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8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267】
敬悼陈玉康局绅


2020年是黑色的。

华教斗士陆庭谕老师刚走不久,敢怒敢言的陈玉康局绅也走了。堪以告慰的是老人家都安享晚年。但想到他们一生的奋斗,还是不胜唏嘘,他们一心为公益的精神,是否会延续?

1991年我到关丹,便常听到大家谈JP(关丹人习惯这样称呼他),说他是彭亨州华教的守护者。初次谋面,老人家向我“炫耀”他的一个功绩,为某校挂上“礼义廉耻”四个大字,以提醒后世都要遵守教诲。他的兴奋,竟比成功安装自己的纪念牌匾还要大。

JP最大的贡献是发起“独中生保送计划”,协助小六毕业生到外州独中升学,为彭亨州成就了一所“没有校园的独中”。

对于这个计划,已故何振森居士赞叹说:“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很叫人钦佩。他为了这计划,拿着黑色公事包到处向人要钱,而且一次就拿一万多令吉,为学生筹募六年的经费。我们经常募资办活动,知道个中的辛酸,他却甘之若饴,真是孺子牛。”

其实,JP还是这些保送生的保姆。他为这些学生物色学校,远至哥打巴鲁、班台,他也送学生过去。除了提供助学金,他还常到学校去探访学生,了解他们学习的进度,提供必要的帮助。试问,有多少人会为了华教而如此栽培他人的孩子?

了解JP的用心,您就体会到他对关丹复办独中的殷切。关中后来被炒作为“变种独中”,JP一直都在苦苦捍卫。骂人是容易的,指责他人更是简单,看着键盘客诋毁JP,实在叫人扼腕。JP南上北下,为彭亨州学子的前途献力时,不知键盘客何在?

以前JP见到我,常会亲切说:“黄博士,我读了你在报章写的文章。很好,要多写。”我知道这是前辈的呵护和鼓励。所以当他被诋毁时,我也会握握他的手说:“JP加油,我们支持您!”华教这条路不好走,少点争执吵架,相互支持与勉励才有温度,激励我们继续努力。

陈玉康局绅走了,我只能说:JP,一路走好!谢谢您毕生的付出。

《星洲日报·东海岸》13/09/2020

图片
后记:这张照片很珍贵。2008年,我们申请到佛教会旁边的地段作洗肾中心的会所,不必再向外租赁场地。动土礼,JP也出席,并慨捐RM10万。如今JP也随着何居士的离去走了。我这辈会倍感寂寞,日渐也要成为“长者”,没有多少位前辈会在我失意时给予鼓励,只有我要给人家打气加油了。人生就是如此!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