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文摘》的一个悬案

从前、現在、未來,佛教各课题时事发展讨论。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看得很清楚了,谢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在马佛青总会的论坛里发现upatissa提出这样的质疑:
http://server.servchannel.com/~ybamorg/ ... =2168#2168
有关论坛还真搞笑,竟然会闹双胞。
发现还有一个网址:

http://ybam.org.my/forum/viewtopic.php?p=2215#22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以下几个段落,会叫某些人看了很不是滋味。也许就此被判为是异见份子吧!其实老黄在佛教界,也的确是异议份子,特别是在马佛青更是恶名昭著。
老黄 写了:


大型活动营造出来的气势,固然可以造成一种风气,接引更多人进入佛门。可是,这是否意味着佛教在我国的发展更趋进步?在风光的表象后面,是否有隐忧?……热闹固然契合大多数人的习性,但激情过后又如何?凡此种种,都要我们更用心去反思反省的。

……

综观大马佛教的发展,佛教会(依国家社团法令注册的宗教团体)向来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迈入20世纪90年代,散布在大马各地区的佛教组织的窘境愈发因客观因素的刺激而表面化。在大型活动的刺激下,一些欺骗的伎俩也因此找到了温床。假借佛团或法师名义欺骗信徒,榨取金钱的事件将告诞生。假和尚事件固然是一冲击,但我们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给予追究(虽然佛教组织在这事件上的行动也总慢半拍);合法披上袈裟的“真”和尚的独断行为,却叫佛教组织伤透脑筋

组织的松散,造成我们虽有“总会”之名,但许多行动却是个别行事,没有整体行动之实。譬如寺院或佛团兴建受阻(普照寺是一例)、学校佛学会成立受刁难、伪佛外道的猖獗,都只是各自佛团在孤单作战。……

最糟糕的是出现相互指责的内斗局面。如果是以一些可能出现的弊病引以为警惕倒无妨,可惜我们的指责却往往是“酸葡萄”心理;指责人家搞“山头”的,自己却在建立“小集团”;骂人家将佛教庸俗化的,却是因为自己没能力办大型活动;批评人家消极避世的,自己却走向林下水边。

佛教的发展恐怕仍在持续着中国明、清以下委靡不振的局面。“消极厌世、脱离现实”的高帽子,恐怕仍难丢弃。中国近代大儒梁漱溟弃佛归儒时,语重心长地说:“假使佛化大兴,中国之乱便无已……”

佛教领导人按自己的个性宣扬佛教、依自己的喜好宣扬佛法,
已是普遍出现的偏差。


我们的佛学班却没有个完善的系统,尤其是教材方面,更是各教各的。一些地方的佛团,周日佛学班已是“惨淡经营”,要不然就是沦为“变相”的补习班或托儿所。

过去可叫佛教界引以为豪的“佛学生活营”,更是乱了步伐;七、八十年代,我们是生活营的先驱,而今我们的生活营却是跟在其他的组织后头跑,活动内容也竞相仿效外界,像增加什么激励游戏、饮食调理等等,失去了自己的特色。

可是,一个不能躲避的残酷事实是:许多人到佛团日久,对佛法大意仍是惘然,如果有一个讲究“现实效益”的组织加以引导,改变信仰是毫不出奇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应该也是close file的时候了。

七年前的作品,竟然重新被人家发现而对编辑提出质疑。
可见,任何人要玩弄权术,都必须慎重考虑文字的魔力。
你可以在掌握大权时耍把戏,但是发布了的文字却是不容许真相给湮没的。历史会还“作古”的人清白。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呵呵,挨了一个闷棍。
受教了!谢谢puxi。


这里(37楼)提出一个看法。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c&start=30
puxi 写了:hello, 黃居士,雖然我在〝法情〞中看到你針對〝佛教文摘〞事件已close file了,但我還是需要澄清一下﹙跑到佛青論壇來作澄清是因為我註冊〝法情〞之後再以同樣名稱、密碼,卻一直進不去之故﹚,我要澄清的是:我並非佛青的領導。
不知是基於什麼因緣會讓黃居士您把我想成是佛青的領導,太看得起我了,但這頂高帽我卻戴不下,我頭總是這麼小嘛!
我只是一個佛教徒,一個〝佛教文摘〞的長期訂戶,而且我很年輕,既非什麼老佛青,也與現今領導不熟;不過的確是有認識一些佛青組織裡的老朋友,所以在耳濡目染下對她有那麼一點點〝熟〞而已,可別因為我而對佛青產生誤解哦!

另外,我也看到黃居士在〝法情〞的最後要close file前的一段話,令我不能接受:

引用:
应该也是close file的时候了。
七年前的作品,竟然重新被人家发现而对编辑提出质疑。
可见,任何人要玩弄权术,都必须慎重考虑文字的魔力。
你可以在掌握大权时耍把戏,但是发布了的文字却是不容许真相给湮没的。历史会还“作古”的人清白。


講到佛青總會領導層很〝黑〞一樣,請問你有親自或打電話與佛青領袖或佛教文摘主編接洽了嗎﹙針對此事的﹚?否則,怎可這麼單方面的〝以為〞就定人家的罪?要知道哩!很多時就算是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來的現象,都未必是真實的,何況這﹙如果又是﹚你自己所揣測的呢?很多時候你需要更深入一層去觀察、探知的。如果說你是被人家誤解﹙或打壓﹚了七年,很委屈;可是反過來說可能是你誤解了人家七年呢?
我不希望事實是如老黃所說的 lo。

還有,1.你既說〝對於这样的恩怨私仇,我是懒于理会的。〞那你又把文摘有關編排你那篇稿的樣貌都放上來供世人看又是什麼意思呢?真懶得理就應是一句話都不說,保持聖默然啦。2. 搞文字的人不會笨到不懂〝文字的魔力〞的,不要以為人家都是笨的嘛。

其實講真的,我也不認識你,只不過曾在以前佛青會訊里、佛青芋聚會中當義工時遠遠看過你,知道你這人而已。我奇怪的是佛青的人﹙我朋友﹚有提起你時都是稱贊,而怎麼看你在〝法情〞中你講到好像很受委屈的,很討厭佛青一般… 一直以來還以為你也是佛青總會一份子哩!原來… …

最後,很抱歉,《文摘》第96期我只有一本,不能寄給你。你為何不向佛青討或再買一本來求證一下?
惠慈
帖子: 23
注册时间: 23-08-05 周二 11:19 am

老黄阿老黄!您自己小气怎么把upatissa师兄也扯进去?upatissa师兄在佛青的发言只怕不是为了为您翻案吧?

puxi的讲法也很奇怪,难道老佛青/佛请尊重的对象,就不能批评佛青?奇怪!奇怪!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 大马佛教发展的困境
黄先炳



“教育是立国之本”,同样的,“教育”也是续佛慧命的不二法门,我国佛教团体在教育工作的表现又如何?马来西亚佛学院是目前我们所拥有的最高学府,但其受关注的程度却不与它的重要性成正比,无论如何,佛学院是高等学府,要使佛教教育工作普及,从事草根教育工作是有必要的。而这个层面的工作就有赖於各地区的佛学班。

可是,我们的佛学班却没有个完善的系统,尤其是教材方面,更是各教各的。一些地方的佛团,周日佛学班已是“惨淡经营”,要不然就是沦为“变相”的补习班或托儿所。过去可叫佛教界引以为豪的“佛学生活营”,更是乱了步伐;七、八十年代,我们是生活营的先驱,而今我们的生活营却是跟在其他的组织后头跑,活动内容也竞相仿效外界,像增加什么激励游戏、饮食调理等等,失去了自己的特色。这种改变是方便之道,能否因此契机引导大众修学佛法,仍有待专业的科研报告。

可是,一个不能躲避的残酷事实是:许多人到佛团日久,对佛法大意仍是惘然,如果有一个讲究“现实效益”的组织加以引导,改变信仰是毫不出奇的。

佛教要宣扬,契机和契理是必须兼顾的。综上所述,不难发现我们的努力会有各走极端的倾向:一些过于契机,使佛法失去其固有特质,沦为一般道德;一些则又过于强调契理,使佛法过于“高深”,难于成为普罗大众的信仰。两者都是发展佛教的障碍。中道在哪里?
白玉国先生的博士论文竟然引用了我的上述文字而没有注明:

图片

图片
回复

回到 “佛教时事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