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回望505,探索前路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3 星期三 10:34 am    发表主题: 回望505,探索前路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40705

回望505,探索前路(一)
向阳花
2013年9月10日

转载前言:

《向阳花》是本地的非盈利民间报刊,不定期针对不同课题提供整合报导,发行华文版与马来文版的纸本刊物免费派送,冀望向全国人民提供事实真相,让读者能够更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今大马》近期获得该刊授权,转载部分内容,以推动公共议题讨论,激荡更多创意思考与实践。

-----------------------------------------------------------------------

文:陈慧思

前言:明日……我们含蓄绽放

505大选前,公民社会几乎总动员,助选、监选、演讲、筹款、捐款、扫街派报,结集所有能结集的力量,换一个改朝换代的希望;海外选民特地购买机票回国投票,希望能为国家的未来贡献一份力量。结果,票箱开出,成绩令人大失所望,无数人洒下激愤的眼泪。

505过后,全国各州黑潮涌现,大家团结起来抗议选举舞弊,并要求选委会宣布重选。愤怒的马来西亚人再次令我们重燃希望。但随着黑潮集会此起彼落,我们开始问,“接下来呢?黑色集会的大方向是什么?”

很快的,我们认清了现实,无论我们如何声嘶力竭,都无法改变国阵已重新掌权的事实,一向是国阵工具的选举委员会绝无可能宣布重选,要透过偏颇的司法推翻选举成绩,更如天方夜谭。于是,在一片国阵领袖和《前锋报》讨伐华人的喧嚣中,大家按捺着内心的愤慨,回到各自的工作和家庭岗位,热到顶点的公民社会开始沉寂了下来。

过去几个月,我们目睹国家继续被政客蹂躏,学生领袖、劳勿反山埃委员会、集会召集人及在网络上发表己见的网民皆遭到秋后算账;巫统政客周而复始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试图巩固自己在党内的地位;匪徒肆虐、枪声四起显示国家经济结构和执法层面出问题,安居乐业的理想图离我们越来越远,而武吉公满、砂拉越巴贡重置区、峇南原住民、万年烟原住民、关丹人及至全国人民还在日日夜夜承受着环境被破坏的痛苦。

因此,我们还需认清另一个事实,只要暴政继续存在,就有人会在体制下遭到迫害,就算我们蒙上眼睛拒绝把目光投向受压迫者,一心只想过平凡平静的生活,政策不公、执法不严、治安不靖所衍生的问题都有可能困扰你。

考获全科A的学生可能因制度偏差无法挤进大学;安分守己的商人随时可能遭人谋财害命;平静的村子可能因污染工业的入侵而变成人间炼狱,在暴政面前,没有人可以置身度外。

所以,尽管未来的路漫长而崎岖,我们还是要走下去。因此,我们邀来政治学者黄进发、时事评论人陈亚才、唐南发和苏淑桦一起回望505(5月5日大选)及探索前路。

这一期的《小黄花》,我们透过是次沙龙讨论的文字记录,含蓄绽放,希望能带给你一点光和热。敬请期待陆续刊出的“向阳花后505沙龙”系列文章。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3 星期三 10:4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沙龙出席者:
主讲人:
资深时事评论人陈亚才
政治学者兼时事评论人黄进发
社会主义党副财政、前学运领袖苏淑桦
时事评论人唐南发

主持人:时事评论人林宏祥
列席发问者:陈慧君、伍世浩(Eric Ng)、包久安、江燕雪
记录及报导:陈慧思
日期:2013年7月25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7时正

民间力量壮大。我们没输!

输了大选就是全盘皆输了吗?不。投身社会运动多年的时事评论人陈亚才提醒我们,若是我们客观、忠实地评估阶段性的成果,问问自己“从308大选到505大选,社会可有进步?”就知道事实上经过两届大选的洗礼,马来西亚社会已经向前跨进了一大步。

他说,大家会觉得大选输了就是全盘皆输,原因是社运的成果没有检验的机制和衡量的标准,数十万人上街要求公平选举、反莱纳斯、反山埃采金及至大选大动员之后,如何验收成果?这是大家的疑惑。

第二是大家开始觉得民联跟国阵的运作模式看起来越来越接近,越来越相像,民联的理想主义消退得相当快,没有带来显著的制度改革。

第三,大家感觉到议员表现空间的重叠性太高,没有办法很好地区分,除了有几位具备比较鲜明的专长之外,似乎每一个议员都大同小异,同质性很高,没有发展出可供辨识的个人专业和特长。

尽管如此,社会整体还是收获丰富的。陈亚才点出,308政治大海啸让大家认知到选票具有实际效用,每个人都有角色扮演,因而积极拉拢拉拢身边的人投入改变的浪潮。

这个认知颠覆了大家的思维,并直接冲击了505大选。一向被视作国阵堡垒的柔佛州在505大选起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人民拒绝再当顺民,并且组织起来反抗暴政,其中,齐集家庭主妇和上班族的“柔南黄色小组”就在大选前积极“扫街”演讲、派发《向阳花》,传达拒绝有害工业及抗贪腐的讯息。

陈亚才点出:“505期间,像刘镇东(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的场合,站出来的人理直气壮,没有站出来的反而显得跟社会大趋势格格不入。你家里如果连一件公民运动或改革的T恤都没有,那是怪怪的。因为多数人穿了走在路上,特地让你知道他支持Ubah。”

他强调,这种变化并非一夜之间形成的,我们得肯定这个进步。

再来,他指出,505之后,大势已成,两线政治基本确立,并形成“三向集结”的局面,即民间、在野党以及民联州政府结集抗衡国阵。

所以,陈亚才说:“我不认为505是功亏一篑,而是只差一步,这个只差一步就如我们一位歌手洪瑞业在他的歌《一起舞吧》中写的——“差两分钟,下午六点”【注:17:58(一起Ubah),差两分钟就18:00了】。”

“他的意思就是说,只差两分钟就到了,所以他是从一个‘接下去’的思考来谈,但一般人的想法是‘不成功便成仁’,就好像打羽球,不管你是21比10还是21比22,总之你输了就是输了,整个崩盘。”

“这是两个不同理解,我们如何评估和总结505的结果?”

他接着说:“我觉得505及之前基本上是一个短跑,我们累计最大的精力,强调爆发力,一冲呀就100米冲到完,冲得过就过了,冲不过就完了。505之后,我觉得是跑马拉松,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跑马拉松是不能用冲的,要长期练习,耐力要够。”

他认为,公民社会暂可放慢脚步,重新调整、重新进行组织串连及重新思考如何再出发。

重新出发,就不是复制之前的作法,如作十万人、二十万人的大动员。反之,他认为,在过渡和调适期,应该做一些小型及具创意的保温动作,并让一些新脸孔曝光,带领一些新的玩法、新的运动,让人感觉到薪火还在。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09-13 星期三 10:4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看到这里,可能你心中还是疑惑:505大选民联获得51%总选票,国阵方获47%,都没有办法翻盘,下一个五年,就算我们可以推到超过51%,真的是可以翻盘吗?我们再耕耘五年,就一定会有收获吗?

毕竟是历经风雨的人,陈亚才看重的是公民社会的壮大,而非朝野势力的消长。

他以台湾为例指出,国民党统治了40年之后,台湾第一次变天时台湾人期待很高,但随着陈水扁越搞越偏,大家都觉得玩完了,推翻民进党的统治之后,国民党的马英九上台,政绩平平,大家仍感失落。但是在这政权轮替的过程中,民间力量明显有所伸展,不完全依附于朝野政党。

回首来时路,任“万挠新村争取高压电缆绕道,反对逼迁”工委会顾问的陈亚才说,八年前万挠高压电缆课题发生时,大家觉得很难抗争,没有多少人会关心,但随着村民死守新村,抗争八年,今天高压电课题已普遍受到关注,近年来相继有人自发反电讯塔、反学校兴建电讯塔,展现民间活力。

“505没有带来第一时间变天,但是社会对公共议题的回应、组织结构等,产生了一些变化,大家看到这些变化,促成这些变化。也就是发生问题时,大家不会保持沉默,而是主动站出来,展现民间的活力。”

从烈火莫熄时代走来的唐南发认同陈亚才的说法。他说:“当年我们要打倒马哈迪,到后来阿都拉大赢大落,这样十几年下来,我真的觉得,对着国阵这个庞大的机器,需要长时间抗争。”

“当然我们期望(打倒国阵),但是它掌握所有的资源和机器,所以,跟它斗,你必须从民间做起。失落归失落,你回头想,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像过去五年一般主动投入社会运动,且学生运动开始复活,这是很大的资源。”

“我们看到,阿当阿迪(Adam Adli,学生领袖)把学生运动带动起来,还有莱纳斯、武吉公满这些切身课题都让政治回到民间。是的,我们很难打倒巫统,但至少我们打倒了民政党、打倒了马华公会,先打倒它的左右手,我们不是完全失败的。”

他继续说:“我同意亚才讲的,要放长远,接下来这五年,我们别只寄望民联上来就可以改变一切,而是要善用已经累计起来的资源。”

也是伦敦大学国际研究系硕士的唐南发点出,当年陈水扁中枪再胜选,台湾失落了两年,很多人移民或出国游学,但是2005年底施明德带领红衫军围城,台湾社会运动又重新集结,促成了民进党在2008年倒台,并迫使国民党与过往切割得更为决断。

所以,他认为,505大选前热起的学生运动、反莱纳斯、反武吉公满运动、妈妈团等皆应该保温,并监督国阵和民联政府的政策和行政作风,引导舆论,超越505、超越民联。

性爱二人组陈杰毅与李美玲因上载"肉骨茶贺开斋"照片而被控上庭,许多人批评政府双重标准,只打压非穆斯林,没有对付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等极端主义份子,譬如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就曾发表类似评论。

唐南发提醒,这个课题固然存在双重标准,但我们得同时看到,友族异议人士同样遭到打压。

他说:“陈杰毅与李美玲课题当然是存在双重标准,但我们同时要提高论述,有些人看到这些个案,就会套上自己的悲情,说华人受到打压,但却没有想到,国家亦针对阿当阿迪(Adam Adli)和萨万(Safwan Anang)这些异议人士,突然间大家很快就忘记了,很快就变成说:‘啊我们非穆斯林就是这样子的了。’”

另一个例子是学校食堂用餐事件。唐南发认为我们应该把问题归于长期洗脑的巫统,以拉拢拉拢中间穆斯林,而非立即以“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来区分,令中间穆斯林感觉我们太敏感、反应过激。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09-13 星期六 2:2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回望505,探索前路(二)
向阳花
2013年9月11日
文:陈慧思

为年轻人创造公共空间

要重新出发,公民社会的方向在哪里?时事评论人苏淑桦提出,这个制度让我们越来越少政治生活,所以公民社会该创造更多的公共空间和公共生活,把被制度孤立的年轻人联系起来。

她指出:“其实,参与社会公共议题就是我们的政治生活,现在的趋势是,年轻人很少政治生活,我们的朋友一般毕业过后很容易地就进入职场的状态,开始跟其他人事物没有了联系,这当中包括一些曾经参与学运的人。”

“因为,当你开始烦柴米油盐的问题,你很容易便陷入一种状态,你会觉得这是很个人的问题。年轻人或许会想,你没有办法在这个社会生存,是因为你没有竞争力。但是,我觉得这是因为人被孤立,本来应该公共介入的东西都被私营化了。”

她说:“就如房屋问题,我们觉得靠自己的努力来买一个房子是很正常的,但是其实在公共房屋政策比较好的国家,很多人是住公屋的,这是整体社会的问题,可是我们很容易觉得这是个人问题。我们跟社区的联系越来越少,没有政治生活让我们对公共的问题没有概念。”

她点出,一般所谓的社团可能都是被40岁以上的人所占领,这包括空间和资源上的占领,所以要年轻人参加居民协会,他会觉得很怪,“我不懂去来干嘛”。

“所以,我认为公民社会下一波的议题就是你如何让更多人加入,让每个人觉得其实我关心这个议题是理所当然的事,随之把自己扩展成社会的其中一体,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而且,也是营造另一种社会氛围。”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09-13 星期六 2:2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长期耕耘必有收成

刚从香港转了一圈回来的苏淑桦分享道,2005年她第一次去香港参与反世界贸易组织示威时,很多香港人觉得很奇怪,“你来做什么?”,“韩国农民为什么反得那么激烈?”。

当时的香港弥漫着“赚取第一桶金”的氛围,但这次趁“7.1大游行”重游旧地,她感觉整体的社会气氛已有转变。

她点出,这是一个积沙成塔的过程:“香港的非政府组织做了很多很小的努力,我看到有很多很不一样的组织,不是很大,可是有一定的规模,它长期耕耘同一个议题,这样的议题,它努力十年过后便有了成果。”

接下来,她认为年轻人是我们应该面向的社群。“怎样把他们从很个人的生活里解脱出来,可能是很重要的。你可以过你所谓“个人”的生活,但其实有只无形的手在决定着你的生活,你不去介入公共议题,但是公共议题已经被别人安排、决定了,如果我们没有看透,觉得赚多一点钱照顾自己的生活就好,但是依照目前的社会发展,我觉得他无法继续这样过个人生活,它最终会迫使他去面对这个弱肉强食的资本主义社会。”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09-13 星期六 2:2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不改选制,能变天吗?

“505的教训是,(505前)我们在想,能否通过选举的动员,在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没有太大改动的情况下达到变天的结果,然而505告诉你的结果是,你会功亏一篑。后505的领悟是,我们需要做得更深入,需要下一点真的功夫,不能只凭动员。”政治学者黄进发在向阳花团队举行的沙龙中指出。

拥有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政治系博士学位的他表示,华裔的选票已达到空前的程度,若要在马来人选区起到变化,就要回到更大的、整个深沉的变化。

他认为,深沉的变化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体制上的变化,短期或比较微观来讲是选区的划分,长期或比较宏观的重点则应该放在整个选举制度对政治行为和政党体系的影响。

然而,这些问题,公民社会都没有认真讨论过,政党甚至避而不谈。

就拿选区划分来说吧,黄进发点出,一般人对选区划分的认识是选区划分不均(mal-apportionment),即各选区的选票差异太大,但如果制度问题没有解决,就算选区的选票数目相近,国阵依然可占有优势。

黄进发说:“其实如果国阵聪明一点的话,他可以划得大小接近,这当然会减低他的优势,但他可以用gerrymandering(选区划分不公)来弥补,到头来你(在野党)可能还是会输掉,但找不到很明显的理由(来质疑划分问题)。”

最根本的问题是我国的选举制度——单一席次简单多数制(First-past-a-post)。他认为,这个选制正是买票的深层原因。

“你只需要买少数关键选区里少数关键选民的票,可能一区只要几千甚至几百票,就可以改变大局。如果换成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之类的选制,要增加一席就可能要增加几万票,买票就会变得很辛苦,这些我们都没有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09-13 星期六 2:2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理当正视社会分歧

黄进发指出,第二部分就是社会歧异的结构问题。“这个国家应该怎样安身立命?这是马来民族、伊斯兰教主导、只是比较开明的民族国家吗?还是真正拥抱差异、平等的多元国家?”

黄进发认为,国族重建(nation rebuilding)是真正挑战;安华自2004年出狱后谈“人民主权”就开始处理这个问题,但是他并没有深谈,而大部分人的想法是先避而不谈,希望选举成绩过关后才来处理。

但是,他点出,现在看起来,不过这一关,就无法变天。“这有点像青蛙王子的故事,青蛙希望公主吻它,让它可以变成王子,但是如果你把公主看成是整个大环境的话,公主会跟你说,你先变成王子我才吻你,而民联就是那只青蛙。”

黄进发指出:选举委员会总是把选区划分和增加选区数目画上等号,事实上,选区划分和选区数目的增加没有必然的关系!我国的国会议员席位在过去48年来(马新分家以来)增加了78个(54%),反观美国的众议员席位数目自1911年来从未增加。

为什么会如此?他的推论是,透过增加选区重划选区是国阵维持政权(regime maintenance)的一个重要机制,如果多年没有增加选区数目,就会因僧多粥少而引发内爆。

黄进发分析,国阵是一个封闭性的体制,既不允许盟党之间竞争,也不允许党内竞争,所以内部没有公开机制让最有民意基础的人出头。

“要出线当议员,重点不是受选民欢迎,而是受党主席宠爱。巫统往往还有很多官位和财路来安抚失败者,巫统的附庸党没有那么多资源,怎能不时时内斗呢?”

因此,他揣测,从选委会的角度,选区划分的目的就是要增加选区,这么一来就可把在野党的选民拆散,让国阵有机会取下一些边缘选区,亦可让国阵有更多人做官。

“这就是选区划分的硬道理:只要可以增加新选区,势力膨胀的国阵政党就可以增加选区,让冒出来的新生代党要有官可做,而其它盟党也可以保留原来席次,只是比率减少。”

专研选举制度的黄进发指出,从公民的角度,选区划分应该涵盖两个问题:

一、我应该和多少人分一个议员?
二、我应该和哪一些人分享议员?

他说:“想象一个大家族有一百个人,要请十个工人。这十个工人谁分?公平分配的话就是十个人分享一个工人,那么是哪十个人?选区划分应该从这个角度去想,在地图上画就是要画出和你一起分享议员的人,但是我们从没这样想。”

为什么我们从来不这样想?原因是选举委员会让我们习惯了把重划选区等同于选区数目的增加,再等同于个别政党所能够竞逐的选区,选委会副主席旺阿末就曾在六月的一场论坛上忧心地说:“如果朝野不合作,就不能通过修宪增加选区数目。”

黄进发点出,选委会在选区重划时,可大量增加国阵可赢的选区,不必直接削减在野党原任议员的选区,因此,在野党也不反对选区数目的增加。

“大家都因此以为每八年、十年选区增加是正常的事。但比较一下其他国家就可看出我国的不正常。”

他说,美国的众议员有435位,从1911年以来就这么多,只有1959到1969年之间曾经短暂增加至437个;百余年来该国的选区划分只牵涉到州与州之间议席的调整,即依各州人口增长增减选区,全国总数并没有增加。

他感慨地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选区增加是奇怪的,因为长期在国阵的统治下,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但是你只要想一下这个简单的情况就好了:我们今天有2800万人口,222个国会议员,印度有十亿人口,有大概500位国会议员;按照我们的比例,印度今天应该要有6000个议员!”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4-09-13 星期六 2:2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民联不想动摇国本

黄进发猜测,我们没问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在野党短视,或根本就是要避开很重要的问题。

“整个选举制度是巫统以马来主权之名维持统治的方法,你去挑战,去碰这个选举制度,你其实会动摇国本,所以巫统不想动摇国本,但是我讲得白一点,民联里面,回教党和公正党也不想动摇国本。”

他继续说:“行动党单独作战的时候会谈这些问题,但当它和回教党、公正党绑在一起的时候,它不会跟你谈,因为它也知道,动摇国本的结果就是马来人不会投你一票。所以大家都在想,如何用最低改变(minimum change)的方法达到换政权的目的。505的教训就是‘没有捷径,没有shortcut’。”

他觉得选举制度的问题到最后是回到国族重建(nation-rebuilding)的问题上来,不解决这个问题,则无法谈得更深远,但是这一点恰恰是在野党不要谈的。

“我觉得他们不想rock the boat,他们只是想把船长踢下海,坐上他的位子。”他说。

在野党在资源和掌握舆论方面都没法跟当权者抗衡,现在就碰触国族问题,是否会更难为?

黄进发说,这可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民联知道问题所在,并待时机准备碰触这个问题,就像当年康熙耐心等待时机成熟除掉鳌拜一样;另一个情况是,民联想办法适应环境,用种种方便法门办事,但是高度适应环境之后,民联还可能改变环境吗?

“如果这个制度对当政者有利,我现在当政了,为什么要改呢?民联州属不就很喜欢说,因为国阵在联邦层次歧视我们,你怎能期望我们在州层次公平对待国阵?”

“民联党国不分的问题,不正是因为许多民联领袖只想取国阵而代之,而不是更深刻地去理解这个体制如何使人腐败而把消灭这些让人腐败的结构性诱因列为执政第一要务吗?”

《向阳花》是本地的非盈利民间报刊,不定期针对不同课题提供整合报导,发行华文版与马来文版的纸本刊物免费派送,冀望向全国人民提供事实真相,让读者能够更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