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特拉大学校方滥权案又一宗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版主: 董 董董 董董 董

回复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793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5371

未出示身份强夺学生书包
博大反以大专法追究责任
■日期/Nov 15, 2007 ■时间/07:05:26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博特拉大学校方滥权案又一宗!



继俞扬阳私人物件在校园选举期间遭无理没收以后,又传来保安人员强夺博大前进阵线外务协调员李松荣(右图)书包事件。此事虽发生在两个月前,但校方昨日竟然致函李松荣,通知他出席11月19日下午2时30分的听证会,罪状为阻碍官员执行任务,最高刑罚是开除学籍。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今日发表文告,严厉谴责博大发生官员滥权,非但没有调查暴力官员,反而援引《1971年大专法令》控告学生阻差办公。



根据文告,事情发生在二个月前晚上十时左右,正在修读电脑科学第二年的李松荣当时骑着摩托经过校园保安亭(Anjung Putra),却遭保安人员截停检查。保安人员在没有告知原因的情况下,要求搜查其书包,但遭李松荣拒绝。



“后来,李松荣再度询问原因,官员解释说校园内有人派发传单,所以要检查其书包,但是当李松荣询问为何只查其摩托,反让其他汽车通过时,官员并没有给予清楚的解释,反而联络特别事务小组(Unit Tugas Khas)到场。当身穿便服的特别事务小组官员到达时,在没有表明身份下抢夺李松荣的学生证与书包,然后离开现场,李松荣随后就针对此事到警局报案。”



文告说,直到昨天下午4时30分,李松荣突然接到学生事务处的控告信件,通知他出席11月19日下午2时30分的听证会,其罪状为阻碍官员执行任务,最高刑罚是开除学籍。



不尊重大专生隐私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非议保安官员的无理行为,不尊重大专生隐私权。该阵线形容,保安局这种犹如强盗式的行为,应该受到惩诫,因为保安人员并非执法单位,没有权力搜查任何私人物品。



该阵线提醒:“实际上,即使是警察也没有权力,在没有表明身份下抢夺任何人的物品,这是一种刑事罪行。更令人感到愤怒的是,这几位官员随后在俞扬阳事件中再度犯下同样的罪行,抢夺俞扬阳的手提电脑。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是受害者被校方以阻碍官员办事的罪名下控告。”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严厉谴责博大校方的野蛮行为,认为校方对于那些抢夺学生书包与俞杨阳手提电脑的官员非但没有给予任何惩诫行动,反而以大专法令控告受害者朋友阻碍官员办事,企图转移事情焦点,制造白色恐怖,促使学生屈服于保安人员的权威下。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因此吁请校方马上撤销控状,即可公开保安人员调查程序指南,并对付有关的暴力官员。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认为,在俞扬阳事件中,学生经过多番努力方得胜利,让保安局承认犯错,这件事让校方怀恨在心,借此机会以无理罪名控告李松荣。该阵线认为,保安人员如果对李松荣当时阻止官员搜查其书包的行为有意见,应该早在之前控告这件事,为什么会拖到二个月后才要控告李松荣,所以他们有理由相信校方是在俞杨阳事件后,借题发挥、秋后算账。



“除此以外,在李松荣的控状里,调查官员在阐述这件事时,没有据实说明有关官员的抢夺行为,反而扭曲事情的经过,指李松荣是在被劝服的情况下交出书包与学生证,企图掩盖官员所犯下的暴力罪行。这让人们感到其调查有缺客观中立,并带有陷害成分之嫌。”



文告写道,自2004年阿萨里莫哈末(Azali Mohamed,左图)担任学生事务处署理副校长以来,博大校园几乎每年发生官员滥权的暴力事件,从当年亲学生阵线学生代表赖康辉、林万腾被官员抢夺学生证、被推倒于沙发、甚至被污骂为共产党的事件到最近发生的闹得满城风雨的俞扬扬事件,这位负责学生事务的副校长非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惩诫保安官员,以保护学生安全,反而容许暴力事件一而再发生。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认为,这是一件不容原谅的事情,阿萨里莫哈末应该马上被撤职,为其行为负责任。



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认为,这一切的发生都要咎于《1971年大专法令》授予大学校方过大的权力,而导致官员滥权暴力行为频频发生,让校园民主空间逐渐萎缩,学生权利不再受到保障。



因此,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吁请高教部废除《1971年大专法令》,以保障国立大专的校园民主、学术自由空间,这才是帮助国立大专晋升国际大学排名的根本方法。
回复

回到 “博特拉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