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对话:佛教缺席

从前、現在、未來,佛教各课题时事发展讨论。

版主: 閱星樓主微沁閱星樓主微沁微沁閱星樓主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8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009年10月6日,彭亨马来西亚大学(UMP)再次举办宗教对话。这一回主题定为“神的概念”。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8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一回,受邀请的各宗教代表,除了老黄以外,其它都来个大洗牌。
代表伊斯兰教的是:
印裔穆斯林Ustaz Shah Kirit Kakulal Govindji

图片

图片

老黄的讲义:

http://www.mediafire.com/file/13rzyczt2nm/konsep ketuhanan.ppt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8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请注意看第6楼的帖子,神父至今安然无恙。
他当时是在国际回教大学关丹校区演讲。
由此,我们相信如果不是有些人煽动,不管是马来同胞还是穆斯林,都不会动辄诉诸暴力的。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1985.html

教堂袭击敞开对话大门
宗教界欢迎跨宗教论坛

作者/《独立新闻在线》曾薛霏 Jan 14, 2010

跨宗教对话(上)

【本刊曾薛霏撰述】一系列攻击教堂和锡克庙的暴力袭击事件,使马来西亚再度面对巨大的考验。今天发生的事是过去20年回教化过程的累积,而且这几年来因朝野的政治竞争,回教徒与非回教徒之间产生了“我”与“他”的关系,就连公开讨论宗教自由课题的论坛也因回教组织抗议而被迫腰斩。

如今,大家都说要增加宗教之间的对话,不得不思考的是,是什么样的对话方式?闭门或开放?宗教领袖的对话或民间对话?

马新信义会孟沙堂牧师郭晓鸣和马来西亚回教青年阵线(ABIM)总秘书莫哈末莱米(Mohamad Raimi)都认为,对话可分为三个层面,首先是可供民众参与的公开论坛,参与者可发表本身的意见,也听取不同的意见。这些论坛或许不会有结论,但是通过交流和理性讨论,每个人可得出自己的结论。

郭晓鸣认为,另一个层面则是属于跨宗教咨询会议的对话,让各宗教的领袖、宗教学者坐在一起,商讨一些具争议性的课题,如改教课题,并设法解决之。他认为,甚至也可以让一些民联和国阵的领袖出席这些对话。

坦诚以个人身份发言的他表示,基督教有本身的管道可将他们的看法传达给领袖,例如罗马天主教会可传达给会督(Bishop)、信义会可传达给马来西亚基督教理事会(Council of Churches Malaysia)、福音教会则可传达给马来西亚全国福音教会团契(National Ecangelica Christian Fellowship, NCEF),他们合组成马来西亚基督教联合会(The Christian Federation of Malaysia)。至于回教、佛教、道教应该也有本身的管道,让他们可表达本身的意见。

两人都认同,这项会议应该是闭门进行的,因为会议的讨论将是更深入地探讨神学层面的课题,并达到共识解决一些课题。但是会议的结果或讨论可编辑成书,或公开让民众可获得这些资讯。

莫哈末莱米认为,在回教和非回教之间的对话中,回教徒可以告知他们为什么回教徒不愿非回教徒使用“阿拉”字眼,或许一些非回教徒也对此事存有疑问。

他说:“对话中并不是要争论谁(哪个宗教)是最好的,而是寻找各宗教的共同点。从学术和神学的层面去探讨。”

至于第三个层面,则是民间组织的参与,这些可以是回教或基督教或佛教等组织,但不应只局限于宗教组织。

郭晓鸣说:“或许有人会问,若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但又觉得此事与我有关,我要如何参与?”

想了一想后,郭晓鸣认为马来西亚律师公会、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等甚至也可以参与,因为信仰自由也是人权之一。

他认为,宗教组织往往很担心纯粹用世俗框架来了解事情;维权组织则担心宗教组织只以宗教框架来解读事情,再加上一些政治机会主义者可能煽动一些宗教人士,以致他们难以接受以世俗的角度解读事情,而身为一个没有信仰的国民可能觉得自己的声音无法被听见。

莫哈末莱米也认同,非政府组织或一些无宗教信仰者可参与对话,因为这个课题也是《宪法》课题。同时,也可以让他们知道为什么使用“阿拉”字眼课题对大部分回教徒如此敏感。

政府不鼓励民间对话

根据郭晓鸣的观察,这么多年来,政府并不鼓励民间对话。

捍卫宗教自由的第11条款款联盟(Article 11 Coalition)的一份子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曾面对了其联盟举办的对话会遭回教组织抗议而被迫腰斩的情况。

在 2006年5月14日,大约350人在槟城组织国民醒觉运动(Aliran)及第11条款联盟联办《联邦宪法维护全民权益》(Federal Constitution: Protection For All)研讨会。警方最终向主办当局表示“无法控制人群”,指示中止研讨会。【点击:200警员放纵350人捣乱 流氓手段阻谈“敏感”课题】

也是一名律师的哈里斯以周一(11日)举办的“阿拉:谁的?”(Allah:siapa yang punya?)的论坛为例,证明人民可以理性讨论问题,而且论坛至少也让人看到就算回教学者中,也有人对使用阿拉字眼持不同意见。

但是,在论坛开始之前,警方设法阻止这项论坛举行,哈里斯说:“执法单位往往没有保护人民举行合法的讨论会,让那些趁机捣乱的人有机可乘。”

“执政党也利用他们的网络制造麻烦。我敢说是巫统在(这件事上)扭曲事实。”

哈里斯认为,我国各个层面的人民应该进行对话,“我们任何人都可以坐在嘛嘛档讨论与宗教相关的课题,如果你把所有的对话都限于宗教领袖层面,你要如何鼓励大家文明地讨论?”

他说,现在有人设法说服天主教会不要使用“阿拉”字眼,如果协商成功,这意味着一些人民使用阿拉字眼的权益就被“协商协掉了”。

“而且这样的妥协也传达一个讯息,就是只要你诉诸暴力,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东西。因此,在这个时候罗马天主教会更要站稳立场。他们必须知道,民间组织随时准备上街支持他们的立场。”
回复

回到 “佛教时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