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尚兴相亲

从前、現在、未來,佛教各课题时事发展讨论。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国际在线专稿: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0月26日报道,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出生率降低,加上僧侣生活孤寂,导致许多日本寺院陷入香火无以为继的尴尬状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日本僧侣开始参加各种相亲会,以图结婚生子增加继任者。

在日本,僧侣允许结婚和组建家庭。近来,许多僧侣开始参加东京的各种相亲会。一些没有男性继承人的寺庙所有者,不得不派出女儿参加相亲会,以寻找未来的僧侣丈夫。就连日莲宗(Nichiren Shu)的咨询办公室,都开始组织僧侣相亲会,一名发言人说:“我们愿意给那些寻找美满婚姻的人一个机会。相亲会为寺庙所有者的第二或第三个男性后裔、外来僧侣以及需要将来接管寺庙的女性准备的,那些想与僧侣结婚的信徒也可以参加。”

最近一次僧侣相亲会在东京御台场(Odaiba)一栋摩天大楼的30层举行,51名身穿西装的僧侣被正式介绍给条件合适的年轻女性。一名来自冈山县仓敷市(Kurashiki)的27岁僧侣说:“很难找到愿意嫁给僧侣的年轻女人,除非我们非常主动去接近这些女子。”来自爱知县一宫市(Ichinomiya)的24岁女子说:“我父亲是一名主持,我有3个姐姐。我想找个愿意接管寺庙的丈夫。”一名参加僧侣相亲会的37岁女子说:“如果与一名拥有寺院的僧侣结婚,而不是嫁给商人,你就不必担心因公司重组丈夫失业。”

佛教是日本神道教之后第二大宗教,近年来受欢迎程度急剧下降,许多寺庙面临财政困境。为了提高吸引力和增加收入,日本寺庙开发了诸多新奇项目,比如开放爵士乐休息室、美容沙龙、时装表演以及嘻哈音乐会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文新发:另类职业 日本和尚娶妻吃肉
http://bbs.huanqiu.com/thread-275830-1-1.html
发表于 2009-11-24

  在日本,僧侣是一个很受人尊敬的职业,被认为是睿智、博学的象征。如果让你想象僧侣的生活,很多人会用清心、寡欲、平淡来形容。而日本僧侣的真实生活却和想象中相去甚远:有的和尚娶妻生子,有的尼姑成了电视节目主持人,还有的做起了生意。看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日本僧侣的生活一点不为过。

图片
图为濑户内寂听大师

  一次看电视节目,节目的内容是关于急救的,是发生在日本滋贺县的一件真实事情。当时,一个6岁的小女孩不小心把一粒花生米吃进了气管发生窒息,当妈妈的没经验慌了神,连忙叫孩子爸爸来救,孩子爸爸竟然是一个和尚,正在佛堂给人做法事呢。爸爸听到险情,马上从佛堂跑回来,到孩子身边急救,但照样手足无措,于是又打电话求救,终于获得急救中心的指导,挽救了孩子。节目中那个身穿黑袈裟,气喘吁吁跑来跑去的和尚爸爸,让人印象深刻。

  和尚结婚,还生女儿?!在中国人看来,这简直不可想象,但日本人对此却安之若素,因为日本的佛教自成一家,与中土强调戒律的“大乘”佛教有所不同。在日本,戒律森严的僧侣是少数,比如唐招提寺的和尚,继承了鉴真和尚律宗的根本,和中国的传统和尚没有什么两样。除了唐招提寺和临济宗主持一级的僧人外,日本和尚娶妻生子戒律不禁,也可以吃肉。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父亲就是和尚。日本和尚结婚后,通常会把家安在寺庙附近,这样“上班”就方便多了。

  大多数日本和尚过的日子堪称“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后半句刚才已经交代了。“两亩地”,指的是日本的和尚大多靠“地”吃饭。日本的庙宇多经营墓地。日本地价高昂,一块2—3平方米的墓地价格就在七位数,靠出售墓地和每年收取墓主的功德钱,就可以让大多数和尚过上悠闲自在的生活。与此相关的费用还包括做法事,为死者获得佛教徒称号等。“一头牛”,就是指和尚们做法事的座驾了,城市里的和尚多有很好的汽车,而郊区乡下的和尚则偏爱小摩托。

  当然,也有恪守佛门修行要求的,最典型的就是在日本各地随处可见的“托钵僧”。他们不到施主家门前去恳求布施,而是选择繁华的车站、广场等地,戴上斗笠穿上僧袍,端然一立,便不再作声。看到这样的僧人不时有人加以布施,而每得布施,托钵僧便报以法铃一声。这样的托钵僧人,也成了日本城市的一道风景。

  有些僧侣的生活更加接近尘世。比如,有些和尚或者尼姑会去电视台当主持人,开演讲会,办展览。当然内容还是与佛教有关,但形式上绝对没有死板的说教。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天台寺的主持濑户内寂听大师,这位84岁的尼姑出家前有过复杂的感情经历,还写过情爱小说,1973年她削发为尼。她在日本国家NHK电视台担任主持,主持人生和礼仪等脱口秀节目。1998年她还获得了NHK电视台放送奖。她的节目劝人向善,也解决具体问题,语言风趣,自成一格。寂听对自己出家前的风流事毫不在意,甚至在节目中讨论夫妻关系的问题时,还会幽自己一默——“嗯,经验之谈哦。”令人莞尔。

  类似寂听大师这样活跃在日本媒体和网络上的出家人不在少数,似乎也显示了佛教与现代社会的一种新型接轨方式。

  还有些僧侣是“脚踩两只船”。如有朋友谈到他认识的日本和尚,除了当寺院主持外,还是出色的工程师,拥有七八项专利,开着贸易公司,是精明的商人。有的日本和尚还有另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职业——电影导演。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兼职僧人”,理由很简单。日本的寺院多是世袭制,就是说主持圆寂(佛徒对死的说法)后,继承他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前面说的那位工程师和尚,他父亲在世的时候,他已经是工程师了,父亲死后,寺庙的主持自然传给他,他只好两边兼顾了。这种现象,日本社会也很认同。

《环球时报》 (2006-12-14 第09版)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萨苏
回复

回到 “佛教时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