,其中有些推论,既有趣,又令人惊讶。比如,副社长说:“在职业的出版人看来,如果作品不具备内在的特质,即使花十倍以上的推广力量,也不可能获得畅销;即使内容尚可的作品,在推广上不惜血本可让其畅销三五月,但绝不可能像杨红樱作品那样,畅销三五年甚至整个2000年代。”于是他认为:“断言杨红樱的畅销仅是‘商业化的畅销’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就很奇怪,为什么畅销时间一长,性质就变了,就不能再说是“商业化的畅销”?商业化就只能“三五月”?这是不是受了中国图书大多短命的影响?事实上,畅销了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商品有的是。就说咖啡吧,现在八十岁以上的人,有很多都能记得儿时听到过的麦氏咖啡“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广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难道这种咖啡已不是“商业化的畅销”,而真的转化成伟大精神产品了?真正的畅销肯定要有“内在的特质”,靠人为硬做出来当然不行,但这是什么特质?还不就是畅销的潜质,亦即商业化的特质吗?

当然,书业界有“畅销”和“长销”的说法,但概念的转换不能改变事物的性质。何况杨红樱的畅销记录并不是指她哪一种书,而是她历年所写各种书的总和,所以,说“高产加畅销”,也许更准确些。

那位教授说得更实在,他的开场白是一个实例:“前不久在江西南昌举行的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上,一位民营书店经理说:‘杨红樱三年不写书,我们卖什么?’”这太说明问题了:作者快写,出版社快出,零售商快卖,这不正是典型的商业行为吗?

应该说,杨红樱作品在商业上的成功,拉动了中国童书的出版和销售,这是一件大好事,零售商和出版社感谢她,更是无可非议。然而,因为她商业上的成功,就一定要“反思童书评价体系”,要承认她的作品是“优秀的儿童文学”,要文学批评界改变“评价标准”,这就有些荒唐了。我甚至觉得,其荒唐程度不亚于一个人当了总统就一定要高等学府授予他名誉博士学衔。按照中国民间的说法,大概就是想要“通吃”吧。

其实,商业上的成功,与作品文学性强不强,本来就是两回事。文学性要通过艺术分析来把握,商业成功要通过市场来把握。想通过市场来把握文学性,是不可能的。市场上畅销的书既有文学性强的,也有正好相反的,这一点也不奇怪。文学性并不是畅销的必要条件。所以,你可以怀疑批评家对作品的艺术分析有问题,但你还是要通过更有说服力的、更深入作品实际的艺术分析,来取代那种过时的不合理的批评,而不是借用市场上的成功来说事,更不能用零售商要货的话来取代艺术分析。对《哈利·波特》那样的作品何尝不是如此?谁也没有因为它的全球畅销就说它文学性强;我倒是写过赞扬它文学性的文章,我用的也还是艺术分析,并不与它的畅销混为一谈。但面对商业性和文学性都远不能和《哈利·波特》相比的杨红樱的书,出版者却提出了这种非分的要求。

那位副社长还有一段话:“为什么在严肃的儿童文学评论体系指导下,作家们并没有写出很受欢迎的作品?而能让亿万小读者疯狂着迷的作品却恰恰受到主流评论界的批判?”这实在是很大的误解。批评家并不能指导创作,创作是作家的工作。批评总是第二性的,批评家的作用小得很,他只能在创作发生后,作一些分析而已,也许相当于化验师吧。通过投入的审美体验和艰苦的论证(其中包括对大量作品和过去的审美经验作细致比较),发现作品的美点和独创性,指出它艺术含量的高下,当然也可指出由艺术所表达的思想的含量,这就是他的工作。顺便提醒一句,那些不以艺术分析为基础而经常下一些空洞的大结论的批评家,往往是可疑的;那些自以为是创作指导者而爱在作家面前指手画脚的批评家,更不要轻易去相信。或者也可以说,批评家相当于品酒师,你不能因为没有酿出好酒,就迁怒于品酒师的存在。你也不必因为品酒师说你的酒味不淳,就怒不可遏。他公布的不过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你完全可以设法把酒味搞得更好些。如果一桶酒卖得很好,而品酒师说不好,也不要一定以为是品酒师的错。他有自己的工作准则和工作尊严,他的工作具有独立的性质,他不是你的推销工具。很可能有些品酒师为生产商所买通,什么酒都说好,但这样的人总是长不了的,因为他已沦落为酒商的跟班。

既然有不同的打分,就有人爱判定对错。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有一种危险的倾向,就是现在的很多人,总以为市场是第一的,或惟一的:什么东西,市场好,一切好;与市场有矛盾,那一定是另一方的错。这种思路的实质,就是我们过去常常批评的“金钱至上”和“金钱万能”。上海作家孙顒最近在一次发言中说,现在对于金钱至上的批判太不够了,甚至还不如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国家的作家们。我觉得这一提醒非常及时,简直可说是如雷棒喝。因为商业的需要,就希望文学批评能改变声音,这事实上是要将批评纳入整个商业运转中去(就像现在有的批评家正做的那样),这种非分之想正是金钱至上的典型表现。一个民族如果只崇拜金钱,一切围着金钱转,不欢迎乃至不容忍与目下市场走势相悖的声音存在,那就很可能成为盲人瞎马,也将不会有任何希望。

因有人把杨红樱的作品与一些高品位的儿童文学并提,我曾打过一个比方:肯德基和麦当劳,够畅销了吧,但有谁会把最佳烹饪作品的桂冠,授给鸡柳汉堡或麦香鱼呢?这是两个向度上的追求。现在,我还想再作一个比喻,那就是烟草。无论在哪一国市场上,烟草都绝对畅销,它可能已畅销几千年了。在科学不发达的时候,也会有时髦的研究者写出文章说烟草对人体多么有利。可是,独立的(烟草生产销售体系以外的)研究者仍然存在,他们终于证明:吸烟有害健康。成熟的商品社会采用的仍是二元并存:既允许烟草销售,也允许批评存在——非但不要求批评者改变批评标准,反倒立法要求烟草商在每一包香烟上都印上批评者的警告。这应该是很有启示意义的。它至少让我们知道,想以畅销为由消除批评的声音,肯定是行不通的。

本文并不针对那位副社长,我真正要批评的是金钱至上。这种倾向早已深入我们社会的肌体,而批评的声音甚为微弱。再不警觉,将会后患无穷。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儿协大会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1, 2, 3  下一个
1页/共3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