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了解多一些关于罗兴亚难民
前往页面 1, 2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12-16 星期三 12:16 am    发表主题: 了解多一些关于罗兴亚难民 引用并回复

2016年12月4日,首相纳吉连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出席万人聚会,谴责缅甸政府侵害罗兴亚人。本来或许是国内政治的一种手段,却牵连出了国际的纷争。

Picture:Click to zoom

缅甸僧人上街抗议:

Picture:Click to zoom

缅甸官方也发出抗议声音: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2-09-17 星期六 10:15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12-16 星期四 3:2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新闻背景: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5/05/150518_myanmar_migrants_malaysia

BBC 中文网 18/5/2015 写到:
马来西亚称无法承担缅甸孟加拉难民潮

马来西亚表示未能独自处理来自孟加拉及缅甸罗兴亚穆斯林的难民。

总理纳吉说他“十分同情漂浮海上的难民”,不过不能让这问题成为马来西亚的重担,因为还有数以万计的难民正准备逃离当地;副总理慕尤丁批评缅甸推卸责任。

成千上万的难民为了逃离逼害及贪穷,纷纷循海路偷渡至其他东南亚国家,但怀疑被人口贩子遗弃海上。除了船只沉没或达到岸上的难民外,没有国家愿意收留他们。

关注难民的团体说,仍然有数以千计的难民滞留船上,未能登岸,船上情况每况愈下。另外,据报最少五艘船只已从缅甸若开邦出发,它们共载有1000多人。

泰国、马来西亚及印尼等国家曾向难民提供食水及食物,不过都表明不会收留他们。

与此同时,大量难民在印尼亚齐特区港口城镇兰沙登岸。BBC东南亚事务记者黑德说,印尼是唯一仍在接收船民的国家,但这主要是因为其海军无法有效封锁其漫长的海岸线。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8-12-16 星期四 3:27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8-12-16 星期四 3: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98570

马新社 16/5/2015 写到:
冀东盟共同解决难民问题
纳吉阐明大马不能受拖累


首相纳吉指出,罗兴亚难民问题在演变成更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之前,需透过东盟成员国网络解决。

他说,该问题不仅引起东盟成员国领袖的担忧,同时获得本区域和国际领袖的关注,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澳洲总理阿博特。

他说:“我们尊重东盟原则,即我们不干预任何东盟国家的内政事务。”

“然而,当一个问题已蔓延及影响其他东盟国家,或许波及东盟以外的国家时,我们必须透过东盟论坛寻求解决方案,及和其他单位合作。”

……
纳吉说,大马不应被罗兴亚难民问题所拖累,特别是当问题的源头并非来自大马国内。

他说:“我们非常同情他们(难民)在公海上漂流,许多人已丧命包括小孩等等。我们不愿看到这情况,因此我们让一部分(难民)登陆及给予人道援助,但大马不应被此问题拖累,因为还有成千上万人等着逃离那里。”

1158名孟加拉人及来自缅甸的罗兴亚人在浮罗交怡登陆。据报道,还有5000至6000人在等待合适时机前来大马。

有鉴于此,纳吉说,他已指示外交部长阿尼法与缅甸政府联系,以传达该讯息,并希望获得该国的正面回应。

……至于大马是否将签署1951联合国难民公约,纳吉说:“此问题会带来影响,众所周知,国内已有12万名缅甸非法移民。若说我们没承担及减轻这人道问题,是不属实的。”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12-16 星期五 3:2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维基百科是这样介绍罗兴亚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D%97%E5%85%B4%E4%BA%9A%E4%BA%BA

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或译洛兴亚人、罗辛亚人或罗兴迦人 ,又称阿拉干人,是缅甸若开邦阿拉干地区的一个穆斯林族群(集中在若开邦北部近孟加拉边界一方的貌夺和布帝洞镇区)。关于罗兴亚人的起源,一说为自7至8世纪以来阿拉伯商人和伊朗商人与突厥人、孟加拉人、摩尔人、普什图人以及缅甸土著不断融合形成的混血民族,但与其他来自南亚次大陆的移民有所区别;另外说法指在英国殖民缅甸前,阿拉干地区的穆斯林人群数量有限,而罗兴亚人的人数激增是因为英国鼓励相邻孟加拉地区的人移民,以促进农耕。人口统计显示从1872年到1911年,阿拉干地区穆斯林人口从58,255 增加到了178,647。

截至2013年,约有130万罗兴亚人生活在缅甸。按照联合国的说法,他们是世界上受到迫害最严重的少数民族之一。许多罗兴亚人逃离缅甸到邻国孟加拉国贫民窟和难民营生活,并沿地区泰国——缅甸边境生活。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2-09-17 星期六 10:20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12-16 星期日 1:4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关于罗兴亚这个名词的来源,维基百科如此写:

维基百科 写到:
“罗兴亚”这个名词的语源有争议。以下列出最常见的三种说法:

1)像罗兴亞族本身的历史学家如Khalilur Rahman认为,“罗兴亚”这个名词源於阿拉伯语词Raham,意为“同情”。他们回溯至他们的祖先,来自阿拉伯的商人於公元8世纪时於兰里岛附近遇到船难,他们用自己的语言喊道“Raham”。因此,这些人被当地人称为“Raham”,而随着时间转移,“Raham”的称呼慢慢变为“Rhohang”,最后定型成为“Rohingyas”。

【我的看法,这个说法很不科学,这样的写法属口述历史,若没有更多资料佐证,只是存疑之说。】

2)不过,这种说法为阿拉干穆斯林大会的前任总裁 Jahiruddin Ahmed 及前任秘书长纳齐尔·艾哈迈德分別驳斥。他们的论据,当年遇到海难而在阿拉干沿海定居的穆斯林,现时被称为“Thambu Kya”。假若“罗兴亚”这个名词是用来指称这一班人,那么,他们就会是首批被叫作“罗兴亚人”的人,而不是现时的罗兴亚人。相反的,根据他们二人所说,“罗兴亚”这个名词其实是因为他们本来是来自阿富汗中北部兴都庫什山脉一个叫作Ruha的村庄的后人。另一位历史学家 MA Chowdhury 指出:其实古阿拉干王国在穆斯林间称之为“摩罗亨”(Mrohaung),这个名称后来变成了“罗兴”(Rohang),所以在当地的居民因此被称为“罗兴亚”,意思就是“住在罗兴的人”。但这个说法又被缅甸的历史学家否认。

3)欽貌苏(Khin Maung Saw)等缅甸历史学家指出,在1950年代以前,从来没有人用过“罗兴亚人”这个名词。而另一位历史学家貌貌博士(Dr. Maung Maung)引述英国於1824年在英属缅甸时的人口普查报告,指报告內并没有出现过“罗兴亚人”这个名词。日本神田外国语大学的历史学家 Aye Chan 指“罗兴亚人”这个名词是由当时同属英国殖民地的孟加拉移民到阿拉干地区的后人在1950年代创造,因为在这之前,不论任何语言的历史文献均没有找到这个词语。然而,他并没有否认早在1824年之前,阿拉干地区就已有穆斯林定居。


可以参阅的文献:
https://www.dropbox.com/s/1s7lxcjphfu7fge/khin-mg-saw-on-rohingya.pdf?dl=0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12-16 星期一 3:3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與緬甸的歷史淵源
主条目:Rohingya rebellion in Western Burma

若開邦總人口數約350萬人,該地分為兩大族群:若開族和羅興亞人 ,前者宗教上為佛教徒,語言上操緬甸語若開方言,於西元9-10世紀前後成為該邦的主要族群,後者為穆斯林,說孟加拉語吉大港方言為主,其主要分布於孟都、布迪當、阿恰布、角道、拉岱當此五地。

在緬甸最古老的穆斯林團體可被追溯到西元8世紀,因為孟加拉灣季風貿易盛行所以帶來的定居穆斯林商人社群,而從1430年起,孟加拉蘇丹國的扎拉魯丁便派手下大將瓦里克汗以5萬兵力征服此地並開始建政,從此開始大量孟加拉人口開始移入,這群人的後裔古早時稱PATHI 或 ZERBADEE,現則稱穆斯林,其背後隱含著一個緬甸本土母親和外來穆斯林父親。

1660年印度開始戰亂,避戰的莫臥兒王子沙舒賈與其大量追隨者到此區開始定居開啟第二波的羅興亞大移民。1784年緬甸再度征服回若開邦地區。

若开邦位于缅甸西部,曾经是独立王国称阿拉干王国(Arakan),1785年才被缅甸贡榜王朝所兼并。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结束,缅甸战败,阿拉干被割让给英属印度。1948年缅甸独立时,阿拉干又划回缅甸,成为现在缅甸14个省邦之一的若开邦。

阿拉干王国自古以佛教立国,在文化上与缅甸更为接近,与西边的孟加拉地区也长期和睦相处。在阿拉干王国的古都妙乌(Mrauk U),至今仍保留着一座几百年前的清真寺。不过,那个时候,定居在阿拉干的穆斯林人数很少,主要是从事贸易的商人。

英國殖民時期(1886-1948年)
在第一次英緬戰爭中(1824-1826年),緬甸再度喪失若開統治權,原先於第一次英緬戰爭中逃難至孟加拉的穆斯林逐漸回流,而在第三次英緬戰爭(1852年、1885年)後,全緬甸淪為英國殖民地。而英國殖民政府為了發展殖民地事業增加緬甸勞動力,鼓勵大量孟加拉移民進入,並徵召大量英印士兵於此區,是為第三波大移民浪潮。英國對該邦統治政策採人口普查、分而治之,也就是以宗教信仰確定緬甸人身分,以佛教徒與穆斯林區分,而後來遷移至若開邦的穆斯林族群,被稱為吉大港人。分而治之,在大緬甸政策的對待上,將緬甸分為緬族居住區與少數民族居住區,前者以直接統治為主,後者可保留自己的自治權力以藉此培植親英勢力,另外在此時期殖民政府統治較依賴穆斯林而對於佛教徒評價較差,這使得緬族方面不滿日漸加深導致了兩族於1938年爆發流血衝突。

英国实施沿海农业开发政策,将一批孟加拉人带到了阿拉干,以99年为租期,把阿拉干的土地租给孟加拉人耕种。孟加拉人没有雇佣当地的若开人,反而把他们赶出自己的家园,然后大量雇用孟加拉农民。99年租期到期时,阿拉干的孟加拉人已经从1826年的3万人增长到1925年的22万人,数量几乎与当地的若开人相等,而族裔间的冲突也开始增多起来。当时的英国驻阿拉干移民官司马特(R.B.Smart)曾经记录道:“阿拉干人正在被来自西边吉大港(Chittagong,现孟加拉国靠近缅甸的港口城市)的移民挤出他们的原住地,不得不向东部迁徙。”

二战时为阻断日军通过阿拉干向印度推进,英军组建了一支由孟加拉穆斯林组成的部队“孟加拉V支队”。但英国人撤进印度之后,这支已经被武装起来的队伍并没有将注意力投向日军,而是用来驱赶阿拉干的佛教徒(若开族)。根据缅甸人和英国人的记录,成百的村庄被V支队烧毁,超过10万名佛教徒被杀害,仅边境小镇磨豆(Maungdaw)就杀掉了3万多佛教徒。若开人称之种族清洗。二战后,英国人要求V支队将抢占的土地归还给若开人。但孟加拉人没有归还原主,而是组建了穆斯林解放组织(MLO,后改名为“穆斯林圣战党”,Mujahid),并联络印度穆斯林的领袖真纳(巴基斯坦国父),试图“携”地加入不久后就要从英属印度分离出去的東巴基斯坦。这一企图遭到英国殖民政府的反对,殖民政府的阿拉干行政长官说服了穆斯林领袖,希望他们与缅族、掸族、克钦等缅甸其他民族一起组成缅甸联邦。
獨立初期到吳努政府時期(1948年-1962年)

二戰開始後,日本入侵緬甸並成立親日的緬族政權,而為了西征印度在若開區徵召了以佛教徒為主幹的若開愛國軍,而英印政府則成立了以穆斯林為主的第五軍團穆斯林游擊隊,使若開邦於1944年重回英印政府統治行列,而隨後爆發的巴基斯坦獨立戰爭使得羅興亞人的第四波移民潮開始。

吳努政府時期(1948-1962年)
緬甸政府頒布緬甸聯邦憲法,其中對少數民族提出民族代表院的做法並承認羅興亞人為少數民族。1948年公布的《國籍法》與《選擇國籍條例》(在英屬殖民地出生的新移民且在緬甸居住八年以上者方可申請歸化入籍)此事使大量文盲人口的羅興亞族成為無國籍者。而在若開邦地位部分,該政府採折衷作法:沒有同意完整若開邦建立,也沒有同意羅興亞人的北若開單獨穆斯林邦的建議,而是設立若開邦但將梅餘地區(含孟都、布迪當、拉岱當)成立直屬中央的梅餘邊境區。

穆斯林圣战党曾要求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遭到缅甸联邦政府拒绝。圣战党随即发动了针对联邦政府的圣战,捣毁了若开邦北部幸存的佛教徒村庄,控制了整个若开邦北部和缅巴边境(当时孟加拉国尚未独立,属于东巴基斯坦),使得更多的孟加拉贫民得以涌入若开邦。缅甸政府军曾数次与穆斯林圣战党武装交火,圣战士们数度投降或被消灭,但总是会在不久之后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1960年代,缅甸总理吴努为了获得更多选票,许诺给予罗兴亚人公民权,招致军方强烈不满,也成为后来吴奈温发动政变把吴努赶下台的原因之一。

軍政府統治時期(1962-1988年)
1962年奈溫將軍發動軍事政變,否決聯邦憲法取消邊境區編制,並開始採大緬族主義,在若開邦開始大量修築佛寺並鼓勵緬族移入此區。 1971年羅興亞人因為受孟加拉獨立戰爭的影響而開啟第五波移民潮, 1974年通過緊急移民法案,使羅興亞人在自己土地上成為外僑。 1977年發動龍王行動,使羅興亞人人身與行動自由嚴重受限。 1982年緬甸國籍法的再次頒布將緬甸公民分為普通、準公民、歸化三種身分,而此國籍法採血統主義,也就是雙親中至少一位須為本國公民(1948年前就定居此地的明確證明)這使得羅興亞人只能成為外僑,據國際人權組織統計約一百萬羅興亞人於此時被剝奪了國籍。

随着印巴分裂和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等事件的发生,孟加拉经济长期处于欲振乏力状态,越来越多的孟加拉难民逃进若开邦,进而蔓延到缅甸内陆。据法国远东学院学者雷德(Jacques P. Leider)在其2013年发表的研究论文《若开邦的穆斯林以及罗兴亚人的政治工程》中披露,1975年(孟加拉从巴基斯坦分离后不久),时任英国驻缅甸大使馆官员奥布莱恩(T.J. O’Brien)在使馆的内部档案中记录道:“他承认,超过50万的孟加拉越境者进入了若开邦,而缅甸政府有权拒绝他们。”这里的他,指的是时任孟加拉驻缅甸大使凯瑟(K.M. Kaiser)。

奥布莱恩还写道:在孟加拉当时的困境下,凯瑟恳求缅甸当局,不要对这件事施加压力,并对缅甸政府没有在自己国家不幸之际驱赶难民而表达了感激。

奈温发动了几场平息穆斯林圣战的清剿行动,其中以1978年和1991年的两次战争最为猛烈。缅甸军队以奈温特有的铁血无情,将若开邦境内的穆斯林武装基本上剿灭干净,收回了大片土地,许多穆斯林农民也因失去土地而沦为贫民。所谓的“罗兴亚难民”一词,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才越来越多地见诸于穆斯林的媒体、进而逐渐被国际社会所使用的。

政治轉型期(1988年-至今)
蘇茂將軍時期(1988-1992年) 1988年蘇茂政變上台於1991年實施若開邦行動直接破壞該地的穆斯林清真寺並再度大建佛寺並開始大清剿羅興亞穆斯林團結組織。

丹端政府(1992-2011年) 緬甸政府開始與國內各叛軍進行停火協議,但對於羅興亞人問題仍漠視,民間甚至發起九六九佛教徒自我認證活動以區別穆斯林,然於2014年緬甸政府已開始,若開邦方案是將若開邦首府實兌的十萬羅興亞族重建家園與改善醫療教育的計畫,然此計畫仍要羅興亞人證明1948年便居住於此地的證據,否則一樣登記為孟加拉裔。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12-16 星期一 3:3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2015年難民危機
2015年,包含數千名羅興亞人從緬甸和孟加拉開始向外遷徙,被國際媒體稱為「船民」。他們藉由殘破的小船,從马六甲海峽和安達曼水域流竄向包含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聯合國難民署估計在2015的1月到3月份間,有兩萬五千名羅興亞人是藉由人口販子的船運來遷移。據指稱有大概100人死於印尼、200人死於馬來西亞、10人死於泰國,這是肇因於人口販子將他們遺棄在海上。

近況
2016年11月25日,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孟加拉邊境城市科斯克巴札爾負責人麥基希克表示,緬甸政府部隊在鎮壓境內信奉伊斯蘭教少數民族羅興亞人之餘,不但還對羅興亞人施以迫使其逃離家園性侵、刑求、有系統謀殺、縱火焚燒與洗劫民宅等暴行,已經足以構成「種族清洗」罪。麥基希克說,有多達三萬名羅興亞人被緬甸政府部隊逼得放棄在鄰近孟加拉邊界的緬甸家園,目前有成千上萬人聚集在緬甸與孟加拉邊界,孟加拉達卡當局卻拒絕國際社會讓羅興亞人入境的呼籲,反而要求緬甸政府想辦法勿讓羅興亞人逃亡。目前孟加拉達卡、印尼雅加達、馬來西亞吉隆坡與泰國曼谷等亞洲各國各地穆斯林抗議群眾們上街頭憤怒抗議緬甸政府,同時抗議群眾們聲援羅興亞人,穆斯林佔多數馬來西亞內閣還發表聲明譴責,並召來緬甸駐馬來西亞大使表達抗議,馬來西亞外交部長阿尼法阿曼也將會把就此事,與緬甸國務資政暨緬甸外交部長翁山蘇姬以及其他緬甸政府高層官員盡快會面。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2-12-16 星期一 3:3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缅甸人的看法

缅甸的历史学家貌貌博士曾引述英国于1824年在英属缅甸时的人口普查报告,指出报告内并没有出现过“罗兴亚人”这个名词。

按照孟加拉穆斯林的说法,“罗兴亚人”这个称谓早在阿拉干王国时期就已经存在。而缅甸人则认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罗兴亚人”这个词,它是孟加拉非法移民自己生造出来的,以求得在字面和发音上与若开邦的英文Rakhine有所接近、给人以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若开邦的假象。在英国殖民期间,他们先是被称为“吉大港穆斯林”、后来被叫作“孟加拉穆斯林”,缅甸独立后,已经长期生活在了若开邦的穆斯林才有了“阿拉干穆斯林”的称谓。

1982年,缅甸军政府颁布了一项法令,所有可以享受缅甸公民待遇的人都必须能够追溯到1823年(第一次英缅战争)之前,其祖先就已经生活在缅甸。尽管这项法令被认为主要是针对罗兴亚人量身定制的,但是,缅甸确实有能够证明家族于1823年之前就居住在若开邦的孟加拉穆斯林,而他们并没有受到升学、工作和迁徙等方面的限制。

2014年3月29日,缅甸政府要求媒体和出版物在全境之内禁用“罗兴亚人”一词。要求这些人登记在孟加拉人的名义之下,就像过去30年来对罗兴亚人人口普查的做法,

联合国缅甸事务特使李亮喜因频频使用“罗兴亚人”一词以及她所发布的罗兴亚人人权状况报告,多次受到缅甸外交部严词谴责。2016年4月28日,数百名缅甸群众和僧侣在仰光的美国大使馆前集会游行,抗议美国在此前的一份官方声明中使用了“罗兴亚人”这个称谓。示威人群手持的标语上写着:“停止使用‘罗兴亚人’这个词”,“如果美国大使馆继续使用这个词,就请滚出去”。4月30日民盟发言人吴年温表示:“我们接受前一任政府所表述的,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有‘罗兴亚’这一词。我们对其他事情不予置评,但我们是接受在缅甸历史上从来没有‘罗兴亚’这一名称的观点”。“别有用心的人借口‘罗兴亚’这个词汇做出危险举动。”5月4日,缅甸外事部常任秘书昂林表示:“如果美国大使馆能够避免使用这个称谓,我们(昂山素季为领袖的民盟于4月组建的缅甸新政府)会很高兴,”而继续使用这个词,将“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帮助。”

西方媒体所使用的“罗兴亚人”,在缅甸政府和民众的语境里,被称作“班加里”(Bangali,Bangalee),或译“宾格力”、“孟加拉” ---- 缅甸视“班加里”为外国人,一群“来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或者是“孟加拉穆斯林”。

孟加拉穆斯林只是缅甸穆斯林的一部分。缅甸人认为,反对“罗兴亚人”不等于反对穆斯林,他们认为西方媒体报道缅甸佛教徒与缅甸穆斯林的冲突,是一种偷换概念,进而达到危言耸听的目的。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亚洲研究院副教授塞尔斯(Andrew Selth)曾经撰文介绍,缅甸的穆斯林包括来自中国云南的潘泰人(Panthay,他们是在19世纪中叶大理杜文秀穆斯林政权被镇压后,逃进缅甸的回族)、来自波斯的卡曼人(Kaman)、来自马来的帕术人(Pashu)等等。这些穆斯林与缅甸的佛教社区在历史上也曾经爆发过冲突,但他们没有分离主义的倾向,也没有大规模驱赶和屠杀佛教徒的血债,今天的缅甸人已经基本上接受了他们成为缅甸公民的一部分。他们与周边的缅甸其他族裔相处得十分融洽。罗兴亚人一直被国际媒体认为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但缅甸人认为,在若开邦,罗兴亚人的数量已经持平甚至超过了原住民若开人的数量。估计目前,若开邦境内的罗兴亚人从100万到200万人不等,而该邦的总人口只有300多万人,按照保守的估算,罗兴亚人和若开人各占100万,其余的是缅族、掸族、钦族等其他族裔。而罗兴亚人的生育率远高于其他族裔,其人口增长势头令若开人感到恐惧。很多西方媒体侧重报道佛教徒对穆斯林施加的暴力。但昂山素季说,实际上双方都对彼此造成过伤害,暴力并非一方对另一方的单向压迫。

2013年,昂山素季在欧洲访问时,曾被问及罗兴亚人是否属于缅甸国民,她回答:“我不知道。”不仅招致了西方媒体的批评,认为她没有勇气帮缅甸弱势群体说话;同时也导致了很多缅甸人的不满,认为她在非法移民的立场上模棱两可、不够坚定。2015年11月缅甸大选之前,昂山素季再次被问及该问题时,她回答“在这个问题上,孟加拉国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如果她出面声援罗兴亚人,就违背了缅甸的民心所向,使民盟在大选之际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民盟发言人吴年温表态缅甸政府在短时间内,很难改变对待孟加拉穆斯林的政策。缅甸政府官员、学者、商人、宗教人士、在野党派人士,无不对这个问题采取着一致的立场。

面临着来自联合国官员、人权组织、非政府机构的巨大压力,缅甸政府和民间对于“罗兴亚人”这一问题的反弹情绪越来越严重。2015年,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作“佛教界本拉登”的缅甸僧人维拉督,带领缅甸佛教界发起抵制穆斯林的运动,怒骂谴责缅甸人权状况的联合国特使李亮喜是“娼妓”、“婊子”。尽管维拉督的言行在缅甸佛教界也受到了一些批评,但却丝毫不能阻止这位言语激进的反穆斯林宗教人士成为缅甸民众拥戴的领袖性人物。

缅甸人对国际社会一边倒支持“罗兴亚人”的反感进一步升级。在民盟主导的缅甸新政府仍然立足未稳的时候,在缅甸军队仍然虎视眈眈于新政府政策走向的时候,昂山素季不可能对“罗兴亚人”的问题做出根本性改变。1962年吴奈温的军事政变在缅甸人心中仍然记忆犹新,正像一位若开邦教师说“要自己的地盘还是要民主,一旦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民主恐怕就不是第一选择了。”
美国之音说就“罗兴亚人”的人权问题向缅甸人施压,不会对昂山素季的新政府有任何助益。事实上,如果西方社会仍然在这一问题上揪住缅甸人不放,不排除昂山素季与西方社会决裂而倒向中国怀抱的可能性。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12-16 星期二 12:1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1106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文:朱诺

2015-06-15
来源:澎湃新闻

最近,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一艘艘满载罗兴亚难民的船只在马来西亚、印尼及泰国海域被发现,这些偷渡船只在海上漂流了多日,由于食物和饮用水的缺乏,已有不少难民死于船上,难民中甚至发生因争抢食物而自相残杀的悲剧。然而,相邻国家的政府对这些难民却表现出异常的冷漠,马来西亚执政当局严令禁止他们登陆,泰国和印度尼西亚政府海军也只给予有限的人道救援工作,如修理船只引擎,提供燃料、食物、饮用水后,将船只拖离该国海域,拖入公海,让他们自由选择进入澳大利亚或新加坡。

Picture:Click to zoom
罗兴亚难民在海上漂泊。

面对这次难民潮,缅甸政府承受了巨大的、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人权组织批评缅甸国内的人权状况,联合国呼吁缅甸给予罗兴亚人以公民身份。但是,缅甸政府一如既往地回绝了这些要求,仰光街头甚至出现了游行示威的活动,抗议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就罗兴亚难民潮向缅甸政府施压。

被西方看作民主象征、道义典范的缅甸最大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在被问到相关问题时,也没有为国际社会眼中的弱势群体罗兴亚人说话:“难民的问题,孟加拉政府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缅甸知识界、宗教界、朝野各党派团结一心地站在同一个立场上,不为国际压力所动。这不免让人感到惊讶,缅甸人肯定是觉得自己在道义上绝对没有问题,才能如此地坚定不移、寸步不让吧。

那么,罗兴亚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罗兴亚难民是如何产生的?一向主张平和向善的佛教徒为什么在缅甸跟罗兴亚人闹得不可开交呢?

2013年11月,我特意去了缅甸穆斯林与佛教徒冲突最激烈的若开邦,试图了解缅甸人的真实想法,了解他们到底是如何看待罗兴亚人的,同时也想弄清楚为什么缅甸人与中西方媒体眼中的罗兴亚人有着那样大的差异。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2-09-17 星期六 10:23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12-16 星期二 12:2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穆斯林占领佛教徒的家园

要想了解罗兴亚人,须得先从若开邦说起。

缅甸西部的若开邦,曾经是一个强大富有的独立王国,古称“阿拉干王国”,18世纪后期才被缅甸征服兼并。阿拉干王国自古以佛教立国,强盛时期其领土号称“横跨两河”,即覆盖从恒河入海口三角洲到伊洛瓦底江三角洲之间的广大地区,西面包括现在孟加拉国的很大一部分,东面一直到仰光附近。尽管现在的仰光已经不属于若开邦,但若开人仍会骄傲地告诉你,“仰光”的名称就来源于若开语。

Picture:Click to zoom
缅甸及周边地图。缅甸西部的若开邦为缅甸佛教徒与穆斯林冲突最厉害的地区。

阿拉干王国与西面的印度孟加拉地区相比邻,双方长期和谐相处。在阿拉干王国的古都妙乌(Mrauk U),至今还保留着一座几百年前的清真寺。不过,那个时候,定居在阿拉干的穆斯林人数有限,大多是从事贸易的商人。

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结束后,阿拉干被割让给了英属印度。英国人随之实施了沿海农业开发政策,同时将一批孟加拉穆斯林带到了阿拉干,并以99年为租期把土地租给他们进行耕种。随着农田的大量开发,需要越来越多的田间劳力。然而,这些租赁了土地的孟加拉人不仅没有雇佣当地的阿拉干人,反而把他们赶出家园,代之以大量雇用孟加拉的农民。当租期到期时,阿拉干的孟加拉人从1826年的3万增长到1925年的22万,而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穆斯林。

当时的英国驻阿拉干移民官司马特(R. B. Smart)记录道:“阿拉干人正在被来自西边吉大港(现孟加拉国靠近缅甸的港口城市)的移民挤出他们的原住地,不得不向东部迁徙。”

二战时期,为了阻断日军通过阿拉干向印度推进,英军成立了一支全部由孟加拉穆斯林组成的部队——孟加拉V支队。但是,当英国人撤进印度之后,这支武装起来的队伍主要精力并不是抗击日军,而是成了驱赶阿拉干佛教徒的利器。根据缅甸人和英国人的记录,数百个村庄被V支队烧毁,超过10万名佛教徒被杀害,仅边境小镇磨豆(Maungdaw)就杀掉了3万多佛教徒。说到V支队欠下的血债,若开邦人甚至用上了“种族清洗”这样的词。

二战结束后,英国人回到缅甸,并要求V支队将抢占的土地归还给阿拉干人。然而,这些孟加拉穆斯林不仅没有把土地归还原主,反而组建了“穆斯林解放组织”(MLO,后改名为穆斯林圣战党,Mujahid),并联络印度穆斯林的领袖真纳(巴基斯坦国父),试图“携”地加入不久后就要从英属印度分离出来的巴基斯坦。这一企图遭到英国殖民政府的反对,殖民政府的阿拉干行政长官说服了穆斯林领袖,希望他们与缅族、掸族、克钦等缅甸其他民族一起组成缅甸联邦。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2-09-17 星期六 10:24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12-16 星期二 12:2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从圣战士到难民

缅甸人认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罗兴亚人”(Rohingya),它是孟加拉非法移民自己造出来的,以求在字面和发音上与若开邦的英文Rakhine接近,给人以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若开邦的假象。在英国殖民期间,他们先是被称为“吉大港穆斯林”,后来叫作“孟加拉穆斯林”,缅甸独立后,长期生活在若开邦的穆斯林才有了“阿拉干穆斯林”的称谓。

缅甸独立后,阿拉干成为若开邦。圣战党要求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结果遭到缅甸联邦政府的拒绝。圣战党随即发动了针对联邦政府的圣战,捣毁了若开邦北部幸存的佛教徒村庄,控制了整个若开邦北部和缅巴边境(当时孟加拉国尚未独立,属于东巴基斯坦),使得更多的孟加拉贫民得以涌入若开邦。缅甸政府军曾数次与穆斯林武装交火,圣战士们数度投降或被消灭,但总是在不久之后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随着印巴分裂、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以及孟加拉国的经济长期处于每况愈下的状态,越来越多的孟加拉难民逃进了若开邦,进而蔓延到缅甸内陆。按照缅甸人的统计,现在,仅若开邦的已知孟加拉人口就超过了100万,而若开邦总人口不过300万。

在缅甸众多的少数民族中,若开族是仅有的几个曾经自己建国、后来被缅族吞并的族裔之一(克钦人、克伦人历史上都没有真正建立自己的国家),但是,若开人却是缅甸军政府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如此耐人寻味的一幕缘自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总理吴努在参加选举时,为了获得若开邦非法移民的支持,曾许诺给予他们公民权,这遭到了军方的强烈不满,也成为吴奈温发动政变把吴努赶下台的原因之一。此后的军政府虽然把国内经济弄得一团糟,政治空气也极其压抑,但是,在对待穆斯林的问题上,却坚定地与若开人站在一起,这就是他们在若开邦得到大力支持的原因。

军政府上台后,奈温发动了几场平息穆斯林圣战的清剿行动,其中以1978年和1991年的两次战争最为猛烈。缅甸军队以奈温特有的铁血无情,将若开邦境内的穆斯林武装基本上剿灭干净,收回了大片土地,许多穆斯林农民也因失去土地而沦为贫民。所谓的“罗兴亚难民”就在此后越来越多地见诸穆斯林的媒体,进而逐渐被国际社会使用。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3-12-16 星期二 12:3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要地盘还是要民主

即使在圣战武装被清剿之后,若开邦民间穆斯林与佛教徒的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最近一次大的冲突,发生在2012年,是由三名穆斯林强奸一名佛教徒女孩致死而引发的,动乱持续了数个月之久,造成近百人死亡,众多清真寺和佛寺被烧毁。

冲突发生之后,西方的媒体和NGO组织一股脑地偏向罗兴亚人,在报道中异口同声地批评缅甸人民和政府没有给予罗兴亚人基本的人权。联合国也出面施压,三番五次要求缅甸政府给予罗兴亚人公民身份,否则,缅甸的改革开放就不能被视为彻底地走向民主。

Picture:Click to zoom
缅甸人涂抹标语发泄对支持罗兴亚人的NGO组织的不满。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居然被缅甸政府毫不客气地给抵制了,总统吴登盛驳回了联合国的要求,异常决绝地表示:“请不要干涉我们的内政。”同时,缅甸政府正在酝酿立法限制罗兴亚人的出生率,新近通过的婚姻法中也着重强调了跨宗教通婚中不许强令一方改变宗教信仰的条款(与穆斯林通婚的缅甸女性此前都需要放弃佛教信仰)。此外,2014年,缅甸政府下令、要求媒体和出版物在全境之内禁用“罗兴亚人”这个词。

Picture:Click to zoom
缅甸僧人维拉督

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作“佛教界本拉登”的缅甸僧人维拉督(Wirathu),不仅带领缅甸佛教界发起抵制穆斯林的运动,还于2015年年初出言不逊,将谴责缅甸人权状况的联合国特使李亮喜骂为“娼妓”、“婊子”。尽管维拉督的言行在缅甸佛教界受到了一些批评,却丝毫不能阻止这位言语激进的反穆斯林宗教人士成为缅甸民众拥戴的领袖性人物。

2013年,昂山素季在欧洲访问时,曾接受英国BBC的采访,当被问及罗兴亚人是不是属于缅甸国民时,她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我不知道。”为此,昂山素季不仅招致西方媒体的批评,认为她没有勇气帮缅甸的弱势群体说话;也导致很多缅甸人的不满,认为她在非法移民的立场上不够坚定,真是两头不讨好。

2015年5月19日,也就是最近的一次罗兴亚难民潮爆发时,昂山素季再次被媒体问及这个问题,她的回答变成了:“这个问题,应该由(缅甸)政府来解决,你最好去问政府,别来问我。”不管是从前的含糊其辞,还是现在的无可奉告,昂山素季必然清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她出面声援罗兴亚人,就违背了缅甸的民心所向,不啻于自动交出了竞争下任缅甸国家领导人的机会。

对于这个问题,昂山素季的发言人那温(Nyan Win)的说辞更为直截了当:“我理解,西方国家在罗兴亚人的问题上正在给我们施压,根据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法律,我们不能接受罗兴亚人。”这个表述代表的正是以昂山素季为领袖的缅甸民盟的立场。

两年前,我在若开邦与当地人交谈时,记录了一些他们的想法,在这里摘抄几句:

“他们从不节育,就会一个劲地生孩子,没完没了,人口很快就会超过我们若开人。”

“要自己的地盘还是要民主,一旦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民主恐怕就不是第一选择了。”

若开邦紧邻人口众多的穆斯林国家孟加拉,他们自知,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军队和政府在后面支撑,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移民潮所吞没。若开人担心,如果昂山素季上台,会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拉拢穆斯林,给予穆斯林难民以公民身份,从而使若开人最终失去土地,流落异乡,这恐怕是若开人心里最大的恐惧。

眼下,如何处理罗兴亚难民问题,已经成了东盟各国间非常棘手的外交课题。罗兴亚难民在海上持续漂泊、当成人球被各国踢来踢去,这样的窘境,既有历史的成因,也有现实的因素。如何彻底解决罗兴亚人的问题,国际社会似乎很难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救助方案。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0:4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ow the insurgency behind Myanmar attacks grew
1 Sep 2017
WRITER: ASSOCIATED PRESS(Bangkok Post)

Picture:Click to zoom
In this Monday, Aug. 28, 2017, file photo, Myanmar police guard from the roof of a truck carrying local UN staff fled from Maungdaw in Buthidaung, Rakhine State, western Myanmar. (AP Photo)

Armed with machetes and rifles, a ragtag band of insurgents comprised of members of Myanmar's Muslim Rohingya minority launched unprecedented attacks last week, triggering fighting with security forces that has left more than 100 people dead and forced at least 18,000 to flee into neighbouring Bangladesh.

Here's a closer look at the 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the group that claimed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ttacks:

The origins of ARSA

The group was formed last year by Rohingya exiles living in Saudi Arabia,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which detailed ARSA's origins in a report last year. It is led by Attullah Abu Amar Jununi, a Pakistani-born Rohingya who grew up in Mecca, and a committee of about 20 Rohingya emigres. ICG says there are indications Jununi and others received militant training in Pakistan and possibly Afghanistan.

ARSA is believed to receive funding from the Rohingya diaspora and donors in Saudi Arabia, as well as other parts of the Middle East, ICG says.

Analysts blame Myanmar's government for the conditions that led to the group's creation. Successive governments in the predominantly Buddhist country have denied the Rohingya basic rights and citizenship, deeming most of them to be foreign invaders from Bangladesh, even though Rohingya have lived in Myanmar, also known as Burma, for generations. Bangladesh also rejects them.

The lack of a political solution to their plight, particularly after anti-Muslim violence in 2012 displaced more than 120,000 Rohingya, helped sow the seeds for armed rebellion. The disenfranchisement of Rohingya in the 2015 election, and a regional crackdown on human trafficking that cut off an escape by sea also left Myanmar's Rohingya feeling boxed in.

The escalation of the violence
In ARSA's first known operation, on Oct 9, 2016, hundreds of Rohingya men armed with knives, slingshots and rifles attacked three separate police posts in Rakhine state, killing nine officers.
The army responded with a savage counterinsurgency sweep that lasted months and, according to human rights groups, left entire villages burned to the ground. The United Nations accused security forces of gang-raping women and carrying out extrajudicial killings of children, even babies. The world body says some of the atrocities could amount to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The scale and scope of the latest violence is far greater. ARSA attacked at least two dozen police posts, and satellite imagery analysed by Human Rights Watch indicates homes were set ablaze as well, in an area about five times larger than what was burned in 2016.

The coordinated attacks prove the insurgents' abilities have grown significantly, and they may have adopted new tactics as well. Anagha Neelakantan, Asia program director for ICG, said it had received reports ARSA attacked Buddhist villages and killed civilians, in contrast to past assaults which only targeted the state. If confirmed, she said, “this represents a serious new development” that could escalate the conflict dramatically.

Picture:Click to zoom
Myanmar Border Guard Police (BGP) officers travel in a wooden boat operated by Rohingya Muslim men at Tin May village in which Myanmar government and military claim the existence of alleged Muslim terrorists in Buthidaung, Rakhine State, Myanmar, on July 14, 2017. (AP photo)

An evolving message
When the group was first established, the insurgents called themselves the Harakah al-Yaqin, meaning “Faith Movement”. In their first video, that name was overlaid with Arabic script, which helped fuel speculation they could be aligned with global terrorist groups.

Analysts say the group does not appear to have jihadist motivations, and ARSA has stated that it does not associate with terrorist organizations. In recent months, the group has tried to dispel that perception and bolster the argument that they are freedom fighters who took up arms only to defend their people, said David Mathieson, an independent analyst in Yangon, Myanmar.

The insurgents, who posts statements through a Twitter account, changed their name to the 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 Arakan is another word for the Rakhine region. And in a video statement released Aug 28, Mr Jununi -- standing beside two masked militants with assault rifles -- described the insurgents as “the guardians and protectors of the oppressed Rohingya,” claiming they were waging “a defensive war with the brutal Burmese military regime.” It's unclear how many fighters the group currently has.

After the latest attacks, Myanmar's government has insisted they should only be referred to as “extreme Bengali terrorists.”

Picture:Click to zoom
Rohingya refugees sit with their belongings in the mud as they are held by the Border Guard Bangladesh (BGB) in an open area after illegally crossing the border, in Teknaf, Bangladesh, on Thursday. (Reuters photo)

Prospects for peace
It's unclear how much support the insurgents have among the Rohingya population, which numbers about 1 million in Myanmar. Ms Neelakantan said there are reports that ARSA has executed suspected informants as part of a brutal effort to boost the insurgent group's influence and control.

Given the deadly military sweep that followed their attacks last year, ARSA must have known an even greater backlash would come this time, Ms Neelakantan said.

“They're clearly harming their cause more than they are helping it,” she said. “But if they wanted attention, they're going to get it.”

The violence has already hardened both sides and deepened communal hatred. Mr Mathieson said “things will get worse before they get better. Once the killing starts, it's hard to put that back in the box.”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1:46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篇文章叫国内一些时评家起舞:

Burmese Nobel Prize Winner Aung San Suu Kyi Has Turned Into an Apologist for Genocide Against Muslims
by:Mehdi Hasan
April 13 2017

看官如果留意上面的系列文章,该发现罗兴亚的问题是个很复杂的族群之间的斗争的问题,并不是宗教的斗争。看到上述题目,我就不想阅读了。今天如果一个马来人和华人起争执,甚至发生打斗,我们就要把它放大到种族的斗争,抑或宗教之争吗?所幸的是,国内对于这些事件都小心翼翼的,可是放到国际间的课题,我们却可以肆无忌惮地胡乱评论,把宗教牵扯进来,是什么动机呢?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5648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2-09-17 星期六 11:5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脸书上的评论:

黄进发 31/8/2017 写到:
It's sad. Burmese Buddhists' violence against Rohinya is completely against Buddha's teaching. Pressure from Buddhists around the world - even in the most gentle form, just holding a gathering prayer for peace - may be necessary. 沈明信


沈明信 1/9/2017 写到:
緬甸在呼喚。
既然被點名了,我就來說兩句。
先從我自己說起,好嗎?我算得上是一個佛教徒嗎?
我可能會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惑,因為我不懂要如何成為一個「非佛教徒」。
當然,除非我自願放棄信仰佛陀,改為崇神,或一神、或多神,在身份上就可以公開改成道教徒、穆斯林、基督徒、興都教徒等等。
但如我沒有改變根本信仰,依佛陀為導師,相信有神而不崇神,我應該算是一個佛教徒。所以,這需要問嗎?
再來,我算是一個合格的佛教徒嗎?這就得看按什麼樣的標準,若是按佛陀、聖賢的標準來評比,我不是一個合格的佛教徒。
翁山淑姬、緬甸軍人算得上是佛教徒嗎?是。如果他們以佛陀為導師。
那他們是合格的佛教徒嗎?當然,他們和我一樣,和許多會犯錯的人一樣,不是一個合格的佛教徒。為此,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努力。

在雙手沾滿羅興亞人的血之後,他們還可以自稱為佛教徒嗎?
我想是可以的。以我有限的知識,未曾讀過佛陀把誰趕出佛教。佛陀不是神,他不賜予、不赦免、不賞罰;他是導師,對所有眾生一律是接納、教育,對提婆達多如是,對鴦崛摩羅也是。
就連地獄裡的眾生,他也沒有放棄,只要你以他為導師,他不會回應:你不配作佛教徒,我不想教你。
他們有資格自稱佛教徒嗎?這得看你如何絕對定義「佛教徒」了。

緬甸西部阿拉干地區發生流血暴力事件,若開人對上羅興亞人、武裝部隊對上「非法移民」——在緬人的立場確實如此,而且還套上武裝分離主義的罪名。
當然,還有佛教徒對上回教徒。
事實是,這樣的對立、互相殺戮,已經纏綿百年了,加上軍政府執政的六十年期間,為了撈取民意不斷激化,已是千瘡百孔了。
那麼,我們應該要如何看待這起事件。這是種族衝突?宗教衝突?國籍衝突?

憑著良知,最中肯的答案只有一個:三者皆有。
不是單一的種族衝突事件,不是單一的國籍衝突事件,當然,也就是我寫此篇的重點:不是單一的宗教衝突事件。
我舉一個例子說明:敘利亞內戰,回教徒殺回教徒,做這事的人有宗教信仰,這就是宗教事件嗎?因為做這事的人是回教徒,所以就結論:回教徒都喜歡互相殘害?問題是,《可蘭經》有教他們互相殺害嗎?沒有。所以,我們再進一步審查:他們不只是回教徒,還是不同的政治派系、利益集團的成員。
這樣答案不是很明朗了嗎?

我們要定位:羅興亞人的悲劇,不是單純的「佛教徒殺害穆斯林」,我們不能把它放之四海皆準,要佛教徒來趕緊站出來回答、表態,因為如此一來,這天下會因為宗教紛爭成天辯論、永無寧日,馬印兩地的佛教徒先得考慮移民

我們要還原真相,明確定位:羅興亞人的悲劇,是一起人道悲劇,任何人都應該譴責殺戮行為——而不是質問佛教徒、懷疑他們會包庇、要佛教徒趕快表態、施壓緬甸的佛教徒,這就把事情弄成單純的宗教衝突,佛教徒仇恨穆斯林。
把它套上佛教、佛教徒,我想,單單在馬來西亞,很多華人佛教徒會大感愕然,瞠目不知所對:有嗎?佛教是這樣的嗎?我只懂得念阿彌陀佛,這有關我什麼事嗎?

再來,我們要質疑翁山、軍人的佛教徒身份,還是和緬甸的民眾一起大聲質疑他們:你是民選的國家領袖,你有盡到自己的責任嗎?你是衛國護民的軍人,你有不偏不倚、公正執法、保護好民眾及國土的安全嗎?
弄清楚這一點,我們才可以防止有心人士乘機散播宗教仇恨。

西方愛扣帽子的那一套,把回教徒幹的罪行一律冠以「回教恐佈份子」,我們陷於這套思考模式而不自覺。我想,有很多穆斯林感同身受,應該可以諒解佛教徒在羅興亞人課題的處境。

美國有一個學者叫Micheal Jerryson,其專長是研究「佛教恐怖主義」,點名緬甸西部和泰國南部,寫的論文洋洋灑灑。
我對於泰國南部也有「佛教恐怖主義」非常感興趣,請教了一位在泰國出家的朋友,他嘆了一口氣說:「泰南的官僚、軍人都要搞一點事,欺負一下回教徒,新聞鬧大了,中東國家就會忙著來捐錢、救濟,那是最肥的油水啊!」
以阿拉伯為首的中東國家聽了這番話,不知做何感想。

同樣的一番話,我在緬甸聽到一名穆斯林社運份子講過,但他譴責的是腐敗、貪婪的官僚,沒有去質問這些人的信仰。
每個主流宗教都有不肖的信徒,無神論者有好人卻也不乏卑劣之徒;世間不乏宗教狂熱份子,但我們不能要求每個個案都要由宗教集體承擔。
腐敗、貪婪的官僚到處都有,但未見過我左右兩旁的馬來鄰居忙不迭地天天向我解釋:「我和你說,回教不是這樣的……」因為,責任不在回教。就像你和一名中東的穆斯林談起劉蝶廣場事件:「你知道嗎?有一群穆斯林欺負非穆斯林,請你表態一下。」你可以想像他的表情。他在包庇嗎?

緬甸的羅興亞事件,絕對不是單純的宗教衝突,仰光的一名計程車司機都可以告訴你這些。我去過阿拉干,我的觀察和感受可能會比一般人深一些。我訪問過威拉圖,他說的一番話完全是站在種族主義的立場,沒有敢引用三藏經典的任何一句為自己背書。我從仰光到曼德勒、從南到北,聽到的是僧侶和佛教居士對他毫不容情的批評。是的,我要承認,我在訪問威拉圖之前,按佛教的禮儀,在他的足下叩頭三拜,心裡一邊拜一邊說:「我在頂禮你的袈裟!」

問:那你覺得佛教徒應該對羅興亞人的悲劇表態嗎?
答:當然!所有關心這個課題的人都應該譴責殺戮,不只是佛教徒。
問:你不覺得佛教徒應該具體做一些什麼,來消除穆斯林對佛教徒的誤會?
答:要一勞永逸消除這個誤會,是大家應該來了解佛教,同時清楚知道:羅興亞人事件不是單純的宗教迫害,而是有其複雜的歷史因素。就這點,倘若緬甸的穆斯林願意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勝過海外佛教徒講一千句、一萬句。
佛教徒若想要對此做一些什麼,完全出自於人道精神,自此立場明確:此事過不在佛教,我們無需自辯。基於《普門》過去採訪過羅興亞課題,現下有一些因緣,要為無辜的難民做一些事,但事未成,就不好過早地自吹自擂了。

最後兩段話,寄語有心人P/S:
(一)大部份的民眾都同情羅興亞人,那血肉模糊、離鄉背景的故事,誰不動之以情?只是,對於羅興亞難民上街示威(隨你說是抗議、聲援、和平集會……什麼都好),我的一些朋友一面倒持負面觀感。反感的理由,是懷疑誰在背後幫他們策劃?有什麼樣的政治目的?這種猜來猜去的事情,我不評論,也無法左右他們的看法,只能如實傳達:傳達訊息的方式有多種,羅興亞人再多上幾次街,翁山不見得立馬改弦易轍,民眾只會更添反感,減少對他們的同情與支持。請相關團體自行評估。

(二)緬甸的問題不只是羅興亞,幾乎與外國接壤的邦,都在鬧武裝分離運動。翁山不是神,她有什麼樣的苦衷,一切的歷史責任要她自己去扛起來。她的政黨靠著佛教徒和穆斯林共同的支持上台,她在國內因為羅興亞人事件所承受的壓力,肯定比我們能給予的大。她不是耽於名利、貪圖享受的女流,卻願意擔這樣的污名,希望她是有苦衷的,而這苦衷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我的故事講完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即时评论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1, 2  下一个
1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