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I报告书

各大报章时事新闻转贴,您也可直接评论相关报导。

版主: 苏政毅lynn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673

新经济政策选择性施惠
造成土著敌视财富不均

■日期/Oct 02, 2006
■时间/06:53:20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太阳报/本刊庄迪澎翻译

【太阳报/本刊庄迪澎翻译】亚洲策略与领导学院(Asli)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最近发表报告书说,继续推广新经济政策只会加剧土著之间的敌视,一些土著比其他人更得到偏袒是眼前相当显而易见的问题。

这份题为《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的报告书说,政府的财富分配措施显然是以中上阶级土著为指标,即使说这不是政府的意图,也意味着政府未能善用送达机制(delivery mechanism)处理及纾缓弱势土著的困境,这也是造成当今土著内部严重财富不均的因素。

这份报告注意到,政府为土著提供各类奖励及特权,却不理他们的收入水平或资产所有规模如何。

报告写道:“这个制度上的瑕疵已被滥用,那些受过教育又消息灵通的中上阶级土著成为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的主要受惠者。”

这份报告议论道,以种族为基础的经济政策并没有为弱势群体――例如中下阶级的非土著和土著――提供奖励,以让他们参与经济。

“唯有根据收入与资产检验,且不分种族的受惠者,才能做到公平的财富分配。”

这份报告书说,政府要更客观的了解不同族群之间的财富分配情况,应检查资产所有规模及收入,更甚于上市股本的分配。

亚洲策略与领导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组织了不同族群学者撰写报告,并于今年初将报告书提交给政府,也分派给其他机构。

报告书调查结果引发议论,因为它提出,政府关联公司(GLCs)在企业界的显著角色,证明了新经济政策的30%土著股权目标已经实现了。

图片

表一:各族群股权占有率
资料来源:首相署经济策划组

报告书引述马来西亚交易所2005年企业股权统计说,在总值马币7154亿元的股票交易市场中,土著股权估计占45%,或相等于马币3250亿8千万元。不过,政府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书提出的数据,土著股权仅有18.9%。

报告书说,像新经济政策这类的政策破坏了土著之间真正的企业精神。它指出,政府经由新经济政策及私营化政策展开选择性施惠(patronage),以打造大规模土著企业并不成功。

“大企业数目递减,说明了选择性干预以促进土著资本的做法失败了,虽然不是因为这些公司没有得到政府大力支持。这些公司的成长策略有问题,尤其是它们相对容易得到银行贷款,便通过并购过度多元化,而不是制订以产品开发及市场渗透为目标的长期的成长计划。”

报告书说,政府的焦点应该是主动促进马来西亚的国内企业能力,包括推动以绩效为准的政策。

报告书也质疑我国是否仍需要新经济政策,因为即使政府没有干预,现在已有越来越多上市公司是跨族群企业。

虽然政府曾协助打造企业联营以促进团结,但是企业联营不能由政府主导,因为政府主导的企业联营既不是永续性的,经济上也未必有效。

报告书注意到,30%土著股权的标准已经为公司及投资者制造了一个“人为、甚至不必要的障碍”,因为股市表现是以财务及经济因素为准,例如公司的价值及领域成长率,而不是根据上市股票持股人的族群属性。

土著股权规定也对公司筹集资本的能力施加了非经济限制,阻止到这里的投资。

英文原文pdf下载:
http://www.merdekareview.com/download/D ... bution.pdf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04

李文材:首相批ASLI避重就轻 官股公司可谓土著公司

■日期/Oct 06, 2006
■时间/08:13:07 pm
■新闻/党团观点
■作者/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人民公正党全国副主席李文材医生指出,首相阿都拉巴达威避重就轻,仅仅指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Asian Strategy and Leadership Institute,简称“ASLI”)的研究报告不正确,却未承认新经济政策的股权分配法导致财富分配不均衡的弱点,企图掩饰新经济政策弊端。

李文材认为,ASLI把官股公司等同于土著公司,是因为我国的经济体系乃以种族股权分配为衡量标准,而土著是官股公司的最大受惠群体。

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询时表示:“虽说政府关联公司的股权应该归于全民,但是它在实际运作中并不是如此。无论是收益还是工程合约,官股公司的好处大部分皆归于土著。”

10月3日媒体大肆报道ASLI报告,指土著所拥有的挂牌公司股权,早已超越30%固打,达到45%。阿都拉昨天澄清,土著在股市股权并未达45%,并且指责上述报告调查具误导性且不负责。

首相进一步指出,该报告中指称政府关连公司(Government-linked Company,简称“GLC”)是土著企业公司并不正确,因为这些公司并非土著所有,其营收会直接进入国库,利惠人民。

公正党全国宣传主任蔡添强早前曾指出ASLI把官联公司归类为土著公司,而这种归类将引起非土著的不满情绪,而且将促使极端的政客要求保护政府相联公司所谓的土著股权。

蔡添强也指出,政府相联公司的大股东是政府,而政府的钱来自人民,所以人民才是政府相联公司的大股东。

但是李文材认为,在实际运作中,官股公司的大部分好处皆拨予土著,因此ASLI把官股公司等同于土著公司,有其合理性。

李文材在文告中表示:“我们认同ASLI提出新经济政策是一个不合时宜经济政策的观点,因为它将继续造成大部分的各族人民,没有得到公平参与经济发展的机会,进而摧毁我国的经济基础和削弱我国在国际上的竞争能力,这对国家未来的发展和建设肯定是一种破坏。”

他指出,一些官股公司如马航管理糟糕无比,只利惠上层的特定人士,结果不但无法照顾广大人民的利益,其亏损更转由全民负担,特别是下乘土著,这严重违背了新经济政策欲重组社会经济结果,缩减贫富悬殊的目标。

“如果经济策划局(EPU)的数据正确,那么从1990 年到今天,土著其实仅持有18 巴仙左右的股权,而这更暴露了推行30 多年的新经济政策是失败的,因为它只让一小撮土著和与政府有关系人士致富,绝大部分的土著,尤其沙巴和砂拉越的人民,并无法在该政策底下受惠和提升经济能力。”

李文材引述公正党总财政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在多场经济论坛的分析,说:“如果不是新经济政策,我们可以善用资源和达到更好的成长,年度成长可以高出三至四巴仙。”

他强调,新经济政策应该由一个以全民利益出发的新经济议程取代,以提供各族参与国家经济发展的平等机会,以及确保我国拥有与国际市场竞争的条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12

土著股权占45%报告有争论
政府是否准备再下封口令?


■日期/Oct 09, 2006
■时间/05:35:10 pm
■新闻/党团观点
■作者/民主行动党(林吉祥)

【党团文告/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如果无法迫使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收回指土著股权占45%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报告,政府是否会随第11条款及各宗教对话课题后,下达另一项封口令,以阻止公开讨股权拥有课题?

在首相阿都拉於周四公开警告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研究报告“不准确”及将挑起愤怒情绪,接着这种“愤怒”在过去几天浮现后,这已成为在许多人脑海中盘旋的问题。

巫统的重量级人物慕尤丁(巫统副主席、农业及农基部长)已驳斥上述研究报告为“垃圾”,并向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发出最后通碟,要它承认错误,并要政府对它采取“严厉行动”。

慕尤丁在昨天刊出的《马来西亚前锋报》专访“别挑战政府信誉”上发表这项言论,该报的封面新闻标题是“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研究是垃圾-慕尤丁要指马来人控制45%股权的说法被收回”。

也是马六甲首席部长的另一名巫统副主席莫哈末阿里,则施压要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纠正其错误,指该智囊机构“愚弄”马来人。

副财长阿旺阿迪也加入战围抨击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指它有隐动机,并要“破坏”政府的国家议程。

不好的预兆是,民政党主席兼能讯部长林敬益看来赞同下垟封口令的措施,尽管他公开提出的是不同的理由。

林敬益昨天在班台呼吁大家停止争论种族股权及财富分配,而把精神放在财富制造与透明度上。

《星报》今天引述林敬益的话说:

“根据我30年的从政经验,种族股权课题通常只将在国家面临不景气时才出现象。别再担心种族股权,因为它不会解决手头上的问题,即将来临的不景气及国家缺少财富制造。”

这对阿都拉政府形成严峻的两大考验:

一、巫统及国阵领袖是否会不将它变成种族课题,以明正言顺地通过封口令将问题扫入地毯底下,而让国人以理性的辩论这项影响全国人民的重大课题。

二、阿都拉是否将兑现出任首相当初许下的要听真话承诺,或他是否应正式的收回这项承诺。

首相应听取联合国社会发展研究院研究协调员德伦哥梅兹(Terence Gomez)的忠告,后者说“没必要将股权拥有的讨论种族化”。

德伦证实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报告是一群多元种族学者及专家的研究成果,他们都有兴趣於为第九马来西亚计划的政策拟定讨论作出贡献。

有鉴于上述报告早在今年二月提呈给首相、内阁部长及其他政府领袖,以作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对第九马来西亚计划的贡献,为何政府及巫统领袖在九个月后才有反应?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主任拉门纳瓦拉南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林德宜皆对有机会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讨论表示欢迎,这将带来更大的透明度,并可公开政府及智囊机构的计算方式,让整个课题取得较大的曝光率。

所有部长,无论来自巫统、马华公会、民政党、国大党或其他成员党,都应挺身反对上述封口令,以示他们致力於一个开明社会,理性的讨论可以取代情绪姿势、暴乱及不负责任政治领袖的威胁,为马来西亚迈向一个“第一世界基建、第一世界思维”发展铺路。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23

贬“垃圾报告”有“恶意”
巫统重祭513保新经济政策


■日期/Oct 10, 2006
■时间/06:07:08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林宏祥

【本刊林宏祥撰述】自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属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发表争议性报告,指马来土著拥有上市公司股权已超越新经济政策的30%目标、达到45%之后,巫统领袖纷纷群起围攻,其中以巫统副主席、农业与农基本工业部长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的言论最为激烈,将这份报告形容为“垃圾”(sampah)。

连日以来,巫统领袖、由巫统控制的马来报章如《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不断放话,要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收回上述报告,与早前本地中文报如《南洋商报》铺陈此新闻的手法迥然不同。事情如今已演变到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开声,指责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报告“误导”后,就只剩下马来报章“要求延续新经济政策精神”的舆论在空中回荡。

慕尤丁在《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的专访中,甚至摆出“不准挑战政府威信”(Jangan cabar wibawa kerajaan)的高姿态,促该研究员收回报告。巫统另一名副主席如阿里鲁斯旦(Ali Rustam)也不落人后,评述上述报告将“混淆马来人,导致他们安于现状而不思进取”。

在一片捍卫新经济政策的声浪中,一个历史事迹始终挥之不去,那就是1969年5月13日的暴力冲突事件(513事件)。“513事件”是否是官方论述所谓的“族群冲突”,随着越来越多“巫统党内权力角斗的夺权策划”之史料不断被抖以后,已经引出越来越多的疑问,甚至是答案。

无论是巫统领袖,抑或马来文报章刊登前首相署经济策划组总监的评论文章,甚至是读者来函,都不忘提及“513事件”是新经济政策的“因”,也似乎在暗示不延续新经济政策,“513事件”将会是“果”。他们论述的逻辑都一样,没有新经济政策就不能确保社会公正,没有公正就没有团结,没有团结就会导致“513事件”重演。

今日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就刊登一篇由前首相署经济规划组总监阿末西迪(Ahmad Sidek)撰写、题为《延续新经济政策精神》(Teruskan semangat DEB)的评论文章,把矛头指向“由年龄介于30、40岁主导的智囊团”--由于未曾经历他们父母的那个时代,而多是在“新经济政策”期间成长,故只会一味以活跃的脑袋提出更多的新鲜看法,以逐成功目的。

言下之意,这些“未曾体验没有新经济政策的感受”的一代,只会急着发表大胆的意见,完全没有历史感,更不晓得言论发表以后的效果。

为了强化马来人依然是社会不公平的“受害者”、是“弱势族群”,文章一开头就举列首都吉隆坡的主要街道,质问究竟街道上多少摊位、档口是属于马来人,隐约有煽动意味。文章接着又自问自答--那些豪华的住宅区、双重洋房、店屋又是谁的?非马来人的(Bukan Melayu)。

这种论点似乎还停留在1970年代前,马哈迪种族主义十足的《马来人的困境》(Dilema Melayu)阶段,没有前进。在《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的另一个专访甚至引述经济学者依斯迈(Ismail Mohd Salleh)的言论,打出耸动的标题:“我们比1995年更糟糕”('Kita lebih teruk daripada 1995')。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的研究报告得出不同结果,究竟哪个版本最接近事实,自有待争议。《当今大马》中文版编辑杨凯斌就分析道,其中的争议点包括采纳市场价值(Market Value)还是股权面值(Par Value)的计算方式、研究范围(1000上市公司以及60万家公司),以及前者将占了股市三分一市场价值的政府关联公司(GLC)列为土著公司。

但是,反对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报告的舆论,不外是这份报告有隐议程、恶意(niat jahat),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一名自称是研究员的读者,自认还未阅读报告,却十分肯定地断论马来人拥有45%股权的调查结果错误。

这篇署名卡玛鲁查曼(Kamaruzaman Ujang)、来自雪兰莪州沙亚南(Shah Alam)的读者来函引述“一些研究”的数据,指马来人在主要城市的生意人比例偏低,其中森美兰州的芙蓉只有6%巫裔生意人、古城马六甲7%、槟城市区6%、雪兰莪州巴生6%以及八打灵再也5%。

马来报章读者、巫统政治人物的回应纷纷避开族群内的阶级、贫富悬殊的问题,只把贫困、被边缘化的马来人作为支撑必须延续新经济政策的论点,只字不提“巫统贵族”、企业精英的收入、生活状况。

唯一“跨族群的论点”,不外是巫统政治人物、读者、学者、评论人不约而同的认为,非马来人在新经济政策中受惠更多。慕尤丁在专访中这样说道:“……实际上,若我们观察新经济政策带来的影响,那些获得更多盈利及益处的是非土著。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他们刻苦耐劳、开放的经济政策,再加上马来人拒绝勤奋工作。新经济政策的成果是,非马来人获得更大的盈利,而马来人并没有嫉妒,因为我们知道他们刻苦耐劳。”

值得注意的是,巫统政治人物为了捍卫新经济政策的论述,不惜将马来人贬得一文不值。慕尤丁如是回答记者的提问(如果马来人没有得到帮助,未来会怎样):“马来人将会成为社会的‘垃圾’。马来人将会继续被边缘化。马来人的经济成长将会更呆滞(terbantut)。当这种情况出现,为马来人权益斗争的政党将被威胁,党内也将会出现内斗。”

慕尤丁毕竟是巫统领袖,他接下来的谈话就耐人寻味:“我不是悲观。到了那个时候,某些人将会发出更多声音(pihak-pihak tertentu akan lebih bersuara),现在他们已经在吵了,只是(声音)不够响亮。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不要让事情拖延。不要让它成为滚动的雪球,直到我们无法控制。”

慕尤丁的“某些人”究竟在暗示谁?稍微跟进近来本地政坛的变幻的人士“心照不宣”,对国阵政治稍有认识的观察者更不会对以下言论感到意外。

当《马来西亚前锋报》记者最后问道:“曾经与政府制订新经济政策的经济专家,今天却大肆抨击此政策导致马来人弱化,你如何评述?”

慕尤丁回答道:“在于我,这种人的声明只是因为政治;他们要捞取非马来人的支持。马来人背叛马来人是很不幸的事情,若马来人为了狭隘的政治议程而背叛了马来人的斗争,更是千万的不幸!(Malang seribu kali malang.)”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24

林吉祥预测报告将收回
促勿以政治压力解决学术争论


■日期/Oct 10, 2006 ■时间/07:02:05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正当巫统领袖咄咄逼人,痛斥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有关马来股权已达到45%的研究报告之际,国会在野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Ipoh Timur)国会议员林吉祥预测,该研究院也许在强大政治的压力下,被逼道歉及收回有关报告。

故此,他促请内阁表态,不会以政治压力解决学术争论,并在明天内阁会议上,基于维护透明度的原则,批准公佈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的计算方法,而以成熟、理性与专业的态度,厘清官方报告的“土著拥有18.9%”与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土著拥有45%”股权数据之间的差距。

林吉祥10月9日发表文告,猜测政府是否准备下封口令,阻止土著股权占45%的争议;今天再度发表文告,猜测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可能基于政治压力,而自动道歉和收回报告。

文告指出,马来人经济机构阵线(GABEM)主席阿都拉欣淡比仄指责ASLI具有“种族沙文主义”动机,而雪兰莪州马来商会主席罗查里也宣称代表20个非政府组织发言,要ASLI道歉及收回有关报告。

林吉祥说:“我可以预想到,排海倒海式的压力要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PPS)道歉及收回报告之下,将可减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下达封口令的必要。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董事们是否将被迫道歉及收回报告,原因不是他们认为本身的研究报告不专业及有缺陷,而是基於政治势力与现实的考量?”

他提醒,阿都拉应该了解,即使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在政治因素下被强迫道歉及收回报告,它将成为他政府的一大污点,同时是他撕毁其“听人民说真话”及“领导一个开明、负责任与透明化政府”承诺的新例子。

他认为,只有在首相署经济策划组与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作出这种讨论,证明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多元种族学者与专家拟定的这份报告,在计算方式及结论上有差错,才应加以收回或检讨。

“否则的话,我们将证明,马来西亚高谈的要成为一个先进国,打破‘第一世界基建、第三世界思维’病态,将只是废话,因为国内依然强权当道,理性讲理靠边站。”

他也说,若上述事件发生,它也将令2020年宏愿中的九项策略性挑战及目标中的其中两项,变成一派胡言,即:

“建立及发展一个成熟民主的社会,实践一个成熟协商形式、民主的马来西亚社会以作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模范;以及建立一个科技与先进的社会,拥有创造力和远见,在科技方面能作出贡献,而不是一个科技消费的社会。”

他接着指出,首相阿都拉在批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报告“企业股权分配:过去趋势与未来政策”报告书提出四项课题,即:

一、政府的数据是根据全国六万家公司估算,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只评估一千家市公司。

二、政府的作表是根据六万家公司的票面价值,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则是评估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

三、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包含政府相关公司拥有的土著股权,政府没有把这些股权纳入作表内。政府也声称政府相关公司拥有的股权不列为土著拥有的权股。

四、在“委托人公司”下的股权,只有13%是由土著拥有。

林吉祥说,他本身在过去这些年来,曾在国会中质问政府有各五年发展计划下的官方数据之合法性、可靠性及真实性,包括土著拥有股权在内。他说:“我在4月3日在国会辩论第九马来西亚计划时,提出在新经济政租及各项五年计划下的企业股权拥有的两大要点:

一、土著拥有30%的目标,不是新经济政策的唯一目标,该政策的最大目标是达致国民团结。

二、若非马来人将股票转售赚快钱及将由信托公司持有而主要属于土著的股权计算在内,为期20年的新经济政策在1990年结束,30%目标早已达致。

文告说,他曾认为土著未达到30%股权目标的说法备受争议,以及土著只拥有18.9%股权受到高度置疑,理由是它是以票面,而非以市价估计,加上大量的土著股票是由信托公司代为持有。

“我告诉国会,只要马来人可以将股票脱利套利,即使新经济政策建长至2020年,马来人的股权也达不到30%。如果马来人继续持有没脱售,马来人早在1990年已达到拥有30%股权的目标。根据估计,有约40%的马来人特别股被脱售套利。”

他也引述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董事兼财政部前任秘书长拉门纳瓦拉南的谈话,指最近的研究显示土著拥有企业约50%股权。

他最后指出,有鉴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之间对计算方式有争议,这种争议应通过学术与专业的态度解决,以公佈个别的计算方式,而非以谁的声音大来解决。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27

不赞成收回争论性报告
林德宜今宣布月底离职


■日期/Oct 11, 2006 ■时间/12:03:13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陈慧思

【本刊陈慧思撰述】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中心(ASLI)旗下公共策略研究中心主任林德宜坚持《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报告的内容,反对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中心主席米占马哈迪发布的文告,今天正式宣布辞职!

林德宜发布文告指出:“我无法赞同米尔占的声明,由于捍卫独立和不结盟的学术地位和正直,我遗憾地告知,我将在本月底辞去主任的职位。”

图片
林德宜(上图)是前联合国区域顾问以及世界银行资深政治研究学者,也是许多国际学术奖项的获得者。《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是其主帅的公共策略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所发布的研究报告。

林德宜在文告中表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中心主席米尔占马哈迪(Mirzan Mahathir)昨天针对公共策略研究中心在《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中作出的研究发布了一份媒体文告。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中心这份声明是回应众多有关研究报告有关土著资产权的评论。身为公共策略研究中心主任,我负起全责,以及支持(stand by)这份研究报告和其他在今年二月间呈交给政府的有关第九马来西亚计划的报告的发现。”

林德宜立场坚定地指出,质疑政府数据和政策是马来西亚人的基本权利。他说:“我希望这个中心(公共策略研究中心)在这个事件以及其它重要课题上所开拓的公共空间将可扩张以及为其他人强力捍卫。质疑所有政府数据和政策是马来西亚公众的基本权利,特别是当这些数据和政策不透明或不可维护的时候。”

在巫统政治人物和马来社会特定群体的压力下,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主席米尔占马哈迪昨天发表声明,宣布收回该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发表的报告《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宣称这份报告未能“有力证实”( vigorously justified)土著占有股市逾45%资产的发现,并为这份报告“对全体马来西亚人造成的伤害和混淆”深表遗憾。

米尔占说:“重新检验该报告的方法和结论过后,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总结出该报告的假设和计算法存有缺点,以致结论无法有力地被证实。因此,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认为,这份报告并没有公平地反映马来西亚土著总资产的真实面貌。”

米尔占说,《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Corporate Equity Distribution: Past Trends and Future Policy)是由多元种族学者和顾问对第九马来西亚计划所做研究的其中一个部份;这份报告早在二月间即提呈政府,但是该中心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该中心的报告总结出,土著资产权已经超越新经济政策制定的30%,官方承袭自1970年代的企业资产分布计算法“基础狭隘(narrowly-based),不现实和低估了土著资产的真正数量和价值。”

报告也说,选择性的保护已经导致“严重的马来族群内部分裂”,以及持续发展新经济政策将提高土著之间因部分土著较受益而产生的对抗。

自从该报告的发现数周前被广泛报道之后,巫统副主席慕尤汀(Muhyiddin Yassin)在《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的专访中,甚至摆出“不准挑战政府威信”(Jangan cabar wibawa kerajaan)的高姿态,并形容它为“垃圾”。紧接着,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发布文告,指这份报告“无根据”,“不准确”和“不负责任”。

连日以来,巫统领袖、由巫统控制的马来报章如《每日新闻》(Berita Harian)、《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不断放话,要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收回上述报告。

米尔占说:“由于30%马来西亚企业资产由土著拥有是新经济政策其中一项重要目标,因此,采用可靠的方法计算政府在方面的成果是重要的。”

他补充说:“所有计算方法最好对真实状况作出良好的估计,并且基于其对于公众的重要性,计算法越透明越好。”

无论如何,他希望这份报告将可加深人们对现有方法的好处的认知。

米尔占说,创办13年的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向来的议程都是通过提高策略思考和领导素质协助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他说:“我们以一颗开放的心,虚心地接受所有批评,以便为服务更好的马来西亚提升自我。”

消息指出,虽然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宣布收回该报告,那些参与归纳该报告的人仍旧坚持他们的立场。无论如何,他们接受政治现实,即收回报告是平息外界攻击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唯一途径。

另一方面,今早网民无法登陆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网站(www.asli.com.my),原因不明。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29

林吉祥斥收回报告不讲理
蔡添强促废除新经济政策


■日期/Oct 11, 2006 ■时间/03:07:07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国会在野党领袖林吉祥形容,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收回其指土著股权占45%的研究报告《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是“不讲理的压到讲理的”,肢体力量战胜头脑力量,以及要塑造“第一世界思维”国家使命的一大挫折,而引发了成为先进国的2020年宏愿是否注定失败的基本问题。

林吉祥也质问,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主席米尔占马哈迪(Mirzan Mahathir)宣布收回上述报告,是代表该院所有董事及拟定报告的多元种族学者的集体立场,还是他个人单方面的立场?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主席米尔占马哈迪昨天发表声明,宣布收回该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发表的报告《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宣称这份报告未能“有力证实”土著占有股市逾45%资产的发现,并为这份报告“对全体马来西亚人造成的伤害和混淆”深表遗憾。

不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林德宜(左图)坚持《企业股权分配》报告的内容,反对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中心主席米占马哈迪发布的文告,今天正式宣布辞职!

林吉祥说,在否定《企业股权分配》报告时,米尔占没有解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根据1011家在马来西亚股市上市公司,计算出土著拥有45%股权的报告,错在哪里。

“他也没证明,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向公司委员会注册的60万家公司所作的计算方式,说明土著股权只占18.9%的官方数据是正确的。”

他说,《企业股权分配》报告引起激烈反应,再次突出了拥有马来西亚企业股权的种族比率问题。

他说,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应指示首相署经济策划组公佈它宣称土著股权只占18.9%的计算方式,否则我国将处在一个可悲境界,即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报告称土著拥有45%股权,比首相署经济策划组说土著拥有18.9%股权说法更具公信力。

林吉祥也质疑,米尔站宣布收回上述报告,是否也意味着撤回报告中的七点建议。《企业股权分配》报告提出的七点建议是:

一、政府关联公司拥有的企业必须由有能力的专业人士管理业务,高层主管职位不应根据种族背景确定。

二、政府应停止分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股(IPO)给个别土著人士,除非有一个机制能够确保受惠者扮演管理这些公司的重要角色。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分配股票给土著,将促成“阿里峇峇式”关係,打击投资者的信心及造成憎恨。

三、土著信託机构,如国民信托基金(ASN)及土著信托基金(ASB)等,应是分配给土著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主要受惠者。与此同时,政府应同样的通过族群为基信託机构确保增加印裔及东马土著的股权。

四、政府以扶弱行动促进企业发展,将打击企业努力,这些主要是中小型的企业在没有国家资助下形成。政府应把焦点放在促进关键经济领域及中小型企业上,以开发马来西亚的经济潜力。政府尤其应开发新中产阶级的潜能,以打造有兴旺的企业及找出支持这些努力的途径。

五、扶弱行动及促进马来人拥有企业的措施,已经在马来族群内部促成严重分裂,也防碍竞争性经济环境的形成。政府应停止这种政策。

六、计算拥有企业股权的种族比率时,有必要列出国内政府相关公司及委託公司内的股权种族比率。这将比目前的计算方式带来一个较公平与较客观计算种族股权比率的方式。

七、政府提升马来土著及其他少数族群参与工商业的政策,最好是通过建立起能力来达致,如在人力资源开发及技术训练上作投资,而非通过强制性的股权重组。

另一方面,人民公正党全国宣传主任蔡添强(右图)表示,无论土著股权是18%或45%,全民必须一致要求废除推行30多年的新经济政策,并以能照顾全民福利的另一种财富分配制度取代

他表示,纵然他无法苟同把政府关联公司(GLC)归类为土著公司的研究方法,不过他尊重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公共策略研究中心主任林德宜的研究报告,并认同他提出废除造成国家财富集中在少数马来统治精英和与利益集团身上的新经济政策。

他说,林得宜的报告是一份纯学术研究报告,各界不应该过敏以致打压发表这份报告的学者,因为每个学术研究都会有瑕疵,唯有通过开明和理性的辩论,才能够发现问题的根本,以寻对策。

蔡添强也吁请各造应停止数据上的争议,直击新经济政策的弊端。“新经济政策已被一小撮土著精英和与政府有关系人士滥用成为发财工具,成了贪污腐败的温床,导致大部分的各族人民,没有得到公平参与经济发展的机会。”

他表示,他唯一无法认同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是该报告以种族股权分配作为计算标准,因为这是单纯把各族拥有的股权呈献出来的学术研究,并无法衡量到各族群内部经济分配的落差,这对批判新经济政策没有帮助。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2731

两方研究报告不完整有疑点
学者:政府作业不透明所致


■日期/Oct 11, 2006 ■时间/07:00:40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实习记者周小芳

【本刊实习记者周小芳撰述】专研公共行政的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林鸿海指出,无论是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或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的报告,都不完整且存有疑点,这些报告只是根据估计研究,而问题根源则是政府的作业方式不透明。

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工会副会长郑己胜也认同,我们缺乏完整报告来深层探讨和了解问题;由于缺乏透明度,研究单位收集到的资料并不准确。

林鸿海说:“我们需要和应该获知资讯,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应该分享和公开所有的资料。”

他指出,政府对资料的保密,使到收集资料的过程很难进行,所有的估计都是存有疑点的。他认为,资料应该由学术人员进行专业研究。

亚洲策略研究院所发表的研究,把占了股市三分一市场价值的政府关联公司(Government-linked Company,简称“GLC”)列为土著公司的争议。政府认为关联公司乃政府管理的全民资产,不应囊括在内。

然而,也有意见指出,政府关联公司只利惠土著,包括仅仅发出合约给土著公司,内部职员和董事也绝大部分是土著(大约85%),因此,关联公司应可被归纳为土著产权。

另一方面,首相阿都拉巴达威也指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报告仅以国内1000家公司为基础,首相署经济策划组的数据却是通过调查60万家公司计算出来的,因此,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的数字不可靠。不过,官方调查是以市场价值为基础,后者却以股权面值为依据,首相如此类比有失恰当。

林鸿海认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所采用的市场价值计算方法是对的,不过,政府关联公司却不应该归类为土著公司,因为还有一些公司是由非土著掌控。

他说,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所采用的一千家上市公司不够广泛,只是提供估计方法;如果要进行一个包含所有公司的调查,则需庞大财力和物力,并面对收集资料的问题。

他指出,非土著对政府所提供的报告存疑,所以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才发表了一份报告,提供不同数据;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的报告很透明,反观政府的报告则没有透明度。

郑己胜说,他并不怀疑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公共政策中心(CPPS)主任林德宜和该份报告,因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是一个很有名望的机构。他不否认,该份研究报告被收回是政治因素使然。

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商务组副主席暨经济调查小组主任蔡兆源说:“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如果要安宁及和谐共处,经济悬殊不能太远,否则不平衡问题就会浮现。”

他认为,新经济政策推行的是扶弱政策,这是可以接受的普遍价值,但是却不可以牺牲强者的利益,应该同时让强者自由发挥,弱者则需要努力。不过,他也认同,执行上的偏差将会造成新经济政策拐离了原本的目标。

博特拉大学经济与管理系讲师余采亮指出,新经济政策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对重新分配资产是很好,但是执行方面却有待加强,因为若土著一直转售股权,就无法达到新经济政策的标准。他认为,目前这个阶段,新经济政策应该调整,以提供更多机会给所有族群。

马来亚大学经济与行政学院教授拉惹拉西亚(Raja Rasiah)则认为,新经济政策存在太久了,现在应该重新检讨新经济政策,不应该以种族作为出发点,而是应该以贫穷者作为考量点。

蔡兆源说,30%股权只是新经济政策的其中一个指标,土著专业人士的多寡和生活水准有否改善也是指标之一。

他也认同,每当新公司想要上市,必须分配30%股权予土著的主要受益者。他们往往在获得股权后就转手脱售,导致新经济政策出现漏洞,不能达到有效的股权分配。他说,他们可能基于商业考量而脱售股权,所以可以设定条规,限制股权脱售。

蔡兆源说,照逻辑而言,政府并不等同土著,在国阵政府里面,还有马华公会和民政党部长,全都是人民选出来的,所以他认为把政府关联公司等同土著公司是模菱两可,似是而非的标准,很难理清,要看人们怎么看待马来西亚人和三大种族的界限。

他指出,我们必须认清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和首相署经济策划组的估计方法和目标是否一样,如果基础不一样,就不能比较。

余采亮说:“做研究有次序,值得相信;身为一名研究人员,他会有一套方法收集资料和做分析,不一定要用完所有的公司才能做研究,要看研究人员怎样做抽样报告,怎样把它分开讨论。”

不过,他也认为,很多方面的资讯应该把它分开会比较清楚,因为一份报告是提供资讯给所有人,所以研究过程也因人而异。他赞成把土著公司和政府关联公司分开,方便读者应用资料。

他也赞同该研究报告所提倡的,应该支持中小型企业,因为我国现有的经济来源都是靠中小型企业支撑。

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工会副会长郑己胜却质疑,政府是否有帮助到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因为中小型企业面对财力和人力的不足,是非常需要政府的协助,而他们一直都很自我刻苦耐劳的工作。
游客

發佈敏感課題報告
研究單位須負責


(中国报/吉隆坡12日訊)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吁請各研究單位在發佈任何報告,特別是涉及敏感的課題時,必須負起責任,因為這將對國家造成不好的影響。
他說,任何涉及敏感課題的報告,將傷害一些族群的感受,有關單位應該更負責任,最好在發佈這些報告前,先提呈給政府。

“政府不希望任何人做出一些能造成人民意見分歧的事,一些報告也許只是造成言論上的分歧,但若是涉及敏感課題報告,就會傷害某一種族的感受。”

納吉說,政府在較早前也通過報章,公開針對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指土著擁有45%的事件做出解釋,也說明了經濟策略組用來計算土著與非土著股權的方式,希望人民能夠接受政府公佈的數字。

納吉重申政府將繼續捍衛政府所計算的土著與非土著股權數據,並希望各造不要再針對這項課題有任何質疑。
游客

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股權報告風波
內閣接受ASLI道歉
賽哈密:停止再討論


(中国报/吉隆坡12日訊)內閣接受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ASLI)的道歉。
外交部長拿督斯里賽哈密指出,內閣對該研究院作出的解釋,感到滿意,並希望此事告一段落。

他表示,該研究院主席米占早前提呈報告給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內閣在會議上也討論該報告的內容。

賽哈密補充,對于一些因誤會而引發的事端,各造應停止再討論。

米占:若堅持原則
林德義有辭職自由


“既然林德義和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領導人的意見出現歧見,他可自由離去。”

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主席米占指出,林氏堅持自己的原則,他有辭職的自由。

他澄清,該院並非在政治壓力下,被迫收回土著擁有45%股權的報告。

“我們重新評估該報告時,發現報告並不合格,因所使用的推算方案及計算法都是錯誤的,因此算出來的結果不可能對,無法反映實況。”

他對《星報》指出,該院是發現研究出差錯時才收回報告,並非在政府提出抗議后才收回。

內閣討論不敢出聲
林吉祥質問部長


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今日質問馬華、民政黨、國大黨、人聯黨的部長,為何昨天在內閣討論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院的股權報告時,默不作聲。

他認為,這些部長們應有勇氣公開為自己的立場辯護。如果他們不同意,或者有異議,他們也應出聲。

他說,這些部長不敢出聲,再次証明他們在內閣及國陣政府最高決策理事會中被邊緣化,對影響國家前途及后代深遠的重大課題,不敢也不能表達看法。

他指出,學術獨立與不偏不倚在大馬已差不多是快要滅絕的稀有品種,這是大馬的大學在國際排名榜上大幅滑落的原因。
回复

回到 “时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