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2018年“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 教师研习营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教师培训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5:1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跟第一天一样,晚餐和休息时间后,依旧是小组备课的时间,但主要是负责执教的营员的小组在进行讨论,当然也有其他组的营员伸出援手,一起构思。晚上9时进行的“教育思享会”依旧有四名分享人,其中包括:当过老师、副校长的现任校长许丽菊校长、刚毕业的准老师黄柔茵、刚完成第一次实习的师范生陈怡倩及活跃于社区活动的谢珮珊。不同岗位及身份的分享让听众听得津津有味。以下为教育思享会的记录:

【教育思想会】

许丽菊校长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许丽菊校长以自身教养孩子的经历为主话题,叙述自己由一名教师、副校长再晋升为一校之长的心路历程。许校长从孩子们小的时候便以身作则,积极培养孩子们爱阅读的习惯,无论去到哪里都坚持让孩子们人手一书。他坚信爱阅读的孩子并且能精通三语的孩子在课业上肯定不会有问题。

身为校内重要的行政人员,许校长在她管理过的学校中都努力地推广阅读。她认为“拉着老师走比推着老师走更容易”,因此在校内总是鼓励老师们参与各种与阅读有关的活动。她也善用自己的身份,配合校内董事部和家协,帮助学校解决资金上的问题,使在校内推广阅读的老师们无后顾之忧。

此外,活泼的许校长也曾亲自下阵,在周会上为孩子们推荐好书,为培养校内阅读风气身体力行。不仅仅是这样,许校长也在校内推行“共读一本书”以及“持续默读”等活动,真正将阅读的理念实践于课堂中。听完许校长的描述,真心认为能有这样一位校长在学校是学生和老师们的福气。一所学校内最高执行者的理念之好坏,真的可以影响一代学子的学习环境与童年!最后附上许校长一句打动我的话——“你想要改变什么都好,需要付出的就是时间”。

黄柔茵(准老师)

Picture:Click to zoom

柔茵自称三无老师——“无经验、无自由、无影响力”,在教育这条路上曾经有过迷茫与失落,却也凭着自己的绵力,身体力行着给孩子们一个美好的童年这一理念。

柔茵感慨于小学教育最后一年的极端化,本着想给代课班级里的孩子们对小学生涯留下美好回忆的心,把图书馆带进课室,在班级里成立了小小图书馆供同学们借阅优质图书。除了提供借书便利,柔茵也在班上实践阅读营的核心活动——好书荐读,并且将好书荐读融入各科目的学习中,借此让学生的阅读兴趣更长久。

配合侦探小说的阅读,她在数学课中成立了数学侦探社;配合美术课程,他将绘本《傻鲁比鲁傻》带入课堂中,让学生在阅读的乐趣中学手作。班上为数不少的异族生让她头痛,她便使用让他们大声朗读的方式,来提升他们的华文水平。柔茵的一次次突破以及努力,最后换来学生们的改变。如果童年的结束是一本本教科书,那这样的教育体制对学生而言未免也太寒酸。最后,就如亿晶老师的总结,每一位老师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在学生离校前我们想让他们带走什么以及留下什么呢?”

陈怡倩(师范生)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我的语文成绩不是最好的,可我最喜欢的是语文科。”师范生怡倩以这句话作为个人分享的开头。在带领学生走向终身阅读这一条路上,她给自己定下5个任务——当个读者、购买好书、当个学习者、当个聆听着以及当个荐读者。

她秉着“只有读者能影响读者”这一理念,给自己设下阅读挑战,这一年下来她一共读了76本书!她认为只有一名真正的读者才能了解书中的精华,才能将好书带入学生的生命里。因此,他在努力存钱选购及收集优质图书的同时,也一直在积极的阅读好书、品味好书。“我用我阅读的喜悦打动孩子,他们阅读的喜悦也打动我继续走下去”,这是她坚持背后的原因。

对于当个学习者的重要性,怡倩也提到说一个人只有不断地学习才能突破自己。如果一旦没有做到持续地学习,姑且不论年复一年下来是否有退步,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有进步。此外,在培养学生阅读能力与兴趣的当儿,她也积极地当个聆听者,聆听学生分享的故事、读后感,并与他们进行交流。

最后的最后,若想将一本好书带入孩子的生命里,好书推荐这一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怡倩在实习期间也落力地在校内进行绘本分享、好书荐读等活动,一步一脚印的带学生走进书的奇妙世界,以读者的身份去影响下一批读者,让阅读风气在校园内萌芽、茁壮……

谢佩珊(社区阅读推广人)

Picture:Click to zoom
Picture:Click to zoom

佩珊是前社区关怀工作室职员,毕业于马大环境工艺系。据他所说,他的家庭不算富有,年纪小小便能享受书本与阅读带来的喜悦这种事在他的家庭里属于不可能。然而,机缘巧合下,他有幸在童年的时候得到他的第一本读物,这本书对他的影响非常大,让他以后的生活都和书离不开关系。

毕业后的佩珊没有在本科内继续发展,他尝试过与社区、与阅读有关的工作,试图在既定的框架里做出改变与突围。他没有把工作当成是工作,而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认为“用行动去展示,生命总是能够影响生命”。

此外,佩珊也提到父母以及家庭对于孩子未来的影响。他在社区工作的时候遇到过各种类型的家长,常常抛给他的问题便是“请问有哪一本书可以把我孩子的坏习惯改掉?”,这让他感触很深。孩子们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家里的主文化会影响家庭的品质。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佩珊喜欢推动亲子阅读、喜欢儿童文学、喜欢与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接触的原因……最后,佩珊引用蔡颖卿的一句话作为结束:“做个好大人,给孩子一份没有亏欠的爱”。


Picture:Click to zoom

胡亿晶老师总结:亿晶老师在总结分享会时提到,四位分享者均来自不同的年龄层以及社会领域,不过大家却能在不同的地位,采用不同的策略,一起为教育做出努力,让人感动!
返回页首
[ 3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uning chai



注册时间: 2018-07-28
帖子: 45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5:3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2018年12月4日:满载而归的第三天

上午8时正,享用完早餐的营员们聚集在三楼,共同聆听有关文学教育的座谈会。此次座谈会由陈诗蓉讲师担任主持人,对谈人则为朱自强教授、张学青老师及黄先炳博士。座谈会还设有提问环节,营员们借着这个机会向三位对谈人询问心中的疑问。

座坛会
嘉宾:朱自强教授、张学青老师、黄先炳博士 主持人:陈诗蓉讲师

Picture:Click to zoom

主要谈论了两个大题及两道大多数营员们提出的提问:
(一) 大马与中国的华文语文教育状况。
(二) 如何把文学教育融合在阅读教学中。
(三) 开放提问环节(取之之前收集了的问卷调查)

1.1 马来西亚华文语文教育情况。
黄博士:
马来西亚的华文小学教育起步不久。儿童接触的文学作品也是大人的或是来自外地的。60,70年代开始有爱薇、马汉和年红的儿童文学创作。他们产出了大量的儿歌、童诗、散文、小说和故事。这时候属于开始萌芽与发展期。
1994 年,我们开始办儿童文学研习营。那时候,大家还没有对儿童文学有任何明确的概念。家长会打电话来询问这是给多少岁的孩子参加的?那时候请的主讲人也是大马的作家,例如年红、梁志庆等等。那时候的儿童文学研习营是以创作为主。作家会为营员们的作品给予点评,再把好的作品出版成册。
直到有一次请到了通过爱薇老师的介绍请到了朱自强教授,大马的教育开始出现转折点。那时候朱教授让大家知道了什么是儿童文学、儿童本位、如何辨别好与坏的儿童文学、儿童文学在儿童教育上的学科价值等等的这些儿童文学理论。儿童文学如果要走下去必须对理论有认识。还让大家认识到了第一本绘本《小乔逃跑了》,绘本里所隐藏的信息让人眼前一亮。大家听了这次的讲座都很震撼,视野一下被打开了,实在相逢恨晚。
近10年,渐渐地很多人对儿童文学越来越有兴趣。只可惜目前大学里没有专教儿童文学的人。有些学者或大学生想做关于儿童文学的研究,但是很难找到导师,都放弃了。

1.2 比较初次与这次来大马看到的大马教育前后的改变。
朱教授:
我很佩服黄博士的坚持,扎扎实实地把正确的华文教育观建立起来。近几年,中国许多高端教育的语文研讨会会请黄博士或光宏前去参与。大马已经是可以与中国互相交流互相借鉴的阶段了,可见马来西亚的语文教育趋势越来越好。

1.3 中国的语文教育情况。在推广文学教育时所面对的阻力。
张老师:
在中国有“儿童文学”这一门课的大学学员也很少。中国著名的大学都没这门科。
我记得看过一部作品,里头说到:“文学是鱼上的香菜”。在很多人眼里,文学只是个点缀。但如在教学里,语文只是一道辅料,那就太可惜了。
在中国,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区域,对于文学教育的接受度都不一样。毕竟路径不一样,语文教育专注字词、默写生字、部首偏旁等等;在文学教育里,字词是次要。对于低年级,是需要字词教学的,因此许多老师都很纠结,左右摇摆,不知道要站在哪边。我看过曹爱卫老师的课,他把语文与文学课融合得很好。
那如果是我自己,要不整堂课是文学课,要不就整堂课是语文课。
朱教授:
马来西亚追寻华文教育如此艰辛,中国没理由搞不好教育。但其实中国的教育离儿童心理文学建构的图景还差得远。那是因为语文观的问题。1963年,“工具论”提出,语文被当成只是一个人类的工具,例如沟通的工具。这理论获得了前教育部长,叶圣陶、吕叔湘的支持。在由权威的人的支持下,这观念植入了许多教育者的脑海中。那时可说是,“工具论”独秀天下,连儿童文学的字样都没有。
2001年,教育部提出语文教育要人文性与工具性合一,开始出现“人文”的字眼,并且主张融合,但是只限低年级。这时候课本开始收录儿童文学作品。那我是第一个有系统的倡导文学教育的。这获得了一些老师的响应,例如徐冬梅老师。那时受“工具论”影响的学者认为,文学作品是高深的,不适合他们阅读。但我认为,低年级学生就是要文学。要有文学,才有文学教育,才有阅读。这番言论引来别人的批评,认为我是搞文学的,怎么来语文教育混一脚。
教育部虽提出了人文性与工具性合一,但是很难落实到一线教师那里去。第一,没人能解释怎么合一;第二,语文教师都是从工具论的学习环境下长大的;第三,教师这行亚在中国地位较低,不是优秀的人的选择。高层进步很快,但下边却跟不上,尤其是一些比较偏远乡村的地方的教师。
字词教学与文学教育其实不矛盾。在文学作品里,这些字是鲜活的。当学生深入地理解了文学作品后,再来教这些字词,那这些字词就不再是字典里的字而已,因为这些事在鲜活的语境中得到的。认为这是互相矛盾的人,是因为对文学教育还缺乏理解。
张老师:
其实许多底下的一线老师都是自己去做的,自己去改变教学,很少由上而下。当看到优秀的作品时就会选择以文学课的方式进行。
黄博士:
还记得有一次我去中国上了一场公开课后,主持人说:“谢谢黄博士为我们展示上了一堂文学课!”“我明明上的是语文课呀!”,我心想。
马来西亚语文教育的自由度比较大,这里的氛围就像刚睁开惺忪的眼睛,没有“工具论”等这些理论,没人自成一派。这反而成了很好的条件,去进行改革,去进步。西方国家从来没分语文教育或文学教育,他们是一体的。而我们除了借鉴中国老师的作法,也可以研究出自己的一套语文教育方法,搞好教育,并影响马来同胞一起进步,不再只是着重语法。

2.1 如何工具性欲人文性合一?如何把文学教育融入在语文教育里?
张老师:
我上过一篇课文,雨果的《船长》。这堂课我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去谈,作品的意义建构与建构作品的意义。在关注作品的意义建构,其实就是文学课,我让学生关注船长说的命令,提出是否有质疑的地方或其他看法。再让学生讨论,如果船还是往下沉了,那船长还是不是个英雄?在建构作品的意义方面,也就是偏向语文课(工具性),我让学生关注对话,朗读它,思考作者是怎么写这些对话的。
在我那区域的教学观,他们只是认同后面教学内容,既“作者是怎么写对话的”。前面文学为比较浓的部分,他们认为是溢出来的。问题问得虚无缥缈,类似与文本有些脱离了关系,学生可以没有根据地去回答。
朱教授:
张老师抓紧文章的主题去教,是文学。去朗读、去学习这些对话也是文学。
学对话并非工具性。它是放在语境里学,放在文学里学,去理解,去探索怎么才写得好,写得符合当时在船上的情境。“工具论”是在很低很低的等级。字词是离不开思想存在的。学语言一定要和人性的养成一起。一个心灵苍白(代表了内涵主题)、面心邪恶(代表了语言)的人哪能是文学素养高的人。语言是心智的建构物。文学与语言相结合才能变成一个完整的,有文学素养的人。当然,我不否认在语文教育里其他的学习元素,但文学教育是最核心、最基础的教育。

2.2 识字、写字、部首如何融入在文学教育里教?
朱教授:
教这些只要在阅读中做就是文学教育。词的意思如果是词典里的意思,那就是在教工具,如果是文章里的意思,就是在教文学。关键是不能买椟还珠。例如《等信》,只是把它当作是识字的材料就太浪费了,浪费了一片好文。
张老师:
用好的文学作品教不一定是文学教育。字词要联结实际情境和阅读来教,让学生感受那个词的意思,才是文学教育。
黄博士:
循序渐进地教字、词、句的课堂,不一定让学生有兴趣学习语文。语文学习是要让他们爱上学习这件事。
现在的课标规定低年级的课型是以“35211”的形式,把阅读教学与语文知识、识字写字课分开。这样做非常得好,老师能在阅读课以外的课堂有系统地教写字、部首等,否则一直被识字、写字绑着的阅读课堂难以真正地走进课文。我们老师千万不要把自己局限在两两对立(文学课与语文课)的局面。
张老师:
我们的要求是学生能在这语境中认识这个字词。我考察他们会不会念或解释某些字词,用的是句子,不是单个单个字词。
黄博士:
关于写方面,在进行阅读教学讨论时提到某些词,让学生出来写,就可以知道学生是否掌握了该字形。如果发现学生不会写某个字,就即刻随堂教。不要有个观念,要先识字才能阅读。因为阅读不一定是要用眼睛或嘴巴,用耳朵听也可以。
朱教授:
黄博士说的阅读是建构意义的心理过程。
在语文知识里,又有学到褒贬词。其实单看一个词很难断定是褒或贬,又或者是中性,放在语境里看就一目了然了。例如,“点头”的意思,可能是表示“是”、“赞成”或打招呼的一个动作,但放在《3条腿》这首民谣里就不一样了!是褒义阿,是不停点头称赞说好的意思。再看“坏蛋”这次,一看就是贬义的,但真的是贬义吗?有些女生会跟男生撒娇说“坏蛋”,那是一种爱称呀!他其实没褒贬之分呀!所以,语言的意义在于你怎么用。 在阅读中学新词是有必要的。
陈讲师:
这里做一个小总结。老师们不要因为教字词而有罪恶感,无须避之唯恐不及。在教字词时,可以问问自己一些问题检验是否只是为了教字词而教:教了这些字词之后是否能加深孩子对文本的阅读能力?是否能帮助理解这篇文章?
我们之前都在跟着中国尾巴走,把阅读当成学习识字的手段。现在阅读文学作品应该是主体,识字不是不重要了,只是与以往的教法不一样了。
泰忠:
听了这么多,想说其实字只是一个符号。放在了不同的语境里才真正赋予了它的意义与生命。

3.1 面对开放的问题,如何一边尊重孩子的答案,但是又能顾及作者的原意?
3.2 如何不把文学课上成道德课?
张老师:
我们通常都不会知道作者的原意,我们不可能去访问作者或什么的。所以读者比较重要。文学课里没有标准答案,但有好不好之分,涉及理解的层次以及角度的不一样。我们老师自己心里也要有谱,把学生表面层次的回答引导到更深入去。老师如果有比较好的观点,也不要忌讳说出来,千万别“唯学生是从”。课堂的讨论就是借助别人的观点成长自己的观点。一个有产量的课堂才是一个好的课堂。
我认为,哲理就像盐,单独吃它很咸;放在汤中,刚刚好,大家容易接受,还能让汤更美味。在进行阅读的交流时,这里要附着在故事当中,不要脱离文本拿出来说,很自然地让学生们收到,也能看见文章更多的美。
朱教授:
在《接受美学》这本书里,它强调读者。[额外补充:接受美学的核心是从受众出发,从接受出发。尧斯认为,一个作品,即使印成书,读者没有阅读之前,也只是半完成品。] 面对文本将之建构出意义需要的是读者,靠的是读者的经验、对于语文的掌握,而文本扮演的角色是解读审美的基础。但读者偶尔误读的情况也是有的。例如,《表里的生物》,有两种解读,“好奇心”与“探索的心”。大家可以想一想,哪一个解读会更适合此文章。
好的师一定会发表自己的观点,因为他们的阅读能力与生活体验会更多更好。
哲理与道德其实不一定有联系。很多儿童文学读物强调道德,但是道德其实很主观,会随着社会和时间而变化,哲理却不一样。选择一篇好的文学作品进行文学教育也很重要。大家说吃水果好。那不好的文学作品就像把水果的皮扔在盘子上面就好,明显而生硬。而好的儿童文学像果冻,道理、哲理都是润物细无声。
黄博士:
在《最后一头战象》里提到多角度的心能更完整的去认识一部作品。有三对心。第一个对“作者之心”与“读者之心”。“作者之心”很多时候没办法还原了,我们可以类似作学术研究,从仅有的一些线索了解作者创作意图。而“读者之心”上面都提到了。
第二对是“老师之心”与“学生之心”。上课时,老师不要一碰文章就只叫学生背中心思想,应该尝试理解,为什么学生会有这种想法。
第三对是“作者之心”与“主角之心”。关注作品里的主角在作品里的心里想法与感受是什么,与作者要传达的讯息有关联吗或互相矛盾。
陈讲师:
开放式的提问也不是漫无边际的想象与脑洞。如果还有疑问,可以购买朱自强的书籍继续翻阅。

Picture:Click to zoom
朱自强教授说起当年来马的故事。
返回页首
[ 3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uning chai



注册时间: 2018-07-28
帖子: 45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5:5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座谈会后,大家移步到二楼的活动中心,观摩由营员执教的两堂公开课。跟第一天一样,大家也需要根据拿到的评课表进行有关事项的评课。第一堂公开课由郑善胜执教,课文是《蜘蛛开店》,对象是二年级学生;第二堂公开课由余清森执教,课文是《表里的生物》,对象是四年级学生。

童话阅读教学观摩课
低年段;执教者:郑善生

Picture:Click to zoom

教学重点:通过讨论这篇童话的“递进式反复”结构,加深学生对这篇童话幽默之处的理解。

导入动物商店游戏。刺激学生的联想思维。
-让学生猜猫、牛、蜜蜂如果开店,会卖些什么。最后让学生们猜蜘蛛想开什么店。学生的反应热烈,踊跃给予答案。

步骤一:整体感知。通过讲述和推演这则童话,让学生体会到它的好玩。
-当讲述到顾客来了的时候,会让学生们猜顾客来的是谁,接着让学生们猜为什么蜘蛛织那么久,描述该动物的特征。学生反应一开始都很积极,也许是在导入时它们就已经热起来了,脑洞大开。但接下来热情稍微下降,也许是因为老师用了蛮长的时间让学生描述该动物的特征。例如,学生说河马的嘴很大,老师说不具体,学生一直说有多少米那么大,老师说你说那么长,我不知道,可以说像什么那么大。大部分学生还不明白老师要求他们用类似比喻的方式描述,因此花了蛮长的时间去带。
-当蜘蛛开袜子店时,学生猜来光顾的顾客依旧是往“大”和“长”的方向去猜(如:巨人)。当指教者揭示该顾客是蜈蚣时,学生们都笑了出来,因为他们没想到作者会往“多”的方面写。借此让学生体会到出乎预料的感觉。

步骤二:朗读课文。加深学生对故事情节的印象。梳理文本。学生完成学习单。
Picture:Click to zoom
学习单设计

-派发原文文本给学生后,学生已经对这则故事充满兴趣,因此迫不及待自己开始读了起来。这时,老师让学生齐读原文一遍后,读得有些不整齐。接着,再让学生们边读边画“蜘蛛开了什么店”与“遇到的顾客”。第二次读的方式为,老师读,当读到一半停下来的时候学生得接读,接着老师又接下去读,依次类推。这时也许是学生得听老师读,又要画线,所以很多时候接不上来,只有几位学生跟到。有些学生则是很快的那起笔画完了全部老师要求的内容,再配合老师读故事。
-派发蜘蛛学习单,完成之。基本上学生都完成得很顺利,只是进度有些慢,也许是低年级(里面还有些是一年级),写字速度很慢。接着,老师与学生讨论答案。这时老师已经开始将答案慢慢写成之前设计好的板书设计里的内容,还没画上箭头。这个环节,学生基本上没遇到什么难题。

步骤三:深化体验。教师通过两道问题,点出文本幽默的原因。
-提问一:“故事的次序能调换吗?先想一想,然后在小组内说说你的看法和理由。”
[这题提问的意义是要让学生注意到蜘蛛编织的时间慢慢递增(板书写上:越来越难)。再引导学生看蜘蛛一直换要卖的东西的目的(板书写上:想更简单)。再引导学生看板书,关注反复结构中的层次,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也是让童话变得幽默有趣的一点。]
Picture:Click to zoom
学生表现不怎么主动,他们也许不明白老师的问题再问什么,是什么次序?顾客、编织店还是整个段落?因此老师放他们在组别讨论时,他们非常冷静,没什么在开口讨论,专注力开始减弱。最后,更多的是老师在说,学生在听。
(没上到的部分`:
提问二:“这两个结尾,你喜欢哪一个?在小组内说说你的看法和理由。”
开放题。让学生感受原文故事的张力。)

结尾:延伸阅读。荐读作者鲁冰的另外两篇童话。
返回页首
[ 3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yuning chai



注册时间: 2018-07-28
帖子: 45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11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Picture:Click to zoom
学生在完成活动卷时,郑老师给予引导。

Picture:Click to zoom
学生与郑老师的合照。但是为什么望镜头的只有老师一人而已呢?
ketawa

《蜘蛛开店》课件:
http://www.mediafire.com/file/n0rp33a6s6si2it/%25E8%259C%2598%25E8%259B%259B%25E5%25BC%2580%25E5%25BA%2597.pptx/file
《蜘蛛开店》说课课件:
http://www.mediafire.com/file/cgv9j33od6d73fe/%25E8%259C%2598%25E8%259B%259B%25E5%25BC%2580%25E5%25BA%2597%25E8%25AF%25B4%25E8%25AF%25BE%25E8%25AF%25BE%25E4%25BB%25B6.pptx/file
返回页首
[ 3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1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散文阅读教学观摩课【高年段,执教:余清森老师】

教材:冯至《表里的生物》(附上原文)
教材类型:散文
学生:劳务中竞华小四年级学生


Picture:Click to zoom
执教者:余清森老师

执教者以听声音,猜来源的小游戏作为导入,借此带出钟表的声音以及本文的“主角”之一——怀表。

接着,执教者便让学生进行课文默读,然后让学生边读边完成3个任务。
1)请找出表里的“生物”。
2)请找出文中的主要人物。
3)请为文中的自然段写上序号。

执教者接着采用图表,引导学生根据“首先”、“接着”、“最后”这三个关键词,将文中“我”与爸爸之间发生的事情和“我”的心理变化填入表格当中。

Picture:Click to zoom
(以上为执教者与学生一同梳理后填入表里的内容,请点击放大观看)

Picture:Click to zoom
余老师非常用心地引导学生

以下为执教者接下来针对表格里的内容向学生提出的问题:
1)在文章的最后,当“我”觉得“愉快”后,“我”还会一直想要看爸爸的表吗?
2)想一想,为什么“我”觉得“高兴”后还是一直想看表?
3)请问“我”觉得“愉快”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执教者以表格加上提问引导,主要是想让学生关注文中的“我”好几次因为爸爸的怀表而产生的心情变化,并引导学生一同思考造成“我”的心情变化的原因。

最后,执教者指示学生们再次读一读文章的最后两个段落,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值得再思考的。执教者主要是想让学生针对结尾提到的“这样的话我不知说了多久,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不说了”这个句子进行玩味,想一想是什么原因让“我”从一开始的“见人就说”转而变成“不说了”。

Picture:Click to zoom
余老师与四年级同学的大合照 Very Happy
返回页首
[ 3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26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午餐后,大家依照自己评课的事项,形成小组交流看法。之后,大家聚在一起,先由执教营员进行说课,然后各组派出代表进行汇报。

说课与辩课【低年段&高年段】

低年段说课(郑善生)

根据善生的说法,他的教学主要是为了凸出《蜘蛛开店》好玩、幽默和递进式反复(重复性结构)的文本特点以及其不可替换的故事逻辑。因此,教学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
1)以联想思维的方式进行导入
2)讲述推演童话(让学生感觉到文本的“好玩”)
3)与学生进行朗读接龙(加深学生对文本的印象)
4)带学生梳理内容(设计成蜘蛛网图形的学习单)
5)通过两道关键问题,点出文本幽默的原因

个人教学反思:

1.让学生完成活动卷的时间太长了。可改成组别合力完成或是简化活动卷。
2.教师让学生思考“事件的发生的次序能否调换”时,问题不够明确,导致后来主导性过强。可以事先把相关信息写在马尼拉卡上,板书时直接粘贴就好。当提问学生事件次序能否调换时,可直接演示,把整张马尼拉卡的次序调换,这样提问就会明确很多。
3.延伸阅读的选文不够好。

善生给自己的提问:

1.聆听老师的讲述故事,自己参与推演故事,感受故事,算是阅读吗?
2.学生聆听了整个故事之后,知道了故事剧情,那么再发文本让他们朗读的意义是什么?

Picture:Click to zoom
两位执教者的说课环节


高年段说课(余清森老师)


余老师认为《表里的生物》这一文本里描写的“我”之心理变化看似若隐若现,因此有必要针对这一变化进行解读,方能更了解文本主旨与主角的内心世界之联系。余老师的教学重点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
1)以表格梳理心理变化(关键词:“首先”、“接着”和“最后”)
2)将重点放在“我”第一次“听”表、第一次被允许“看”表以及第一次和爸爸“聊”表这三个情节
3)关注文本结尾中出现的矛盾点

个人教学反思:

余老师认为自己在教学中使用的表格局限了散文的特性,毕竟散文中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分界,可以让学生根据“首先”、“接着”以及“最后”这三个时间段进行分类,因而表格的使用略显牵强,同时也会混淆学生。此外,这样的解读方式也没能成功的让学生体悟文本内容,有点忽略了散文的美。再者,余老师认为自身的引领也不太明确,让学生对教师的指示有点抓不着头脑。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Jefferlyn on 28-12-18 星期五 7:20 pm, 总计第 2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3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以下为低年段与高年段评课小组针对以上两堂课进行的讨论。评课小组主要主要针对以下5项内容进行评论:
1)互动性
2)教学脉络
3)思维活跃程度
4)阅读兴趣和能力的培养指数
5)两相比较,你更喜欢哪一堂课?


▶低年段:

【互动性】

评课小组针对教师与学生以及教师与文本之间的互动程度来进行评论。评课小组指出,执教者与学生的互动倾向于单向互动,课堂虽看似热闹,但大部分互动环节的主轴还是在执教者身上。至于执教者与文本的互动则停留在提取信息这一方面,较少涉及高思维程度的互动。
Picture:Click to zoom

【教学脉络】

评课小组提出,执教者在话题的衔接上铺陈得不太好,没能很好的使用过渡语,造成话题与话题之间的转换略显突兀,不能很好地让学生做好进入新环节的心理准备。

此外,评课小组也针对执教者板书上使用的图表进行评论,他们认为该图表在一开始可能会造成学生混乱,不能很好地帮助学生整理思路。最后,执教者在引导学生回答“故事中发生的情节,次序可否调换”这一问题时,使用的提示语不够清晰,也没有说清楚要调换的“主体”是什么。

评课小组建议执教者直接将主体展示出来,让学生可以较直观、明确的进行次序更换。

【思维活跃】

评课小组认为在本堂课中学生的思维活跃程度并不是太理想,原因在于执教者一环一环的在做同样的事情,一直把学生的可以学习的空间局限在靠短期记忆就能达到学习目标的学习任务上(一直重复研究故事情节,且难度并没有提高)。此外,评课小组也提出执教者在课堂后部分提问的问题不够明确,没办法促进学生的思维,导致学生各回答各的这种情况出现。

【阅读兴趣和能力的培养指数】

针对执教者让学生进行接力读,还要求学生边读边画出重点这一环节,评课小组表示质疑,他们提出在当时的环节是否有一起朗读的必要。同时,他们也认为执教者在课堂的一开始就使用讲述的方式来进行故事荐读,会否拉低学生在过后阅读文本的兴趣。

此外,与之前的小组提过的一样,评课小组认为执教者仅停留在让学生提取信息这一方面,并没有培养学生其他方面的阅读能力。不过,对于执教者进行的延伸阅读活动,评课小组表示该活动确实可以提高学生的阅读兴趣。



▶高年段:

【互动性】

评课小组指出,一堂看似动态的课,互动未必是双向的,而静态的课堂也未必达不到成功的互动,相反的其互动程度可能更大。余老师的课虽属于静态,没有太多发言的机会,但是在能发言的时候学生还是有积极的与老师互动的。

【教学脉络】

评课小组认为余老师的教学脉络属中等水平。他们认为,余老师在让学生利用图表来梳理主角心理变化时,既然已经发现每组都重复问同样的问题,就该直接将小组任务转为大组的讨论。如此一来便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解决每个小组的问题之上,以致课堂无法继续进行,拖迟整体进度。

对于这个说法,余老师的回应是他当下发现部分小组还是能自行完成任务的,他担心突然进入大组会让那些能力较弱的小组无法跟上进度。此外,针对余老师采用的图表,评课小组给出的评论是该图表并不能很好地帮助学生梳理内容。
Picture:Click to zoom

【思维活跃】

有鉴于课堂进度被学习单拖迟了不少,评课小组无法具体地评价学生的思维活跃程度,只能建议余老师可以在课间对学生进一步指导,确保学生能顺利完成教师布置的任务。针对这一点,余老师个人的看法是课间学生开始出现“搭车”的情况,大部分已经没有在靠自己思考了。

【阅读兴趣和能力的培养指数】

评课小组认为余老师在导入部分已经成功地引起学生阅读文本的兴趣,可惜的是余老师在随后的步骤中提出的问题不够明确,这让学生们在往后的环节中开始表现出兴趣的缺失(学生在课堂的后半部分开始失去专注力)。此外,评课小组也提出余老师在使用学习单的时候所给的指示不够明确,导致学生有点不知道要干嘛。


【两相比较,你更喜欢哪一堂课?】

评课小组认为负责低年段授课的执教者能具象化地引导学生进行表达,只是执教者的引导有时候会偏长,这是需要注意的一点。此外,除了部分指示不够明确以及在板书时有一些笔画上的失误,其他都没什么大问题,学习单也设计得不错。

至于高年段的课,评课小组认为该课堂主要是以学生为主导,老师的主导性不强,这一点就给了学生更多发挥的空间。可惜的是时间管理上欠佳,导致课堂拖时,执教者想带出的某些东西来不及完成。评课小组建议执教者在发现问题的当下应该及时解决,不能被课堂拉着走。

评课小组在总结了两堂课以后,选择了低年段的课。
Picture:Click to zoom


【导师讲评 - 张学青老师】

Picture:Click to zoom

张老师针对高年段的课(《表里的生物》)给出了自己的教学建议。他提出这篇文本主要围绕“我”从“好奇心出发的探索”,在教学时可以专注在“我”是怎么想的、“我”在探索的过程中是怎么去提问的这些细节之上。

此外,教学时应该不忘记给学生搭支架。张老师给的例子是这样的,先从文本中拉出所有问号(“自问”的、“问爸爸”的部分),跟学生一起找出“我”是如何不断问、不断想的。再者,也可琢磨作者的用词用句。比如作者一开始写“我”的疑问时,在“我”的话语中总会以“吧”作为结束,为什么到了后边又不再用“吧”了?这点变化是有什么差别的呢?

最后,针对文本第一段所使用的较为诗性的语言,应该着重让学生多次阅读,反复品味。
返回页首
[ 3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49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由于之前的活动拖了一些时间,因此张学青老师的最后一场讲座比原定时间迟了一个小时。张学青老师给大家述说自己执教文学课的经验,真实的经验加上她分享的家长、学生反馈,着实精彩。以下为张老师演讲内容之全记录:


讲座(四):给学生上文学课
张学青老师


Picture:Click to zoom
亲切的张老师正在给大家讲最后一堂课


对于如何给学生上文学课这一课题,张老师提出了“儿童的文学教育不该只是鱼上的香菜”这一论据。他强调若是他本身上的课,绝不会只把文学教材当作课堂上的辅料来教授,而是会将文学像撒入汤中的盐一样,“溶”在课堂中……

张老师认为文学作品具有能影响人和改变人的特质,阅读文学作品能让学生从中获取间接经验。学生在循环往复的日常生活里若能接触优质的文学作品,便有助于他们从中获得阅读的喜悦和替代性的满足。再者,好的文学教育亦能激发学生的语言潜能,帮助学生建构语言。

给孩子上文学课

1.晨诵(诗歌)
2.读写绘(图画书)
3.整本书阅读(童话小说传记)
4.名家阅读(散文)



【关于读诗】

关于读诗,张老师跟大家分享了几项他个人的做法:
1)日日诵,日日新,坚持让学生天天晨诵
2)诗歌教学宜只读不讲,多读少讲
3)诗歌之光照亮突然醒来的人,诗歌教学可循序渐进,不需过于刻意
4)诗歌不必每读必写
5)采用每日一记的方式,一周后只选最喜欢的来写成文


【关于读图画书】

读图:一种重要的阅读能力
▶在语文学习中的运用
Picture:Click to zoom
从图书爱上阅读,提升阅读力
从图书爱上表达,提升写作力


往下,张老师例举了他个人使用以下四本绘本来进行教学时给学生布置的任务:
1)《小真的长头发》:让学生画一画自己的头发,再仿造绘本里的句式进行创写
2)《最奇妙的蛋》:让学生按照自己的创意力画一画自己认为“最奇妙的蛋”以及该蛋会孵出什么
3)《我要大蜥蜴》:布置话题“你最近有没有特别想做什么/想要啥?写一张便条给你的爸妈,看你的沟通指数如何”。
4)《弟弟妹妹使用手册》:写一本《小学老师使用手册》给一年级的弟弟妹妹们


【整本书阅读】

张老师提出共读并且读透一本书,能给孩子创设最好的阅读环境、让他们之间存有共同生活的密码,并且能让他们与经典作品相遇,挑战阅读的高度。这些在个人的阅读中很难达到,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担心孩子的个性以及阅读的丰富性在整本书共读中可能被忽略,坚持整本书的共读还是有很大的必要性。

在这里张老师提出许多他在班上实践过的共读项目以及任务设计:
1)读《不老泉》,学“预测”
2)读《夏洛的网》,学“确定重点”(书中最重要的角色通常是哪个一直在变化的,而不是你最喜欢的)
3)读《淘气包埃米尔》,学“统整”(制作淘气排行榜)
4)读《鲁宾逊漂流记》,学“联结”(流浪的时候只能带上三样东西,你会带哪样?你要用它来干嘛?)
5)读《城南旧事》,学“推论”
6)读《马提与祖父》,学“比较”(比较第一版和第二版的图书封面)
7)读《我是白痴》,学用“他”来写“我”的事情


【名家阅读:散文】

张老师以朱光潜在《谈文学》序中提到的“多品味,多创写”这一句话作为开端,提倡多让孩子们阅读名家文学作品,让孩子在优质散文的熏陶下,潜移默化地长成一个有修养的人。关于散文教学的更多细节,可在张老师的《给孩子上文学课》这本书内找到。

以上为张学青老师在第三堂课中讲演的内容之纲要。

Picture:Click to zoom
儿协负责人张泰忠老师颁发感谢状给张学青老师 Very Happy
返回页首
[ 3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Jefferlyn



注册时间: 2015-10-25
帖子: 9


帖子发表于: 28-12-18 星期五 6:50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由于时间延迟了,因此原定下午4时进行的营员分享环节被取消了。研习营结束了,虽然有些许遗憾,但相信每位参与研习营的营员都带着各自的收获踏上归途了。
各位,明年见!
Very Happy
返回页首
[ 3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教师培训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3页/共3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