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学术研究座谈会

佛法不离生活,落实在生活中的就是文化。

版主: 微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天晚上老黄本来是主讲人之一,心光是主持。
奇怪!佛教界办活动怎么老找心光当主持人,这家伙主讲可也胜任有余。
所以,当我知道主办当局是这样安排后,马上建议调换,我来当主持,心光主讲。

我准备了三个主要课题——

一、什么是学术研究?
二、佛教需要学术研究吗?
三、马来西亚有什么佛教课题可以作研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针对第一个课题,心光作了很好的阐述。

他说一篇学术论文一定要做到以下三点,缺一不可。
一、要对文献做过检索工作(literature review)。假设我们要研究一个课题,那么对之前有人对这个课题做了什么研究,有什么成果,一定要了解。不然,可就要重复人家的研究成果,或提出人家已经有了结论的课题,这种研究就没有价值了。

二、要用正确的学术研究方法(methodology)。科学研究有科学研究的方法,如实验室研究(experimental research);社会科学有社会科学研究的方法,如观察、问卷调查、现象比较等;哲学有哲学研究的方法,如文献考证,思想对比等。总之,你要从事哪方面的研究,一定要采用正确的方法。方法的采用,不但现象一个人的治学功力,也反映他的治学态度。有正确的方法,才具有说服力。

三、有新的发现。这是针对研究课题的归纳、整理、爬疏、分类以后做出的一个结论。结论一定要新颖,说出他人所未说过的,并且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你的观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其实,针对这个课题,心光一口气讲了许多。
这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沟通好,计划要说些什么的。
(遗憾的是没有机会和另外一位主讲人郑庭河预先沟通,以致配合不佳)

心光也举了一些例子,以说明哪些是学术研究,哪些不是。
例如他看到的一些学士论文,都只是“报告”,并非学术研究。因为作者只是将一些资料作了整理,按自己的判断写出来而已。并没有做过相关文献的检索工作,也没有采用学术研究的方法,更不必谈什么新的结论了。

心光认为即使是学士的毕业论文,也应该符合学术论文的基本要求,即使只是部分符合(partialy fulfilled)。学士论文当然不能等同硕士论文,硕士论文也不等同博士论文。硕博论文的差异,在量上就看得出来。在时间方面,硕士论文一般需要二至三年才可以完成,博士论文则需要三至四年才可以完成。至于学士的论文,一般在一两个学期就完成的。但是,这并非说学士论文只要写出一篇文章就算。博士论文的要求,一般也不能只是“一点”,应该超过两点的研究。所以一般上对博士生的要求是要发表两三篇单篇论文,目的就是在这里。如果只是针对一点探讨,顶多只是硕士的水平。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庭河在回答这个课题时,强调了学术研究有个长远的传统,所以学术研究必须要符合逻辑的发展,展现出一个研究系统。

他也强调了要做好这一点,学者一定要有很强的问题意识,也就是说知道什么课题应该进行研究,并懂得如何着手去进行研究。

和心光一样,他也非常注重学者的治学态度。除了要认真、客观外,学者还必须保持价值中立的态度,即value free。庭河强调,虽然学界普遍上认为学者是不可能完全中立的,但是却无法否认这是治学的基本态度。

庭河强调的最后一点,让老黄想起所接触的一些大陆学者,如果研究佛教,都很怕说自己是“有信仰”的,他们都要和佛教信仰划清界限,以表示自己的客观。汤用彤先生更是终其一生不与僧人来往,以免影响他的“中立”。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针对第二个问题,心光在回答时说,佛教学术研究由来已久,佛灭后,论典的结集就是一种学术研究的表现。从论之中,又可以开展出“疏”、“抄”等。今天,佛教徒都认定经、律、论是佛教的经典,可见大家都认同学术的研究。

有一些人不能认同佛教学术研究,或许是因为看到日本佛教的发展之故。日本佛教走向学术化后,渐渐的改变了一些传统,例如寺庙主持可以蓄妻生子,寺庙成了子孙庙等等。可是,事情却不是绝对的。日本佛教的这种发展,与学术化不一定是因果关系。而我们进行佛教学术研究,更不一定是往这么一个方向走。

学术研究带来的是有根据,有真凭实据的说话,即使是发表佛教观点,也不再是“我认为”,“我看”,或者“XX人说”,“XX法师认为”,我们将会是依经典、材料,数据发言,其可信度和说服力肯定要高得多。
爱心博士
帖子: 153
注册时间: 14-06-06 周三 5:52 pm
来自: 钻石湾

老黄 写道: 有一些人不能认同佛教学术研究,或许是因为看到日本佛教的发展之故。日本佛教走向学术化后,渐渐的改变了一些传统,例如寺庙主持可以蓄妻生子,寺庙成了子孙庙等等。可是,事情却不是绝对的。日本佛教的这种发展,与学术化不一定是因果关系。而我们进行佛教学术研究,更不一定是往这么一个方向走。
是,个人认同, 日本佛教今日之状况, 例如寺庙主持可以蓄妻生子,寺庙成了子孙庙等等。是多方因缘所促, 不一定因为学术研究所促.

但不认同佛教学术研究的人,道理可多着呢! :cry:
如:能解脱吗? 有何价值? 耗时耗神,浪费资源..........

有人还酸溜溜的对爱心博士说:你们这是非一般佛教徒所能参与的哦!不是我们这些人能了解的吧! 将佛教学术研究组织起来,是不是分散了佛教的资源与人才?
:roll: :x :cry:
爱心启航,白袍扬帆,博极医源,精勤不倦。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爱心博士所言甚是。

老黄当晚说过,对于第二个问题的讨论,基于多种不可避免的因素(如老黄和心光看错时间迟到,主讲人缺少事前的沟通等),以致讨论并不彻底,是为一憾!

不过,心光与庭河当晚都多次的强调,学术研究是不能讲感受的,是要抛开道德价值的判断,而要能根据论据说话。学术的训练非常的重要,否则写出来的文章说服力并不强。

记得某次我到吉隆坡开会,地点在鹤鸣寺附近。
甫报到后,我便去探访到来弘法的宏印法师。
当时宏印法师刚刚弘法完毕。
在那边见到多名久未见面的老朋友。其中一位在读博的朋友,他当晚表现得很兴奋,说宏印法师的讲座很好。
我问他好在哪里?他说解答了有关海外佛教集团到来的一些问题。我又追问他怎么说了?朋友又告诉我,他说要宽容看待这些集团,不要形成对立,要知道有不同的立场和做法是正常的云云……
我忍不住问他:“这些说法您不会说么?难道您就不曾看过这些论断?”

老生常谈的话题,也可以让他那么兴奋。
我真的很纳闷。

再看看这篇与人论辩的文章,诸君认为符合“学术”的要求么?
惠慈 写道:盂蘭盆的由來及演變 整理:釋繼持

盂蘭盆,乃梵名Ullambana之音譯,又作烏藍婆拏,有倒懸的意思。所謂倒懸,梵語原為avalambana,是比喻亡者之苦,有如倒懸,痛苦之極。

盂蘭盆的起源極早,在古印度兩大史詩之一的《摩訶婆羅多》(梵名Mahabharata)第一大章之第十三章、第十四章,及第四十五章至第四十八章等,都有提及盂蘭盆。又《摩奴法典》第九章、《摩訶婆羅多》第一大章之第七十四章等,都出現了梵語putra(子息)語源的說明,即男兒必須拯救墮於地獄(pun)的父親。故,「倒懸之苦」是印度自古就已相信的。

據《大正藏》第十六冊,西晉竺法護所譯的《佛說盂蘭盆經》,佛弟子目犍連以天眼通見母親墮於餓鬼道,皮骨相連,日夜苦悶相續。於是,就以缽盛飯,往餉其母。但是,由於其母乃因造惡業受報之故,飯食都變為火炎,吃不得。目犍連為了拯救母親,乃向佛陀請示解救之法。佛陀指導目犍連於 七月十五日 僧自恣日,也就是印度三個月雨季期間,僧眾結夏安居結束之日,以百味飲食供養三寶。以這樣的供養功德迴向母親,得救母親離苦。

中國最早行盂蘭盆會者,傳為梁武帝。據《佛祖統紀》第三十七卷(《大正藏》第四十九冊),大同四年(西元538年),武帝曾到同泰寺設盂蘭盆齋。《釋氏六帖》卷四十五也提及,梁武帝每逢 七月十五日 ,即普施諸寺。其後,成了風氣,歷代帝王臣民也多行此會,以報父母、祖先恩德。

另外,《佛祖統紀》第五十一卷也提到,這盂蘭盆供是唐代諸皇帝極為重視的,尤其是代宗與德宗等。據《大宋僧史略》,代宗將過去在寺院的供養改為在宮內舉行,且供奉更莊嚴的器物。

至於民間所盛行的盂蘭盆會,在唐代,長安諸寺在 七月十五日 供養,作花蠟、花餅、假花等,並於佛殿前設供養,全城士庶巡寺隨喜,以修功德。到了宋代,盂蘭盆之風習依舊,但供養佛僧之情形漸減,而形成了超渡亡者的法會。盆會的內容只限於誦經與施食於餓鬼而已。

由於有指責盂蘭盆會已失去供鯗佛僧之意的說法,清代儀潤欲綜合諸說,乃於白天供養三寶,夜間則普渡餓鬼。但,少有寺院依此進行,而民間還是以超渡餓鬼為主。

此外,供品方面,也從盂蘭盆會中所設的齋食供養,稱盂蘭盆齋,及供養佛僧的百味飲食、百種器具,稱盂蘭盆供,變成了‘供養'餓鬼的瓜、果、麵、餅、茶、飯等。

如今,佛教寺院於 七月十五日 循例舉行盂蘭盆會,在誦經施食之外,也設有供僧大會。台灣佛教界還定此日為僧寶節。此日也是民間信仰的中元節,認為此日地獄門開,釋放餓鬼,故屠殺牲畜,備辦飲食,宴請諸餓鬼,亦請道士誦經超渡,以消災免難,保佑平安順利。此舉,涉及殺生,就其意義、果報,實與佛教盂蘭盆不同。
 
參考資料:
1)慈怡(主編) 《佛光大辭典》 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88年初版
2)CBETA電子佛典集成(2007年版) 《大正藏》第16冊《佛說盂蘭盆經》
3)同上 《大正藏》第49冊《佛祖統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53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參考資料:
1)慈怡(主編) 《佛光大辭典》 佛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88年初版
2)CBETA電子佛典集成(2007年版) 《大正藏》第16冊《佛說盂蘭盆經》
3)同上 《大正藏》第49冊《佛祖統紀》  
先谈“参考资料”。
若要写论文,是不可以引用今人所编的工具书的。
上面第一本参考书是一大重伤。
您可以参考,但是过后却得小心核实,看看有关辞典所收录的是否正确。今人编的工具书,仍未受到考验,疏漏难免。《佛光大辞典》亦然。

其二,引用《大正藏》就是《大正藏》,用电子佛典是便于搜索,但是引用时一定要翻看原文。
盂蘭盆的由來及演變 整理:釋繼持
 
既然叫“整理”,那就算了。
这肯定不是学术文章,只是可以当着教内宣传的文字。
回复

回到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