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剑语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校园风云 – 维纳斯的回归
图片

维纳斯的回归,让本校在这个斋戒月平静的生活,变得风起云涌!

维纳斯(Venus)是何许人也?她是古代罗马神话故事里的女神。她是爱神、美神,同时又是执掌生育与航海的女神,相对应于希腊神话的阿佛罗狄忒(Aphrodite)。拉丁语的“金星”和“星期五”等词都来源于他。

维纳斯是从海里升起来的。据说世界之初,统管大地的该亚女神与统管天堂的乌拉诺斯结合生下了一批巨人。后来夫妻反目,该亚盛怒之下命小儿子克洛诺斯用镰刀割伤其父。乌拉诺斯身上的肉落入大海,激起泡沫,维纳斯就这样诞生了。

但这和本校的维纳斯没有什么关系,上述的解释,只是要让大家了解这个化名的意思。为了保护此人的隐私,就用了“维纳斯”这个化名。他是男人,一个教师,拥有特殊的身份,但别想太复杂,他不是奥巴马或者印尼军方派来的间谍。原来,他在好几年前离开了本校,据说是到泰国当人妖,我还看过他当年化妆和穿上女装的照片呢,而且胸前鼓鼓,做了隆胸手术。现在他恢复男装,回到学校,但他的到来,使到我觉得有点怪怪,好像不习惯些什么。他的样子、一举一动还很有女人味,有点妩媚呢。六年级的学生看到他则会掩嘴偷笑。不知什么原因他吃回头草 :nasi:

今天听说有个以前曾和他共事过的同事,在他回来后,开玩笑的问他能不能摸他的胸部,不知维纳斯怎么回答,应该很尴尬吧。不过他的胸部已经恢复原状了(不然怎么可以回来学校?)。

其实我对他倒没有异样的眼光,也无意嘲笑他,只是觉得不知怎么和他相处而已。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要如何过生活,只是不管做什么选择,最后要承担结果的人是自己。

所以说,本校的确是卧虎藏龙,三山五岳的人马都有,谁有兴趣过来混? :filem: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政府缺乏意愿维护原住民权力

作者/马来西亚律师公会 Sep 18, 2009 01:19:23 pm

【马来西亚律师公会/拉古纳】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对大马政府一直以来没有政治意愿提升和保护原住民的人权和福利表示失望。就算政府一直宣称支持《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但他们在这方面的无所作为,只会沦为国际的笑柄。

最近,政府拒绝设立专案小组对本南族妇女和少女遭受到性侵犯案件进行调查,这是有违民主原则、透明度和公信力的。最后,在受到关注此事的组织施压后,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才愿意公开这份报告。

警方起初答应将全力和非政府组织合作调查此事,最终却以经费不足为由推搪这次调查不力的责任,再次令律师公会感到失望。

性侵犯是本南族受到各种人权侵犯中最主要的一种。绝大部分的土著未能享有他们最基本的人权,因为他们的传统、习俗和民族价值已经受到了侵蚀及忽略。

政府当务之急是履行政府的义务,即承认、维护和保证原住民民有权拥有他们祖先遗留下来的土地,并将之颁布宪报为他们保留的土地。如有必要,也可以修改法律以达到此目的。

我们注意到还有为数不少的土著群体在日常生活上,就连最基本的设施都缺乏。这导致他们祖先遗留下来的土地被剥夺,受到性侵犯以及其他非人道的伤害。我们大力敦促政府实践他们的义务,提高原住民的福利。

最后,我们一致认为政府在9月16日逮捕15名砂拉越原住民领袖的行动是没有必要的。他们只不过是打算传递一份反对政府在他们的地区兴建电力水坝的备忘录给砂拉越州首长泰益。

国家对待这些社会群体的方式,也反映了该国对待民主和人权的态度。在这方面,我们的领导是失败的。

因此,我们再一次重复律师公会在3月15日的常年大会上的声明,中央和州政府,以及所有的国营、私人企业和个体必须尊重和维护《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杜绝一切与该宣言相违的举止。

摘自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0822.html

Press Release: Lack of political will to uphold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Friday, 18 September 2009 10:01am

图片
The Malaysian Bar is disappointed at the Government’s continuing lack of political will to promote and protect the welfare and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throughout Malaysia. The Government’s inaction makes a mockery of its vote in favour of adopting the 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2007 (“the UN Declaration”).

Most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refused to make public the report of the National Task Force established to investigate the allegations of sexual abuse against Penan women and girls. This refusal flouts democratic 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The Ministry of Women, Family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finally made the report publicly available only after pressure from various interest groups.

We are further disappointed that despite the Inspector-General of Police’s pledge of full support for a joint police-NGO investigative mission, the Sarawak police have now reportedly stated that the funds allocated for the project are not sufficient to fund the participation of NGO representatives.

The sexual abuse faced by the Penans is but one of a multitude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that indigenous communities face on an ongoing basis, and which are inextricably inter-linked. Most indigenous persons are not able to fully enjoy their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because their traditions, customs and values are being eroded and their needs have been long neglected.

A crucial first step for the Government, in fulfilling its state obligation, is to formally recognise, protect and guarantee the right of indigenous peoples to their ancestral lands throughout the country and to gazette such ancestral lands as reserved areas for them. If necessary, land laws must be amended to achieve this.

We are concerned that many indigenous communities still live without basic amenities and infrastructure. It is within the context of the deprivation of their rights to ancestral lands and access to basic services that indigenous peoples have become vulnerable to sexual abuse and other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We strongly urge the Government to perform its duty by taking concrete steps to improve the welfare of indigenous peoples.

Finally, we denounce the wholly unnecessary arrest of 15 Sarawakian indigenous leaders on 16 September, who were reportedly detained as they attempted to deliver a memorandum to the Chief Minister to protest the building of hydro-electric dams that would adversely affect their communities.

The manner in which our nation deals with the needs and rights of these communities is a reflection of our commitment to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this, our leaders have failed.

Change is possible. More can, and must, be done.

We therefore echo our earlier call, made in a resolution that was unanimously adopted at the Malaysian Bar’s 63rd Annual General Meeting on 15 March 2009, that the Federal and State Governments, as well as all public and private enterprises and individuals, respect and protect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pursuant to the UN Declaration, and not act in any manner inconsistent with those rights.

Ragunath Kesavan
President
Malaysian Bar

18 September 2009

摘录自“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官方网站”
http://www.malaysianbar.org.my/press_st ... oples.html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 世界末日不是预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VXa82AuwHU

科幻片《2012》即将在10月上映,没错的话,这是一部关于世界末日的灾难片。

据说,古老的玛雅文明和中国唐朝的“推背图”都记载2012年世界将有巨变,似乎在暗示也许世界末日将会发生在这一年。天啊,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就只剩下三年好活了!这三年,我该做什么才好?预告片里敲钟的僧人急促走上瞭望台,敲响了嘹亮的警钟,远处连绵雪山上白色的雪花在滚动,声势骇人。开始我还以为是雪山崩塌,没想到,铺天盖地而来的居然是吞没世界屋脊的惊涛骇浪。

现代科学的数据都在说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不断增加、气温不断提升、冰山以更快的速度融化、海平面继续升高、森林的面积越来越少、海水持续被污染、可饮用的水来源渐渐减少、核子武器仍然是很多国家追求的目标。而人类却把这些警告置之一旁,继续醉生梦死,追求天堂般的快活,岂不知,地狱就近在眼前!

记得有一句话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有一天地球被外星人侵占,或者被巨大的流星击中而世界末日,这不是人类可以掌握的问题,也没得好怨愤。然而,若造成世界末日的原因,是人类的短视近利,自私的行为导致生态巨变最终毁灭,那真是咎由自取了。

不管古代的预言如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人类继续无止尽地消耗地球的资源、破环自然生态,继续汲汲营营眼前的钱与权、物质与欲望,那世界末日绝对不是预言,而是渐进发生的一个过程!我们在不知不觉之中,在种种欲乐享受之中,把自己推向了灭亡的悬崖。到最后,你我都可能是压扁骆驼,背上的那根稻草!

看到Youtube的留言中,有人说,好莱坞的导演们善于利用预言或者传说来制作灾难片大捞一笔,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不也是一种提醒吗?看到预告片里种种灾难的发生,人类根本无力抗拒,我顿时起鸡皮疙瘩,心里不舒服之极。如果真的发生在我和我爱的人身上,那会如何?我实在不敢想象。

预告片中的僧人敲的是记记响亮的警钟,我们听见了吗?三年,是真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z86TsGx3fc

图片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政治必须无情吗?

有道是:政诒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政治博弈,人情只不过是利益的工具,有利益时,人情不请自来,相挺的口号喊得震天似的;失去利益,没有利用价值了,人情薄似纸,哦不,人情比纸还薄,人没走,茶已凉,急急忙忙要换茶杯自己要做老大了,还说“仁义已尽”。难道政治必须无情吗?

固然政治讲究利益,马来西亚华人已把政治这门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心思、手段让人大开眼界。年轻人会不会因此觉得心寒?觉得政治是肮脏的东西,进而敬而远之,不是,是怕而远之。或者因此而兴奋,原来政治可以这样玩,那就下海拼一拼,说不定可以捞到一笔,甚至大富大贵?

什么是政治和政治家?

雅虎对政治的定义是 – “政治”这个词是从希腊语Politikos(意为“从城市中来”)演变过来的,意为治理政务,实际就是处理国家事物。由于世界越来越小,现在政治的含义也包括处理国际事务。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定义,政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是以政治权利为核心的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1

政治可不是普通的“职业” - 政治家,在中文里是一个正面的名词,用于正面肯定的用法,与具有贬义的“政客”一词的用法相反。“政治家”一般是指从事或积极投入政治的人,且有其理想,能为国家与人民着想,其动机着眼于民众的福祉、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许多人确实在政治上相当有建树,堪称国之栋梁,或为后世之楷模。他们通常对政府事务非常熟练,或者在促进国民福祉及全体利益上有重大影响力。通常来说,政治家在政府中担任显要职务,有行政、立法、司法的权力,并且于教育、文化、民生、财政、体育、经济、资讯、军事、科学、交通等事务上有强大的领导力,且能做出巨大的贡献。许多政治家即使不在其位了,甚至辞世多年,但其正面的影响力还在发挥当中。2

当家不当权的马华、民政、国大党之流,虽是政府一员,却看不出谁是真正的政治家。当家又当权的巫统,除了国父东姑之外,目前我觉得也没有人可列入政治家的名单。

再说政客。政客是积极投入到政治事务上的人,其动机可能是私人利益或者政党利益。他们通常是在政府管理事务上有熟练经验的人。通常来说,政客也在政府 中任显要职务,有行政、立法、司法的权力,其中一些政客实行独裁政策。一部分的政客在历史上有重要的影响。然而,政客毕竟不同于政治家,因为他们为个人利益服务。3

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我看不到“有情”的一面。先前翁总狠批、狠斗老蔡,必须先处后快方休,现在变成联合起来对抗中委会,迫使中委会倾向自己。廖、江、魏、周和中委会为了本身的利益,会不会妥协?老蔡会甘心被利用还是趁机顺势而上?

是人操纵政治,也是人操作政治,但政治有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就如308的政治大海啸、政治利益与资源的分配、种族与宗教的问题等等。平等不是有朝一日某人当上总会长甚至首相就会降临,政治有太多不可捉摸的地方。

就像村上春树所说的:“拿鸡蛋砸高墙”中那一面冰冷的高墙。这道墙是人筑的,人们亲手筑了一道无法摧毁的怪物。其实我觉得不是人无情,也不是墙无情,而是政治的操作无情。甚至有时宗教的操作也如此。

人在政治,身不由己。这是因为,这里的土壤环境还不足以孕育真正的政治家。政治家,也许在50年甚至100年后才能出现在我们的国度。

图片
图片摘自中新网

备注1,2,3
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307012013875.html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4%BF% ... B%E5%AE%B6
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307012013875.html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给首相的一封信

首相先生您好,最近有一个“写给首相的信”比赛,我也来写一写。虽然可能您没机会看到我的信,不过这就当我这个马来西亚人写下的愿望,若您看到的话会觉得我的愿望很多,似乎贪心了一点,但作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希望可以改善国家的状况,发表对国家有用的意见也是一种爱国的表现。

首先,废话少说(请恕我无礼,但我总不能像多数政府机构喜欢说废话不说重点)。第一,我觉得马来西亚没有完善的运输与公共交通系统。不管在方便民众百姓,还是推动国家经济长久持续发展方面,完善的运输与公共交通系统很重要,不然为什么主要强国例如美国、欧洲、中国、日本都大力进行铁路的建设,这是因为不止人员和物资的运输可以快速以及准确,可以吸引外资,还可以减少因为公路交通意外而死亡的人才损失(例如佳节期间很多民众大迁移回家过佳节,造成频密的交通事故),也减少等待交通的时间损失,同时又不必付钱给“大盗公司”而增加额外的负担。完善的运输与公共交通系统比国产车计划更可以让国家进行永久的持续发展。这是在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结果的,希望您能够果断进行。

第二,马来西亚的基础建设还很落后,例如我工作的地方是您的国会选区,但是不管是有线上网还是无线的宽频在这里都是“没频”,没办法上网我只好每天晚上和天上明亮的星星干瞪眼(到了现在我必须驾车一个小时到关丹上网!)。我相信您也不期望您选区的选民和他们的孩子这样永久地缺乏资讯以致民智不开,这样他们和世界的鸿沟会越来越大,那我也会替您脸红了。不只是这样,不管是马路、公共空间、通讯、水电、环境方面的基础建设与规划都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尤其是盛产石油的东马。完备的基础建设比建立十个富丽堂皇的布城更可以让人民受惠,您说是吗?

第三,我认为政府的公务员系统应该要走精英路线。您知道吗?某个马来老师告诉我,就算一头牛申请kpli它可能也会得,然后这头牛还可以顺利毕业。这句话尖酸刻薄了点,但却是一种巧妙的形容。人民都有目共睹,而且还亲身经历,公务员的素质不仅不佳,似乎还在退步。公务员滥权、贪污比比皆是,但是官官相护,往往一些公开的秘密好像理所当然,不会被对付。公务员的素质代表国家文官体系的素质,也代表政府的素质,希望我们的政府不是每况愈下的。因此我建议您整顿公务员体系,淘汰表现不好的,录取有服务精神,有工作效率的,并且真正实施“效绩制”,以减少靠关系而获得擢升的状况,尤其是您N年前曾担任州务大臣的本州,免得公务员的“金饭碗”拖累国家的进步。只有精英公务员系统才能真正贯彻和实现政府的政策,比歇斯底里喊一万句美丽的口号作秀来得实用

第四,教育是国家重要的一环,除了教师素质越来越不佳之外(如第三项所说,而且教师也是公务员),教育所托非人(领导人例如校长毫无教育理念,没有实质表现之余还贪污滥权,选他当校长的人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人的上司大概也是蛇鼠一窝,推溯上去还真不得了……)、不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政策朝令夕改、教师当文员的时间多过花费在教育的时间、教育政策没有方向等等也是当前的教育问题。某些高官喜欢说政府花费了多少钱给华校和淡小的教师当薪水,问题是教师作为公务人员政府发薪水是必须的,不应该当作政府的功劳或者与学校的发展经费相提并论。教育发展大蓝图把集中发展国小,同时也不抑制其他源流的学校发展,换句话说,就是任由其他源流学校自生自灭了。呼吁您废除法外立法的“政府津贴学校”和“半津贴学校”的分类,而一视同仁对待各源流学校。若以政治考量来决定教育政策,我建议把我国2020宏愿改成3030宏愿比较好

第五,经济是每个人都很重视的,我不是什么经济专家(您是),只希望可以如您所说我们可以达成高收入的国家。话说回来,我一直以来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的车价那么高。外面卖20,000美元(马币约74,000)的Prius第三代,在我们这个无所不能的国度的售价居然是马币175,000,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您能不能告诉我原因?车价那么高,又要给“大盗费”,薪水却永远赶不上通膨,国民如何有多余的钱消费?难怪拍马,哦不,是驾普腾Exora也追不上30年前经济和我们不相伯仲的韩国了。固步自封的经济政策、落后的基础建设、差劲的公务员系统和进步缓慢的教育无法吸引大量外资。在经济收入和科技上,希望我们不会永远都是发展中国家

第六是公平的政策以及国民互相尊重。我期望有一天真的如“一个马来西亚”那般美好,没有种族、宗教、性别的歧视。最近您的前特别助理在公众场合说了“印度人来乞讨、华人来卖身”,剥夺别人的公民权等等那么难听的话,我担心这种言论代表了很多人内心的立场(到现在他还没被对付,您有包庇之嫌,不过我相信您会公正处理的)。也听说政府的表格将会逐渐废除“种族”一栏,虽然所谓的“逐渐”不知是何时,但这值得鼓励。然而我建议我们要更彻底,应该要逐步废除土著和非土著之分,只要是公民都是土著,因为大家都是马来西亚公民,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每一个种族都有穷人、都有文盲、都有纳税、都为国贡献,因此每一个弱势的公民都需要被照顾,任何扶助政策应该倾向有需要的人,而不是倾向某个种族或信仰。国民必须学会尊重其他种族、文化、信仰,千万别因为别的宗教不是官方宗教而被忽略,甚至被为难。

第七,是三权鼎立,行政、立法、司法互相监督与牵制,而非像现在那样,连大法官的任命也是由首相决定,国会沦为橡皮图章,行政权力膨胀,只要看看几乎无所不包的首相署就知道了。霹雳的警察可以干预州立法议会、选举委员会可以任意作有利当权者的选区划分等等。不管是警方还是反贪委员会以及任何执法机关,都需要有监督他们的机构,不然这些执法机关不仅执行力有问题,而且还可以为所欲为。例如内政部长就可以利用内安法令无限期扣留任何人,何况还有煽动法令、控制媒体的恶法等等真是数不尽。您的前前任老马先生破坏了三权鼎立的结构,现在还有脸沾沾自喜。您真是责任重大,还原三权分立就等于削减您的权力,不过这就是民主的阵痛,只要真正的民主制度产生了,您也可以名垂千古了。首相的权力(行政权力)太大了,我们需要回归到法治而非人治。

写到这里,看起来我这个小民的愿望很多,其实应该说我们国家的问题太多。也许还有很多很多,我只是写出了我想得到和看得到的。我们的领袖不应该高高在上像个神,人民不可以质疑领袖的决定和做法,因为领袖还有各种人性的缺点和思考的盲点,领袖也会做错事,同时也在学习。即使领袖没有很好的素质或者能力不佳也要有宽大的胸怀,这样他就至少具备了真正领导者的一项特质

我想“一个马来西亚”的内涵应该包括上述七项,并衷心盼望希望这些愿望不会变成奢望,问题太多了、太复杂了、狭隘的思想太根深蒂固了,一时也无法全部解决。只是期望马来西亚在各方面会越变越好,那就对您不失望了。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小周
帖子: 2822
注册时间: 24-07-09 周五 11:44 am
来自: 农林园

说剑啊,在上海人眼中马来西亚很美好啊!

图片

上海世博会马来西亚馆效果图

马来西亚提出了“ 和谐马来西亚,以人为本,行动为先 ”的全新理念,以此 促进民族团结、国泰安康、和平稳定 ——马来西亚馆的主题“ 和谐城市生活,融洽马来西亚 ”就来源于此,同时也正呼应了上海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
http://www.expo2010.cn/a/20090828/000021.htm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是啊,口号是美好的,理念是动人的,可惜执行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上海人(中国人)只看到表面,却看不到问题在哪里。或者,世博会的国家馆都是描绘美好的一面而已。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湘吟
帖子: 148
注册时间: 24-01-10 周日 6:19 pm

说剑 写了:是啊,口号是美好的,理念是动人的,可惜执行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上海人(中国人)只看到表面,却看不到问题在哪里。或者,世博会的国家馆都是描绘美好的一面而已。
上海人(中国人)也好, 马来西亚人也好, 都一样!
绣花枕头..........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湘吟 写了:上海人(中国人)也好, 马来西亚人也好, 都一样!
绣花枕头..........
*小周 写了:说剑啊,在上海人眼中马来西亚很美好啊!
你看我好,我看你好,但是自己的苦自己知。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头像
说剑
帖子: 578
注册时间: 10-01-09 周六 4:50 pm
来自: 小地方
联系:

放假了比较有空,就零零碎碎写了好些关于学校的事与感想。想把这两年来在原住民学校教学的点点滴滴陆陆续续写下来,作为一个记录。

每一天开车去学校,必须要经过一段大约8公里,狭窄而弯曲的森林小路。这条小路由西向东,我每天都向着太阳的方向奔驰到学校。大约七点多,刺眼的太阳甚至让我只看到前面一公尺的路而已,我必须放慢车速。过了这一关,到了左右开阔的路段,看着朝阳在前方,我顿时生气蓬勃,勇气加倍,觉得人生有无限希望。我希望把我学到的一切传授予那些在太阳底下追逐的原住民孩子,把幸福带给憨厚朴实的他们。我在这里发生的事与感想,我就称之为
《奔向太阳的日子》

图片

一般学生回到家通常只做三样事情:玩、睡或者帮父母工作。平时有来上学的学生(出席率50%以上)一般上都不需要帮助父母工作,来学校注册后却没来上课的学生则分为两种,一种是他们自己不要来上课,另一类型则是父母不让他们上学,留在家里或带到森林里帮忙。

所以,学生在学校学习后,极少有回家温习的(自己曾做过调查,大约只有5%的学生有自己的参考书,同时有在家里温习功课)。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有些家里没有水电、没有读书的空间、家里的环境不适合温习和做功课,只有少数家庭环境比较好的,例如原住民和华裔的混血儿或者经济状况比较不错。父母自己目不识丁,不管孩子的教育,不会要求孩子做功课,更遑论检查孩子功课了。如果孩子兴致不高,懒惰不要上学,父母也随顺孩子。

这样的话,今天在学校学到的,回家就忘了。不仅忘了学习什么,连功课也不记得做。每一天学到的东西,都忘了九成九九,第二天又带着空空的脑袋来上课,就这样,一个五年级天资比较差的学生学一个英文单字可能要用两个星期才会拼音和正确的发音(一个老师用了三个月时间才让学生记得十二种颜色的英文发音和读法)。所以有一个这样的现象,一个一年级聪明又勤劳的学生,所认识的(并且可以读出来)单字数目,可以比一个六年级天资差(或懒惰)的学生所认识的单字还要多!

老师们通常都不会给功课学生回家做,学生是没有在家里做功课的!学生的出席率不好,一般上只有六十到七十巴仙,进度往往会停滞不前。我自己是不会照着课程纲要教书的(除了科学),也没有一科(包括科学)是打算教完课程纲要的内容,几乎完全是照着学生的能力和兴趣来上课。如果勉强赶进度,学生的学习能力不好,加上有些学生常常不来上课,一年下来可能学生连一个基本的要点也不记得!

太注重成绩,勉强没有幸福,可以让学生学到多少就多少,同时也让他们保持学习的兴趣。因为是原住民学校,又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县教育局和州教育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我们自己发挥,甚至我在这两年来都不曾有过外部的audit(其实另一种感觉是,一方面教育局也知道这里有很多问题很难处理,费神费力费钱,就不想多事“惹祸上身”,我们是被遗弃的一群T.T)。

如果强迫学生做一件他不喜欢的事情,例如强迫他做功课,如果没有完成就要惩罚,很可能他会不喜欢来上学,结果最后与吸毒或者酗酒的孩子为伍。我怀疑有一些学生因为我太严厉了(其实在一般学校这是基本要求,例如按时交功课等),结果受不了从此不来学校。也有一些学生没做完功课害怕被我留堂而翘课。

那时我才感到事情其实很严重,我不想学生因为我的教学方式与要求而不想来学校。他们的学习管道只有学校而已,多数家里没有钱,没有交通,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没订报纸杂志,很少机会与外人交流,学校摈弃他们就等于剥夺了他们一切的学习机会。有一次进行了“Jom Ke Sekolah”的活动后,一个家长告诉我,前两年她想把孩子送来上学,可是校方因为他们没有校服而拒绝她的孩子来上学,我听了很震惊,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我顿时很难过,他们就这样被剥夺了两年的学习机会,错过了黄金学习时期,而这个孩子其实很聪明伶俐,最重要是她好学勤勉!我不知道这是校方和他们沟通时的问题还是校方真的曾这样做!所幸,现在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马来西亚有国油双峰塔,有富丽堂皇的布城,有雄伟的槟威大桥,可是也有原住民的孩子没有校服、没有钱买簿子,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来上课。

过后我学乖了,几乎每一次学校补习,我都会买好吃的饼干和学生分享,并且尽量以轻松的方式上课,减少惩罚,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有一个马来老师则叫妻子在家里炒面炒米粉之类,加上泡糖水、炸虾饼,以便在补习的时候让学生吃(有些学生家里没得吃早餐)。另一方面,则尽量教会学生处理生活的细节,例如卫生、整洁等。比较有责任感的老师会软硬兼施,但既不能太宠学生,又不能对学生太严厉,难度可真不小!校长的看法是,最重要可以留他们在学校,不至于与坏学生为伍,同时学到简单的读、写、算就好了,至少要搭巴士的时候看得懂巴士牌子上的地方名和路牌就好了。

没想到今天写了不少,有点凌乱,暂时写到这里,下回再续。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