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中的闲云野鹤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回复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写一段自己的故事,写一些心情,写一些人生。

图片
(照片是版主添加,经楼主同意)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我爱你,对不起》
我不算是个孝顺的孩子,不会在双亲节给父母送礼,不会特地带他们去吃一顿,也不会带他们去旅行。每一年的母亲节和父亲节,只会尽量回到家,陪着父母。
母亲往生后,父亲憔悴了许多,也变得更多心事了,不时就会走出屋外去沉思一下,或放放思绪。他对母亲的爱,哪怕是母亲往生后的思念,就远远比我这辈子感恩母亲做出的总数多了许多。
对于父亲,我更是不善表白,不会说动听的话,不会讲让他开心的事,在感受到他的落寞时更是不敢去打扰。我只是有空时就在旁边陪着,当他突然兴起说些什么,就尽量给予回应。也只是静静地倾听,轻轻地感受,细细地观察平时的他。
假期一到,我最喜欢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家乡。曾经那里有父母,后来剩下爸一个人。那是他买的屋子,也是他和母亲辛苦创立的家,虽然母亲先离开了,却是他永远不愿放弃的珍藏。所以,就算子女们要求,他也不愿意搬离。
我也当然非常喜欢这里,虽然随着发展和家的维修等,与当年的情景都完全不一样,不过,这家,依然承载着我们这一家人所有的喜怒哀乐,充满着满满浓浓的回忆。
回来后,我还是这样静静地在家里生活,尽量不要打扰他平时的作息,只是让他知道我在身边,那样静静地陪伴着。
爸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不算内向,比较是念家的他,如果有聚会什么的,邀请他出席,他还是会很积极参与。不过,就算是一个人也可以长时间待在家不出门。他不出门,可是他的厚实仍然让他有好几个朋友,几乎每天来串门子。这倒是我们子女很欢迎的,尤其母亲走后,远在外地的子女们实在没什么时间陪他,每天有人陪他说说话,看看戏,吃吃点心等是很感恩的事。
爸年轻时是很严肃的人,尤其是对华文教育的执着,影响了我很多,除了他的笔墨书法一直是我望尘莫及的典范。以前每年新年,他都会自己写春联,还有不时有人请他写婚贴,写布条。随着广告科技普及,许多人都是靠印刷品了,加上母亲的过世,这几年也没见他动过毛笔了。
年轻时爸爸还有个爱好,就是吹横笛,每次看他准备萧膜,然后就自顾自的吹奏民歌及流行曲。后来不知怎的,横笛就高高挂着,再后来竟然不知去向了。
爸爸偶尔会谈及他年幼时的艰苦生活,那么可怕的困苦,却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仿佛是在说着邻家的琐事。然而每一次,却是在我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久久还会占据一些失眠的夜晚。
今年的假期,如常带着孩子回家小住,突然新冠肺炎疫情就全球肆虐,然后马来西亚也开始了行动管制令。这一来,我和孩子倒是不急着回去开学了,其实也暂时不能离开了。
这样的事儿除了对疫情是担忧的,也非常希望能尽快平息,然而对于能够留下来多待在家待在爸身边却又是窃窃自喜的。
打从中六搬到城里去寄宿开始,我就半正式离开了家。后来去升学去工作,更是只有假期才会回家。那些日子,就算是和家里闹情绪,也会每个假期安排几天,甚至整个假期都待在家。我和父亲性格类似,可以到处去,可以跟任何人都很亲切,却乐意静静的待在家。
这次疫情,一触发就如洪水般,顿时淹没了所有经济活动,除了维持基本生活的商业活动和非常吃紧的医疗及安全体系。一时间,全国人民都需要待在家,保持社交距离,不能工作减少外出。这样的大事也许会让许多人抓狂!
在家,我和爸就这样平静的生活,这么自在这么简简单单。我和他轮流去买菜办货,轮流备食。当然,大多数时间,一起静静地待在客厅,我看书他看电视评论。大壶茶一泡接一泡,有时半夜兴起重泡,结果两个人有点失眠,第二天都睡迟了。
孩子们有自己的活动,后来被虎妈欺着去学下厨。爸也不怕偶尔焦偶尔味儿差,非常赏脸地连汤都喝光,还会应和着请小女儿去准备粉,请儿子去炸香蕉糕。结果两个多月下来,倒也成就了两个孩子的厨艺。
两个多月的行管令,让我赚到了许多陪伴爸的时光,不知母亲是否有在天之灵,会不会羡慕爸的前世情人?爸在一天之中会许多次突然跑出去抽点烟,是在偷偷向母亲解释,还是背着我们解解思愁?我不确定,哪怕我深深地感受着他微细的情感起伏。
原谅我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不懂如何让父母过得更好更快乐,哪怕自己还以为就让他去细细感受那个时段吧!既然他不愿意说,不愿让我知道。也许,他更乐意这样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感受一些思愁。
在一旁的你,也许很想痛打我一顿,狠骂我一场,这么不懂孝顺的事儿,还真令人唾弃。何妨?我不会怪你,因为我也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做,哪怕你指导了很多。可是,在我心底,对母亲,我很爱,对爸,也很爱。
爸,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够孝顺。
上次由 正庆 在 13-06-20 周六 3:40 pm,总共编辑 1 次。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极简生活随想》

生活久了,有人开始厌倦了,觉得每天工作吃睡,没有意义。
有人常常到处办活动,有匆忙的有积极的,仿佛生活就该这样冲。
然而,活到一个时候,会觉得生活越简单越自在越悠闲越好。看起来没有了大志,也没有了激情,更似乎消极了。然而,在看透了悲欢离合之后,平淡的生活更舒适得多,就像久经大鱼大肉,会突然怀念清茶淡饭。
如果问那些每天拼命工作赚钱的人在追求怎样的人生,他们也许会说可以悠悠哉哉地,早上喝茶看日出,种种花草,打打太极看看书…
如果这样简单的生活,其实何必等退休?平时把脚步放慢些,从容些,就可以在忙碌工作中找到一些时段让自己悠闲。
当察觉这样的生活其实不需要用太多金钱来支持,又何必让自己把生命在忙碌生活中挥霍?
有人或许认为这样似乎很消极。然而那些看似积极的人,多少时间内心是处于正面保持开心的?为什么找不到多少?因为心早被忙碌遮掩,几乎除了行为属于正面积极,内心早已远离了积极与正面。反而这些悠哉闲哉的人,时时保持在平和的心境,负面情绪的机率少得多。
悠哉闲哉不代表不积极,正是这种淡定,能让人更能处事不惊,把事情的优缺点和应变看得更清楚,故能成其大。
我喜欢打球,然而每次一紧张想拼命打好时,反而错误连连。倒是悠哉应对时更能发挥所长。故知,心情平稳是处大事的必要条件。
上次由 正庆 在 13-06-20 周六 3:40 pm,总共编辑 1 次。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公平吗?平等吗?》

什么是平等?什么是公平?
每个人都获得一样的物资供应算平等吗?还是根据所需获得所需的物资算公平?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无论是心理上或是物资上。在平等的概念下,人人都有机会。然而现实是为了区分所应得,必须给予不同的回馈。举个例子,拥有中学文凭者的入行薪金是甲数,拥有大学文凭者的入行薪金是乙数。然而拿甲数薪金的人未必做得比较少,或是办事能力比较差。那甲数薪金看起来是平等的表现,却是不公平的。
在家中如果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每个孩子相差两岁。买个玩具,每个孩子都是同一种,而且一人一份。看起来公平了,然而却是不公平的。
如果每个人两岁都会买同一款玩具,三岁是另一款,请问男孩女孩的差别怎么办?他们喜欢的玩具未必是父母认为应该给予的,那根据父母所要求的比较对,还是根据孩子所喜欢的比较好?
如果是大家都一样的玩具,玩具应该买女儿喜爱的玩偶,大儿子喜欢的机器人,还是小儿子的皮球?要买各自喜欢的,那在差价上又如何取舍?两岁和六岁所欣赏的玩具也差距甚大了,应以哪个为准?
有些人会认为公平起见,分组给予奖励,例如一到十获得甲,十一到二十获得乙。咋看之下是公平的,然而对于每次在十的人,看到十一的人,只相差一却获得乙,心理有多不甘心。对于二十,明明已经非常努力拉开距离,然而获得的依然和十一相同,又能有多开心?
你需要一道菜就足够,我需要三道菜才满足,是应该给你所需还是大家一样多?对于让自己吃饱的食物也许大家不计较太多,足够了就好,少两样菜也无所谓,然而面对金钱或价值问题呢?所需和所须,还有需要和想要,只怕给多少都会有分别和计较心了。
所以啊!世界上有平等?有公平?那可是见仁见智的。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忐忑华文教学路》

从想当华文老师到今天,我还一直走在变化万千的坎坷无常华文教学路上。
小学就想当华文老师,当然那绝对不成气候。后来申请师训华文组,官员游说我转系,却被固执的我一口回拒。幸好福大命大,还是赶在第二次录取时挤进了华文班。
实习时期被派去放牛班,一个级任老师都每天哭着离开课室的班级。这个放牛班算是实验性班级,在当时是史无前例,后无追者,就只生存了一年,而我竟然成功搭上唯一的这一班车。班上的学生有一个严重自闭儿,天天躲在桌子下,写的字不是支离破碎,就是叠罗汉。还有好多个过动儿,很多时候他们不是在课室追来追去,就是一溜烟离开了课室,不知在学校哪个角落,然后再突然冲回来。暴力倾向的也不少,要嘛打架要么大吵,有老师在对他们只能起着不到一分钟的影响。记得比较正常的只有两个女生,身为班长及副班长的他们非常懂事,专心上课,乐于帮助我管班找回失踪人口,然而开始做功课才明白她们怎么会被送进这么特殊的班级。
校方说由于刚好学校获派有辅导资格的老师,所以把全级的“特级学生”召集在这班,期待能看到奇迹。视察实习的讲师应该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对我只能让学生专心上课十分钟大感不满,评分甚低,他没见到第一个星期我从进班到下课东捉人,西安顿,南劝劝,北追逐,完全无法让他们静下来,更妄论上课的惊险片段。当年对这些特殊学生的认识非常不普及,加上还没有网络遍及,要找相关资讯不简单。为了成绩不理想又不被理解,我偷偷在心里哭了又哭。然而当年的黄毛丫头没有被吓得离开教育界,倒是有非常大的发愿再去深造,而且一定要是辅导系。
毕业后被派到华小,原以为可以好好当个教师,不过原来曲折的路才开始。顺利地教华文课,当然,是后进班,不过能教华文是非常兴奋的事。这一班学生大多数无心向学,也普遍认为自己太笨,或许应该说是身边的大人都常告诉他们是笨的。所以第一次面对他们,我除了心疼,还有决定要改变。半年后的他们是很大差别的,主动要求让他们留校,跟我多学习,从两三个我劝着留校,到几乎全班自动跟父母要求留校,心里非常大的满足感。当年补习风气不盛行,何况我是免费的,也许也是家长乐意让孩子留下多学的原因!
突然,下午班一位临教获得进入师训要离开,而我竟然被钦点转到下午去接棒,没得商量。班上的学生痛哭流涕,还说要去示威要求校长,吓得我赶紧劝架,还理性地解释我多么需要去下午班协助那些小朋友,而且他们的进步让我相信他们可以自助了。我想,也许他们似懂非懂,就很快忘记了我,课后补习也告一段落。其实我为了不能再教他们早已在心里哭了好几回合,很难过无法看到努力的成果,也不知道成绩能有多大差别。而可怜的这一班,后半年倒是换了好几个临教。
在下午班,接手教学,得先建立关系,了解他们的程度,这群活泼无邪的顽皮小子也让我费了好多心思,虽然有看到成绩,但半年的陪伴实在太少太短,看到改变却来不及成为好习惯,又到了离别的时候。
后来如愿去深造,好不容易回到学校就不让教华文了,倒是一会儿主教英语,一会儿成了马来文老师,努力要求也没有用。就这样换了又换,停停教教,就教了二十年。这些年,没有一次是完整交完一年的,好夸张,却那么真实。
我当过辅导老师,做过真正的辅导,还是个有执照的辅导员,不过也一样没有机会完整地做一年。
后来,终于可以自己决定教华文了,因为被迫当上行政人员。不知算不算因祸得福?虽然如此,也没有见到安稳的日子,也是兜兜转转,一下上午班一下下午班,连当了行政人员也不敢给自己保证能好好地教完一年。
到今天,仍然不忘初心,仍然非常想当华文课老师,这是三十年都还没想要改变的。我在想命运似乎在跟我开玩笑,让我从来都没有远离华文,却始终没试过安定的生活,也丝毫没有一张成绩单。
然而,回顾自己的际遇,我从不谅解到选择原谅,从愤怒到非常感恩。所有的人事物都让我保持好学(因为太多不同的科目和事物要学,太多特别的人要面对)、谦虚(因为从来没有成果,所以没有机会骄傲),也让先天条件不具足的我成为一个有能力协助家长、老师、同学,甚至陌生人的华文老师,兼行政人员及注册辅导员…
教华文的路,从前坎坷,未来也应该不容易走,但只要一步一脚印,没有什么可以摧残得了这颗执着的初心。一步步走着,愈也越发自在了。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记母亲往生》

其实事先就预感母亲过不了这次,只是自己功力不足,很迟才明白,很迟才敢相信。
往常母亲生病,都会漏夜为她诵念往生咒和药师咒,然而这一次,明明打算诵念,却因为小妹要守夜,先生孩子又突然也来,只好作罢。每次心中刚诵念,就因为一些事情而无法往下念。每一次都感觉到这次的因缘不具足,她的业障已现前,只是麻痹自己,不愿相信。
前一天,她的状态很不错,我回校值班,却突然有预感,直接向校长请假回去。我告诉自己没事的,其实我知道我知道。
回到医院,她被转换到紧急观察病房,虽然她的状态看起来越来越好。我的预感就越来越强烈,我想做些改变,却心力不足。心中只能感叹时间到了,可是不敢说,也不能说。母亲害怕地哭了,我知道她知道,却只能安慰她没事。她问我联络舅舅了吗?她说她放心不下弟弟,对于这些,我只能安抚她,放心,放心。小妹还特地请父亲给她写来“安心”两字。她知道她的担忧,然而时间到了我们也只能离开。我原本想再努力些,然而直觉告诉我,其他家人更需要把心安下。
第二天家人煮着午餐给她,我却一反往常,一点儿也不觉得需要,只是看着他们的努力,我知道他们心里需要努力做些什么,让自己好受些。大家都爱着彼此,总该让他们在很希望付出的时候给予机会。我知道我知道,却当作大家的努力可以改变些什么。
直到去到医院,守门的护士终于给我进去,让医生在我出现后再完整地略诉前因,然后宣布死讯。我心中突然知道,知道了就是知道了。安抚家人的同时,稍微去看看母亲的遗容。
母亲心跳停止后医生抢救过的痕迹,让母亲的遗容有些不整。这让人看了挺难过。我随着载送遗体的车子一路给母亲诵念往生咒,希望她能往生善趣。然而我知道我知道。
一直到晚上佛学会的佛友来助念,送来了念佛机,我的手机能给母亲不断地念诵往生咒,她还是有些不一样。给她化妆后,小妹亲自再为她修眉毛和唇油,为她几经周折地找到大衣,找到海清和念珠。她的遗容变得慈祥了。不过我知道我知道。
晚上,在棺灵旁出现了小猫,我就知道了。她回来了,因为还有舍不得。对小姑来看她,她的容貌突然露出的一丝不快,我知道她还没放下当年的一些怨渊。这不是我能化解的,因为我是晚辈。除了继续为她祝福,请她放心往生,我知道我暂时做不了什么。
母亲走了,我希望她往生西方,毕竟她旧习太甚,到善道也很快流落,还是到西方好好修学,以后能力足了再驾慈航也不迟。她成功了吗?我至今没把握。
也许,她早已升为天人,毕竟在前一天她就梦到十三大佛来牵她的手,还让我们去给十三大佛插一柱香。又或者,她本就是菩萨倒驾慈航,是我们凡夫看不透罢了。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头像
正庆
帖子: 44
注册时间: 28-08-10 周六 5:00 pm
来自: 新山

《回家随笔》

~29/07/2018
回家,说是看看父母,其实,更多时候是回去收大礼的!
一打电话通知要回家,年迈的父母就二话不说偷偷地跑去果园采拾水果。
我们回到家两个人也刚回到,全身还湿湿地,气喘吁吁地,要把几箱几篮水果搬下车。爸妈的每一个举动都是爱的表现。
感谢爸爸的老朋友去帮忙采拾,知道我隔天中午就下新山,早上还特地送来一个大榴櫣!
还有每次慷慨赞助的二妹,直接就定了马六甲酒店让我们去过夜吃早餐,虽然我们半夜才过去,睡醒吃饱就回程,可是还是有度假的感觉!嗯,特地从新山去马六甲高级酒店过夜吃早餐,然后又下新山这种事让别人知道,或许就会觉得我们奢侈。
但对我们而言,能哄老人家一起出门走走,再让他们开心得忘记身体的不适,吃了好些东西,这是很大成就感的!
这样来回只费了二十四小时,可是装回来的是满满的一车厢,还有心中满满的感恩!每次还能回家,还能陪父母说几句话,喝喝茶,吃吃饭,走一走,这是最值得感动,最幸福的事!
今晚,就这样心满意足地做个好梦咯!
莫忘初心,获在当下。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