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度儿协大会

年中学校假期的第一个周末在隆雪召开大会,并请专家演讲。

版主: 光辉灿烂thaichong億晶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kuanghong 写了:中国报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535374


大講堂.語文教育.上篇 親近母語教育生趣
整理:方俊心 
圖:攝影組、互聯網
图片图片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中国报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537372


大講堂.語文教育.下篇 教育從認識自己開始
報導:方俊心 
圖: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提供



撇開了紛攘的怪力亂神,國內華人的母語教育還是存有不少矛盾。從內容而言,本土或本族就可以是課題。兩岸三地的小朋友都對女媧補天造人的故事瞭如指掌,知道大禹治水三過其門而不入,但對我們而言,它真的重要嗎?

 再從腔調上來看,是中國人的字正腔圓對,我們的腔調錯嗎?還是我們可以延續華族先賢南遷以來因種種因素而逐漸演變至今的獨特腔調?如果腔調只是語言的外皮,真正的血肉又是什麼?

 進一步反思,國內華語水平的低落或是必須學習三語所致,然而,我們可否從中獲得新發現?

 撇開了紛攘的怪力亂神,我們還有很多關于母語教育的共識有待達成,與其一味強調華人就該學好華語,或大力提倡報考華文,一方面卻連我們自己也對母語教育的定義跟目的含混不清,走到最后,我們很可能置自己于團團迷霧之中。

 上個月,在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的安排下,我們得以傾聽中國母語教育改革者徐冬梅老師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語言教育培養人生價值觀

問:老師在《親近母語,我的使命——〈湖南教育〉訪談錄》裡提過,母語教育涉及到根本性的問題,在體制內改變的機會不大,前景不樂觀,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民間還能做什麼?怎麼做?

答:這個問題其實是針對國內(中國)的一些情況而言,馬來西亞的情況其實不太一樣。我跟黃先炳老師、郭史光宏以及一些老師接觸,感覺在馬來西亞,更重要的是能在華文教育當中,不僅關注華語的運用層面,即一般聽說讀寫,更重要的可能是它文學的教育,它作為中華文化、本族文化的傳承,以及這種文化的學習;和孩子成長了以后,成為世界公民,對他們應該面對的問題形成自己的價值觀、世界觀,然后能夠擁有適切的人生態度。

 我感覺是這個部分的問題更重要一些,跟國內的情況不太一樣,因此民間的努力應該灌注在這方面,不僅關注華語運用性的層面,也關注更高的層面。

認識自身與所在地文化傳統

問:老師剛剛提到了本族文化的傳承。很多時候我們會碰到一個矛盾,就是母語學習應該紮根在本土文化,還是本族文化當中?比如女媧補天的故事,跟我們金山公主(Puteri Gunung Ledang)的故事,在這兩種裡面,有沒有一個優先順序,或不分先后?

答:對大馬華人來說,孩子們已是馬來西亞公民,馬來西亞對于他來說是他的祖國,因此他也應該了解馬來西亞本土的文化,就像要學馬來語一樣。

 但作為馬來西亞的華人,應該對我們的先祖,對文化的由來有更深的了解,尤其是英雄先賢,比如三皇五帝,或他的祖籍,那塊土地上的故事,是需要了解的,讓孩子們知道自己從什么地方來,那裡有什么歷史,有哪些英雄聖賢。因為中華民族對世界文化和創造都有很大貢獻,這些內容對孩子來說,是很大的激勵,知道女媧補天的傳說、神農嘗百草、伏羲造八卦、夸父逐日等,這些認識會激起一種自豪感。

 孩子是獨立的個體,個體的生命,了解本族文化以后,會獲得很大的能量。當自己的生命跟本族文化融合,就像一條小溪匯入河流,從而吸取更大的生命能量,所以我覺得本族文化學習還是有很特殊、重要的意義。

 在馬來西亞生活,對于他的國家,他要有所了解,我覺得這是必要的,但是對于孩子更好的成長來說,他必須知道他的族群、他的母語、他的文化的由來,我想這對孩子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問:那這裡面是否有個優先次序?

 答:我覺得那是很自然的,如果他生活在一個華人家庭裡,可能從小就听父母師長說本族文化、母語的故事。

 當他到了學校——我沒有認真研究過——但我相信馬來文或華文教材裡,會放入與本土相關的內容,這樣它就是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一方面要認同自己的先祖、自己的族群,另一方面,又需要融入當地本土的生活,我覺得對孩子來說,應該是這樣的一個順序。

語言的後台才是重點所在

問:有時我們會有種困境,就是相比中台,我們講的華語會有一種怪腔。其實,語言學裡有提到語言的使用是會隨著地域,使用人的習慣甚至氣候而改變,那老師覺得呢?這種腔是可以被接受的嗎?還是應該糾正過來?

答:我覺得這是很自然的。我同意語言的形成必然有其地理、文化、歷史甚至生理的因素,因為馬來西亞的華人大部分來自南方,你說的這種腔調,我覺得是自然而然的,沒有好或不好,它是自然形成的。

 我更關注的是這種腔調背后,個人對于華語的理解和深層次的運用,就是說,他不僅僅會拿它來說話,吃什么、做什么,進行最基本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對于個人來說,能夠觸及到精神層面的交流,可能會有更細膩的詞彙,可能涉及到中國古典文學當中的意象、含蓄的表達,或文化層面的很多東西,它不是為了古典文學而學習,也是為了更好的交流。

 這種交流更多是精神層面的,更細膩的情感,不光是為了生活或生存,而是更幸福的生活,能更好地跟他人、跟不同的族群生活在一起,能夠更好地溝通,讓華人社會,讓這個國家,甚至讓人類更美好。

 腔調只是個表面的問題,我覺得這很自然,這是不要緊的。語言的前台是種腔調,更重要的是后台,我覺得這是母語教育特別重要的問題。

讓孩子有更多時間閱讀與交流

問:相比中港台,我們的華文水平較低落,有人說那是因為我們是多元種族環境,有很多語言需要學習,分散了孩子學習的焦點,因而覺得這種情況是很自然的,情有可原,老師您認為呢?

答:馬來西亞的華人要學習三種語言,這是可以理解的。學習三門語言自然有精力上的分散,但我覺得,這個問題我們要進行分析,(此現象)是不是僅僅因為學業負擔重,學習三門語言造成的呢?

 我的觀察看來不是這樣,或者說,不僅僅是這樣,跟課程、教學、教材有很大關係。

 如果要讓孩子用同樣的時間把這方面提高,我們要反思,華語教學有什么值得改進的地方,這方面我覺得黃老師、光宏等人,這幾年以來其實已經做了很多探索。我也相信華語教學的所有朋友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我們把教學放大一下,華語教育不光是指幼兒園、小學或中學,它應該是從家庭開始分析。0到3歲階段,政府也好,民間也好,應該鼓勵父母給孩子講更多故事,開始閱讀最初的階段,有更多時間講故事給孩子聽。

 到了3到6歲的學前階段也是一樣。我觀察到我們大部分華人的孩子,如果跟台灣、中國的孩子來比,閱讀還是不夠的。父母、幼兒園老師能不能做一些工作?

 小學階段也是,我們是不是只學那一點點教材,還是倡導兒童閱讀,讓孩子們有更多時間去閱讀、去交流?這裡我們要改變的是,不光把學華語當作交流語言,更是能夠學到文學、文化,對于自然和生命的意義和認識。

 中學就更加是這樣了。其實,馬來語跟英語的教育也是一樣的。我們首先要從理念上看到,一種語言不光用來交際,更重要的是它背后的文化;第二就是教學的內容、教學的方法上可能都需要革新。

老師不應只跟教材施教

問:老師曾提到小學語文教師一定要具備相當的文學素養、母語素養,還有學一些兒童心理學知識,可是我們的小學老師有時要兼教其他科目,比如數學、道德等,您認為這些工作量對他們來說是可負荷的嗎?

答:其實中國大陸老師的工作也一樣繁重,老師一週可能要上18節課,也就是15個小時左右,對他們來說也是很辛苦的,那我覺得可以從幾個方面來看這問題。

 一個是他們就讀師範的時候,也就是職前學習的時候,課程的設置就要讓他們具備這些條件。

 成為老師以后,從新老師成為熟練老師,他應該在教學中、實踐中不斷學習,自己閱讀,也帶孩子閱讀,研究怎么把圖畫書、詩歌帶給孩子,那這教學過程本身就是一個提高老師的母語素養、文學素養的過程。

 如果沒有帶過兒童閱讀,只是完成教材裡的幾篇教學,時間長了,老師也不可能有文學素養。老師的閱讀跟帶孩子閱讀是個互動過程。在教孩子的時候,如果他帶過孩子看一百本書,那他本身的文學素養也就提高了。華文老師不應該僅僅教教材中的東西。


人物小檔案

黃先炳博士,立卑師範學院講師,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會長
郭史光宏老師,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副會長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kuanghong 写了:中国报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537372


大講堂.語文教育.下篇 教育從認識自己開始
報導:方俊心 
圖:馬來西亞兒童文學協會提供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MyEdu教育网站
http://www.myedu.com.my/news-primary-sc ... ganisation


推广儿童阅读母语交流 大马儿童文学协会中国亲近母语签合作协议
07-07-2014
MyEdu陈玉甄报道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日前与中国亲近母语文化教育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以便日后在儿童阅读的推广、母语文化的传播上多加交流、共享资源与经验。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主席黄先炳和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在5月31日的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会员大会前签署了合作协议。

这项合作不包括任何财务与行政事务,只涉及诸如师资培训、儿童阅读的培养、阅读材料的开发等专业项目。

初步合作包括学生交换

初步合作项目包括学生交换计划,即安排学生到中国参与课程与活动,以助开拓学生视野,提高学习能力。具体实施项目有待双方进一步洽商,并达致共识为准。

黄先炳说,该协会与中国亲近母语的理念、方向和宗旨近似,希望签署合作协议书后,双方可以共同推动更多的活动。

中国学生可来马参加阅读营

“我国的家长非常关注孩子的教育,有些让孩子到中国参加夏令营,目的只是希望孩子走向更高更远的未来。我们也希望可以为孩子做更好的安排,如让他们到亲近母语学堂上课两周,以加深他们在海外的学习。”

他说,他也希望该会举办的儿童阅读营走向国际化,而亲近母语学堂可以安排中国学生来参加这里的儿童阅读营。

他相信亲近母语学堂在中国推动母语教育及师资培训的经验,可以作为该协会的借镜,双方可以在资源开发方面做出共同的努力。

促进儿童母语教育改革

徐冬梅说,亲近母语是从对小学语文教学的反思开始的。十多年了,亲近母语一直在做两件事,一是倡导儿童阅读推广,二是促进儿童母语教育改革。

“亲近母语研发了从儿童出发的可以执行的系列阅读课程,包括儿童诵读、儿童吟诵、主题阅读、图画书和整本书等课程,供乡村、城市老师们根据自身情况去选择实践。”

其实,亲近母语也致力开展亲近母语课程的实验,近300所实验学校进行和参与亲近母语实验。他们和各方面朋友合作,在中国建立了10所合作基地学校,全面实践儿童阅读课程,开展书香校园建设。

黄先炳郭史光宏蝉联正副会长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第二届理事会(2014-2016)改选成绩揭晓,黄先炳和郭史光宏蝉联会长和副会长职。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会名单如下:

会长:黄先炳

副会长:郭史光宏

秘书:古宝丽

副秘书:张泰忠

财政:余碧音

理事:周广洁、黄碧云、陈丽青、陈诗蓉、刘伟华、林子健、戴建平、梁可慧、刘金菁、关嘉辉


图片
黃先炳(右三)与徐冬梅(左四)签署合作协议后,与大马儿童文学作家年红(中)和爱薇(右四)及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理事合照。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MyEdu教育网站
http://www.myedu.com.my/news-primary-sc ... nd-writing


大量做练习误入歧途 徐冬梅:学语文需多阅读写作
07-07-2014
MyEdu陈玉甄报道



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说,现今的语文教学要求学生大量地做练习,而不是鼓励学生大量的阅读,可说已是“误入歧途”,其中严重的错误是要求学生改正错字。

“中国的小学语文课没有课程可言,只教一本语文教科书,除此之外孩子并没有什么其他阅读。中国或比大马严重的是孩子们的学业负担很重,要做大量的功课,如造句。”

改错别字弄巧反拙

由于有大量阅读和写作的经验,她直觉上认为这些做法都是不对的,而有些作业,她是坚决不让老师叫孩子去做的,如改错别字。

“直接告诉孩子汉字是怎么造的就可以了,要孩子改错别字,反而弄巧反拙让学生搞混了一些字。”

她坦言,从古自今语文学得好的,不外是大量的阅读、适当的背诵和写作;如果我们回到新式学堂前,中国古代的语文教学是没有标准化考试的。

“小学教育是启蒙教育,古时候的孩子先学识字,然后读百家姓、三字经、学对对子,天对地,所以我们今天在做语文教学时要回顾过去,去反思我们今天的语文教学是不是已经误入歧途了?”

徐冬梅日前是应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之邀,在吉隆坡坤成华小(一)校主讲“儿童阅读推广的实践与心得”时,针对母语教学法的问题提出看法。

她说,不管是中国还是马来西亚,通犯的问题是把母语学习的听、说、读和写看成是生活中运用的工具,根本不知道母语或者是语言对我们的意义。

不同语言不同思维方式

“孰不知,母语意味着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同语言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如果在语文学习的关键期无法好好掌握母语,他的思维将出现混乱的情况,无法有效地表达内心情感。”

她认为,如果语言教学只让孩子掌握生活中的词汇,如“你吃饱了吗?”,那么意味着这个族群,这个民族的情感表达方式,或是深层的理解和思维是非常贫乏的。

“一个人的词汇,语言的表达,其实取决于他对于母语的掌握程度;母语的掌握程度表现出他对世界的理解,对情感的感受,不过,我们今天看到马来西亚的情况,我只能说,今天的华语教学普遍上只尽量做到孩子长大后可以用华语进行交流而已。”

另外,她指出,语文教学的另一个问题是教科书大量收录的作品不是儿童文学,而是一些概念化,意识形态化及与孩子离得很远的作品。

鼓励孩子每天早晨诵读

她也鼓励孩子每天早晨从诵读开始,因为不间断的诵读会培养孩子的语感、静心和专注力。

“小朋友特别喜欢有节律的东西,换句话说,没有不喜欢听旋律、音乐的小孩,我们华语最大的特性是它的音乐性,可惜的是我们的语文教学把它丢掉了。”

据她观察,大部份的华文教材用了大量的散文,尤其是一二三年级;虽然散文可以直接了当表达一些东西,但对小朋友来说,韵文不断的反复,不断重复当中,他们有一种安全感。

小朋友须大量诵读韵文

因此,她认为一年级的小朋友必须大量地读韵文,0到6岁更重要,小朋友最早不是从看图画书开始,而是要从读童谣开始。

“孩子大量阅读只是在汲取大量的讯息,如果缺乏诵读就会缺乏语感,讲话就不会一个节拍,踩着另一个节拍。所以阅读和诵读要相互配合。”



图片
徐冬梅在现场示范如何诵读童谣。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MyEdu教育网站
http://www.myedu.com.my/news-primary-sc ... gly-strong


徐冬梅:大马儿童阅读风气会越来越盛
07-07-2014
MyEdu陈玉甄报道



中国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说,2008年中国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件后,童书及儿童阅读逆势上扬,仅是当当少儿出版社就有1.5亿的销售额,而她相信大马也会受到这股趋势影响,儿童阅读风气在未来会节节上升。

卖教科书最赚钱

据她了解,在大马出版界,最挣钱的是做教科书的出版社,因为教科书是最有利可图;另外,一些老师或是作家找出版社出书,还要付钱给出版社的情况是她所不能理解的。

“若是同样情况发生在中国,我就无法在大陆推动亲近母语的教育工作了。不过,这样的格局能改变吗?我相信一定会改变。”

她说,在2008年以前,大陆的出版社卖教科书的是最赚钱,而这些出版社都是通过国家垄断,不是在市场竞争的;第二个是大量贩卖教辅书(练习册)的出版社。

童年在无聊练习簿中度过

“在中国,每个孩子的书包有七八本的练习册,他们的童年就在无聊、无休止的练习簿中度过了。”

她在现场也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内容大意是一名孩子的父亲在某出版社工作,他小学6年的教辅书是由父亲工作的出版社的某某主编负责编辑的。

“孩子上了中学后发现中学的教辅书,同样是那位小学某某主编负责的。孩子就问父亲,某某主编是谁,因为他要把教辅书的主编给杀了。很多人把故事当成笑话,但这却是无奈地反映出孩子是多么痛恨做这么多的练习啊!”

在亲近母语大力地推动阅读及各方面的配合下,中国的童书卖得越来越好,教辅书越卖越差。徐冬梅相信,在马来西亚将来也会有一些书介于教材和教辅之间的童书,而且未来5年10年可能做到人手一书。

“我渐渐在大马看到一些家庭里出现好书,书展也在卖好书的时候,这个会成为趋势。当所有的民众都来买好书的时候,我们不光在做阅读推广,我们是在做我们民族、社会重建的工作。”

有读者才会有作者

她认为,有读者才会有作者,当越来越多人阅读儿童文学读物,就会慢慢地培育越来越多的儿童文学作家;有关于马来西亚一些特色或是先辈艰辛奋斗的故事,这些都需要本土的儿童文学作家来告诉我们的孩子。



具备儿童阅读素养非常重要
徐冬梅:可培训父母和孩子阅读


徐冬梅说,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父母本身具不具备最基本的儿童阅读的素养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父母方面,我们可以做一些工作就像对老师的培训,大马儿童文学协会可以和我们来合作培养一批家长种子,0到1岁,1到2岁,以此类推,每个年龄段的孩子适合读怎样的书,如何和孩子阅读,这个在中国已经做得很好了。”

针对0到6岁的选书是否有什么特别条件,她建议家长到网站看一些专家和机构推荐的书,就如亲近母语也有列出儿童推荐书目。

“家长可以从中选一些来读,然后和孩子一起互动实践;这些书有普世性的价值,在阅读当中观察孩子的兴趣,他的个性是喜欢自然的、动物的还是科幻的。”

让孩子涉猎不同题材作品

她认为,开始时要先让孩子涉猎各种不同题材的作品,若偏某方面就不够好,导致营养不全。

一般幼儿是喜欢听故事的,她鼓励家长读好的故事给孩子听,在他们幼小的心灵种下真善美的种子。

“我们要培养孩子让世界更美好的能力,在未来更有成就,更幸福的是不仅她拥有很好的生活和地位,而且愿意为大家做事情,愿意去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



图片
徐冬梅在讲座会上和出席者的互动良好,会议厅不时传来让人发出会心的笑声。
回复

回到 “儿协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