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 首页 法情
www.faqing.org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成员列表成员列表   成员组成员组   注册注册 
 个人资料个人资料   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登陆查看您的私人留言   登陆登陆 

渐修顿悟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老黄讲古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留言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0-08-19 星期六 11:3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0】
不知自量话写作


小学时的我,绝对是大家眼中的好学生、乖孩子,模范生奖如囊中物。现在回想却是感到惭愧的。那时候的乖,是指听话,没有主见,一切以顺应为原则,处处配合他人的要求。音乐课后,同学们把歌簿扔给我,我会乖乖把歌簿带回课室;学校活动要人搬桌椅,最勤奋的那个往往就是我……

中学二年级,我开始接触了佛教。“善良”的背景,使我在佛教会极其受落。教补习班?我每周一定准时报到,风雨不改。办活动?一定有我的身影,大小任务一肩挑。所幸的是,佛教会不是一般团体,它重视德育,传授了不少知识给我,让我重新思考人生,重新给自己定位。

“佛学本非纯知识的,一向是经验与知识相结合,所以非‘学’‘用’相结合,不足以表彰真正的佛学。”这是印顺法师的文字。“学以致用”是我踏入佛门后最重要的指引——所学的要有用,用上的也必须保持再学。

就这样一步一脚印踏上学佛的道路,对自己的要求随着因缘而提高。学和用一直是我反思的重点。我有把所知的付诸行动吗?若有,做得如何?若没有,差错在哪里?我所知道的足以说服自己和别人吗?如果不可以,就得加把劲再学;如果可以,还得百尺竿头。

过去,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站在群众面前说话,即便在课堂上,回答老师问题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后来我觉得这样的我不好,我得学会担当,敢于表达自己。于是,我鼓足勇气参加霹雳州的佛学演讲比赛,我参加佛学班毕业礼的话剧表演,以行动来考验自己。

上了大学后,这样的舞台更多。我担任马大佛学会主席,我上电台、上电视,我独力承担筹办大专佛青生活营的任务……这些历练都促成我的成长。

后来我再往另一方面努力——写作。我投稿,发文告,写评论,一个月挣它千把块稿费。印老说:“有的人向学有心,终日不离书本。可是既不愿讲,又不肯写,一年又一年……学问吗?也不知进益多少、为何而学。如终于如此,那也就终于如此而已!不走向教学相长的正道,那么想于学问有所成就、有所贡献,也就太难了!”我常以此自勉。

我不怕慢,也不怕写得不好,只要投入与认真,一切只是过程,我始终不放弃笔耕。写,不但帮助我沉淀思考,还让我学会担当。要写,就写对别人有用的东西,兴风作浪、淈其泥而扬其波的作风,肯定不是我会做的。笔下要有担当,文字要肯负责,这是多年来所坚守的立场。虽不自量力,却也不断成长。

09/08/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23-08-19 星期五 12:15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1】
就是要学菩萨


上周我谈“不知自量话写作”,说我写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希望我的文字有用于他人,所以我的立场可以U转,如果有新的观点可以说服我。我不会为了捍卫自己的说法而苦苦支撑,硬掰瞎说要斗到底。

究其实,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不知自量,就是我学佛的初心就是立志要学菩萨。菩萨者,“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的傻瓜是也。大乘佛教的四大菩萨,以智为本愿的文殊菩萨,大悲观世音菩萨,大行普贤菩萨,大愿地藏菩萨,都是我学佛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对象。

不知自量自有其因缘。我接触佛教时才15岁,中二学生。第一次踏入太平佛教会是受同学陈慧玉的邀约,目的是去讨论学校活动,同行的还有潘强华。时任座办的蔡天保老师见我们来,也不看我们是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就很热情地邀约我们帮忙教书。原来那时期的太平佛教会周末都很热闹,星期六下午有学校科目补习班,过后还有成人华文班;星期天早上中小学佛学班,下午成人佛学班。假期不打烊。极需要人手。

我最初答应星期六去教小学生补习,然后上继程法师的华文班。华文班只上那么一次,法师便去了台湾受戒兼深造。我继续到佛教会,和蔡老师越发熟络。他住佛教会,星期六傍晚他做饭跟我一起吃。他给我讲解当时佛学班的尴尬,自继程法师走后,“树倒猢狲散”,佛学班的骨干青年都不来了,补习班、佛学班都要有人撑着。我也真乖,每个周末真的就往佛教会跑,不但上课,还挑起了很多职责。

一个没有办活动经验的羞赧中学生,在蔡老师的支持与指导下,竟撑起周日佛学班的运作,学会了担当!后来,我读到印顺法师的一段话才恍然:

“青年的血气旺,意志强,意欲如海浪般奔腾澎湃,不大能警觉到生死这回事。所以如专以‘了生死’为教,是不容易获得青年的信受。可是学菩萨法,着重於六度、四摄、四无量心,发心普利一切众生,就与青年的心境相近。……了生死,当然还是佛法的一大事,但修学大乘,要以‘利他为先’。适应广大的青年群,人菩萨为本的大乘法,是唯一契机的了!”

我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勇于发心学菩萨法。太平的因缘,过后延续开去,不管身在哪里,我都会和佛教拉上关系。我当过马大佛学会主席、彭亨佛教会总务;我协助继程法师创办大专佛青生活营、研修班、静坐七等活动;我创设般若佛学研修会、大专生下乡服务计划等。一走就是四十余年,菩萨道仍在行着。不为自己求安乐始终是我的信念。

16/08/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8-19 星期五 12:1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2】
佛学公开课


2012年我们开始在学校推介公开课。七年来,我们已经办了76场,不包括大型公开课。2018年我把公开课也带到佛教界。不过,我不进行同课异构,只是上示范课。

在学校,可以采用同课异构的模式,因为学校老师受过训练,可以独立设计教学,让两堂课擦出火花。佛学班老师则不一定有这样的条件。如果佛学班老师也是学校老师,叫他上公开课会倍觉压力;如果他不是学校老师,则他不知道要从何下手。因此,我选择演独角戏。

我已经上了三次公开课。和我过去的做法一样,我边做边学,边教边调整我的教法。三次我都选用同样的教材——鸠摩罗什。

第一和第二次的变化不大,我都采用提供材料,让学生在组别讨论中,根据材料自行发现鸠摩罗什的伟大。不过,效果并不好,最后是我自己说了出来。这不符合自学的原则,教师已经替代了学生的思考。第三次我先铺陈材料,给予较明确的提示,然后才让学生进一步去“消化”,确认传主的伟大。之所以这样调整,也是学生启发了我。五六年级的学生毕竟历练不足,对“伟大”的感受是很浅薄的,叫他们举出心中的伟人,他们背书式地说东姑阿都阿曼、爱迪生;问是什么原因,则只有标准答案。

我的课是以课文导入,让学生通读课文后,说一说传记文章的立意。一般而言,能入传的自有其过人之处,也就是世俗所说的“伟大”。可是,学生读完文章后,能说出的“伟大”就只有一个:鸠摩罗什翻译了很多经典。再追问下去,也只是举例说明,包括翻译了300多卷佛经,与真谛、玄奘、不空合称四大译经师云云。这是很常识性的理解。读传记,该要被传主所感动,为他的事迹而倾倒,拜服不已。课文显然只是提供知识,无法引发更深刻的思考,更甭说感人至深了。这是为佛学班准备教材的同修该注意的事项。

我提供让学生思考的“点”有三个:

一是让他们知道《金刚经》曾有多少人翻译,然后带他们进入现实,或翻阅经书,或看早晚课视频,或看图片,从中知道相隔约两千年后,人们的选择是谁的翻译。知道这点以后,要思考的是“这说明什么?”

二是让他们知道佛教在中国流传,曾经开创过八大宗派。这八大宗派依据的经典,有多少部是由鸠摩罗什所翻译。这又说明什么?第一项可以说是翻译得更好,这一项呢?

三是让他们知道鸠摩罗什年轻时的成就,从中推测如果他不入中原将会如何?他又是什么原因进入中原,到中原后际遇又如何?凉州十八年他是如何应对。这是必须重视的传主生平,也是最具个性特征的。学生如果感受到这点,对鸠摩罗什的“大师”形象便暸然于胸了。

佛学班毕竟不同于学校。我的示范课有多少人看懂还不知道,但课后我得作更详细的说明倒是必须的。

23/08/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5-09-19 星期四 9:2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3】
我是佛学班长大的


1978年已经很遥远,但是从那年开始的经历,却始终萦绕脑际。

那一年,我中二,机缘巧合下,我到了太平佛教会。从此以后,我星期天一早就到那边报到,傍晚才回家。Priority!是的,周末的优先权给了佛教会。朋友约打球,对不起,我星期天不得空;爸爸叫我代出席婚宴,我说我要去拜佛。从没预料过,这样的一种习惯,造就了日后坚韧不拔的性格。40年过去,我若没有其他要务,星期天我依然跟佛陀报到。
太平佛教会给了我什么?

其一,我学会了担当。到佛教会后,我便当上佛学班老师,学生理事会秘书。其实,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有涉及任何团体活动,到学校上学放学、补习考试……日子就是这么过。若非佛教会,我的青少年生涯会是苍白的。

到了佛教会,恰逢一班学长因继程法师赴台而不再到佛教会,我这廖化得到佛学班主任蔡天保老师的赏识,鼓励我接手很多工作。不会的,他教我;我想试的,他给机会。在那边五年,我从寂寂无闻的初中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佛学班领导,一直到我大学毕业,“黄先炳”依旧是佛学班的代码。

到马大求学第二年,有学长来游说我接任马大佛学会主席,我没有推辞;向继程法师建议开办大专佛青生活营,师父把球抛回给我,我也便接了;成立般若佛学研究会,我是在大年初二坚持要同侪开会;到了关丹后,何振森居士找我当彭亨佛教会总务,我便空降接受重任……“勇于承担,敢于负责”不知何时已经根植我心。这一切是太平佛教会给予的。更重要的是,太平佛教会孕育的我,情感是归向佛教的,而不是单一组织。所以我身在哪儿,那里的佛教会就是我服务的地方。

其二,我学会了交际。在学校,我的朋友圈很小很小。儿时玩伴,就只有长辉。后来学校董事长的儿子竟成为我的好朋友,他从市中心的住家步行到我家一起玩儿,过后邀约我到他家去玩儿。卡片足球等新奇游戏都是从他那边学会的。初中,强华、文海、斯闻先后教会我去市区看电影,如何不买票进场,坐一号位,乘坐Sapu车……这些都是学校同学留给我的记忆。如果童年只是这些记忆,会不会是一种缺憾?

到佛教会后是开拓了另一个世界。上至和前辈沟通,下至教小学生,我都经历。最初,我在那边和陌生友人说话也会脸红,腼腆得很。后来却可以承办大型活动,呼风唤雨,是佛教会给了我舞台。前辈王振教、许来成、黄增金等大居士,当时会俯首和我们这些小辈沟通,教会我们如何带组织。看着现在年轻一代不愿意加入社团,我心有戚戚焉!

那段青春时期,我自然也接触过很多异性朋友。到佛学班的大多还是女生,当年用摩托载女生是常有的。在佛教会这样的圣洁环境下,给了我和异性正常交往的机会,不会一头便栽进拍拖谈恋爱,我庆幸!

回首来时路,有的只是感恩!而今,我也乐于打造这样的学佛环境给新一代,希望他们的青少年岁月也不留白。

30/08/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9-19 星期一 11:5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4】
佛学班给不到我的


这当然是事后孔明之谈。当年若没有新的刺激,我或许一辈子也看不透。说天空就只有井口这么大的青蛙,若不跳出井口,怎知道天有多大?

1978-84年间,我几乎每个周末都是在太平佛教会度过。尤其是周日佛学班,我可花了不少心力去经营。我喜欢去那边多过到学校。中六我转读文科,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想把周末留给佛学班。

且待我细说从头:
1978年7月,我开始到佛教会教周六补习班和周日佛学班(佛学班穿插学校科目,尤其是三语和数学)。1979年佛学班学生理事会改选,我被选为秘书,时年15++。主席本来是经验丰富的老将,但她自继程法师赴台后便少踏足佛教会,职位由副主席代理。副主席和我都是新手,她年纪比我还小,性格更内向。接任主席后,反吓得她少到佛教会了。就因此,我得兼顾主席和秘书职务,还好一直有蔡天保老师从旁指点。翌年我接任主席,负责策划和执行佛学班的事务,长达四年。

毋容置疑的是佛学班促进了我的成长。高中后,若遇到过去的同学,他们都会惊讶我的蜕变,说那个羞涩腼腆的小男孩长大了。

1984年我离开太平到吉隆坡求学。其后,我和继程法师创办“大专佛青生活营”,展开了五年的合作。静坐七、大专佛青佛法研修班、精进静坐七、加行静坐七、般若佛学研修会等活动,都是我们联合开创的活动。1985年我担任马大佛学会主席,1992年接任彭亨佛教会总务。回首这一段学佛因缘,有大专生的佛学活动、严肃的修行、海内外的考察、各形式的宣教活动、佛教学术探索……无限感恩,也无限庆幸。

当年若只停留在佛学班,我还真活不出精彩。我不过是猴子,山中没有老虎才侥幸当大王。无论视野、理念、目标、方向,我都欠缺。星期天还肯上课的,大概都是较平凡的学生,成绩优秀的都不会到来,更罕见有学生会把佛学班当学习平台的。我之所以呆下去,靠的是坚持和一股傻劲。如果持续下去,我始终只是一枚好棋子,协助佛教会执行任务。那么多年来,我见过不少为了佛学班勤勤恳恳服务的,但时代在转变,墨守成规恐怕最终演变成刻舟求剑。

我不是否定任劳任怨地服务,毕竟“总得有人离开,也得有人留下”。我只是觉得学佛的起步该以“增上生”为目的,要怀抱明天会更好的理想!我们承担的是续佛慧命的责任,弘扬佛法要继往也得开来,才能永续经营。因此,即使留下服务的,也要不断求变,让佛学班发挥其功能,承担其培育佛教人才的职责。

唯有不断学习,才能确保自己和他人的成长,不至于原地踏步。

06/09/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15-11-19 星期五 11:21 a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9-19 星期一 11:5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5】
我和嘛嘛档没有缘分


记不清童年时是否有嘛嘛档的存在;我的童年从没有光顾过,这倒是记得很清楚。

中学时骑脚踏车去补习,下课后时而会结伴去夜宵,不过都是在华人的粉面档口。吃了东西就走,且次数很少。

可能是没有“坐下闲聊”这样的习惯,往后的日子我和嘛嘛档无缘。庆幸的不是没有在那边消费,而是没有把时间消磨在那边。中学时接触佛学,知道戒律中有“不绮语”①一条,即不说闲杂、言不及义的话。初学佛的那个年代对戒是很执着且遵守的,渐渐的便养成了习惯。

上大学时,中文系同学之中有“四点喝下午茶”的习惯,我却一次也没有参加过。因此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喝,不过肯定不是嘛嘛档。嘛嘛档似乎是大学毕业后才流行的。我回马大读研究所时,知道马大邻近的几家嘛嘛档生意旺得很。其中,最多的顾客就是大学生,他们喜欢三五成群到嘛嘛档“浦”,从家常聊到国家大事。

80年代中期,和继程法师一道认识了林福南,我们都很喜欢他推广的“喝中国茶”文化。继程法师此后更是茶道的中坚份子,从茶叶到茶壶样样通,和他见面一定要呷一口好茶才算数。即便当年我常和法师一块儿,大伙儿结伴喝茶时,我一定是那个话最少的。

90年代,我到了关丹,接任彭亨佛教会总务,和何振森居士解下“同事”②缘。我们都没有嘛嘛档喝茶的习惯。这是不利团体的,尤其难以和年轻人“浦”在一块儿,以致难于栽培后进。可是,真要如此随俗吗?我执着的是我付不起“时间”。

而今步向老年,我还是如此。嘛嘛档文化总离我很远。要我滔滔不绝,恐怕只有递上话筒那一刻。

某次主持一项活动,和何捷老师、光宏一同下榻一个单位。第二天讲座时,何捷老师竟然爆闺蜜的隐私:“昨晚我们三人在一起,我一直在旁聆听黄博和光宏对话。他们谈了整个晚上,话题除了教学以外,还是教学、教学……这太无聊了吧?”

我就是那么一个无聊的老头儿。

注:
① 不绮语,十善戒中列为四口业之一。有多种解释,《大乘义章》卷七:“邪言不正,其犹绮色,从喻立称,故名‘绮语’。” 《成实论》卷八:“以非实语、实语而不以时、实语以时而随顺衰恼、实语以时而言无本末义理无次等皆为绮语。”《瑜伽师地论》卷八:“绮语之别称有非时语、非实语、非义语、非静语、不思量语、不静语、杂乱语、非有教语、非有喻语、非有法语等。”由于“绮语”一词汉语中也广泛使用,如苏轼《海市》:“新诗绮语亦安用?相与变灭随东风。”意思是华丽、多藻饰的文词。因此现今大多解释为“花言巧语、轻浮无礼不正经的话语”,然而比对梵语sambhinna-pralapa,其意思要更广,包括闲杂语、不相应语、无益语、无义语等。

② 佛教四摄法是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我这里的“同事”指共同为佛教事务劳心劳力。


13/09/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最后进行编辑的是 老黄 on 12-12-19 星期四 2:07 pm, 总计第 1 次编辑
返回页首
[ 36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30-09-19 星期一 11:5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6】
祈雨


1996年,我任马佛青总会副会长。那时我在马来亚大学读硕士班,住在八打灵。

某天傍晚,我接到一通电话。是位男性青年。他说他是通过佛青总会秘书处得到我的电话,要和我提个建议。我当然乐意聆听。

我忘了那时候是不是已经有烟霾的威胁,只记得对方和我说的是祈雨。

他建议马佛青应该和其他宗教团体接洽,来个特别的宗教仪式,祈求上天降甘露。他说这是一个有利于社会的贡献,也可以让大家齐心面对天灾。

我问他会有效吗?他说这个不管,最重要是大家齐心面对问题。何况佛教相信共业,说不定心诚则灵呢!

我告诉他我的理解是这样的:科学已经解释了下雨是怎么一回事,并非什么神灵操控的。雷公雷婆雨神风神,都是神话世界的虚拟角色。我认为马佛青总会不应该这样做。

我感受到他很关心马来西亚佛教的发展,更关心马佛青。他继续游说我:“其实我也知道这些,但是宗教必有其神秘的一面。我们主动这么做,是要提高社会对马佛青的认识,知道我们和社会问题紧密结合,是关心社会的。我们在乎的不是效果,下不下雨是一回事,但是我们的主动却会赢取他人的尊重。”

我却不识趣地再反驳:“关心社会有很多方法,也有很多管道。马佛青近30年来的努力,都是在提倡正信的佛教,尤其是让青少年有更正确的宗教观,认识佛教的本来面貌。我真不认同我们要如此做。人的认识很奇怪,如果我们真的祈雨,恰好又下了雨,很多人就会认为很灵。这就助长了'求人不得而求神'的风气。就好像乩童出‘真字’,写了可以猜测的四个号码,一千人凭自己的解读去买字,结果当中有一两人中奖了,社会还是会认为乩童很灵。马佛青不需要建立这样的形象。”

他又辩说如果马佛青不做,其他佛教组织或许就会做。我说无所谓,他们做,我们或许会随喜,但是在我们自己可以掌控的组织,我们却不希望辜负委托人对我们的期望。最后他说这么严肃的课题,带上会议上讨论比较好。我说秘书处既然叫您联络我,就是信任我可以妥善处理此事,就算我带上会议,我还是会坚持反对的。

对话不欢而散。

转眼20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我做得对。

20/09/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7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7-10-19 星期一 10:12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7】
你会去劝说他们吗?


上个星期天,我给彭亨马来西亚大学(Universiti Malaysia Pahang, UMP)学生讲“佛陀对众生的爱”。

讲座中,我给学生看印顺导师《佛在人间》的一段话:“在四十九天中,运用智力、悲力、无限的精进力,从一切障碍中获得解放,彻底体悟了人生的真谛,成为人间的佛陀。释尊体悟的人生真谛,与实践的轨则——道,在祭祀生天与苦行解脱的印度时代思潮中,显然是格格不入。释尊曾慨叹的说‘我此甚深法,无信云何解?’‘我宁不说法,疾入於涅槃!’在‘五十七日’的长期思考中,度着独善的生活。最后,决定创设一种适应时代文明,深入而浅出的宗教。但不单是适应,在这适应浅化的里面,显示出释尊的本怀。在波罗奈的施鹿林,开始为五比丘说法,推动了不共世俗的四谛法轮。”

我问学生:“如果你们是佛陀,经历那五十七天的思惟后,你们会去说法,让世人了解修行的真相,走向正道吗?”结果有近20人举手说会,没有人举手说不会。我再问:“你们是用常识回答我,还是用内心的声音回答我?”他们一脸愕然,不知道我说什么。

同样的话题,我搬到学院问我的学生,结果是近10人回答不会,只有1人回答会。您看到差异吗?UMP的学生和我初次见面,他们不了解我,回答问题时很自然用常识回答;我的学生早习惯了我的教学方式和为人,他们敢于表达自己的看法。我们的教育何尝不也如此?学生被训练得用常识或知识回答问题,to play safe,不是用内心回答。

我跟UMP的学生解说:“当你的认知和观点与群众不一样时,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努力去劝说众人,改变他们的想法;另一是保持沉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知道,如果你决定去做,那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你们不妨设身处地想想,香港的事件,假设您通过严密的考察,弄清了事情的真相,有了个明确的立场,请问您会选择对持另一个立场的人说明吗?我可以相信你们刚才举手是真诚的,这很好,表示你们也有佛的‘本怀’——慈悲,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爱!”

佛爱众生的表现就在这里。五十七天后,他开始说法,先对五比丘,然后一直扩大到恒河两岸,度众无数。要改变大家既有的想法,是很不容易的。佛陀45年的说法,正是他的智慧与慈悲的具体表现。

27/09/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8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9-10-19 星期三 8:18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8】
佛陀是伟大的教育家


有次我给弘法人员上课,提到印老在《佛在人间》提出的观点:“释尊的祖国迦毗罗,如何富庶,如何强盛,在佛教的传记中,显然是夸大的。事实上,当时的迦毗罗,早已沦为波斯匿王的憍萨罗国的附庸。”我们无须强调释尊舍弃荣华富贵有多伟大,实际上如此的舍弃还真只是小儿科,何况释尊还面对更加严峻的挑战,他有更高的抱负和理想。导师说:“释尊悲悯众生如一子的心境上,因种族的歧视,互相侵夺而陷国计民生於悲惨的境遇者,又不止一个迦毗罗,不止迦毗罗需要正义的救济吧!这使释尊痛心众生的自相残杀,而有别辟坦途的必要了!因此,释尊在倡导佛教的解脱论中,没有忽略世间。这是对的,正确的出世观,是必然的配合着世间的净化。”

这番话给我很大的启示,所以我特别提出。没料到的是有学生因此而感到沮丧。她说释尊“别辟坦途”的说法难以接受,佛陀本就为第一大事而出家、修行、解脱。她的反应,使我更体会印老提倡人间佛教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印老同部书中也提到:“释尊曾慨叹的说‘我此甚深法,无信云何解?’‘我宁不说法,疾入於涅槃!’在‘五十七日’的长期思考中,度着独善的生活。最后,决定创设一种适应时代文明,深入而浅出的宗教。但不单是适应,在这适应浅化的里面,显示出释尊的本怀。”这也叫一些佛弟子感到不可思议和沮丧。佛内心还会“挣扎”吗?

印老被誉为当世三藏,熟读经典,他的说法是有根据的。《法华经》载:“若但赞佛乘,众生没在苦,不能信是法;破法不信故,坠於三恶道。我宁不说法,疾入於涅槃。寻念过去佛,所行方便力,我今所得道,亦应说三乘。”英国广播公司BBC根据巴利圣典拍摄的佛陀纪录片,也特别提到佛成道后留守当地数周。

我关心的是:佛沉浸在禅悦中是作何思维?面对当时候大众的错误认知,他该如何启迪他们生起正见?现今的佛教诞生实从佛说法后算起,他是如何度化众生,以致归信者日增?

后世画的佛陀说法图,大多像大型讲座般人群围绕,恭敬聆听。但是佛说法四十余年,更多时候是一对一感化众生,对象有社会各个阶层的人,而不只是修行人。老人、病人、妇女、儿童、善人、恶人都有。若把佛度众生的事迹加以探讨,不难发现实际上佛是最伟大的教育家,他知道如何向众生宣说契理又契机的教义。


4/10/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39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1-10-19 星期五 1:04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39】
契机契理有先后吗?


印顺法师推行人间佛教,说这是契机又契理的佛法。他是这样解释契机契理的:“契机,即所说的法,要契合当时听众的根机,使他们能於佛法,起信解,得利益。契理,即所说的法,能契合彻底而究竟了义的。佛法要着重这二方面,才能适应时机,又契於佛法的真义。如专着重於契理,或不免要曲高和寡了!如专着重於应机,像一分学佛者,只讲适应时代,而忽略了是否契合佛法的真义,这样的适应,与佛法有什么关系!”①

这个说法给我很大的启发,也成为我从事宣教工作的指导思想。

后来,我学术上的导师张宏生教授告诉我们:“程千帆先生说两条腿走路,是要提醒我们兼顾文献学和文艺学的知识,扎扎实实做学问。作为初入门者,我觉得你们该先抓文献学,扎好这个基础,发表的言论有凭有据,便可立于不败之地。至于文艺学,现在推不上去也不急于一时,先把根基做好。”我遵从师命,博士研究便从文献切入,不敢发一家之言,先重视材料的爬疏、归纳、整理、概括。

我在想:契机和契理是不是也该如此?有没有先后之分?可以先契理再契机吗?又或者是“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若没有把握可以“入佛智”,就别“以欲钩牵”,以免欲火焚身,度人不成反被度?

综观佛团开办的佛学班,有些舍佛教经典不用,也倡导弟子规三字经的背诵。这是过于契机吧?有些却又一定要讲三归五戒,四谛八道,三十七品,百法明门样样来,没有一丝的现代教育技巧,这可又过于契理吧?印老说的“只讲适应时代,而忽略了是否契合佛法的真义,这样的适应,与佛法有什么关系!”不正是前者的毛病?而后者却又是“不免要曲高和寡”,如何吸引青少年到来学习?

我认为:就个人的修学来说,确该是重契理多于契机,爬疏经文,深入经藏,绝对有必要。但是要能续佛慧命,让正法久住,我们却不能如此要求所有人,尤其是对佛法一无所知的青少年。“善巧方便”肯定是要用上的,这可正是考验我们的智慧与慈悲的时刻。学佛后的工夫就在此刻彰显。

不兼顾契机和契理,佛法难以弘扬!

注:
① 语出《佛在人间》之“人间佛教绪言”。印老晚年著有《契理契机的人间佛教》,收录在《华雨集》第四册,亦有单行本出版。


11/10/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0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7-10-19 星期四 12:3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40】
别太用力反外道


温金柯老师脸书发帖说:“上星期刚从马来西亚回来,亲身见识到马国佛教界一些人的见解和思维方式。今天又看到这个记者会的内容,不觉失笑。因为从读者的角度来看,这个记者会根本就是在帮卢台长打广告,打知名度,会吸引更多人想去参加那边的法会。让卢台长还没有到马来西亚就给大家一个预告,造成未演先轰动的实际效果。”①

这是针对《星洲日报》新闻“佛教团体吁抵制附佛外道”的回应②。新闻说:“马来西亚佛教团体代表呼吁我国所有佛教徒认清附佛外道对佛教及社会造成的混淆及伤害,同时也希望我国所有佛教团体能一起抵制,坚持正信佛教的立场。”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有马来西亚佛教咨询理事会、国际佛光会马来西亚协会、马来西亚金刚乘佛教总会及清流论坛、终南山龙泉禅寺监院大弘法师、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他们“呼吁我国所有佛教徒及佛教团体,对附佛外道日益严重的问题采取行动”,而且“提醒我国的佛教徒能了解正信的佛教,不要被这类附佛外道混淆及受到影响”。

我的看法和温老师一样,所以多年来,我们都不肯走入误区,为他人免费造势宣传。温老师说这样的做法是“对假想敌出现不安、紧张、忌妒,还有无效的策略,纯粹是在发泄情绪而已”,确然,自家人出走,怎能只怪外来的诱惑,而不反躬自省,检讨自己的弘化事业是否做得有效?尊严是靠自强换取得来,不是靠声讨别人,召开尊严大会换取的。这样的做法,只会给人小家子器的感觉;犹有甚者,找上国会议员,给人试图寻求政治干预。这就仿佛像是小孩子吵架,请出大人或报告老师那样滑稽。这不但要给人笑话,而且会树敌,把更多人赶出佛门。

我常也向学生讲佛法,从来我就只宣说正信的佛教,没有破邪,更不攻击异端。一些不同信仰的学生听了,没有因此改教,反而告诉我:“谢谢您让我了解真正的佛教,解除了疑惑;更谢谢您让我了解护教的重要,我会向您看齐,积极为自己的信仰做些事情。”信仰是个人的选择,不要企图去改变他人;但是真理却是普世的,人人都该追求。这里的真理,指的是导向人类更和谐、更健康的生活。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佛团如此做,恐怕更容易感受到“破邪显正”引发的反弹③。近年来,我总觉得佛团耗太大的力气“破邪”,仿佛击掌水面,水花虽四溅,于己却茫无一效④。把力气用在探讨应运新时代的弘法模式,岂不更有益?攻击异端徒害己啊!⑤

注: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206230872128261&id=1758808247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132146.html
③ 参阅拙作“破邪才能显正”: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12/11/214.html
④ 拙作“不要耽于学习小道”: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12/11/215.html
⑤ 拙作“攻击异端徒害己”:
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2012/11/216.html


18/10/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1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11-19 星期一 11:02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41】
母难日岂可快乐?


为了写此文,在网上搜索资料。看到萧悦宁博士在2011的《东方日报》专栏写过这么一段话:“生日、诞辰是值得‘庆祝’的;‘父忧母难日’却只能‘纪念’而不可‘庆祝’——天底下哪有儿女大逆不道庆祝父母受苦受难的道理?身为佛教徒,我们应以身作则,停止使用‘祝你(父忧)母难日快乐’这种不伦不类的贺辞。①这正是我想说的话。既然有人提出了,就不再赘言。

何以佛教徒喜欢将生日称为“母难日”?且来溯源追究一下。

网上称源头是出自元·白珽《湛渊静语》卷三:“近刘极斋宏济,蜀人,遇诞日,必斋沐焚香端坐,曰:‘父忧母难之日也。’”

网上也称出自佛经,《大正藏》收录《佛说孝子经》,其中有段文字说:“佛问诸沙门:‘亲之生子,怀之十月,身为重病。临生之日,母危父怖,其情难言。……亲恩若此,何以报之?’”没有注明译经人名,只写“附西晋录”。②我们相信这部经与《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一样,属“疑似部”,是佛教传入中土后要积极走入人群而编写。③这反映佛教和汉民族文化融合的其中一项重要元素是“孝”,而在倡导孝道之中,佛教特别提出“父忧母难”,“母危父怖”等说法,提醒大家要谨记父母之恩。

文献中正式出现称生日为“母难日”倒是在《西游记》。第17回,黑熊怪过生日请客时说:“后日是我母难之日,二公可光顾光顾?” ④ 小说采用很多民间流传的说法,例如称《心经》为《多心经》都是珍贵的民间习俗材料。因此我们相信将生日称为“母难日”的说法,应该是唐后明前。

我国继程法师早期写过一首歌词《含泪的感恩》,由凌克夫先生作曲:“那似乎是偶然的一天,你从温暖的室内,终于接触到室外的冷,你呱呱的啼声,表示内心深处,存在着对恩的感激。这不该是偶然的一天,你年年都会记住,终于又度过一个生日,你欢喜的庆祝,是否内心深处,已忘了对恩的感激?可曾知道,当两个生命,挣扎着生存,是痛苦与欢乐的交织,是呻吟与欢笑的交响,是含泪的满足?或许会有那样的一天,你终于体会到,世间最珍贵的母难日,是无可取代的。这是内心深处,充满着对恩的感激。可曾记得当母亲痛苦挣扎的时候,是生存与死亡的一线,是施恩与受惠的一刻,是含泪的感恩。” ⑤

这首歌正好反映佛教徒对“生日”该有的态度,不只是庆祝,更是对当年“母难日”的纪念和感恩。这一天多行善布施,肯定比“母难日快乐”要有意义。

此外,余光中也有《母难日三題》,表达对母亲的怀念。

注:
① 2011年2月17日《东方日报•海东见闻录•06》,见檀香寺网站 http://thanhsiang.org/ch/node/2648
② 《大正藏》第16册。
③ 《父母恩重经》历来没有入藏,但其后敦煌、大足、黑水城先后出现文献,表示唐后这部经广传,深为民间喜爱,因此《大正藏》收录。
④ 《西游记》第17回“孙行者大闹黑风山,观世音收伏熊罴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gwJ9P1VIQ


25/10/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2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04-11-19 星期一 9:17 p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42】
粒粒皆辛苦


初入佛门者,必然有他特定的因缘,比如看到某些特别的行为而感动。

想当年,我们办儿童佛学生活营,影响最大的是饭桌礼仪。饭前供养,吃饭不挑食,饭菜吃完,饭后清洗餐具……这些都给孩子们留下印象,回家后也会实践一段时间,感动家人,还真符合“生活”营的目的。

其中,最有意义的应该是“把饭菜吃完”这一条。这是一种“惜福”的表现,值得提倡。

自从我接触佛教后,发现这是很多佛子坚守的生活规则。尤其是在外头吃饭,同桌的一定相互提醒:要惜福,要光盘。大伙儿必定这么做。

不过,也有例外。我的一位学姐,一向也是这样坚持,后来遇到一位能说善道的法律系学生,总会挑出一些问题。例如他问:把饭菜都吃完,固然是不浪费的行为;但是,若不吃完,也不见得是浪费,我们可以留给动物吃。都吃完,它们吃什么?我是觉得似是而非,很容易反驳,但是学姐却为之倾倒,最后还嫁了给他,现今仍过着幸福的日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见识也多了,发现这样的坚持不一定是对的。“惜福”的确是好行为,但也不要因要惜福而与自己过不去。某次我们一伙人一起吃饭,座中年红老师说了个笑话:“今天幸好黄博士的儿子不在。我很怕和他一起吃饭,他会说‘粒粒皆辛苦’。如果他在,我现在再吃,可就真是‘粒粒皆辛苦’了!”

老师说的是学智。自小我们就是这样教育孩子,尤其是学智,很会背古诗,还会学以致用。某次我到昔加末演讲,午餐时,学智和老师们同桌吃饭,饭粒掉在桌面上,他捡起来吃,同桌的老师好意劝阻,他回应:“粒粒皆辛苦。”结果引起一众哗然,纷纷赞叹,因为那年他才四岁。年红老师常听学智背古诗,相信也曾在饭桌听过学智说“粒粒皆辛苦”。

年老的一个标志就是——吃得饱了。这是我近年的体会。年轻时,胃还真是个无底洞,吃多少都不成问题。所以在“惜福”的前提下,我总是有办法帮同桌的伙伴把饭菜吃完。现在不行了,感受到“粒粒皆辛苦”的尴尬。

我不反对“惜福”,反之非常支持。但我更加重视随缘自在,相机行事,一切都要按照主客观情况衡量,不要执着于教条。

01/11/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3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5-11-19 星期五 11:30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43】
我对三宝的一些想法



08/11/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4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老黄
Site Admin


注册时间: 2005-07-29
帖子: 27875

来自: 太平 --〉关丹

帖子发表于: 16-11-19 星期六 1:13 am    发表主题: 引用并回复

“渐修顿悟”系列之【44】
发言岂能不谨慎?


一位教内朋友在中大事件发生后,即发帖谴责香港警方,并给学生加油打气。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于是联系他私聊。

他给我两大理由:一是神圣学府不容被侵犯,二是脸书不过是记录个人感想的地方,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针对前者,我的看法是:香港民众的诉求已经复杂化,本来师出有名的社会运动已经转化为频仍的暴力和破坏,我们这些“局外人”还要鼓动他们继续,引发更加严重的后果?资讯的发达让我们眼花缭乱,身为佛弟子,学习应用智慧去辨真伪,不是比急着表态要好?

大陆朋友干国祥老师今天发了一篇文章,发人深省。他问:“我支持谁?仿佛这件事的错对取决于网民的投票,但这不是在用投票决定真理”,又说“一触犯自己的‘自由意志’,就觉得对方一定是邪恶与谬误,反抗就一定是真理。”打人是错,用暴力是错,侵犯学府也是错,这些是妇孺皆知的。肯定这些“错”就理直气壮,不问缘由便判执法者“死刑”,这是佛教倡导的智慧吗?

对于群众力量,干老师说:“这种力量掌握在善良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力量;这种力量掌握在邪恶手里,它便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力量。”可不是吗?人脑的操作,很容易受情绪影响。一般人是如此,学佛后还要这样?情绪牵动时,不是该先默念佛法僧,让情绪稍作沉淀,以发掘隐藏在背后的理智来处事?

“你可以说香港大学生没问题,也可以说香港大学生问题太大了。”干老师因此说:“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这个问题的答案绝然相反。”所以他主张这是“立场的真理,不是科学的真理”。“偶然投身于这些运动之间,也别太高估自己的理性与正义性,除非你洞察了自己,洞察了人性,否则很可能就是被卷入了浪漫,还自以为曾经为了独立、自由、正义而奋不顾身。”我们尤其担心的是,“奋不顾身”的“伪正义”,往往又会牵动他人,让他人跟着我们犯错造恶业,这肯定不是佛说的智慧。

至于后者,我亦难以苟同。我们不再是童子,可以无忌发言。我们的言行,虽不至于成为表率,但却不能低估它可能造成的影响。网络垃圾言论太多,我们该“环保”,不要再加重网络的负担,岂能用“我的话语会造成什么影响,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来辩护?

某次听电台深夜的辅导call-in节目,我的情绪也受影响。上节目的是著名辅导老师,电话另一头是一名妇女,在投诉丈夫有多坏。不管妇女说什么,辅导员都以“是的,他这样很不对”来回应。我很惊讶,辅导员难道不知每个人在说话时,必先预设好对自己有利的话语?若得到肯定,岂不助长她的气焰,更有理由再闹下去?解铃不是尚需系铃人吗?

再说:一些行家不用脸书,就是因为脸书没有隐私,谁都可以看,谁都可以引用。就算是同温层的“朋友”,也难保他们不受我们的言论影响。有一次一名佛教领袖信口批评UPSR考试,我的情绪让我忍不住调侃他,他辩解:“我不过随口说说,是我对自己的想法的一个记录,你紧张什么?”可是,他忘记他是兼职老师,也有他的学生。我看看跟着起哄的名字,便联系好几人私聊。果不其然,他们都爱师心切,把我视为共同敌人,害我得花上不少时间开解他们。

我们发愿学佛,就该努力在生活中贯彻智慧与慈悲。我们还是凡夫身,在学习过程中,对自己的要求要更加严格。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要三思,谨慎发言;说过的话,就要负起全责,如果有错道歉收回是必要的。愿不忘此心念学习!

15/11/2019
_________________
个人履历: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123
部落格:http://wongsienbiang.blogspot.com/
返回页首
[ 45楼 ] 阅览成员资料 (Profile) 发送私人留言 (PM) 发送电子邮件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MSN Messenger
从以前的帖子开始显示:   
发表新帖   回复帖子    法情 首页 -> 老黄讲古 论坛时间为 马来西亚时间
前往页面 上一个  1, 2, 3, 4, 5  下一个
3页/共5

 
转跳到:  
不能发布新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这个论坛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能在这个论坛发表民意调查


Sponsored by EMERGE WEBhosting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Copyright © 28-7-2005 hawkuen.blogspo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