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birotatanegara camp 经验

生活中的甜酸苦辣,不妨抒发一下。雁渡寒潭,不留影。

版主: 靓思淑仪碧蕊

回复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第一次踏足浮罗交怡岛,没想到是为了公务员birotatanegara 的camp。这里有尽了天时地利的条件 (唉,可惜!我还在感叹自己不是旅人的身份),至于人和嘛。。。。。。就要看我们对kursus kenegaraan 有怎样的感知及抱着怎样的心态了。值得安慰的是,我还算蛮幸运地被分配到环境还算不错的sandy beach进行这五天四夜的camp。


老实说,从一开始我就认定这camp是不怀好意的。政府(birotatanegara 是在首相署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管辖之下)劳员伤财务必要所有公务员参与这样的爱国营以灌输一些似是而非的爱国意识(以图巩固当权者的利益和权威),并说白了以薪金升迁论威逼利诱我们服从。唉,我是不齿这些卑鄙的手段与动机,可却又无可奈何(窝囊地为了我未来的薪金着想啊!殊不知同时间我收到朋友邀请出席新纪元学院举办千载难逢国际性有关社会主义的研讨会,这更具意义,可我只能推却了),就带着先入为主的印象参与这所谓的“爱国营”。


在这“爱国营”的五天四夜里 ,我们须言听计从主办单位的安排。其中的一些讲座,不断地强调社会契约、保障公民权的jus soli、 不可被挑战的宪法、尤其153 的土著特权、152 的国语地位、14的公民地位,3的回教地位,181皇室主权等等,并扭曲历史抹黑反对党暗指1969年的513是由反对党发起的种族暴动,抹黑华团的诉求是pelampau (偏激份子?!),除了抹黑反对党及诉求,还妖魔化美国及其背后的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暗指现今的世界乱象(示威战乱等等)都被这所谓的犹太集团操弄,试图抹黑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尤其人权组织的居心叵测。殊不知,谁在玩弄种族宗教课题?!谁才是真正的居心叵测?!令我汗颜的是,其中之一的主讲人,也忘了他是那个部门的政府官员,只记得在介绍背景时,提及他是毕业自理科大学的政治科学系,天啊!这种人竟然是我的学长?还好我当年我所尊敬的教授没有一个像他那么心机重,那么思想狭隘,那么功利,怎么有那么大的落差啊?!对,还有一个蛮讽刺的现象,一朝天子一朝臣,现今首相大概得势不久了,忘了哪一位主讲人迫不及待见风驶舵在讲首相的“坏话”,暗讽他是时候该下位了。


除了讲座,我们还被安排小组讨论 (Latihan Dalam Kumpulan),每个小组都有一个facilator(协调员)带领讨论,而faci们大概是受过心理学的基本训练,与我们玩起心理术来,小组讨论包括了一些人格测验(personality test),故弄玄虚的故事/课题,课题讨论/辩论等等。在这小组讨论中,我忍不住想拆穿种种假象,却怕自己没这本事。当提到内安法令时,我也提出种种质疑,并质疑Raja Petra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合理性,同组的马来仁兄有一位有较高的政治意识,也提出了质疑为何不以煽动法令提控他,却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呢?那位faci也不尽认同内安法令,但也为内安法令的存在说了一些好话,并“告知”我们,用内安法令逮捕人是有苦衷的,是要防范有人破坏国家安宁,而且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人享有其他犯人所没有的福利,他们是舒服地(selesa)被关进甘文丁的牢狱,里面吃好住好,政府还会根据入狱前的收入来源补贴津贴,仿佛援引内安法令逮捕异议份子是一种仁慈的举动,掌权的强词夺理欲加之罪剥夺异议份子的自由人权却还表现得假仁慈,真是不可理喻。我们提出质疑后的当晚,另一回合的小组讨论继续进行时,我们的faci告知我们Raja Petra刚刚被释放的消息,原来事情真的有那么的巧合。


其实对于整个小组讨论,我并没有那么的厌恶,反而蛮欣慰我组的组员们有些是通情达理的人。我们对个人与家庭、国家、群族 (bangsa)、宗教进行重要次序的先后排列以及对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这四个主干那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进行辩论,大家都辩的不亦乐乎,但却没有伤害彼此的互重。小组讨论进行了两天,有六、七回之多,大多数的时候,faci与我们讨论社会契约和宪法的课题。我不屑他从种族角度抹黑反对党挑战新经济政策,或宪法内保障土著特权的课题。我尽我所能提出见解说出这不该被制造成种族问题,贫富悬殊的问题在每个群族内都有,不是巫裔、华裔或印裔之间的问题,而是高上阶层和低下阶层的问题,这是阶级问题,不是种族问题。我试图想拆穿他玩弄种族课题挑拨离间,他也很谨慎地尊重我的意见。过后,我也感受到他渐渐露出狐狸尾巴妖魔化反对党领袖卖国求荣,私通国外zionism 组织,企图利用IMF (IMF被他喻作为大耳窿,我大开“耳”界)出卖国家,这种论述网络也盛传,他言之凿凿地提到犹太人的恐怖与犀利,仿佛世界上所有战争因他们而起,希特勒就是知道他们的阴谋,所以才会发动大屠杀,最后希特勒一家更是惨招犹太人下毒手杀害。唉哟,怎么跟我认知的不一样呢?希特勒不是自杀死的么?当我提出我的疑惑时,faci说希特勒自杀的说法是一种流传 (sebaran),哎哟哟,到底历史的真相是什么呢??faci 最后还“情深款款”地说他爱国家,不愿国家被人典当(digadai)掉,并设问我们是否愿意看到国家被人典当掉,并苦口婆心要我们好好维护国家,不要轻易让居心不良的人出卖国家。哇,这种心理战术,真有他的!


在整个小组讨论中,我最欣喜和欣慰的是认识了思想开通的组员(不分种族),还有一位思想前进革新的马来仁兄,小组会后,他也坦白小声地告诉我们他不会苟同faci所言,甚至对他所言的东西左耳进右耳出。那是一位政治意识高的仁兄,现在是通讯发达的时代,这为仁兄平时有关切国事,懂得独立分析分辨是非善恶,他甚至还跟我解说IMF不是faci说的那么一回事( IMF 有固定的系统程序,大耳窿之说是胡说) 。后来,我在想,在这样一个隐喻洗脑的营里,真正能独立思考有政治意识的人占有多少比例呢?或许我也只不过是幸运,自己有点政治意识,所遇到的人刚巧也是有点政治意识,我们都能坚守自己的原则立场,所以没让有居心者得逞。


在这五天四夜的营里, 我最厌恶的是最后一晚当局播放给我们看的片段,他们的心机重得很,剪剪连连一些风马牛不相及世界各地的战乱恶心片段,硬把它联系成反对党的伎俩,妖魔化一些社会运动,包括bersih 及 hindraf 的集会,从中要我们感恩现有的和平,我极讨厌这样的伪善,他们的手段真有够卑鄙!可是,有多少人会与我有同感呢?我没有把握,我只怕大多数的人接受当局所灌输的买它的帐,那么,他们就真的得逞了!


还有,最后一天的考试,都是在歌颂政府的用心良苦,什么反贪啦,Islam Hadhari 啦,还要按着良心认同施恩论,在公民地位上,我们是terhutang budi 的, 这种“奴颜婢膝”,感觉真糟!!


每个人的经验和感知能力都不尽相同,这只是我参与birotatanegara camp 后的所思所想,若有雷同,也许是巧合;若有不同,欢迎分享。所有的是是非非,请自行以智慧判断,这只供参考。
teen
帖子: 59
注册时间: 03-04-08 周四 1:23 am

这里的反应冷淡,我也把文章放上佳里政经论坛,以作比较大家的回应。。。


http://cforum2.cari.com.my/viewthread.p ... 3D1&page=1
[/url]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4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里有人讨论过BTN的课题: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4747&start=135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前两、三年我的学员也是咬牙切齿向我诉说BTT课程的“妖人妖言”,我还就此事向负责的女讲师反映,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
再后来学员告诉我那位女讲师上KISMM的课时的言论和态度与BTT的讲师一样,所以……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回复

回到 “雁渡寒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