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香港“占中”事件的省思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5:56 pm    发表主题: 香港“占中”事件的省思 引用并回复

这是代表着许多民主斗士的一种声音: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76384

为何香港人要走上街头?
【读者特约】文:草微



80年代,英国和中国就香港回归和管制权周旋一番后,英方知道无法延长在香港的管制权。随后,便出现了一系列有关香港97年回归的布局,包括《中英联合声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等等。最终完成了《基本法》。虽然受到香港一些相关政治人物、政治评论家、学者等等的批评,但是,无阻《基本法》的颁布。

《基本法》内容言明香港回归以后的地位,所赋予的和被限制的权利(可上网查看)。在《基本法》里标明,1997年回归以后,香港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属下的一个一级特别行政区,其地位和管理方式可以简述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香港人拥有管理内政的权利,而外交和军事则由中央政府管理。在内政方面,《基本法》第45条言明,香港特首和立法会最终会由普选产生,但未有实际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然而,《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说明了在2007年后,香港可以针对选举方法做出修改。

这么一来,在《基本法》第45条和《附件一》第7条的精神下,香港在2007年的特首选举和2008年的立法会选举就可以以普选的方式进行(一人一票)。取代过去由一个几百人所组成的选举委员会推选特首以及立法会功能组别的30名议员由社会各领域指定的少数代表选出相关议员的方式。

从自治变成被管治

可惜,在2004年4月6日,中国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通过,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做出解释,修改当中涉及有关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表决程序的规定。其中,此次释法的重点,在于修改了《政改方案》立法的程序由三部曲变成五部曲。

所谓三部曲的意思是:《政改方案》由全体立法会议员的2/3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或备案。修改后的五部曲,加了两个程序在前面,即是先由行政长官就是否要改进选举方式做一份报告交给人大常委会,再由人大常委会按照《基本法》第45和68条文的规定并依据香港时下的情况、循序渐进的原则而做出确定。

这次的释法,从文字上不容易了解其目的,但是执行起来,充分的体现了中国政府欲干预香港内政的潜在意志。香港人在内政管理方面,尤其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选举方式,从主动变成被动,从自治变成被管治;所谓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经名存实亡。

二、三烂苹果任选?

而在这一背景下,最近香港特首梁振英,向人大常委会提交了一份报告,接着人大常委会针对这份2017行政长官选举方式的建议报告作出了一个框架,就是由一个有广泛代表的提名委员会,大概一千几百人左右,选出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有关候选人必须获得该提名委员会至少一半或以上的人提名。

在不知情的人士看来,没什么问题,但是香港人很明白,中央政府有能力通过各种方式操控绝大部分的选举委员会的委员。这意味着有关的候选人,必须先由中央政府满意才行,最后再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选出。这就是所谓的二至三个烂苹果,任你选一个。香港人普片认为这是一个假的普选,所以“还我真普选”的口号成为此次占领街头的主要诉求。

上述是政治背景,还有经济,文化的背景,也促成了这次的大规模学生运动。

经济、生活方式渐变

香港自成为英国殖民地以来,经济、意识和政治形态都在在变。英国逐渐把香港打造成一个富裕、法治、言论自由的现代先进金融中心。在这种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下,大多数香港人其实不在乎政治上的约束,甚至乐意维持英国殖民地的状态,所以在80年代肯定英国政权会在1997年离开香港之后,出现了移民潮。

当时香港人使用的不是“回归”二字,而是“收返”(粤语,意指收回)二字,共产党要“收返”香港。可见当时香港人对回归中国以后的经济、文化、生活方式等等的差异极度恐慌。

1997年7月1号,香港正式回归中国,当时留在香港的香港人或是没能力移民,或是调整好心态决定留下来,当然还有一部分的人是非常期待这一天到来的。无路如何,终究都是回归了,开启了新的一页。

可惜,至今2014年,回归17年以来,不单只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直自治的政治期望落空,连经济和生活方式都被逐渐改变。言论自由收紧,非普选产生的的政权偏袒权贵,造成严重的民生问题,贫富悬殊日益扩大。老年人为三餐而忧,大清早在街头巷尾捡纸皮为生;年轻人买不起最低几百万港币的居住单位,先人的灵位甚至要几十万一个,生活压力之大,不言而喻。

大部分港人被边缘化

近年来,由于中国开放自由行,以及每天150个移民数量的审批权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大量的中国移民,造成医疗、教育等社会服务的紧张。再加上疯狂的中国大陆消费能力,令原本的通货喷张雪上加霜。许多传统行业的小商家,因为付不起昂贵的店铺租金而结业。主流经济似乎只服务小部分的上流阶级,大部分香港人生活在紧张的边缘地带。

在上述种种说不完的压力下,就出现了许多的社会矛盾,种种的社会图像都被扭曲,香港社会基本上早已到达了暴乱的临界点。然而,香港毕竟是一个相当高素质和文明的地区,原本该出现的暴乱局面,始终没出现。

或许,许多人认为现在终于乱了,但是,请相较于世界各地的暴乱,香港这次学生运动,实际上是一次相当理性的运动。香港人终于认识到一切一切的问题,都源自没有政治自由,自治权利被剥夺而造成。本来,这种抗争运动理应由民主派政治人物发起和领导,但是奈何主流民主派始终扭扭捏捏、畏首畏尾。

中共担心政权受动摇

故此,学生组织,学联和学民思潮就披上先锋战袍,走上街头,开启了新一代的学生运动。运动发展至今天,丝毫不乱,许多香港人自动自发参与,提供协助。有许多在工作上、生意上受到此次学运影响的人,在接受访问时,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其有条有理得让人惊讶、敬佩,也实在值得学习。或许有人觉得,有外国势力在背后撑腰,企图搞垮中国,要知道香港人争取的是处理内政的权力,这也是一国两制的精神;至于军事和外交方面,香港人从未想过越权,何来的搞垮,何来叛徒呢?

笔者愚见,中央政府担心的不是中国被搞垮,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如何能被搞垮呢?其真正担心的是共产党会因此受到震动,而逐渐走向灭亡。一个独裁的政权,最担心的,始终是如何能持续独裁,不被动摇。相信这个道理是立万代而常新,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这次的学生运动若真有外国势力参与,相信这外国势力只不过是间接被香港人利用而已。

小圈子选举扼杀民主

其实,香港现行的政治制度是非常不合理的。举个例子说,立法会由直选议员和功能组别议员组成,所谓直选议员,就是在比例代表制的选举方式下,由合格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是普及平等的选举;然而,功能组别的议员则由社会上不同的领域,各自组成各个少数人的选举圈子,选出代表进入立法会功能组别,这不是普及平等的选举,而是一个小圈子的选举。

例如会计界别,鱼农界别等等,一个个的小圈子。而且,大部分的界别不是以人头票为单位,而是以公司票为单位,故此,通常都是不战而胜的,众所周知这些不战而胜的候选人,都是财团或既得利益份子的代表。外人不懂,港人却明白,中央政府控制了绝大部分功能组别的议员。

在上述前提下,如果有议员在立法会上提出不受中央政府、财团、既得利益份子欢迎的议案或法案,是几乎无法通过的。为什么呢?因为这属于议员私人议案和法案,在立法会表决时,是分开投票的,有关法案必须获得超过一半以上的直选议员和一半以上的功能组别议员赞成才能通过。或者是议员想修改政府提出的法案、议案,同样是一上述的表决方式进行表决。换言之,想修改政府提出的议案、法案中,不利于人民或偏袒财团的细节,也是难过登天的。

反过来,由政府提出的议案、法案,则只需获得超过一半的整体出席议员支持,便能通过。由于已经在功能组别轻易获得大部分议席,再加上直选议员中,亲中英、财团的议员人数,政府想要在立法会上通过的,无论好坏,简直是易如反掌。

种种如此,试问香港人有不走上街头的理由吗?支持的、认同的请继续;反对的、否定的,或有其个人看法、想法;唯独何苦在艰苦争取的港人身上,扣上叛国、叛徒的罪名呢?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5: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是代表港产知识分子的另一把声音(有些人会标签为亲共派):

香港知識分子何在?
──論當前世界政治的躁動與香港學生「佔中」

霍韜晦教授

躁動的世界政局

  世界似乎變得愈來愈煩躁,遠的不說,例如剛結束的長達五十一天的以色列與哈馬斯之戰,導致二千一百多巴勒斯坦人失去生命,一萬一千多人受傷,許多地區淪為廢墟。以色列雖勝,但也失去許多優秀士兵的生命,亦未取得任何實質性的成果。那麼,為甚麼要打?起因據說不過是以色列有三個少年失蹤遇害,以色列趁機「教訓」哈馬斯吧。

  比較起來,哈馬斯還是小事,更嚴重的是伊斯蘭國(IS)突然冒起,迅速佔領了大片伊拉克土地油井,殘殺民眾,並把外國記者,人道救援人員在網絡頻道上斬首示眾,其野蠻行徑震驚所有文明國家。歐美各國再也無法緘默,於是在美國支持之下,再次對盤據在伊拉克、敘利亞邊境的伊國組織進行空襲。

  戰爭再起,就不是一天。

  不過,你可以說:中東從來都沒有平靜過:宗教、民族、歷史仇怨之外,還有政治、經濟的多元矛盾。美國以為以武力介入伊拉克,便可以培育出西方式的民主,徹底改變中東的政治生態,結果打了八年,弄出一個爛攤子,比原來的情況還糟,它眼見勢色不佳,溜了。

自大專橫的美國人

  美國人的自大,到現代還不能接受教訓。從中東抽身,又想重返亞洲,還串連日本、菲律賓、東南亞,一起向中國施壓:從倉庫裡檢出上世紀圍堵中國的政策。不過,還能用嗎?中國有可能變成第二個伊拉克嗎?

  美國所售賣的民主,若依據原理,是主張不同政見的人可以通過理性方式來解決。但嘲諷的是,它對待別國的態度卻是最不民主,總是想干涉別人,更多的是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如竊聽外國元首電話、利用美元霸權騎劫世界經濟),來掌控別人,或培植其反對力量,從中挑撥,製造事端,非常專橫。如1965年,美國中情局策動印尼軍方政變,陸軍司令蘇哈托於一夜之間,囚禁開國元首蘇加諾,再以清除共黨之名,在全國各地屠殺華人,被害者近一百萬,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殺還要淒厲數倍。從此印尼廢除華文,蘇哈托鐵腕統治32年,整個世界誰吭聲了?

  有些地方,力爭民主,以為獲取了民主,美國就會支持,如埃及,如泰國,如東歐、中亞的顏色革命,但換湯不換藥,民選政府無能,內部爭吵,軍方乘機介入,掌控秩序。美國會因它不民主而干涉嗎?它自己尚且自顧不暇,所以你們愈亂愈好。這些國家,亦不會因為實行了民主投票而有所改變,它還是老樣子,甚至更糟。這不是很值得我們反省嗎?

民主與分離主義

  一是民主究竟是甚麼?它能解決甚麼問題?它會產生甚麼的後遺症?二是發美國民主夢的人,正如香港某些「民主人士」,專程到美國白宮求取支持一樣。有沒有想過:美國人是關心自己的國家利益,還是你的利益?你如此投靠,為甚麼?

  也許「民主」這個幌子太迷惑人,又被奉為普世價值,使得人人以為實行民主就帶來幸福,事實上是兩回事,更不曉得「民主」可以被利用為奪權的手段。從法國大革命到德國希特拉上臺,從戰後各殖民地獨立,到今天分離主義盛行,只要想到自己的利益被分薄,就想利用民主,公投獨立,非常狹隘。如蘇格蘭公投、西班牙自治區公投,連香港也想公投,(台灣就更不要說了),卻沒有想想周邊的人怎麼看你?

  這是地緣政治,你能無視鄰近地區的反應嗎?但人與人的關係不止於此,還有血緣,還有情緣,還有長期歷史文化浸淫出來的史緣,豈能一一切割?只看眼前利益,只看表面形勢,人的思想就會太簡單。

  不過,即使如此,「民主」仍然是這個時代的迷幻藥。趨之者此仆彼繼。為甚麼會這樣?我想真正的原因是對現實不滿。自從進入二十一世紀,歷史上所累積的問題一一爆發:資本主義隨著美國的獨大而攀上頂峰,開始腐爛:全球化、金融風暴、能源危機、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社會頹廢、青年人思想無出路、政府管治無方,基層生活困難。小市民委屈無處發泄,小小事情都會爆炸,情緒失控,有機會示威、遊行、抗議、抗爭,正中下懷。一波一波,最後就會衝擊當前體制。如2011年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英國種族暴動、美國群眾佔領華爾街、希臘反資本主義的街頭運動……都是犖犖大者,從這個地方看,台灣的「太陽花運動」、香港的「佔中」,已經不算甚麼了。你可以理解為全球躁動政治的餘波,不過,這兩地都由青年學生擔綱,而且矛頭指向都是中國,這就不能不重視。

  青年的可愛,在有理想、有熱血,但青年的欠缺,亦正在其思想的簡單,易受煽動,正如香港某些人要爭取「真普選」,以「命運自主」,「奪回我們的未來」來包裝,試問是甚麼意思?難道要香港獨立嗎?要否認我們自己是中國人嗎?為甚麼要否認?這些問題必須問到底,你纔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五四」「六四」之所以贏得巿民支援,是因他們的出發點是愛國,不為自己謀利益,甘地、馬丁路德金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為民族獨立,為取得公民的平等身份。如果公民抗命中間夾有一絲一毫自己利益的話,就不會得到同胞的尊敬。

「佔中」理由不充分

  以此來看香港學生的「佔中」,理由就不充分,因為完全沒有必要這樣抗爭。即使要奉行西方民主,也可以從長計議,也可以逐步邁進。為什麼要那麼高調,拒絕協商呢?何況,我們難道沒有自己的思考能力,一定要按照「國際慣例」嗎?學生的叫價,已達到不可理喻的地步。還要衝擊政府總部,發動罷工、罷課,癱瘓香港,讓所有香港人都付出代價。一時憤激,便要玉石俱焚,為什麼呢?

  時代在變,歷史在變,二百年的西方民主,已經百孔千瘡,站在美國對立面的人不只是中國(中國其實一直向美國伸出橄欖枝),還有歐洲、俄國、中東、南美。美國不檢討自己,為甚麼不斷製造敵人(包括所謂恐怖分子),卻想繼續指揮世界,肯定心勞日拙。中國則從被列強瓜分的命運,到今天成為第二大經濟體,非常不容易,過程也犯了很多錯誤。今天我們站在歷史前沿,該考慮為發奮自強的中國做點甚麼。不認同自己的文化,不認同自己的民族,難道要做西方的馬前卒嗎?四十年前香港大學生「關社認祖」、「誓死保衛釣魚台」,但現在保衛的是自己的選舉權,變化太大了,像中了蠱,小心別犯下彌天大錯。

  可悲的是,香港竟然沒有頭腦清醒的人,只知隨別人的笛子起舞,太可憐了。弄出這樣的局面,誰會得益?誰會偷笑?

  香港的知識分子何在?有血性、有歷史感、有綜觀全域能力的知識分子何在?香港已出現危機,不是要說些公道話嗎?但有些人還添油加火,惟恐天下不亂,良知何在?犧牲的是誰?

  不要怪責青年,這是所有成年人的責任。

霍韜晦(1940~),思想家、教育家、新人文主義與性情學之倡導者。曾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授中西哲學二十餘年,現在香港法住文化書院院長、新加坡東亞人文研究所所長,並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南京大學、廣州中山大學、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之客座教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6:26 pm    发表主题: Re: 香港“占中”事件的省思 引用并回复

草微 写到:

香港自成为英国殖民地以来,经济、意识和政治形态都在在变。英国逐渐把香港打造成一个富裕、法治、言论自由的现代先进金融中心。在这种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下,大多数香港人其实不在乎政治上的约束,甚至乐意维持英国殖民地的状态,所以在80年代肯定英国政权会在1997年离开香港之后,出现了移民潮。……

可惜,至今2014年,回归17年以来,不单只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直自治的政治期望落空,连经济和生活方式都被逐渐改变。言论自由收紧,非普选产生的的政权偏袒权贵,造成严重的民生问题,贫富悬殊日益扩大。老年人为三餐而忧,大清早在街头巷尾捡纸皮为生;年轻人买不起最低几百万港币的居住单位,先人的灵位甚至要几十万一个,生活压力之大,不言而喻。


诸君,您相信这样的论述没有偏见?我不知道,我不是港人,感受不到这种经济背景的变化。但我很怀疑中国当局治国真的那么差劲,还恶意的要摧毁香港?

看着这样的论调,不禁想起我国也有一些高智慧的人发出的智慧言论:“迎回英国政府,回到英殖民地时代,我们的生活会更有保障!”



草微 写到:

近年来,由于中国开放自由行,以及每天150个移民数量的审批权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大量的中国移民,造成医疗、教育等社会服务的紧张。再加上疯狂的中国大陆消费能力,令原本的通货喷张雪上加霜。许多传统行业的小商家,因为付不起昂贵的店铺租金而结业。主流经济似乎只服务小部分的上流阶级,大部分香港人生活在紧张的边缘地带。


我不懂经济学,但是对这样的言论感到很新鲜。也不自禁地想到马国也有人这样喊过:“新加坡人进来我国,炒高物价。让我们的生活雪上加霜……政府该禁止新加坡人进来。”


草微 写到:

香港这次学生运动,实际上是一次相当理性的运动。香港人终于认识到一切一切的问题,都源自没有政治自由,自治权利被剥夺而造成。本来,这种抗争运动理应由民主派政治人物发起和领导,但是奈何主流民主派始终扭扭捏捏、畏首畏尾……

故此,学生组织,学联和学民思潮就披上先锋战袍,走上街头,开启了新一代的学生运动。运动发展至今天,丝毫不乱,许多香港人自动自发参与,提供协助。有许多在工作上、生意上受到此次学运影响的人,在接受访问时,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其有条有理得让人惊讶、敬佩,也实在值得学习。或许有人觉得,有外国势力在背后撑腰,企图搞垮中国,要知道香港人争取的是处理内政的权力,这也是一国两制的精神;至于军事和外交方面,香港人从未想过越权,何来的搞垮,何来叛徒呢?


是这样吗?去香港参与这次的街头运动,实际了解一下吧!
我相信的是街头运动不是要对着干的。马来西亚也曾经有几次的街头示威运动,但相对来说,成熟得多。时间一早说定,何时开始,何时结束,竟然会做到井然有序。如果当初不是这样的“见好就收”,会是怎样一个局面?

民主和自由本来就不是施政者赐予的,人民一定要争取。但这种争取是长远的斗争,是智慧的较劲,不是一场球赛般在比赛后就分出输赢。当时也有不少激情的人认为只要民联上台,马来西亚便走向政治民主,思想自由的康庄大道的!


草微 写到:

笔者愚见,中央政府担心的不是中国被搞垮,中国这么一个大国如何能被搞垮呢?其真正担心的是共产党会因此受到震动,而逐渐走向灭亡。一个独裁的政权,最担心的,始终是如何能持续独裁,不被动摇。相信这个道理是立万代而常新,放诸四海而皆准的。这次的学生运动若真有外国势力参与,相信这外国势力只不过是间接被香港人利用而已。


呵呵,不辩!
香港人真优秀,操控整个国际局势。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83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6:4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本地时评人对香港“占中”的看法:

张木钦,9月29日上午 10:47 写到:

香港的占中行动提前启动。

平时我所依赖的几个新闻台很冷漠,就只有美国的CNN最激动,停掉所有节目全程直播,比三年前报道占领纽约华尔街更热心。

当年占领华尔街闹了两个把月,警方就强行驱散了,说明这种行动是不可忍的。

中国也许不会比美国更有耐性,所以驱散是迟早的事。

在法治世界,一场这样的运动,会不会流血,要不要流血,通常是取决于组织者,而执法者只希望善了。

有谣言说昨天警察开枪了,我总是不信,只相信有催泪弹。


这是“陈年旧事”,但是我看到老报人对新闻的敏感度。


张木钦, 写到:
国际国内不少人声援香港占中,理由说得好:

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
支援受压迫的人民不分国界。

中国共产党曾经支援马来亚共产党武装斗争,理由也说得好:

反帝反殖是普世价值,
支援受压迫的人是共产国际的任务。

对于中共支援马共的事,我们这个国家很感冒,东姑骂了声普基妈,誓不与中国往来。

干预人家不乏冠冕堂皇的说辞,但受人干预的感受如何,换个位子想就知。


这样的说法,马上要被人轰炸:

引用:

声援香港人争取特首真普选,在那位曾经是“江湖第一笔”的前辈眼中,竟然是“干预他国内政”。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6:5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thehousenewsbloggers.net/2014/10/02/%E3%80%90%E4%BD%94%E9%A0%98%E3%80%91%E9%A6%99%E6%B8%AF%E5%95%8F%E9%A1%8C%E7%AD%94%E5%AE%A2%E5%95%8F-%EF%BC%8F-%E6%A2%81%E5%95%9F%E6%99%BA/


香港問題答客問
梁啟智



問題一:香港發生什麼事了?

答:香港人現在正以和平方式爭取一個平等和開放的普選方案。《基本法》規定香港的行政長官最終由普選產生,而人大常委於2007年也決定了香港最早可於2017年實行普選,現在香港人對普選的期望正正是基於這些承諾。現時香港的行政長官由一個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候選人只要得到當中601人的支持便可以當選,整個過程和香港的民意沒有必然關係。

許多人認為這1200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香港人,因此要求改變選舉制度。然而人大常委於2014年8月31日的決定卻列明日後就算實行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參選人也一定要先經由同樣是這1200人出任的提名委員會篩選,要得到當中的過半數支持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換言之,香港人爭取普選是因為覺得這1200人沒有代表性,現在改革的方案不單止沒有換走這1200人,反而給予他們更多的特權,香港人感到被忽悠了。

問題二:我不明白。這1200人的委員會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

答:這1200人的正式名稱是選舉委員會,而人大常委則決定要讓他們成為普選行政長官時的提名委員會。這1200人的代表性是現時爭議的其中一個核心。首先,香港現時有超過350萬選民可以在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當中投票,但是可以直接參與產生選舉委員會的選民卻不足24萬。也就是說,一開始就已經有300多萬人是這個選舉委員會所代表不了的。

再細看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則發現它的代表性是極不平均的。舉個例,委員會當中有30人是教育界的代表,由中小學的教職員選出,而登記在教育界的選民共有81831人。委員會當中又有60人是漁農界的代表,香港是一個現代城市,漁農業只佔人口和經濟產量很少的部分,現在只有4千多人的工作是和漁農業相關的,但漁農界的代表卻竟然比教育界多一倍。更大問題的是這4千多名漁農業工作者其實是沒有資格投票選出那60個代表的,只有政府認可的158個「投票人」才有資格。為什麼選舉委員會的代表組成要這樣分配,誰才有資格成為「投票人」,基本上都是上屆政府說了算,這點就足以決定這個委員會的組成不可能是公平的。

選舉委員會當中有不少界別是以行業劃分的,例如飲食界、旅遊界和出版小組等等,但這並不代表從事這些行業的人都可以參與,而是只有這些行業的老闆可以參與。這種安排產生了兩個問題。首先,有意種票的人可以給錢開設很多間的空殻公司,便能夠增加在選舉委員會的影響力。第二,選舉委員會明顯地向商界傾斜了,參選行政長官必須要先討好商界而不是香港市民。

問題三: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選舉制度向商界傾斜也是應該的。

答:選舉制度向商界傾斜不利於香港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主義往往會拉闊貧富不均,而過度的貧富不均會引發社會的不穩定,需要政府適當的介入來維持。香港過去十多年機的貧富不均已經嚴重拉闊,為社會增加了許多不穩定的因素。一個向商界傾斜的政治制度會訂出很多短視的政策,引發社會不穩定,最終其實同樣不利營商環境。資本主義的另一個條件就是公平的市場環境,而民主制度是掃除貪污腐敗的重要條件,所謂向商界傾斜很容易會變成向個別利益集團傾斜,市場也就變得不公平了。

其實環顧全球運行資本主義的國家和地區,其經濟和政治制度雖然有所差距,但公平的政治制度也是必須的。香港現在已列全球裙帶資本主義的首位,這樣的制度只會於短時期內有利於一小撮人,對其餘所有人也是不利的。

問題四:不要和我說外國怎麼樣。無論香港的選舉制度如何改變,也要顧及中國的國情,要按實際的情況,不可以照搬外國的一套啊!

答:中國政府答應了香港的政治發展要按國際標準。《基本法》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適用,該公約例明公民參與政府管治的時候,不應該設有不合理的限制。甚麼叫作不合理的限制呢?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公約的進一步解釋,公民的參選權是不應基於一些不合理或帶有歧視性質的原因而被剝奪,例如參選者的政治聯繫,個人的政見亦不應成為剝奪任何人參選權的理由。

有關按實際情況這一點,香港現時的實際情況是沒有真普選的話政府將會難以運作,對真普選的追求是為了理順香港的各種政治和社會問題(詳目問題六)。事實上,沒有人要求把美國或英國的選舉模式照搬到香港,大家要求的是「確保市民在選舉中有真正的選擇」這一點能夠在選舉制度中得以落實,具體的方法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案。

至於中國國情這一點,1944年2月2日《新華日報》的社論清晰地說明:「真正的普選制,不僅選舉權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選舉權也要『普通』、『平等』;不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選舉權,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選舉權」。相信在承受政治改革這一方面,今天的中國各方面發展迅速,國情應該不會比解放前還要差。

問題五:民主要一步一步來,就算提名的過程有問題都好,但最終投票的人數從1200人變成350萬,這不是也算是走前一步嗎?

答:如果按現時的方案改革的話,民主進程將會是倒退了而不是進步了。香港有過五次的特首選舉(四屆特首和一次繼任補選),每一次也是由選舉委員會過半數支持產生,但成為正式候選人只需要八分之一的委員支持,過去兩屆也出現過不同政見的參選人,可以以正式候選人的身份在電視直播的競選論壇上同台辯論。因為選舉委員會都是由既得利益所把握(詳見問題二),把成為正式候選人的門檻從八分之一上調到二分之一(如每名委員可從眾多參選者當中選擇兩到三名成為正式候選人),那麼篩選出來的正式候選人已不能提供真正選擇,350萬選民所參與的已不是一場真正的選舉,而是變相被迫一起當群眾演員,為已經內定的候選人當橡皮圖章。因此,不少香港人也表示:「寧願原地踏步,也不要行差踏錯」。

問題六:你們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香港怎麼發展?

答:無止境的政治爭拗確實令人煩厭!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爭拗呢?社會中總有不同利益,爭吵的出現本來很正常,我們要做的並不是譴責那些爭吵的人,而是設計出一種大家都信服的制度來在爭吵過後做最終決定。這也是為什麼真普選是必要的。有了真普選,當權者大可以說自己是民意代表而堅持推行政策,不服氣的也大可以到下次選舉時捲土重來,雙方都不用無止境的糾纏下去。今天的香港政治亂局,就是沒有真普選所做成;而萬一繼續沒有真普選,爭拗只會變本加厲。現在爭取真普選的並不是要吵鬧,而是為解決無日無之的吵鬧而爭取。

有破壞冇建設當然不好,而真普選就是糾正這問題的終極方法。在香港的畸形選舉和議會制度之下,建制派永遠在朝,民主派永遠在野,這就是政治人才凋零的罪魁禍首。無論建制派支持任何後來被認定失敗的政策,例如地鐵和領匯上市,也不用受到懲罰;相反,民主派有什麼新的政策主張也不會得到實施的機會。如是者,建制派就沒有吸納政治人才的需要,而政治人才也沒有加入民主派的誘因,最終兩邊變成海軍鬥水兵,香港的管治水平越來越低。因此,如果為了糾正「只懂反對」的問題,才更有必要支持真普選。

問題七:但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總不能自作主張吧?

答:中國政府答應過香港人可以自作主張。以立法會選舉為例,《基本法》例明立法會的產生方法如果需要修改,只要向人大常委報備就可以,不需要批准。回到1993年時任港澳辦主任魯平也表明:「將來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權範圍內的事,中央政府不會干涉」,立法會的組成方法「不必要中央政府同意」。

回到行政長官選舉,香港有許多政黨和學者也提出過各種改革方案,當中不少都能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求,完全沒有挑戰中央政府在香港的權力。舉個例,如果把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改為立法會議員,只要有若干比例的立法會議員支持便能夠正式參選行政長官,這樣的安排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求,而立法會相對於現時的選舉委員會也明顯地更能廣泛代表民意。這些相對溫和的方案很不幸地也被人大常委的決定排除了,才是做成今天民怨的原因。

問題八:但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呢?許多外國勢力想借作香港來為中國製造混亂,參選不設關卡的話怎麼辦?

答:真普選和國家安全沒有矛盾,大多數香港人也接受中央政府在行政長官選舉當中的最終決定權。《基本法》規定香港行政長官的人選於選舉後要報中央政府任命,也就是說中央政府有權不任命,而這一點在之前的諮詢當中沒有多少爭議。

如果有什麼外國特務要參選行政長官,中央政府可以立即公開相關線報然後表明拒絕任命,事情有根有據也容易操作。 相反,提名委員會的成員又多不是什麼國際關係的專家,他們根本沒有能力按國家安全的需要為港人排除外國特務當特首候選人。除非提名委員會只由國際關係專家組成,又或參選提名委員會之前要考一個國際關係基準試,否則所謂要為國家安全把關只可能是一個借題發揮的差勁藉口。

問題九:萬一選出一個對抗中央政府的特首怎麼辦?

答:那麼我們就要相信制度。美國總統由美國選民選出,紐約市長由紐約市民選出,兩個人不用是同一個政黨,紐約市長有時候會罵美國總統,也不見得紐約市的發展因而受到影響。曾幾何時,英國保守黨控制國會,工黨則控制倫敦市議會,議長天天在市議會拉橫額批評就對岸的西敏寺國會,這些都是成熟政治制度的表現。就算是在華人社會,中華民國的總統和台北市的市長也不一定是同一套政治觀念的,一樣可以運作如常。如果我們對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有足夠的信心,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問題十:其實香港已經很自由了,為什麼香港人還不滿足,還要諸多要求?

答:自由民主和法治三者是相輔相成的。不是由人民選舉出來的政府,就沒有壓力保持人民的自由。就算有公正的法院,如果法例本身不是按民主程序訂立的,法院還是要跟着來判案。過去十多年來,香港人發現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正在不斷受損,而原因正正在於沒有民主的保障。《中英聯合聲明》要保障香港既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是沒有民主制度的支持,這個承諾又可以由誰來監管呢。

問題十一:你們要民主是一件事,就算要爭取也不該訴諸暴力手段吧?

答:沒有任何一個爭取民主的團體提出要訴諸暴力。示威者現在是透過公眾集會向政府提出要求,他們唯一的行為就是在這些地方出現,沒有帶同任何攻擊性的武器。現在唯一使用暴力的人士,是強行把這些示威者趕走的警察。號召示威的團體也多番強調,當警察要清場的時候他們將不會作任何的抵抗。事實上每次警察和示威者衝突,示威者的第一個反應也是高舉雙手,表明自己手無寸鐵。

在示威集會之前,香港人其實試過很多不同方法,和平地表達意見。例如香港政府就政治改革所作的諮詢,市民提供了124,700份的書面意見,然而當中的許多意見卻被香港政府所曲解,沒有如實反映給中央政府。今天示威者選擇以直接行動的方式表達不滿,是因為其他的方式也得不到回應。

問題十二:學生們不是衝擊政府總部了嗎?

答:學生沒有衝擊政府總部,學生是爬過圍欄進入政府總部外面的廣場靜坐。這個廣場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公共空間,也有負責的官員答應開放公眾使用,市民過去也是一直使用這個地方進行公眾集會,圍欄是最近才加上去的。及後的衝突都是因為警察不容許市民在政府總部外面聚集而來的,並不是因為直接衝擊政府總部。(本段原稱此處規劃上為公共空間,唯有報道對此說法存疑,現予以修正。)

問題十三:這些抗爭只是政客撈選票的表演吧?根本是教壞學生!

答:這次抗爭完全由學生主導,政客一直被批評未能跟上時勢的發展,實情和所謂的「學生受政客唆使」的說法完全相反。

宏觀來說,有時候一些人示威看起來很激進,後面的原因卻很理性。在今天的香港,就算你獲得多數的選票,也只會得到少數的議席,更完全沒有機會執政。不正常的議會政治,源於不公平的政治體制。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要忘記過去數年以來,特首以及眾多問責高官醜聞不斷,官商勾結指控不止,卻往往連立案調查也困難重重。常言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香港官場卻是背道而馳,這才為我們的下一代豎立一個極壞的榜樣。

問題十四:我覺得這次抗爭一定是外國人指示的吧!

答:如果你擔心外國勢力影響香港選舉,你最好去查一查選舉委員會那1200人當中有多少人有外國護照。除非政府把他們驅逐出選舉委員會之外,否則外國勢力這個說法還是不要提了。

問題十五:這次抗爭只不過是香港人憎恨中國內地,看不起內地人的表現吧!

答:這個問題其實倒果為因,應該說是因為沒有真普選,香港人的不滿無路可訴,加速了香港人對中國認同的抗拒。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有很多個面向,有些時候香港人會刻意和中國人認同區分開,有時卻會表現出極大的愛國情懷。香港這個地方之所以存在,本來就是因為有很多害怕共產黨的人在從49年起從中國大陸逃到香港,而他們的選擇使他們逃過了中國多次的政治動盪,故此對中國一方面會有情感上的聯繫,同時又充滿懷疑。以九十年代為例,一方面有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移民外國,91年華東水災卻又於短短十天之內向內地捐出4.7億元賑災。這些都是香港人身分認同的一部分,那一個面向被反映出來,在乎於當時的社會環境。我們甚至可以大膽假設,如果香港能有真普選,現時刺熱的中港矛盾或能得到舒緩。

問題十六:為什麼從前港英時代的總督不是香港人選舉產生的,卻又不見香港人爭取?

答:這問題很常見,但也錯得很離譜。首先,港英時代有大量針對港英政府管治的民間抗議活動。遠的不說,「爭取八八直選」運動就是這問題最好的反證。第二,港英政府其實一直有打算在香港推行更多的民主管治,但是因為中國政府表明反對而沒有推行。早於1956年時,周恩來便向英國政府提出不容許港人治港的改革,當時英國政府為免給予借口讓中國政府提早收回香港,才沒有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近至90年代,港督彭定康提出加快香港民主化,卻被中方批為「千古罪人」。因此,如果你認為英國在九七前沒有給予香港充分民主的話,請向中國政府而不是香港市民投訴。

順帶一題。從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中國如果要拿當年英國人的做法來把自己在香港的做法合理化,邏輯上說不過去,從人民立場上說也未免有失尊嚴。

問題十七:既然人大常委已經決定了,你們還吵什麼?

答:人大常委提出的是香港普選的框架,還要變成具體立案,經過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的同意,行政長官許可,再交回人大常委確認或備案。換言之,人大常委提出的並非定局,香港人還可以否決。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6:5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後補回應:

有幾條問題常常在留言處被問到,這兒統一回應一下。

有關周恩來於1956年的講話,來源自英國國家檔案 FCO 40/327,詳見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11/60039 。這些都是英國政府內部當時評估形勢的文件,按法律規定數十年後解密公開,是歷史研究的材料。當然,也有意見批評這可能只是英國人的片面之詞,甚至是借中國的立場來為自己開脫(見楊慕琦計劃 http://sparkpost.wordpress.com/2014/07/16/young-plan/ )。無論如何,隨著戰後發展港人意識不斷增加,對港英政府的民主訴求也有不斷增加,這點本身應可確立。

對於擔心候選人太多所以才要篩選的說法,可參考此例:法國總統選舉上次有十名候選人,第一輪投票後由得票首兩位作第二輪投票,以確保勝出者獲過半數支持。這種選舉方式是獲得香港的建制派和民主派共同支持的,已能有效處理「候選人太多」這問題,民主程度相對於由那1200人代勞不能比擬的。

至於「無論如何也不能犯法」這說法,如果我們真的守這一條,世界上就不會有甘地、曼德拉、馬丁路德金,甚至不會有孫中山和毛澤東。用違法手段來爭取民主,縱觀歷史是正常不過。現在的抗爭更是強調和平非暴力,成敗就靠民意支持,所以示威者應不應該犯法這條問題,不是由誰說了算,只有香港整體民意才能回答。

沒有證據就不要亂對學生扣帽子,說他們受煽動。如果別人動不動就說你已經被共產黨洗腦,你也不會好受。凡事建基於事實來討論,社會才得進步,謝謝。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716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10-14 星期日 7:0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香港中文大學沈祖堯校長致學生的公開信


各位同學,各位支持學生的香港市民:

過去兩週,你們對民主自由的渴求,全港全國以至全世界都聽見了,你們的犧牲和你們愛香港的心,我們都看見了,我們都感動了。

運動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成果,大家成功令社會對追求民主有更大的關注和更深的瞭解,而且政府亦願意就政改問題對話。今天現實的情況是:如果佔領行動繼續,香港社會繼續撕裂和內耗,而你們已爭取到的成果,亦因此而被大幅抵銷。現在要考慮的,是更廣泛的社會利益,是追求民主最可持續的方法,是千萬學生和巿民的安全。

同學們:「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你們已做到了。「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還等著你們去努力。作為老師,作為校長,我以父親的心情,懇請你們千萬不要作不必要的犧牲。你們退一步,不等於放棄與失敗。

請大家拿出更大的智慧和勇氣,請大家給自己和戰友休息的機會,請大家給對話一個機會,請大家立即撤離佔領區,重開道路!我亦呼籲特區政府,給這一群愛香港的年輕人、 成年人和長者,最大的包容和空間。

沈祖堯
2014年10月5日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1页/共1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