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一代名师千帆先生
前往页面 1, 2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程门问学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29 am    发表主题: 一代名师千帆先生 引用并回复

https://mp.weixin.qq.com/s/i_UOCii72GD-aA1sE1QY0A

一代名师千帆先生
——纪念程千帆先生逝世十八周年

作者: 蒋寅
来源:“程门问学”微信公众号


Picture:Click to zoom
▲程千帆先生逝世前20天(2000年5月15日),与夫人陶芸、学生吴志达(右)、蒋寅(左)的合影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07-06-19 星期五 3:25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3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一直不相信这一天会到来,它还是仓遽来临了。千帆先生终于离开了我们。学界痛失一位杰出学者,而我们恸丧恩师。

无论是那繁多的荣誉,还是那等身著述,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千帆先生在我们心里首先是一位最好的老师。1990年,值先生八十华诞,受业门生二十余人各撰一文以为寿。日本学者成田静香在《东方》杂志上介绍这部论文集,用了“程门弟子”一词,后反馈到国内,播于人口。这究竟是学生的荣誉还是老师的骄傲?我相信老师是为此骄傲的。他留下的遗嘱,在最后写道:

千帆晚年讲学南大,甚慰平生。虽略有著述,微不足道,但所精心培养学生数人,极为优秀,乃国家之宝贵财富。望在我身后,仍能恪守敬业乐群、勤奋谦虚之教,不坠宗风。

先生竟将他的教育成就看得比学术成就还高,也许让人意外。但作为学生,却能理解老师的心情,而且首先愿意尊先生为一代名师。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3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事实上,千帆先生不仅是一位优秀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导师和学术带头人。18年的政治风雨消耗了他最宝贵的学术年华,等到重返学术岗位时,先生已是65高龄。历经磨难使他对学术有了更深远的抱负和关怀,在勤奋著述的同时,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科建设和培养学术队伍上。

千帆先生34岁即任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兼中文系主任,对教学、科研包括学科建设和管理都有一定经验,更兼对匡亚明先生的国士之遇深怀知己之感,所以一调入南京大学,便为大学系科的建设和管理贡献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学界同人常感叹,南京大学中文系因聘程先生任教而焕发生机,古典文献研究所由此成立,古典文学专业由此复兴。先生关于古典文学、文献学研究生培养的几次讲话,后来作为教委文件发到各院校,对古典文学和古典文献专业研究生培养、学位论文的规范化及评审原则的确立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先生不仅对新知识十分关注,对后辈学者的成长,对学术队伍的建设也倍加关注。每次听先生论学,都感觉他对后辈学者的论著非常了解,熟悉许多后辈学者的特点。入学不久,他就让我们都读一下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说这部书的写法很有特点。又让我读台湾大学张淑香女士的《李义山诗论析》,说这部书运用了当今西方的各种文学理论,可谓十八般武艺俱全,读一读可以了解海外学者如何研究古典诗歌。罗宗强先生的《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也是先生经常提到并给予好评的著作。当时南开大学中文系博士生萧占鹏到南京访学,正值罗先生申请博士导师,想听听程先生的意见。我陪萧占鹏去拜见先生,当介绍他是王达津先生的研究生,也是罗宗强先生的学生时,千帆先生说:“罗先生我知道的,他的文章也读过,很佩服。”萧占鹏说他担心您不知道他,先生说:“我对中青年学者的东西还是注意看的。我们也干不了几年了,很快要交班,以后主要靠中青年同志来干。”这种交班意识时时萦绕在先生心头,在学会组织、系科建设、梯队培养一系列问题上表现出宽容大度的胸襟和高瞻远瞩的眼光。唐代文学会老中青三代学者的团结和良好风气,南京大学古典文学专业梯队的形成,与先生对学术的公心是分不开的。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4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众所周知,千帆先生为国家培养了第一个文学博士莫砺锋,到1990年退休为止,共培养了十名博士、近二十名硕士。据说当年让程先生招博士生时,他起初是有顾虑而推辞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博士是何等样的水平。后先生辞不获已,就提出先看看海外的文学博士论文,等到看过一些博士论文后,先生心里有了底,向有关部门说:“如果博士论文就是这样的,那么我能指导。”先生的谦虚和自信就是这样统一在一起的。

Picture:Click to zoom
▲程千帆、周勋初先生与博士生
后排左起:陈书禄、蒋寅、巩本栋、程章灿、张伯伟、莫砺锋、曾广开、曹虹、张宏生、姚继舜、王青。


先生晚年将培养学生放在第一位,花了无数心血在指导学生研究上,从研究生入学的课程设置、教学到学位论文的指导,全都是他自己考虑、安排。每份课程作业他都一字一句细心批改,然后从文章的主题、结构、材料到论证、行文、格式各方面指出存在的缺陷,让我们修改,有时甚至反复多次。我作博士论文时,先生正抱病住院,部分文稿是送到医院,由先生在病房审阅批改的。第一稿上几乎每页都有先生的批语,第二稿也有许多页留下先生的手迹,后来学校图书馆要求凡博士论文须将底稿交馆保存,我忍痛交出第二稿,而将第一稿珍藏箧笥。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5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千帆先生培养学生的宗旨是德才兼备,全面教育,不光做学问,做人的方面也从严要求。平时待人接物、立身处世,甚至小到写信、题款的格式问题,都随时指点。他对学生的要求之严在学术界是有名的,以致日后常有人问我一些传闻是否真实,我一听几乎都实有其事。

先生的严格要求,有两点给我印象最深:一是从小事抓起,二是不轻许可。比如世传先生要求写字必须正楷,不许潦草,这确有其事。我们入学后第一次晋谒,他就提出这一要求,作业须工整书写,不得连笔草书。先生当时的训诫还录音保留下来,收在同窗巩本栋编的《程千帆沈祖棻学记》(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中。以前曾有个硕士生,作业潦草,先生指出多次不改,最终令其退学。我的书写也曾被先生批评过,先生强调这是要培养我们一丝不苟的认真习惯。三年中,我常听先生称赞别人的研究和工作,却很少听到对我们学生的称赞。我得到的可以认为是肯定和称赞的评语只有一次,是称赞《左传》课程作业《〈左传〉与〈战国策〉中说辞的比较研究》在思维能力和写作水平上有所提高,后来先生把他推荐给《南京大学学报》发表。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5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先生在专业上对学生的要求,正如周勋初先生所概括,是“治学应沟通古今,融文史于一炉,考据与批评并举,严谨与创新并重”。在这总的原则下,先生还要求学生知识面广,关注理论,学好外语,提高研究和写作水平。先生经常说,博士博士就是要博通一门学科的多方面知识,只知道自己研究课题的有关知识,将来既不能教书,学问境界也不高。我至今保留着博士生入学考试的试题,是应试后默记的。专业基础考试“中国文化史”的试题为:

引用:
1.《左传》与《公羊传》有何不同,各对后世产生什么影响?
2.试述《汉书·艺文志》的渊源与学术价值。
3.考定一部古代作品有哪些方法?请举恰当的例子加以说明。
4.在科学上宏观研究和微观研究阙一不可,交相为用,请以章炳麟、王国维或陈寅恪等人的著作说明这个观点的正确。


专业考试“唐宋文学”的试题为:

引用:
1.中国文学史上“赋”有几种含义?它们各产生于什么时代?关系怎样?
2.南北文风、学风不同,前人多有论述,就你所知加以说明。
3.试述从建安到元和的骈、散文的变化。
4.简论谢灵运诗。
5.简论王维诗。(与上二题选一)


这两份试卷大概可以显示,先生心目中的博士生应具什么样的知识面。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8:5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这种博通意识不只体现在考试之际,也贯穿在日后的教学中。当时不少学校的博士生都不读课程,入学后就研究问题,做学位论文。千帆先生不赞成那样的方式,认为课程的学习,不光能为日后的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更直接为学位论文的研究和写作创造一个演练的机会。就我自己的体会而言,学位论文的写作是深深得益于六门课程的研习的。先生对学生的培养,不光因材施教,更因学施教,每每根据各人的基础和才性以及专攻方向制订教学计划。同样是六门课,先生给我开的和给张宏生、曹虹开的就不同。我的是《诗经》《楚辞》《左传》《庄子》《史记》《文心雕龙》,要求读完六部书,各写出达到省以上刊物发表水平的报告。因此我第一年读得很苦,报告则到第二年上学期才全部做完,后来发表了四篇,《庄子》和《史记》自觉拿不出手,至今压在箱底。我在硕士阶段除了学位论文,没做过什么大型的研究,经过六篇报告的写作,我深感把握问题、论述问题和文字表达的能力都明显有所提高。

千帆先生于文学研究尤重体验,在诗歌批评方面,格外强调创作经验对批评的重要性,谆谆告诫后学:“从事文学批评研究的人不能自己没有一点创作经验。”(《答人问治诗》)先生自己是个诗人,大学时代就曾与常任侠、汪铭竹、孙望等先生结土星笔会,出版《诗帆》。1937年与女词人沈祖棻结婚,虽置身于战乱流离中,不废笔墨唱和之乐。当时他们都热心于新诗创作,所有作品后由先生在武汉大学的学生陆耀东教授编为《沈祖棻程千帆新诗集》刊行。据查考,现代诗中第一首写南京的诗作就是千帆先生1934年发表的《鼓楼》。但后来先生写作更多的还是旧体诗词,前后累积有数百首,不幸毁于浩劫。劫后就记忆所及并近作编为《闲堂诗存》,约二百首,附刊于《被开拓的诗世界》,赢得广泛好评。先生曾说,此举意在让人知道,自己的诗论如果还有一二可取之处,那是与会做几句诗分不开的。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9:0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基于上述体会,先生总是鼓励我们学写古体诗词。遗憾的是我夙乏才情,又比较懒惰,偶尔写一两首,始终没有进步。1997年在日本应人之请,为某尼僧作题画像诗,该尼素爱杏花,希望诗中有杏花意象,遂成七绝曰:“不随群妍竞芳时,疏雨帘栊雪满枝。廿四番风吹梦远,冰心未许世人窥。”后寄呈先生审阅,先生复函说不成体:“看来我对你们的训练还是有缺陷的,你对作诗全未入门。要下功夫好好学才行。”我看了十分惭愧,更惭愧的是我还不知道毛病何在,先生开示说:“作诗犹学书,平日当博览,写作时则当先守一二家入门。”真不知道何时才能不负先生苦心。

千帆先生对外语水平要求之高,也是学界的传闻之一,莫砺锋大师兄是外语系出身,多多少少加强了人们的印象。这也确实是事实。先生曾有三年中让我们出国游学一次的打算,1986年3月他曾对我们说:“我在尽力设法能让你们出去一次,把外语提高,也开开眼界。今后的文学研究,非要打开窗户接受别人的成果不可。我对考生外语要求高,正是为了入学后可以少花时间学外语,可以一心学专业。不知道的人,以为我就注意外语。”先生的思路原来是这样的。

先生对学生要求虽严,但决不拘束他们的学术个性,不仅尊重学生的独立思考和见解,更鼓励学生在学术思维和研究方法上多方探索。先生的教学方式也是灵活多变的,正像要求学生能写作诗词一样,特别注重体验。记得入学的第一年,先生有意让我们到栖霞山栖霞寺的金陵佛学院去旁听一个月,就住在寺中,跟僧徒一起晨钟暮鼓地生活一阵,好对佛门境界有所经验。我受命前去拜访担任院长同时也是镇江焦山定慧寺住持的高僧茗山法师,申明此意,遗憾的是,法师当时因外事活动繁忙,法体违和,且以曹虹旁听,法席多有不安,而婉转谢绝了。现在回想当时的对话还很有趣,法师有言:“小和尚怕见女人。”这个怕,我想不会是“归正求真,怕甚么虎狼妖兽”的怕,无非是他自己怕再现“闹道场”的情景罢。

先生为人幽默风趣,出口成章,而且一肚子掌故,听先生论学,侍先生谈笑,那绝对是一种享受。逢先生高兴,讲些儒林旧闻,庄谐杂出,一座生风。八十年代后期,先生渐觉精力不济,遂不著书。除取历年治学心得,与吴新雷教授及门人徐有富、莫砺锋、张宏生合作完成《两宋文学史》《校雠广义》《被开拓的诗世界》三书外,主要从事汪辟疆先生文集、黄季刚先生日记、沈祖棻先生诗词集的编订。先生曾对我说:“顾亭林说注古典易,注今典难。许多本事,惟有当事人知晓,时过境迁,则不知所谓。”于是便举沈祖棻先生《得介眉塞外书奉寄》“犹忆春风旧讲堂,穹庐雅谑意飞扬”两句,给我讲了它的本事:王易字晓湘,博学而讷于言词,三十年代初在中央大学讲乐府通论,学者多以听受为苦。女生游寿(后任哈尔滨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素善谑,便拟《敕勒歌》之体嘲道:“中山院,层楼高。四壁如笼,乌鹊难逃。心慌慌,意忙忙,抬头又见王晓湘。”见者无不大笑。先生当时念诗的音调和表情至今历历在目。

先生谈话常信手拈古引典,娓娓不绝,有些可能会引起尴尬的问题,先生以妙语出之,顿时轻松化解。曾听陈尚君说,一次章培恒教授与先生闲谈,以不娴于书为愧,先生随口说:“章学诚字也不好。”盖章教授绍兴人,大学者章学诚是他的乡先辈,先生虽一时戏语,却寓褒许于解嘲,可谓妙语解颐。记得二年级的时候,看到其他学校的研究生都出去开会,我们几个也想去。先生对我们的要求不置可否,却说了《世说新语》上的一个故事:“谢安石隐居东山时,兄弟都做了官,他夫人对他说:‘大丈夫不当如此乎?’谢安石捂着鼻子说:‘但恐不免耳。’你们也是,他年恐不免耳。”我们都乐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9:04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我毕业离开先生后,常与先生通信。先生的书翰都很风趣,信手引用古诗古语,最是妥帖有味。一次讲到最近眼睛不好,很少看书,引东坡句:“山中老宿依然在,架上《楞严》已不观。”让人忍俊不禁。1989年6月10日,我回乡省亲,经过南京谒先生。值《汪辟疆文集》甫印成,先生取一册颁赐,并随手题了一句:“‘犹瞻太白雪,喜遇武功天。’蒋生大弟无恙南归,书此以赠。”这种记诵涵泳的功夫和运用存心之妙,让做学生的佩服到地。

Picture:Click to zoom
▲程千帆先生致蒋寅信札(局部)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6-18 星期二 9:0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读先生的论著,明显能感到艺术感觉的敏锐。平时听先生论学,随便谈起古人或近人的诗,总有出自体会的妙语,如果记录下来一定是精彩的诗话。记得有一次谈到风格的把握,先生说:“唐诗和宋诗不同,读多了宋诗,就会不满唐诗。唐诗固有许多宋人不可及处,但与宋人比,唐人显得笨拙。唐人对仗多僵硬,而宋人则活脱。就作家而言,苏、黄同为大家,但有不同,苏浅黄深。苏尽管学陶,终浅,陶深。苏东坡对一切都满不在乎——要在乎他早死了。坡诗如浪涛澎湃,但较浅,只是在上面翻滚。”这段话给我印象特别深,回去记在笔记里,越琢磨越觉得真正是深造有得之言。如今的诗歌批评,虽然理论一套一套,横竖说得头头是道,但这种严羽称为“取心肝刽子手”的解悟,却是百不遇一了。

回想从先生受业之日,倏忽十五年过去,当日的白袷少年今已风尘满面,而先生忽焉顿作古人。说来我和先生也算有缘。1980年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写了一篇论绝句起源的习作,寄给先生请求指点,这也是我平生惟一的一次将习作寄给不认识的人审阅。我记不起当时是怎么想到寄给先生而不是别人的了,大概只觉得千帆先生很有名吧。那时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学术研究,先生回信告诉我,这个问题已有些学者发表过论文,《学原》第一卷四期登有孙楷第先生的研究,值得参看。做学问必须先了解别人的研究,然后才能提出自己的看法。当时我找不到《学原》,这篇习作也没有再接着做,但先生的话深印在我脑子里。考硕士研究生时,我第一志愿就是报考千帆先生,因外语成绩不好落第,后来我再考先生的博士生,最终有幸列在门墙,饱受三年教诲。读课程的一年多,每次去先生家问学,回来都记下所闻。最近我把那些笔记整理出来,题曰《立雪私记》,收在随笔集《学术的年轮》中,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先生,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先生求知治学和教书育人的苦心。读到这篇文字的朋友都表示惊异,想不出你们老师是这样教学生的。

先生的生涯虽历经颠沛,晚年终究是幸福的。看到自己的文集、晚年主编的《全清词》《中华大典》文学卷陆续出版,先生满心欢悦。更让他欣悦的是,他用心栽培的学生,都如他所期望,老老实实地做学问、做人,这给他老人家的晚年更添一些愉快和满足。近两年他的视力和听觉严重衰退,与人交流渐觉困难,遂深居简出。5月中旬,先生收到《学术的年轮》,让师母给他念《立雪私记》,不觉喟叹:“那时我竟能讲这么多!唉,现在什么也不能讲了。”一代名师就怀着这样的落寞与悲凉,于6月3日与世长辞了。

愿老师安息。

>原载《程千帆先生纪念文集》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6-19 星期五 3:3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https://mp.weixin.qq.com/s/NBBkZ9BsKaWntIRrY4XRSg

他的人生辉煌从65岁开始
——程千帆逝世19周年

作者: 莫砺锋
来源:“程门问学”微信公众号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6-19 星期五 3:3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1978年,年已65岁的程千帆先生以武汉市街道居民的身份被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聘为教授,重新开始了被迫中断二十年的教学和学术研究。经历了反右和文革的劫难在新时期重返工作岗位的学者为数不少,但在劫后余生的耄耋之年仍在教学与学术研究两方面做出卓越贡献的人似不多见。当程千帆先生重返南京大学的校园(那儿就是他青年时代就读的金陵大学的原址)时,他已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程先生决心要把被耽误的光阴夺回来,他带着满腔的热情开始了工作。程先生为自己制定了两个宏大的计划,一是对自己几十年的学术思考进行总结,写成著作贡献给学术界。二是抓紧时间培养学生,努力弥补十年动乱造成的人材断层。对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来说,这两个任务谈何容易!然而程先生经过二十年的奋斗,终于在两个方面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使他的人生中出现了奇迹般的晚年辉煌。程先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誓言,为他自己,也为国家的教学和学术事业挽回了一部分损失。

一般来说,一个学者在被耽误二十年后,最着急的事当然是整理自己的学术成果,完成名山事业。然而程先生却把培养学生放在第一位,他常常引《庄子》的话说:“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在他看来,弥补文革所造成的损失,让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后继有人,这是重中之重,急中之急。于是,程先生怀着虔诚的心愿重新走上了讲坛。他不顾年老体弱,亲自为本科生上大课。年龄不饶人,几个学期之后,程先生的健康情况不允许他再上大课了,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教室,转而以培养研究生为主要的教学任务。程先生的教学工作绝不只是在教室里进行,他的书斋同样也是课堂,甚至病房也常常被他当作备课、批改作业的办公室。他为研究生们所设计的课程都以训练治学方法为目的,而且是因材施教,精心布置的全面训练。对于研究生来说,与学位关系最大的当然是学位论文,以致于有些导师从一开始就布置学生动笔撰写。但程先生向来反对这样做,他认为光写一篇学位论文是远远不够的,他坚持主张研究生在撰写学位论文之前一定要用一年或一年半的时间来认真阅读经典著作。一句话,程先生认为培养研究生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获得学位,而是成为真正的研究人材。所以,他的整个培养计划都是从后一点出发来考虑的,而这个计划后来也就成为南大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研究生培养的基本模式。这个模式的基本精神就是,古代文学是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由于古代的学术是一个整体,所以研究古代文学绝对不能与史学、哲学分离开来。还有,古代的作家都是在以儒家为代表的先秦学术思想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他们的人生观、文艺观都离不开孔孟老庄的影响,为了真正理解古代作家及其作品,就必须对他们所接受的思想源头有所理解。所以,不管研究生的研究方向是哪一个时段的文学,也不管他们的论文会选择什么题目,都必须对古代典籍进行一定数量的研读。于是,《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左传》《史记》、新旧《唐书》几乎成了每一个博士生的必读书,更不用说《诗经》《楚辞》《文选》《文心雕龙》等文学性典籍了。

经过严格的典籍研读之后,研究生才进入论文写作阶段。在指导研究生撰写学位论文上,程先生付出了更多的心血。首先,他要求学生认真选题,而且鼓励他们选取难度较大、学术价值较高的题目。在程先生看来,写论文是一次最好的锻炼,千万不可避重就轻、只求通过答辩。所以他的研究生大多选取了有一定难度的题目,例如《大历诗风》《江西诗派研究》《江湖诗派研究》三篇论文,都是程先生亲自主持的国家社科七五规划项目“唐宋诗歌流派研究”的组成部分,它们对诗歌史上的几个重要课题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出版后得到了学术界的好评。著名学者傅璇琮指出:“这三部著作将在我国的古典诗歌研究学术史上占有特定的位置,其意义及经验必将日益为学界所认识和汲取。”毫无疑问,三部书的成功是与程先生指导下的正确的选题思路是有密切关系的。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6-19 星期五 3:37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其次,程先生对于学位论文的撰写有严格的规范要求。从小处说,他要求学生一定要保证材料的可靠性,要求他们绝对不能剽袭成说,等等。从大处说,他要求学生要具有问题意识,要能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并勇于创新。对于他所指导的九篇硕士论文和十篇博士论文,程先生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许多同学都珍藏着当年经过程先生批改的论文草稿,上面布满了红笔写的批语,连一个错别字、一个用得不妥的标点,他都细心地用红笔勾出来了。时至今日,这些学位论文大多已经公开出版,其中有几种如程章灿《魏晋南北朝赋史》、曹虹《阳湖文派研究》、陈书录《明代诗文的演变》,都很受学界的好评。这些书中的观点也许尚有可商之处,但它们在操作上却都是符合规范的,在学术上都体现出开拓精神和严谨学风,正如傅璇琮先生在为程章灿论文所作序言中所说,“他的这部书给予我们的,与其说是某些具体的结论,还不如说是这位年轻的涉猎者,在步入辞赋这一瑰丽而辽阔的天地中所表现出的一种开拓胸怀,一种力求重新认识这一境域的探索精神。”显然,程门弟子的这种学术品格,正是程先生倾其心血所陶铸而成的,这是程先生一生教学工作的结晶。

在认真进行教学工作的同时,程先生也争分夺秒地进行学术研究。中国自古就有“发愤著书”的传统。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程先生曾被发配到农村劳改,也曾被无休无止的批斗。在那些岁月里,程先生当然不能操笔作文,但常常在心里进行学术思考,这实际上就是“打腹稿”式的“发愤著书”。于是,一旦大地春回,程先生的思考结果就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了。更为重要的是,“发愤著书”是以整个生命铸成一部人生的巨著,这样的著作中所蕴含的生命激情是常态下的论著所难以拥有的,它们所达到的思想深度也是常态下的论著所难以企及的。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引尼采之言:“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我觉得对于重要的学术著作,也可作如是观。程先生在文革结束后推出的十多部著作,正是他“发愤著书”的结晶。

Picture:Click to zoom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6-19 星期五 3:39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程先生的学术研究范围很广,在2000年出版的《程千帆全集》中,收入的著作多达八类

第一类是校雠学著作,即《校雠广义》一书,共有“版本”、“校勘”、“目录”、“典藏”四编。校雠学本是一切学术的门径和基础,程先生在就读金陵大学时就对这门学科有强烈的兴趣,毕业后曾在金陵大学、武汉大学等校主讲这门课程,并开始写一部全面地论述校雠学各个分支内容的书。可惜这件工作后来被迫中断了。1979年,程先生在南京大学重新开始指导研究生,亲自讲授校雠学课程,并在残存旧稿的基础上,由研究生记录、整理成《校雠学略说》,以油印稿的形式在几所大学流传。这批研究生中的一位———徐有富学长毕业之后,程先生就与他合作,把《校雠学略说》扩充,改写成《校雠广义》四编,历十多个寒暑而完成全书。自清代以来,专治校雠学的学者代有其人,有关校雠学的著作也不断出现。然而,对校雠学的四个重要部分即版本、校勘、目录、典藏进行全面系统的论述,且将论述重点由历史源流转向实际应用,则《校雠广义》堪称开创之作。读者不仅能从本书中了解这门传统学问的历史形态,而且能获得如何运用它来进行文史研究的实际指导,后者也许是这部书最重要的价值。

第二类是历史学著作,即《史通笺记》一种。程先生一向喜爱史学,即使在农村牧牛饲鸡时,仍分秒必争地通读了晋、隋八史,渊博的历史知识使他在处理古代文学的历史背景时如鱼得水。然而厚积薄发,程先生的史学著作则仅有《史通笺记》一种。《史通》是中国古代史学理论名著,很受史学界重视。可是此书虽经卢文弨、浦起龙等学者之整理、注释,而难解,误解之处仍然很多。程先生从青年时代起就下苦功钻研《史通》,并曾在大学开设《史通》课程。他广搜善本,博采各家校记及有关论著,以“笺记”的形式对前人研究《史通》的成果进行总结,并且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发前人所未发。此书实为近代《史通》研究中最重要的著作之一,程先生因此被历史学家周一良先生誉为“子玄(刘知几)之功臣”。

第三类是文学批评史著作,即《文论十笺》一种,程先生对古代文论有深入的研究,此书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精选出十篇文章,先作详赡的笺注,然后结以案语。从表面上看,此书仅是一部简要的文论读本,但它的实际意义远远溢出于此。本书所选的文章计有陆机一篇、刘知几两篇、章学诚五篇、章炳麟一篇、刘师培一篇,选目独具手眼,其编排不按时代而依内容,也具有现代意识。十篇文章分别副以“论文学之界义”、“论文学与时代”等标题,事实上构成了具体而微的理论体系。文末的案语也多有精到的见解,颇能帮助读者领会文章的现代意义。正因如此,此书很受读者欢迎,自1942年以《文学发凡》的书名刊布以来,已经屡经修订,多次重版。

第四类是古代文学论著,即《闲堂文薮》《古诗考索》《被开拓的诗世界》三种,都是论文集。程先生在古代文学方面的研究范围十分广泛,《闲堂文薮》中的论文即涉及散文、辞赋、词曲、小说、戏剧等各种文体。然而他用力最勤、创获最巨的则是古典诗歌的研究。也许可以说,关于古典诗歌的论文标志着程先生学术造诣的最高峰。《古诗考索》共收论文三十余篇,所涉内容上起汉末古诗,下迄今人所作旧体诗,而以唐诗为主。所论题旨小至一字一句意义的辩析,如《陶诗“少无适俗韵”“韵”字说》;大至整个古典诗歌的内在规律的探讨,如《古典诗歌描写与结构中的一与多》。这些论文中最受学界称道的是从研究具体作品入手而终于导出有普遍意义的结论,也即人们通常称之为“小中见大”的那些,如《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被理解和被误解》。显然,它们最重要的价值不在于解决了一些具体的问题,而在于为学界提供了方法论的启迪。《被开拓的诗世界》则是一部关于杜诗的论文集,其中部分论文是程先生指导学生写成的。程先生对杜甫深为敬仰.对杜诗研究下过很深的功夫,并曾在好几所大学里开设过杜诗课程。他晚年在南京大学重开此课,除了讲授杜诗学知识外,更着重启发学生进行专题研究,本书实即程先生的杜诗研究与杜诗教学的双重成果的结晶。有关杜诗的研究论著早巳汗牛充栋,本书的特点是始终把杜诗置于古典诗歌的长河中进行考察,从而为杜诗学提供了崭新的切入点和宏阔的视野。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699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06-19 星期五 3:41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第五类是文学史著作,即《程氏汉语文学通史》和《两宋文学史》两种。前一种是程先生与他的学生程章灿合著的,故书名冠以“程氏”二字。中国古代的史家以“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为最高目标,所以最能体现中国史学精神的史学著作应是贯通古今且具有鲜明史观的通史。程先生治学文史兼擅,他的文学史研究也贯彻了上述史学精神。他认为研究文学史不应局限于某一段时期,只有贯通古今才能准确把握整个中国文学的来龙去脉,并深入理解其精神。所以本书的论述重点不再是某些作家作品,而是中国文学从古至今的发展过程,诸如文学观念的传承演变,各种文体的兴盛衰落,文学技巧的发展变化,以及这些演变过程的社会历史背景和文化意义。与以往的文学史著作相比,本书的最大特点是它不再满足于提供文学史的许多断片或轨迹点,而是力图描绘出一条完整的线索来。以五十多万字的篇幅涵盖从上古迄近代的全部中国文学史,本书可说是开创之作。如果说《程氏汉语文学通史》以简明精要见长,那么《两宋文学史》则以详赡细致为优点。本书是程先生与吴新雷教授合著的,两位作者都对宋代文学史下过很深的功夫,但相对而言,程先生对宋代的诗词古文理解得更深一些,而吴教授则对小说戏曲研究得更多一些,所以他们的合作达到了取长补短、相得益彰的效果。《两宋文学史》有两个明显的优点:一是论述了一些长期被忽略的内容。如宋代四六等;二是对于重要作家及其代表作品有更细致深辟的阐述,如吴文英词。然而更重要的则是它非常注重揭示史的线索,在突出大作家的历史作用的同时,也对形成文学潮流的中小作家群予以充分的关注。此外,它非常注意一代文学的整体风貌,在清晰地勾画各种文体内部的发展脉络的同时,也对不同文体之间的互相影响进行了论述,如宋四六对小说戏曲的影响 等。虽说最后一点由于缺乏学术积累的前资而展现得不够充分,但这毕竟体现出力求创新的探索精神,格外引人注目。

第六类是文学史专题研究,即《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一种,程先生对陈寅恪先生的道德文章十分钦佩,在学术研究中深受陈氏的影响,本书就是借鉴陈氏倡导的诗史互证之法所取得的硕果,早在1936年,程先生把陈寅恪的著名论文《韩愈与唐代小说》由英文译成中文,从此对陈文中涉及的“行卷”这种历史现象进行了长期的钻研,终于写成这本专题论著。本书对行卷这种伴随着唐代科举考试的现象作了全面的考察,并对行卷与文学的关系作了实事求是的分析。这样,文学史界长期聚讼纷纭而不得确解的一个问题,即唐代科举对文学到底有何影响,就得到了令人信服的解答。本书篇幅不大,但内容丰富,论点新警,切切实实地解决了文学史研究中的一个难题,深受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

第七类是古代诗歌的选注评析,即《古诗今选》《读宋诗随笔》两种。《古诗今选》属稿始于1956年,是程先生与沈祖棻先生合作进行的,后因沈先生不幸去世,乃由程先生独立完成。此书的内容包括八代诗、唐诗和宋诗三个部分,涵盖了五七言诗歌史上最重要的几个时期。选本是中国文学史上一种特殊的批评方式,程先生对此深有会心,所以此书从选目、注释到讲解、评析,都很有特色,充分体现了选家的诗学观点。唐、宋诗的选本早已出现过许多种,《古诗今选》的选目,当然会有沿袭以往选本的地方,但是仍有许多作品是程先生独具慧眼而发现的,比如唐卢纶《腊日观成宁郡王部曲娑勒擒虎歌》、宋王令《梦蝗》等诗,都是长期被选家忽略的好诗。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重要诗人的入选篇数与其他选本有较大差异,如唐诗中选刘禹锡诗十首,超过盛唐的孟浩然、王昌龄、高适、岑参诸人;又如宋诗中选黄庭坚诗十五首,仅次于苏轼、王安石而与陆游持平。这些地方分明与传统的看法有较大出入。其原因之一便是程先生对整个诗歌史有独特的观照,他的评选标准体现了向诗歌审美本质的复归。如果说《古诗今选》尚因照顾普及读本的需要而较多地认同学界共识的话,那么《读宋诗随笔》便更鲜明地呈现出程先生的学术个性。此书原名《宋诗精选》,因其中部分选目与《古诗今选》重复,此次编入文集时删去注释而仅保留解说,故改称今名。由于此书以“随笔”的形式来评析作品,行文有较大的自由度,所以修短合度,笔随兴至,即有点到为止的三言两语,也有淋漓酣畅的大段议论。书中有许多关于宋诗的真知灼见,又出之以平易晓畅的文字,真正做到了深入浅出。另有《杜诗镜铨批抄》一种,是以传统方式对杜诗所作的批语,因所论皆为杜诗,篇幅又较短,故附见于《被开拓的诗世界》之后,但其性质则接近本类著作。

第八类是诗文作品,即《闲堂诗文合抄》和《新诗少作》两种。程先生出生于诗人之家,自幼即与诗结下了不解之缘。即使在那些风雨如磐的黑暗岁月中,也始终不废吟事。可惜他中年因非罪获谴,旧稿毁于秦火,所以平生诗作只残存二百余首。程先生晚年所作序跋类文字,大多用文言写成,短小精悍,文采斐然,已臻老成之境,具有美文性质,所以与诗合为一编。程先生一向认为,研究文学的人应该把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结合起来,不可偏废。而感性思维除了对文艺作品的欣赏、感受之外也包括亲自从事一些创作活动。学者必须体会创作之甘苦,才能具备更细腻、敏锐的艺术感受力。程先生在古典诗歌研究中获得高度的成就,与他自身创作的造诣是分不开的。程先生虽然以研究古代文学而知名,但他决不是埋首于故纸堆而不问窗外事的学究。他对现实非常关心,对当代文学也十分注意。他在青年时代曾热心于新诗创作,与好友孙望先生等组织了“土星笔会”,并创办新诗刊物《诗帆》。虽说他后来因专注于古代文学研究而不大写新诗了,但留存下来的新诗作品却是现代诗史上不可忽略的一个记录。现经整理删选,把这些作品编成《新诗少作》。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1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程门问学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1, 2  下一个
1页/共2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