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2018儿协大会:相信童话·阅读儿童文学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儿协大会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2-05-18 星期二 4:0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散文
梅子涵



“散文”这个词我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见呢?但是它第一次被我记住,从此在我心里端坐下来,一眼看得见,是六年级的时候。六年级了,要考中学了,王老师给我们讲作文。她念了一篇上海市优秀作文,她的湖南口音普通话,念完以后,说:“这是一篇用散文方式写的作文。”她的湖南普通话里永远都是稳重,没有课堂上很容易出现的高音,她既不板着脸呵斥学生,也并不笑容得精彩纷呈,她的确像一个日常的母亲。可是她说的这个“散文”,让我一阵明亮,竟然有了一股幼稚的兴奋:我什么时候也会这样写!一个学生,一个人,尤其像我这一类的普通儿童,即使从早到晚坐在课堂里,被讲台上的嘴巴浇灌,从头淋到脚,也不可能总有明亮,兴奋欲动。一个人,耳朵张着,眼睛睁开,听见、看到的,不立即飘荡而去的真不多。所以为什么从小到大的课堂,哈欠总会连着天呢,飘荡而去的,很多其实都是好东西,甚至鲜艳,但是没办法,还是飘荡而去了。人啊,有时的明亮真是要看偶然感觉,要看运气,大概还要看那天上午或下午、晚上的天气、温度⋯⋯谁知道还要看什么?也许大概,对我来说,正好说这个“散文”的是这个王老师,正好是她的不高不低的湖南普通话,又正好是要考中学了⋯⋯

后来我就考中学了。我在考场的座位上等候语文卷子了。我看见了卷子上的作文题目:《记一个夏天的傍晚》。我脑子里的那个“散文”立即对我说,你可以用散文方式写的!的确是它对我说的。这是多么明亮的时刻!我竟然没有一点儿考试的紧张。我是要考一个很好的重点中学的!我每天都从它的校门口经过,无数次看着它的校门和围墙,朦胧地想着里面的情景。可是我现在却异常清晰和有步骤地写着纸上的夏天的傍晚。我写“自己”在夏天傍晚的路上慢慢走着,看见的这个和那个,辛勤、努力的下班工人,笑容满面的营业员,坐在家门口的小桌上做暑假作业的学生,开过来的公共汽车,开过去的无轨电车,它们接着和送着人们⋯⋯都是普通的日常小景象,它们连接成了一个孩子眼里的祖国路上的美好。我这个普通的小孩考生,脑子清楚没有忽略题目中的限定:“傍晚”,于是,写走到文化宫门口,看见演出广告,晚上,这儿将举行一场歌唱伟大祖国的歌舞晚会,这时,我写:“路灯亮了,夜幕降临”,我转身回家了。在我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写在考卷纸上的时候,有人进来往教室里喷了香水,清新空气,我整个的心情都被喷得清香!

我是第一个交卷走出教室的。我的感觉怎么会那么轻松。我看见王老师坐在走廊的那一头。她一个人坐着,一条长板凳,她靠着墙,手里抱着一个什么。

我快快地走到她面前。她没有站起来,因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小棉被。她问:“考得怎么样?”

我说,王老师,我像散文一样写的。

她让我说说。我就疙疙瘩瘩说了。小时候的我,说话总是疙疙瘩瘩,表达能力最多只能得三分,有的时候也可以得个两分。可是王老师听完我的疙疙瘩瘩后说:“你的作文会得高分。”她的湖南普通话仍旧是不高不低、不急不慢的稳重。然后,她打开怀里的小棉被,取出一根赤豆棒冰递给我:“吃吧,天热。”

我的王老师,她买了一大包赤豆棒冰,全班每个同学一根,我吃的是第一根。我的全班同学,你们还记得住你们吃的那一根吗?那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一根!

我考取了我要考的中学,后来我知道了我的语文考分,它很高。

后来的后来,我学习写文学了。我的第一篇作品是散文诗,第二篇作品是散文,现在写的这一篇也是散文。我写了不少的散文和别的文学,我写的小说里也总有散文般的轻柔和弹奏,我做的很多文学演讲,人们也说是散文。可是王老师都没有读到和听见,因为我后来再没有见到她,我只见到过她的漂亮女儿和可爱儿子,我请他们帮我问候过她。很久很久以后,她的儿子打电话给我,说:“妈妈在我身边。”于是我就和王老师说了话,我说:“王老师,你还记得我吗?”王老师说:“如果看见你,我就记得了!”但是王老师可能也不记得那一节课上的“散文”了。灯光总是不太记得住它亮的时候。

王老师如同散文般地活了九十四年。她给了我“散文”,给了我一个考上好中学的机会,其实也给了我后来的文学路。这样的“给”,如果你看不见,那么就不会认为,就会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而看得见,那么就知道了它的确就是你的前因后果。散文为什么其实不容易写,小说你可以恣意编,因为散文更要看见!我们从小到大,每天的日常,毕竟更像散文,这一颗那一粒,要捡起来,仔细看,原来有真是不少的明亮。我肯定,我的全班同学,记得住那一节语文课上的“散文”的不会有几个,吃过的那一根赤豆棒冰也早就忘记。我都记得,所以我经常心里喷香。喷香多些,日子的散文味道也重。


(2018年3月19日)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3-05-18 星期三 12:2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咖啡
梅子涵



我认识咖啡应该是六七岁吧,它在二楼父母卧室的五斗柜上,罐子上写着巴西。那时候的一年级语文应该是从“大小上下”开始教的,我还没有上学但是认识咖啡和巴西了。正式的课堂是多么重要,可是正式课堂开始前,前课堂却总是已经开始,前课堂里也有讲台,讲台上也有内容,巴西咖啡就是我的前课堂讲台上的内容,板书写在罐子上,没有老师教,也不要抄写,我认识了。我还知道它是喝的,而且香,因为父母喝,可是他们喝时我没有认真凝视过,所以我不知道它需要煮。我舀了一勺子放在玻璃杯里,用开水冲,咖啡沉在杯底,我喝了一口,没有味道,就把它倒了。然后我倒了一点桔子汁,冲了喝。我没有对妈妈说这一件事,小时候这样的事情不是桩桩要交代的,马马虎虎、稀里糊涂、能不说的不是非要说,人也就不明不白长大了。

父母仍旧喝着他们的。他们是把咖啡包在纱布里煮的,小小的牛奶锅,味道在厨房里,也飘到二楼、三楼。但是我没有喝,那不是小孩的东西,它只是飘过。小孩啊,有的时候会走到不是他的东西面前,摸摸、看看、闻闻;有时那个东西在他跟前,他不摸不看不闻。小孩是飘忽的,但是童年的记忆却最结实,那一次没有味道的巴西,是我一直记得的一个重要的味道。

长大着的童年会到路上正正经经逛了,看橱窗看柜台,看着大人坐在饭店里喝着酒吃着菜,看见他们坐在咖啡馆里。五六十年代的上海,咖啡馆是中国最多的,这个流过江靠近海的大城市,有很多最多,但那时坐在咖啡馆里的人不会多,不容易客满。要革命的年月,喝咖啡不是好情调。我每次在南京路逛,经过海鸥咖啡馆、上海咖啡馆,都会隔着玻璃朝里看。当然不是看情调,而是看香味,看童年前课堂讲台上的记忆。那一次的咖啡沉在杯底,但是我知道巴西是很香的。这不需要告诉,心里就是会明白。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讲台,没有老师,那个讲台就是老师,让你立刻知道这个,渐渐明白那个,它比魔术师运上舞台的大箱子真切得多,魔术师的大箱子会让人眩目得飘来飘去,终究恍惚一生。

我只是隔着玻璃看,从来没有想过要走进去喝,那是真正的大人们的场地和座位,我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大人,走进去会难为情。那个年代啊,人都怕难为情,小孩子不好意思干大人的事,大家都有秩序,安安稳稳,坐在咖啡桌前的大人们,也都手脚、姿势规矩,不假模假式,不挤眉弄眼,如果那个美国小说《麦田守望者》里的中学生,他站在中国咖啡馆的玻璃窗外,绝不会骂:“他妈的,假模假式!”这个美国少年,老喜欢骂假模假式的大人“他妈的!”嘴巴不干净。所以我也规矩地没有进去过一次!很多年后,我当作家了,为儿童们写了一篇《双人茶座》,就是一个儿童站在咖啡馆外面的故事。

爸爸离开我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修改思想,家里的日子不鲜艳了,但是家里还是有咖啡。有一种咖啡叫上海咖啡,长方形一小块,几乎等于两块方糖那么大。外面包着雪白的糖,里面是咖啡,开水一冲,就缭绕了。那是一种多简易、经典的上海速溶,缭绕、弥漫了那个年月的普通家庭、狭小房间,呼吸轻柔起来,端着杯子的心里都在暗自抒情,写起无词的诗。那真也算是一首清苦日子里上海的《光阴的故事》,想想都鲜艳。很多年后的雀巢速溶,它根本不知道上海速溶: Made in上海咖啡厂!

我也买了带去过农场,在我独自的广播室小房子里偷偷喝,让自己香。我播放着那首无比抒情的《祖国永远是春天》,那个金子般的天才男高音,高音喇叭下的工地上,听得见他的缭绕,却闻不到我的弥漫。我独自缭绕和弥漫,不敢飘到屋子外,因为它不属于广阔天地里的情调。

还是感谢母亲,是她把上海速溶放在不鲜艳的家里桌上。正像桌上她买的那盏红台灯。红台灯还在我今天的桌上,咖啡也在我的桌上,童年的都在桌上,这真是美丽的遗传!

我早已经是自己磨咖啡豆用小壶煮了。我总是特别想在自己端起杯子的时候,也为妈妈煮一杯,可是年老的妈妈总是说:“喝了睡不着觉。”我也总是没有把那杯沉在杯底的咖啡故事告诉妈妈,童年的很多故事妈妈爸爸都是不知道的,糊里糊涂长大,清晰或模糊地自己记得,虽然都会沉到杯底,但是它的味道却总是那么好。可我终究还是以这个方式告诉了妈妈,那杯沉在杯底的巴西咖啡,味道真好!

我的母亲一直还在阅读,她也会读到我写的这个故事,她一定会说:“儿子,真好!”

一切都真好。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杨遥遥



注册时间: 2008-09-12
帖子: 2364

来自: 天堂之州

帖子发表于: 24-05-18 星期四 7:5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相信童话•阅读儿童文学”一日营暨儿协大会2018

录取者名单(截至5月23日)

序号 姓名 会员编号
1 叶欣慧 L/079
2 张莹 L/125
3 陈嘉怡 L/124
4 叶菲琴 L/309
5 陈桉榆 L/310
6 黄姝方 L/249
7 胡億晶 L/229
8 邱缨婷 L/289
9 叶芷伶 L/361
10 蔡侃秜 L/109
11 陈佩玲 L/233
12 叶美莹 L/234
13 胡清朝 L/369
14 蔡清思 L/370
15 陈慧怡 L/186
16 洪善如 L/073
17 陈梅春 L/082
18 郑善生 L/200
19 郑慈娴 O/264
20 黄慕雪 L/203
21 陈韵祺 非会员
22 许愿珊 非会员
23 周淑仪 L/070
24 曾雪莉 L/362
25 颜慧姗 L/363
26 陈子谦 O/261
27 黄碧云 L/006
28 陈丽梅 L/374
29 谭琪颖 O/260
30 林怡雯 O/242
31 范靖翊 O/275
32 黄燕玲 L/232
33 陈美珍 非会员
34 侯智腾 非会员
35 姚凤玮 非会员
36 吴筱媛 非会员
37 王康维 L/290
38 黃依盈 非会员
39 林瑞恩 非会员
40 戴健平 L/072
41 李可馨 L/055
42 连朝胜 L/195
43 黄柔茵 L/278
44 李鸣聪 L/303
45 陈妍荟 L/304
46 张诗敏 非会员
47 林超 非会员
48 叶佳妞 非会员
49 魏思雯 非会员
50 黄爱娟 非会员
51 洪皚芛 非会员
52 梁婷婷 非会员
53 林慧玲 非会员
54 黄先炳 L/001
55 余碧音 L/002
56 黄学慧 L/377
57 蒙静莹 非会员
58 陈怡倩 L/260
59 关嘉辉 L/044
60 严绪佳 L/151
61 李金桃 L/118
62 官裕峰 非会员
63 苏慧萍 非会员
64 田健诚 L/150
65 谢敏愉 L/197
66 蔡繢巸 L/217
67 陈淑嘉 非会员
68 梁洁如 非会员
69 陈诗谕 非会员
70 凌婉菁 L/080
71 曾志荣 L/225
72 郑雨明 L/275
73 林凱薇 非会员
74 覃芷蕾 非会员
75 李凱珊 非会员
76 陈翠缘 非会员
77 黄秀芳 非会员
78 王匯贻 非会员
79 凌婉华 L/156
80 李丽玮 非会员
81 何伟嫣 L/271
82 叶慧芬 L/274
83 陈慧芳 L/272
84 刘佳敏 非会员
85 杨淑甄 非会员
86 邱秀凤 非会员
87 陈丽青 L/017
88 李丽波 L018
89 陈丽君 O/296
90 黄美清 非会员
91 蔡易蓁 非会员
92 戴安尼 非会员
93 苏德莹 非会员
94 林爱珍 非会员
95 杨瑞玲 L/378
96 林月娣 L/379
97 李斯婷 L/159
98 钱微芹 非会员
99 潘嘉莹 L/066
100 郑每俐 L/110
101 黄丽敏 L/024
102 许凯依 L/312
103 廖夕媛 非会员
104 胡长儒 非会员
105 胡长励 非会员
106 赵丽云 非会员
107 郭史光宏 L/003
108 古宝丽 L/004
109 张泰忠 L/019
110 赖滢羽 L/239
111 詹淑婷 L/259
112 丘凯欣 L/236
113 何谊霖 非会员
114 邓慧茵 非会员
115 鄭貽文 非会员
116 王税玉 L/375
117 郭一慧 L/175
118 林妍芸 非会员
119 杨梅秋 非会员
120 梁彦昕 L/170
121 周敏斐 L/1/46
122 林陆凤 L/293
123 吴慧珊 O/254
124 林盈杏 L/286
125 游智勇 O/243
126 林慧雯 非会员
127 蔡濢芬 L/041
128 李爱凌 L/380
129 陈翔阑 L/306
130 黄于芸 L/376
131 陈桂煌 L/227
132 黄元瑜 L/381
133 萧晓彤 L/171
134 黄修霖 L/285
135 郑伟毅 L/240
136 胡诗萍 L/313
137 李亚香 非会员
138 陈欣宁 L/114
139 王顺正 非会员
140 吴芊蕙 O/250
141 王紫盈 L/205
142 黄慧怡 L/204
143 蔡嘉灵 非会员
144 苏金婷 非会员
145 陈紫鸳 非会员
146 周晓薇 非会员
147 林枚娇 非会员
148 魏彩盈 非会员
149 司徒佩鈴 非会员
150 戚宝芝 L/238
151 蓝诗琪 L/237
152 邓亦玲 O/262
153 曹淑盈 O/297
154 骆丽诗 非会员
155 许丽甄 非会员
156 马凤美 非会员
157 张秀玲 L/152
158 张绪庄 L/153
159 许浚铭 L/252
160 蔡可瑜 L/284
161 梁雪雰 L/148
162 陈颖涵 O/295
163 黄美仪 L/384
164 林盛佳 L/383
165 朱秀兰 O/298
166 刘素秀 非会员
167 罗美兰 非会员
168 李金莲 非会员
169 林俽如 非会员
170 黄妙英 L/345
171 谢椿翎 非会员
172 林芷晴 L/145
173 陈小芬 非会员
174 吴顺平 O/235
175 罗丽华 非会员
176 詹佩淋 非会员
177 苏于玲 非会员
178 傅瑞欣 非会员
179 谢美华 非会员
180 陈俏伶 非会员
181 黄俐㛃 O/284
182 吴丽蓁 非会员
183 陈民竣 非会员
184 刘梅菊 非会员
185 陈诗蓉 L/051
186 黄淑婵 非会员
187 李佳静 非会员
188 廖鑫琳 非会员
_________________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返回页首
[ 3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4-05-18 星期四 10:2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致阅读推广人
梅子涵



“阅读推广人”已经成为一个词,很多人喜欢把它放在自己的名字前,我觉得,这还真不错!它让我们看见,正在流行一种新的喜欢,原本是儿童们阅读的书,原本没有人专心关切的儿童们阅读文学的事,现在跑出来很多关切的人了,他们讲故事给小孩们听,走进教室的时候带上一本儿童文学,很有方式地把它设计成一堂课⋯⋯这一个诞生,发生在这十年里。

这是这些年里最漂亮的词之一。这些年,漂亮的词不多,让人发昏的词很多!

接着,我想对喜欢这个漂亮词的人们说几段话。


第一段话:

我们不要用这个词赶时髦。因为所有的赶时髦都是时间不长的,走进来快,走出去也快,时装秀的走台和流行甚至只是一瞬。这个年代是个时髦年代,但是儿童阅读文学,不是时髦,而是很普通的日常生活。我们只是走进日常生活,不便翩翩起舞,夸大其词,当成走秀。


第二段话:

我们如果只阅读过三本儿童文学,那么就去“推广”,这也可以,但是如果真的想使用这个漂亮词,那么一定要接着阅读很多本,比如说五百本,比如说一千本,比如更多,否则仍旧只能是赶个短暂时髦,哄上一段短短路途,而日常生活是需要三百六十五天的,需要几十年,所以必须把家具配好,有一口不小的米缸,橱里要有四季衣服,能够换洗,不会热死,也不会冻着。这是不少漂亮词里的人可以考虑增添的。


第三段话:

真实拥有这个词,把文学推广得像文学,让童话在你的嘴里是真实的漂亮,真实的有趣,真实的诗意,那么就要真实懂文学,真实懂童话,让自己有个“专业”坡位,而不是热热闹闹,马脚四出。是的,“专业”实在是无限度、无尽头的,漫长而遥远,但是基本素养可以拥有,那就让我们都先去努力得到这个基本,接着继续朝着漫长和遥远行走。我们都无法拒绝:一直行走!


第四段话:

所以我们都不要轻易说自己已经著名。我看见不少人转身就称自己是著名阅读推广人,或者笑嘻嘻地接受别人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著名。都克制一点吧。现在著名作家著名特级教师也太多了!大师也多!会做几个菜的一进电视就被喊成大师,他们听着镇定,神情像真大师。可是那些真大师、真著名活着的时候名字前好像都简单、清晰,因为他们是真的著名,家喻户晓,所以只要写个光秃秃的名字就可以。我的这一段话的中心思想是什么?阅读推广在中国是一条长路,我们还没有真地推广过几个地方,推广过的几个地方,听见你推广的也没有几个人,既然没有著名,那就不要加著名,如果真著名了,那么就可以别写著名。真实一点儿,就会踏实非常多。同志们,路太长,希望二十年后,你依旧在这儿。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kuanghong on 27-05-18 星期日 1:07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7-05-18 星期日 1:0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老师和学生,我们和你们
梅子涵



本文选自梅子涵《绿光芒》,括号中为“你们”读《你们》感言。


你们


每年招收学生,每年送别学生,他们跟着我学习三年,成为硕士和博士。(还记得这三年中的第一节课,老师就说,看到你们现在的样子,我的脑海里就想到三年后分别的那一天。老师,你想得好远。现在,老师说,你们都毕业三年了,不知何时大家才能再见。)分别的夏天,我们总要一起吃餐饭,我不让他们请我,愿意是我请他们,他们说要谢谢老师,可是我说要谢谢他们,他们选择我当导师,给我荣幸;(不要谢,老师,我们很幸运。能成为你的学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缘分。多少年才能修得这样的福分?)他们听我讲课,把我讲的那些未必正确、未必有用的话一字一字地写上本子,记在心里;(是真的记在心里了,因为那哪里是上课,是文学,是人生,是开往远方的列车,train to somewhere。)我写出的文章,出版的书籍,他们买了读,还骄傲地告诉别人,这是他导师写的;(我们会向我们的学生骄傲地推荐你的书,告诉他们这个有趣的戴小桥是我的老师写给他们的故事,比小淘气尼古拉还有趣哦。)我用我的一点儿完全不够的知识和艺术引导他们,(这一点知识和艺术也许只是一条小河,但对我们生命里的文学地貌来说,却是一条生命线。)他们用幼稚、干净、无比年轻的热情和灵感围绕着我,我在他们面前得到的快乐和鼓励是那么充分和由衷,我在很多别处的暗淡和失落,他们总是用不被察觉、最细腻的方式为我收拾,(因为你让我们看到了你的暗淡和失落,我们才更像你的学生。多年后,我们也品尝到了这种失落,可是我们不灰心,而是骄傲!为你骄傲!)他们完全不知道,我其实非常依赖他们,在他们面前,我心里非常亮,非常安全,(你心里的亮,成了我们心里的光。想到我们在一起的岁月,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我们就很温暖,也很心安。)他们也是牵着我的手行走和成长,我被他们爱惜,因而也学习着更像一个导师。(你是个好学生,好导师。师生间的牵手,是一种特殊的缘分。没有多少师生有这样的默契。)

刚才又是一次告别前的吃饭。围坐在我研究所的桌前。这是我和他们上课、讨论、说过许多开心话的地方。(很多的话,恨不得一句也不要忘记。)菜很朴素,心里也都很朴素,还有最朴素的生煎馒头。(从此生煎馒头成了我们生命里质朴而油香的故事,一个酝酿在上海这个有些洋气的地方的故事,传统而常青的故事。)在讲课和听课的地方,这基本就是这一生最后一次的围坐了,一个不缺,统统到齐,(我们努力,不要让这基本成为确实,努力!)明天,他们各自奔往最远的北方,最远的南方,然后,他们需要继续努力,然后就结婚了,有了孩子和操劳,有了年岁的飞快的增长,而我也飞快老去,再要这样约了一个夜晚或白天归拢来安静坐下,吃朴素的菜,吃最朴素的上海生煎,天真地嘻嘻笑起来,没有可能了。(这样的相聚,心在就有可能。养儿方知父母恩,当了老师的我们也会更加知道你的好。老师,请相信我们,我们也会和你一样,努力保住天真。天真,无关岁月。)

我平时上课,休息的时候,会兴奋地拿出钱,让他们去不远的路上买那著名的生煎,我的这个小小的研究所的房间里就不仅有儿童文学的味道,咖啡的味道,生煎馒头的味道也同时诗意昂然了。(那是中西结合的诗意和味道。谢谢老师!老师,你这是告诉我们,童话属于所有人,童年,属于所有人。)我的学生们,无论来自哪个省份,都喜欢儿童文学,也渐渐地都喜欢咖啡和生煎馒头,这成了我和他们的最特别的记忆内容、生命画面,他们以后都会写进回忆录。(我们要用行动书写我们对儿童文学的喜欢,用心书写,真诚书写。)

我说,我们听听歌吧。

我不相信有几个“老三届年龄”的教授会和他的学生们一起听流行歌曲,而且经常是我放给他们听,唱给他们听,而且对他们说:“要学会这首歌哦!”(老师,你唱歌真好听,就是太伤感了。)

今天晚上,我和他们一起听《有你真好》。

他们都不知道这首歌。他们有时没有我时髦。

我告诉他们这是小虫唱的。小虫是个男人,不是偶像派,长得普通,胖胖的,不年轻,但是他这首歌唱得真好,微微的笑容,悠悠的气,许多深切的体会,在忧郁的声音里唱出来。他唱道,每个人都想快乐,有多少人可以拥有?人海 中,你遇过谁,那个人,你一定没有忘记。有人说,要爱自己,往事不值得再回味。还是会想起从前。

歌声是从我的手机里放出来的,我的手机里有很多歌。

小虫唱道,花花世界,花开花谢,不用我开口,你都能感觉;人来人往,过往云烟,只要我受委屈,你都在我身边。我想说,有你真好。(每当我受了委屈,心就会不由自主地回到那个我待过三年的窗前。有个地方,可以拥抱。)

我有我的学生们真好,他们有我,也许也很好。(你让我们这辈子没有白做学生。)

六月夏天的晚上,在我的研究所里,我讲儿童文学讲童话的地方,吃完了也许是最后的一次很温暖的饭,我们听着歌,心里跟着唱,有你真好!(我们是在那个三楼的阳台上,在那个有星星有飞机的夜晚,吃完了最后一次温暖的饭,希望不要真的是最后一次啊。那天晚上,听你讲了很多故事,我们听了三年都没有听够的故事。那天晚上,你像个诗人、哲学家。)

然后,我们走到外面,我要回去了,他们也要去整理明天的行李。我和他们一个个拥抱。我想对一个个说,我们都不要流泪啊,可是都已经流泪。(我们流泪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想念,很多的想念。)我想说,好好工作,活得优秀一些,可是我知道根本不需要说,三年里他们早就知道。(我们会默默的体会老师对我们所说的“优秀”。也许我们没有太“优秀”,可是我们会努力,并谨遵您的教导。) 我想说,很快我们又会见面的,你们来上海,我也会去你们的城市,也许我在哪儿演学,你们恰好坐在下面听,如果这样,你一定要朝我招招手,那么我会讲得更精 彩,让你能自豪地把掌声鼓得最响。但是我也没有说,因为我知道,未来,是应该我坐在下面听他们讲,我把掌声鼓得最响,我为他们骄傲!

我们什么也没有说。上了车,我摇下车窗:“我走了啊!”

我走了。我慢慢地开,看着后视镜里的你们。我已经看了你们三年。你们怎么都那么可爱,那么正直,那么智慧又灵巧。(老师,我们也看了你三年,听了你三年,怎么还没看够,没听够呢!)你们有那么多不懂的事物,因而你们都活得清清爽爽!你们终究都能学会了过日子,过人生,可是你们还是都能干干净净的对吗?因为你们是在童话的故事里、课堂里度过了一千多天的,一千多天的我们的共同日子。童话是我们的导师,我们都是它的学生。(童话和文学,是你的栽种,也是我们的栽种。)

我们应当是可以不害怕什么的。

世界应当是很欢迎你们的。

我很爱你们。(世界其实不一定会欢迎我们,但拥有了你的爱,我们一定会自己欢迎自己。我们会经常抬头望望星空,那里有辽远而坚定的爱。)

我的蓝颜色的车拐弯了。

再见,我的亲爱的学生。(因为爱,因为心,时空对我们而言不再是阻碍,我们永远在一起。)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杨遥遥



注册时间: 2008-09-12
帖子: 2364

来自: 天堂之州

帖子发表于: 28-05-18 星期一 4:1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相信童话•阅读儿童文学”一日营暨儿协大会2018

录取者名单(截至5月27日)

序号 姓名 会员编号
1 叶欣慧 L/079
2 张莹 L/125
3 陈嘉怡 L/124
4 叶菲琴 L/309
5 陈桉榆 L/310
6 黄姝方 L/249
7 胡億晶 L/229
8 邱缨婷 L/289
9 叶芷伶 L/361
10 蔡侃秜 L/109
11 陈佩玲 L/233
12 叶美莹 L/234
13 胡清朝 L/369
14 蔡清思 L/370
15 陈慧怡 L/186
16 洪善如 L/073
17 陈梅春 L/082
18 郑善生 L/200
19 郑慈娴 O/264
20 黄慕雪 L/203
21 陈韵祺 非会员
22 许愿珊 非会员
23 周淑仪 L/070
24 曾雪莉 L/362
25 颜慧姗 L/363
26 陈子谦 O/261
27 黄碧云 L/006
28 陈丽梅 L/374
29 谭琪颖 O/260
30 林怡雯 O/242
31 范靖翊 O/275
32 黄燕玲 L/232
33 陈美珍 非会员
34 侯智腾 非会员
35 姚凤玮 非会员
36 吴筱媛 非会员
37 王康维 L/290
38 黃依盈 非会员
39 林瑞恩 非会员
40 戴健平 L/072
41 李可馨 L/055
42 连朝胜 L/195
43 黄柔茵 L/278
44 李鸣聪 L/303
45 陈妍荟 L/304
46 张诗敏 非会员
47 林超 非会员
48 叶佳妞 非会员
49 魏思雯 非会员
50 黄爱娟 非会员
51 洪皚芛 非会员
52 梁婷婷 非会员
53 林慧玲 非会员
54 黄先炳 L/001
55 余碧音 L/002
56 黄学慧 L/377
57 蒙静莹 非会员
58 陈怡倩 L/260
59 关嘉辉 L/044
60 严绪佳 L/151
61 李金桃 L/118
62 官裕峰 非会员
63 苏慧萍 非会员
64 田健诚 L/150
65 谢敏愉 L/197
66 蔡繢巸 L/217
67 陈淑嘉 非会员
68 梁洁如 非会员
69 陈诗谕 非会员
70 凌婉菁 L/080
71 曾志荣 L/225
72 郑雨明 L/275
73 林凱薇 非会员
74 覃芷蕾 非会员
75 李凱珊 非会员
76 陈翠缘 非会员
77 黄秀芳 非会员
78 王匯贻 非会员
79 凌婉华 L/156
80 李丽玮 非会员
81 何伟嫣 L/271
82 叶慧芬 L/274
83 陈慧芳 L/272
84 刘佳敏 非会员
85 杨淑甄 非会员
86 邱秀凤 非会员
87 陈丽青 L/017
88 李丽波 L018
89 陈丽君 O/296
90 黄美清 非会员
91 蔡易蓁 非会员
92 戴安尼 非会员
93 苏德莹 非会员
94 林爱珍 非会员
95 杨瑞玲 L/378
96 林月娣 L/379
97 李斯婷 L/159
98 钱微芹 非会员
99 潘嘉莹 L/066
100 郑每俐 L/110
101 黄丽敏 L/024
102 许凯依 L/312
103 廖夕媛 非会员
104 胡长儒 非会员
105 胡长励 非会员
106 赵丽云 非会员
107 郭史光宏 L/003
108 古宝丽 L/004
109 张泰忠 L/019
110 赖滢羽 L/239
111 詹淑婷 L/259
112 丘凯欣 L/236
113 何谊霖 非会员
114 邓慧茵 非会员
115 鄭貽文 非会员
116 王税玉 L/375
117 郭一慧 L/175
118 林妍芸 非会员
119 杨梅秋 非会员
120 梁彦昕 L/170
121 周敏斐 L/1/46
122 林陆凤 L/293
123 吴慧珊 O/254
124 林盈杏 L/286
125 游智勇 O/243
126 林慧雯 非会员
127 蔡濢芬 L/041
128 李爱凌 L/380
129 陈翔阑 L/306
130 黄于芸 L/376
131 陈桂煌 L/227
132 黄元瑜 L/381
133 萧晓彤 L/171
134 黄修霖 L/285
135 郑伟毅 L/240
136 胡诗萍 L/313
137 李亚香 非会员
138 陈欣宁 L/114
139 王顺正 非会员
140 吴芊蕙 O/250
141 王紫盈 L/205
142 黄慧怡 L/204
143 蔡嘉灵 非会员
144 苏金婷 非会员
145 陈紫鸳 非会员
146 周晓薇 非会员
147 林枚娇 非会员
148 魏彩盈 非会员
149 司徒佩鈴 非会员
150 戚宝芝 L/238
151 蓝诗琪 L/237
152 邓亦玲 O/262
153 曹淑盈 O/297
154 骆丽诗 非会员
155 许丽甄 非会员
156 马凤美 非会员
157 张秀玲 L/152
158 张绪庄 L/153
159 许浚铭 L/252
160 蔡可瑜 L/284
161 梁雪雰 L/148
162 陈颖涵 O/295
163 黄美仪 L/384
164 林盛佳 L/383
165 朱秀兰 O/298
166 刘素秀 非会员
167 罗美兰 非会员
168 李金莲 非会员
169 林俽如 非会员
170 黄妙英 L/345
171 谢椿翎 非会员
172 林芷晴 L/145
173 陈小芬 非会员
174 吴顺平 O/235
175 罗丽华 非会员
176 詹佩淋 非会员
177 苏于玲 非会员
178 傅瑞欣 非会员
179 谢美华 非会员
180 陈俏伶 非会员
181 黄俐㛃 O/284
182 吴女丽蓁 非会员
183 陈民竣 非会员
184 刘梅菊 非会员
185 陈诗蓉 L/051
186 黄淑婵 非会员
187 李佳静 非会员
188 廖鑫琳 非会员
189 邓美君 O/192
190 叶佳丽 O/193
191 林依霖 O/119
192 张美嘉 L/160
193 茹翠芹 非会员
_________________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返回页首
[ 3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8-05-18 星期一 11:2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外婆篇章|献给母亲的母亲
梅子涵



外婆你好吗

外婆去世以后,每年春天,我都乘火车或者轮船去看她。

去看的是一个墓。

外婆的墓在她家乡。

她在我出生的时候,从家乡来到我的身边,四十多年一瞬间过去了。

那时候我睡在摇篮里是个伸手伸脚的婴儿,外婆放下包袱就说:“我的毛毛怎么这么好玩啊!”

她把我领大,还把我的女儿领大。

然后是我送她回家。

人生就是这样,总要分别,在一起的时候,真没有好好珍惜啊。

我送她是乘船的。小时候,外婆带我去乡下,也常常乘船。外婆叫它大轮。我们在十六铺码头上船,经过南通、镇江、南京、马鞍山,到芜湖下。

外婆领我乘四等舱,也乘过三等舱。

外婆坐在船舱里,我满船地走了玩。从上走到下,从头走到尾。看江里的流水,看岸上的景色。无穷无尽的旅途乐趣和感觉,都因为有外婆带着而无忧无虑,尤其在今天想起来,那是最温馨的童年记忆和诗意了。也恍惚和伤感。

可现在外婆不在了。我送的是一个很小的盒子,用红的布包着的。

我捧着盒子走上大轮。

小的时候,外婆抱着我上船,背着我上船,搀着我上船。

这是多么不同的两种情景,当中隔着是时间。

我把它放在床头。

坐船的感觉依旧,江水的声音依旧,岸上的景色也是依旧的,但是我的外婆不在了。

我没有任何的心情,只是坐在外婆的盒子旁边,想陪陪她,自从长大以后,奔进了外面的世界,坐在外婆身边的时间就很少,但是现在来不及了。下了船以后,外婆的盒子将被放进地下,那更是真正永远的分开了……

外婆的墓在长江边上。

我离开她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夕阳照在墓群照在她的墓上。

我说外婆我走了,我泪水涟涟,趴在她的碑下。

离开的时间是那么难啊,我把外婆留在这里,我却要走了,我说外婆我走了哦,我走了哦……

我走几步,就回一下头,每年都这样。



外婆叫我毛毛

外婆一直叫我毛毛。

外婆说:“毛啊……”

我说:“我这么大了,你还叫我毛毛。”

外婆笑起来

外婆说:“毛啊……”

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就不再和母亲住在一起,不再和外婆住在一起。

每个星期回家。

外婆早趴在窗口看我。我远远地就看见她在窗口。

她一定在说:“毛怎么还没来……”

这一天外婆总是欢天喜地,跟在我后面说毛啊毛啊……跟我说了不少的话。

可是晚上总要到来,我要走了。

外婆送到楼梯口:“毛啊,下个礼拜还来么?”

我走出大门,走到路上,回头看看,外婆趴在窗口,外婆一定在说:“我的毛走了……”

我朝外婆挥挥手,天已经黑了,但是外婆看得见,我看见外婆看见了。

走了已经很远,我回过头,外婆扔趴在那里。

在送别外婆的时候,我念着悼词,我说,从此以后,窗口空了……



梅子涵说

外婆会是我永远的话题。她于一九九五年正月初六19点30分去世。她去世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接到妈妈的电话,我浑身颤栗地奔到医院,扑在她身上哭啊!那一天我哭了整夜,后来生病了。我外婆的名字叫天景,我外公的名字叫观月,外公在观月的时候看见了天景,外婆在离开外公四十年后,到他那儿去了。我祈祷她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得好。她知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天天想她呢?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29-05-18 星期二 5:3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坐在文学面前,我们一片蔚然
梅子涵



亲爱的朋友们:

我站在这样的讲坛上已经很多年。前面有一个麦克风,台下有很多人,或者只有不很多的人。我对着麦克风说的任何话几乎都是出发于一个相同的词组,那就是“儿童阅读”。我强调了许多次、很多次、无数次的一个句子是“儿童必须阅读文学阅读儿童文学”。我的确是很有耐心地学习着把人类的儿童文学叙说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自豪的程度,不辜负创造了儿童文学的先人们的神性,但是我清清楚楚地看见还是离开那无比的神性距离遥远。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在这一个永恒诗意的讲坛上站立很多年,但我希望这个麦克风里这样的声音能够长久,而今天的声音又已经开始。

朋友们,朦胧地看着台下坐着的你们,我的心情涌动,神圣和敬重!因为我知道你们是来学习的,来聆听,来认真地记下笔记,所以因为你们的坐着,这个世界在这个中国的春天里就又增添了一大块蓬勃的田野,你们学习到、聆听见和记录下的都会成为你们的成长和你们后来的栽种,你们都不是在为你们自己的一个挣着很少的薪水的职业坐着和栽种,你们是在为着中国的大田野,你们永远都是那样的辛勤和老实巴交,所以我想向这个辛勤的老实巴交的田野致敬,向你们致敬,亲爱的学习者、栽种人,亲爱的中国田野们!

几天前,主持人问我,这一次你在麦克风前要说些什么呢?我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如同我刚才说的,我看见了自己的遥远,可是却又不知道这遥远究竟怎么才能豁然地缩短;我觉得该说的都已经在这很多年里纷纷说了,不该说的我又不会说;我倒是很想说有关这个世界的更多的东西,可是我早已经发现,关于这个世界的更多的东西我懂的实在寥寥可怜,或者曾经以为知道,可是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在肤浅地自以为博学,肤浅地津津乐道!关于这个世界的很多很多的东西我们都必须一声不响地好好地学,好好地听,好好地记,不能以为都懂了。

于是怎么办呢?我还是只能回到我的那个很多年的词组:儿童阅读,继续演说我的那一句话:儿童必须阅读文学阅读儿童文学。我知道大家一定会欢迎这一个词组和这一句话,因为这个世界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东西几乎全部都和这个词组、这一句话有关系,我们能够反反复复说这个词组这句话,说清楚说透彻,那么关于这个世界的无数的我们不懂的事情,我们其实已经为它做出了最基础的解释,我们已经为这个世界出了一点儿非常小也是极度大的力气!所以我提醒大家,此时好像应该响起掌声。 

人类天性原本就是朝着伟大文学的灿亮光芒的,在灿亮的文学面前宁静地端坐,心神奕奕、诗意汹涌,或笑容绽放或流下最干净的泪水,这可以被我们认识为属于人的生命的本性和本位的,我们不是总喜欢说本位吗?那么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知道和认识的一个大本性、大本位!儿童当然同样这样,儿童甚至更是这样。

所以我们要接受文学的邀请坐到文学的跟前来,我们要不加思索地领着儿童们在文学的面前拥有一个自己的座位,只坐在知识面前,坐在复习题和考试面前,最终可能落得很没有人性知识、感情知识、豁达和浪漫的性格知识、服务国家关怀世界的情怀知识、深刻而又灵巧的哲学知识⋯⋯那一张又一张的习题知识、一场又一场的考试知识,完全不足以、不足以养育一个孩子的优良成长和一个人一生的健美生命。中国的今天如果再不格外地忧虑和修改这一点,中国的未来必定会有无限的忧愁。我们要为此操心!我们要非常操心。

六十多年前,那位十分杰出的德国儿童文学作家凯斯特纳就很通俗也很尖利地对刚开学的小学生们说,不要只读那些教科书,以为它们给的就是你所需要的全部,不要被它们制成了统一味道的生命“罐头”,是的,《罐头里的小人》正是另外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奥地利的克里斯蒂娜的最杰出的童话,中国孩子、世界儿童都不能成为罐头里的小人,犹似午餐肉,犹似压缩饼干,犹似脱水蔬菜。

一个鲜艳的人的生命是不能在罐头制造厂生产出来的,而是必须接受一个完整的大课程的育培,而文学和艺术又正是这大课程里最基本的大科目,它们在人类缓缓的进化中几乎从来没有停过课,不管我们是不是听见了,它的上课铃一直都在持续敲响。

中国曾经的毁弃文化的那一次“大革命”中它没有停止,我在那时听见得很清楚,所以我干脆在那时开始学习写作文学。现在苦难的那个古老的叙利亚也仍旧在敲响,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那里的人民。那个几乎被毁绝的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天空的那一方硝烟仍没有散尽,这一边的大草坪上读书节依然已经开始,人们把家里的书籍捧到草地上来交换,凝神得像一尊眼睛会眨动的铜像读着神圣的诗和小说。我看着在这样的情形,我知道世界上没有一处草地有资格在此时说,它比巴格达的这一片草坪更漂亮,更具呼吸的生机和诗意,也正如那些捧着书捧着文学的伊拉克青年人说,谁说我们可以被战胜呢?我们不是还在阅读文学吗?

是啊,我们还在阅读文学!所以几乎任何人类的历史里都有文学史、艺术史,文学史、艺术史和劳动史、科学史、哲学史、美学史、教育史、道德史、法律史乃至最具体的稻米种植史、棉布纺织史都全浑然联结在了一起,乃至黑格尔们如果不熟悉文学史、艺术史,那么他们的任何哲学叙述都只能停留在半途中。

而我想请各位去读一读那两本中国宋代人写出、画出的《农耕图》和《蚕织图》,因为那每一页纸上的细致神采和艺术呼吸声,让我们吃惊地看见原来一片稻田的种出、一碗米饭端上桌子,都不只是满脚泥泞的辛苦,还是一个从一粒谷种到一片碧绿和无限金黄的大艺术,是一首养活着世界的最浪漫的天地间的大诗歌。

我们穿着的那一件衣服,一条裤子、裙子,是多少双粗糙的手轻歌曼舞般地精巧种出、织出。童话《夏洛的网》让我们感动那只小蜘蛛挚爱致死的友谊或爱情,赞叹它吐丝编网的非凡能力,而其实更有神意的编织还是在人类,因为人类的编织里有审美,人类可以把文学和艺术绣入编织的丝线和布块中。捧起宋代人这样艺术的农耕书、蚕织书,我想喊出的是:劳动万岁,耕织万岁,农民万岁,蓝领万岁!

而一个国家如果人人只想当白领,只想涌入城市去住入一套房子,那根本就是自己在威胁着自己的未来。中国的儿童们,你们也要学会真实地写出这样的作文《我想当一个农民》《我想有自己的种植园》,我们要把这样的家园大写意、大诗意的生命观、国家观、幸福观教会给他们,我们的课堂必须有这样的大关爱、大抒情。这一切最平凡、最奔放、现实主义又浪漫主义着的生命意图和写作,在文学和艺术里洋洋洒洒,遍地都是,带着我们的小孩们踏入这洋洋洒洒和遍地的美丽奔放吧,虽然再宏大、巨制的民族史国家史里的确都不会一个个写出我们的名字,但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我们的诞生之地,我们本不需要名字,我们只愿意着把自己当成一粒籽儿撒入土中,就像《种树的男人》中的那一位牧羊人,种出了普鲁旺斯高原的葱茏,森林官们还以为是天然长出的,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无需任何说明,牧羊人的生命也已经葱茏。

我们这一些当着老师的,本来就是一个葱茏职业里的人,我们生命的芬芳田野闻得到,我们自己闻得到,我们课堂里的那些小孩们也都闻得到,文学和艺术的阅读和聆听正是给他们这样的嗅觉知识和情感理性的。我们也是那个热情吹《红气球》的小男孩,我们把一个红气球吹大了,最后那个红气球变成了一把红雨伞,我们自己的手里和路途就有了红雨伞的护卫。我们所做的一切,最终也为了自己。这都是文学和艺术讲给我们听的道理,文学和艺术里的道理特别好听,我们喜欢,儿童们更喜欢。

我这样地讲着,听着麦克风里的声音传开去又回荡到自己耳边,不知道是不是能给你们一点儿意义?是不是让你们觉得这样的学习不会很无聊?我就这样开一个头吧,我应该结束了。

可是我还是禁不住想看看你们。看看这一个美好的中国春天里,坐成一片葱绿田野聆听着、学习着的大家,我也从你们的田野目光中看见一直站在麦克风前讲着的我。我已经讲了很多年了,如果我在麦克风里的声音也是有长度的,那么我想知道它是不是已经绕了地球半圈、或者小半圈,不过我知道他一定还将绕下去,因为我的国家的无数的儿童和成年人需要听见这样的声音,我的国家未来的无限风光需要这样的旋律。我愿意这样传开着、回荡着地活着,我们一起这样活着和努力吧。我提议,全场起立,庄严地为我们自己的声音鼓掌,让它穿过田野,穿过村庄,让它一年四季地嘹亮!


(本文为梅子涵先生在第十三界中国儿童阅读论坛的开幕致辞)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30-05-18 星期三 11:38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编辑
梅子涵



我在安宜的家里认识了王捷。他是安宜姐姐的同学,那时在解放日报编副刊。这是一个很斯文的人,经常在副刊上登散文诗。他的散文诗在那个年代是很能让年轻的人立刻喜欢上文学的,而且会立刻学了写,我学了写了,写好了给他看,他帮我修改了几个句子,就在他编辑的版面上登出来了。他很会修改。他帮助我诞生了文学。虽然我的“第一个”文学很幼稚,但是王捷把它修改得具备了那个年代的完美,情怀大气,热血沸腾。它的名字叫《征途》。王捷没有对我说任何文学道理,但是他领我走上了文学的路途,我一直走到现在。

那年夏天,我在上海休假,郭卓到我家来。她是一个经验充足的老编辑,那时,文学刊物都停办了,文化在革命,她就被派了做一些文学基础的事情,比如来联系像我这样的农场文学小青年,看看我们想不想写小说,然后他们指导,为我们出一本小说集。这真是喜出望外的事,激动得忘记流汗,可那是多么炎热的下午啊,郭卓婉婉地对我说了些话,吃了点冷饮,就走了。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开始写小说了。我在农场边劳动,边写作,煞有介事,几乎人人都知道我在写小说了,那样的感觉,让人高级死,陶醉死。写完一稿就寄给郭卓和邹嘉骊看,邹嘉骊也被派来指导我们,然后修改,然后继续寄给她们看。文化没有革命前,她们都是大文学刊物、大出版社的编辑,看过多少杰作,可是现在要看我们的,而且还不能表现头是怎么胀,心口是怎么堵,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写得有多一塌糊涂。我改了三次,让我继续改,我已经完全没有水平,穷途末路,于是没有办法,只能放进书里出版了。那本书的名字叫《农场的春天》,我的那篇小说叫《第一线》。我自豪地翻开书,读着我的小说,不由长叹一口气,因为里面写得最文学的那一段,不是我原文里有的,而是邹嘉骊加上的,邹嘉骊的父亲就是那个名字如同红旗般鲜艳的邹韬奋。她给我的第一篇小说涂上了唯一的鲜艳!从此以后,我没有再离开文学的第一线。

欧阳文彬是《新民晚报》的副总编。但那时也只能来指导文学基础。她到农场来了,场部通知我去听。那是在一幢草房子里,烂泥地,欧阳为我们几个爱好者讲写作。那个时代讲文学真是没有地位,场部的领导竟然就不派一个人为欧阳端一杯水,欧阳的面前也没有桌子,大家都坐在光秃秃的凳子上。欧阳戴着一副很气质的眼镜,那个年月,她还敢很气质,还敢一身知识味,满目优雅,用静悄悄的声音说着生活,说着窗外的田野、农场的垦殖、知青的脚印,说不要只看见已经盖起的红瓦房,摇曳的黄田野,还要看见更远处海滩上的深脚印,看得见那儿的还没有的红瓦房、黄田野,这样就能写出进军的诗,就有文学了。

我静悄悄地呼吸着,第一次这样文学地听着一个人对你说文学,我后来听过、读过无数的文学话、文学书,可是我最喜欢这第一次,后来我就渐渐地写出了很多幢自己的红瓦房,我的黄田野也是年年都收割。

我终于上了大学。东一教室是我们上课的地方。我们在那儿听教授和讲师们讲文学,文学里的故事、文学的历史、文学的常用理论和概念成了我们嘴巴里的空气,张嘴闭嘴都是。

不过我总是在下午没课的时候坐在这个教室写作。写作的时候,想出一个人物,为他编一个故事和感情,而且还感动地流出眼泪,我才觉得自己是在文学里了,我也成为黄田野里穗上的真颗粒。

我在这个教室里写出的第一篇儿童小说叫《马老师喜欢的》。同学姚子明帮我刻印出来贴在橱窗里,使它成为校园里的一篇著名作品,阅读后泪流满面的人好多!

我寄到一个个文学刊物,一个个刊物都抱歉退回。那时的文学写的都是伤痕,伤痕的故事往往是父母本不该打倒,可是却被打倒,文化不再革命了,父母回至原位,于是子女难受、忏悔。可是我写的故事里的小姑娘,父亲就是该蹲监狱的,没有回至的日子,可是老师照旧关怀,如同太阳照耀矮矮的草,让她成为了教室的中心,所以编辑们为难。那时没开放。

顾宪谟是南京《少年文艺》主编,他泪流满面读完便请了南师大、南大的教授、讲师们读,请他们说说能不能登,最后又请夫人决定,“如果你说可以登,我就登,你不同意,我就不登,但是登出后,如果我有了事,你不要离开我。”夫人说:“登!”

这篇儿童小说获了江苏省(1957-1979)第二届儿童文学奖首奖,这年我上大二。

从此以后,我就一直在儿童文学里了。它成为我手里天天的灯。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3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1-06-18 星期五 10:0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明亮|我们应当把尊重给普通人
梅子涵



那条路从我下车的塘外一直通到农场。那些年每个月我会走两次,回上海休假,从上海返回,走五十分钟。休完假回农场,下车的时候都天黑了。路上没有路灯,我便想着明亮的心思走在黑黑的路上。当知青的那些年,我灰黑的心思很少,明亮的心思很多,所以“走路”的时候不沉重。

右面是河水和芦苇,左面是田地,我走着走着,看见左面路边有个黑乎乎的一团,走到面前,看清楚是个蹲着的阿婆。阿婆抬头看着我:“要买鸡伐?生蛋的老母鸡。”她的话是上海奉贤口音。我说:“介夜了,侬还在卖啊?”我是上海市区口音。她说:“侬要伐?”

我就问她,鸡多少钞票一斤,她说,一块两角一斤。我问她,为什么要卖掉,你不可以自己吃吗?她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鸡。她又问我:“侬要伐?”

我说,我刚从上海休假回来,要是现在回上海休假,就买了。她说,上海人喜欢吃老母鸡的。

我转身走了。她说:“侬想买,就再便宜一点。”她的声音很老,在夜晚里是一个很轻微的飘忽,立刻就落到了地上。我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看,那一团黑黑的还在那儿。一路上,我老在心里说着那句话:“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鸡。”她当女儿的时候没有吃过,当新媳妇的时候没有吃过,当妈妈没有吃过,现在当阿婆了,还是在把鸡卖掉。

那是四十几年前的事情。后来所有的路都变了,宽了,许多都高速了,但是路上总是还会有“蹲着”的人,白天和黑夜,困苦和艰辛。

你看看,这是多么热的下午,她蹲在路边的草坪上拔草,戴着草帽。“你拔草啊?”她看看我。“怎么就你一个人拔?”她说:“我承包的。”我指着长长一溜的草地:“这都是你承包的?”她指指远处的红绿灯:“一直到那儿。”她的衬衣湿透。“他们每个月给你多少钱?”“八百五。”她是外地口音,这是在上海的一条路上,而且是二〇一五年,她说“八百五”的时候低声悄语,没有一点儿火气。我帮她拔了几棵草,然后站起来走,我要去4S店开回在保养的蓝车。我知道我这样的蹲下和询问,鲁迅先生都会在他的文章里说出一通讽刺的话,而且句句深刻,可是我除了蹲下和询问还能做些什么?我也是走了一段路还回头看看她,就像看那个黑黑一团的阿婆,但是这时我深深同情的却是自己,过着的早不是知青的日子了,可是心里的灰黑却比以前多得多,骂骂咧咧,可是你看看她,八百五十元,湿透的衬衣,一声不吭,我不用问,都看得见她的心里比我明亮得多。他们平平静静过着穷日子,可是呼吸平静、干净,和许许多多“富豪”比,他们简直是蓝天!而那些“富豪”却黑乎乎一团。我突然就又想到,如果一个人被约了去一个不是咖啡馆的地方“喝咖啡”,等候被缉拿的通知,在回来的路上,看见这个拔草人,弄不好就会痛切地想,如果我是这个拔草的人多好!

在新加坡演讲,晚上去一个名品店看看。那是一条灯火明亮的路,开着冷气的店里年轻人坐着在吃喝,年长些的在微笑聊天。可是我又看见了一个在修路的人。他很黑,很瘦小,蹲在路上很容易就被眼睛晃过了。有一小块路面地砖坏了,他正在铺新的。他仔细铺着,用铲刀刮着地砖缝隙里的水泥。我就蹲下来看他劳动,我的确很喜欢在这样的“蹲着”前蹲下,我不是像很多年前,蹲下来只是想问问,甚至很幼稚地问,你为什么自己不吃?我现在是心里有敬意的,觉得这样的劳动很好看,看得见生命最简单、质朴的样子,看得见平淡和随和。我越来越不简单和平淡,却越来越喜欢平淡和简单。我问他是哪儿人,他说是印度人。我问他这一块路面今天晚上可以铺好吗,他说可以铺好。我看着他用铲刀仔细刮着地砖缝隙的样子,一块块地砖平平地挨在一起,我知道明天早晨当人们走过时,谁也不会知道这是昨天晚上一个瘦小的印度穷人修好的。就算知道,很多人也会想,我要知道这个干什么?这难道有意义吗?

我对他说:“你铺得真好,晚安。”

我没有再去名品店,在路上逛了一会儿,就回太平洋酒店了。我没有立刻晚安,而是要坐下来写一下。在我的路上,当然看见过很多这样的蹲着,可是刚才不知怎么就接连想起了阿婆和拔草人,于是我就这样把她们和印度人写在一起了。我并不喜欢看见这样蹲着的困苦,多么希望那个印度人现在正在他的家里晚安,有冷气,大大的床非常舒服,可是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心里虽沉重却又明亮,甚至还有一点儿喜悦,因为他们可以照亮我的心思,他们虽然蹲着,但是他们是有光芒的,他们也许是更好的路灯,我们走在它们的下面,影子不容易歪掉。我们不要只是读伟人的故事,富豪的故事,也要读读他们。

我写完了。现在是新加坡深夜两点。

晚安,印度人。晚安,拔草人。那个阿婆应该已经不在,可是我也要对她说:阿婆,晚安。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4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2-06-18 星期六 1:15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买一筐鸭蛋
梅子涵



我们都是一些天真的人。因为我们虽然早已长大,却仍旧喜欢捧起图画书阅读,笑起来或者泪流满面。于是这一种可爱的书就被儿童们捧起和阅读了,他们也笑了,他们还宁静地开始看见和体会,原来接下来要长大的生命里还能遇到那么多的恩典和奇境;虽然故事里从不对他们回避忧虑或险困,乃至最后还必然死去,可是他们还是会按照年月的本来步骤渐渐长大,不同的是,因为他们鲜艳地阅读过了,他们接着的成长中会快乐更多、明亮更多、温暖更多、而且还斯斯文文了很多,诗意也增添了很多很多,他们象那只这些年来在中国很有名的虎斑猫一样,从只是被爱,到也会深深地爱。我也爱着所有真正懂得喜爱图画书的人,因为我们都是天真的诗人,我们的心里有很多鲜艳。

朋友们,现在是哪一年?是2015年。在这样的年份,说着鲜艳的图画书,鲜艳的心情,的确就应该说到中国自己的图画书写作和出版了。中国在很多年前就有自己的图画书,但是后来停下了。十几年前,我们开始了西方图画书的阅读,于是我们也重新跃跃欲试了。这是注定会来到的时间,但这也注定是一个不轻松的路程。这注定会因为我们的兴致勃勃,于是就有匆匆忙忙的心情和节奏,于是注定就会诞生了不少的产品,虽然也放上书店的架子,可是捧起了阅读,却无法令我们荡漾。优秀的图画书、优秀的文学,是一定会让我们荡漾的,它们是让我们想去够着遥遥天空,可是又可以荡落亲切大地的秋千,那么这样的图画书的中国秋千现在很多吗?还是很少呢?所以,这注定也是一次非常及时的对于中国写作者、绘画者、出版者的世纪体检,然后一叠单子放在你面前,让你胆战心惊,或者也让你喜悦。我们是胆战心惊还是喜悦呢?我们的指标都合格吗?我是最害怕体检的,我完全不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住医院的爱好消失在生命的哪一段路上了,所以在文学里,哪怕站在这样的台上对文学说一些话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我都希望合格。我都要想啊想啊想出一个角度。我不答应自己使用一个不恰当的词,造一个很平庸的句子。就象如果我是一个房子的建造工,我知道我决不会随手抓起一块缺角的砖砌墙。我想起我在农场砖瓦厂当知青的时候,我的一个知青同学不听我的指挥,我那时是排长,他往车上装砖坯的时候,乒乒乓乓,把砖坯的角都撞坏了,我挥手就给了他一拳,打得他大哭大叫。那一拳我一直记到现在。所以我在文学里,经常给自己一拳,我打自己时出手也很快!因为我珍惜文学、珍惜艺术、珍惜自己名字应该有的光荣,否则我便辱没了给我名字的母亲和父亲。

所以,中国图画书的写作者、绘画者、出版者,我们都要锻炼身体,休养心情,我们练习文字,练习想象,练习慢慢地写、慢慢地画、慢慢地出版。我们不要一口气写出二十本五十本“图画书”,然后还要极其低级地让新闻和评论来播报。一个再好的写作者、绘画者,一年完成五本优秀的图画书都是基本没有可能的,那么我们跑得比短尾巴的兔子还快干什么?

而现在,那几本,十几本,也可能更多一点儿吧,可以真正让我们想夸耀、想喜悦地去讲述的中国图画书,哪一本不是毕其努力和精致,才大气喘定,登上岸边的呢?

我想起了那一本美国的《让路给小鸭子》,那位作家、画家罗勃先生,他买了一筐鸭蛋,看着鸭蛋一天天纹丝不动地躺着,然后看着小鸭子们一只只顶开蛋壳,湿淋淋探出头,软乎乎爬出来,然后细弱地叫着走到路上去,然后越来越抖擞。他看清楚听清楚了这一切,他知道,现在我可以开始放心写故事可以画了!后来果然就诞生了一本最生动的摇摇摆摆的鸭子的路上故事。它成了一个世界故事。为了诞生一本好的图画书,那么就去买一筐鸭蛋吧。我们不大喊大叫中国图画书很快要辉煌了,我们都能“买一筐鸭蛋或者鸡蛋”,我们就渐渐必定会像模像样了。

感谢这一个象象样样的图画书论坛邀请我讲话。我读了很多图画书,也写过,但是我却讲不出更多鲜艳的话。现在我要去为我的下一本写作买鸭蛋了。再见,谢谢。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4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4-06-18 星期一 12:3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台灯
梅子涵



看着桌上的红台灯,心里涌起不少话来。妈妈买它的时候,只有二十几岁吧,可是现在已经八十几了。很多年前在路上走的时候,她就指给我看过:“台灯就是在这幢房子里买的。”那是一幢英国小洋房,在一排小洋房当中,就在我们原来家院子的旁边。它不是一个商店,而是一家人家,主人是一个老先生,穿着一身白绸缎衣服,很长的胡子,像个仙人。我看见过那个仙人,当他从一幢洋房里走出来的时候,那幢房子很像是一个童话的地点。我有时走过,也会看见他在窗口闪一下,那都成了一个小孩心里飘动的记忆。有一次妈妈还带我进去过,她大概又想买什么,我还没有进门就蹑手蹑脚走得异常小心。妈妈在他家买过西式餐边柜、梳妆台、整套的花几、茶几,还有很多高级全毛绒线。妈妈是不是一个趣味很特别的人?最特别的是我一直没有搞明白,这一些东西怎么会是从一个老先生家里买来的,而这些又恰好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故事。餐边柜、梳妆台、红台灯⋯一直到现在都还在,那幢洋房也还在,红台灯依然亮,夜晚的时候,灯光从垂挂着黄穗子的罩子里几十年不变地照映开来,整个房间全被收拢到那一小团、一小片的红里,我也从小在这一块静悄悄的红颜色里有秩序地长大。有了单独的家的时候,这红颜色、红温暖就单独地在我的书桌上了。我离开妈妈家的时候提出:“把它给我!”妈妈说:“你带着!”

坐在它的下面,我练习写文学,写论文,一本本书印出来放在它边上,晴空的夜晚、阴晦的白天,整年整年,悠然地去了,但也翻然得几乎比纸页掀过还快,还没有顾上触摸它们的边角痕印,就已经无影无踪。脸上的笑容没有以前那么简简单单,绽开了会忘记收拢;忧心忡忡和免却不了的假惺惺深刻也会掠扰精神和心胸,但是只要在它边上坐下来,翻看起书,在纸上写下几行字,很快就又回转到静悄悄里,知道还是怎样更好,今天怎么过去,明天怎么来到。红台灯的灯柱是黄杨木雕刻的龙身,两只圆睁的龙眼睛如果也会闪动,它一定会明白,其实一个生命在它面前的坐着,这个生命的笑容和不安,可是仍然日久持续地能把美好写出来给别人读到,本身也是一个可以飘动的童话,至少这个人自己会得有些满意地飘动。这条老龙也会对他说:“你很好,就这样吧。”

是的,我也会不安地想到,再过一些年,现在的这个人,不再坐在它的面前缓缓地呼吸,缓缓地写着童话故事,那么它会继续地在谁的桌上呢?在女儿法国家里的桌上吗?她也会喜欢吗?既然她没有那些梦幻的飘动记忆,没有听她奶奶说过,没有听她爸爸说过,那么它的红颜色也能如数地把房里的一大片全部收拢起吗?在法国巴黎的一个窗口,它能照映出多少温暖的诗?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她的奶奶,她可以想起的很多,能不能成为里面一个个的词?

台灯的罩子已经被换过好几只。这一种那么多年前的台灯,哪里还可以配到罩子?后来换的罩子都是我的一个小伯伯托了人帮助定做的,他那时还在当领导,找了熟练的师傅,我自己去付钱、取货,那时这样的“关系”也都一尘不染。

我最后一次去看小伯伯,他已经无法言语,微睁的眼睛认出我,嘴形里喊着我的小名。我拉住他的手,突然找到想对他说的话:“你给我配的灯罩还是好的!”他竟然记得住,点点头,那一刻,我眼泪如雨。她的女儿说:“哥哥,爸爸非常想你!”活着的生命,活着的呼吸,甚至还长不过一盏台灯,无论是红的灯罩,还是绿的灯罩,但是只要离开的、逝去的里面有过美好和温暖,那么光芒总能留下的。小伯伯也留下了。

台灯的底座是六边形的,当中是一个细磁碟子,挨着柱子的黄杨木盒里可以插六根香烟,木盒的前面插一包火柴。我从不抽烟,只是在碟子里放几粒水果糖,我的房里从没有烟味,水果糖的味道才让我着迷。不过,如果插上六根香烟,每天抽出一根,“嚓”,划亮,慢慢吸完,也是充满文雅的。

再过些年,它就成了妈妈留给我的遗产。再过些年,我又把它留下。这非常好啊,所以我还是不要用忧伤的心情来说这些,不流下泪水。我们不需要很多很多的东西,有一点儿宝贵的就有了很多了。要很多很多做什么呢,结果都忘记了“红台灯”放在哪儿了。

就这样吧。涌起的话就这么快地说完了。就这样。

谢谢妈妈!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4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2:03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梅子涵谈儿童写作
梅子涵



当我们作为儿童的写作的一个建设者的时候,其实我们需要想一想,当我们是儿童的时候,我们的写作能力好吗?我们是儿童的时候,我们喜欢写作吗?人家会问一个作家,你小时候爱写作吗,有很多的作家,他忘记了小时候不爱写作,所以他就顺理成章地撒一个谎,我小时候可爱写作了,我小时候写作怎么怎么好。面对这样问题的时候,我很真实告诉向我提问的人,我小时候的写作再普通不过了,从来没有被人认为很好。因为我小时候也不喜欢写作,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讨论,我们听人家期望建设儿童的这种能力,其实是儿童心里面不喜欢做的事情,儿童的天性是不喜欢写作这件事情的。我的意思不是说没有喜欢写作的事情,所有的事情是针对大多数和普遍,普遍的儿童他们是不喜欢写作的。可是他们又必须要学会写作,因为这种能力对他们的未来是有用的,是能够让他成为一个比较有尊严的,能够自由地与人交流,甚至可以获得忘我的人。我们成年人,教育家们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我们就把这个儿童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的这一件事情,我们规定了要让儿童清楚。我们让儿童去学习的,包括做的,很多的知识和事情,其实儿童的时候都没有认识。因为他还没有成长到一个已经认识到的年龄,这是这一件事情难的地方。

所以你看,你看我们要让儿童去写作,有的老师是采取做一些游戏的办法,用游戏的方法焕发儿童的写作的热情和愿望。但是你让儿童游戏的时候,你肯定不需要焕发他,因为游戏玩耍这是儿童天性喜欢的东西。而恰好我们现在要做的,我们要建设的这个能力,儿童本身他是不喜欢的。所以当我们作为这样的建设者的时候,我提醒各位一定要想起,我们是儿童的时候我们喜欢写作吗?我们的写作能力怎么样?但是这件事情必须要做,因为我刚才讲了,这是一个儿童成长当中和他的未来所需要的东西,不会写作,不能把文字留在纸头上面,或者我们现在的电脑上面,与人进行交流,是屈辱的。尤其是进入了现代,尤其我们还将进入未来,所以我需要放大对这种能力的认识。

但是我们同时又必须要知道,儿童学习写作,他们究竟可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普遍的水准呢?他们应当达到一个什么水准呢?这是我们要知道的,他们可能达到那样的我们所需要的一个很高的水准吗?所以对儿童的写作的教育,教学,一定应当有一个符合儿童的这个年龄的一个水准。总的来说,我不信一个儿童,一个小学生在小学的时候能够写出非常漂亮的作文,总体上说我是不信的。总体上,你千万不要举个个别,因为的确是有儿童有非常高的文字天分,甚至是有诗兴的儿童,但是他是多么的少。于是如果有一个孩子三年级,五年级,写出一个让你眼睛非常非常闪亮的作文的时候,我们需要思索一下,这是真吗的。

我认为小学生的作文的写作,应该的水准,是达到能够让他们具备用文字进行比较清晰的,段落比较清楚的交流,能做到这一点,我认为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做法。小学生的好作文,怎么好,应当是一个数量比较多的标准,而不是一个数量很少的标准。三年级,四年级孩子的作文,他能够达到比较清楚的把老师要求他去叙述的,或者他自己想去讲述的一件事情清楚地,比较分明地把它写出来,我认为这就是一篇比较好的作文。那么这个数量在小学生里,应该让他达到一个比较多数的数量,就是说大多数的孩子,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他就是写出来一个比较好的作文。我认为三五年级孩子写作文,大多数孩子做到这一点就是好的作文,有一点错别字或者什么的我认为都不重要。

如果说有个别的孩子,写得比刚才我讲的那个好的标准更超出一点的话,我们说那样的作文就是一个特优的作文。但真正的特优的作文一定是很少,我们不能够把一个特优的作文来当做小学生写作文的好的标准。而应当把是不是写得清楚,你该写的东西是不是抓住了,作为比较好的作文的标准。为什么呢?因为孩子的年龄只有那一点,写作是需要有年龄的事情,需要成长当中很多的经历,他品尝过那种味道,他的眼睛和内心已经看到生活中存在的一些东西了,他才可能写出非常感人,有见解的作文。你看一个小学生怎么可能呢?他能够把一个故事,一个事情写的很清楚,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然后能够写出多一点的句子,已经很不错了。

写作是可以教学的吗?可以教学的。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很多的写作课,只有题目的布置,而缺少教学,什么叫教学?我写不出,只能写两三句,我只能写两百字,那你要去引导他,能够写五百字,一句接一句,你要去引导他,还可以不可以你再写两句呢,还可以再写两句呢?这样的引导,这样的过程应该有教学。所以我一直都主张,一个孩子在刚开始学习写作的时候,包括一个爱好者刚开始写文学作品的时候,我一直都主张,是先让他能够写长,因为写作最难的地方,在开始的时候,就是写不长。要让他有写长的能力,讲出一句还能够再讲出一句的能力。课堂是可以这样的教学和培养。

当然首先是,你布置了一个题目以后,这个题目你能写长吗?你布置的题目,你有很多话可以说吗?如果说你能写长,你有很多话可以说,你就能自由地在你的课堂里面,去引导你的学生一句接着一句。孩子们写作常常就是这样,你让他写这个礼堂,他一步就跨进大门,他不会写大门外面的情节,他不会写进来这个礼堂的气氛,他不会写头上那个灯光,他甚至连台上这些花儿他都看不到。那一句接着一句从哪里来,就是你要引导他看到这些东西。你要引导他,像拍电影一样的,把那个镜头慢慢推,慢慢地推,从远景推到中景推到近景推到特景。还有一个写人,你让他写人,马上就写人这个人,没有慢慢推进这样一种能力,慢慢的推进,让他学会慢慢的推进,一句接着一句就出来了。

我说我小时候作文的能力很普通,但是我也有成功的写作。让孩子写信很好,因为他能够实现一种意义,我把外祖母的问候写给外公,实现了一种意义。我两三年级的时候那个信啊,那个字啊,歪歪斜斜的,一封信没有超过四五句话,讲完以后就是此致敬礼。可是实现了意义,把一个问候带到了远处,让一个外祖母,心里面那个上午下午好快乐。那种无穷的快乐,我是长大以后,我是到现在我才看得见,我小时候看不见。就是这样歪歪斜斜五六句话,让我的外祖母,让我的老人心甘情愿围着你从早忙到晚。这样的写作,这样有意义的写作,其实也是大人强迫我写的,请求我写的。

培养孩子写作的热情,我觉得从有意义的写作开始非常好。可是我们现在很多的作文教学是无意义写作,是为写作而写作。一个题目布置出来以后,你这个题目布置有什么意义,你能够激荡起他心中的热情吗?小学生的作文课上很多题目是冷冰冰的。而我们当作家的人写作的时候,每次的题目,每次的写作愿望是充满了热情,是非写不可,我要写,这样才能够写好。是非常想念了,我写,是非常难过了,我写。但是小学生他的作业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在布置小学生写作业的时候,题目很重要。你这个题目可以激荡起一个孩子心里存在的愿望吗?把冷冰冰的题目变成能够唤起儿童热情的题目,这也是我们作文写作和教学当中,应当非常注意的地方。

我们说要让孩子写他熟悉的事情,这是一个原则,这个原则符合写作的规律。因为一个当作家的人,大多数的作家,成功的,优秀的,都是因为他写的非常熟悉的东西。他熟悉的经历,熟悉的内心,他非常熟悉的心里的想念,甚至是他熟悉的仇恨。他熟悉的政治,熟悉的某一场革命运动,于是他会写出一个非常成功的文学作品。儿童写作也是这样,所以这好像是一个非常老调的话,写熟悉的东西。但是,当这样的题目布置好以后,需要进一步去引导的是,要把孩子引导到他真的熟悉的那样的事情,那样的场面,那样的故事,那样的情感里面去。孩子自己有的时候无法进去,孩子自己他不知道。往往是很多熟悉的东西,在一个儿童看来,甚至在很多成年人看来,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写,但是一个很不熟悉的东西会有兴趣,越熟悉,越熟视无睹。你讲讲是容易写熟悉的东西,但是熟悉的东西往往引不起儿童写作的愿望,他没有热情。他看到爸爸妈妈辛劳,但是他却不知道辛劳在哪里。所以你要去指点他,什么事情是他熟悉的,你要帮助他唤起对于他熟悉的事情,熟悉的记忆的那种热情、情感。没有热情,没有情感的写作,一定是不会成功的。

我们说,你要写自己熟悉的东西,于是让孩子自己去写,但是结果是孩子面对一种熟悉,就没有东西好写,原因是什么?因为他面对的熟悉,看不到那种味道,看不到深处的情感,面对母亲的目光,他看不到那种真正的焦虑,看不到母亲的目光里面,眼睛的不安,看不到,他看不见,所以你要引导他,而这个引导的过程就是一个教学的过程。如果说没有这样的引导,谈不上教学,请问有什么教学呢?是的,作文教学是最难的,大学里面写作教学太难了,所以大学里面你看,教文学写作的人都是写不出小说的人,我相信我们当中很多老师都是读过大学的,我相信很多都是中文系毕业的。很多人考中文系的时候,会想我将来成为作家。但是大学的中文系是一个扼杀作家的地方,一千个人进去只有99个人,最后变了理论家,变不了作家就当了理论家。安徒生以前有一篇童话就是这样的,写不出诗歌就当批评家。他面对生活的时候,什么都看不到,一个巫婆让他看,让这个巫婆指点他,他说我想在复活节前成为一个诗人,因为我想结婚,我想有钱可是我没有钱,所当诗人我想挣钱。巫婆说可以,她说你来看。巫婆院子里面有一块种土豆的地,巫婆把这个土豆给他看,他说哎这不是土豆吗?他不知道这个土地的历史,不知道这个土豆,流传到欧洲的时候,刚刚流转到欧洲的时候,欧洲人连怎样种土豆都不知道,他们以为这个土豆在长在树上了。到后来才知道马铃薯是在土里的,不知道马铃薯的结果过程是在土地里面,而不是在土地上面。他不知道这个,所以他写不出诗。这个写不出,那个写不出,巫婆说你看看那些行人,他说这个有什么好看。巫婆说,看来你成为诗人很难,因为你面对一切什么都看不到,他说怎么办?我在复活节前一定要挣钱,因为我要娶老婆,还要生孩子,这要钱。巫婆说有一个方法,什么方法?就当批评家,他说批评家怎么当?人家写出诗以后你把它骂一顿,一棍子打死你就可以挣钱了。后来这个当不成诗人的年轻人,就在复活节前成为当了批评家。安徒生一生整个写作是在丹麦一众批评当中长大的,他恨死批评家。

我这样说,不是把批评家放在一个比作家低的位置上,我想说的是什么,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所有的考中文系的人,想当作家的人,最后这个愿望都破灭了?因为文学写作很难教的,只是讲一些原理,布置题目,他学不会写作,是一个很难教的学科。但文学批评比较容易教,一个作品只要把它读懂,或者没有读懂也不要紧,然后你把它分析一下,于是一个批评就完成了。明明不值得骂的,你真骂,或者你把它说得怎么好,所以很好教。我们说文学写作,小学生的作文写作这个难度跟这个一样。

我们的这种写作,我自己的写作,我刚才说,基本上跟课堂无关的。当然,也是有一点关,因为我小学毕业的时候的那个小学考中学的作文,获得的高分归功于我的小学老师。这位老师姓黄,他救了我一命。因为在我们小学,那个要毕业考试考中学之前,他辅导了我。就是作文的时候,他曾经讲过一个作文的结构,这是对我一次重大的帮助。我呢,上课的时候,思想总是开小差,有的时候也是老天爷帮助我,他讲那次作文的时候我没开小差,我听进去了。他讲的那个作文是说,他说写一个人,在路上行走,走着看着烟囱、看着马路,然后写出国家的变化。这个结构好新鲜,小学生都是盯着一件事情,写完了,文章结束。而他讲的这个作文是,一个孩子在路上走着,看着这个,看着那个,然后一个一个在变化,然后连起来是祖国的变化,我们的老师说,这是一个很像散文一样的作文。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散文这个概念,有些概念,也许在别的地方也见过,但是在某一个场合,重大的闯进了我的脑海,他说这是一个像散文一样的作文。后来考中学了,中学的毕业考试是在一个区重点中学,我填的重点是一个市重点中学。我把志愿填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那时候的语文只考一篇作文,那个作文题目写一个夏天的傍晚。我想这个好啊,十个里面是写那个夏天傍晚一两件事情,这是一个固定的结构。一千个人我担保990个人也是写一两件事情。我想起黄老师教我的。我想我夏天的傍晚在路上走着,看着一家门口有一个小姑娘在做作业。爸爸说吃完饭再做,不,我一定要先做完,再吃饭。小姑娘非常认真,爸爸一边吃着饭,一边讲他们厂里大炼钢铁的火热场面。用那个年代的思维写作,一直最后写到文化宫的门口,有一张张贴报,今天晚上有一个演出,《歌唱祖国》,一路写过去,散文的结构。我在招贴画面前,心里想着如果我能够来参加这个联欢会多好,就在这个时候路灯亮了,很艺术。因为我就想到傍晚什么时候结束,真正的黑夜来到?路灯啊,路灯亮了,我们伟大的足够热火朝天的一天,现在进入了宁静的夜间,我当时这样的结束了。我兴奋啊,这个作文肯定能通过,其实有很大风险啊,因为那种所有全国的写作,我不是写一两件事情,任何人都是写一两件事情的时候,你用了这样的结构。一个孩子在路上散漫地走着看到这个,那个,其实有风险。如果你碰到一个老师他只喜欢一两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完了。上天给了我个机会,有一个老师他喜欢这种结构,然后让一个其实很稀里糊涂的小孩,一下子进入市重点学校。这对我是一次重要的成功,这归功于我小学课堂里面老师的辅导,他给了我一个结构。用什么样的写法,写一两件事情就是一个结构;像孩子走在路上他看到的东西,而所有看到的东西都是很亮的,那个年代需要的亮,孩子的认真学习,一个工人下班以后还在那边兴致勃勃讲着工厂的大炼钢铁,文化宫的歌唱祖国的联欢晚会,他每一个段落都是亮的,是那个年代需要的亮,然后串起来就亮了,这是不同的结构的作文。所以我们呢,作文在教学的时候,我们要把结构这样的概念和方式要带到教学里去。写作文的老师要有很多结构,你要有,你不能只有一两种结构,而且你不能认为只有这种结构才能把作文写好。有一个女孩子提出一个问题,说你这个里面,一会写这个,一会那个,没有中心,这是我们课堂需要担心的。这个跟孩子无关的,因为小孩子是这样的。因为小孩子的能力,他往往只能够一件事情。最好就是,从头写到尾,一步步写到尾。你不要跳开,写今天的事情把昨天的事情拿来,就没有中心。用我们的话说,你怎么不是一件事情,一条线写,你好像里面出现了两条线,三条线。他把这个两条线,三条线的叙述理解为没有中心。这个意思我们理解,写今天的时候不要写昨天。你写现在,怎么又写船上?他缺少这种能力,写作也是这样。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4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杨遥遥



注册时间: 2008-09-12
帖子: 2364

来自: 天堂之州

帖子发表于: 06-06-18 星期三 4:1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相信童话•阅读儿童文学”一日营暨儿协大会2018

录取者名单(截至6月6日)

序号 姓名 会员编号
1 叶欣慧 L/079
2 张莹 L/125
3 陈嘉怡 L/124
4 叶菲琴 L/309
5 陈桉榆 L/310
6 黄姝方 L/249
7 胡億晶 L/229
8 邱缨婷 L/289
9 叶芷伶 L/361
10 蔡侃秜 L/109
11 陈佩玲 L/233
12 叶美莹 L/234
13 胡清朝 L/369
14 蔡清思 L/370
15 陈慧怡 L/186
16 洪善如 L/073
17 陈梅春 L/082
18 郑善生 L/200
19 郑慈娴 O/264
20 黄慕雪 L/203
21 陈韵祺 非会员
22 许愿珊 非会员
23 周淑仪 L/070
24 曾雪莉 L/362
25 颜慧姗 L/363
26 陈子谦 O/261
27 黄碧云 L/006
28 陈丽梅 L/374
29 谭琪颖 O/260
30 林怡雯 O/242
31 范靖翊 O/275
32 黄燕玲 L/232
33 陈美珍 非会员
34 侯智腾 非会员
35 姚凤玮 非会员
36 吴筱媛 非会员
37 王康维 L/290
38 黃依盈 非会员
39 林瑞恩 非会员
40 戴健平 L/072
41 李可馨 L/055
42 连朝胜 L/195
43 黄柔茵 L/278
44 李鸣聪 L/303
45 陈妍荟 L/304
46 张诗敏 非会员
47 林超 非会员
48 叶佳妞 非会员
49 魏思雯 非会员
50 黄爱娟 非会员
51 洪皚芛 非会员
52 梁婷婷 非会员
53 林慧玲 非会员
54 黄先炳 L/001
55 余碧音 L/002
56 黄学慧 L/377
57 蒙静莹 非会员
58 陈怡倩 L/260
59 关嘉辉 L/044
60 严绪佳 L/151
61 李金桃 L/118
62 官裕峰 非会员
63 苏慧萍 非会员
64 田健诚 L/150
65 谢敏愉 L/197
66 蔡繢巸 L/217
67 陈淑嘉 非会员
68 梁洁如 非会员
69 陈诗谕 非会员
70 凌婉菁 L/080
71 曾志荣 L/225
72 郑雨明 L/275
73 林凱薇 非会员
74 覃芷蕾 非会员
75 李凱珊 非会员
76 陈翠缘 非会员
77 黄秀芳 非会员
78 王匯贻 非会员
79 凌婉华 L/156
80 李丽玮 非会员
81 何伟嫣 L/271
82 叶慧芬 L/274
83 陈慧芳 L/272
84 刘佳敏 非会员
85 杨淑甄 非会员
86 邱秀凤 非会员
87 陈丽青 L/017
88 李丽波 L018
89 陈丽君 O/296
90 黄美清 非会员
91 蔡易蓁 非会员
92 戴安尼 非会员
93 苏德莹 非会员
94 林爱珍 非会员
95 杨瑞玲 L/378
96 林月娣 L/379
97 李斯婷 L/159
98 钱微芹 非会员
99 潘嘉莹 L/066
100 郑每俐 L/110
101 黄丽敏 L/024
102 许凯依 L/312
103 廖夕媛 非会员
104 胡长儒 非会员
105 胡长励 非会员
106 赵丽云 非会员
107 郭史光宏 L/003
108 古宝丽 L/004
109 张泰忠 L/019
110 赖滢羽 L/239
111 詹淑婷 L/259
112 丘凯欣 L/236
113 何谊霖 非会员
114 邓慧茵 非会员
115 鄭貽文 非会员
116 王税玉 L/375
117 郭一慧 L/175
118 林妍芸 非会员
119 杨梅秋 非会员
120 梁彦昕 L/170
121 周敏斐 L/1/46
122 林陆凤 L/293
123 吴慧珊 O/254
124 林盈杏 L/286
125 游智勇 O/243
126 林慧雯 非会员
127 蔡濢芬 L/041
128 李爱凌 L/380
129 陈翔阑 L/306
130 黄于芸 L/376
131 陈桂煌 L/227
132 黄元瑜 L/381
133 萧晓彤 L/171
134 黄修霖 L/285
135 郑伟毅 L/240
136 胡诗萍 L/313
137 李亚香 非会员
138 陈欣宁 L/114
139 王顺正 非会员
140 吴芊蕙 O/250
141 王紫盈 L/205
142 黄慧怡 L/204
143 蔡嘉灵 非会员
144 苏金婷 非会员
145 陈紫鸳 非会员
146 周晓薇 非会员
147 林枚娇 非会员
148 魏彩盈 非会员
149 司徒佩鈴 非会员
150 戚宝芝 L/238
151 蓝诗琪 L/237
152 邓亦玲 O/262
153 曹淑盈 O/297
154 骆丽诗 非会员
155 许丽甄 非会员
156 马凤美 非会员
157 张秀玲 L/152
158 张绪庄 L/153
159 许浚铭 L/252
160 蔡可瑜 L/284
161 梁雪雰 L/148
162 陈颖涵 O/295
163 黄美仪 L/384
164 林盛佳 L/383
165 朱秀兰 O/298
166 刘素秀 非会员
167 罗美兰 非会员
168 李金莲 非会员
169 林俽如 非会员
170 黄妙英 L/345
171 谢椿翎 非会员
172 林芷晴 L/145
173 陈小芬 非会员
174 吴顺平 O/235
175 罗丽华 非会员
176 詹佩淋 非会员
177 苏于玲 非会员
178 傅瑞欣 非会员
179 谢美华 非会员
180 陈俏伶 非会员
181 黄俐㛃 O/284
182 吴女丽蓁 非会员
183 陈民竣 非会员
184 刘梅菊 非会员
185 陈诗蓉 L/051
186 黄淑婵 非会员
187 李佳静 非会员
188 廖鑫琳 非会员
189 邓美君 O/192
190 叶佳丽 O/193
191 林依霖 O/119
192 张美嘉 L/160
193 茹翠芹 非会员
194 黄健壹 L/250
195 李金凤 L/057
196 雷碧真 非会员
197 陈桂英 非会员
198 刘金菁 L/048
199 伍雪清 非会员
200 陈慧君 非会员
201 黄奕蓓 非会员
202 黎美吟 非会员
203 陈信荣 非会员
204 邝山清 L/222
205 郭秀屏 非会员
206 苏孙源 非会员
207 黄紫彤 L/382
208 林佳汶 L/302
209 沈蔚汝 O/244
210 江思穎 非会员
211 颜依玲 非会员
_________________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返回页首
[ 4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kuanghong



注册时间: 2005-11-22
帖子: 5850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帖子发表于: 08-06-18 星期五 1:1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在真诗里流远
梅子涵



泰戈尔这个了不起的印度人,他靠着最轻巧的写作成为了世界的诗人,因为他的轻巧里是真的诗,每一个字里都有波浪,波浪连着波浪,不用大声喊叫,也总是流出了很远;很远连着很远,那么不就是停不下的水了吗?

这也是他的一首轻巧的真诗,轻巧的波浪连着看不尽的远方。


早晨,钟敲十下的时候,我沿着我们的小巷到学校去。

每天我都遇见那个小贩,他叫道:“镯子呀,亮晶晶的镯子!”

他没有什么事情急着要做,他没有哪条街一定要走,他没有什么一定要去,他没有什么时间一定要回家。

我愿意做一个小贩,在街上过日子,叫着:“镯子呀,亮晶晶的镯子!”

下午四点,我从学校回家。

在一家门口,我看得见一个园丁在那里掘地。

他用他的锄子,要怎么掘,便怎么掘,他被尘土污了衣裳,如果他被太阳晒黑了或是身上被打湿了,都没有人骂他。

我愿意是一个园丁,在花园里掘地,谁也不来阻止我。

天色刚黑,妈妈就送我上床。

从开着的窗口,我看得见更夫走来走去。

小巷又黑又冷清,路灯立在那里像一个头上生着一只红眼睛的巨人。

更夫摇着他的提灯,跟他身边的影子一起走着,他 一生一世都没有上床去过。

我愿意是一个更夫,整夜在街上走,提着灯去追逐影子。



我想说什么呢?

我也想当个小贩,不是卖镯子,是卖那些每一个字里都有波浪的文学,让这些文学都到达小孩们的面前,是不是到达大人们面前我不是很关心,如果到达了小孩们的面前,那么就等于到达了以后的大人们面前,因为小孩们都会长大。有波浪的经典的文学是应该和人类的生命一起延续的,在延续里还会有继续的新诞生,它们互为孕润和养教,它们早就是一条共同的长水了。

我想当一个园丁,栽种文学,栽种童年亲近文学的热情和习惯。我撒下的种子都必须是良种,是人类种了很多年吃了很多年的!它们长出的碧绿、金黄、鲜红,既是田地里的风流摇曳也是生命里的芬芳荡漾。它们不是只有短短的口味,还有春夏秋冬、一生一世的持久喜悦和诗气、文气、舒卷雅气。这并不是每一个被栽种下的人都必定拥有,可是希望他有,于是就成为栽种的更欢欣的盼望了。栽种都是有欢欣盼望的,所以哪一个真正的园丁不是天天都有等候呢?人类总是等候着长出优良的蓬勃一片,从这头到那头,从南头到北头,整个世界满山遍野。

我还想当一个更夫。更夫提着灯,应当还摇着铃吧,和他的影子一起在家家的窗外走过,那走过的不正好就是一首安宁的诗吗?他说:“睡吧,睡吧,”到了早晨,太阳果然就又升起来了。他不是不上床的,他是躺在太阳升起的床上,他的床上有光芒。我们也都是有资格躺在文学经典们的太阳光里的,经典们对我们说:“早安!”“晚安!”“一生平安!”我们对世界说:“早安!”“晚安!”“四处平安!”

泰戈尔的这一首轻巧的真诗叫《职业》,让儿童们读到真经典、真优秀是我们这个世纪的一个多大的职业,我们在这个职业里了吗?那么我们就和我们的影子一起出发,叫喊着,掘着地,在家家的窗外走成一首夜晚的诗!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http://kuanghong1987.blogspot.com/
http://blog.sina.com.cn/kuanghong87
返回页首
[ 4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儿协大会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下一个
3页/共4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