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育华《天使来过——记方顺吉》

各儿童文学课题讨论,如时事、争议、教学、难题、成果等等。

版主: 微沁周碧香

回复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604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天使来过
——记方顺吉

许育华



(一)

那是2012年8月间的一个午后,他登上我的车,从公司要出发到吉隆坡大使路的巴士总站去。他马上就要回巴东色海的老家,再过一个星期,他要到北方大学去报到。

午后艳阳高照,大地炙热,这孩子在车里露出他一贯腼腆的笑容,不说话,但看得出他的心情相当愉快。

我早几天前就答应玉珍经理,会亲自送他到车站去,也借此机会好好跟他说一说话。

啊,这孩子终于熬出头来,考上大学啦!

我先开口,提议他把英文和国语掌握好,认真学习。我还再三叮咛他,不要急着当作家,因为前面的道路依然很长,应该先把自己装备好,以后一定会有更康庄的大道。

他还是那样亲切地微笑着,点点头。看来他是仔细地聆听着。

我问一句,他答一句,非常的乖巧。

下车的时候,我为他献上祝福,他跟我握手,用北部的口音跟我说:“谢谢Mr Koh!”。

接着,他静静地转身整理行李,然后只身去追赶巴士。

我也没有多作停留,马上驱车回公司去。


(二)

这一回,是这孩子第二次来嘉阳上班。

两年前,他第一次到嘉阳来。那时,他刚考完SPM,满脸稚气和非常腼腆,脸上有许多青春痘。我好不容易说服了方妈妈,让他留在甲洞,接受磨练。

2012年5月他再来的时候,显然已经成熟了许多,不再那么腼腆,但依然话不多。那时,他第三本书——《森活营》刚出版,他的自信心相信增强了不少,对自己的前途应该有了更多期许。

2010年,他第一次来嘉阳不久,他17岁创作的第一本处女作小说《冥枭》由嘉阳出版,接着又出版了《卡多戈》。

当年,他是我们嘉阳作者群中年纪最轻的小说作者。


(三)

嘉阳认识他其实不算早。

2009年,瑞满总编辑接到他投过来的《冥枭》小说稿时,真给他吓了一大跳。一个17岁的孩子竟然有本事创作了一本洋洋洒洒几万字的长篇小说,真叫人惊叹不已。

当时的小说编辑方肯姐姐审阅他的小说后,也推荐了他的处女作。《冥枭》因此成了嘉阳非常小说系列的第二本书。

小说出版前,他的名气其实已经非常大,是星洲《学海》的学记和专栏作者。星洲记者许雪翠还特地去他的老家为他做了两大版的专访,全面介绍了这位刚冒起的文坛新秀。

因为他投稿小说的结缘,我特地委派玉珍亲自登门他巴东色海的老家,去进一步了解这位梦想成为作家的小男生。


(四)

他在2009年年底和妈妈结伴第一次来嘉阳,我向方妈妈游说,既然孩子那么喜欢文字,让他在嘉阳学习三几个月是件好事。方妈妈很不舍得他,却又拗不过执意追梦的孩子,但是最后还是被我和玉珍说服了。

我后来才知道,这孩子由于太梦想成为作家,废寝忘食,功课都严重忽略了,中学成绩一塌糊涂,同时也无法兼顾课外活动。SPM 成绩公布后,其成绩糟得吓坏了我和玉珍。

幸好,这孩子非常好学和听话。这孩子一直都非常腼腆和不多话,一脸稚气。他跟我交流一向不多,也许因为和我不熟络,不知如何启齿。

玉珍则与他交流最多,经常苦口婆心地开导他要努力学习,甚至委婉跟他说,如果他不上大学,嘉阳也不愿意请他当编辑的。起初,他还固执已见,不停跟玉珍阿姨争辩,当作家不一定需要念大学……


(五)

几个月后,他被征召入营,去国民服役受训。出营后,他从善如流,接受大家的规劝,到大山脚一家私立学院继续修读大学先修班,并同时重考SPM国语以及其他科目。

没想到,第一次在SPM考得一塌糊涂的小子,在重考时竟然考获优异的成绩,令人刮目相看。

在他念大学先修班的那段日子里,嘉阳深怕影响他的学业,不为他出版任何新书,也不准他出席任何签书会。

2011年12月,我为了鼓励他努力向学,特地赞助他跟其他20位中学生到台湾台中亚洲大学去体验上大学的滋味。

根据他自己后来的说法,那一次是他平生第一次乘坐飞机,第一次到大学校园去见识,大开眼界。他还拍了许多照片发到面子书去分享,也交了不少亚洲大学的学长。相信那一次的出游对他想考入大学的决心埋下深深的种子。


(六)

当初我非常担心他考不上大学,不时委托在台湾大学教书的朋友替他留意有哪些大学适合让他继续升学。我想,以他的气质,台湾的大学教育或许会适合他。

我们实在非常不愿意看到他在小说创作上取得成功,但在学业上却一片空白。

没想到,STPM成绩揭晓的时候,他为我们带来了一份大礼,他的成绩考得非常棒,进入本地大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大家替他高兴了好一阵子,就好像我们自己少年时代即将要上大学的快乐心情。


(七)

尽管我们大学毕业已经非常久远,但看他一路走来,所展现的惊人毅力始终不断牵引着我们这些长辈们的心湖。

那孩子其实非常纯真和稚气,还带有一点乡下孩子的憨,但头脑其实并不差。我后来有这样的结论:像他那样的孩子,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少年时候,立志当作家是非常了不起的一种理想。我们过来人都不曾和不敢编织这样的梦想。这孩子真正需要的是鼓励和指引啊!

在国内,有许多孩子出生在偏远的地方,当地没有书店,也没有图书馆,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更没有亲友的鼓励和提携。完全没有衔接世界的钥匙,他们怎能不忧前路无知己呢。

他后来在国民服役营里的表现和在STPM的成绩,甚至在大学一年级的功课皆非常标青,证明了这孩子的综合力和专注能力非常强大,天资聪慧和非常勤勉。

我揣测,他来了吉隆坡以后,也经历了我们曾有过的青涩少年时期的彷徨。学业上的一时失意,甚至感情上也可能出现过一些煎熬,相信他也辗转难眠过。感激老天,他终于熬过去了,奋勇地跨过一层层的障碍。


(八)

原本,他的一系列好故事就快成为千万孩子的一面好借镜和激励人心的源泉。野百合也要开花了。

他不放弃、努力专注的气魄和追求梦想的勇气,不也是可以启发许多其他的孩子。无奈,无奈,天忌英才,2013年3月30日,浮罗交怡孕妇湖一场意外,天使折翼了。

我万万没想到2012年8月送他到车站的那一场离别竟成了永别!他真的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模糊,离去了。


(作者按:

文章里不幸离世的孩子叫方顺吉 (1992年6月11日—2013年3月30日)。

2003年毕业于吉打巴东色海尚正华小,2008年毕业于巴东色海中学。2012年考入槟城北方大学,修读工商管理学士(物流及运输管理)学位。

顺吉参加北大空军后备军。顺吉非常热爱写作,并付诸行动,于17岁的豆蔻年华完成了人生第一部小说《冥枭》,接着出版了《卡多戈》以及帮助了许多彷徨的国民服役学员的《森活营》。

离世前,他认真工作、负责任、勇于追求理想和热爱生命的态度,感染着每一个曾经跟他相处过的同事。他当年笑容可掬的青春稚气脸庞直到如今依然涌现在大家的心坎里,多么的熟悉和清晰。

我深信,我们身边也许还有许多像顺吉这样的大好青年,他们可能因为年少摸索时期一时的迟疑和彷徨,错失了人生的第一次机会,他们非常需要国家社会给予他们第二次的机会,以便能让他们展翅高飞。

顺吉的离去或许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深思和启发,让我们一起帮帮孩子吧!)




图片
回复

回到 “儿童文学讨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