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7日的媒体报道,新闻焦点与展览会无关,折射华社对类似活动的关注程度:

图片

当局发邀请函给州教育厅和学校。到来参与的有:

1)霹雳州教育厅Jaminan Kualiti的陈督学

图片

2)乌雪县吉粦华小校长陈淑萍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网站推荐:
New Pedagogies for Deep Learning
http://npdl.global/

第四次工业革命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6/01/ ... o-respond/

优管推荐:

MIT公开课6.034 人工智能1 (带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M8qTR-_xfM

李开复:未来十年人工智能趋势的崛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9Iccx3vISw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0】
两代人的教育观


最近一位杏坛前辈写文章评论当前的教育,强调了“应试教育”的重要性,认为考试可以激励学生刻苦学习,只有吃得起苦才能成才。一位同侪表达了他对前辈的支持,并以“管制中学”为例,认为一些特定的中学定下入学的最低要求,才会促使众多小学生有奋斗的方向;自小有斗志,成功便有希望。

他们论述的主要依据是——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且依据这样的思路提我的看法:犹记得我升中学时,是被“管制中学”遗弃的,遗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成绩,而是政策的改变。那一年,县教育厅不再依据检定考试成绩分派毕业生的去处,而是根据住家地址调派学校。获悉将到一所被标签为没有人要去的学校升学,我犹如面对世界末日,哭了好长一段时间。若当年就此自暴自弃,还真不知是谁的错!

被遗弃反而给我走出另外一条路,反思这段路程,我深觉我并非出淤泥的莲花,而是荒地中的野草,凭着坚韧的斗志,与朋友们共同打造一片草原。我们一批成绩优异学生到了非管制学校,给老师们注入了新的斗志,重燃他们的教学热情。可见早前的制度对这些老师是多么不公平。再从学生的角度看,由于没有“名校”的压力,我们不需要拼成绩,一切就在自然的教与学中成长,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之中不乏教授、教员、专科医生、工程师、企业家、成功商人……

就我个人而言,这样的学习背景,让我接触近现代教育家诸如皮亚杰、杜威、维果斯基、佐藤学等的教育观反而更觉亲切容易接受,尤其是杜威的“教育意味着成长”“教育是目标而不是手段”等观念,给我更大的启发。读到洛克、卢梭、蒙特梭利、朱自强等的儿童观,我更是心有戚戚,绝对相信每个孩子都有无限的可能,绝对可以造就。

这么一回顾,我发现读来的知识和用自己的经历来行事,还真是两代人的教育观。上一代希望通过教育改善生活,十年寒窗的努力就是他们坚守的原则,因此学校拼成绩,他们觉得是合理且有效的。教育因此成了一种手段,是为未来而做的准备。我虽然也该归类为“上一代”,但因为阅读,因为不断反思不同的做法带来的不同结果,总觉得教育应该还有更好的出路。社会不断复杂化,人心也不停地转变,我们将面对的未来是更为严峻的,功利的教育观是否还合时宜?我甚至想,时代的转变也是会改变当前的九年或十二年的义务教育,体制的转变又会带给学校教育什么冲击?

《星洲日报·东海岸》28/01/201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大马教育正走向世界前列
作者:王介英
2017年12月29日

在全世界还须借助考试制度来筛选进入大专院校人选的当代,大马已在鼓吹“教育改革”、倡导“非应试教育”的模式;想必最终进入大专院校的学生,应不再凭借高考成绩,而是看申请者“会不会做人”、“懂不懂得办事”、是不是一个“完人”的全新标准吧!既然那么怕“应试教育”会使学子“为考试”而读书、老师“为考试”而教书,那何不连测验学生学习进度的各类评估测验也废除?这样,学子们就可以高呼“感谢上苍”,让他们在没有考试与功课压力的情况下,度过快乐的童年、快乐的少年、快乐的青年时代。连欧美先进国都无法“突破”的难题,大马却能率先尝试,我们能不高呼“马来西亚boleh ”吗?这不是正在走向世界前列是什么?

没有了“应试教育”,一切的学习以“学生为中心”,列出一系列“课题”让学生,包括小学生,通过上网搜寻、通过试验、通过集体讨论……去完成学习的历程;教师只是从旁指导,不能按传统方式传授知识技能,否则就是落伍的“填鸭式教育”。不照此指示办事,就是与教育部搞对抗,挑战教育部的权威。

有人忧心忡忡地问:那想进医科、工程、会计等专业学系,须具备什么条件?过去是看这些申请者在生物、化学、物理、数学、统计学等学科掌握到什么程度。如果“应试教育”已废除,自然不应再有高考,那就来个“入学试”吧!可是,既然大家视考试为“洪水猛兽”,却还去举行“入学试”会不会被看成“非应试教育”只是“挂羊头卖狗肉”?何不干脆不看“学术”而另创入学标准,一如中国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不看学术程度,只问姓社、姓资,看是否“又红又专”?

我们这一代的老人,知道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亲身体会过的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是,这一套现在已过时、没有市场,大家要的是“快乐童年”,不要做太多作业,要的是老师快乐地教,学生快乐地学;更重要的是不要有精英班与普通班之分,学业成绩“标青”的与“烂透”的混在同一个班里上课,以免“先进生”受宠,“后进生”受辱;老师该教什么照教什么,该怎么教就怎么教,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自己保重,或去向跟得上的同学看齐、学习。总之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这他们叫作“有教无类”,但应该不是孔子所说的那种“有教无类”。

有人提出要以上世纪70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所造成的教育“浩劫”为前车之鉴,别为了虚名与面子问题,而去颠覆现有的体制;他们还认为,我们该做的是先让有条件的欧美先进国去试验,成功了,我们才仿效吧!可是,有人认为这是妄自菲薄,自认孙子,太没志气了!中国文革时期教育出了问题,有复出的邓小平强推复办1977/78年的高考,把200万下乡知青再送进大学,难道大马“此路不通”时,就不会有“大马的邓小平”出来拨乱反正吗?如果真的没有这一号人物出现,大不了就让一两代大马子弟被送去“荷兰”罢了!岂能因此而错过让教育走在世界前列的这个宝贵机会?

日前,曾健铭在南洋基金与宏慈基金联合派赠开学用品的仪式上勉励学生们说:“要用功读书,考取好成绩,长大后成为社会上有用的人。”不知他这一番话听在“反应试教育”、要“快乐童年”那些人的耳里,会不会觉得“很刺耳”?“用功读书”,那该有多苦啊?“考取好成绩”,那岂不是要与当局“唱反调”,对着干?

或许没有“考试”的日子是“大马的教育春天”。试想想没有UPSR、没有SPM、没有STPM,也没有统考,最好连驾驶执照的考试一并废除,那该有多好啊!却也可能使大家因此而手牵手一起在“天下大乱”的道路上,一路走到黑!

〈南洋社论〉要大家对反“应试教育”进行反思,笔者认为很有道理。最重要的是不要因为一些人的突发奇想,而废除精英班,仇视“考试制度”,连“控制中学”录取优秀生的体制也要取消!但愿这些听不进谏言的人不要到时“画虎不成反类犬”,把原本好好的大马教育带去比利时,一个靠近荷兰的地方!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1】
主攻教师心态


朋友批评我写文章避重就轻,不谈行政,不骂掌权者,处处要求教师,他说这很不公平。我觉得这是处事观点不同所致。

我高举“我亦在其中”的旗帜,因为我也是一线老师之一,并非行政人员,所以对事情的看法是从老师的角度看。在前线经历的,是职场积累下来的智能,并非冷气房想出来的智慧。我不和掌权者对着干,只是因为体会到这是于事无补的,且会让自己更起烦恼。我们要学会尊重,尊重职权。各部门长官都各司其职,不要用下线的眼光衡量他们,对他们有过高的要求。他们有他们的难处,也有他们的局限。看到一些人总是认为校长是绝对恶的,学校一有事情就把矛头指向校长,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妥当的。

尊重不等于盲从,不是说一切都要听掌权者的指示。我始终相信良好的沟通,可以化解很多问题。关键是,自己会不会据理力争,是否擅于表达观点,有没有说服他人的能力。如果没有,那就多要求自己改进。真的沟通不来,只要把话说清楚,就让当事人决策。每个人有他做事的方法和准则,不能强求一致,我们该尊重掌权者的决策权。

组织工作有两种常见的思维方式:“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前者是指决策权落在组织的最高层,由他们发出指令,下面跟从;后者正好相反,决策权下放给中下层,最高层只负责协调和编拟战略。

我的思维偏向“自下而上”。经验告诉我:再好的政策,如果得不到下层的支持和响应,一切还是无法顺利开展的。例如最近热议的“作业簿”问题,决策者说不准用,执行者却照用不误,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执行者总有办法巧妙应对。结果,“政策”最终变成一种大而空洞的口号。

自上而下的思维,制造不出教育家,也无法有效进行创新改革。自觉才能让一个人自动自发,如此动力才强大。我不是否定掉政策的作用,而是认定讨论和决定政策有它的场所,要给教育带来新局面,还得靠一线老师的自觉和自发。

我更喜欢启发一线老师的自觉,所以我以主攻心态为我的工作重点。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2/201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2】
教师是一门专业


有人在社交媒体询问“笔画递增法”是否一种良好的写字指导方法。一位老师凭经验说是,另一位老师则列举许多理论反驳,结果惹恼了前者,狠狠地回复:“请不要挑战老师的专业!”吓得有关老师不敢再辩。

我看了不禁莞尔,这是哪门子的专业啊?老师的专业不是表现在身份,而是表现在知识结构和言行举止上。如果不允许别人质疑我们的说法,这和蛮横的家长常对孩子说“你不要挑战爸爸的威严”如出一辙,孩子会在爸爸的淫威下乖乖就范,但内心却是不服的。

我始终相信教师是一门专业的工作。这可从两个角度来说明:一是职业本身的专业化,二是教师个体的专业化。

教师职业的专业化曾是全球的一个热门课题,引发热议的背景是教师的社会地位日渐低下。要回复教师的社会地位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改善教师的薪金,使它与其他专业待遇相近。我国政府在这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教师的薪金和福利比过去要好多了。与此相应的是,教师的任职要求和训练要求也有了改变。小学老师必须拥有学士文凭,要当老师得接受的培训课程的录取要求也不断提高,从过去的高中五科优等变成了五科特优,培训时间也拉长到五年。这一改变,教师这份职业跟医生、律师、工程师等一样,是一门专业了。

比较重要的还是教师个体的专业化。作为专业人士,该具备一定的素质,包括与时并进的教育理念,专精和广博相结合的知识结构,扎实的专业能力,高标准的道德修养,良好的专业态度和动机,积极进取的自我职业发展和意识等。大众评定教师是否专业与官方的标准有异,他们不只是看学历和资格,更多时候是看教师在职场上表现出来的操守与素养。

遗憾的是,不管是官方还是教师本身,对教师的专业化还常有不太尊重的表现。例如师资不足而允许未经训练的人当临时教师,仿佛告诉大家教师不必训练也可以当;再如遇到工作上的困扰便在社交媒体宣泄,还义正言辞地认为这是正当的管道。我们不妨与其他专业对比:如果医生不足可以聘用临时医生吗?(有人说不行,因为医生要专业才能医好人的身体。可是老师医心啊,不是比医身体还重要吗?)医生受到上司刁难、遇到难搞的病人和家属,可以在大众媒体宣泄吗?

俗话说“物必先腐而后生虫,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如果我们尊重教师是一门专业,我们便得努力提高教师的个体化专业素养!

《星洲日报·东海岸》11/02/201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3】
儿童需要文学


这个话题实在不新鲜。曹文轩先生有<儿童需要文学的六个理由>:一、树立正确的道义观;二、培养审美能力;三、丰富情感;四、文学有时比历史记载更真实;五、保持想象力;六、培养说事的能力。说理很充分。不过我们喜欢给人贴标签,什么主义什么胶的,不一而足,重点是说我们不接地气,不符国情。

战友陈诗蓉讲师写过<为什么儿童需要文学>,我也狗尾续貂陈述几句,其实我们所做的努力是因为需要,所以行动。

我们推动儿童文学已经20多年,近年来更成立了“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将有心人凝聚在一起,在国内各地推动儿童阅读。我们办过百余场的讲座和儿童阅读营,参与的老师和家长有数千人,小学生则超过万人了。活动后的反馈显示,赞赏我们的成人逾九成,小学生则近乎百分百喜欢这样的活动。

这个经验告诉我们——儿童都爱阅读!只要大人肯付出,给孩子们介绍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陪他们聊书,孩子们是会养成阅读习惯,并逐渐提高能力,做到爱阅读、勤阅读、会阅读。虽然资源匮乏,我们依然锲而不舍去做,只因看到儿童的改变。这番努力,若再持续几年,我们有信心可以改变我国的教育生态。让儿童“读起来”是刻不容缓的工作。

遗憾的是,一些掌握权力的人对此视若无睹,依然秉持着上个世纪的看法,反对儿童文学,认为儿童该学习的只是“语文”。最近听到一位官员说:“为什么要写小鸟会唱歌?国语都不这么说,他们只说小鸟在啁啾。”还真哭笑不得。

过去的认识中,有两个误解我们必须先纠正。一是文学课既不是按照“作者简介、时代背景、中心思想、修辞手法”的模式教学的,也不是老师先准备好标准答案再进行解读,强迫学生接受的。二是文学和语文本来就是一体的,不该把它划分为两个学科。人类文明的进程,文字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这当然不只是那一堆符号起作用,而是文字组合后传情达意的生命力所促成。英国人提到英语(English)就包含了文学,中国的学术自古以来更是文史哲一体的。

官员误以为文学就是用修辞手法写作,所以抗拒。可是,好文章不一定用上修辞格,有效的传情达意才是文学。人要学习的不是修辞格而是如何表达美,文学就是美的表现,兼顾了读者的兴趣与接受能力。皮亚杰说儿童的学习是由兴趣唤起的,如果我们的阅读教材都是没有趣味的,想让孩子产生语文学习的动机和兴趣,那是很困难的。

有句巴利文叫Ehipassiko,意思是“来看看”。我们只希望有权力的人抽空来看看我们的努力,再提出意见,不要倒行逆施,为反对而反对。你们的决定也许影响着众多的莘莘学子,我们依然是会坚持,只是政策的不一致会使我们的努力倍感困难。在儿童教育的工作上,我们要的是合作,不是对抗。

《星洲日报·东海岸》21/02/2018
(此文因为过年,报章稿挤而延迟下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4】
我的启蒙老师


从小我就是一个很乖巧、很听话的学生。可是,我努力去回想我的小学生涯,零星留下的记忆大都是课堂外的事儿,课堂上学习的还真是雪泥鸿爪。

唯一有印象的是蔡麒麟老师的一堂课,大概还是代课之类的,他让我们到黑板上写字,然后指出大家写错的地方。例如“别”字的第四笔是撇,然后跟着才是横折弯钩,并不是“力”字(当时我们的华文教育是根据台湾的,旧字形的“别”字写法确实如此)。会记得这堂课,大概是因为它带有批判性,激发我去留意平时没有留意的,不要只做个学习的消费人,照单全收。

上了中学,情况依然没有多大改变,特别是华文课,我只记得老师会用很标准的读音朗读课文,记得老师在念文言翻译白话……我依然是个学习的消费人。

中二那年,被一位同学拉到太平佛教会上华文课。这是生平第一次听和尚讲课,天花乱坠,如沐春风。老师这堂课讲的是古诗词,但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古今中外的文化、历史、哲学都来了,听得我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咋舌连连。

上完这堂课,老师便到台湾进修去了,我却因此和太平佛教会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我三两天就往那边跑,和法师的学生交流。他们带我去图书馆,给我介绍法师留下的书,并诚意跟我导读推荐。什么汤恩比的《历史研究》,史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还有诸如梁启超、唐君毅、方东美、梁漱溟、张曼涛、蓝吉富、陈晓林、圣严法师……都是前所未闻的。这位打开我学习的视野的女孩儿,比我还小,叫黄淑清。

那么巧妙的一个因缘,让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遇到一些外星人,还有非常珍贵的宝藏。于是,我开始看书了,看那些硬得肠胃消化不来的书。我竟然可以在看不懂的情况下依然坚持遨游书海。阅读,真是学习最重要的途径。

再见法师,是我踏入中五那年。虽然是会考年,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位法师可以亲近,他会引导我学习更多东西。果不其然,从台湾学习回来的继程法师引领我走进印顺导师的浩瀚佛学论著,还有圣严法师深邃的禅门意境。虽然只有那么短短的一年时间(法师又闭关进修去了),可是我已经从一个学习的消费人变成一个会主动探索和思考的拓荒者了。

回顾这段陈年旧事,我还是深深感恩当年的因缘,如果不是有人引领我走进书的世界,我真不敢想象今日的面目何其可憎。

当老师的您,该想尽办法让孩子养成阅读习惯,给他介绍好书,让他以书为师,与您为友,这样他才可以走得更高更远!

《星洲日报·东海岸》25/02/201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5】
教育就是要拔高


在南京留学期间,我和余历雄师兄每周五都会去逛书店。从旧书店到新书店,找绝版书,也看最新出版的书刊。先锋书店柜台处总有一叠新刊物,余师兄说可以自由拿,留下一块钱就行。

这可不是普通的刊物,是《读书报》。所谓读书报,是专门刊登学术书刊的信息的,包括名家新书推介、书评、出版消息、阅读心得等。我看得既兴奋又汗颜。兴奋的是里头的信息很好,可以知道什么书出版了,学界对其评价又如何,如果是抄袭之作还会被批得无地自容;汗颜的是,这样一份纯学术的刊物,在中国竟然可以每周准时出版,而且还不介绍闲书。

这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不要说读书报,就连学术文章若能够顺利出版已经要答谢神恩了。

回国后,我跟《星洲日报·东海岸》要求让我每个星期发表一篇学术随笔,是为“走近古人”系列。虽然很多朋友反应看不懂,但文章还是刊了365篇,为期七年多,算是一个奇迹了。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本地报章也提高素质,多刊载知性文章,以提高读者素养。

我是教师,我总是执着地认为教育的主要任务就是拔高,让学习者可以度身提高自己的素养。如果一味迎合,只是顺应学生的习惯和能力,教育岂不成了附庸,可有可无?

介绍一些书本给学生,有时候他们会说看不懂,我不会妥协。一味只读自己看懂的书,阅读还有什么意义?阅读本来就是为了自我拔高啊!

为大专生设计课业或考题,我也有我的坚持,高阶思维是必定的,问题还要有挑战性、实用性和针对性。例如某次我指定学生一定要先读懂福建省古典文学研究会会长林继中教授的《道德文章》,了解何以古人写文章一定要文以载道,又如何把深邃的价值融入在文章中。然后按这样的标准审视我们的语文课文,评定其不足之处。如此一来,就算他们做得不好,也会有个概念,文章并不是硬套道德价值的。

教育不只是生活的点缀,除却拔高,教育的价值便无法显现。

言及此,电台又在播报某某大师的狗年运程……

《星洲日报·东海岸》04/03/2018
(报馆改标题为“提高阅读素养”)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系列之【136】
这只是一种选择


立卑师范学院被定位为原住民教师培训中心,颇受国内外关注,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时而会组团前来观摩。

我对当年拿督马兹兰院长提出这项计划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给大家介绍了他的理念后说:“我知道我的这项计划,不会得到全体的支持。有些人会和我并肩合作,有些人会不置可否,更有些人会扯后腿。我想告诉那些躲在椅子后有多多小动作的人,你继续吧,我们不会等你!我们要往前走时,不会顾虑那么多,如果你习惯性地就是悲观看待事情,那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因为你而改变我的理想。”

对于这项计划,我没有积极参与,因为我有其他的事务要处理。可是这样的一个理想,我是绝对支持的,尤其是院长的那番结语,更令我由衷喝彩!

我也常告诉我的学生:“对眼前的感到不满足,才会激发我们去改变,寻求更好、更高的境界。改革的列车发动后,如果你不要上车,我们不会勉强,我们也没有时间慢慢再游说你,基于人道立场,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我们会留几包方便面给你,再献上最美好的祝福。”

这种态度并非绝对的,尤其是对自小就受大乘佛教熏习的我来说,这样更显得悲心不足。不过,我的实践经验告诉我,我只能这样做。当我们提出理想,邀约人家共行时,有人要质疑计划的可行性;当我们落实理想后再邀人跟上来时,还是会被质疑,认为你是站在高度,不谅解他的处境。总之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这样选择:一旦认定目标,便不顾一切直往前行,有人愿意追随,我们感恩,不愿意追随,我们只得尊重。

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这个“求”可以诠释为对自我的要求。有人遇到事情便要埋怨、渲泄、谩骂,你只好尊重,因为那是他的选择。但是,对于自己,你真的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要蹉跎生命,耗费时间,发无谓的牢骚,在原地踏步。多用行动来证明才是有意义的。

成功不是骂出来的,是靠行动做出来的;你可以骂赢全世界,但你会输掉自己。

《星洲日报·东海岸》11/03/2018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