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性空的父权文化

让大家一起分享学佛的喜悦。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时代的巨轮在转,无论你处于什么状态,未来的开创与建设,都离不开男女两性平行的去共同承担与负责,佛教一样会面对这点,也必须去面对这一切。

宗教有它的历史包袱,没有一个宗教会有“勇气”去兴革,或坦然一点说,没有宗教领导人会“愿意”领先去革新这一点,自古把男尊女卑列为伦理,仪规,形式等,对男众为首为导的这“传统”,等于是一个保护障,日子久了,顺其自然了,这就成了“天然屏障”,为尊者谁还会去穿破屏障让众生窥视全貌?为卑者也就受熏习而习贯成自然的接受一切。(让我想起了:不断加温在沸水里的青蛙。呵)

历史的包袱确实没有一个宗教/宗教领导人有勇气去兴革,而且包袱何止两性课题? 不过不革新,那个宗教最终必然被自己历史的包袱所牵累。佛法的因缘观提供了革新任何历史包袱的可行性,所谓男尊女卑列为伦理,仪规,形式等,对男众为首为导的这“传统” 不是本来如此,必然如此,永远如此;她不过是因缘所生,无常,相对而非绝对,无我,可改变。因缘所生的“相对稳定性“的父权文化,我们可以制造更多因缘,让他变成也是相对稳定性“更符合佛法“善“的两性平行文化。

法不孤起,仗缘乃生

没有制造两性平行的因缘,何来两性平等?



佛法的平等,不是我们强调男尊女卑,或男权女权就可自负盈亏的;都说了有因有缘世间聚,这点抹煞不了的;缘起性空的微妙,也会在因缘际会下成就的。争取男女平等?不如引发众生平等观,宏观微观,微妙观为上策!

妙! :good: 。我在11楼层提过,佛教的两性课题可以引发的不止男女问题,对内可以是自家经典,传统,观念等重新诠释,认识;对外可以引申如您所讲的众生平等观。古代婆罗门教认为首陀罗/奴隶没有“解脱“的权力,这样的观念后来寅生到女人,女人只能等待受完今生的业力,来生转世男人才有机会修行,解脱。男尊女卑的课题,扩展来讲,也可以达到消除一切阶级的观念。不过坦白说,要达到众生平等观,这可是比两性平等还难上加难! :pening:


教理是一回事,教条又是一回事,真理更是个别的一回事!
有幸,佛教界的两性平等观,也逐步的在蜕变中,君不见今日杰出佛教女性,人才辈出吗?
佛教界泰斗印顺导师,不也说了有力又公道的评语吗?
热血佛青如upatissa,不也为佛陀叫冤!为女众抱打不平吗!
佛教是活在当下,成就在未来,现有长老大德都在关注点评,它会比其他宗教对两性平等,做出更大的跃进的。佛陀众生平等的教诲,是咱们佛教深厚的功力,就这点,我有信心,佛教会走出康庄大道,来迎向两性共创的新时代。

我也相信在这个课题上,佛教的教理会让我们在这个课题上走得更远。有句话,或许您不认同,佛法虽然具备民主,科学,两性平等的观念;但是现有的民主制度/观念,科学及两性平等主义不是由佛教徒提倡,弘扬。对于两性的现象,我们可以继续静静的等待因缘具备(由非佛教徒制造),就像我们静待西方(基督教)把民主/科学观念提倡出来,然后我们才站出来说:佛法本来就是科学和民主。。。。;当然我们也可以积极一些,站在更前线,起着领航的作用。



独立而有信心的人,不用被奉为尊亦受尊崇;
依赖而没信心的人,不用被贬为卑亦是自卑。


爱心博士:无奈现实世界,前者为凤毛麟角;后者满街都是 :shock: :(


何为男,何为女?不过形相。
何以尊,何以卑?不过表相。

谢谢指教!!晚辈受益良多。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由于结集经典的权力掌握在男性僧团手中,为了阻止女性参和领导宗教活动,当时的比丘也和其他宗教师一样,编写了种种不利女性的佛教神话传说。今略举一二:

1.若女人不得於此正法、律中,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正法當住千年;今失五百歲,餘有五百年。后来的持律者看到五百年后还没有灭,又说:「女性出家雖使正法只能住世五百年,但由于佛陀制定八敬法,將使正法住世一千年。
以现代角度来看,这个预言显然不对。严格来说,预言是违反佛陀无常无我的因果说。其实理解缘起者,当知世间是无常,无常就是没有常性可得,也就是“不确定性“。“不确定性“的世间是不可能为他下绝对100%的预言,不然就是和外道的宿命论同流合污。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2.女人有五个障碍, 不能成为
a) 佛
b) 天帝釋
c)魔天王
d)梵天王
e)轉輪聖王
佛教的五事传说加上圣言量(只有圣人才能知道的实相),2000 多年以来,女性佛教徒不明不白的陷入自卑的陷阱。五事中,转轮王,天帝释,魔王和大梵天王是政治的领袖;佛陀是宗教的领袖(三界之王)。女人不能成为五事的传说,非常明显是指当时的印度女性,无论是在政治还是宗教精神解脱上,女人都不可以处于领导的位子,顶多只能被领导,最好是不要参与政治和宗教活动,重新屡夺了女性追求解脱的机会,这样的大男性主义渗入了当时的佛教比丘僧团。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姑且不去讨论女人能否成佛,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女人也可以成为政治领袖。一个是唐朝的佛教徒-武则天;一个是回教徒-美加窝谛(前印尼总统);一个是基督徒-澈切尔夫人(前英国首相)。这个时代最有政治权力的人-美国总统,下一届的美国总统很大可能性是女的。非常明显的,五事的神话传说是不能成立的,不符合事实,至少前面四个不能成立。再举近代几个女性政治领袖的例子:
1。斯里兰卡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耐克夫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民选的女总理
2。巴拿马总统米尔雅•莫斯科索
3。冰岛总统魏笛丝
4。菲律宾:艾奎诺夫人与现任的艾诺育
5。芬兰第一位女总统哈洛能

他们都是佛教传说中女人无法成为政治领袖的反证。如果我们继续相信女人有五个障碍是佛说,这只表示了一切知知 的佛陀是个不实语者,因为女人五事不能只有在父系社会才会有的现象,在母系社会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现象。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其实仔细考察起来,女性灭法和女人不能五事说自身违反经典的教育。比如佛陀和阿难尊者讨论女性是否可以出家时, 佛陀已明确的表示女人可以和男人一样证阿罗汉果, 在成佛觉悟的道路上 (宗教层次), 无论在理论与实践上女人和男人没多大区别。既然女人可以证阿罗汉果,证果的圣者怎么可能会灭法??佛陀不是说只要有初果,二果,三果和四果的圣者就有正法吗?据我所知,佛陀并没有说有男性比丘,正法就会住世。所以女人出家会灭法五百年是违反经义和不符合逻辑的。因为女性出家修行只会增加“圣者“的机率,圣者的增加怎会灭法呢?这是疑点之一。


历史上/现实生活中的女性也向男人证明他们也可以当政治领袖。一方面可以在宗教精神上达到和男人一样高的精神境界,另一方面在世俗政治上也可以和男人一样做领导者。有魄力的领袖加上精神完全达到最高境界(阿罗汉),这不是佛陀不共于阿罗汉的特质之一吗?由此可见,女人不但可以成为政治领袖(转轮圣王/大梵天/帝释天/魔王);也可以成为宗教领袖(佛陀)。实际上,在台湾佛教界,慈济功德会的证严法师,弘誓学院的昭慧法师和恒清法师都是现宗教师(出家人)相而各自在慈善,社会和教育成为领导者。


如果我们认同宗教其实是一种文化遗产,我们就可以接受佛教经典/律典是当时掌握编辑经典的佛教徒的“共同思想“,他不一定能够100% 代表佛陀的觉证。实际上多少都是带有个人/共同群体的看法。身在这个时代的佛教徒,要学习kalama sutra 的精神,不要经典讲什么,我们就100% 的相信。解放女性,是这个时代佛教徒应该负起的责任。

站在历史和真相的面前,我们不得不承认,女人可以成为政治领袖,也可以完全的解脱,所以女人五不能是错的,没有必要在争论。而女人出家,正法灭500年也是错的。实际上佛教史告诉我们,佛教的成与败,都和男人息息相关,真的是
(佛教)成也男人
(佛教)败也男人

所以5事不能和灭法500年的预言都错了,这是没有争论的。问题是,这是谁的看法??从佛法的精神(及近来学者对于宗教/佛教女性的研究来看),我们有道理相信,这不是佛陀本身的看法。女人出家灭法五百年和女人不能成为五事的传说,只是后代保守的宗教师在结集经典时有意无意的加上去,不能代表佛陀个人的意识,只能代表当时保守佛徒/印度社会的共同“文化意识“。
上次由 upatissa 在 26-04-07 周四 3:01 pm,总共编辑 1 次。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近来重看了导师的这篇文章,以及自己最近在谈到“两性“课题,閱星樓主一直在提倡的“佛教徒读书运动“,以及曾经在这里向老黄提起的“学术“问题,觉得还是很受用,贴出来给大家分享。可以参考惠敏法师的看法:問5:請問法師,學術研究與佛法修證是否會相衝突?那麼我們如何判斷或檢証學術的價值與內容?


http://www.ybam.org.my/forum/viewtopic. ... c&start=30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
三 佛教思想──佛學與學佛
。。。

http://www.mahabodhi.org/files/yinshun/ ... 11-10.html


由於重知識、重經驗的關係,佛學分為兩大類型,這是有足夠資料來證明的,現在只能直說我的理解。不同類型的佛學,問題是這樣引起的。佛法的展轉傳來,時間漸久,區域更廣。結集成的教法── 契經,不但法門眾多, [P208] 同一法門,同樣開示,文句有廣略,增減不同,內容也不一致。依文解義,會陷於自相矛盾。修行也有種種法門,傳承授受間,也有多少出入。處理這佛陀的教法、證法,由於觀點不同,方法不同,「逐漸形成」(注意)不同類型的佛學。重知識的是甲型;以為佛說是應機的,在所說的契經中,有了義的,有不了義的;有盡理的,有不盡理的;有因中說果的,有果中說因的……。在這不同的契經中,可以從比較、分析、綜合、貫通,甚至刪略或補充(應該有而佛沒有說,或說了而已經佚失),表顯出佛法的完整面目。也就是說:佛是將正覺正知的一切,確實的開示我們。雖應機而這麼說,那麼說,但無論世間因果,出世行果,在佛心中,都有一確實而必然的──符合事理實相的內容。所以可從佛說的探求中,將佛陀所要開示的真實事理,充分的、完整的表達出來。這是預想佛說的內容,是照著世出世間的因果實相而宣說。所以這一類型的佛學,自以為「如法相說」,「如實相說」。因此,無論是法的自性、定義,種種關係,都是論證為確實如此。不圓滿的,錯誤的,可以修正、破斥,但不能模稜兩可的過去。這就是上 [P209] 座系統,阿毘達磨類型的,重知識(知解)的佛學,近於客觀立場的研究。但這也並非純為佛書研究與整理,與修證是不可分離的。阿毘達磨的意思是「對法」,就是諦理的現觀。阿毘達磨論究的問題,主要也就是修證上的問題。這還是從理解以引導修證,從修證中去理解佛法,還是知識與經驗相結合的佛學



重經驗的是乙型:這一類以為:佛說,都是適應眾生,也就是利益眾生的。從所適應的眾生來說,都是恰到好處的,隨分得益的。重視佛法的適應性、實效性,所以說:「世尊所說,無不如義」;「佛所說經,皆是了義」。佛法,不應預想為與眾生(賢、聖)無關的存在;而是存在於應機得益中的(這一見地,如貫徹起來,那就是「一切法正,一切法邪」;應病則一切都是藥,不對病什麼都不是藥)。大眾系的說假部說:例如苦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等。生、老,病、死……這種世間事實,是苦,並不是苦諦。要認識這些苦,厭離這些苦,斷除這些苦;這些生、老、病、死,才是苦諦。這最明確的表達了這一根本的觀 [P210] 點,佛法惟有在信受奉行的實踐中,才能表顯出來。這一類型,就是大眾系的佛學:沒有阿毘達磨式的作品,也沒有整理出一切法的單元表(如七十五法、百法等)。經說的傳誦,只是誘導眾生,利益眾生的方便,而不是研究佛理。經的解說,也以解通佛意為主。這是實用的,適應性極大,變化性也特別大。但眾生的根性,有類同的,眾生的病也是有共同的。身心修持中的經驗,聖者的體證,依然有普遍性,必然性,所以仍可以建立因果、行位。只是著重經驗,所以略於事相的分別,而重於行果的發揚(初期大乘經,都是以「般若」、「三昧」、「解脫門」、「陀羅尼」、「菩提心」等作中心,而表達從發趣、修行、證入的歷程)。這不同類型的佛學,相互對立,又相互融攝,一直影響於印度佛學,始終現出這不同的類型。大概的說:乙型與甲型,是上座系與大眾系的,重論的與重經的,重理的與重行的。發展到尖銳對立時,就是小乘與大乘的;又成為大乘經與大乘論的。印度佛學的發展,真是波瀾壯闊。而從這佛學的特性去看時,始終存有重知識的,重經驗的不同類型。然而,這只是側重,都是知識與經驗相結合的 [P211] 佛學。沒有客觀的純知識的佛學,不過甲型的精神,比較接近吧了!


以现代角度来看,是否可以说是“学术研究“和佛法修证的关系?



從佛法流傳於人間的事實看來,佛法早就演化為教與證,也就是說明的與修持的。這二者,是不必分離的,實在是不許分離的。不過多少著重於說明的,是甲型;著重於修持的,是乙型。這只是著重而已,所以傳統的佛法,儘管有不同的兩大類型,而都是「學佛而又佛學,佛學而又學佛」的。對主觀傾向的修持, [P226] 客觀傾向的理論,相待互成,始終保持著中道的立場。

。。。
我覺得,中國佛教的衰落,不僅是空疏簡陋,懶於思維,而且是高談玄理,漠視事實(宋代以來,中國佛教界,就沒有像樣的高僧傳,直到現在);輕視知識,厭惡論理(因明在中國,早已被人遺忘),陷於籠統混沌的境界。歷史考證,不是絕對完善的方法,也不是唯一的治學方法。但在歷史考證中,以佛學來說,無 [P229] 論是經典、思想、制度、修行方法、佛教活動情況,都是出現於一定的時空中。有時間、有地點、有人物、有事實,這是不能以含混、融通的方法來處理的。這不但可以治「懶」,也可以治「混」;一種實事求是的精神,充滿於真正從事歷史考證者的心中。當然,這是從治懶病而聯想起來的,並不是我同情於歷史考證的根本意趣。


。。。。

佛教的經書,思想、制度………在歷史考證中,只是以實事求是的精神,對存在於歷史中的客觀事實,應用分析、比較、考證、批判、推定等方法,去更清楚的了解而已。歷史考證,是多方面的;而真正的根本意義,不僅是了解存在於一定時空中某一事象,而更是從現存的文證、物證中,去偽存真,探索其前後延續,彼此關聯的因果性;以更清楚地認識佛法的本質,及其因時因地的適應。從過去史實中,理解佛教的演變、起伏與興衰;對現代佛教來說,接受歷史考證的研究成果,以為適應現實,開拓未來的指導方針。了解過去佛教的真相,從了解過去中,承受根本而主要的佛法特質(如中國文化的道統一樣),作為我們信行 [P230] 的基礎,這有什麼不好嗎
。。。。

。。。。

專講修行,輕視文教,厭惡研究而外,最重要的,還是為傳統的某些觀念所束縛,深閉固拒,不能與現代的研究相啣接。雖現今我國的寺院僧眾,生活方式,大大改觀;弘法教學,也略有改進。然而思想方面,卻是依然故我,與一百多年前,沒有顯著的差別。少壯一代,雖不乏思想明晰的;但或重於事業,或研究而滯留於改寫(譯文言為語體,故事新編之類),編纂、翻譯 [P231] (也不多)階段。研究的人太少,而深一層從事思想工作的更少。對於史的考證,不能深求其故,為傳統的觀念所囿,而只是憂慮,甚至厭惡。在這方而,我國佛教徒,可說保持零分的長久紀錄!這不是中國佛教徒不能,而是為某種權威的觀念所壓伏,而不願或不敢去研究而已!

。。。。

 通過歷史的考證法,為什麼為我國佛教界所嫉視呢?中國佛教界是重信仰、重修持、重傳統的;而應用考證法的一分學者,或不免粗率,或方法與觀念不夠圓滿,因而引起憂慮與厭惡。但因噎廢食,並不就是好方法。


。。。佛是無師自悟的,究竟圓滿的,這是每一佛弟子的信仰。通過史的考證的學者,總是從時代社會文化背景,來說明佛教的發生;有的竟說釋尊只是「時代的聖者」。這句話,有的認為足以動搖根本。但依我的看法,「如來出世,無非時節因緣」,當然與印度的時代文明有關。但這與無師自悟,有什麼關係呢?我是宗奉佛說的「緣起論者」。從緣起論的觀點說,實現於特定時空的存在,是依因待緣而有的,離卻因緣是不存在的。但依因待緣而有的,並不等於因與緣的總和 [P232] ,而有緣起的存在可說。世間學者,承受前人或當代的啟發,還有卓越的、獨到的、自己的見地,難道釋尊就不能無師自悟嗎?從所受的文化影響(因緣)說,與時代文明是息息相關。從釋尊自覺的中道聖法說,卻獨拔於人天魔梵以上,而非印度文明所固有,這不是無師自悟嗎?


。。。。。梁啟超的『大乘起信論考證』,以進化的觀點來論佛法。有的以為:從小乘進化為大乘,從空宗進化到有宗,從顯教進化到密教。這種進化論的觀點,是虛大師所不能容忍的焦點。如說小乘不圓滿,那我國佛教界,可說無不贊同。但說小乘進化為大乘,那就釋尊時代沒有大乘了。這種言論,對於以大乘佛教國自居的中國佛教界,簡直比核子彈還可怕!從此深惡痛絕,不問不聞(如真的是核子彈,遲早要丟下來的,還是預作反飛彈設置的好。不問不聞,並非良策)。


。。。。「大乘非佛說論」的有力利器,是從文字典籍考察起來,大乘經的成立流通要遲一些。於是我國大乘信徒,對考證與歷史,是更加深惡痛絕了。其實,如事實確乎如此,重真理而不是迷信的佛弟子,就應該勇敢的接受歷史的事實,而不應痛惡。如認為不對,那就應本著護法的精神,去批駁他,糾正他。『海潮音』載有日本伊藤義賢氏的『大乘非佛說論之批駁』,我是非常欣賞的


。。。我想,如理解從佛說到流行,從流行到結集,從結集到記錄;不斷的流傳,也就不斷的將所信所行的,結集而記錄出來。真能理解經律集成的史實,初期佛教者也就不會說大乘非佛說了。真正的大乘學者,也不必為「佛說」與「非佛說」而浪費口舌了!我的理想,當然並不等於事實。但這種問題,不是深惡痛絕,將自己的思想,封鎖於與外界斷絕的洞窟中所能解決的。惟有在歷史的考證過程中,明白古代佛法流傳的真實情形,才能擺脫無意義的思想糾纏,進入更正確更光明的領域。。。


從佛教在人間來說,我不反對純經驗的佛學,純客觀的知識的佛學,但不同意除此以外無佛學的,那種偏激的態度!

。。。一、研究的對象──佛法,要重視其宗教性。思想學術,固有共同性;但在每一學問領域,都有他的特性。佛法為宗教之一,從佛陀時代,獨拔於婆羅門與 [P240] 沙門之間;流傳於印度、錫蘭、中國、日本等,無不表現為宗教形態。所以如忽略佛法為宗教的特性,以非宗教者的心境去研究,看作一般的哲學、文化,那縱有良好的成就,也很難是正確的,極可能是「失之毫釐,差以千里」的。研究佛學,最好當然是深入佛法,身心有所契會。至少也要信解佛法的宗教性,而予以理解研究。也就是要順著佛法是宗教的性格去研究,這才是客觀的尊重事實。從前一位作家,想寫一部描寫幫會的作品,特地去與幫會廝混了一個時期,以便能寫出更真實,更生動的作品。這一事實,足以比況反證說明:如以非宗教者的心境去研究佛學,是並不理想的!。。。。

。。。
二、以佛學為宗教的,從事史的研究考證,應重於「求真實」。而真實的探求,是要在佛學發展過程中去把握的。歷史是一項延續的演變過程;從前後看,是前後相關,延續過程中的某一階段,某一環節;從同時看,又是種種問題,種種關係中的某一事項。孤立的事理,是並不存在的。從史的考證中去求真實,為了研究的便利,總是截取某一階段,例如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等;或是擇取某一問題,例如某一思想、某一制度、某一經論、某一寺院、某一術語。但研究者,不能不預想為,這是前後延續,彼此相關中的某一階段、某一事項。部分的片段的研究,是不可忘記了延續與複雜的全體。否則,片段的孤立的研究,容易形成 [P245] 思想上的支離破碎,很難闡明那表現於前後延續,彼此相關中的某一實態的。也許有人以為:部分的、片段的研究,累積起來,才能完成更精確的全體的研究。部分部分的孤立起來研究,重差別而不重統一,原是近代研究的一般趨勢,而有了重大的成就。但問題就在這裡,每每由此而忘卻全體,機械的累積、結合,而缺乏一以貫之(這是東方文化的特色)的精神,造成現代思想上的破碎與混亂。。。。


。。。。
三、史的研究考證,以探求真實為標的。在進行真實的研究中(從學佛說,應引為個人信解的準繩),對現代佛學來說,應有以古為鑑的實際意義。歷史的考證研究,切勿矜眩於古物的鑑賞!我們要知道過去究竟怎樣;要知道過去究竟怎樣,正是為了要指導現在應該怎樣!這是承先啟後的歷史意義,研究歷史的真正意義!傳說:過去某某佛,沒有制戒攝僧,所以佛涅槃了,佛法就隨之消失。 [P248] 某某佛制戒攝僧,所以佛法住世,不因佛的涅槃而消失。釋尊審思過去,於是決定了制戒攝僧的方針,來達成正法久住的理想。這一傳說,表現了一項意義,就是從過去史實中,接受經驗的教訓,而決定現在應該如何!史的研究,要對固有的有所衡量,有所取捨,而關聯於現在將來。固有佛學的研究,隨之而來的,應就是現代佛學的調整與復興。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无论是佛教徒个人的修证与学术研究,閱星樓主的“佛教徒读书运动“,还是佛教界中的一些“负面现象“如两性课题,这些种种课题,学术研究来似乎都可以提供我们一种新方向。可是偏偏弥漫在“修行气息“的佛教界对于“学术“切避之而不及,这不但是重信仰的汉传佛教如此,哪怕是重智/理的上座部也一样,这也难怪有些有心发展学术的本土有识之佛教徒,也要哀叹:时不予我也 :cry:

既然学术的研究对于佛教的发展/修证是那么重要的,为何不在这里开放一个相关的主题来讨论?你们说是吗?爱心博士?閱星樓主?
Upatissa 无能,只能静待两位仁者 :lol:
十三郎
帖子: 14
注册时间: 03-03-07 周六 7:21 pm

(10)瞿曇彌經
敘述世尊姨母大愛三度請求出家,世尊三止之,後因阿難代為請求,世尊乃為說「八尊師法」。又言因女人出家,遂令當住千年之正法減五百年,又言女人不得行五事。
別譯本有慧簡《瞿曇彌記果經》,亦可參閱《四分律》卷四十八、《五分律》卷二十九。
爱心博士
帖子: 153
注册时间: 14-06-06 周三 5:52 pm
来自: 钻石湾

upatissa 写了:无论是佛教徒个人的修证与学术研究,閱星樓主的“佛教徒读书运动“,还是佛教界中的一些“负面现象“如两性课题,这些种种课题,学术研究来似乎都可以提供我们一种新方向。可是偏偏弥漫在“修行气息“的佛教界对于“学术“切避之而不及,这不但是重信仰的汉传佛教如此,哪怕是重智/理的上座部也一样,这也难怪有些有心发展学术的本土有识之佛教徒,也要哀叹:时不予我也 :cry:

既然学术的研究对于佛教的发展/修证是那么重要的,为何不在这里开放一个相关的主题来讨论?你们说是吗?爱心博士?閱星樓主?
Upatissa 无能,只能静待两位仁者 :lol:
Upatissa大人,您就饶了小女子吧!呵,为佛教学术开题讨论?爱心博士连书都没看齐,书包都还未有,那有力气抛呀?(^.^) 认同知识是利剑,是磐石,知识帮助我们的鉴赏力,让我们选择好的,优的,避免错误,减少自已在不正确道路的时间。故,爱心博士对佛教学术研究关心是事实,有志向进修是心愿,但在这八字都未有一撇的当儿,岂敢岂敢…
智鸿师兄来吧!閱星樓主写起来洋洋大观的内容都挺有份量,舍您取谁?哈
再不,Upatissa师兄亲自上阵,带头冲峰呗!
嘿︿还有一个在冷眼旁观咱们的老黄掌门人,让他出招吧!

至于Upatissa所说:
对于两性的现象,我们可以继续静静的等待因缘具备(由非佛教徒制造),就像我们静待西方(基督教)把民主/科学观念提倡出来,然后我们才站出来说:佛法本来就是科学和民主。。。。;当然我们也可以积极一些,站在更前线,起着领航的作用。

这是随缘吗?呵,还是恒顺因缘?听起来有点消极哦,但好像佛教界习贯为之。 :roll: 唉,负面想的过多,让我们无法前进,让我们困扰又迷惘,一次又一次的懦弱了下来。拍拍额头,不行,得振作,这成何体统!必须去除思想上的杂草,才能轻盈行动。 :wink: 或许说,两性现象,目前在逐步成就一个双赢的局面,因势利导,佛教界会因此而作出更大的跃进。是不是就“等”这机缘?我倒不认为,主动的带动舆论与风潮,不乏为一良策。Upatissa不就正在做着啦!您对男女平等的关注,为女众打不平!令我为之动容,也挺惭愧的,我的关心与积极,竟是如此不足。真心谢谢您!
爱心启航,白袍扬帆,博极医源,精勤不倦。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接20楼

那么为何说父权文化/母权文化是缘起无常无我-空呢? 缘起是
此有/生故斯有/生
此无/灭故斯无/灭
缘起的世间/存在,一切法都是相依相待,无自性空。由于缘起, 这个世间没有一样事物是绝对的, 世间法都是相对性! 没有绝对的上帝, 没有绝对的婆罗门, 没有绝对的刹帝利, 没有绝对的吠舍, 没有绝对的首陀罗, 没有绝对的贱民, 没有绝对的富人/ 贵人/ 穷人/ 在家/ 出家/ 男人/ 女人……..由于没有绝对性(不过是因缘和合), 这相对性的因缘和合法, 必然是无常的; 由于这无常性, 所以诸法必然是不确定性;无常和不确定性的世间, 不妨把她形容为”苦”/不圆满; 无常, 不确定性和苦的世间法, 当然也就没有永恒不变, 自主性的我-无我-空! 因为缘起, 世间法是相对的, 相对性的法必然是无常, 不确定, 苦, 无我, 空,这是佛法不共外道的真理!

离开缘起, 没有佛法, 无论你怎么说, 都不过是外道. 如佛教的业力观, 如离开无常和无我, 必然是一个绝对不变, 确定论的一般印度宗教之业力观. 古代婆罗门教认为首陀罗没有轮回的权力和耆那教以为必须通过苦行来清洗前世的业力就是堕入” 确定性和永恒”的业力轮回观. 印度佛教贱民运动者, 安贝卡不承认轮回是佛陀教法, 也是因为害怕确定性的轮回观, 害怕贱民会因为前世造的业力而甘心做个贱民, 不求改变!! 好在佛陀悟了缘起, 古印度的轮回业力观才得于真正发挥他正面的作用. 由于这不确定性, 佛陀认为首陀罗和贱民(没有知识, 经济,政治和社会地位)只要给以适当的因缘, 也是可以当下改变前世所带来的果报, 没有必要如婆罗门教那样,一定要受完前世的业力, 才可以解脱. 如我们以佛陀的缘起观来看两性在佛教历史上的地位上又如何呢?
回复

回到 “佛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