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里的悲剧人生

各儿童文学课题讨论,如时事、争议、教学、难题、成果等等。

版主: 微沁周碧香

回复
孤风
帖子: 10
注册时间: 29-07-10 周四 8:37 pm

对于许多儿童文学的创作者来说,赐予作品一个美好的结局对儿童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因此,儿童文学常以幸福美满的生活画上句点。有些人认为,儿童年纪尚小,他们需要感受美好、圆满的人生,太过悲伤的课题对于儿童来说是一种负担,他们承受不了这样悲伤的人生。
然而,我认为,创作者只要着手的当,即使是无奈或缺憾的悲剧人生,也可以展现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如:
1) 安徒生


安徒生一生创作不少儿童文学,其中当然有悲剧,《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是其一。《卖火柴的小女孩》写的不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悲剧,而是当时社会许许多多穷苦人民的悲剧。然而,安徒生把这种悲剧写得很美,从卖火柴的小女孩檫火柴时的美好幻想,到她死时嘴角边的那一丝微笑,安徒生都很成功地把美衬托出故事悲凉的结局,让读者读到这美丽的悲剧时,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伤痛,不觉对小女孩产生了怜悯之情。《卖火柴的小女孩》写得很美,美得像一幅画,据说安徒生是照着朋友寄给他的一幅画而创作这故事的。文字,是很奇妙的东西,《卖火柴的小女孩》里就存在着这种“美”的力量,让读者不轻易发现这是一种悲剧,特别是儿童。我小时候读《卖火柴的小女孩》,还以为是大团圆结局呢,虽然当时我内心是感动的。不同的年龄看同样的故事,也会有不同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自觉地同情起这冻死街头的小女孩了。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体现了三个字——“悲剧美”。

2) 曹文轩


我开始接触读曹文轩的儿童文学时已经是个小大人了,因此不能以儿童的思维去去欣赏他的作品。但,无可否认,在读他的作品时,我的心态变得单纯、平静了,即使是个不好的结局,我也如书中人物般坦然地去接受及面对。我读曹文轩的《草房子》时,觉得故事有点悲剧性。或许有人不赞同曹文轩的《草房子》是个悲剧,但我读这本书时,的确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换个说法,《草房子》不是个悲剧故事,但还是有“悲剧”的成分的。
与安徒生相比,曹文轩又是另一类的文笔,他写的悲剧,比安徒生更不露痕迹。曹文轩的悲剧有“美”的本质,但他的“美”又有别于安徒生的的“美”。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悲剧的美包括了对社会的批判及对理想的追求,当中还存在着一些幻想的色彩,正因为这些元素及故事中华丽的词藻,成就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悲剧美。
如果说安徒生是个浪漫主义者,那曹文轩则是个唯美主义者。安徒生的童话的悲剧美渗透着浪漫主义的情调,而曹文轩的悲剧美则在于它本身就是个追求美的人。曹文轩的文字美蕴含着一种以柔克刚的力量,它像个略施粉黛的女人,没有浓妆艳抹的俗气,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纯净美。
安徒生的悲剧美的力量是强大的,它有着对社会、对现实的批判。因此,读者读他的作品时,除了伤感,还会悲愤。读《卖火柴的小女孩》时,我非常憎恨当时贫富悬殊的社会。但,我读曹文轩的《草房子》时,并没有这种愤世嫉俗的思想,它的悲剧也不是社会所造成的,是书中人物自己本身的因素所造成的。例如:杜小康的家变,并不是社会力量所造成的,而是他的父亲经营不当。再如:将一轮与百雀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当中也不含社会或政治因素,说到底,是他俩没有缘分。到最后,纸月的离去,桑桑的道别,也不是时局社会所造成的,这只是月有阴晴圆缺中的“缺”。
《草房子》里的悲剧只是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一种旅程,在意义上不能完完全全地把它当成悲剧,曹文轩写的只是人生之路,而不是社会写实。因此,我读曹文轩《草房子》时,只觉得遗憾,并不觉得愤怒。或许我会觉得忧伤,但不是因为故事的悲剧性,只是因为感动。这样一个带有悲剧成分而非悲剧的故事,闪耀着“美”的曙光,且永久不衰。我想,曹文轩的《草房子》并不是真正的悲剧,他只是以悲剧为基调,去追求生活中“美”的事物。






3) 新美南吉

如果说安徒生是个浪漫主义者、曹文轩是唯美主义者,那新美南吉则是悲伤主义者。我之前读过无数个新美南吉的作品,但不知道这些作品的作者其实是新美南吉。有一次,我在《星洲日报》看见了有关新美南吉的简介,报章说,新美南吉的文笔风格忧伤,悲剧作品甚多。于是,我对这位悲情作家产生了好奇,开始读起他的作品。
小学时期,我就读了新美南吉的《去年的树》,那时的我只知道故事,不知道作家。《去年的树》是个悲剧,这种悲伤我从小就能感觉得到,那时我读完整个故事时,还赔上了一把眼泪。如今,我再次读《去年的树》,又有了不同的感悟,包括了对生命的探讨和人生的价值。现在的我依然觉得它是一个悲剧,当中还流露着一种忧郁的“美”。新美南吉的《去年的树》文字简单,从简洁易懂的文字中,我依然感到悲伤和无奈,这正是《去年的树》的魅力之处。《去年的树》给予作品一种生命力,在极其简单的故事中,读者又得到了许多的反馈,对生命也有不同的看法。《去年的树》是一个很好的悲剧作品,它让读者明白,不能永远地沉溺在忧伤的悲剧世界,悲伤之后,还必须继续散发生命、奉献生命。


4) 沈石溪

沈石溪是个现实主义者,他的作品往往是个大悲剧。他的作品之所以如此悲哀,源自于它太过的真实。鲁迅曾说过:“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沈石溪作品的悲剧,就是脱下文明的外衣,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种悲剧悲得很彻底,有一种令人震颤的悲剧美。
我去年才刚刚接触沈石溪的作品,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喜欢上沈石溪的儿童文学,《红奶羊》、《斑羚飞渡》、《罪马》等等,让我追求不朽,一个接着一个地看下去。我惊讶竟然会有如此现实的儿童文学。我认为,童心未眠的低年级的儿童是看不明白沈石溪作品的,他的作品比较适合高年级的儿童阅读,并且用一生的时间去领悟、消化。“生存”是沈溪石作品的主题,他通过情节的高度集中和凝炼去有力地展现动物生存状态的艰苦卓绝、矛盾重重。在他的文笔下,一个残酷、弱肉强食的社会活脱脱地展示在读者面前。读了沈石溪的作品,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这种悲哀,让人撕心裂碎,仿佛在人生中经历了无数的打击后对世间的感慨;这种悲哀,也让人大彻大悟,仿佛经历了一次的小型人生,生命渐走向尽头。这种悲剧性是叫人绝望的,它既不浪漫,也不唯美,在揭露现实的同时,给人一种当头一击的致命悲哀。对于儿童来说,这样的作品或许比较难理解,他们需要经过岁月的洗礼、人生的历练才能真正了解故事、感悟故事。
随着时代的进步,残酷的竞争是永无终止的,因此,读者读了沈石溪的作品后,必须更加的坚强,以顽强生存意志及上下求索的精神去历经人生。

一部好的儿童文学,是能够从作品中把一些信息传递给儿童,让儿童从阅读的过程中接受一些学校课本学不到的东西。如,学习面对不如想象中美好的悲剧人生。这样,往后当悲剧发生在他们身上时,他们才不会不知所措、痛不欲生。我认为,儿童文学还是可以有悲剧的,这样的悲剧值得儿童用一生的时间去品味。
回复

回到 “儿童文学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