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设限,看谁最疯癫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好学自律篇

遇到家长投诉你不会教书时,给对方看一下这篇文章,包你没事:

古代物资匮乏,好学而家贫者,常向人借书,并勤于抄录下来。借书佳话俯拾即是,尤以宋濂借书最为人所知,更另有匡衡凿壁偷光的典故。

如今,资讯泛滥成灾,让人几乎呼吸不来;可是,到处却充斥着不成材的孩子,教师更是被指责为罪魁祸首。欲反问孩子:本身好学不?欲反问家长:胎教做了么?

《论语》有云:“不怨天,不尤人。”没钱就去找钱,没知识就去找知识,而不是去找借口推卸责任。老实说,我还真不明白:为何孩子的学习一有问题,家长总爱把矛头指向教师?从前有位叫弈秋的围棋高手;他收了两个徒弟,一个专心致志,一个心不在焉。最终有成就的,肯定只是前者;而一事无成的后者,难道要怪罪于师父么?自己没钱却怪家境太贫困;自己肥胖却怪食物太好吃;自己愚蠢却怪老师太懒惰。千错万错老师错,其实自己太堕落;功课一堆没有做,自此人生成蹉跎。

一个孩子,只要好学如宋濂、匡衡,假以时日,相信必有一番作为,不是么?不管复课模式何如,不论假期天数长短;幸福美满的人生,总是从一颗好学的心开始的。


自学成才的人多如牛毛,随便搬一个出来,都能为自己教书不力作出有力的辩解。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复课原因篇

老黄《当老师真好·表扬要适中》有云:我个性严谨,即便是脸书上的帖子,我也不随便点赞,以免错误传递信息。

一天,我发现到老黄给我一个赞呢!就是这个帖子:

今天教长宣布复课日期,我没现场观看。我只是见到某一网报标题如是写道:

教长:面对面教学较网课有效·学校需重开及复课

以上标题,我看了蛮气馁的,因为存有逻辑问题。如是行文,似乎意味着就效果而言,由于网课比不上面对面教学,因而需要复课。敢问一句:这是哪门子因果耶?是不是如果发现到网课效果更佳,就永远都不需要复课?既然网课效果好不好最终都需要复课,那复课的原因又怎么会是因为网课效果不够好呢?追根究底,复课与否跟网课效果何如,简直就是两回事,不是么?正确的因果应该是这个:由于疫情风险大幅度下降至一定的安全水平,因而可以复课。

在此,严正声明:首先,网课从未有野心要取代面对面教学——网课早有自知之明自己只是权宜之计。其次,网课效果本来就比不上面对面教学效果,根本不必做实验就可直接下结论——正如没人会认为网聊比在嘛嘛档边吃印度煎饼边高谈阔论来得更爽。再者,从青蛙时代开始,网课就已是受到承认的教学模式;它与面对面教学是相辅相成的,各有各的优势,谁也取代不了谁——难不成复课之后,网课就得销声匿迹?

总而言之,当初停课,因疫情肆虐;而今复课,因疫情缓和。如是因,如是果,方为真知灼见,而非其他。


这一篇文章,层层递进,气势非凡(自赞)。严正声明那部分,首先、其次、再者,三大论点一个接一个的,直叫人难以呼吸。

有关复课事宜,我还写了以下小帖:
  • (布城1日讯)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坦言,教育部发现网上教学及居家学习模式存在弱点,对学生来说不及面对面教学来的有效,更会导致学生长期从校园生活中抽离。因此,他相信学生、家长及老师能明白,学校是多么需要重开及复课。

    以上段落甚为可笑,欲复课,却完全不提疫情,网课就这样成了教育失败、学习落后的罪魁祸首。
  • 再看看另一个标题:

    “网课不及面对面教学”·教长:导致抽离校园生活

    各位,网课何德何能,竟导致了学生抽离校园生活?试问:学生之所以一直待在家里而不到校园去,是不是因为要上网课呢?当然不是。须知,疫情肆虐的时候,进入校园会被罚一千令吉的,或者也要被关进牢房几天。只能这么说:网课犯太岁矣。
  • 有关网课效果,不应拿面对面教学效果来作比较,好比不应拿紫霞仙子来与世界小姐作比较般;若然,网课肯定会输好几条街。比较妥当的说法是这个:网课不如预期般有效。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教育至境篇

怀念以往随时皆可拥抱山水的日子:

复课在即,大家有的期待,有的紧张,有的茫然;而我,是无奈、感伤的,因为无论复课模式何如(好像没得选),今年的毕业旅行肯定泡汤矣(UPSR考试取消就完全没有感觉)。

《论语》有云:“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意思是:晚春三月,我换上做好的春装,与五六个成年人,还有六七个小孩子,大家一起到沂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然后一路唱着歌儿回家去。此谓教育最理想之境界矣。只可惜,因为疫情关系,如是最平凡的生活写照,就这样成了近期最不可能的任务。

为何会出现疫情?或许,阴谋论在作祟;或许,只是一场偶然;或许,上天要我们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无论真正原因是啥,疫情发生之前,对于教育,我们确实做得不够好。倘若复课过后,我们依然走回旧路,不亦师亦友,或不亦师亦友亦上司,那就白白浪费了疫情所带给我们的启示。

在此,希望未来的教育界,分数不再,赶课不再,投诉不再;时时天人合一,个个乐道逍遥;舞雩风爽沂水澈,杏坛书暖笑声扬;大家都潇洒人间走一回是也。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课文太难篇(1)

有家长投诉小学课文太深,理解问题太难。有人尽心说服,有人耐心开导,有人用心解说,可她似乎依然不愿接受当前的教育制度。该家长认为课文太深,乃出于感性的认知,而非理性的探讨。如果我们告诉她课文其实不深、词句很棒、内容很好、意境很美云云,我们本身也是站在感性认知的角度来看待课文,不是么?说孩子潜能无限、课程纲要符合童心、教育制度与时并进等,也无法打动对方,因为还是没走出见仁见智的范畴。须知,见仁见智的东西是打不到的,因为对方可以耍赖。至于理解问题,大可不必打,因为理解问题是以课文为前提的。换言之,只要成功打掉课文,理解问题就不在话下,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现在,看我如何打蛇呗:

近期,有个家长发表“高见”。她认为小学课文太深,理解问题太难。对她而言,学语文只是为了沟通而已,不应如是为难孩子。不禁想反问回她:请问赚钱应该只是为了求个三餐温饱而已,还是应该要有更高的追求?

严羽《沧浪诗话》有云:“入门须正,立志须高。”复云:“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三云:“工夫须从上做下,不可从下做上。”简单来讲,就是学习首先志向要高;备考时想拿A,往往会拿B,而想拿B,往往会拿C;还要先从最好的作品读起。所以,当老师要求孩子交足一百分的功课时,千万不要认为老师是在针对孩子,说什么字写歪一点难道有罪吗、错一题做么要订正那么多次、功课真的需要给酱多咩、等等等。教育本来就是要这样:一开始就得要求满分,至少保证最终有所学习;若一开始就降低要求,恐怕最后全部完蛋。

课文深不深,问题难不难,是见仁见智的,没什么好谈,再谈也是枉然。不过,做人应该要有远见一事,相信没有人会反对呗。民间不是流传着三个建筑工人的励志故事么?一个在砌砖,一个在砌墙,一个在砌一座教堂。扪心自问:阁下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整天在校园里砌砖么?就连外劳都能写一本书出来,而我们的孩子却只会打哈哈而已?情何以堪!

请谅解我是一个不会满足于沟通的语文老师;请谅解我是一个会花很多时间尝试去跟古人沟通的文学爱好者;请谅解我把一个个孩子都当作是杜甫、伏尔泰、莎士比亚等的化身。相信我,心有多大,人生舞台就有多大。


打蛇打七寸,七寸就是观念,要以观念打观念。对于学习,一般人的观念是由浅入深,包括该家长。拥有如是观念者,会认为小学课文不能太深。即便课文真的不深,对方就是硬要说太深,你也奈何不了对方。依我之见,唯有找到一个跟由浅入深相反的观念,即由深入浅者,才能让该家长闭嘴。如是观念,坦白说,犹如天方夜谭。所幸的是,严羽的从上做下一说,虽其之上下并不完全等于深浅,但本质上差不了多少,因而可谓由深入浅也。就这样,我以从上做下(由深入浅)的观念打对方由浅入深的观念,打得对方嘶嘶作响,好不痛快(自我幻想)!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课文太难篇(2)

我的主帖,打的是大蛇。接着,是打小蛇:

曾经,我遇过一个最walao(词穷)的小学生,他叫小高(化名)。一天,我无意中看到小高捧着一叠英文稿,蛮厚的。小高的脸上洋溢着如获珍宝的神情,我好奇起来,便问是啥,他说是他自己写的小说。Walao(又词穷)!我当时心想:你老师我呀,活了一把年纪了,连一本书都没出过,你竟然写了一部小说出来,还是用英文写的!简直是怪物一个!惭愧!惭愧!

其实,说来并不出奇,因为我曾瞧见小高阅读英文版的《哈利波特》。这说明了提高语文水平方面,阅读是多么的重要。纳闷的是:小高的父母从来没有投诉过课程纲要太容易;反倒是一些家长,由于自己的孩子不明白老师在教什么,便投诉课程纲要太为难下一代。敢问这是哪门子道理?教育固然不能拔苗助长,但也不可削足适履,不是么?看别人是极端,自己也跑到另一个极端去,情何以堪!或许,这就是人性:看到自己的孩子比其他人的孩子更优秀,就不管课程纲要何如;看到自己的孩子边哭边做功课,就觉得很受委屈,嚷着要降低要求,却没想到万一教育部真的答应了,就会直接剥夺其他孩子接触优秀课文的机会。

须知,课程纲要是为一般孩子而设定的,不会为了神童或笨小孩而有所进退。倘若孩子跟不上进度,不是课程纲要的错,而是老师不会教,或者是孩子不好学使然。孩子学习上有问题,就直接把矛头指向课程纲要,是很不理性的。当然,课程纲要或许有所偏差,譬如设定过高,这是可能会发生的。然而,小高如是超越课程纲要的存在,让我狠下心来做了这么一个抉择:宁可对孩子要求过高,也不愿降低一丝要求。

结论:不是课文太深,而是自己的孩子太不争气。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自古愚公唯一人,山要移开自己移。由来只听闻过人迁就制度,岂有制度迁就人之理乎?特此声明:谁削足适履,谁就是千古罪人!
上次由 金顺 在 13-07-20 周一 10:38 pm,总共编辑 1 次。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课文太难篇(3)
  • 某网友:看情况吧。学习语文当需赏析文章之美,但首先也得打好基础,不能还未打好地基就急着盖高楼。学生无法理解,无法跟上,下意识心生抗拒,这么一来要如何领会其中的美感呢?更别说语文中的感性需要生活经验打底,太阳春白雪,就别怪他人望而却步。
  • 我如是回应:有网友说学习语文首先得打好基础,不能还未打好地基就急着盖高楼。这是肯定的,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是也。只是,所谓的基础,是松鼠有几只?还是花落知多少?是太阳公公早?还是夕阳无限好?是小鸟吱吱叫?还是曲项向天歌?是很久很久以前?还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是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还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只能这么说:

    一寸地基一尺楼,
    一尺地基一丈楼。
    寸基莫望起丈楼,
    如是地基如是楼。
我的回应末端,写了一首诗。辩论未必要作诗,但作诗会加分,不是么?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课文太难篇(4)
  • 某网友不是很认同我的主帖,她说她认同的是钱志亮写的,如下:

    陶行知曾说:“我们对于儿童有两种极端的心理,都对儿童有害。一是忽视;二是期望太切。忽视则任其像茅草一样自生自灭;期望太切不免揠苗助长,反而促其夭折。”

    冷漠地逼迫和一味放任孩子,都是两种极端。

    做父母最难的是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让孩子在巨大的学业压力面前,仍然可以拥抱快乐。

    真正的静待花开,不是真的放任孩子,什么都不管,而是父母在心态上要保持希望,相信成长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观察并接纳孩子成长的不同节奏,因材施教。

    可以严厉,但要有耐心,可以慈爱,但要有威信,用心浇灌,总会有花开的一天。
  • 我如是作出回应:

    有的网友不认同我的观点,似乎认为我所谓的要求高等于走极端。其实,要求高和走极端是两回事。对方有一个观点:可以严厉,但要有耐心。严厉即要求高。这意味着要求高没有错,不是么?一边要求高,一边耐心地给予鼓励,不正是中道么?
只能说,看帖也是一种能力,一种学问。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古诗教学篇

KBSR时代,一天,校长召见我,问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教孩子唐诗,因为考试都没考。我当然没听她的,因为我的教书风格,向来总是校长叫我走这边,我就偏偏走那边。后来,KSSR一推出,大家似乎都很不适应,因为每个年级都得教导十首古诗。更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六年后的UPSR竟然有考古诗!咦,古诗不是归属不会出题的趣味语文么?要考又不早讲!害得大家不得不恶补之前跳过或没强调过的古诗!全场最不紧张的人就是我了,因为古诗教学这一块儿,我老早就累积了很多个人经验。就这点而言,事实已经证明了我是一个走在时代前端的教育工作者。

我从来不理会课程纲要;我从来不管是母语教学还是第二语教学。对我而言,采用一等一的教材是我的任务。何谓语文教学?我的观点:最好的语言要使用,最好的诗歌要背诵。汉字三千,构词无限,资讯爆炸应付谈笑间;形孤音单,工整有方,格律讲究意境最圆满。然而,时下不少家长都不爱华文,也不懂文学。别说古诗,即便是比较浅白易懂的童诗,也一直在那边呱呱叫,吵着嚷着要诗歌立马下架。急功近利的心态,导致我们不再停下脚步欣赏沿途的一花一草,也不再静下心来赏析书上的一字一句。话说回来,中文真的没有实用价值么?上个世纪不注重中文尚可谅解,因为当时中国尚未真正崛起;如今中国如是强大,也不注重中文,还真令人费解。敢问应征工作时,一个只会基本沟通,一个则出口成章,老板会聘请哪一个?懂得越多,竞争力就越强,不是么?奉劝一句:不要因为自己不爱文学就断送孩子的竞争力。

回到课程纲要;话说起初课程纲要没有古诗,就不可擅自教学生,而后来课程纲要有了古诗,也不可教学生,因为太深太难。还真众口难调啊!我们当老师的,该何去何从?背上的包袱太多太重,任谁也不会教得开心、活得自在。当年,我们的爷爷奶奶们,出入新加坡如同风一般的逍遥;而今的我们,不仅要出示护照,还要填写白卡或电子入境卡。一切的繁文缛节,追根究底,其实只不过是人为搞出来的把戏而已。世界本自任君畅游无界线,教材本自任君拣选无局限。身为教师的我们,何必因为课程纲要而裹足不前,何苦因为家长投诉而寸步难行?人生在世很简单,就是最top的风景要游览,最top的美食要品尝,最top的韩剧要追看,不是么?一节三十或两节六十分钟的课,老师和学生一起欣赏一首短诗或一篇美文;大家都沐浴在太阳公公温暖的怀抱中,风婆婆还带来了田野的清新,吹走了一切郁闷和烦恼,并捎来了蓝天哥哥和白云姐姐的问候……

总而言之,坚持最好的,以不变应万变,人生就不会受骗,日子就不会忙到只是吃泡面。


以上这篇文章,有金句:“汉字三千,构词无限,资讯爆炸应付谈笑间;形孤音单,工整有方,格律讲究意境最圆满。”这几个句子,是我好几年前写的,我依然记在心中,因为写得很好。辩论需要金句。金句可以成为文章亮点。

此外,最后一段,是精心设计过的,有押韵。最后三句的尾字,变、骗、面,其韵腹一样,故可相押。押韵不是诗歌的专利。某网友如是针对最后一段写道:“这句好:日子不会忙到吃泡面。”看来,我不寂寞,有知音。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我的故事篇

有关学习,再多谈也只是纸上谈兵,谁也不比谁更占优势。真理靠实践证明,而非一张嘴。因此,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的学习生涯。

小学时期,我年年全级第一,五年级检定考试更获得全A,小六毕业后直升中一,不必读预备班,风头一时无两。当时的我,肯定是国家一级人才。可是,我现在竟然只在小学混日子……上了中学后,我起初还保持着优越的成绩,后来就逐渐叛逆,整天看课外读物,完全不把课程纲要当一回事,结果当掉了SPM。上不了本地大学,也没兴趣到私人学院,倒是看上了浅显的师训课程,我就这样混了一张diploma。当了教师十多年后,教育部推出了据说是包你及格的全免学士课程,我当然要申请,就这样混了一张bachelor。这时,突然间好学细胞苏醒了,不再得过且过,很想更上一层楼,便自掏腰包到博大走一圈,就这样货真价实地有了一张master。现在,若有人问我文凭到底重要不重要,我的答复是:文凭远比你想象中重要得多。

若有人说文凭不重要,鬼话来的,千万别相信,除非你是富二代。学习当然是痛苦的,一大堆东西要记,但没有文凭简直跟死亡无啥区别。我行尸走肉多年,最终却在教育体制中获得重生;我抗拒教育体制多年,最终却不得不屈服于现实。我走过睥睨一切的漫长岁月,我度过忍辱负重的关键时刻。如今,练就了一身硬功夫,我俯视杏坛,笑看父母不忍孩子吃苦,哀叹学生吃不了苦,看淡教育所有的乐与苦。

唯有征服过迂腐的教育体制,方能知晓如何改革之——我是这么想的。
  • 网友一:你的文章我很认真的读完了!
  • 网友二:这是你的真人真事吗?
我很感动有人会认真读完我的故事。我的故事,曲折离奇到有人不敢相信是真人真事。只想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万岁!
上次由 金顺 在 11-07-20 周六 5:41 am,总共编辑 1 次。
金顺
帖子: 380
注册时间: 08-07-20 周三 4:41 pm

教师公会•如是我辩之可爱网友篇
  • 某网友:我不否认中文有其地位,但现实是很多大公司的高层却是不谙中文的香蕉人。
  • 我:有网友说很多大公司的高层是不谙中文的香蕉人。这意味着英文比中文更有用或更重要。姑且不论对方是统计过还是信口开河,我只是觉得所占比例高即真理还真儿戏呢。苏联最先将人类送上太空,是不是表示西方人比东方人更聪明?很多犹太人富可敌国,是不是表示犹太人比华人更聪明?诺贝尔奖大多数由男性获得,是不是表示男性比女性更聪明?很多东西,不宜单凭表面来断定。
  • 某网友:好啦,其实我说这话只是根据我身边的人和事,的确有点偏见。

    我本身不喜欢中文。 但,每个人的意见都是主现的。你绝对可以反驳,我也乐意接受。

    我们可以听取各方的意见,但不需要去妥协而改变自己本来的决定。我很多错误的决定,都是听别人的而妥协,而忘了自己的本心。
  • 我:您真可爱。但愿您的人生不留遗憾。
以上为我和某网友之间的对话。你辩倒对方,对方往往不会回帖认错的。可是,这名网友竟然回帖承认他的确有点偏见。真的很可爱,我很喜欢。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