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道德及社会价值观的争议”

从前、現在、未來,佛教各课题时事发展讨论。

版主: 閱星樓主微沁閱星樓主微沁微沁閱星樓主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teen姐真不好,这样辩论要陷我们以不义。
从开帖到teen姐出现,我们都没有提到名字,为的就是希望纯粹客观论述现象,而不是针对人来讨论问题。
teen姐一出现,便搬了个名字出来……
唉哟,老黄坏死了,竟然叫我teen姐,后辈我承受不起呀! :x
再来让我承受不住的是说我陷你们不义这“罪名”,看来我要反省反省一番了。:?

当然我十分认同老黄说的在辩论过程中,就看大家论述的是否有理。胜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过程中提出可以让大家深入去思考的问题。
嗯,只要能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我也相信不会伤感情,而且还能促进彼此的理解。

我会把欧阳文风的名字给搬出来,因为我觉得黄子的“威过北港的大马香炉 ”一文针对的对象就是他,他如此隐喻冷嘲热讽对真实的主角有欠公平。 :?

好,回到讨论主题,“张扬同性结婚”是该还是不该的问题。这其实也多亏了媒体报道的功劳,媒体要大肆报道, 证明同性恋运动有它重要的新闻价值和历史意义。
张扬同性结婚是同性恋运动的其中一环,为的是要取得社会大众的正视与理解。很多异性恋者结婚也是很高调抛重金摆喜宴,我们可以接受,对待同性恋者,我们可以同样宽容吗? :roll: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原来在星洲网站的评论也有许多关于此课题的意见没被刊登出来 :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0639

讀者來函:同性婚姻的思辯
2011-08-24 20:04

聊天經驗中,同性戀合法化,永遠是一個火爆的話題。

除非對方和你持同樣立場,否則這必然是一場拍桌咆哮、面紅耳赤的辯論。最後誰也沒有改變觀點,反而更認定自己的立場是對的。

十年前,我就相信婚姻必須建基在一男一女的條件上,理由自是鏗鏘有力:男女婚嫁是天經地義的事,它屬大自然的設計,否則人類將無法傳宗接代,因為同性戀生不出孩子,違反自然規律,因此他們無權結婚。

然而,如果把傳宗接代視為婚姻合法性的依據,很快就會碰到一個問題:許多不育症的夫妻,或者不想生小孩的夫妻,那他們的婚姻,又是否因此而不自然、不合法?推演下去,婚姻制度受到人類認同的理由,和養兒育女無關,卻和兩人是否相愛才有關。

男女相愛結婚看似自然,但兩個同性別的人相戀,又應該嗎?它是道德的嗎?這端看你視同性戀是一種“受影響”的後天行為,還是天生的行為。如果你認為同性戀是模仿行為,是一種“病”,那你還停留在世界衛生組織在1990年之前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精神病”的階段。如今,醫學界已不視同性戀是一種病。

同性戀若不是一種病,那就是一種天生的情懷,那它即是一種生理需求,就像異性戀對愛情、婚姻的需求一樣,只不過他們人數則少而己,在一個法治社會,政府有滿足人民需求的義務。嘿,記得嗎?民主不只是少數服從多數,民主也是尊重少部份人的權利。

但政治現實是,一些政客依然火力十足,炮轟同性婚姻是不道德的行為。或許我們應該思考看看:一對打算結婚的同性伴侶,和一位結了婚卻在外面偷腥的丈夫,哪一種行為更傷風敗俗、更不可原諒?

道德,向來都是我們拿來攻擊異己最現成的武器。但如果你願意拿出你的道德量尺,來度量以下五種行為:同性婚姻、變性、墮胎、嫖妓、賭博,你認為哪一種行為,最可能給家人或社會帶來傷害?你會認為同性婚姻或變性比賭博來得更不道德嗎?然而在大馬,只有賭博是合法的,其餘四者則不合法。

阻礙同性婚姻合法化最大的障礙,不在於道德爭議,而在於宗教,還有社會全體的寬容度。大馬近年社會風氣閉塞,許多社會議題“泛宗教化”的程度相當嚴重。歐陽文風高調宣佈婚訊,當然是想要激起一場公共討論,正好為大馬逐年萎縮的多元文化,注入一貼興奮劑,讓大伙來一段大腦的運動、想像的試驗。

同性戀合法化當然是一個漫長的社會運動,你厭惡也好、歡喜也罷,每年認可同性戀關係或婚姻的國家,卻越來越多。衛道人仕大可不必指指點點,戲謔地說同志要等投胎轉世,才會成功爭取到同志權益,如果真的有來世,說不定人家爭取到的權利,可是供你享用的呢。
[/size]
植建成
24.08.2011(星洲日報)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0731

讀者來函:是誰傷害了誰?
2011-09-01 12:08

有些人認為同性戀“不自然”,並因此譴責同性戀行為,在現代西方社會中,這種態度似乎有點奇怪。畢竟現代社會的人,已發展出許多不同的方法,把魚水之歡從繁衍後代中獨立出來。同性戀行為幾乎存在所有人類社會中,並且在動物王國中相當普遍。以此看來,它是絕對“自然”的。同性戀可以被說服成為異性戀,這個想法似乎就是個錯誤。---人類的演化—基因、文化與人類的未來/Human Natures:Genes,Cultures,and the Human Prospect(作者:埃力克/Paul R.Ehrlich)

最近同性戀議題在貴報鬧得沸沸揚揚的,贊同和反對的陣營各執一詞,讓我無意想到了以上的這段文字。這本書是美國生物學家的著作,其中提及了種族和性別歧視,並提出了鏗鏘有力的結論:除了考慮不公平待遇的道德問題之外,很多潛在智力的流失,都是因為人類忽視那些極具天份但膚色“錯誤”的人。人類面臨緊要的問題,需要有一致的行動。所以我們承擔不起種族歧視主義帶來的分裂代價。

這應用在同性戀族群身上何嘗不可?如果我們因為不認同他們而排擠甚至打壓他們,我們將失去其中多少可為全人類帶來貢獻的人才?如果達文西當初因為同性戀疑雲而遭逮捕下獄後處死(處死是因當時意大利和不少歐洲國家對同性戀者的懲罰;至今也有些中東和非洲國家維持同樣的刑法),那麼人類就會損失史上無人能及的天才了。如果能不介意同性戀者的身份的話,人才就能適得其所的發揮他們的才幹,例如巴黎市長德拉諾埃(Bertrand Delanoë)和柏林市長沃維雷特(Klaus Wowereit)。前者從2001年開始擔任市長,將連任至201​​4年;後者同樣從2001年開始擔任市長至今,還可能會是下屆德國聯邦總理候選人之一。他們能擔任要職超過10年,證明政績可取,支持他們的人民沒有因為他們的同性戀身份而嫌棄他們,才能在他們的領導之下,享有發展成果。

有些人認為同性戀族群不願結婚生子,因此會造成人口危機。可是根據美國著名的性學專家金賽(Alfred Charles Kinsey)的研究,同性戀族群只佔總人口約10%;人類會因為10%的人口不繁殖就滅絕純屬無稽之談,不然人類根本沒機會從原人進化為現代人,因為同性戀一直是與異性戀並存的,不同的只在於多寡的分別。

如果要以“傷風敗俗”來譴責同性戀族群的話,那麼請先捫心自問,我們是否才是侵犯了他們人權的一方?《世界人權宣言》第二條及《公民及政治權力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六條所載的人權,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近年新添了不歧視原則,即人權平等適用於每一個人,不論其性取向或性別認同如何。

如果所謂的道德和傳統思維,與普世價值和人道主義背道而馳,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必須繼續放任它們成為傷害“異己”的理由、文明進步的絆腳石​​?一個並沒有錯的族群被套上冠冕堂皇的藉口傷害,這是我們想要的公義社會嗎?幾千年了,為何我們還無法還他們應有的公道?這種錯誤,必須延續到何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很清楚愛不到所愛之人的痛苦,那為何還要把這種痛苦毫無道理的強加在同性戀族群身上?就因為異性戀族群是佔了大眾的主流,所以能剝奪佔人口少數的非主流同性戀族群的權利?民主的原則除了是“少數服從多數”,也是“多數尊重少數”,如果因為多數人認為同性戀情是不堪的而在社會和法律上歧視他們的話,這和以多欺少、恃強凌弱的惡徒有何差異?“群眾的暴力”所導致的會是更可怕的結果!被邊緣化的同性戀族群會重演當年的石牆暴動事件,因為有哪個有血性的人可容忍長久的壓迫而不反抗?尖銳化的衝突會為已動盪不安的社會增加更重的負擔,那時受害的難道就只限於同性戀族群?傷害別人的人,就不必付出自食其果的代價?

把形態各異的對立造成的內耗減到最低程度,人類肯定可以更團結並把資源集中起來建設更高層次的文明,從而獲得對各方而言都有好處的全贏局面---所以認同同性戀族群的權利,不也等於在幫助異性戀族群?

我也曾經因為無知而莫明的厭惡同性戀族群,可是在大學裡的社會學講堂上了寶貴的幾課後,讓我對同性戀情完全改觀,並為自己從前的盲目而感到羞慚。

現在的我深信同性戀情不可能會顛覆社會或讓人類絕種;不願互相理解和寬容所導致的仇恨與分裂,才會毀滅我們!

江枂珉
31.08.2011()
AH GAN
帖子: 871
注册时间: 11-06-06 周日 10:48 pm

最近,在下饱尝人生至苦煎熬,心力交瘁不已。
偶然经过这里,觉得蛮热闹的,便想说说几句,借以排解郁闷。
对于同性恋,在下的立场:尊重,但不赞同,更不会四处宣扬。
不赞同,并不等于歧视,还望明察——做人有立场,何错之有?
再者,文笔辛辣,只是一种写作手法耳,不至于表示有关写手的人格有问题。
还有,高调与否,见仁见智——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谈也罢。
此外,言论自由确实表示什么言论也可发表;但一反常态的言论能收则收,自己知道就好,以免扰乱人心。
若硬要发表,请便;只能说如是之举勇气有余,智慧不足。
在下曾经发表蛮多一反常态的言论,表示在下智慧亦不足也,后果是被踢去他校,哀哉。
别学在下,除非阁下够狂妄,除非阁下够本事,亦愿意从零开始。

诸位,同性恋道德不道德,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道德与否,跟高调与否一样,也是见仁见智的课题,确实很难有个定论,不谈也罢。
不过,为了排解郁闷,说说几句应该无伤大雅。
在下乃百分百异性恋拥护者,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
道理很简单:天人合一,唯一正道是也。
是的,既然自然界阴阳交感而化生万物,人类社会亦应如是,因为人类社会乃自然界之一份子。
一句话:符合自然界发展和变化规律的道德观,方为正确的道德观。
假若同性恋合法化,恐怕迟些人兽恋亦合法化矣。
人兽恋若合法化,人物恋恐怕亦跟着合法化矣。
届时,不伦恋亦可合法化矣。
天哪,这是什么世界?
写到这里,不禁要问:道德不道德,真的是见仁见智的么?
在下不得不茫然矣……

阴阳交感世界立
男欢女爱正气存
违反自然同性恋
歪风邪气道德吞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8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AH GAN 写道:最近,在下饱尝人生至苦煎熬,心力交瘁不已。
失恋乎?呵呵……
阿甘,要挺住,法情的朋友会支持您。
这的累了,上来发发牢骚也好的。
AH GAN 写道: 偶然经过这里,觉得蛮热闹的,便想说说几句,借以排解郁闷。
对于同性恋,在下的立场:尊重,但不赞同,更不会四处宣扬。
不赞同,并不等于歧视,还望明察——做人有立场,何错之有?
再者,文笔辛辣,只是一种写作手法耳,不至于表示有关写手的人格有问题。
那天我和宏爷在FB聊天,提到我想把阿甘引出来。
却没有想到阿甘自己出现,而且表达的上述看法和我想的还是一致的。

最初我把黄子的文章转过来,并吁请佛教界领导关注,想说的就是人家发言毫不含糊,立场鲜明,表达自己的喜恶。这是佛教界领袖在公开场合做不到的东西,该反思。
和阿甘一样,我持的立场也是“尊重,但不赞同,更不会四处宣扬”。
AH GAN 写道: 还有,高调与否,见仁见智——见仁见智的问题,不谈也罢。
此外,言论自由确实表示什么言论也可发表;但一反常态的言论能收则收,自己知道就好,以免扰乱人心。
若硬要发表,请便;只能说如是之举勇气有余,智慧不足。
在下曾经发表蛮多一反常态的言论,表示在下智慧亦不足也,后果是被踢去他校,哀哉。
别学在下,除非阁下够狂妄,除非阁下够本事,亦愿意从零开始。
反常态的言论,要发的话,自己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阿甘是领教过了。
强者就是这样诞生的,但是历史的功过则不是一年半载可以论定的了。

我刚才说想引阿甘出来,就是因为突然想到我和他的关系。
他在学院受训期间,第一次实习是我视察的。
他的教学想法很独特、不按常规、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说白了,就是反常态。
我肯定他的做法,因为我知道他有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要什么,学生该学什么。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和他交换想法,绝不可强求达致共识。肯定,但却不会把他的做法视为例子,加以宣传,因为“出格的教学”不是人人可以做到,更不是人人该做的。
至于阿甘的做法是否可以换来成功,就得靠他自己的努力、坚持和反思了。代价就是:要可以接受寂寞。

这一点,跟我看待同性结婚的看法是有共通之处的。
AH GAN 写道: 诸位,同性恋道德不道德,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道德与否,跟高调与否一样,也是见仁见智的课题,确实很难有个定论,不谈也罢。
不过,为了排解郁闷,说说几句应该无伤大雅。
在下乃百分百异性恋拥护者,这应该是“众所周知”的。
道理很简单:天人合一,唯一正道是也。
是的,既然自然界阴阳交感而化生万物,人类社会亦应如是,因为人类社会乃自然界之一份子。
一句话:符合自然界发展和变化规律的道德观,方为正确的道德观。
假若同性恋合法化,恐怕迟些人兽恋亦合法化矣。
人兽恋若合法化,人物恋恐怕亦跟着合法化矣。
届时,不伦恋亦可合法化矣。
天哪,这是什么世界?
写到这里,不禁要问:道德不道德,真的是见仁见智的么?
在下不得不茫然矣……
这段话和张老说的一致。

“同情弱势”是一般热血青年都会有的想法。所以认为同性恋者被“打压”(真的就是被打压吗?),躲在暗处,觉得该支持他们走出来,同样走在太阳底下,过他们正常的生活。欣赏大风、宏爷,teen姐的热血沸腾。

可是,在扶持弱势的当儿,也该注意整个社会的伦理与道德。因为人是活在群体之中,每个人的举动都可能带给别人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出格的事情,是要谨慎处理的。
所以,我一直反对的就是把一些反常规的行为“高调处理”,让它变成“常态”。
我一开始说的“引起难以预知的问题”,引发大风和宏爷的反对,认为同性婚姻的张扬,并不会“使不是同性恋的人同性恋”,还咄咄逼人的要我搬出数据。我不苟同这种数据。
我长期参与社会工作,对这些事情只能说是“经验”,无法在理论上压倒正义青年,更无法落实绝对的“人权”与“自由”。

阿甘提出的人兽恋看来好像荒谬,但是却值得去思考的。
相关的课题包括阿二、小三(她们不可怜么?不要以为这些人都是为了钱,自甘如此的,间中还有很多我们不可知的原因,太复杂。我们是不是也要帮他们争取“平等”的地位,让他们也在阳光之下生活?同情、谅解、接受是一回事,让他们合法化、常态化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一回事就是社会伦理和价值的问题了);囚犯的关怀与辅助(当然,扶助他们,协助他们改过自新,这是绝对有必要,而且要积极去做的。但是如果对着整个社会张扬,会引发的后果也就“难以预知”了);死囚捐献器官(这是忏悔者遗爱人间的一种心愿,值得表扬,但是高调处理就要引发很多法律和道德的问题)……

因此,我还是要坚持我的立场:
我不反对同性婚姻(那是个人的选择权利),但却反对张扬、高调去处理。

(teen姐,动不动就说是媒体闯出来的祸,对媒体很不公平,不是么?报道也有人骂,不报道也有人骂,媒体落个猪八戒照镜子了。)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teen姐,动不动就说是媒体闯出来的祸,对媒体很不公平,不是么?报道也有人骂,不报道也有人骂,媒体落个猪八戒照镜子了。)
我也没怪媒体,报道真相本该是媒体的社会责任,正反两面的言论,媒体据实报道没错啊!我疑惑的是,同志运动真的是“祸”吗?

说到人兽恋,分享面子书的意见,各位看官也可尝试评评理…


(考虑了光宏的善意提醒,我没把留言者名字给掩着,可能侵犯了留言者的隐私,所以自行把面子书裁剪页面删掉。各位有兴趣的不妨去欧阳的面子书专页瞧瞧,那是公开的页面。 )
上次由 teen 在 17-09-11 周六 12:44 pm,总共编辑 3 次。
AH GAN
帖子: 871
注册时间: 11-06-06 周日 10:48 pm

老黄,您好。
我不是失恋,谢谢关心及慰问。
同性恋课题我蛮有研究的,不说说几句简直是一种浪费——不引自来,大家肯定有福。
对于出格教学一事,只能说:非人人可为之,非具有过人胆识不可。
感恩于您当年的无限包容。

诸位,新生一代的崭新作风,实在不敢恭维。
他们无知地捍卫人权,盲目地鼓吹自由,哀哉。
对他们来说,人权至上,自由无罪;道德与否是不重要的。
是的,新生一代的道德观:人权即道德,道德即人权;自由即道德,道德即自由。
爱情,未必就要传宗接代;
可违反自然,不对就是不对!
不过,对新生一代而言,违反自然与否,是不重要的;只要你喜欢,你甚至可以做上帝!
想怎样就怎样,即使起了不良示范亦不自责——是他们自己要学我的,我可没要他们学我哦!
世界不乱是假!

后记:新生一代以为捍卫人权、鼓吹自由可以令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却忽略了违反自然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自然法则是大前提,接下来才是人权、自由。换言之,不符合自然法则的人权与自由,不要也罢!为何新生一代的价值观如是颠倒可悲?答:欠缺扎实的哲学涵养。
图片
AH GAN
帖子: 871
注册时间: 11-06-06 周日 10:48 pm

这个世界,有正亦有邪。
如何分辨正邪?
很简单:正者,带来建设;邪者,带来毁灭。
如今,新生一代正邪不分、是非不明、善恶不辨,哀哉。
故我来也。

依我之见,同性恋者之身不由己,确实令人深感无奈。
在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这两者无情地夹攻之下,谁受得了?
可是,受不了归受不了,将之常态化就不应该了。
正如熬夜般,身不由己确实情有可原,但将之正常化对他人就是一种误导。
以我为例:身为老师,虽偶尔不得不熬夜而伤神不已,但遇到学生时我必然是高喊早睡早起精神好的。
自己病态也就算了,怎么还想拖人下水?
同性恋是病态?哈!权威说不是病态,我狂人偏要说是病态。
即使有些国家将同性恋道德化、合法化,我依然坚持自己的见解。
狂人只相信一件事:用心眼看世界,才能真正认识世界,别管一般人怎么说。

写到这里,要谈谈言论自由。
新生一代之中,最公道者是宏爷。
他一直在为正邪两方努力争取同样大小的平台。
这种精神不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只是,若个人癖好亦可坐拥大平台,好像不是很健康喔!
很多人会作呕的。
如是不顾及道德的公共卫生之言论自由,不要也罢!
除非是想改变群众思想;不然,关起门来独享就好,拜托!

话说回来,既然是有心要改变群众思想,那就不能说有关言论不会在耳濡目染之下影响他人的性取向。
诸位,《同志教育》之“教育”二字,正透露了作者要改变群众思想的强烈企图心!
如是之举,高调一词简直承载不了作者教主般的万丈雄心!
要是同志族群从目前的十巴仙总人口占据率提升到未来的五十巴仙,甚至九十巴仙,乃至一百巴仙;
届时,人类还有希望么?
罪魁祸首:同志教育成了未来社会的关注核心,在新生一代捍卫人权、鼓吹自由的推波助澜之下……

其实,言论自由不管有心还是无心,多多少少皆会影响他人的,更何况是道德观尚处塑造时期的孩童。
什么都不怕,最怕先入为主。
一旦先入为主,手尾长,何必何苦呢?
谁不知孩童非常喜欢通过模仿而学习?
谁敢说一张同志接吻照不会在孩童内心深处埋下一颗同性恋种子?
正如孩童跑去学大哥哥大姐姐染发般;有样学样。
大人毫无忌惮的言论,有时要给还在“朦胧时期”的孩童带来难以预知的影响——是言何错之有?
一句话:老黄的隐忧,是可以成立的。
(隐忧若也需要数据,超忙的老黄连上厕所也要考虑再三,一忍再忍;可怜……)
图片
行者
帖子: 85
注册时间: 30-01-09 周五 12:19 am
来自: 霹雳

“同性恋”这个词汇与概念,依赖“异性恋”这个词汇及概念而存在。这个词汇的运用即凸显出这一种恋爱模式的反常态。换句话说,我们不会说某对异性情侣是异性恋者;我们却会说某对同性情侣是同性恋者。这是“他者”(the other)和“自我”(Self)的一对相对概念。我用“反常态”而不用“自然”这个词汇,因为“自然”(指宇宙万物)必然包含着“常态”与“反常态”的现象。说有容易说无难,要举出自然界(生物界)的“同性恋”现象并不难。简言之,“反常态”不一定不符合“自然”,“自然”含有反常的现象。

先不说以“自然”为道德根基即涵盖“反常态”,人类诚然以“自然”为道德规范的前提?人类的道德是不是以“自然”为摹仿对象,我觉得事实正好相反,道德正是违反自然而设的。动物没有三纲五常(有些高级社群动物有等级之分,但此等级以自身力量来决定),有的只是物竞天择、弱者生存。人类的伦理道德恐怕不是从这儿学习的。孟子说人异于禽兽,正是人有四端,他看重的是人与动物的异。此一伦理道德核心,从孟子至理学,乃至心学,亦是以此为前提。从我们动不动就说,“这个人没有良心、丧尽天良”,就知道王守仁的“良知”说恐怕影响至今。由此看来,人的道德正是去其动物性。

我不是同性恋者,不宣扬同性恋也不讨厌、抗拒、不能接受他人为同性恋。我觉得,把“同性恋”这一名词及概念标举出来讨论,即便你是支持同性恋运动的,这“讨论”本身就是一种歧视,就像你刻意对身体部分与常态人类完整结构不同的人好,这种同情是一种不必要的滥情(我不反对帮助,但他们更需要的是平常的眼光)。

我没有要为以同性为恋爱对象的人打包不平。他们对我来说就和你我一样,没有被谈的必要。我想谈的是“歧视”。“先入为主”的思考模式是歧视的根源。换言之,即是不了解,并掉入一种诡辩性的思考:以未确定的未来作为必然发生的结果,并以此进行恐吓,从而达到预期效果。举个这种诡辩的例子,其实很常见:小明的妈妈对五岁的小明说,你以后要找好的工作,你必须上好的大学,上好的大学必须先进好的中学,进好的中学必须先进好的小学,所以,明天起妈送你补习,这样你才能在小学考好成绩,然后才能考上好的中学,然后才能上好的大学。看似逻辑合理,其实忽略了每一个环节的不确定性。同样的,教育小孩正视同性恋而不是歧视,真的会让他成为同性恋?这问题又和性教育及为相识。教育性教育不会让孩子滥交,因为我们教导他们的是保护自己。以此,难道教导小孩正视同性恋就会让他们变成同性恋?如果真的是如此,那只是教育者的失败与观念不正确。

小孩是一张白纸,深受大人的行为举止影响。大人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小孩感觉得到,也从中学习歧视,这不也在他们心里种下“同性恋”这概念?反叛性格的小孩,不也可能从中为了反抗“父母不喜欢我做的事”而故意去模仿甚至最后成为同性恋?与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正确教导他们平视的概念?追根究的,是此类人心里对同性恋的傲慢与偏见。

本来想贴上一些《庄子》如《德充符》里的一些故事,还是免了,看官有兴趣请自行翻阅。
时间就是生命
行者
帖子: 85
注册时间: 30-01-09 周五 12:19 am
来自: 霹雳

邪者熟定之为邪?正的正当性由谁决定?建设者正、毁灭者邪,安知孰是熟之破坏与建设?对地球来说,你的建设是对它的破坏;地球的天灾是对人类的破坏,但却是对自然界的建设。杀人放火者邪,正者的正当性在于杀人放火者危害他人性命财产。故我认为危害他人性命与财产的安全是正当性的一般底线。除此之外的正与邪,如何确定?或许有,这是我知识浅陋。然而,歧视“他人恋爱性别对象”的正当性是什么?危害社会,那具体的实例在哪?有坏道德风气,这抽象的道德具体来说又是以什么为核心或前提?伦理道德的功能一般上是建立社会秩序,那“个人恋爱性别的对象”反常态如何造成社会失序?所谓的“序”具体来说是什么?具体实例在哪?个人恋爱性别的对象反常态之形成群体,不是今日之事,诸君所言之可怕后果,要发生想来不必待今日之辩而后突然发生。

我不为谁说话,我只是想说,流于空谈的情绪抒发,固然很爽,理性思辨也很重要。
时间就是生命
回复

回到 “佛教时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